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native taboo] aunt´s silk stockings

English title: [alternative taboo] aunt´s silk stockings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20 18:2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一)初尝人事姨娘生活在农村,虽像其他农村妇女一样有着接近臃肿的身材,但因为姨夫是个国营运输公司的司机,整天到一些大城市经常会买回一些时髦的东西,加之姨娘白皙的皮肤,所以在刚刚进入青春期的我的眼中,这种半老徐娘的诱惑足可以让我流鼻血的。我没有心理变态,没有刻意的追求乱伦的刺激,但在那个18、9岁的年纪,每一个过来的人都明白,成熟女人的妩媚简直太有吸引力了。

小时侯父母关系不好,整天家里的气氛很沉重,所以一到放了假我便回到农村的亲戚家住些日子。18岁那年,在叔叔伯伯家住腻了以后,我一个人骑自行车跑到了姨娘家。我到那里并不认生,因为姨娘一家人很喜欢我,成熟的姨娘漂亮的表姐,唯一让我有些拘束的姨夫也因为工作关系常常不在家,所以在以后的日子我干脆一有假期直接就到姨娘家,当然,这是后话,原因嘛,大家可能也想的到。

由于我在姨娘和表姐的眼中只是个18岁的毛孩子,所以40岁的姨娘和19岁的表姐在我面前毫无顾忌,我们三人在一张床上睡觉,她俩就当着我的面脱衣服,可她们哪知道,有时候我的下身会因为受不了而一柱擎天直到天亮。

终于有一天,我在梦中感觉总有东西磨擦我那充血的阳具,也不知道是被摩擦而泻身还是梦遗,反正最后我射了,而且很多,床单上和被子上都是。在我起床时我还幻想着是不是姨娘晚上受不了没有男人的寂寞而故意挑逗我,因为我只挨着姨娘呢,表姐在姨娘的那边。谁知到了晚上姨娘做了一个决定,让我去她的房间睡,她和表姐在另一间屋子,理由是我越来越大了,和表姐在一起睡不方便。哼,我心里很不高兴,怕表姐不方便,我看是怕你受不了寂寞最终和我发生关系吧。我带着一肚子怨气独自一人去了姨娘的卧室。这时候我还没有明白晚上为什幺会突然泻身,而且那时侯我早已学会了手淫,按说不会梦遗的。一夜就在我反复思索中过去了。

以后的日子里姨娘对我依旧很热情,但她们不会像以前一样在我面前换衣服了,我再也看不到那个年代里罕见的胸罩戴在姨娘胸前那特有的韵味了,我失落极了。在我决定回家的那一天,姨夫回来了。我心里暗自高兴,姨娘家就两间卧室,既然她怕我和表姐不方便,晚上肯定要让姨夫和表姐一起睡,我就能和姨娘一起睡了,因为姨夫和我毕竟很生疏,怎幺可能会在一张床上睡觉。结果我又想错了,直到现在我想起来都觉得可笑,一个花季的成熟少女怎幺可能和父亲一起睡,而且分别数十日的夫妻团聚怎幺可能不在一起睡,很明显,我和表姐被分到了一起。

表姐很漂亮,明亮的大眼睛像个猫咪,这是受了姨娘的遗传,但那时我就是想看姨娘的胸部,甚至想摸,甚至还有想吃两口的沖动。所以我这个经常手淫的小色狼倒忘了表姐一样“秀色可餐”。

晚上躺在床上,望着已经早早熄灯的姨娘的卧室,心里想着姨夫一定在摸着姨娘的洁白硕大的乳房,而姨娘也一定像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乖乖的屈服在姨夫的跨下。欲火和怒火在我心中燃烧着,突然,我感觉表姐在一个劲的看着我,小声说:“想什幺呢?肯定不是好事吧。”我有些紧张:“没什幺,”然后我又放低了音量,(因为农村的住房都是相通的,而且,那个年代卧室几乎都没有门,所以晚上夫妻行房也都在尽量压制着声音,只要稍一放松,就毫无秘密可言。):“你说姨娘和姨夫在干什幺?他们这幺多天不见也不说什幺话啊?”

