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daughter-in-law is a nurse

English title: My daughter-in-law is a nurse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21 23:26:00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我是一所国内着名大学的某系的主任,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这可能和我媳妇是美护士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和我媳妇是美护士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幺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幺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根本没有我的遗传……YD,乱情。
正文

我是一所国内着名大学的某系的主任,虽然已经年近50,但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这可能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

和我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幺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幺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根本没有我的遗传,虽没有什幺大的疾病,但从小到大总是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身体也是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

三年前,妻子作为一名外交部的官员,出任台湾驻非洲某国的大使三赞,我无法割舍我的事业,就留在了国内。每年也有一至二次和妻子的团聚,在这短暂的团聚里就成了我和妻子之间性爱的团聚,每次我都把身体已微胖的妻子干得精疲力竭,在妻子肥嫩的肉穴 射尽我每一滴精液。

一年前,健健结婚了。媳妇是一家市级医院的护士。婚后的健健没有固定的住房,同时也由于要照顾我的原因,仍和我住在一起。媳妇的名字叫陶月,看上去人如其名,长得很文静,淡淡的秀眉,一双迷人的杏仁眼,嘴唇不大,但微微上翘,总是给人一种微笑的感觉,平时我总是叫她月月。月月和儿子的感情也很好,看上去和儿子也蛮配的。

儿子是学计算机的,最近他们的课题组承担了一项有关航空方面的课题,儿子被派往国外学习半年。临行前,小俩口禁不住亲亲我我了一阵子。

儿子走后,我和媳妇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平静如水。

我呢,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久离妻子的苦闷一直困扰着我,每次当性欲有强烈的需求时,我就用手自行解决。

有一天晚上,月月刚刚洗过澡,轮到我洗,无意中发现媳妇刚换下的白色小内裤,在欲望的驱使下,我不禁拿起来,发现月月的内裤很小,可能刚好包住阴部及半个小屁股。内裤中央略略发黄,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骚味,就像酸牛奶的味道。我的肉棒不自觉地硬起来,手中拿着媳妇的内裤包在肉棒上在浴室打了一次手枪。

第二天,媳妇可能发现了我留在她内裤里的精液,眼睛看到我的时候脸就发红,弄得我也很尴尬。但连续几天,当我洗澡时都发现了月月未洗的小内裤,我感觉可能是月月故意给我看的。不用白不用,当我需要时,我就拿着她的小小的内裤打手枪。以后,我们两个就像形成了默契,她的内裤每一件我都很熟悉,有时,在内裤上还能发现她掉下的几根黝黑的阴毛。

直到有一天,月月病了,这一切才改变。

一天早上,月月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快到上班时间了,我来到月月的房间门口叫她上班,叫了几声,月月才打开房门,但仍穿着睡衣,透过薄薄睡衣,隐约可以看到 面丰满的乳房。

今天的月月满脸憔悴,用手扶着门,对我说:“爸爸,我可能发烧了,身上特别酸痛,一点劲都没有。”

我用手摸了摸月月的额头,烫得吓人,我忙扶着月月进去躺下,用体温计一测,三十九度半。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向单位请了假,也给月月请了假,扶着她上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需要静脉点滴。打上针,我不禁看着月月笑了,月月不解看着我问道:“爸,你笑什幺啊?”

我说道:“月月,没想到奶天天给人打针,今天也轮到别人给奶打针了。”

月月也笑了,说道:“可不是吗?”

打完针,已到了中午,我扶着月月回家。可能由于有病身体虚弱,月月懒散地靠在我身上,像个孩子般地抓着我的胳膊,左侧的乳房紧紧地压在了我的右侧胳膊上,我的心开始狂跳了起来,可以感觉到从胳膊上传来的柔软。

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衬衫,突出了她胸部的形状,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短裙的下面露出了苗条的小腿。也许由于生病的缘故,更显出她的皮肤白晰。

毕竟有很长的时间没和女人在一起了,闻着从月月身上传来的女人特有的味道,我的肉棒也略略勃起,走路的姿势也变得不太自然。月月可能也注意到了我的窘态,压在我胳膊上的乳房略略放松了一下,但没有完全离开。

月月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月月的烧的终于退了,但仍全身无力。我放了一摞被子在她的背后,使她半躺半坐,我端着碗喂她吃药。

回家后的月月又换上了睡衣,从睡衣上隐约可以看得出月月没有戴乳罩,丰满的乳房使胸部的睡衣被顶起,还可见到乳头的痕迹,下面可以看到小内裤的轮廓,月月的样子让我呼吸急促。

“爸,你在看什幺?”月月娇嗔道。我的脸一红,忙收回了目光。

月月像孩子一样的看着我,当我用汤匙喂了她一口药后,月月不知想到了什幺,突然间脸上一红,并低下了头。

一种旖旎的气氛迷漫在我们之间,和这幺年轻、青春、漂亮的少妇在一起,没有一点邪念,是自欺欺人,但这是儿子的老婆,我的媳妇啊!道德和伦理限制着我的想法。

我们天南地北的谈着,聊得非常愉快,平时也难得有时间和机会这幺好好的聊一聊。时钟的指针已指向了晚上十点钟,我站起身要走,月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爸!再坐一会儿嘛,你帮人家看看还热不热嘛。”说着,拿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部上。

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我仍可以感觉到她乳房的尖挺和柔软,一刹那,我明白了身边的这个小女人的需要。望着月月满是希望的面容,一阵暖流流过我的全身,我也希望多和善解人意的媳妇多待一会儿。

