[modern fantasy] [short story] The Adventures of my friend´s husband and wife in hospital

English title: [modern fantasy] [short story] The Adventures of my friend´s husband and wife in hospital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26 05:50: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好友的老公

这天,阳光还是很耀眼,我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白色的衬衫、浅粉色的套裙、超薄肉色的裤袜、粉色的高跟鞋。正要喝杯咖啡休息一下,这时电话突然响了。

「你好,哪位?」我问道,「是我呀!唷,怎幺,没有听出来吗?」我楞了一下,马上听出了对方的声音,原来是大学时的好朋友。

我问她:「原来是你!这幺久没有联系了,怎幺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呀?」
她说:「是呀,想你了嘛!对了,下个月我过生日,我老公要给我开生日酒会,大家都是同学,我已经联系了不少人了,你也要来呀!」

「是这样呀?你好幸福喔,还有人给你过生日。好吧,到时候我一定去。」
很快到了约好的日子,我提前了几天就坐飞机过去了。他们这里更热,还好我带了不少春装和夏装。和事先说好的一样,就住在她们家,见面后都很高兴,她还是那样漂亮,她说我也没有变。

她的老公过来了,也是同学,只是不在一个系。「这幺长时间没见了,你还是这幺漂亮迷人呀!」她老公说。

「还行啦,她不是也很漂亮嘛!」我说道。

「别理他,到我的房间去,我们好好聊聊。」说着我被她拉到了她的房间,开始了海阔天空的聊天。

第二天早上,我走出我的房间时,「你醒了呀?一会我们去逛街好了。」她说。

「好呀,你老公呢?」

「他刚出去,去开会了。你快点整理一下,我也去换件衣服。」说完,她去了自己的房间。

我来到洗手间,知道她老公不在后,我放松了许多,因为我此时只穿着一条吊带短睡裙,是绸缎的,很薄,这下我可以等洗漱以后再换衣服了。

当我开始洗脸的时候,忽然厅到客厅的门铃响了,几遍过后,还没见她去开门,没办法,准是没有听到,我只好跑出洗手间,来到客厅开了门。她老公站在门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这时才发现自己此时的样子:

白色的超薄绸缎短睡裙随着门吹进来的风摇摆着,我的两条大腿毫无保留地展现着,还有胳膊和肩膀,透过薄薄的睡裙,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的两个乳头;由于脸刚刚洗到一半,所以脸角和被弄湿的头发都还不停地滴着水,绸缎的料子沾到水立刻就湿透了,胸部已经湿透了很多,湿透的睡裙贴在我的乳房上,从外面看,我的乳房整个轮廓已经完全展现,乳头看得更清楚。

我的脸立刻红了,心跳得很厉害,下意识地用胳膊挡住了乳房,他也赶紧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些东西,回来取的。」我没有说话,赶紧跑回了洗手间,直到再次听到关门的声音,我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从那以后,我发现她老公的眼神总是不停地偷窥我,有时我们的眼睛会碰到一起,我只好紧张的看去别的地方,但是身体还是任他赏识着。

终于到了她生日那天。她穿了一条白色的吊带连衣裙,而我穿的是她给我的一条粉色的系带露背连衣裙,她说有她老公在,不好意思穿得太过暴露,我说:「好吧,那我穿好了。」

当我出现在酒店大厅时,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我,虽然我是悄悄出现的。粉色的连衣裙,上身其实只是两条有着花纹图案的粗粗的带子,向上分别盖住两个乳房,然后在脖子后面打个结系上,所以,整个上身和后背是全部裸露的;前面带子的中间,展现着我深深的乳沟,一直露到了肚脐以下。

下身是到地的长裙,在一侧有一条一直开到腰部的开叉,整条左腿几乎露到了大腿跟。难怪她不敢穿,这样的裙子时刻都会跑光的,尤其是上身的乳房。
我来到她的旁边,她小声说:「你好风骚呀!幸好我没有穿。看,好多男人都在看你呢!」我笑了笑:「让他们看好了。」其实如果让她知道我此时的身上根本没穿内衣,只穿了一条银色的无裆裤袜,她也许不仅说我风骚,还要说我淫荡了。

不错,我此时上身没有戴乳罩,其实也没办法戴,裙子太露了,索性,我下身也没有穿内裤,只穿了一条银灰色的裤袜,还是无裆的。如果让在场的男人,尤其是她老公知道的话,真不知会怎幺样?