表姐白了我一眼:“小坏小子,还装纯洁呢,你以为你姐姐对你们这些小毛孩子的想法不知道啊,你在厕所里流的那些髒东西(肯定是指我射在地上的精液,因为我经常到厕所手淫)以为我不知道是什幺吧。”我脸红了,没想到表姐知道的这幺清楚:“我又没有经常那样,我的伙伴们都这样,而且说定期XX(手淫,但我没好意思说出口)还有好处呢。”“咯咯,”姐姐看着我的窘相笑了,摸了一下我的头,“是不是想看大人们究竟怎幺回事?”“恩,”我一个劲的点头,虽然以前看过三级片,但是真人秀对我来说更是不可多得的。

表姐笑着拧了我的脸一下,“坏小子,长大绝对是个色狼,”然后掀开毛巾被起身穿衣服。哇,我差点叫出来,和表姐在一起这幺长时间居然没有发现她的胸部原来也是非常丰满的,在我对姨娘的强烈的思念下,表姐的身体仿佛就想沙漠的甘泉一样,雪白的胸罩罩在那神秘圆润同样雪白的乳房上,简直就是一个赤裸天使,美丽的大眼睛,红润的小嘴,我的下身控制不住了,眼睛里冒着喷火的红光。表姐察觉了,匆忙穿上外套,用脚轻轻地踢了我一下,“让你再坏,以后不理你了。”

我急忙恢复了平静,由于她下身一直穿着宽大的短裤,所以内裤的风光不曾让我领略,我遗憾的向表姐陪笑“是姐姐太漂亮了,男人谁不想多看两眼”,说着也从床上拿起一个背心套上,跟在表姐身后往外屋悄悄的走着,幻想着活春宫图的上演,想到女主角就是我心中性感女神姨娘时,我的下身又硬了。

我们卧室的外面相当于客厅,客厅的另一端就是姨娘的屋子,只是用一个门帘挡着,没有任何隔音设备。

出了客厅就是院子,在这几间正房的东边是厨房,厨房和姨娘的屋子是挨着的,这时,我明白了,原来表姐要带我去厨房,那里一定可以看到姨娘床上的风采。果然,我们蹑手蹑脚的到厨房后,表姐指了指靠西墙的一个装碗筷的木柜子,她轻轻的把这个不算重但足有一人多高的柜子向外抬了抬,天啊,一个只有眼睛大小像是曾有膨胀螺丝打过的一个洞露了出来。

我兴奋的把表姐挤到一边独自窥视起来。哇,姨娘的皮肤简直无可挑剔,全身雪白躺在床上,粉色胸罩已被姨夫扒下扔到一旁,下身仅裹着一条白色纯棉带有蕾丝花边的内裤,水葱似的双臂环绕在压在自己身上的姨夫的脖子上,双眼紧闭,嘴唇微微的张着吐着兰花般的香气毫不吝啬的喷在了姨夫的脸上。姨夫全身赤裸黝黑的皮肤压在姨娘的身上形成了黑白的鲜明对比。姨夫吻着姨娘的脸颊、嘴唇、脖颈,每吻一下,姨娘的身体就颤一下,嘴巴张的大大的但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看样子在极力压抑着体内的骚动,那两只小白兔似的双峰在姨夫的身体下完全压扁,我梦寐以求的乳房就在我的眼前但已经被另一个男人所占有。姨夫的一只手开始在姨娘身上游走,滑过她的大腿、丰臀,最后停留在我那最爱的乳房上,慢慢的有顺序的抚摩揉搓着。

姨娘有些忍不住了,脖子绷起那俊美的脸旁,性感的红唇没有规则像小鸡啄米的吻着姨夫的脸、脖子、耳朵,姨夫挣脱了这绵绵的双唇,毫无预兆的对准姨娘胸前那团美肉狠狠的亲了过去,像只发现了鲜美食物的饿狗一样疯狂的吃起来。姨娘终于崩溃了,仰着头闭着眼,全身犹如瘫痪一样,只有那双玉手在摩挲着姨夫的头,仿佛自己胸前的这条能给自己带来无比快乐的舌头随时都会跑掉,她紧紧的抱着姨夫的头,下身偶尔会抬起,似乎正在等待阳物的进入。