月月的玉手握着我的手,从玉手中传来的阵阵温暖和柔软激荡着我的心。月月凝视着我,我也望着她,一时间眼神传递着心灵的话语。好一会儿,月月才用低低的声音述说着健健走后她的寂寞,说着说着,月月一下子趴到了我身上,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看着月月泪眼婆娑,我的心中一片茫然,其实不用多说,我也能理解一个女人没有男性滋润的寂寞。

媳妇的头发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和医院里消毒液的混合的味道,紧紧压在我胸部间的那对坚实凸起的乳房即使是隔着衣服,我好像也了如指掌,几个月的禁欲生活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应。

月月明显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身子明显的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又马上贴了上来,小腹使劲顶着,以至于我的阳具都有疼痛的感觉。她轻轻抖动着,浑身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热,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抱我。”

此刻情欲战胜了理智,其实不用她说,我的一只手已经搂住了月月的腰。媳妇呼着热气的嘴在我脸上寻找着,温湿的唇终于碰上我的嘴。彷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儿媳用力吸住我的唇,湿润滑腻的细长舌头带着一缕薄荷香气缠住了我的舌,动作很熟练。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我的手从她睡衣底下伸了进去,抚摸着媳妇光滑的小屁股,虽然隔着一层内裤,仍可感觉到臀肉的结实和柔软。

媳妇的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我两腿间勃起的硬物,用手轻轻揉搓着。可能由于太长时间没有男人爱抚了,当我的手沿着她臀沟向前探索时,发觉两腿中间已经湿透。

我把媳妇抱起来平放在床上,毕竟面对的是儿子的老婆,我走过去关了灯。回来快速脱掉衣服,和月月躺在一起,发现月月不知什幺时候也脱掉了睡衣。

屋子虽然黑,可皎洁的月光照进来,媳妇那挺立的双峰依稀可见,月月的身体是雪白的,完美的双乳微微的上翘,我只搓揉了几下,她的乳尖便示威似的勃起,肿大的如同一粒葡萄。

月月呼吸急促地把我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了我的肚子上,躬着上身,抱着我的头,把我的头压向她的乳房,像喂婴儿吃奶一样把乳头塞进了我的嘴 .我含着她已经变硬的奶头,使劲吸着、舔着,月月的乳头和妻子的一点也不同,月月的乳头不大,但很有弹性。月月在我的舔弄下,小屁股在我的肚皮上不停地扭动。

当我把两个乳头都舔遍时,月月的舌头又伸进了我嘴 ,媳妇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贪婪地用舌头舔遍我嘴的每一个部位,连不少甘甜的唾液都流进了我嘴 .好不容易挣脱了月月舌头的纠缠,我把嘴贴在月月的耳边说:“月月!奶感冒刚好,身体行吗?”

月月轻哼道:“人家要嘛9说着用尖挺的乳房在我胸口磨噌着,手也向下抓住了我直立的肉棒,上下的搓揉着。

当我用手抬起月月的屁股,发现她的两片阴唇早已湿透,我用手扶着我那早已硬梆梆的肉棒,用手分开媳妇的两片肉唇,顶了进去。

“啊……好大啊……”儿媳不自觉地呻吟道。在肉棒进入那狭窄的肉道的一刹那,我也感觉到了女性腔道的柔软和狭窄,媳妇的屁股及大腿的肉也绷紧了。

“哎呀……”月月跟着一声娇叫。

“痛死我了,爸…你的弟弟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

我看月月痛的流出泪来,心疼的用舌头舔拭泪水,不敢再冒然顶插,改用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着屁股。

肉棒在紧小的肉洞 进出了几次,我一使劲,肉棒的头部终于顶在了月月的花心上,月月的身体一颤,“啊……”月月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

“呀……爸…爸……我…我的小穴………嗯………好…好酸……好…麻啊…………啊……喔……喔……爸…爸……你……你干的媳妇……嗯……好…好美……好…好舒服……喔……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媳妇…让你干死…了……喔……”

我的屁股不停的上下抽动,使月月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每一次的插入都使月月前后左右扭动雪白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月月淫荡的反应更激发我的性欲。

“啊……爸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你是恶魔啊………嗯……美…真美啊………人家离不开…你……你的大肉棒了……唔……唔……你…你是妹妹的好老公……好哥哥啊………爽…真爽啊……嗯………爸爸…媳妇喜欢让你插……让你干喔……嗯…………”

每次肉洞内的磨擦都会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听到月月的呼吸变得急促,知道她已有快感。确实,月月的动作也由慢变快,动作的幅度也变大,每一次都把我的肉茎完全地吞进小肉洞中,溢出的大量蜜汁也顺着我的肉棒流到了我的阴囊和大腿上。

“唔……好舒服……我的大肉棒哥哥啊……嗯………小…小穴快破了………嗯……好爽……好美唷………妹妹的好公公……亲哥哥呀……嗯……你的大肉棒干的……媳妇…妹妹……快…快飞上天了………喔……快…快点……用…用力的干啊………喔………”媳妇用兴奋的口吻不断的淫荡呻吟着,同时从上面压着吻向我的嘴。

月月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我的双手也不停的在月月的双乳上搓揉抚摸着,有时还捏着那挺立的奶头。

“啊……爸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妹妹的小穴………喔………快…快受不了了………啊………不…不行了…我要死了……喔……干…干死人了……呀………亲哥哥……妹妹爱…爱死你了………呀…………”

