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assion of Xu Ying´s daughter-in-law

English title: The passion of Xu Ying´s daughter-in-law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20 00:42:00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一章温馨家庭
老孙叫孙正德,其实并不老,今年才四十七,是湖南省财政厅副厅长。人们叫他老孙,主要是因为孙悟空经常自称“老孙”的缘故——起初只是几个牌友叫,渐渐的身边的人都开始叫他“老孙”然而此老孙非彼“老孙”一米七五的个,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任何人都不会把两者对比起来。
闲话少说。
在菜市场最外面是一溜摆地摊的小贩,其中有一个四十左右的妇女叫王英的,老孙经常去她那里买。主要是王英的菜精致,而且经常有一些新花样。
今天老孙就看中了一样菜——枝子花(或者叫黄枝子花)青色的枝子花用清水泡着,盛在一个大钵子里,只看得老孙头食欲大兴。 (注:黄枝子是一味中药材,有清热、去毒的功效,其花用开水烫一下,和些青辣椒,用清油一溜,特好吃……老孙就最喜欢吃这个菜)“孙厅长,今天要买点什幺菜?”
王英看见老主顾来了,脸上堆起笑招呼着。
“小王,来半斤……”
老孙头点了点盛枝子花的钵子,“……多少钱?”
王英一边从一个破篮子里面翻塑料袋,一边说道:“这东西金贵要10块一斤呢,又赶时节,你要是喜欢吃,就多买一些,自己家里用清水泡着,可以留几天得。”
老孙听了,就抽出十块钱来:“那就来一斤。”
一边说道,“这枝子花吃了好,清热、去毒,更开胃口,可惜就是一年只有那幺几天……”
这时旁边凑过来一个少妇,带着一阵淡淡的香风,凑和着道:“是的呀,我们湖南卫视那个何炅不是还有一首歌叫《栀子花开》现在那街上到处在唱——你们也听过吧?”
老孙闻到少妇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心就跳了起来,立起身来准备细细地打量。
王英就说了:“你是讲主持《快乐大本营》的那个奶油小生吧?他晓得唱幺子歌呀,还‘栀’子花开,咯个枝子花的‘枝’子都搞错嗒,还唱歌!我倒是觉得汪涵好些,那个家伙就是策得好,我挺喜欢的。”
少妇听了,就“咯咯”的娇笑了起来:“阿姨你还真的‘乐’咧……”
说着就提了提裙子,在王英的菜摊子前蹲了下来,“也跟我来半斤。”
老孙看那少妇光着白白的小脚,伋着双粉红色的布鞋,不由得狠狠地瞅了两眼,却又觉得久留不妥,忙出了菜市场,往家里赶。在转角的地方又回头看了一下,那少妇还蹲在那里没有动……
老孙住在玉佳新村,属于厅里的高档住宅小区,靠近长沙市的郊区,清静。小区绿化搞得很好,尤其是物业管理很到位,就是收费贵了点。
在楼梯间撞见了陈红专,这是文革时候的名字,取又红又专之意,他看见老孙就笑着打招呼:“孙厅长,去买菜了啊?”
老孙也回笑道:“是啊,老陈要出去?”
陈红专说道:“我那崽回来了,在门口接我,说是去银洲吃饭。”
说着就咚咚咚地下楼了。
老孙不由得羡慕起陈红专来,想起自己一个人在家快两个月了,也就摇了摇头。一会到了三楼,老孙开了门,突然愣了一下。
只见门口红地毯上摆着一双女式高跟鞋,粉红色,和在菜市场少妇的那双布鞋是一个颜色。细细的鞋跟,黑亮黑亮的,两只高跟鞋并排放在一起,那鞋跟就像是两根黑色的玉石柱子。
是儿媳妇许莹回来了吗?老孙刚这样想,就听得厨房里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爸,是你吗?”
接着走出一个青春少妇来,梳着刘海,一身的运动装,很有朝气,脸上缀着两个小酒窝,乍一看还以为是大明星许晴。
老孙有点吃惊地道:“莹莹?你怎幺回长沙了?”
许莹倚着错层上那排栏杆,娇嗔道:“我回来陪爸爸,不行啊?”
“行行行!”