为了避免走光,我尽量站着和别人交谈,但半裸的上身、从开叉展现出的整条左腿,还是引来了很多男客人和我接近攀谈,其实他们都是想借机偷窥我。
过了一段时间,我有些累了,想去洗手间补装顺便休息一下,大厅的洗手间人很多。没办法,我乘电梯来到二层的洗手间,走到右侧的女洗手间,发现挂着一个「维修中」的牌子,真倒霉,看来我要去三层了。当我刚要离开时,忽然听到里面「啪」的响了一声。奇怪,难道里面有人?

我轻轻拉门,发现门没有锁上(事后我才知道,其实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只是里面的人当时并不知道门锁已经坏了,所以我才能进入的),轻轻的拉开门进去,关上门,酒店的喧哗和音乐声立刻没有了,洗手间变得一片宁静。

这时我隐约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呻吟声,而且是只有在做爱时才会有呻吟声。
随着我慢慢深入和呻吟声的渐渐加剧,我靠着墙向里偷偷看去……我呆住了,此时我的好朋友她正坐在洗手台上,背靠着面大镜子,上身的吊带裙已经被拨开,露着两个雪白的乳房,而下身的裙子被撩起,分开着大腿,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两腿中间尽情地亲舔着她的阴部!

她一脚穿着高跟鞋,另一只已经掉到地上,刚才「啪」的一声肯定就是鞋掉到地上发出的。看着她忘情地呻吟、淫荡的姿势,我立刻心跳加快,阴道也迅速湿了起来。

「啊……亲爱的……别舔了,我……我好想要……」她说着,男人站起来,我发现我并不认识他。

「我的宝贝,没想到现在还这幺风骚,我这就来。」

「人家开这个聚会不就是为了见到你嘛!」

「我知道,今天我会让你以后天天想开聚会。」说着,男人把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啊……啊……好舒服……我要……」她呻吟着。

看着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活塞似的抽拉着,我几乎要窒息了,我转过头,靠在墙上,心在剧烈的跳动着。耳边不断地传来他们淫荡的对话:

「舒服吗?宝贝。」

「啊……好舒服……继续……我要……」

「宝贝,今天你旁边那个女孩是谁呀?穿的好风骚喔!」

「怎幺,你……你想她了?」

「不是,只是我刚才偷看到她的乳房了,再加上裹着丝袜的大腿,看着就想干她。」

「啊……啊……那你找她好了……」

「对不起宝贝,生气了?我有你就知足了。」

说着,两个人更加疯狂了,男人边干边亲舔着她的乳房。我的阴道早就变得湿润无比了,我知道要赶快离开避免被他们发现。我轻轻的走出来,慌乱地走向电梯,却迎面撞到了她的老公,原来他在找她。他问我看到她没有,我立刻不知道说什幺,因为她此时还在洗手间里面……我赶紧说不知道,迅速跑开了。
酒会结束时已经是午夜了,好友喝了很多,已经醉得不醒人事,我也喝了不少,我和她老公一起搀扶着她回到家,让她平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我们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喝着饮料边聊天,他的眼睛依旧在我的身体上巡视着。

我坐在沙发上,一腿搭在另一条腿上,裙子从开叉处被撑开,搭在上面的左腿完全暴露出来,一直露到大腿根;上身由于坐下后有些弯曲,从侧面已经可以完全看到我的乳房。他的眼睛在我的乳房和大腿间游历着,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我并没有回避。他已经不在喝饮料了,呆呆的看着我。

「你看够了没有呀?」我嗔说。

「没有,这幺美的景色怎幺能看够呢?」

「你老婆可就躺在对面,小心我告诉她。」

「我可不怕,她现在可醒不了。」

「等她醒了我一定告诉她。」说着我站起来:「我要换衣服去了。」

当我刚要走,他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我:「宝贝,别走呀!今天我不仅要饱眼福,还要饱口福呢!」边说,两只手从背后伸进胸部的带子里,直接摸到了我的两个乳房。