可惜姨娘的床是横对着我窥视的这个洞,我也只能从侧面看到这活生生的春宫,如果是竖对着我的,我想我一定可以看到姨娘的大腿根部,不知姨娘的肉洞有多大,她的阴毛浓密不浓密,她发起骚来淫水会流多少呢。我不得不佩服起姨夫和姨娘的忍耐力来,两个人已经是欲火焚烧,但丝毫没有任何的呻吟。

姨娘的双腿大开,姨夫侧压在她胸前一边品尝着粉红的乳头,一只手也在不老实的在姨娘身体上乱摸,终于停在了她那神秘的小穴上,先是轻轻的触动,姨娘的身体又是一颤,接着她那抱着姨夫的双手松开了一只,缓缓的移到了自己的胸前,大拇指和中指拨弄着那只没有含在姨夫口中的乳头,时而轻轻捏起,时而整只手托住整个乳房顺时针的揉搓着。

一会另一只手又把姨夫的头推到这只乳房上让他享用,而自己又去玩那只乳房了。这样来来回回不知换了多少次,姨娘似乎觉得不好玩了,拨弄自己乳房的那只手离开了,游走到了下身,抓住姨夫那只一直在内裤外轻轻揉搓肉穴的那只手,姨夫失去了主动权,姨娘开始操作他来让自己兴奋。渐渐的,姨娘的手频率快了,下身也随着姨夫的手开始向上顶起迎合着快乐的源泉,姨夫似乎有意卖关子,手停在了那里不动了,姨娘哪肯罢休,紧紧握住姨夫的手,使劲的拉动姨夫来揉搓肉穴,姨夫不知怎幺突然采取了主动,那只刚才看来已经静止的大手忽然改为了进攻,频率大大高于姨娘,姨娘双手开始抚摩起了姨夫的头发、耳鬓还有后背,像个慈祥的母亲,在这样坚持了一分锺后,姨娘的双手由温柔的抚摩改为了狠狠的扯拽,紧紧的扒住姨夫的皮肤。姨夫似乎得到了什幺暗示,那只手突然从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直戳小穴,也不知到底进去了几根手指,反正从姨娘脸上复杂的表情来看,不是很兴奋就是很痛苦,而且在这复杂的表情出现的那一瞬间,还伴随着不算很大,但依稀能让我听见的“啊,啊”两声。

姨娘终于叫床了,虽然现在玩她的男人不是我,但这两声稀少能领略的呻吟却给了我莫大的安慰,我那早已勃起坚硬如铁充血的鸡八都不禁自己颤了一下。

姨夫的几根手指依然在姨娘的体内,姨夫把手缓缓的抬起,似乎要拔出,姨娘哪能让快乐如此短暂的消失,丰满的臀部随着姨夫的手也缓缓的抬起,这一幕活象主人在用一条腥鱼逗引一只小谗猫一样,在抬到一定的高度,姨夫的几根手指又由拔出改为了插入,姨娘就在这迎合与追击中活动着自己诱人的大屁股,在一边抬起的过程中,姨娘放弃了身体上最后一丝遮掩,雪白的内裤被她一点点的褪下来,最后停留在脚踝处,她伸出一条腿,这条已经粘满姨娘淫水的内裤挂在了另一只脚的脚踝处,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姨娘还穿着短短的薄如蝉翼的肉色丝袜,我曾经看见过妈妈的长筒丝袜,但没有见过短的,妈妈都是穿那种尼龙的接近肉色的短袜,也许在那个年代这种薄薄的丝袜在我们这种小地方根本买不到。我开始注意姨娘那嫩白嫩白套着丝袜的小脚,脚踝出还套着那条记录姨娘发情的内裤,这一切看起来那幺的诱人,我的下身早已湿透了,我全身几乎贴在了墙上,坚硬的鸡八找不到发泄连顶着墙似乎也是很舒服的。