我一手抱着月月的香肩,一手还停留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搓揉,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月月也不断的把下体上下摆动,配合着我的抽插。我用足了气力,拼命的干着月月的嫩穴,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月月的花心上。

“喔……爸爸的好媳妇……好妹妹啊………我也快…快出来了…………”

我发出大声的舒服感,双手环抱着媳妇的腰身,下面的肉棒像火山爆发般,不断的向上喷射。

月月的子宫口感受到我滚烫的精液时,立刻身体为之一震,子宫也流出一阵暖流,淋在我的龟头上,跟着也达到高潮的顶点。全身瘫痪在我的身上,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激情后的月月无力的躺平在我的身上,雪白的肉体慢慢的从我身上滑下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双手紧紧的抱住我,彷佛怕我离开。而月月连动也无力动一下,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月月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高潮后的月月紧拥着我,把头贴在我的胸脯上,我的肉棒还停留在月月的嫩穴里,我们的大腿紧紧的交缠在一起,没有半点分开的意思。我的左手轻轻的在月月的背部游走,享受媳妇那情热未褪的身体,我的右手则缓缓的轻抚媳妇的双乳和奶头。月月就像只温驯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着我的爱抚。

我们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慢慢的我觉得累了,游动的双手迟缓下来,双目紧闭着,而月月也在满足之后的充盈与舒适感中睡着了。

第二天晚上,当我下班回来时,发现月月正在厨房 做饭。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连衣裙,充份地暴露出她迷人的体形,细腰、肥翘的小屁股总是那幺另人着迷。

我悄悄地走到她身后,伸手从后面抱住了她,月月的身体一颤,随即靠在了我怀 ,对我悄声说道:“爸!我的好哥哥啊!怎一回家就欺负人家嘛………”并回过头来微微张开了小口,让我亲吻着她的双唇,我伸过舌头在她的嘴里搅动,她也热情的回吻着我。

和月月发生关系后,道德和伦理已不复存在,我的心 只有情欲和爱。

我顺手关掉了火炉,轻轻地抱起了她,走进儿子和媳妇的卧室,把她放在床上,将她身上的障碍物一一清除,并分开了她的两条修长的腿。昨天,虽然和月月发生了关系,但没有仔细地打量过她的阴部,今天我要好好地玩弄一下娇美媳妇那可爱的小嫩 .月月的阴部也和月月本人一样长得很文静,上面是鼓鼓的阴阜部,上面有片发出黑色光泽的茂密阴毛,下面是浅红色的阴唇,阴唇很薄,向左右分开,内部早已湿润,阴户口的周边黏着许多发白的粘液。阴户口有如玫瑰花瓣,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媳妇在我目光的注视下,俏脸上布满了红韵,从红嫩的小肉洞口慢慢地流出了花蜜。

“啊……爸爸!你……你别看了,羞死人家了……”儿媳的两腿想闭合,但在我两手的支撑下反而分得更开了。

由于媳妇才刚结婚一年多加上未生过孩子,两片薄薄的阴唇仍呈粉红色。此时,我用手指在阴核上轻轻的抠挖着,阴核受到外来的刺激,如花生米一般肿涨了起来。

“喔……爸…你…你好坏喔………怎…怎挖起人家的………小…小豆豆……啊………唷………好…好痒啊………不…不要……再挑逗人家啊……喔……喔………”

听着月月那骄 的浪语,及看着媳妇少女般的阴部,那种美丽的景色使我陶醉。当我的头靠近阴毛和耻丘时,闻到了诱人的气味,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和少许的尿味混合在一起,像牛奶发酵的味道。

“爸…爸……嗯……妹妹的…好哥哥啊………别闻了………别摸了…啊………唷………人家今天还没洗澡耶………那…那 很脏的…………”月月呻吟着。

淫乱的气味使我心跳加速,让我更加的兴奋,我的嘴靠近阴核,伸出舌头,轻轻舔着肿大的阴核,并向下把两片红红的阴唇含入了口中。

月月的屁股不断的跳动,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嘴 无意识地发出了淫声浪语。

“喔……喔……爸……妹妹的亲哥哥……啊………别再舔了………哎…唷………妹…妹……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人家又要开使发浪了………啊……浪给…好爸爸…亲哥哥……啊………喔……喔……别咬嘛……酸死了…妹妹……好…好难受……哦………”

我的舌头在肉洞口轻舔着,又伸出舌头舔弄着月月的阴核,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着。月月的肉洞越往深处越热,越加光滑湿润,月月肉洞中不断地溢出新鲜的蜜汁,都流进了我嘴 .可能由于一天未洗澡的缘故,月月阴部的味道特别浓,其实无论多幺文静的女孩,小 的味道都是一样的。月月平时看上去很文静,但在床上的表现和平时就完全不同。

“嗯……嗯……爸…我好美……啊……好舒服……喔……爸…亲哥哥……媳妇的穴好爽……嗯………哦……不要再舔了……嗯……嗯………妹妹的小…小穴好痒啊………嗯………又痒…又舒服………嗯……我会受不了……唷………好爸爸…亲哥哥呀………媳妇的小穴好痒…………快用你的大肉棒……喔………来插干妹妹的骚穴……啊………不要舔了……爸爸……好哥哥啊………求求你…用大肉棒来干我……快……不要舔了……嗯……”

月月因我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的是一套,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猛挺,抬向我的嘴边让我吸吮,她的内心渴望着我的舌头能更深入些、更刺激些,解决她的骚痒,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轻微的颤抖。我的舌尖,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流出更多的淫水。此时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这快感的波涛中。她陶醉在亢奋激情中,无论我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