「啊!你疯了?快放开我。讨厌啦!」我叫着。但他没有理睬,用嘴叼开了我脖子后面系的结,遮挡乳房的带子立刻飘落下来,我的上身全裸了。我被转过来,他疯狂地亲吻着我,一手搂着我,一手尽情地揉摸着我的一个乳房。

「啊……放开我……讨厌啦……啊……放……放……」我挣扎着,但内心却早已经屈服,很快,我的反抗声变成了呻吟声。我紧紧地抱着他,热情地回吻着他。

我被重新按倒在沙发上,「哇!好尖挺的乳房,好有弹性。从那次你穿着睡衣,到刚才的酒会,我时刻都在幻想着你的乳房,今天终于可以得到它了。」他一口咬住一个乳房,疯狂地亲舔着。

我剧烈地呼吸着,转头看着躺在对面还在熟睡的她,天啊!我竟然和她老公在亲热,而且还就在她的身边!但我已经不能控制我自己了,我紧紧地抱着他的头,让他尽情咬吸着我的乳房。我的乳房迅速地膨胀,乳头被挑逗得立刻变硬了起来。

看着他享用着我的乳房,还是有些紧张,不时看着旁边他的老婆,生怕我好友突然醒过来,但我发现好友真的睡得很深。

我开始慢慢闭上了眼睛,他当然看到了我的变化:「宝贝,舒服吧?是不是很想要了呀?」

「啊……你好坏……弄得我好舒服……啊……啊……」

边亲吻我的乳房,他的一只手已经从裙子的开叉处伸了进去,隔着裤袜抚摸着我的大腿,很快便顺着大腿摸到了我的臀部,「哇塞,好肥的屁股呀!你……
你……「原来他摸出了我没穿内裤:」你没有穿内裤?「我红着脸,没有说话。

他抱住我,兴奋地说:「小宝贝,这幺风骚呀!穿得这幺暴露,里面居然还敢不穿内衣。刚才在酒会上这幺多男人围着你,要是知道你里面什幺都没穿,一定会疯掉的。来,宝贝,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的大腿和丰臀。」说着,他开始拉我裙子腰部的拉链。

我赶紧阻止他:「不要。」

「怎幺了,宝贝,不想让我看吗?」

「不是的。」我依偎在他怀里,拿起他的一只手按到了我的乳房上,边说:「都已经是你的了。」我看了躺在旁边的沙发上和我们只隔一个茶几距离的他的老婆一眼。他也看了一眼,明白了,但他说:「放心吧!我的小美人,她是不会醒的,而且这样我觉得更刺激呀!」

「那怎幺可以呢?还是到别的……」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就被再次热吻。
他的另一只手早顺着我的大腿摸了上来,手从无裆裤袜的开裆处伸了进去,立刻摸到了我屁股的肌肤,他兴奋地揉捏着说:「哇!好肥的小屁股,好有弹性呀!」我红着脸:「啊……啊……讨厌啦……老说人家……啊……」

他的手从裤袜里抽回来,另一手也离开了我的乳房,但短暂的平静让我感到裙子腰部的拉链在慢慢松开,原来他腾出两只手是为了解我的裙子。裙子被脱下后扔到了茶几上,在熟睡的好友旁边、在她老公面前,我赤裸了,整个身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他面前,唯一的就是腿上银色的无裆裤袜,但似乎这样让我更加淫荡。

他放肆地欣赏着我的身体,抬起我的腿,慢慢褪去了仅存的那条裤袜,抚摸着我的大腿,他剧烈地呼吸着,不停咽着口水:「好美、好滑呀!小美人,好结实的大腿,好有弹性的阴毛。」

被一个男人这样放肆地审视自己的身体,我的浑身在升温。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要爆发了,我感到一丝恐惧,但更多的是急切的呼唤。

终于,我的双腿被分开了,女人最后一块禁区也展现在他眼前了,「哇!好美的阴唇,还是粉色的,保养得很好呀!看,都流了这幺多了。」说着,他的手指在我的阴唇上轻轻的划了一下,我皱了皱眉头,轻轻「啊」了一声。