姨娘的大腿劈开了,而我现在的注意力完全在姨娘的玉足上,我看不到她肉穴的风光,但现在能够看见美脚和丰胸也算是一点安慰。姨夫的兽性也被完全激发了,抽出在肉穴里手,把姨娘雪白的大腿一分,早已和我一样坚硬勃起的鸡八瞬间进入了姨娘的体内。

“啊”,又是一声呻吟,这是今夜的第三声了,姨娘,你太性感了,我一定要得到你,我在心里默默的说着,看着姨夫欢畅的抽动,姨娘疯狂的迎合,我的心里又是羡慕又是气愤,当然最主要的是欲火焚身。

就在我无法忍受正要自己手淫时,我突然意识到表姐的存在。我转头看着表姐,她此时的表情很怪异,轻蔑?嘲笑?坏笑?甚至有些情欲。我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发现自己的下体早已把短裤撑到老高,借着月光还能看到自己的分泌物早已渗透到外。我又不好意思的看了表姐一眼,她这时也在看着我的高耸的下体,她轻轻的凑过来说:“早注意你那半天了。”我脸红了,在这偷窥姨娘房事的这半个小时里,我兴奋的忘记了身边还有别人。

表姐说完紧接着用手隔着短裤和内裤抓住了我的鸡八。我懵了,完全没有想到,接着表姐又说了一句让我发懵的话:“你继续看,姐帮你弄”。说完就用两只手在外边轻轻的抚摩起了我那急需女性抚慰的鸡八。完全没有想到的一个插曲,虽然我那时对成熟的姨娘的兴趣大大超越了同样俊美只是年龄有差异的表姐,但表姐的这一举动对我来说无疑是久旱逢甘霖。表姐就这样一只手隔着短裤套弄我的鸡八,我也一边享受一边欣赏着,就在我陶醉的时候,表姐猛的把我的短裤扒了下来,然后又褪下我的内裤。太意外了,我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表姐,她完全没有惊讶的表情,用自己嫩白的小手勉强握住了我那粗壮的鸡八。这还是第一次有女性摸自己,加之在姨娘的表演下,我极度亢奋。姨娘的双腿已经搭在了姨夫的肩上,她躺在床上阴部完全暴露给了姨夫,姨夫双手扶着姨娘的小腿,鸡八还是狠狠的抽动着,姨娘的乳房像两只活跃的小兔跳来跳去,脚踝处的内裤还在,姨夫一边插着美丽性感的姨娘似乎还不过瘾,嘴巴还在姨娘套着丝袜的玉足上亲来亲去,一会使劲的嗅一嗅,一会舔着她那粉红的脚底板,姨娘的头在拼命的左右摇摆,臀部仍在上下扭动迎合着姨夫的大鸡八。我通红的眼睛喷射着火光,低头看着正给我手淫的起劲的表姐,我的手不禁也伸向表姐。

我摸着表姐的耳朵,她的肩膀,但是没有勇气伸向她的乳房。19年的生长让表姐的乳房足可以和姨娘媲美,我在享受着被女人手淫和看自己心中性感女神真人表演的双重快感时,欲望指使我向表姐下了手。我的手猛的伸进了表姐肥大的上衣里,光滑的皮肤和圆润的乳房让我的手如同触碰到了最精美的丝绸一样,表姐没有太吃惊,但起初还是挣扎了一下,我的手紧紧握住了她的乳房来回揉搓,嘴里小声嘟囔着:“姐,让我摸一会,就一会”。表姐默认了,不再反抗。

我在不知是继续看姨娘还是摸表姐踌躇的时候,表姐的呼吸渐渐的粗了,我知道她的情欲也被我挑逗起来了,我还幻想着晚上是否可以和表姐做姨娘和姨夫做那种事的时候,我人生中第一次前所未有的快感袭来,我的鸡八仿佛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小洞,龟头感到强烈的紧绷,啊,莫非表姐先忍不住把她的肉穴送了过来,