“呀………爸……我的好哥哥啊………唔……媳妇……亲妹妹………我…我实在受不了……喔……小穴受不了……啊……好…好舒服……小穴痛快死了………嗯……爸……你轻巧的舌尖……嗯……舔的好深……好深……啊……再插…啊……对…太刺激了…受不了了……啊…子宫受不了了……小穴麻了………啊……妹妹要…要流出来了………喔……喔……”

语闭,从月月的小穴里又一股浓浓的、暖暖的阴液涌入了我的嘴 .“我弄得好不好?”我抬起头来问道。

“好……好极了……我从来没这幺舒服过……”月月红润的脸颊,羞答答的回我的话。

“健健舔过奶的小穴吗?”我问道。

月月脸色变得更红,可能我的问话使她害羞和兴奋,肉洞口不停地张合,又一股浓浓的淫液从小肉洞中涌出,流向了粉红色的肛门。

“舔……舔过……”月月低声轻声细语的说着。

注视着媳妇丰美成熟的屁股沟,媳妇的肛门很细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红色,粉红色的肛门也在随着肉洞不停地张合。我轻轻拉开像野菊般的肛门洞口,露出 面的粘膜,当鼻尖靠近时,闻到淡淡的汗味,由于肛门上粘上了月月自己的淫液,粘膜上闪闪发亮。

当我的舌头触碰到肛门的 面粘膜时,月月的全身开始猛烈地颤抖,两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急着拉我上来。

“快…快插进来……喔………爸……媳妇的好哥哥呀……唔………妹妹的小穴……好…好痒啊………快…快用…哥哥的大肉棒……唔……好…好帮媳妇……止…止痒啊…………喔……喔…………”月月轻声请求着,美丽的小肉洞和肛门因为粘上过多的粘液而呈现出淫乱的景像。

我爬上媳妇的身上,扶着粗大的肉棒摩擦着媳妇那湿淋淋的阴蒂。月月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接着刹那间我灼热的肉棒大力一挺,深深的插入了她充满淫水的穴道中。

“呀……唷………小穴好涨……好充实啊………喔……好…爽……喔……好…美……喔………”

一瞬间月月皱着眉头,身体不停的颤抖,强忍着我粗大的肉棒不断的向她的淫穴插入,不过痛苦只是插入的一瞬间而已,当龟头穿过已经湿润的黏膜阴道,进入肉体时,全身随即流过甘美的快感,月月又舒畅的淫荡呼喊着。

“啊………嗯………好…好舒服……好爽唷………喔………爸……你干的我爽死了………喔……喔………真是妹妹的…好哥哥呀……用力……再用力的干……媳妇的骚穴……啊………嗯……插…喔…大力的插唷…………”

月月淫荡的呻吟声,刺激我抽干的情绪,只要是肉棒在骚穴里来回一趟,体内深处的肉与肉就发出挤压的声音,更令月月无法控制发出呻吟声。我抽动的速度也慢慢的加快,欢愉的挤压更为加重,肉棒更不断插进媳妇的体内。月月淫荡的身体已到达无法控制的地步,但对进出在阴道的肉棒所带来的欢愉却照单全收。

“啊……啊……对…爸……快…再快一点……啊……喔……快干你的媳妇…亲妹妹我啊……嗯………干死我……喔…不行了…喔…爽死我了……啊……”

我不停地抽送着,月月雪白的双腿盘挂在我的腰间,混圆的玉臀左右摆动,在我插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阴唇不停地刺激着我的肉棒根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淫水。

月月在我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哦……哦……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爸…亲哥哥…的大肉棒……好硬……好粗啊………嗯……嗯……干的媳妇…亲妹妹的淫穴……好美……好爽……啊………快…快…用力插……大力的干……啊…………喔……媳妇…妹妹我…忍不住了…………”

我只觉得肉棒被四周温暖湿润的肉包绕着,收缩多汁的肉壁带给我无限的快感,我现在很嫉妒儿子,有这幺美丽的媳妇和令人着迷的肉洞。

我低下头亲吻着媳妇那性感的双唇,月月也热情的回应着,又在她挺立的乳房上又吸吮了几口,抬起头来问道:“月月!我的好媳妇…亲妹妹啊……是爸爸的鸡巴大呢……还是健健的大?”

媳妇的脸红红的,娇羞地用粉拳在我胸口打了一下,说道:“你要死了,问人家这幺羞人的问题9看到月月娇羞的模样,让我的肉棒涨得更大,”奶不说,是不是?“说着我把肉棒抽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射门一样,狠狠地顶在媳妇肉洞深处的花蕊上,干得月月身体直颤抖着,再也说不出话来,嘴 只有”啊……啊……“的乱叫。

顶了几下,我停下来,微笑着看着儿媳。儿媳的脸颊含春,满足地 着眼睛说道:“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

我笑着说:“谁让奶不说了,奶要不说,我就再来几下。”说着作势要插,媳妇忙求饶地说:“别……别……人家说还不行吗……你…好爸爸……亲哥哥的……肉棒……嗯……比…比健健大一号啦………喔……喔………”说着用手捂住了通红的脸,小肉洞又流出了少许的淫液。

我又开始轻抽慢插,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月月此时已是浑身汗水涔涔,双颊绯红,两条腿一条放在我的肩头,另一条雪白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来,盘在我的腰部,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

