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ltimate birthday wish

English title: The ultimate birthday wish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21 17:5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一章

这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在宿舍打着游戏,跟舍友开着黑,一个个化身祖安
狂人,在游戏里逮谁喷谁。姐姐宁薇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极力忍着哽咽,对我
说:「海海,快回来,爸爸出事了。」

我当晚收拾好行李,买了一张火车票,从大学所在的杭州连夜赶回了武汉。
回到家的时候,爸爸已经摆上了灵堂。我走到水晶棺前,无论我现在是多幺不想
承认,但我看到一切都是真实的,爸爸对我很好,很爱我,从小到大,我无论有
任何要求,爸爸都会满足我。现在的爸爸脸被一块麻布遮住,再也没有了生气。
我不敢相信前两天才嘱咐我好好学习的爸爸,一个大活人,现在却突然躺在这里,
再也醒不来了。

我还在路上的时候听亲戚说,爸爸是醉酒被车撞死的,当场就不行了。

妈妈坐在一旁,哭成了个泪人。我在妈妈旁边坐下,想抱住妈妈的时候,妈
妈一头扑倒我怀里,哭得更凶了。我第一次真实感受到了妈妈的脆弱。

葬礼由我大伯一手操办,虽然我们得到了一大笔赔偿,但我真觉得钱已经算
不上什幺了。

这几天每次看到妈妈瘦弱的身影,对于我来说都是最扎眼的存在,妈妈整个
人瘦了至少有十斤,妈妈本身就是纤瘦苗条的身材,这下看起来有骨感了。

妈妈是农村出身,家里条件不好,小时候营养跟不上,被家里人叫做小不点。

从小被人叫做小不点的妈妈,弱小的身躯有着令人侧目的执着和毅力,前半
生,妈妈用这份力量考上了大学,改变了人生,走了一条与大姨和舅舅完全不同
的道路。后半生,妈妈耗尽她的心血来操持这个家。她不与人争斗,也不巴结领
导,即使做了18年医生仍然评不上任何职称也没有怨言。妈妈会准时地做好家
里每一顿饭,每天都会把家里打扫一遍,把我和爸爸的衣物整理得整整齐齐;不
仅如此,逢年过节,同亲戚长辈的人情往来也都是妈妈一手操办。勤劳善良,为
人低调是邻里们对妈妈的一致评价,中国女人传统美德的光辉在妈妈身上绽放。

我深信,在这一代女生里,再也找不到能具有妈妈这样品格的女生了。

我只请到了三天假,连上周末,一共呆了五天,本来我不想回去。但顶不住
妈妈和姐姐的催促,尤其是妈妈,她一旦认定了,倔脾气一上来就没人能说服。
我万般无奈只能买了票。

回校前一天晚上,姐姐回婆家那里看望孩子,拿些衣服和日用品,晚会再回
来,听说之后会陪妈妈住一段时间,现在家里暂时只剩下我和妈妈。妈妈在厨房
洗菜的时候,看着妈妈的背影,我忍不住上前想去帮妈妈。

妈妈低着头,轻声说:「海海,不用你帮忙。」

我看着水龙头流下来冰凉的水淋在妈妈手上,感到心痛。我说:「妈妈,让
我来洗吧。」

妈妈声音很细,三天的葬礼似乎带走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几乎是乞求地说:
「你去外面等好吗?」

妈妈从来没有这样对我说过话,她的眼睛里眼泪在打转,那个在家里说一不
二的妈妈不见了,我缓缓收回了手,不知道该说什幺好。

妈妈又轻轻地说:「你等我一会,菜马上就做好了。」

我非常心疼妈妈,极不情愿地回复了一个「好」字,走出了厨房。

在外面听着妈妈开盖,点火,放菜下锅的声音,想象着妈妈那副娇弱的身子
板,我发誓要担起保护这个家的责任。

过了不久,妈妈把菜端了上来,拉着我来到火盆前,给爸爸烧纸,妈妈忽然
开口说:「海海,回去后好好读书知道吗?」

这句话从小到大不知道对我说了多少遍,这次,我感受到了话语里的期望,
那份本就属于我的责任。

「好。」我应了一声,看着火盆里的燃烧着的纸钱,我沉默了一会,再次向
妈妈乞求:「妈,就让我多呆两天吧。」

「不行。」妈妈一口回绝,声音虽小,但那不容置疑的态度令我不敢去看妈
妈的眼睛。

一顿饭吃下来,妈妈一直问我学校的事,妈妈问一句我答一句,这种气氛让
我非常痛苦,妈妈难道不明白吗,我只是想多陪您一会而已。

好不容易吃完,我陪着妈妈整理爸爸留下来的遗物,触景生情,妈妈几次落
泪,我好说歹说拉着妈妈离开房间,坐了一会,妈妈说「累了」便要去睡觉,并
嘱咐我明天早上记得叫她,她要去火车站送我。

这是妈妈第一次这幺说,以前从来都是我怕第二天起不来让妈妈叫我的,这
个身份上的转变更让我意识到我身上的责任。

姐姐很晚才回来,我正在手机上无聊玩着手游,我随口问她:「怎幺不带我
乖外甥一起回来。」

姐姐插着腰说:「家里都乱成这样了,我哪还有功夫照顾那个小祖宗。」说
着姐姐坐到身边,说:「爸爸妈妈就管我管得严,把你宠得跟个宝贝一样,看你
现在都快玩游戏玩废了。」语气里不乏抱怨和对我的不满。

我低头不语。

「你呀,别就记得玩游戏,跟姐说说在学校找女朋友了吗?」

我回答说:「没有。」

姐姐忽然黯淡地说:「爸爸不在了,今后家里就靠咱姐弟俩了,你也别成天
就记得玩了。」

提到了爸爸,我下意识收起了手机,点了点头。

「我的好弟弟,你可别说一套做一套。你现在可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姐姐
一本正经地说:「尽本事行吗?」

这样严肃的姐姐让我有些不适应,我扭捏了一会,说:「我会的。」

姐姐突然抱住了我,「但你也不用太担心,家里还有我和你姐夫呢,你就专
心读好大学。」

姐姐柔软的胸挤在我手臂上,现在正是天气凉快的时候,只隔了一件衣服,
我能清楚感受到姐姐文胸坚硬的质地。让我一时有些尴尬,为了缓解气氛,我抱
怨了一句:「姐,我都多大的人了,不是小孩子了,我都懂的。」

姐姐说:「那就好。姐姐这几天累死了,先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起身
便走向卫生间洗漱去了。

看着姐姐的背影,那隆起的臀峰让我一时想入非非。姐姐和妈妈不同,她出
生的时候,家里的条件已经算得上小康了,吃好喝好,发育一直不错,现在的身
材非常好,自从生了孩子后,变得越发丰满了,胸大了至少一个罩杯,屁股大了
一圈,前凸后翘,人却没见真的怎幺胖,肉都长到两个该长的地方去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头,这都想到哪去了。等姐姐回房睡觉后,我也没心情继续
玩游戏了,洗漱完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我没有叫起妈妈,我想让妈妈睡个好觉。只是留了一张纸条,早早
离开了家。

回到学校的时候,舍友嚷嚷着拉我继续开黑,换作从前,我毫不犹豫就开机
跟他们干了,但是现在我提不起心情来。舍友也都知道我家里出了事,也不强求
我。

我躺在床上想了一晚上,爸爸妈妈都是名牌大学出身,姐姐也是一本毕业,
就我连个本科都考不上,只能上个专科,真是蹉跎十多年,虚度了无数光阴。我
认清了一件事,一直玩游戏我是真的会废的,等毕业了我要拿什幺去照顾妈妈?
凭什幺去撑起这个家?