他的脸慢慢靠近我的阴部,「哇!真没想到我能这幺仔细地观察你的阴户,嗯,好浓好香的体香呀!宝贝,你身上的这种体味真让异性疯狂呀!」说着,他张开嘴,把我的整个阴唇都吸进了嘴里,「啊……啊……你坏……」我呻吟着。
他开始吮吸着我的阴唇、含啜我的阴蒂、亲舔我的阴道口,强烈的快感让我兴奋起来:「啊……啊……哦……哦……」

「小美人,是不是很舒服?还想不想要呀?」

「啊……是……好……好舒服……我要……我要……啊……」

他拨开我的阴唇,慢慢把舌头伸进了我的阴道里,「啊……啊……舒服……天啊……求你了……要……我要……」他的舌头在我的阴道里开始搅动,我的下身激烈地反应着,不停地扭动着。

「啊……啊……不要……好痒……啊……你好……坏啦……啊……」原来他的舌头已经开始挑逗我的屁眼,时轻时重,时碰时舔,我被他挑逗的奇痒难忍,无助地哀求着:「啊……啊……求你……不要了……我好痒……我受不了……我要……我要……」

「宝贝,我马上就让你舒服,不,是让你疯狂。」说着,他直起上身,再次压倒我的身上,但我同时感到一个很硬、很热的东西在我的阴道口徘徊着。
在龟头充份裹满了我的淫水后,他的阴茎慢慢向我的阴道深处挺进,随着我的眉头由紧皱到舒缓,他的阴茎也完全地插入了我的阴道。

「怎幺样,小宝贝,是不是好多了?」他问道,我没有里他,红着脸扭向一边。看着旁边他熟睡的老婆,我的好友,我立刻把头转了回来,心里似乎有些惧怕。

但是,阴茎疯狂的抽拉所产生的无比快感随即就再次淹没了我,我的身体随着他的抽拉上下摆动着,两个乳房也疯狂地摇摆着,但很快就被他的两手握住,边疯狂地抽插我,边使劲地揉捏着我的乳房:「我靠!好爽呀,小宝贝,你好淫荡呀!」

我充份分开的两条大腿像蛇一样缠在他的腰部,两个胳膊紧紧地搂抱着他的头,似乎女人仰躺着被男人干的时候都是这个姿势,「啊……啊……好舒服……用力……啊……不要停……啊……用力……」我放荡地淫叫着。

「来,宝贝,我们换个姿势。」说着,我被从沙发上拉起来,他让我跪在茶几旁边,弯曲上身用手扶着茶几,这样我的屁股正好翘起来。他单腿跪在我的后面,双手扶着我的屁股,把阴茎再次插入我的阴道,开始抽拉。其实让我更紧张刺激的不是这个姿势,而是这个姿势让我正好面对着茶几对面躺在沙发上的他的老婆。

「怎幺样呀?小美人,这样是不是更刺激呀?看着自己的好朋友,自己却和她的老公在做爱,好淫荡呀是不是?」我呻吟着,看着对面熟睡的好友,脸更红了。

他手从两边伸到下面握住我两个悬垂摇摆的乳房:「哇!好爽,我喜欢这样干。知道吗?宝贝,我也是经常这样干她的,每次她也很兴奋,和你一样。」
「啊……啊……是吗……那就继续……我也要……啊……啊……用力……我舒服……我要……」我叫着。

「来,这样你会更舒服的。」说着,他拉着我的一只手放到了我的阴蒂上,他一边干我,还要我一边自慰。我用手指不停揉抚着膨胀的阴蒂,伴随着阴道的快感,我几乎疯狂了:「啊……啊……好舒服……快呀……用力……我要……我要……用力……」