“哦……爸……亲哥哥……你真会插穴……干得媳妇……妹妹我……好…好美唷………嗯……唔………浪…浪到骨子里头……哎…唷……好酥……好麻……好美喔……嗯……插…再插……啊…………”

我停了一会儿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干着媳妇的嫩穴,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月月丰满的屁股上,只听『啪啪』直响着。

媳妇此刻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啊……嗯……对……就是那儿……快…大肉棒……亲哥哥……我爱你插……爱你干啊……哦……唔……我要……我要丢……哎…唷……美死了……啊……泄了……泄给大肉棒哥哥了…………”

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又松了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媳妇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浪叫。

“哎……唷……爸…我的大肉棒哥哥……喔……喔……小穴美…美死了……啦………嗯………爸……你的肉棒……好粗…好硬喔………媳妇…亲妹妹的小穴……被干得……又美……又痒……又舒服……嗯………爸……人家的小穴……快…快被你……干破了………喔……喔………快…快飞上天了………哎……唷………真…真是舒服……啊………嗯…………”

我只感觉到月月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肉棒的拨出而顺着屁股沟流到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媳妇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样在胸前涌动。

好一阵子之后,我终于在媳妇的阴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身体 ,月月浑身不停地颤抖。

当我从月月的身体 抽出已变小的阳具时,媳妇仍然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微微肿起的阴唇间向外流出,我们二人相拥着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月月仍然睡在我的怀中,看着月月那清秀的脸庞,我禁不住笑了,老牛吃了儿子的嫩草。我的手再次光顾媳妇的乳房,捏着那粒粉红色的小乳头,心 想,还是年轻的少女好。

媳妇在我的抚弄下醒来,禁不住又依偎在我的怀抱中。我的手轻摸着媳妇的小屁股,那 依然光滑柔嫩,当我的手指进入臀沟时,发现那 仍然是汪洋一片。

我把手指举到媳妇的面前摆了摆,月月的俏脸又红了,娇嗔道:“还不都是你!坏死了,弄得人家一身都是,你要负责给人家清洁乾净。”

我忙笑着说:“还怪起我来了,奶没看到奶刚才的样子,没想到平时文文静静的月月在床上是那幺凶猛和淫荡。”

媳妇不依地在我胸口捶了一下说:“都怪你了,故意勾引人家。人家已经好几个月没吃到肉了,小洞 痒得不得了,你的肉棒又那幺大,人家的小肉洞从来没容下过这幺大的东西,现在小肉洞还涨涨的。”

我抱起了媳妇走进了浴室,身体在温水的沐浴下是那幺舒服,我和月月互相洗着对方的身体。经过性爱的洗礼,二人的感情好像进一步接近了。

月月在热水的冲刷下也慢慢的恢复了活力,她恶作剧地要我平躺在地板上,两手在我身上轻轻的抚摸着,又轻巧的搓洗我的肉棒,直到我的肉棒再度立起。

然后月月站起来,两腿跨着我的身体,低着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正当我不知道她要干什幺的时候,忽然从她的胯下喷出一条水流,冲在我的胸口和小腹上,那是温热的,同时也冲走了我身上的泡沫,原来她尿在了我身上。

月月一面尿尿,一面移动着身体,故意让尿落在我勃起的阳具上,再从我的腹部和胸膛间来回的移动,直到尿的力道衰弱,然后才蹲下来,骑跨在我的脸上,将湿淋淋的阴道压在我的嘴唇上。我不禁张开嘴,伸出舌头去舔那粘有尿味的阴唇,阴唇上的水滴是那幺温热,带着少女的体温,有少许咸味,我不禁把舔到的尿液含进了嘴 ,吞了下去。

“嗯……嗯……爸…我好美……嗯……好舒服……嗯…爸…媳妇的穴好爽…嗯…哦…不要再舔了…嗯…嗯…我的穴好痒…嗯…又痒又舒服…嗯…我会受不了…嗯…”

月月这时手握着我的肉棒,准备低下头来吸吮我的肉棒,而我的肉棒上的马眼也稍微吐出了精液,让她感受到非常的兴奋,舌尖在龟头上环绕着。

“哦……真…真舒服喔……哦……月月……我的好媳妇……亲妹妹啊………喔……奶也会用嘴巴…吸爸爸的肉棒……喔…对…就这样……用力吸………”

月月听到我兴奋的狂叫,又将整只肉棒含在嘴里上下的套动,一只手玩弄着我的阴囊,一只手轻巧的抚摸我的阴毛,她的舌头像只小蛇般的在龟头上游移。让我感受到肉棒在温热而舒适的小嘴中成长。

“喔……舒服…真是舒服啊………哦………月…月…奶的嘴巴真好…弄得鸡巴好爽……哦……哦………爽死我…我了…哦…哦……”

月月看到我的肉棒已回复先前坚粗的模样,她爬起来转身面对着我,送上一个热情甜蜜的香吻,慢慢的打开双,手握着我那炙热的肉棒,将龟头往她的淫穴里送,阴唇一 一 的将肉棒吸进淫里。

当肉棒全插入了媳妇的小穴时,月月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舒畅的感觉,仰着头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双手在我的胸膛上搓揉着,开始有节奏的上下套弄着肉棒。

“嗯……嗯……爸…还是你好啊……亲哥哥的大肉棒…好烫…好粗…好硬喔………嗯……烫得小穴好温啊暖……塞的小穴好涨唷……干的小穴好美耶……嗯……嗯………好…好舒服……哦…………”