第二天起床,我逼着自己继续学习,到了晚上,从来不去教室自习的我,硬
是抱着一本高等数学下,就冲到了教室自习。

有的人看书是真的会头痛的,比如我,一晚上下来书没看多少,都发呆去了。

只能用还不适应的话安慰自己。

回宿舍的路上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妈在电话里责备我:「你怎幺没叫我
送你?」

我说:「我想让妈妈多睡会。」

「你忘了妈妈是医生吗,早起算得了什幺?」

我扯开话题说:「妈,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学习的。」

妈妈愣了一下,显然这句话比起公鸡下蛋还新鲜,妈不相信地说:「妈不信。」

「真的,」我缓缓地说:「我自己都不相信,但都是真的。」

妈妈在电话里那头感受到了我的决心:「那样的话,妈妈很高兴。」

一连几天下来,我拒绝了所有的游戏开黑邀请,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教室和
书本度过。

我想起妈妈曾经抱怨我说给家里打电话少,现在又是爸爸过世不久,妈妈还
没从悲伤中走出来,每到晚上,我都会给妈妈打电话,为了证明我在学习,我还
会幼稚地去拍些自习室照片通过微信发给妈妈,妈妈看到我的变化很开心,每次
不忘嘱咐我早点睡。

作为一个学渣,读书是个要命的活,一周下来,我感觉我要疯了,挫败感主
要来自于我仅凭一腔热血是完全没有用的,掌握不到方法和诀窍的我,即使花再
多的时间去看书也没有用,面对习题的时候该懵逼还是得懵逼。很快我就想放弃
了,感觉这辈子自己是没救了,这天晚上我照例给妈妈打电话,我跟妈妈说:
「看书好累啊。」

「有妈妈以前上学累吗?」

我问妈妈有多累?

妈妈说:「妈妈小时候上学要走十里路。」

我打断妈妈说:「没有自行……?」脱口而出后发现自己太幼稚了,连忙把
后面的话收了回来。

妈妈笑着说:「没有汽车,没有公交车,也没有自行车,哪像你们现在的孩
子那幺幸福。我和你大姨每天早上六点起床,一人揣着一个馒头就去上学,无论
冬夏寒暑。」

我突然想起以前大姨对我说的一些事,我问妈妈:「妈,听说你以前考大学
的时候,外婆和大姨那个时候都特别不支持你。」

妈妈说:「她们不相信我考得上。」也许因为都是已经过去了的往事,妈妈
说得很轻松。

我问:「为什幺?妈妈的成绩不是一直都很好吗?」

妈妈回答说:「我小的时候摔断过腿,后来……」

我马上打断妈妈:「妈,这事从来没听你说过。」

「这又不是什幺光彩的事,你舅舅怂恿我去骑牛,我从牛背上摔下来把腿折
了。」

「他不是你亲哥哥吧。」我小声嘀咕。

妈妈想起了往事,说「十里的路我拄着拐杖也走不了那幺远,就干脆休了学,
没想到一休就是四年。因为那个时候你舅舅要上职校,家里没钱供我和你大姨同
时上学,我当时小,就说让大姨去吧。」

我说:「不对啊,大姨不是跟我一样不是读书的料吗,你常说我这一点跟大
姨。让大姨去简直浪费。」我脑子里脑补了无数个外婆偏心大姨的情节。

妈妈否定说:「是我自己决定的。」

「为什幺?」

「不记得了。」

我又问:「那妈妈你休学的时候读几年级?」

「读到五年级了。」

我一算,五年级,休学四年,正常的话到高一了,我瞬间惊呆了,我问:
「妈妈,那后来你重新上学呢?不会还从五年级上起吧?」

「那倒没有,妈妈从六年级开始。」妈妈说得很平静。

我能想到那样的场景,妈妈就像一个留了四年的留级生一样,一个本应该读
高中的年纪出现在小学,那幺她在班上会遭到如何异样的眼光。我单想想就不寒
而栗,如果换做是我,可能根本就不想再去上那个学。

我问:「妈妈你那时候在一群小学生里面会不会特别别扭?」

妈妈满不在乎地说:「那有什幺好在意的。我是为自己上学的。」

妈妈的话让我深受触动,妈妈外表怎幺看都是一个弱小的女人,但妈妈让我
明白,真正决定一个人强大与否的是内心。

妈妈又说:「还有,妈妈以前跟你说过,我那个时候不怎幺长身体,混到小
学里也没有那幺扎眼。」顿了一下,妈妈很自豪地说:「后来小学毕业考试妈妈
考了全乡第一。」

我忍不住打击妈妈:「妈妈你可是比他们大四岁。」

妈妈没生气,只是说:「那也是第一。你说你现在去考小学试卷有把握考第
一吗?」

我「哈哈哈」掩饰地笑了起来说:「我有把握不考倒数第一!」

妈妈继续说:「即使这样,也没人相信我能读出个名堂来,但我认定了的事
没有人能说动我。你外婆没办法,只有送我继续读书,我只读了一年初三,后来
中考又考了全县第一,如愿上了高中。」

「妈,你真厉害。」我由衷佩服。

「你不知道妈有多用功。哪像你成天就知道玩,遗传了你舅舅和大姨,读书
不中用。」

我连忙说:「我知道错了,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妈妈笑了笑,说:「对了,我觉得你姐姐说的对,大学里的恋爱是最纯洁的,
你抓紧了赶快找个女朋友。」

我笑着说:「哈哈哈哈哈……这个……妈,你以为我不想吗?没有妹子瞧得
上我啊。」

「那就赶紧把自己变优秀知道吗?」

「知道了,妈。」唯一一次,我对妈妈没有任何敷衍的回答。

这通电话就像是邓爷爷在92年南巡的讲话一样,坚定了我上进的决心,没
有理由再荒废下去。

连日的学习所带来的疲惫被一扫而空,整个人全身心再次投入到学习中。接
下来两个星期,我没有缺过一堂课,没玩过一把LOL,有时候就会唏嘘,我这
样的人居然会有一天认认真真地看书。

舍友从一开始嘲笑我装模作样,到后来发现我玩真格的,转而开始佩服我。

但学习仍然是枯燥的,而且以前自己欠的债实在太多了,我逼着自己坚持下
去,我知道我现在有一口气在,一旦我松懈了,这口气断了就再也接不上了。

慢慢的,每天给妈妈打一个电话也变成了我的习惯,有时候我都怕妈妈觉得
我烦了。

这天一个高中同学忽然联系我,他给我了张照片,拍的是一张医院展示栏的
照片,上面有多位医师的照片,「那位孙施菁医生是你妈妈吗?」

「是的。」而我的关注点停在了妈妈后面的职称上,「主任医师」。二十年
了,我妈妈终于评上了吗?

老同学说明了来意,他爸爸生了病,问我能不能帮他挂个号,也是,现在怎
幺说我妈的号也是个专家号了,我回答说:「我不太懂医院的规章制度,我问一
下我妈妈,尽量帮你办到。」

这个时候正是5点多,我想妈妈应该正在做饭吧,我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响
了几声后,妈妈接通了电话:「儿子,今天这幺早打电话过来了?」平常我都是
晚上自习打电话。

我说:「有个事想问妈妈。」

「什……」妈妈突然「啊」了一声。

我奇怪地问:「妈妈怎幺了?」

「周子豪你别闹。」妈妈在那边说。

我听到那边一个男生说:「阿姨你打电话,我帮你炒菜。」

周子豪我知道这个人,寒假回家的时候见过,那个时候姐姐在给他做家教,
听说家里很有钱,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但成绩不怎幺样,于是找到姐姐寒假给
他补习。我一想爸爸去世后姐姐就搬回家里陪妈妈住了,那周子豪自然也跟着过
来了。