他见我有些发疯了,更兴奋了:「哦,宝贝,你要什幺?快说,不然我可抽出来了。」

「不要……啊……我要……要你……干我……用力干我……我要到……到高潮……啊……啊……」

「小骚货,终于说出来了,我这就配合你,我要干死你!小美人,不,我的小老婆,是不是?」

「是……啊……是你的……啊……老公……干我……我要到了……快呀……不要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我开始淫荡疯狂地淫叫,我到高潮了,淫水疯狂地从阴道里涌出来,下身甚至整个身体都在剧烈地痉挛抖动。
很久很久,房间恢复了寂静。他欣赏着高潮过后的我:「我的好老婆,好激烈呀!看得我都有些害怕了。」说着他把我拉回沙发上。

「啊……啊……老公,我不行了……求你了,你快点射好吗?」我喘着气说道。他的阴茎再次插入:「好的。真的呀,感觉是没有刚才湿润了,看来我真的要抓紧时间了。宝贝,想让我射在哪里呀?」

「啊……讨厌!好坏……既然是你老婆了,你想射在哪里都行呀!」我说。
听我说完,他满意地开始抽插,不久他就射了。「宝贝,我……我要射了,要……啊啊啊啊……」我立刻感到炽热的精液在不断地涌进我的阴道,阴茎同时也在阴道里不停地一挺一挺的。不仅是阴道,我感到整个小腹都变得炽热起来。
直到所有的精液完全涌进我的阴道,他才慢慢抽出了阴茎。我闭着眼、张着嘴,享受着、体会着。忽然闻到了淡淡的腥臊味,我连忙张开眼睛,裹满我的淫水和他的精液的阴茎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我的嘴边,没等我反应,黏滑的阴茎已经整根插入了我的嘴里。

「宝贝,让我再射一次,快!每次看到你那朱红的小嘴,我都好兴奋,让我看看你含着我阴茎的样子。」

我近乎贪婪地吮吸着,用舌头吮舔着他的龟头,「哇!好舒服!对,就是这样……宝贝,你太骚了,她要是能骚到你的一半也行呀!快,她在月经,我已经憋了很久了。」

我边吮吸着,「她怎幺能月经呢?刚才不是还在和别人做爱吗?」心里却想着。

终于,他又射了,虽然没有第一次的多,但精液还是不停地喷洒在了我的嘴里。他抽出阴茎,把最后的一些精液喷在我的脸上、眼睛上、头发上,然后他摊坐在旁边,看着被洒满精液的我,看着精液从我的嘴角不断地流出来。

我被他搂在怀里,两人都闭着眼,喘息回味着。他同时边抚摸着我的身体,而随着他的抚摸,喷在我身上的精液也被带到全身,乳房、小腹、大腿,而我阴道里的精液随着我在他怀里变换姿势也会时不时流出一些来。

新的太阳出来了,好友从沙发上醒来,她的老公已经上班去了。我从浴室出来,洗去了陪伴我一夜的他老公的体味和精液。看到她已经醒了,和她依然是有说有笑,她说昨天真是没面子,居然喝多了;还问我,她喝多了以后有没有说些其它的事情?看来她是怕把她在洗手间的激情说出来。

下午,和她告别,我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娇妻医院历险记


由于近来「非典」肆虐,弄得人心惶惶。前些日子妻子偶然有些感冒症状,就心下惶恐,立刻戴着口罩跑到医院检查去了。这一去就是一个上午。我担心妻子,中午抽空回家,看到她脸色绯红,好长时间不说一句话。我发觉情况有些不妥,连忙追问原因,但妻子就是不肯说。晚上,妻子才陆陆续续告诉我事情经过。
到了医院,大概因为SARS的原因,大家都不敢来这种是非之地,排队的人反而很少,很快就轮到了妻子。负责检查她的是一个大约30多岁的男医生,听完妻子诉说病情后,就拿起听诊器,示意妻子把上衣下摆从裤子中拉出来。妻子今天穿的是休闲打扮,下身穿着带束腰带的牛仔裤,上身穿的是真丝半透明衬衣,里面衬了一件吊带小背心。她把上衣从裤子中抽出来,医生就拿着听诊器伸进她衣服内,接着把她的胸罩往上一推,冰凉的听诊器就直接贴在妻子丰嫩腻滑的胸脯上。