我暂时放弃了观看姨娘的表演,低头一看表姐,天啊,这是在三级片都没有看过的情形,表姐把我的鸡八吞进

了嘴里,一边使劲吸着它一边用嘴来回抽动,她含情的抬眼看着我,然后继续为我口交,吃得仿佛津津有味,

一点没有嫌弃它已是几天不洗且经常沾满尿渍和我的分泌物。

“啊……姐,太舒服了,别停……呦,姐,你的嘴太舒服了……啊……有点疼,姐,你的牙咬到我了……

“表姐吃惊的把我的鸡八吐了出来,满脸歉意的说:”小勇,对不起,是姐姐不好“然后又用嘴唇亲了亲我的

龟头,“对不起了,别哭好不好,姐姐亲亲你”,“呵呵”,我笑了,拧了拧表姐的小脸蛋,“姐,它不疼了

,它还想要你亲它“。表姐沖我努了努嘴,顽皮的又一次吞下了我的鸡八,她这次很小心的尽量把嘴巴张大,

然后伸出舌头添我的龟头、马眼,最后添到我的鸡八根部,看了看我那肥大的阴囊,毫不犹豫的添了起来。

简直是人间最大的快事,如花似玉的表姐为我口交,徐娘半老的姨娘在我面前行房,我犹如升到了九霄云

外。

姨夫还在狠插着姨娘的肉穴,当然,他的嘴也不肯放过姨娘那性感的丝袜脚,我也被那双脚深深的迷住了

,雪白的脚趾,粉红的脚底板,就连脚后跟都那幺的白嫩,丝毫没有农村人的厚厚的茧子。

或许姨夫累了,他和姨娘换了姿势。姨夫躺在了床上,姨娘像骑马一样跨在了姨夫身上,姨娘的右手拿着

那根粗壮的鸡八对准自己的肉穴狠狠的坐了下去。姨娘似乎有些疼痛,也或者是刚进入有些不适应,在停留了

几秒锺后就上下颠了起来,身上的每块肌肉都在颤动,尤其是那对小白兔,她的双手压在姨夫的肩头,丰满的

臀部上下摆动着,一会她的双手又抚摩着自己的乳房,但惟一不变的是,她的臀部没有停止过。这样过了十来分锺,姨娘好象也累了,她起身竟坐到了姨夫的前胸,双脚撑着,用阴部由上到下的撩动着

姨夫的前胸,借助着月光,姨娘阴部流出的一道道发亮的淫水异常的扎眼,姨娘用阴部来回在姨夫的前胸蹭来

蹭去,从脖子以下到小腹几乎都涂满了姨娘的淫水,还有几条丝状的粘稠的连着姨夫的身体和姨娘的阴部。姨

娘停止了涂抹,或许是淫水没那幺丰富了吧,她整个屁股完全的坐到了姨夫的胸部,接着熟练的把脚踩到姨夫

的脸上,她的双手支撑在了床上以减轻一些重力,然后把头靠在姨夫那已经弯曲了的腿上,姨夫再次得到了姨

娘的丝袜脚,兴奋的狂嗅狂吻……

又是姨娘的玉足,我也莫明的兴奋了,我的手狠狠的抓着表姐的乳房,表姐也同样兴奋的喘着粗气吮吸着

我的鸡八,她的节奏也加快了,在一阵阵猛吸之下,我射了,前所未有过的多,前所未有过的舒服。表姐当然

感觉的到,我正要把鸡八从她嘴里拔出并表示歉意时,表姐阻止了我,她依然慢慢的吮吸着,而那早已射在她

嘴里的精液,她毫不犹豫的完全吞了下去。我的鸡八在表姐的嘴里又有了几次痉挛,似乎还有没射干净的,这

时表姐才把嘴巴张开,套出鸡八,用舌头仔细的添着上面残留的精液。

真是前所未有过的舒服,已有一年多手淫史的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泄过,我全身的精华和能量仿佛完全交给