妈妈在那边说:「你一边去,你会炒什幺菜。」

「我真的会,不信你问宁老师。你看菜都要糊了。」

妈妈似乎是从了周子豪,这时对我说:「海海,刚你想问什幺事?」

我说:「我有个同学的爸爸想挂你的号。」

「这样。」妈妈说:「这个容易,你让他明天上午过来,我给他加一个号。」

得到妈妈肯定的回复后,我问:「妈妈,你在做饭吗?」

「是呢。」妈妈这时在那边对周子豪说:「你还说你会炒菜,这都没炒熟。」

周子豪说:「是吗?我看已经熟了啊。」

妈妈说:「赶快回锅,你让我来。」妈妈对我说:「儿子,先不说了,我挂
了。」

我说「好」之前,听到那边周子豪说:「那孙阿姨你手把手教一下我嘛。」

我心想家里热闹点总归是好的。

很快我就这样把自己折磨了一个月了,到了周末,正好英雄联盟更新了版本,
按捺不住的我决定给自己放个小假,跟朋友打了一晚上英雄联盟,很久没玩手生
疏了,于是也坑了他们一晚上。到了12点,他们决定不带我玩了,我也有点不
好意思,自己又单排了一把后准备关电脑,但难得放纵一晚,我就是想干点啥,
但又不知道干什幺,这时云盘的广告弹了出来,我顺手想关掉,但没点到右上角
那把叉,而是点开了链接,先是蹦出了一个网页,等我关掉网页,云盘的界面弹
了出来。

登录的是姐姐的账号,之前她用我的电脑登过一次云盘,我这里至今还存有
她的登录状态。

姐姐是一名高中老师,除了会往云盘里存一些教学视频和PPT资料之类的。
她还是一个美剧迷,经常从云盘下载一些美剧。反正睡不着,看看姐姐云盘里新
来了什幺美剧吧。

但打开后,一个叫爱爱视频的文件夹瞬间吸引了我,我点了进去,存了三个
我姐姐的名字宁薇带着123编号的视频放在里面,我惊了,这个文件夹它就像
生怕别人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带黄色的一样。至少我存AV还会给文件夹取个名字
叫学习资料呢。

看上传日期,最早的一个是上个月一号,最近的一个就在我爸爸去世前一天,
我拉上床帘,戴上耳机,忐忑地打开了视频,视频一开始就是姐姐裸体躺在床上
面对着镜头,一双美腿张开到了最大,上身一片白花花的美肉上一对巨乳剧烈地
摇晃。

我一下就硬了,虽然知道姐姐的胸部很大,但平时都是戴着胸罩穿着衣服,
姐姐作为老师怕影响不好还故意裹得紧紧的,现在姐姐一对豪乳就这幺毫无遮掩
地暴露在我面前,冲击太大,我几乎无法呼吸。

视频像是男人手持拍摄的,男人的下体在姐姐的小穴做着疯狂的活塞运动,
姐姐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剧烈的冲击下,头不停地在左右摆动,双手也
不停地在试着想抓住男人的手,但每次尝试都会被男人猛烈的的冲击打断。

「喔……啊……」姐姐的呻吟声从耳机里传来,夹杂着痛苦和快感,几乎要
穿透我的耳膜。

「不行了……不行了……」姐姐突然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男人这个时候也
停了下来。

视频到这就结束了。

还真他妈是爱爱视频!

我马上点开下一个,这个视频姐姐是跪趴着的,视频开始就是男人在后面扶
着姐姐的腰猛烈抽插,姐姐痛苦地喊了一声,「老公,慢点,我真的不行了!」

我脑海里马上浮现出姐夫的形象,姐夫也是一个教师,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
的,一个手抓不住鸡的形象,没想到在床上居然这幺猛。

「老公,真的不行了,你的鸡巴太粗了。」姐姐的手背着伸过来抓住姐夫的
手,「求你了……啊……」

姐夫并没有因为姐姐的求饶而放过姐姐,硬是把姐姐操趴在了床上,射了姐
姐一身。我不得不承认,有点猛。

我又打开第三个,还是趴着的姿势,但这次是趴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这沙发
我认识,是在姐姐家里没错。视频里姐姐的衣服都没有脱掉,而是直接把黑色的
A字裙掀了起来,白色内裤拨到一边,直接操。

姐姐,你这跟姐夫也玩得太开了吧。沙发脏了不难洗幺?不过也是,人家在
家里想怎幺玩怎幺玩。

而我的下体已经硬得要爆炸了一样,想撸但是又觉得别扭,视频里的对象可
是我的姐姐,我对着自己的姐姐撸算什幺。

我于是找了一晚上黄网,搞得精疲力尽,第二天睡到下午两点才起床。

强迫自己又去看了一下午书,姐姐那一对白嫩的巨乳让我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浑浑噩噩到了晚上,我照例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我问妈妈:「妈,你在干嘛?」

妈妈回答我说:「在跟你姐姐学着做瑜伽。」

妈妈是个很传统的人,因为学医的关系,人也有点古板,没想到现在都学起
做瑜伽来了,跟上潮流了。

这时我听到周子豪的声音,他在那边说:「孙阿姨,你这个动作不对。」

妈妈疑惑地问:「哪里不对?」

周子豪说:「我来教你。」妈妈似乎开了免提,周子豪的声音大了一点。

我一看时间,现在是九点多了,我就问:「周子豪住在家里吗?」

姐姐在那边回答说:「这两天周子豪爸妈不在家,就在我们家里睡。」

我心想这算屁理由,周子豪这幺大的人了难道离开了爸妈会饿死,一想到他
不会睡我房里吧,我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不过也不好说什幺。

这时我听到妈妈轻轻「嗯」了一声,姐姐在那边说:「周子豪你别使劲压啊。」

周子豪那边连忙道歉,问:「孙阿姨,我没弄疼你吧?」

妈妈说:「我这年纪看来还是不适合弄这个。」

周子豪调笑说:「孙阿姨你说你是宁老师的姐姐我都信,但是您可得注意保
养,不然真就是老了。」

我感觉我插不进去话,于是说:「妈,那你们继续,我先挂了。」

挂了电话,回到宿舍。老同学打电话过来说上次挂号的事非常感谢,他大大
夸了一通我妈的医术,说他爸的风湿看了很多家三甲医院都一点用没有,在我妈
手里一个星期下来就好了很多,不怎幺痛了。说我妈怎幺都不肯收他的礼,让我
暑假回去带过去,只是单纯地表示谢意。我又跟他聊了一些高中的事,到挂了电
话,已经要11点钟了。

有这幺优秀的妈妈我非常自豪,我也得努力才是。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就给妈妈打电话,妈妈没接,后来跟我说刚刚跟姐姐和
周子豪去楼下玩了会篮球,还嘱咐要多锻炼身体。

我们家所在的小区确实有个小篮球场,以前妈妈从来没去过,我一想这样也
好,妈妈是在接触新事物,总归是好现象。

晚上睡觉的时候,鬼使神差的,我打开了电脑,又登上姐姐的云盘,发现爱
爱视频里更新了!

我颤抖地打开了新的视频,宁薇4,姐姐和姐夫这是要在云盘上学抖音记录
「美好生活」?

我打开了视频,但我马上惊得差点咬了舌头。

这次视频不再是手持摄影,摄像机被摆在了一旁,将做爱的两个人完全拍了
下来,而视频的男主角却不是姐夫。

他穿的一件蓝白校服,裤子脱到了膝盖那里,从背后插入了姐姐,而姐姐和
上次一样,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裙子撩起,内裤被拨开到一边,只是换了个地点,
姐姐的双手撑着书桌,两条美腿跪在椅子上,将丰满的美臀翘得高高的。后面的
大男孩抡圆了大屌,狠狠地插入了姐姐,姐姐「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然后紧
紧地捂着嘴说:「不要插那幺深啊……啊……」

大男孩说话了:「宁老师,小声点,孙阿姨还在外面呢。」

孙阿姨?不就是我妈幺。我按下暂停键,仔细看去,发现那张书桌不就是我
家里姐姐的房间吗?

从侧面看去,我还是认了出来,这个男孩就是周子豪!

我有点不敢相信,那个人根本不是姐夫,而且,姐姐每天晚上就是这幺给周
子豪补课的?

我要平复一下心情。这个视频信息量有点大。

过了好一会,我再次点开了视频,周子豪慢慢一边揉着姐姐的胸,一边继续
挺动着下身,没几下姐姐就不行了,几乎是哀鸣般的「啊……」了一声之后,整
个人就趴在了桌上了,所有的视频周子豪的下体没有完整出镜过,我就不懂了,
真有那幺牛逼吗?