接着,妻子很快感觉到,那医生的手指,似乎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她的胸脯上拂过。听诊器在她的左胸,而医生的手指却至少有两个游走到了她的右乳边缘,而且还在轻轻抚弄。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妻子也不好意思嚷嚷,叫破了只有自己尴尬。她只是问道:「医生,要听多久啊?」

那医生似乎被吓了一跳,忙抽回手,支支吾吾地说:「噢噢,可以了,你要去做个胸透。」接着龙飞凤舞地写了一张检查单。妻子连忙整理好衣服。她去缴费的时候,见到外面已经没有候诊的病人,医生也跟着她出来,锁上门走了。
妻子交了检查费,走到X光检查室。检查室分为内外两间,检查医师是个更加年轻的男医生。那医生接过她手上的检查单,示意她在外面等一下,就走进里间。过了一会儿那医生又走出来,把检查室的门锁上,然后对妻子说:「把衣服脱了。」妻子依言把衬衣脱下,只穿着吊带背心。医生摇摇头:「上衣全脱了。」
妻子愣了一下,吃惊地问:「全脱?这……」她以前也做过不止一次胸透,很多时候就这样站上去就照了,最多只是脱掉一两件比较厚的外衣而已,没想到这家医院居然要裸体检查。医生点点头解释说:「是,我们这个是最新式的进口数码式X光机,非常精确。穿着衣服照,会把衣物纤维照上,这样得到的结果不准的。」

妻子犹豫了一会儿,但是想到已经到了这里,总不能不彻底检查一下,而且常言说医生面前无隐私,就只好把小背心和胸罩都脱了下来,光着上身站在那里。
虽然现在气温已经不低,而且室内并没有开空调(因为SARS),但在医生灼灼的目光下,妻子仍感到赤裸的身体上阵阵寒意。她唯有安慰自己:现在她也戴着口罩,医生虽然看了她的身体,却看不到她完整的脸,以后就算碰上,多半也不会认出来。

医生盯着妻子看了一会儿,看得妻子羞涩地低下头去。医生脸上戴着口罩,看不出他的神情。他示意妻子站在巨大的X光机前面,然后把她双手放在背后交叉,又在她的裸背上推了一下。妻子不由自主地被摆成了挺胸的姿势,使得她高耸的乳峰更加向前突出。医生说道:「就这样别动。」于是又走进里间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像一年那样漫长。妻子赤裸着上身,双手反背着站在机器前,一动不敢动。当然,此刻她的心在怦怦乱跳,只是努力作出镇定自若的样子,掩饰她的忐忑不安。平时也常常被捆绑的她,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俘的女英雄,被敌人剥光了衣服,反绑着双手,站在刑讯室里面,等待着敌人的酷刑加身。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双手紧握成拳,又把本就因反剪双手而显得十分高耸的乳胸再向前挺了挺。

忽然,嗡嗡的机器声打断了妻子的遐想。她抬头一看,只见X光机的平板镜头向前移动,先是轻轻地,接着紧紧贴住了妻子的胸脯。妻子只感觉酥胸上一阵冰凉,忍不住「哦」地一声。接着镜头突然上下移动一下,妻子的乳房跟着被揉搓了一下。冰凉的刺激加上这样的「揉搓」,乳头立刻充血勃起。妻子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脸立刻红透了。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到嗡嗡声音再次响起,镜头离开了妻子的胸脯。
本来被压扁的乳房恢复原状,两个乳头没有阻碍,马上直挺挺地翘起来。妻子原来还松了口气,低头看见自己的样子,感到自己的脸更加红了。她再次庆幸自己戴了口罩,可以遮掩一下羞涩的神情。妻子向门边走去,打算马上穿好衣服。
「等等」,妻子回头一看,只见两个男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妻子一惊,忙用双手掩住裸胸,然后发现另一个医生正是刚才为她检查的内科医生。妻子猛然意识到这个医生早已等在这里看她照胸透,顿时又羞又恼,说道:「干什幺?!」
那医生却似乎根本没看到她赤裸裸的乳胸一般,盯着妻子的眼睛,一本正经地对她说:「刚才我给你听诊的时候,听到一些杂音。于是我就在这里看胸透结果,发现你的肺部有少量阴影。所以,要请你留下来再做一些检查。」妻子被这番话说得大惊失色,连忙问道:「这……是怎幺回事?要不要紧?」医生说:「不太清楚,所以要用里面这台机子再检查一下。你进来吧。」妻子惊魂不定,跟着两个医生走进里间。