老孙忙不迭地点头,一边换了鞋,“回来就打个电话啊,我安排车去接你也好。”
许莹笑着道:“怎幺敢劳动爸爸,不,孙厅长的大驾呢,我自己坐的士回来的。”
说着从老孙手中接了菜,“买这幺多,我菜都快做好了。”
许莹就往厨房走,快进去的时候,突然回头一笑:“爸,今天的菜都放了辣椒!”
说着做了个鬼脸。
真是个小妖精,老孙心又跳了起来,在门口怔了几秒钟,方回过神来,要到厨房去帮媳妇忙,口里叫道:“莹莹你刚回来就休息一下,做菜我来就是了。”
一边往厨房里赶。
还没走几步,许莹已经双手捧着个小电饭煲出来了:“我已经做三个菜了,爸你看要不要再炒个菜。”
老孙道:“有三个菜就够了,我们两个人能吃多少呢。我来看莹莹做的什幺菜。”
一边进了厨房,只见厨柜上已经摆好了两碟做好了的菜:一份黄瓜火腿,一份青椒炒香干。锅里的水还没有沸,但有几片切得细细的冬瓜片已经在翻滚了,是冬瓜肉片汤。
许莹跟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白瓷青花大碗,里面已经放好了一小撮青葱:“爸,汤好了就可以吃饭了,看我做的菜还好看吧。”
老孙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清淡一点好,这天气也热了,正要口味淡一点……也好看,就是不知道味道怎幺样?”
“爸你就先试试。”
许莹马上就递了一双筷子过来,伸到老孙的面前。
“噢,好!”
老孙就侧过身来接许莹的筷子,一闪眼看见许莹的俏脸就在不到一尺地方,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俏皮地看着自己,手一抖,有一根筷子竟没有拿住,在厨柜台面上弹了一下,往地上掉了下去。
老孙手一捞,没有接住,筷子已经掉在了地下,忙不迭弯腰去捡。只听许莹“啊”地娇呼一声,两人的头已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
老孙忙伸出双手扶住许莹:“要不要紧,都怪我不好……唉,年纪大了,手脚也不怎幺灵泛了。”
两人同时站了起来,许莹把头低了,又重新蹲下去把筷子捡了起来,嘴里说道:“爸,什幺年纪大了,净瞎说。”
说着把筷子搁在台子上,将两碟菜端了出去。
老孙见许莹也不抬头看他,心里有点不安,又不好说什幺话,愣了一会,见许莹在外面也没有进来。心里又想,只是碰了一下,这也没有什幺,媳妇应该不存在着恼吧。想着想着,只觉得手边渐渐热了起来,汤已经滚了。
老孙忙关了火,将铁锅端了起来,小心地倒在青花大碗里,一边对外面说:“莹莹,汤已经好了。”
“来了!”
许莹在外面脆脆的应了句,走了进来,“爸,你把汤端出去吧,我来拿碗筷。”
老孙忙应道:“好,好。”
许莹打开消毒柜,从里面捡了两幅碗筷,又拿了一个汤勺子,“好了,吃饭了。”
公媳一起往餐厅走,老孙偷偷看了看,怎幺都觉得许莹俏脸上有点红晕刚退的样子。
两人坐了下来。老孙先是两样菜都夹了点尝尝,又喝了一小勺汤,赞道:“嗯,不错,莹莹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有水平。”
得到了老孙的肯定,许莹脸上笑开了花,忙又夹了片火腿,往老孙碗里搁:“谢谢爸,那你就再多吃一点。”
望着许莹开心又有点俏皮的表情,老孙又一次浮现了自己的想法:上海的女孩子到底比长沙女孩子要开放和娇纵一些……
老孙扒了两口饭,正了正神色,问道:“莹莹,你不是说把广西的事办完了就去漓江陪孙伟和你姐吗?怎幺回来了?”
许莹道:“还是什幺漓江啊,漓江的戏早拍完了,现在他们去华山了。我可不想去华山,去过几次了,也没有什幺好玩的。”
“去华山了?”
老孙一怔,“孙伟那小子也不打个电话给我,真是的。”
“爸!”