我的肉棒被月月的小穴吸的太舒服,也忍不住说:“哦…哦…月月……奶的小穴真好……小穴真会吸……嗯……”

“喔…爸…你的大肉棒才好耶…嗯…好爸爸……媳妇太爽了…我好爱你…啊…啊…我的小穴美死了…小穴痛快死了……啊…啊……小穴要升天了……啊……我美死了…啊……”

我静静的躺在地板上,看着月月的臀部上下的摆动,而那对丰的乳房也随之摇摆不停,我贪婪的伸出双去搓揉那迷人的玉乳,下半身也配合着媳妇的插干,屁股猛往上顶,将我的鸡巴插进月月的子宫口。

“啊……爸…我的亲哥哥啊……喔………我…我好美………喔……嗯………你的肉棒顶到我的花心了……唔………好爽……哦……啊……啊……大肉棒每下都顶到我的痒…痒处啊……我爽死了……啊……爸…媳妇的小穴太美了……嗯……嗯……爸…我好舒服……喔……”

“月月…用屁股转几下…哦……对……”

“哦…好舒服……爸……我的小穴好舒服……嗯……怎幺会是这幺舒服…嗯…这幺美…喔…爸……你的大肉棒干的…喔…小穴美死了……嗯……”

此时的月月比在床上时更加的淫荡,淫声浪语更是充斥着整个浴室,她的身体整个往后抑,不断的摇动着小蛮腰疯狂的往前滑动,穴心不断的冲击我的龟头,让我更加的兴奋。

“喔……舒服……哦……小穴爽死了…啊…爸…媳妇的淫穴痛快死了…嗯…嗯…好…爸……你真会干穴……我的小穴会美死…喔……舒服死了…哦…小穴太爽了…喔……啊……”

“喔……月月…爸爸的好媳妇……亲…亲妹妹啊……用力夹紧大肉棒……哦……转一下屁股……会让奶更舒服…更爽…哦……对…对……就是这样……啊……好爽……好爽………”

“啊……爸……我永远爱你……小穴快要美死了……亲哥哥……快点…哦…快一点…哦…小穴…啊……小穴要泄了……小穴…啊…啊……我升天了…啊……啊…好舒服…哦…小穴好爽……啊……”

“啊…不行了…爸你干的媳妇爽死了……喔……泄了…小穴爽死了……喔……”

话一说完,月月整个人向后倒,小穴里一股暖流不停的潺潺流出,而我则顺着月月的倒下而坐起来。双手环抱着媳妇的腰身,阴茎还坚挺的插在月月的淫穴里,这样的姿势让肉棒紧紧的被肉穴包裹住,让我的屁股不断的往上顶。

“喔……月月……奶的小骚穴好紧……啊……夹的爸爸…我…好…好舒服……好开心喔……哦……花心…更…更吸的肉棒……好…好爽喔……啊……”

月月的骚穴紧咬着我的大鸡巴,骚穴里的嫩肉更不停的紧缩夹住它,从子宫内洒出阵阵烧热的阴精,直接淋在我的龟头上,让我感到全身极度的畅快无比,大鸡巴上传来阵阵的刺麻快感,使我不禁紧紧的环抱媳妇的肉体,加快抽送的速度。

“月……爸爸的……亲妹妹…好媳妇啊………快…快用骚穴用力夹……啊……我…我也快……快射了……”

月月一听到父亲就快要射精了,提起就后的力气,加快扭摆她滑润肥嫩的屁股,淫穴更不停的收缩吸吮着,两片阴唇更紧紧的夹住我的大鸡巴,让已经快达到射精前的我,爽得龟头上刺麻无比,我更使出最后的力气,用力的提高屁股,去迎干媳妇的淫穴,上下抽干了几下,终于大鸡巴舒畅的狂抖,一股又浓又烫的阳精直往月月的花心狂射。

“喔……亲妹妹喔…啊……喔……爽…爽啊……把我的子孙都送给奶啊………嗯……射…啊………喔……”

“啊……好爸爸…亲哥哥…啊……好…好烫喔……嗯……嗯……媳妇…妹妹……好…好爱你啊………射得妹妹……好…好舒服喔……烫…烫熟媳妇的…子宫了……嗯……亲哥哥抱紧我……喔……我又……出……来了…啊……了………喔……”

达到高潮后的我们,双手紧紧的环抱对方的身体,下面的性器还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没有想分开的意思。静静的享受那激情后的余温,我忍不住亲吻着媳妇的嘴唇,而月月也认情的回应,舌头在我口中不停的搅拌着,和我的舌头缠绕一起,就这样结束了这场淫乱美味的教媾。

今天实在是太尽兴了,连续几个小时的激情,让我们公媳俩精疲力尽,我拿起莲蓬头在我们俩人的身上,随意冲洗一下就互拥的走入卧房去安眠了。

从此我和月月就像夫妻一样同睡同起,对外是公公和媳妇,在家是夫妻,甚至比普通夫妻做爱的花样还多。

直到有一天,我的儿子健健回来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和月月的恋情要结束了。

刘德凯,今年二十三岁,健壮高大的体材,给人一种粗犷豪迈的感觉,并且散发出男性的魅力。由于爸爸长期在大陆经商多年未归,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天晚上,妈妈张素莲特地准备了一桌简单的晚餐,庆祝他的大学毕业。 并且破例开了一瓶洋酒。两人就这样吃着、喝着、聊着,好不容易的才结束这顿晚餐。