里间也是一个检查室,有一张黑皮的检查床,旁边是另一台立式的X光机。
光着上身的妻子忐忑不安地按照内科医生的指示,脱掉鞋子,爬上去仰卧在床上。

光裸的脊背贴在人造革的皮上,顿时感觉有些粘呼呼的不太舒服,她忍不住扭了扭身子,调整自己的姿势。当然,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再用手遮掩身体了。
那内科医生继续说:「等一下的检查可能使你感到有些痛,为了防止你乱动,我们现在要把你固定一下。」没等妻子反应过来,两个医生就一人抓着妻子的一只手,拉过头顶,用检查床铁架上的皮带套住她手腕,抽紧。随后把她的双脚也用皮带绑在床上。这样妻子就成「火」形被固定在检查床上了。尽管是在医院,这种任人宰割状态多少令她有些惊慌。

这时候那个负责X光检查的医生走了出去,而内科医生则将妻子的裤带松开。
妻子更加惊慌失措了。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不知道这个医生到底想干什幺。如果这医生真的心怀不轨,她现在是毫无反抗能力的。还好,接着那医生只是将她的牛仔裤纽扣和拉链解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不过这样也使妻子羞涩不已。因为她今天穿的是蕾丝丁字内裤(都怪我平常对她的调教太好,这可是个教训,去医院的时候,千万别穿性感内衣),这下可是完全暴露在医生的眼光下了。尽管看不到自己下身目前的状况,但妻子知道,由于这条内裤非常狭小,虽然不至于暴露最隐秘的部位,但是恐怕阴毛已经露出了一小半。

一会儿X光医生再次走了进来,坐在操作台后面。两个男人在场,妻子虽然更加不好意思,但是心反而定了一些。至少她不必担心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
内科医生离开了检查床,走到操作台。接着嗡嗡声音再次响起,X光机的悬臂转动起来,像一个巨大的魔鬼一样向妻子扑过来。

妻子上身完全裸露着,下身的裤子也被解开着,四肢又被绑着,面对的,还是能看穿她的一切的X光机。在两个陌生男人的注视下,感觉到的,居然已经不是羞涩,而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在嗡嗡的声音中,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呻吟出声了。连X光机在她全身上下如何游走,何时移去的,她都没有留意了。
突然,一阵剧痛从乳上传来,妻子「啊」地一声大叫起来,只见那内科医生已经站在检查床边,手里拿着一个带有电线的古怪器械,正在她胸脯上比划。见到她惊恐的表情,就和她解释说:「你支气管有些问题,这是新式的电疗仪,忍一下就好。」接着,又是一下。妻子这次有了准备,没有叫出来。不过还是痛得咬牙。

还好,医生马上解开了她,说:「好了。」妻子一边下床,一边扣好裤子,回头问道:「我的检查结果怎幺样?」医生说:「哦哦,只是感冒,支气管有些小问题,没有什幺,回内科去开点药就好。」妻子放了心,走出外间去穿衣服。
出乎意料的是,她脱下来放在外间门后凳子上的胸罩居然不翼而飞,只剩下了真丝衬衣和吊带背心。妻子把两件衣服都拿了起来抖了抖,仍然不见。环顾四周,诺大的房间里面除了白大褂外根本没有任何衣物。妻子顿时傻眼了。这时候内科医生也走了出来,见到妻子愣在那里,就问:「怎幺回事?」妻子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仍是光着上身的,转过身去说:「我的衣服不见了……怎幺会这样,啊……」这才想起来用手上的衣服掩住胸脯。

医生奇怪地看着那两件衣服,说道:「这不是在这里吗。」妻子急道:「不是,还有一件……」那医生仔细看了看,才明白过来,对着里面大声叫:「小李,刚才有人进来过吗?」那负责X光的医生在里面应道:「没有啊。」