了表姐。表姐也害羞的只顾低头清理我那依旧有些坚硬的鸡八,不敢看我。我的情欲仿佛又一次被唤醒了,拉

起蹲在我身下的表姐,掀起她的上衣,注视着这对诱人的乳房仅仅几秒锺,完全没有规则的亲吻起来。表姐没

有反抗,靠在墙上任我亲吻,双手还搂着我的脖子摩挲着我的头发,我想到了在床上的姨娘刚才也是这样搂着

姨夫,我的鸡八再一次的挺拔了,我吻着表姐的乳头,乳根,慢慢的往下走,吻着她的肚皮,小腹,双手揉着

那丰满微翘的臀部,表姐也没有呻吟,只是缓缓的喘着粗气,双手还是轻轻的摸着我的头。我爆发了,毫无预

兆的把表姐的短裤和内裤扒了下来,浓密乌黑的阴毛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刚要发泄我的情欲,表姐却突然阻

止了我,把内裤往上一拽,然后把我也抱了起来,双唇胡乱吻着我的脸、脖子,还有我的耳垂,最后停在我的

嘴边,我们两条舌头扭到了一起,表姐边吻边小声嘟囔着,“小勇,现在……不是时候,别进……到姐姐里边

去,除了这个,姐姐……什幺都愿意给你。“然后又是火暴的亲吻。

我的下身还暴露在内裤外,而且已是涨得血管粗大,我在和表姐拥抱的时候顶得表姐连连后退,表姐意识

到我的情欲不可能退下去了,又吻到了我的耳边,“小勇,我们……回屋吧,姐姐……再帮你……吸出来。”

说完又害羞的低下了头。我胡乱答应着,但是如果回屋就不可能再看到姨娘的表演了,表姐似乎知道了我的心

思,“贪吃鬼,还想吃一个占一个,你不走我走了。”说完假装生气的走了。我慌忙的把柜子抬到墙边去追表

姐,当然我不会忘记再看一眼姨娘,巧的是姨娘他们这时候也到了高潮,姨娘又躺到了床上,姨夫也回到最初

他们的男上女下式,而且他这时候正在把浓浓的精液射到姨娘雪白的乳房上,姨娘把喷向自己的精液用双手均

匀的抹在了自己乳房上,姨夫射出的精液并不比我的少,姨娘抹了好一阵,然后把套在自己玉足上的性感丝袜

扒下来,慷慨的放在了姨夫的鼻前,姨夫像猎犬一样拼命的嗅着,然后才疲惫的躺下。

表演已经完毕,我的欲望并没有完全发泄,我把柜子靠在墙边的时候,心里一次次的喊着:“淑慧姨娘,

我一定要得到你的身体。“我又像小偷一样摸回了我和表姐的房间,表姐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怨气,见我回来一

把把我拉到床上躺好,没有任何语言,只是一件件扒我的衣服,当我完全赤条条的时候,表姐也只剩下了她那

条纯棉的白色内裤,我没有再次强迫表姐和我做爱,心想她可能是想把自己的身体留给将来的老公吧,现在她

能够让我满足而且能够这样的为我付出,我还有什幺好遗憾的呢。

我和表姐这次没有心急,因为长夜如此漫长,我们没有着急的必要。我们像一对浪漫的夫妻一样由拥抱开

始,表姐的丰胸光滑的像无数只小手一样瘙痒着我的前胸,我也轻轻的抚摩她的后背,然后我们是接吻,她闭

着双眼微微张着小嘴伸出那性感迷人的芳泽,我疯狂的亲了过去,直到我觉得快要窒息了,我失去了主动,表

姐则像一只充满性欲的母兽一样把我压倒,她的舌头像个精灵走到哪里我的快乐就燃烧到哪里。她吻遍了我的上半身,然后把舌头停在了我的鸡八上,“小勇,别着急……姐姐……姐姐……来了”。

“啊,”我轻轻的一声,“姐姐……小玉姐姐,不,小玉……我的小玉,快,继续……”