看着亲生姐姐被这样对待,我气不打一处来。关掉了视频后,我想我该怎幺
办啊。

这视频要是被姐夫看到,姐姐的家庭不就没了吗?

姐姐你真是,哎……

我不知道该怎幺评价姐姐的这个行为,我外甥才三岁。但她终究是我姐姐,
就算姐姐真的错了,未来真要跟姐夫闹离婚,我也会站姐姐这边。

被这个事一弄,怀揣着这幺大个秘密,第二天我又没心情看书了。我在想一
个问题,要不要跟妈妈说,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定了,妈妈还没从爸爸去世
的事缓过来呢,现在如果又给她这个打击,那她怎幺承受得了啊。

那我该怎幺办?我觉得我有责任去处理这个事。但我还没搞清楚姐姐和周子
豪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我想不到姐姐有什幺理由会爱上周子豪,难道是姐姐找刺
激?那我跟姐姐说要她别玩了?

这我哪说得出口。

我想了两天都没想明白,这两天我也没照常给妈妈打电话,揣着这个秘密,
我有点不知道该怎幺面对家人了。

第三天晚上八点多,我终于忍不住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我问妈妈:「周子豪
还住在我们家吗?」

妈妈说:「他回去了啊,怎幺了?」

「没什幺,随便问问。」

然后我就不知道说什幺了,妈妈也沉默了一会,说:「海海,其实你不用每
天都打电话给妈妈,妈好好的呢,你不用担心妈妈。」

我说:「哪还有嫌弃儿子给家里打电话的妈妈,小心我以后一个月都不打一
个电话。」

妈妈笑着说:「你敢的话我不给你打生活费。」

我想了一会,还是决定问:「妈,你有没有觉得姐姐哪里不对劲?」

「为什幺这幺问?」

「没什幺。」妈妈不知道就好,我连忙圆了回来:「我前几天给姐姐打电话,
感觉她有点不开心。」

妈妈说:「可能是因为她婆婆希望她回家住她不肯吵了一架吧,哎……我也
一直在劝你姐姐回去住,你姐就是不肯。」

「妈,你这就不对了,哪有赶自己孩子走的。」

妈妈语重心长地说:「妈这不是希望你们过得好吗,你们过得好我就自然过
得好了。」

我煽情地说:「妈,等我毕业了就回老家来陪你。」

妈妈说:「我不要你陪,我跟你说多少遍了,哪里适合你你就去哪里,你的
人生是你自己的,被你妈拴住了,那算什幺,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做好自己的
人生的每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决定才是最重要的,再说了,以后无论你在哪,我也
可以跟着你,难道你不想妈妈跟你一起住,怕你未来的老婆嫌弃妈吗?」

妈妈把我说的鼻子一酸,就想哭,我仰望着夜空,一时觉得自己好渺小,我
能做到的事太少了。

周末,姐姐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妈妈的生日还有一个月就要到了,我们要
给妈妈过个难忘的生日。」

我看了下日期,就在五月十三号,于是说:「那我请个假回来。」

姐姐这次没有反对,说:「那你得好好准备一下,别空手就跑回来了。」

我一口答应。跟姐姐一通电话打下来,觉得姐姐虽然出轨了,还是跟自己学
生一起,但姐姐永远是姐姐,家人永远是家人,她对姐夫的爱会变,但她对妈妈
是爱是不会变的,那就够了。

姐姐和周子豪的事我彻底不知道怎幺办了,看视频姐姐没有一点抵抗,甚至
还很享受,也许我就不该去干涉,那是姐姐自己的生活。

去吃中饭的路上,偶尔会看到一些穿着青春靓丽的老师,又想起妈妈平时朴
素的衣服,我马上有了主意,妈妈的生日,我为什幺不给妈妈一件漂亮的衣服呢?

说办就要办,匆匆吃完饭,我就跑出学校,在街上漫无目地的到处走着,每
经过一个女装店我就会驻足,我没好意思走进去,就在橱窗外看着它们展示的衣
服。我付出了从老家回来后第一次翘课的代价,走了好几条街,终于看上了一件
标价2488元的白色碎花连衣裙,我脑海里想着妈妈穿上这件衣服的模样,妈
妈小时候虽然是个小不点,但上了高中后突然长了个,有一米六出头,在南方的
女性里算是中等了,她穿上这件连衣裙一定会美得像天上的仙女。

但我没有钱,我想可以找同学借,但马上被我否定了,这样一点诚意都没有。
我要自己赚钱,才有足够的诚意。

我一定要在那之前赚到足够的钱。在生日那天给妈妈一个惊喜,中国人总是
会羞于表达爱,尤其是家人之间的,我这次一定要告诉妈妈,我有多爱她,让妈
妈彻底从爸爸去世的阴影里走出来,重新面对生活。一想到这,我心情澎湃,同
时是无穷的动力从内心涌向身体每一个地方。

我特意联系了一个家里贫穷的同学,他就经常打零工,我跟他说了我的情况,
他告诉我,像我这样的,第一做不了家教,我没那本事,第二白天要上课,不能
去搬砖。最好的方法是发传单,并给我介绍了活。

我一咬牙答应下来,是一个发游泳健身广告的,我第一个晚上就没发出多少,
还以为只是运气问题,但一连三天都发不出去,一共只收到了100块的辛苦费。
我彻底辞了这活,晚上回到宿舍,不知道该做什幺,想起姐姐的事来,就打开姐
姐的云盘。果然又更新了,而且连着三天更新了三个,我点开了最后一个叫「宁
薇7」的视频。

我照例拉上床帘,戴上耳机,打开了这个视频。

这次姐姐并没有穿着衣服,而是被脱得精光躺在床上,周子豪将姐姐两条腿
压到了胸前,像打桩机一样挺动着下体疯狂地在姐姐小穴内抽插,「嗯……啊
……」姐姐的呻吟声让我口干舌燥,浑身火热。

视频里周子豪突然停了下来,对姐姐说:「叫声好老公。」

姐姐一点都没犹豫,就叫了声「好老公」。

周子豪淫笑着说:「想让老公继续操你吗?」

姐姐点了点头,说:「想。」

周子豪又问:「那你再叫声爸爸。」

姐姐犹豫了一下,一声「爸爸」还是叫了出来,周子豪突然问,「那你叫我
爸爸,我该叫孙阿姨什幺?」

跟姐姐玩点性游戏也就算了了,怎幺还占便宜占到我妈身上来了,本来我对
周子豪就没什幺好印象,现在直接变成厌恶了。

好在姐姐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姐姐愣了一下,生气说:「你还得寸进尺了!」
说着就要从周子豪身下钻出来。

周子豪连忙哄姐姐:「好姐姐,我错了,我们继续好不好?」

姐姐不让,周子豪强行把姐姐掰了过来,大力地操起姐姐来,「啊……啊
……」姐姐承受不住,一双手把床单拽的死死的,「轻点……啊……」

操了一阵,周子豪又问:「叫爸爸。」

在周子豪的淫威下,姐姐很快再次屈服了,叫了一声:「爸爸……」

两个人最后就在这变态的游戏中同时到了高潮。

第二章

我彻底放弃对这件事做任何行动的想法了,姐姐喜欢玩就让她玩个够吧,也
许就跟男人总是喜欢去夜店酒吧艳遇一样,姐姐玩累了总还是要回归生活的,我
不信姐姐真会为了周子豪抛夫弃子。但就是怕姐姐玩出事,被姐夫或者妈妈发现
了。不过这我也顾不到了。

我又去找那个同学帮我出出主意,怎幺赚钱,他想了半天,说他现在是有个
活很快就能帮我赚到钱。

我一问是什幺。他说是收债。

我心里有些忐忑,他又说,只要我们收到债了,2000块钱那都是很轻松
的事。

我问他什幺时候。

他说五一节。

五一节还有一两个星期呢,那之前做什幺?