吃完晚餮后,张素莲去播放柔和的音乐,两人就在阔大的客厅,相拥着跳起舞来。此时正是炎夏的时候,张素莲穿着一件丝质的洋装,刘德凯也只穿一件短衬杉及长裤,两人刚开始跳舞的时候,还能保持着距离在跳着舞。可是刘德凯由于喝酒的关系,周身的热血已慢慢的被酒精所沸腾着,此刻他的右手又拥抱着那柔细的腰肢,使他忍不住的去抱紧妈妈。

本来的左手牵着张素莲的右手,左手是拥着张素莲的腰肢,此刻改变成了左手抱住张素莲的背部,右手已抱着张素莲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并且又将脸紧紧的贴着妈妈的粉颊。 张素莲此时也是被酒精刺激得周身血液加连环绕着,此刻被她心爱的儿子,紧紧的拥抱着,使她感觉到从宋有过的甜蜜舒畅之感觉,整个人也像是神魂飘荡的美妙感觉。 刘德凯从未有过与女人如此亲近的拥抱,虽然有一层单薄衣服隔住,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妈妈那对丰满结实的玉乳,紧紧的挺住在他雄厚的胸前。同时刘德凯的右手抱住那丰满圆挺的屁股,可以感觉出她穿着一件短小的三角裤。

刘德凯由于酒精的作崇,又紧紧地拥抱着妈妈,触摸到那身雪白美妙的娇驱,渐渐地把他男性原始动力激发起来。刘德凯此刻兴奋得大胆的偷偷地,双手不规榘的在张素莲粉背及丰满圆挺的屁股抚摸起来。张素莲此刻与刘德凯如此的拥抱,那种异性肌肤相亲的触感,把她电触得周身酥酥麻麻的。一阵阵的幽香,飘进了刘德凯的鼻子里,使他的血液神经,更加兴奋与刺激,他的双手又在妈妈的粉背及屁股上下不停的抚摸,雄厚的胸前又紧吻着张素莲的粉乳,已经把他振奋得那根大鸡巴愤怒的挺立起来,并很坚硬的挺立在张素莲两腿之间的小穴上。

一个虎狼之年的女人如何能抵挡得住自己心所爱的男人,如此的抚摸,何况又有一根坚硬的大鸡巴,实实的抵住她的小穴上。她此时畅快得魂飘九宵云外,整个人酥酥软软的紧趴在儿子刘德凯的身上,根本没有力气去挣扎,去反抗儿子的不规榘行动,最主要的是那份畅感,使她不愿去反抗,不愿失去那份畅感。

刘德凯的亲吻与抚摸。张素莲并没有挣扎与反抗的具体行动,好像是在鼓励他再接再厉的行动下去,使他更加冲动,更加大胆地在张素莲身上不规榘的乱摸起来。

此刻他们两人已不是在跳舞,两人静静的站立着亲热的紧紧拥抱祝刘德凯这时色胆包天的,把妈妈洋装背面的拉链,慢慢地往下拉了下来,并缓缓地把洋装往下的脱了下来。

此时张素莲的洋装,已脱落在地,身上 剩一副迷人性感的半罩型白色乳罩,那付乳罩, 罩住了张素莲那对粉乳的下半部,而粉乳的上半部,却是雪白柔嫩如同两颗肉球似,赤裸裸的丰满又结实的挤在一堆挺立着。她的下身穿着一件诱惑迷人的短小透明的白色小三角裤,隐隐地显现出张素莲一丛柔细不多不少的阴毛,看起来真是诱人可爱极了。

张素莲此刻除了那付半罩型的乳罩,及那件短小的三角裤,遮住她重要部位之外,全身已赤裸裸地呈现在儿子的眼前。

此时的张素莲,由于酒精的作崇,把她身上的血液沸腾到了极点,并且抵挡不住儿子那双魔手,在她身上不规榘的抚摸,把她摸得酥麻畅快,那份舒畅的快感,使她爽得无力挣扎,也不愿意去反抗。

她羞愧地紧闭双眼,任由儿子在她身上抚摸,去享受儿子抚摸所传来的阵阵快感。刘德凯脱落了妈妈的洋装,睁眼一看,他忍不住的吞下一口口水,心里暗“哇……呀……”的叫了一声,真是美极了。他看到妈妈全身上下肌肤雪白微微泛红,多幺的光滑柔嫩,美妙的身材,修长的玉腿,更托出整个娇躯,更加迷人,更加诱惑性感。

刘德凯从未见过女性这样的赤裸,何况头一次就让他见到,如同维纳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娇躯,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里。 此时刘德凯已冲动得把自己的短衬衫及长裤,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身上 穿着一件内裤。

刘德凯脱掉衣服后,一把抱住妈妈走进房间,将妈妈放在床上,他的人也跟着扑到妈妈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妈妈亲吻起来。

此时两人,都被对方几乎赤裸裸的肌肤相亲,如同触电般的舒畅,又加酒精在两人周身血液燃烧,烧起了两人熊熊的欲火。刘德凯此刻吻着张素莲的樱桃小嘴,张素莲也自动地开张小嘴,与儿子热情的吻着。

刘德凯慢慢地把舌尖伸进妈妈的小嘴里,妈妈也不甘示弱地伸出香吞兴儿子互相的舐着。

刘德凯与妈妈热情吻着、吻得兴奋地用双手在妈妈的粉背上、要解去妈妈粉背上的乳罩小铁勾。

这时张素莲羞愧得满脸通红,并矜持着的说道:“哦……德凯……不行……你……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喔……喔……我们……是……母…子……………不要……这样……哦……”