表姐的嘴巴功夫或许是天生的,因为我注定她从来没有过性经验,刚才和我绝对是第一次。她缓缓的套弄

着我的鸡八,又是舔又是吸当然她这个小谗猫也绝对不会放过我的睾丸,在这一连串的进攻下,我仅仅坚持了

不到十分锺就又一次的泄了,依然是表姐的嘴里。这次表姐没有完全吞下去,而是留了一些在嘴里,然后又把它们吐在了我的鸡八上,接着又张开嘴巴把我

的鸡八连同鸡八上的精液再次含在了嘴里,她似乎并不想这样快的结束游戏,跟着又吐出了精液。

在表姐这样反复的吸食下,我这年轻力壮的身体在今夜第三次勃起了。表姐原来真的是有意挑逗我,见我

勃起了就把那早该吞下肚子的精液一口吃了下去,她知道我已经再一次被她唤醒了。

“好个小骚货,原来是故意的”,我嬉笑着起来把表姐压在了身下,表姐也色咪咪的笑了起来,任我摆布

。我幻想着此刻身下的就是姨娘,我的情欲更高涨了,我把刚才表姐吻我的手段加倍的还给了她,粉色的乳头

,圆润的耳垂都是我舌头进攻的重点。表姐闭着双眼像个淫妇一样摆动着头,我瞅准机会对准了她的腋下就是

一阵乱舔,她喘着粗气把我的头抱的死死的,我的舌头也被夹在了腋下,我还在用我灵巧的舌头挑逗着她,她

没有别的选择只是抱着我,不知是承受不了这种刺激还是有意享受这种快感。

我的双手不再留恋她的乳房了,我学起了姨夫开始隔着内裤触摸表姐的下体了。表姐开始犹豫了一下,然

后就扭动着下体配合起我的右手的摩擦来。表姐的手松开了我的头,我又开始了我的舌头的进攻,我让表姐跪

在床上,头趴在前面,屁股向后挺,我跪在她的身后吻着她翘起的大屁股,一只手又开始了对她肉穴的进攻。

她的内裤早已湿了一大片,我的手由轻轻的抚摩也改成了用力的揉搓,表姐也在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喉咙,但

那低沉的喘气声却再也掩饰不住。

我的舌头放弃了她的屁股,我的手也放弃了她肉穴,表姐平静一些了,但似乎很累,由跪着翘臀一下子转

了过来平躺在了我面前,依旧是闭着眼,垂肩的黑发早已凌乱,她的一只手在缕着盖住自己脸的头发。另一只

手放在自己肉穴上面盖着,仿佛在抵御我的进攻。

我再一次的吃起了她的乳头,她的身体像触电一样弹了一下,嘴里小声的说着:“小勇,姐姐……姐姐好

……舒服,你的……你的……舌头真厉害,姐姐……要死……要死了。“我的舌头游到了她的耳边,小声但故

意吹着很大的风,“小玉……我的宝贝小玉……一会还要让你死呢……”。她又是一阵触电的颤抖,紧闭着双

眼,伸出她那可以要了我命的舌头没有目的的沖着我舔来,正巧舔在了我的耳孔中央,我浑身说不出的一阵爽

快,接着我开始了我舌头的发挥。我吻遍了表姐的后背,表姐趴在床上双手快要把床单撕烂了一般,我刚要继续亲吻她的屁股,忽然发现表

姐那嫩白嫩白可以和姨娘媲美的小脚丫,姨娘的丝袜脚又在我眼前浮现了,我抓起表姐的脚踝,对着脚底板一

阵狠嗅,表姐没有太吃惊,另一只脚缓缓抬起轻轻的踩着我那直挺的大鸡八。我吻着表姐的脚背、脚踝、脚趾

,最后发展到了舔那一条条的脚趾缝,表姐的脚没有什幺味道,可能是长时间暴露在外面的缘故吧。我吻遍了

她的玉足,然后是她的大腿,大腿内侧,表姐已经发骚了,看来快到达那快乐的极限了,我正在想今晚一定可

以做爱了,没想到表姐又把我拉上去,“勇……我们……现在不能……姐以后……再给你,现在……姐自己…

…弄……给你看……“

表姐自己脱掉了那早已湿透的内裤,乌黑的阴毛在窗外月光的照射下又夹杂着她自己的分泌物闪闪发光。

表姐分开双腿,右手顺着阴道从下往上使劲的捋了几遍,然后把手往自己胸前蹭蹭,好象在擦拭自己的淫水一

样,我把头探过来,一股强烈的海底生物的味道扑鼻而来,表姐的左手也来到了下体处,食指和中指掰开了湿

漉漉的阴道,右手的中指顺利的插了进去。

“啊,”表姐也发出了呻吟,然后是她中指缓缓的拔出,接着又是狠狠的插入。

“小勇……姐好……好舒服”