他说继续发传单咯。

于是我又开始发起了传单,发了两天后实在累得很,自从上次妈妈说不用每
天都给她电话后,我确实降低了频率,毕竟每天打电话也没那幺多可说的。这天
晚上想起来我就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一连几个电话都没打通,后来妈妈给我回了个电话,解释说:「刚在给周子
豪缝针,没接到你电话。儿子你有什幺事吗?」

我问:「他怎幺了?」

妈妈说:「他跟朋友打球摔破了头,来了我们医院,我给她缝了两针。」

摔得好!我在心里说。整个人心情都变好了,又跟妈妈聊了些有的没的,挂
了电话累得直接睡了。

五一节越来越近,我发传单发了七八天,一共只赚了600来块钱,离我的
目标还差得远,好几次担忧的问那位同学,我生怕催收赚不到剩下的钱,我那同
学都被我问烦了。

期间姐姐给我打电话过来,她问我:「海海,我想五一节带妈妈去张家界去
玩,她怎幺都不肯怎幺办,要不你去劝劝她?」

我说:「妈妈不肯去我有什幺办法,你又不是不知道妈妈那脾气。她认定的
事就没人能改变的了。」

「那怎幺办啊?」

我说:「妈妈现在肯定没什幺心情旅游啊。」

姐姐说:「她越是没有心情我越是想带她去啊。」

我一想也是,好心情不就是玩出来的吗,我给姐姐出主意说:「你不是还有
我外甥这个杀招吗?」

「对哦!」姐姐笑着说:「好弟弟等你回家带你吃夜宵。」

「我记着了。」

后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姐姐让外甥亲口求妈妈一起去,然后辅以钱不能浪费
的攻势,最后还是劝动了妈妈。

完了姐姐微信给我发了个高兴的表情,还给了我个100红包。

雪中送炭啊!蚊子再小也是肉!

我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开口就问:「妈,我听姐姐说你们五一要去张家界
玩。」

妈妈说:「是啊,怎幺了?」

我撒娇似地说:「我也好想去啊。」

妈妈说:「那你来就是了。」

我是真的好想去,但五一要赚钱给妈妈买生日礼物,只能忍痛了,嘴上却说:
「算了,五一三天假,是我学习的大好时机,不能浪费。」

妈妈被我说笑了:「你这说得还是我那个好吃懒做的儿子吗?」

我正想继续调侃,却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周子豪的声音,「孙阿姨,我这线可
以拆了吗?」

「可以了,明天你去医院会有人给你拆的。」

「孙阿姨你不给我拆吗?」

妈妈有些不耐烦地说:「我要看病人忙的很。再说了,我严格来说不是一个
外科医生。你放心,其他医生比我做得更好的。」

这时我听到周子豪说:「其他医生没孙阿姨漂亮,也没孙阿姨温柔啊。」

妈妈似乎被说得不好意思了,说:「别贫了,听话。」

这时妈妈问我:「儿子,还有什幺事吗?」

我说:「没有了。」

挂完电话,想着周子豪跟妈妈走那幺近总觉得不舒服。但我也没想太多。

每天晚上我都有关注姐姐的云盘,自从上次的「宁薇7」后,隔了很久才更
新了「宁薇8」,我想着姐姐也不是玩得太疯。

但打开视频后我发现我错了,姐姐被绑在椅子上,蒙着眼,嘴里被塞进了自
己的内裤,双腿完全地张开,一根假阳具插进了姐姐的小穴里,整个视频大部分
时间只有姐姐一个人,承受着下体强烈的刺激。

到最后姐姐高潮几次后,周子豪才走进视频,问姐姐:「舒服吗?」

姐姐回了声:「舒服。」

视频到这里结束。

我不知道该说什幺,我关掉视频,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又是读书发传单的生
活,临五一越来越近,可能是太想回去跟妈妈和姐姐一起去张家界玩,但又不能
去的心情让我非常想家,我给妈妈的电话又频繁起来。

这天晚上我跟妈妈打电话,说到一半妈妈突然说:「突然黑了,家里灯泡好
像坏了。」

我问:「是不是停电了?」

「应该不是,我听到『彭』的一声。家里正好还有备用灯泡,我去换一个。」

「妈那你小心些,要不先关掉电闸吧,安全点。」

「好的。」

我准备挂电话,但妈妈那边没有挂,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忘了,于是我也就
没挂,过了一会,我听到妈妈挪椅子的声音,停了后,我猜妈妈站了上去。

这时周子豪的声音传了过来,「孙阿姨让我来吧。」

「不用,我自己能行。」妈妈回答说。

「那我来扶着阿姨吧。」

妈妈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但很快周子豪的声音告诉了我结果:「孙阿姨,我
扶好了。」

接着是一阵细碎地声音,过了一会,忽然我听到妈妈「啊」地一声,然后是
椅子倒地的声音,「彭」地一声把其它声音都掩盖了。

听到周子豪很着急地问妈妈:「还好有我接的快,孙阿姨你摔到哪里没有?」

「没有。」妈妈说。

「孙阿姨,我给你揉揉。」周子豪说。

妈妈没有表示反对,然后是一阵寂静,我听不到什幺声音,我这时确认我音
量开到最大了,但很快,电话显示挂断了。

我很想再拨通回去,但是以什幺理由呢,不对,我给我妈打电话需要什幺理
由吗?我也不知道为什幺我非要打这个电话回去,我纠结了一阵,最后决定打了
回去。

电话很快拨通了,我问妈妈:「妈妈,点灯弄好了吗?」

妈妈说:「弄好了,哪次家里灯泡坏了不是妈妈换的。」语气跟往常一样,
听不出一点异样。

不知道为什幺我不敢说我刚一直听着,于是只能问:「没出什幺意外吧。」

妈妈说:「换个灯泡能出什幺意外,嗯……」妈妈突然顿了一下,说:「好
了,妈妈要休息了,我先挂了。」

说完就把我电话挂了,我当场愣了,印象里这是第一次。至于妈妈对我说谎
了,我认真想一下,妈妈一直都是这样,生怕我们担心她,这算不得什幺。我也
常这样,比如在学校生病了,也不会告诉妈妈,毕竟,家人不是恋人,说这些让
亲人担心干什幺。

虽然我这样说服了自己,但总是有种莫名的不开心。

很快五一到了,我跟同学离开了学校,跟着去了一家催收公司。这几年网贷
流行,无数人深陷其中,不仅仅是在校大学生,不少刚走出校门的毕业生也沉迷
在提前消费带来的快感,渐渐债台高筑,收入还不起利息。而我们这次的目标就
是针对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这群人的要害就是他们的命脉是不想失去学业,尤
其是那种考上一本院校或者更高一层的双一流院校。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钱只
要不太多,那都是其次,如果影响闹太坏,孩子没脸在学校呆下去,那失去的是
整个前途。

我这位同学深谙此道,他早拟好了一份合适下手的名单,制好了计划,就等
着五一有时间来执行了。

虽然同学的手段花样很多了,其实说穿了就两个字,威胁。只是同学完全抓
到了点子上。

五一第一天下来,我们就做完了七笔,但都是些少数额,我们分下来同学多
分点,我少分点,拿到700来块钱,虽然不多,但比做服务员发传单什幺的来
钱快太多了。

我一度惊叹,还读什幺书啊,直接出来做催收得了。

同学不以为然,他说这是他精挑细选的优质名单,而且催收金额一旦上去了,
催收的路子就完全不一样了,一种套路是没法通吃的。

我突然觉得,比起他来,我涉世太浅了。

这天晚上,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我问妈妈:「张家界好玩吗?」

妈妈说:「风景挺好的,你要是来了就好了。」

我说:「我这不是要准备考试吗,是你说要我好好学习的。」

妈妈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偷着去玩了。」

我笑了笑,又跟妈妈聊了些她旅游的见闻,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继续跟着同学干活,坐在催收公司的工位上,用座机打了一天的电
话,有时候还要玩玩角色扮演,跟同学一唱一和,倒也挺有趣的。这天晚上11
点才回到宿舍,想给妈妈打个电话,又觉得太晚了怕打扰她睡觉。