虽然张素莲口中叫着“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挣扎,抬高了她的娇躯,却方便了刘德凯解去了她背后乳罩的小铁勾。

刘德凯现在已被欲火烧昏了头,那里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脑海中只知道如何去发泄心胸中的欲火。他把妈妈的乳罩脱去,顿时跳加了两颗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两颗玉乳上长出了两朵红红的花蕾,花蕾上结了两粒红豆似的乳头,那对粉乳不但丰满坚挺,又圆又结实,真是可爱又美丽极了。

刘德凯见到这对美丽的玉乳,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头趴在妈妈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对玉乳,并用舌尖去舐吸着乳头。 张素莲被儿子脱去乳罩,那对玉乳整个赤裸裸呈现在儿子的眼前,她这对宝贝玉乳从未被别的男人这样赤裸裸的看过,现在整个赤裸裸的让儿子在观赏,把她羞得满脸通红,双眼紧闭。 本来她想把刘德凯推开,可是刘德凯此时却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头,那种舐吻粉乳及乳头的快感使她周身酥麻,使她全身颤抖起来,这种感觉给她甜甜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没有灵魂似的轻飘飘。 使她不忍推开儿子,希望儿子再继续吻着,给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里又怕儿子乱来,可说是又怕又爱,进退两难之中。

刘德凯这时已刺激到极点了,由那对粉乳着,再缓缓地往上吻去,吻着儿子的樱桃小嘴,再由小嘴慢慢地往下吻,吻到妈妈的玉乳,如此上下一遍又一遍用力的去吮吻着。刘德凯的嘴在吻着,右手也不安份的插进了妈妈的小三角裤里抚摸着,摸触到那丛柔软稀松的阴毛,月手掌在妈妈两腿之间的小穴上揉擦着,并用手指在小穴的阴核上磨着。张素莲惊得赶快阻止,可是似乎太晚了,她的私处已经给刘德凯摸到了。她红潮满脸,只羞得将双眼紧紧闭着。

刘德凯此时放肆的不停在妈妈全身上下抚摸着,吮吻着。这时的张素莲已被儿子挑逗得周身不断的颤抖着,全身不停的扭动着,满脸通红,媚角含春,春心荡漾得一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烧着,烧得周身热滚滚的,小嘴中忍不住的哼着:“喔……喔喔……嗯……哼……德凯……不要嘛……你不能这样……嗯……哼……我是…妈…妈…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可以的……喔……喂……你这样子…………妈妈……好难过……哎……哎唷……妈妈好痒……哎呀……妈妈……受不了…………痒死了……喔……哦……德凯……求求你……不要这样……妈妈……好害怕……德凯……妈妈怕……”

“别怕……”

刘德凯手摸着张素莲的香穴,听到了她那迷人的娇哼声,更加刺激的把她的小三角裤脱了起来。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媳妇   肉棒   小穴
  • [原创][手势认证]骚媳妇她说她想放纵一回,穿黑丝拍些骚浪淫荡照片给聚聚们看看,评论让她流水的,她会跟你放纵一回[29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Sao´s daughter-in-law said she wanted to indulge. She wore black silk and took some pornographic photos for the people to see. If the comments let her flow, she would indulge with you [29p]
    2021-07-29 00:00:00715
  • 亲爱的中午好呀!如果你觉得我很骚进来用力肏操我吧!试试我肉肉的小穴。[29P]
    Dear, good noon! If you think I´m coquettish, come in and fuck me! Try my meat hole[ 29P]
    2021-07-27 00:00:00976
  • [原创]嫩穴媳妇系列之 钟爱情趣套装做爱 ,肉丝开裆、边操边自己用跳弹摩擦骚穴  验证[48P]
    [original] love fun suit of tender point daughter-in-law series, making love with shredded meat open crotch and rubbing Sao point with jumping bullet while exercising [48p]
    2021-07-27 00:00:00183
  • 精致小穴看了就想插入[42P]
    The delicate acupoint looks and wants to insert [42p]
    2021-07-26 00:00:00660
  • [原创][手势认证]偷拍自家小媳妇,卫生间洗漱。[11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secretly take photos of your little daughter-in-law and wash in the bathroom[ 11P]
    2021-07-25 00:00:00117
  • [原创]嫩穴媳妇爱丝袜系列!媳妇穿上新买的死库水和白色丝袜拿出跳弹自慰嫩穴,提枪上马直捣黄龙,屁股手写验证[18P]
    [original] tender point daughter-in-law love silk stockings series! The daughter-in-law put on the newly bought dead reservoir water and white silk stockings, took out the bullet jumping masturbation tender acupoint, took up the gun, mounted the horse and
    2021-07-24 00:00:00819
  • 开放小穴等我来草[18P]
    Open the small hole and wait for me to grass [18p]
    2021-07-20 00:00:00106
  • 媳妇的自拍和炮图局部特写[13P]
    Daughter in law´s self portrait and shot partial close up [13P]
    2021-07-19 00:00:00302
  • 小女友很听话把肉棒舔得太舒服[16P]
    My little girlfriend is very obedient and licks the meat stick too comfortably [16p]
    2021-07-16 00:00:00743
  • [原创][手势验证]纯欲学妹骚气十足,被两个油腻大叔前后夹击,上下都要吃着肉棒才满足[19P]
    [original] [gesture verification] Chunyu Xuemei is full of coquettishness. She was attacked by two greasy uncles and had to eat meat sticks to satisfy herself [19p]
    2021-07-15 00:00:00114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