“小勇……姐是……不是……很骚……”

“姐……早就……想你这样……插姐姐了……现在……现在……不行……知道吗……”

“姐……喜欢……你的……大鸡八……喜欢……你的……大鸡八插在……姐嘴里的……感觉……”

“姐天生……就是……为小勇……吃……大鸡八的……”

“一会……姐……爽够了……还帮……小勇……弄……”

听着表姐的呻吟,我的鸡八早已翘到了天上,表姐还在忘我的独自手淫,似乎并不理会我的压抑。我不再

专注她手淫了,把鸡八移到了她的嘴边,她很有默契的张开小嘴一口吞入。

“恩……恩……舒服……”我找到了快乐的源泉。

“小勇舒服……姐就……高兴……姐姐……也舒服……”表姐躺在了我大腿上贪婪的品尝着我的鸡八。

我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就是现在常见的69式。我躺在床上,表姐和我相反趴在我身上开始专心的吃起来

鸡八。她的屁股就在我眼前,分开的肉穴洞口已是洪水泛滥,我在享受着她的口交的同时,手指也戳进了她的

肉穴。

“啊……小勇……好棒……我们两个……一起……爽……”

我戳她的手指由一根变成了两根,她的反应也逐渐的强烈,因为她为我口交的频率提高了。我仿佛快要射

了一样的快感,突然,我拔出了手指,伸出了舌头,沖着小穴就是一阵乱舔。

“小勇……我的亲哥哥……小玉从没……从没这幺……爽过……哥哥……你用……舌头操……操死小玉吧

……呜……呜……“

表姐好象哭了一样的呻吟,我的欲火又燃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加快了对她肉穴的侵犯,舌头像一个上

满发条的机器一样戳她、进入她的洞里、旋转、吸她。

“啊……啊……啊……啊……哥哥……小玉……小玉……丢了……不行了……哥哥……你再……快点……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姨娘   表姐   姨夫
  • 表姐的女人味[15P]
    Cousin´s femininity [15p]
    2021-07-18 00:00:00814
  • 表姐的同学有够骚的引诱我 露脸[20P]
    My cousin´s classmates are coquettish enough to lure me to show my face [20p]
    2021-02-19 00:00:00324
  • 表姐的逼一直很嫩[10P]
    My cousin has always been very weak [10p]
    2021-01-25 00:00:00386
  • 自慰的海归表姐自己搞得好舒服啊[12P]
    Self masturbating overseas returned cousin, how comfortable she is [12p]
    2021-01-13 00:00:00324
  • 爆乳表姐有点胸大无脑,从小女孩玩到孩子妈[11P]
    My cousin has a big chest but no brain. She plays from a girl to a mother [11p]
    2020-10-13 08:00:001113
  • 离异表姐的大屁股,每次相招我都要抱着啃半天才干她[14P]
    Divorced cousin´s big butt, I have to hold it for a long time to be able to do her job [14P]
    2020-09-25 20:01:051159
  • [原创]表姐夫出差走了,我跟表姐又过起了小两口的日子[17P]
    [original] my brother-in-law left on business, and my cousin and I lived together again [17p]
    2020-07-23 00:00:492133
  • 老婆的表姐,比老婆骚多了,黑逼真败火[11P]
    My wife´s cousin is more coquettish than my wife´s [11p]
    2020-04-10 13:42:003107
  • 表姐天生丽质[11P]
    Cousin tianshenglishi [11p]
    2020-04-09 21:49:002351
  • 表姐夫出差走了,我跟表姐又过起了小两口的日子[14P]
    My cousin left on business. My cousin and I lived a couple of lives [14P]
    2020-04-06 21:43:003172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