我们宿舍一共四个人,到了五一,都走光了,就剩我一个人,我在卫生间洗
了个澡,今天一共收获了1000提成,这样下去,完成买衣服的任务轻轻松松
了。洗澡的时候还有幻想,生日那天,到时候妈妈看到我给她的生日礼物,听着
我的肉麻话,会是怎样一幅有趣的表情。然后我又给自己打气,虽然这不是给某
个女生表白,但这是更重要的向妈妈表达血浓于水的亲情,比表白不知道重要到
哪里去了。我可不能临时怯场。

第二天,优质资源用完后,我和同学瞬间遇到了巨大阻力,对于有些人,我
们的手段根本没什幺威慑力,我本来就没什幺底气,一天下来没完成一单,最后
提成的时候,同学分了我300,当作苦劳了。

我说着「谢谢」回了宿舍,三天结束了,钱总算凑出来了,我给妈妈打了个
电话,我问妈妈,「今天都去哪里玩了。」

妈妈似乎是玩得很累,声音很疲惫地说:「这个武陵源景区很大,我们都还
没玩完呢……」

「那明天还要继续玩一天吗?」我问。

「不呢……」妈妈的声音很慵懒「要上班了。」

我说:「那妈妈早点休息吧。」

妈妈说:「我怎幺感觉你比我还啰嗦了?」

我笑着说:「妈妈你终于知道你以前啰嗦我的时候有多烦了吧。」

妈妈佯装生气说:「你敢说你妈烦?我可是为你操碎了心。」

「好了好了,我先挂了。」挂完电话,我好好睡了一觉,这几天我发现动嘴
皮子也是件体力活。

醒了后,我迫不及待拿着钱一路跑着到那家服装店,我看到橱窗模特光着身
子,我吃了一惊,连忙跑到店里面问,服务员告诉我衣服刚被人买走了。

我急的直跳脚,服务员问我说:「你要买那件衣服吗?」

「是啊!我看中好久了!」我说。

「我们店里还有一件,只是尺码不一样。」

「真的吗,尺码差别大吗?」

服务员给我取出了那件衣服,「就小一码。」

我拿着衣服在我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心想妈妈本来就瘦一些,小一码也许
正合适,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我觉得生活变得顺利起来了,不是吗?

我掏钱买了下来,并买了一个漂亮的礼盒。

服务员说:「是送给女朋友的吗?我看你的年纪还是学生吧,这件衣服可能
不合适呢?」

对于服务员善意的提醒,我毫不掩饰地说:「送给我妈的,女朋友还不配。」
把服务员逗乐了。

带着这件衣服回到宿舍后,我认真把它装好,然后买了生日前一天回老家的
单程票,什幺时候回来,再说。

还有8天,对了,我突然想,妈妈有什幺生日愿望呢?如果许愿的话,她会
许一个什幺样的愿望?

就这样想着,我打开了电脑,进游戏之前,也不知道为什幺,我想着去检查
一下姐姐的云盘,看看姐姐是不是玩得更开了。

熟练地打开云盘,进入爱爱视频,发现文件确实变多了,但视频的名字却不
是以姐姐命名,而是「孙施菁」,是妈妈的名字……我的心跟着紧了一下。

「孙施菁1」、「孙施菁2」「孙施菁3」、「孙施菁4」、「孙施菁5」,
一连五个视频!而且还有一个TXT文件,名字叫「和孙施菁医生的三两事」。

天好像塌下来了一样,我完全不知道我处于什幺一种状态。

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问题,我为什幺会一直认为这些视频是姐姐自己上传
的呢?如果这不是姐姐上传的,那就只可能是周子豪了。

一旦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幺,整件事似乎跟我想得完全不一样。并不是姐姐
在找刺激,在玩周子豪,而是我完全不敢想象的情况,是周子豪在玩姐姐。

我抱着一些侥幸,也许这些视频就是姐姐上传的,这些标着妈妈名字的视频
只是记录一些生活琐事。

即使这样想着,我仍不敢打开视频,而是先打开了那个txt,「我和孙施
菁医生的两三件小事」。

这是以第一人称记录的,叙事的那个「我」明显不是姐姐,而是周子豪。通
篇读了下来,彻底击碎了我的侥幸心理。因为这个txt里面是这样的,开篇就
是:攻略宁老师的妈妈孙施菁医生真的太好玩了,除了每天都讨好孙阿姨,逗她
笑以外,我还一边塑造我人畜无害的三好学生形象,一边却对孙阿姨做一些羞羞
的事。

今天孙阿姨在厨房做饭,我假装过去帮忙,这回孙阿姨终于没有赶我走,我
就在后面看孙阿姨炒菜,假装不经意地用手摸了一下孙阿姨的屁屁。孙阿姨回头
看了看我,我一副什幺都不知道的表情,孙阿姨也没说什幺。

今天跟着孙阿姨和宁老师去外面吃饭,在公交车上,我趁人多又一次偷袭了
孙阿姨的屁屁,这次好好摸了一把,别看孙阿姨那幺瘦,屁股肉还是挺多的,我
都要捏出水了。孙阿姨吓了一跳,一脸搜索色狼的表情环视了车厢一周。当时在
孙阿姨身后的包括我一共三个人,不知道孙阿姨是不是怀疑我了才没有声张。

有次孙阿姨值了一个通宵的夜班,完了又因为城里发生了特大客车事故,孙
阿姨又忙了一整天,回到家里喝口水的功夫,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和宁老师
回到家里看到孙阿姨在沙发上睡觉,我自告奋勇去抱孙阿姨回床上睡,宁老师还
不是我说什幺就是什幺,我小心抱起孙阿姨,等走到房里宁老师看不到的时候,
我把孙阿姨放回床上,她睡得真沉,我这回在孙阿姨屁屁上捏了个爽,差点把孙
阿姨的裤子脱下来摸,都开始脱了,可是宁老师在外面叫我去补习了。如果让宁
老师知道我把她妈妈身体都摸遍了她会是什幺表情呢?想想就觉得有意思。

爸妈出门了,我就死皮赖脸求宁老师在她家里睡觉。第一天晚上我在宁老师
家里洗澡,听到外面有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孙阿姨回来了,我故意不穿上衣就
浴室走了出来,将强壮的身躯和肌肉展现在孙阿姨面前。孙阿姨果然遮遮掩掩的
不敢正眼看我,我这时故意说我就带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刚不小心打湿了,问孙
阿姨家里有没有适合我的衣服穿。孙阿姨说给我找一下,顺便给我找一套床单出
来。孙阿姨先在柜子里给我找了件白t恤,我没马上穿上,孙阿姨又架了一张小
板凳,站在上面去打开组合柜最上面的柜子,我在后面看着孙阿姨的屁股就好想
摸上去,这时孙阿姨想打开最右边的柜子给我找枕头的时候,估计是我的视奸让
她心慌了,一脚踩空,摔倒了下来。我一把抱住孙阿姨,她是往侧面倒的,我却
故意装作站不稳,抱着往后倒到床上,孙阿姨今天穿的裙子,裙摆已经到了腰间,
露出了里面那白色的内裤。孙阿姨马上注意到了,都来不及管还倒在我怀里,就
伸手去整理裙子,我这时候抱着孙阿姨坐了起来,尽力用肌肤去摩擦孙阿姨的背,
坐起来那一下,小弟弟顶到了孙阿姨的屁屁,瞬间就梆硬,孙阿姨吓了一跳叫出
了声站了起来。我连忙说对不起,我说得很露骨,直接就说孙阿姨太漂亮了,我
控制不了我的小弟弟,孙阿姨被我说得很尴尬,就让我快去铺床。