到这个地步,妻子也无法可想,总不能追着两个医生要自己的胸罩吧?只有先穿上背心和衬衣。两件衣服的衣料都很薄,本来就算是性感装束,全靠胸罩遮掩重点部位的。而妻子此刻的乳头仍然是兴奋地直立翘着的,胸前的两点立刻醒目地凸了出来,甚至隐约透出一些嫣红。这使得妻子面红耳赤,羞赧难当。她低着头跟着医生回内科开药,接着连药都不取,就直接跑出医院,拦了一辆的士,一路狂奔回来。坐在的士上,她都是双手抱胸的姿势。一直到家(还好上楼时没碰上什幺人),她的心都还在怦怦乱跳。

回到家中,妻子脱光上衣,和刚才接受检查时一样,光裸着上身对着穿衣镜仔细照了照,还好,她自信自己的身材还对得起观众(妻子也一向对这点十分骄傲)。而且,她也确信,仅凭着她戴着口罩的样子,以后应该不会再把她认出来。
只是想到刚才在医院的经历,她就忍不住脸红。

我也知道一些透视方面的知识,知道其实胸透只需身上的衣服不含金属部件就行,一般来说不用脱光的。听完妻子的述说,心里已经基本上推断出事情的真相。那个内科医生很明显是个色鬼,看中了妻子的身体,所以串通负责X光的医生,半诱骗,半强迫地让妻子脱光了给他们看。至于后来的「检查」,很显然是多余的,这医生居然想出借口把妻子绑了一次,那个什幺电疗仪,怕就是当作用来对付她的道具兼刑具了。当然,那胸罩肯定是该死的X光医生趁着妻子被绑在检查床上的时候偷的(是否两人合谋的就不知道了)。想到妻子今天不但被两个陌生男人看了赤裸裸的上身,还被偷去了贴身衣物做「纪念」,我心里不知道是什幺感觉,但似乎感到十分刺激,恨不得再把妻子送去做一次「胸透」。当然,这真相和我自己的感觉,就不会告诉妻子的了。

不过当我问妻子,光着上身接受检查是什幺滋味,不料她居然说:「这不是第一次,以前我还一丝不挂地从这间房走到那间房去体检呢……」说到这里就无论我怎幺追问都不肯再说下去了,只告诉我那是她19岁,中专毕业后招工时的事情。这可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以后一定要找机会「拷问」出详细经过来。
(经过几次酷刑加身,现在妻子终于把那次的经过全交待了。想不到还挺精彩。

早知如此,当初应该考医学院,专门负责体检)。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妻子   医生   乳房
  • 粉嫩的乳房像气球[11P]
    Pink breasts like balloons [11p]
    2021-08-03 00:00:00547
  • [原创]被前男友操烂的新婚妻子 背景手写ID验证 [13P]
    [original] background handwritten ID verification of the newly married wife who was fucked by her ex boyfriend [13P]
    2021-07-25 00:00:00181
  • 她最喜欢的就是乳房被多人滚烫JING液沾满的感觉[19P]
    What she likes most is the feeling that her breasts are covered with Jin liquid [19p]
    2021-07-18 00:00:0066
  • 纯情少女乳房圆润饱满[50P]
    Pure girl´s breasts are plump [50p]
    2021-07-07 00:00:00485
  • 炫耀她的大乳房[10P]
    Show off her big breasts
    2021-07-05 00:00:00493
  • 少妇的乳房有点下垂[16P]
    Young women´s breasts are a little drooping [16p]
    2021-07-02 00:00:00294
  • 带妻子出去卖[10P]
    Take your wife out to sell [10p]
    2021-06-02 00:00:00191
  • 妻子的溺爱[10P]
    Wife´s doting
    2021-05-28 00:00:00338
  • 大乳房少妇这样的诱惑很见效[14P]
    The temptation of big breast young women is very effective [14P]
    2021-05-25 00:00:00345
  • [战斗姬团队] 露脸-团友投稿:和曾经发学生如今的妻子做爱 [10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contribution from League members: having sex with the wife of a former student [10p]
    2021-05-09 00:00:00334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