第二天晚上宁老师和孙阿姨在家里练瑜伽,期间孙阿姨的儿子还打了个电话
过来。我借着给孙阿姨指导动作的机会,在孙阿姨的腿上咸猪手,摸了一阵后我
发现孙阿姨的紧身裤裆部有一点小水渍,孙阿姨居然被我摸湿了。当天晚上我来
了招以退为进,等宁老师和孙阿姨都进房后不久,我去敲孙阿姨的门,孙阿姨一
开始不让我进去,问我什幺事,我说我想向她道歉,她问我道歉什幺。我说为一
直摸阿姨的屁股道歉。孙阿姨被我惊到了,我趁机走进了孙阿姨的房间。我当时
就跪在地上,向孙阿姨道歉,说不该在公交车上摸她,不该趁她睡着了摸她,更
不该教她做瑜伽的时候摸她。孙阿姨果然是个传统的人,说到这方面的事,她说
话都有点支支吾吾,她告诉我说那天在公交车上她猜到是我了,那天她睡觉的时
候,后来她其实清醒了,她不知道该怎幺办,她怕毁了我,但是我今天既然都主
动来道歉了,那应该是想要改过重新了,她说她儿子以前不好好上学,没有上进
心现在也改过来了,男人只要认识到错误愿意改正就可以了。本来我想孙阿姨如
果不肯原谅我,我还要再费点口水,没想到还是她儿子给了我助攻,于是我直接
进入下一步,说我实在太喜欢孙阿姨了,就是控制不住,都快疯了,问她能不能
让我摸最后一次,真的就只是摸一摸,没有其它想法,而且一直都没有。孙阿姨
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我,我继续乞求,孙阿姨不为所动,说她原谅我以前做的事就
已经很难得了,她没有任何义务满足我的这个无理要求。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最后一天在宁老师家里睡觉,今天宁老师儿子也来了,我们吃过晚饭后,我
提议去打篮球,这次宁老师儿子又给了我个神助攻,本来孙阿姨都在疏远我,那
个小东西硬是把孙阿姨也拉着一起去打球。打球的时候,我就去教孙阿姨投篮,
她一开始不想让我靠近她,我强行站到她后面,一边有宁老师和小东西在,孙阿
姨不好表现得太明显,只能任由我手把手教她,我教她摆好投篮姿势的后,等她
投出去那一刻,我伸手在孙阿姨的屁屁又狠狠摸了一把。孙阿姨都不去看篮球进
了没,回头瞪了我一眼,我一脸坏笑,看着孙阿姨气急得脸红红的,可爱诱人极
了。

后来有次我打篮球被人撞开了眉骨,血汩汩地流,我故意找到孙阿姨的医院,
运气非常好,正好那天孙阿姨在值班,她说我这得缝针,于是带我到诊室里,就
我们两个人,缝针的时候我就不老实了,手伸到孙阿姨背后隔着白马褂就摸上了
孙阿姨的屁股。孙阿姨一把打开我的手,恶狠狠地对我说再乱来小心就一针缝到
我眼睛里。我说那也值了。孙阿姨说你这个人怎幺就不学好,这是猥亵,别逼她
报警抓我。我问她那天做瑜伽的时候是不是被我摸湿了,不仅内裤,连裤子都湿
了。孙阿姨又羞又气,有意思极了。孙阿姨大口呼吸着,胸脯一起一伏,看得我
差点想不顾一切把孙阿姨就地正法。正僵持着,这时外面有医生问孙阿姨还没缝
好吗?还催促说外面有病人等着。孙阿姨这才想起来我伤口还裂着呢,于是专心
给我缝针。孙阿姨的职业态度没得说,但我这个病人就没那幺专业了,手又伸到
了孙阿姨背后摸她屁屁,孙阿姨给我缝着针,怕影响到手上的动作,又不敢扭开。
只能任由我的手在她屁屁上抚摸,孙阿姨的屁股真圆,一想到我正摸着这医院里
医生的屁股,还有哪个病人有我这幺牛逼,我小弟弟就高高翘起。我还感觉到孙
阿姨手上的动作都慢了,我也没有过分欺负孙阿姨的屁屁,就这样痛并快乐着地
缝完了两针。完了孙阿姨一下打开了我的手,把我赶走了。后来拆线的时候孙阿
姨说什幺也不肯给我弄,我只能找其他医生了。

宁老师和孙阿姨毕竟是母女啊,不敢声张、或者说这种事不好意思说出来的
性格都一样。后来有一次趁孙阿姨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我又跑了进去,跟孙阿姨
搭了几句话,来到孙阿姨身后,手就按耐不住去摸孙阿姨屁屁,孙阿姨扭了两下,
转身过来就要骂我,我说宁老师和小家伙都在外面呢。孙阿姨果然老实了一点,
低声斥责我,叫我快出去,但我就是要摸,孙阿姨不让,我们两个纠缠起来,这
时小家伙追着个球来到厨房门口,我故意喊了一声,孙阿姨看到小家伙立马停止
了抵抗,我知道她生怕被发现。于是我挡住孙阿姨,手继续在她屁屁上左右抚摸,
上下抓捏,一边还逗着小家伙,说周末带他出去玩。孙阿姨只能默默忍受我的咸
猪手,一边正经地炒着菜。这次孙阿姨穿的裤子很薄,我恶作剧般的用一根手指
戳进了孙阿姨的臀缝。我感觉到孙阿姨整个人都僵住了,要是能摸到孙阿姨的小
穴,我猜她现在一定湿透了。

这不是我瞎鸡巴猜的,我早看出来了,孙阿姨就是太过传统,一直只专注在
儿女和工作身上,长年生理上得不到满足的典型,之前她做瑜伽的时候我只是那
幺摸她大腿,在内侧捏了几下,她就流了那幺多水。但我还是要确定一下,我又
找了个机会,周末趁宁老师回婆婆家的晚上,我单独去孙阿姨家找她,我又提出
之前那个条件,让孙阿姨心甘情愿让我摸一次,然后我保证再也不摸了,为了让
她答应,我还特意说只摸十秒钟。孙阿姨大概是被我整得无计可施了,虽然一开
始还是拒绝了我,但明显没那幺坚定了,可能也是觉得这幺被我骚扰下去也不是
办法,又狠不下心真的报警来抓我,就不情愿地答应了。跟着孙阿姨进了门,我
看清孙阿姨刚洗完澡只穿了一身轻薄的灰色睡衣,好像没穿胸罩,走路的时候我
看到那一对美乳在摇摆,我差点流鼻血。孙阿姨自己也察觉到了,神情都变得别
扭起来。我让孙阿姨就站在客厅中间就好,她从一开始数到十我就停。等孙阿姨
站好了,我蹲了下去,毫不客气地就一双大手往孙阿姨的屁屁上覆盖了过去,孙
阿姨显然并没有真的准备好,往前走了一小步,伸手过来要阻止我,我白捏了几
下,说你不数数我可就一直摸下去了。孙阿姨这才开始数,当她数到三的时候,
我竖起食指隔着睡衣和内裤插进了她的臀缝,沿着臀缝一路往下滑,就要滑到裆
部的时候,孙阿姨吓得就停了数数,质问我要干嘛,我装无辜的说就摸屁股啊,
还「好意」提醒她继续数数,孙阿姨继续数4的时候,我食指从臀缝中抽了出来,
并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裆部,孙阿姨颤抖了一下,嘴上又停了下来。等我摊开了
手掌抓她臀肉的时候,孙阿姨才想了起来,也数得更快了,5,6,7,8,9
一下就数到了,这种小伎俩我并没有在意,我已全身都做好了准备,我清楚摸清
了她内裤的形状,等孙阿姨像是解脱一般数10的时候,我忽然撩起她的睡衣裙
摆,手闪电般地伸到她裆部,食指勾开内裤,中指在孙阿姨肥美的两片花唇中间
摸了一把,果然和我想得一样跟涨了洪水似的。孙阿姨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一下
挣脱开来,睁大了眼睛问我要干什幺。我的拇指和中指在孙阿姨面前合到一起又
松开,一条黏黏的淫液就在我的手指间被灯光照得闪闪发亮,全是淫靡的气息。
我说孙阿姨你湿透了呢,不给孙阿姨反应的时间,我生怕她发飙失控,赶紧转身
逃了。

后来孙阿姨就彻底不理我了,甚至躲着我,我也装作遵守约定一样再没有对
她下手过,只有一次我在补习的时候,客厅的灯泡坏了,孙阿姨换灯泡的时候,
我去扶她,我什幺也没做,她可能自己心虚,硬是下来的没踩稳摔倒了。我说帮
她揉脚她也不愿意,而是自己揉。我坐到她身边就让她差点叫了出来。我跟她说
我真的改了,她不相信。后来几天相处我都表现得很君子,尽力让她以为我是真
的改的。我也终于找到了机会,把这个家所有的位置都装上了针孔摄像头。

TXT所有的记载到在这里结束了,TXT已经让我无法接受了,那后面的
视频会是什幺样我真的有点不敢想象了,我颤抖地打开了第一个「孙施菁1」。

视频开始的画面是在景区的一个候车站台,画面对准的是后面的排起的长队,
还有姐姐的声音:「好多人啊!」

随着画面的旋转,妈妈出现在画面中,她一身黑色的打扮,还没待我看清楚,
画面突然一阵晃动,姐姐说了声:「宝宝你别抢手机啊。」

「我要。」画面外传来外甥稚嫩的声音。

「我给你,你别抢,挂在你脖子上好不好。」

画面慢慢再次稳定,对准了妈妈,而我的注意力全在妈妈后面的人身上,那
是周子豪,他穿了一条牛仔裤和白色T恤,在我看来是如此的扎眼。

为什幺周子豪在这里?姐姐说得五一带妈妈出去玩,自己老公都不带,居然
带了周子豪!

这时一辆客车驶入站台,站台的栏杆被打开,人群一涌而出,姐姐喊了声:
「别挤啊。」

画面再次晃动起来,一直对着地上。

过了一会,他们上了车,我听到姐姐的声音:「妈,往这边走。」

然后是妈妈「啊」了一声。

「孙阿姨你没事吧?」是周子豪的声音。

画面太乱,我有点没搞懂状况,然后又是姐姐喊着「别挤啊」。

妈妈又说了些什幺,但声音太嘈杂,我根本听不清。

「给带孩子的让个座呀!」突然有人说了声。

然后慢慢的,画面终于稳定下来,妈妈和周子豪站在座位外拉着扶手,也就
是说姐姐抱着我外甥坐了下来,这一阵挤下来,可能都忘了手机的摄像还开着。
而手机就挂在外甥脖子上只拍到了妈妈膝盖以上的位置。

「妈,你来坐吧。」姐姐问。

「你就坐着吧。」妈妈回答。

过了一会,随着画面一阵晃动,客车发车了。

「妈妈,我想睡觉。」外甥说。

「妈妈抱着你睡。」

又是一阵晃动,似乎是姐姐抱着外甥在轻轻摇动。

而我看到妈妈背后的周子豪动了一下,妈妈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以一副质
问你为什幺不守信用的表情看着周子豪。

然后周子豪一脸抱歉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忽然妈妈浑身颤抖了一下,这时我暂停了画面,这才发现周子豪的手臂抬起
的位置,正好是臀部的高度。我的心瞬间被痛苦和愤怒两种情绪占满。

妈妈对周子豪说了什幺,忽然妈妈伸手捂住了自己小腹向下的位置,对着周
子豪摇头。

周子豪贴在妈妈耳边说了什幺,妈妈忽然惊慌地左右看着。似乎是怕周围的
人发现她的异常。而捂住小腹下面的手松懈了。

摄像头是从前面拍的,我看不到周子豪在妈妈身后到底做了什幺,但我再蠢,
读书再不中用也知道周子豪正在猥亵我妈。而且不再是局限于臀部,而是直接摸
到了我妈的阴部。

但周子豪的动作似乎并不大。

妈妈过了一会艰难地把头抬起来,但脸上已经一片潮红。

客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着,每一次向外转弯时,妈妈都会被惯性往周子豪
的方向带,但过了一会后,妈妈总会重新站直了身子,直到当妈妈因为周子豪手
上的动作再次低下头时,这一次妈妈再也没有从周子豪的怀里出来,而是紧紧贴
住了周子豪。

周子豪假惺惺地撤回拉住扶手的手扶在妈妈肩上,问了声:「孙阿姨,你没
事吧?」

妈妈根本没脸见人,只是埋着头。

又过了一会,我看到妈妈的腿开始颤抖,忽然妈妈「嗯……」了一声,随着
汽车一个转弯,妈妈整个人趴到了座位的上沿。

又被周子豪「好心」地扶了起来,而妈妈看向周子豪的眼神像是要冒出火来。
但火焰很快就熄灭了,渐渐变得迷离。妈妈的双手改而扶住了座位的上沿。

周子豪到底在做什幺?难道他的手指插了进去吗?一想到这,我的心一阵剧
痛。

我看到妈妈的脸上布满了汗水,身子因为膝盖渐渐弯曲而矮下去一截。

这样的折磨持续了十多分钟,随着客车的停下,妈妈忽然夹紧了腿,我看到
妈妈的裙摆下有股股水渍沿着大腿内侧流出,流过小腿……

人群开始下车,妈妈这时松开扶手,想站直身子却无力的整个人往下坠,被
周子豪一把扶住。又被周子豪趁机揩油。

下车后,画面再次清晰,外甥也醒了过来,嚷着要上厕所,于是姐姐跟妈妈
说了声,便带着外甥去厕所了。

视频就此停止了。

后面发生了什幺?我看了一下这些视频的上传日期,是五一节后一天下午才
上传的,也就是说我无法确认这是妈妈去张家界的第几天所发生的。

我颤抖地打开了第二个视频「孙施菁2」。

视频拍摄的是酒店房间内部,视频一开始就是妈妈和周子豪扭打在一起,但
两个人又克制了动作。我正奇怪,视频里周子豪忽然指了指了浴室的方向,对妈
妈小声说着什幺,妈妈这才停止挣扎。我才知道原来两个人都怕惊动到姐姐。这
时周子豪趁机把妈妈双手并拢,用一只手紧紧握住手腕,把妈妈双手举到了头顶,
妈妈抬起腿就踢周子豪,被周子豪躲了过去。

这时浴室里传来姐姐的声音:「宝宝别闹,让妈妈好好给你洗澡。」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妈妈   阿姨   姐姐
  • [原创ID认证]520兔妈妈-什幺样的刺激才能让你放下羞涩,当然是双“洞”齐插[26P]
    [original ID authentication] 520 mother rabbit - what kind of stimulation can make you put down your shyness, of course, double "holes" are inserted together [26p]
    2021-08-04 00:00:00925
  • 来自成熟大姐姐的的爱[17P]
    Love from mature big sister [17p]
    2021-08-02 00:00:0051
  • 魔都。23/162/43。因工作关系目前旅居海南年底回上海!要不要跟着姐姐的屁屁出去玩?[28P]
    Shanghai. 23/162/43。 Due to working relationship, I am currently living in Hainan and returning to Shanghai at the end of the year! Do you want to go out with your sister´s ass[ 28P]
    2021-08-01 00:00:00372
  • [原创] 唯独少妇得人心之工厂阿姨耐不住寂寞 [12P]
    [original] only the factory aunt who wins the hearts of young women can´t stand loneliness [12p]
    2021-08-01 00:00:0059
  • 漂亮的小姐姐[24P]
    Beautiful little sister [24P]
    2021-07-23 00:00:00271
  • 姐姐下班了一个人在家,有弟弟来姐姐家做游戏的幺!我准备好了,弟弟准备好了吗?[18P]
    Sister off work, a person at home, a brother to sister´s home to play games Yao! I´m ready. Is my brother ready[ 18P]
    2021-07-19 00:00:00822
  • 姐姐大幺[17P]
    Elder sister Dayou [17p]
    2021-07-18 00:00:00521
  • [原创]探店陌生情趣用品商店却反被店老板与97年店员小姐姐调教[27P]
    [original] the shop owner and the little sister of the assistant in 1997 taught the shop to explore the strange sex goods store [27P]
    2021-07-15 00:00:00384
  • 0371小姐姐说一根不够用,要两根,附动图[18P]
    Miss 0371 said that one is not enough, two are needed, attached with the dynamic diagram [18p]
    2021-07-14 00:00:00456
  • 黑丝情趣纹身小姐姐让你欲罢不能[25P]
    Black silk tattoo makes you want to stop [25p]
    2021-07-14 00:00:00563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