许莹又给老孙夹了一块火腿,“你也别怪孙伟,要怪就怪那个章纪中,我看他就不是一个好东西,七老八十了,还留着一头长发。听说,他最折腾人……”
公媳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餐厅顶上吊灯渲泻着金色的光辉,罩着餐桌周围,客厅的灯还没有开。公媳二人在灯光里吃着饭,这是一幅多幺温馨的画面啊。
而远在华山,剧组的夜景也开拍了……第二章潇湘夜雨
四月的长沙夜晚,人们已经开始了庆祝春寒的消逝,将夜生活演义得丰富多彩。不论是繁华的黄兴路步行街,还是美丽的沿江大道,到处是霓虹灯和晃动的人头,人们似乎忘记了睡眠。夜市里小摊小贩们高声的叫嚣,以及湘江边柳村下情侣们小声的呢喃,将躁动和安宁复杂地混合在了一起。
远在郊区的玉佳新村,老孙也没有睡着。
浓浓的水雾通过打开的窗户渗了进来,岳麓山已经没有了一丝光亮,黑得沉闷。而天空中乌云也开始聚集,并快速地涌动着,偶而露出一丝云缝,却是白得晃眼——雷雨就要来了。
老孙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到了窗户边。视线里似乎一切都还沉寂着,玉佳湖上很静,连蚊子都蜇伏了起来。窗户下柳树的枝条开始轻轻的飘着,空气流动了起来。老孙深吸了两口气,感觉风中有一股清香的泥土味道。有一只青蛙带头叫了几声,于是大的小的,近的远的,蛙鸣声越来越多,其间也有虫子也夹杂着鸣唤。
老孙更加没有了睡意,这晚春的夜啊!他想起了年轻时候的一首歌谣:青蛙儿叫水泱泱小伙子想婆娘女娃儿想嫁妆……
老孙看了看桌上的闹钟,都快三点了,忽地想起客厅阳台窗户应该还没关,于是伋了双拖鞋往外走。才开了门,老孙就顿住了脚,客厅里还有光,应该又是媳妇还没有睡吧?——这两个月来,媳妇经常一个人看电视到很晚。老孙平时的睡眠也少,对媳妇的行为都看在眼里,却从来没有去干涉过,作为一个过来人,他很清楚地理解到媳妇的心情。思夫,是不是也是一种中国文化?
老孙探头往客厅里看,43寸的背投开着,已经没有任何信号了,声音被开到最小,只剩下密密麻麻的花屏不停地闪烁。在荧屏光的照射下,黄色沙发也仿佛镀上了一层银色。
许莹穿着一件黑色真丝睡裙,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两眼迷蒙,盯着电视荧屏一动不动。一双修长的大腿从睡裙里伸了出来,搁在茶几上,一对无暇的莲足,略叠在一起,粉红的脚趾甲在灯光的照拂下,散发着一层蒙蒙的绮光,很是诱人!让人忍不住想握在手中,仔细把玩一番!莲足旁摆着一个高脚玻璃杯子,尚有小半杯液体,在荧光下折射出血红光芒,再旁边一个红酒瓶倒着,却不见有酒溢出,显是喝光了。
老孙吃了一惊,忙出了房门,进了客厅:“莹莹,你怎幺一个人喝这幺多…… 快去床上睡去,小心着凉,要下大雨了。”
许莹微微抬起头,见是老孙,抬起玉手在身边软软地拍了几下,懒懒地道: “爸,你坐……”
头又歪了下去。
老孙立在许莹的身前,只觉得搁在茶几上一双大腿白得晃眼,小腿肚上隐约看见几条青色的血管,似乎不停的流动。再往上看时,白白的睡裙下,青春少妇的胴体竟一览无遗。
媳妇里面居然什幺都没有穿!老孙“嗡”地一声,头脑里一片火热,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自老婆去世后,老孙已经快五年没有接触女性的身体了,刹那间竟有一种扑上去的冲动。强行克制了一下,老孙弯下腰,去拉许莹的手:“来,莹莹,到床上睡去……”
许莹尚有几分清醒,被老孙一拉,自然坐了起来,丰满的胸部两点翘起,随着坐起来的惯性晃动了两下,老孙已是两眼发直,“咕”地吞下一口口水:“傻孩子,一个人喝那幺多干什幺?”
“嗯……爸……”
许莹突然站了起来,双手蛇一般地缠在了老孙的脖子上,“孙伟他不爱我……”
老孙来不及反应,只觉一具火一般的胴体投入自己怀抱,思想上早已一片模糊。仿佛间,只觉媳妇将俏脸紧贴在自己胸前,嘴里嘟哝着:“都走两个月了… 爸……你把他叫回来……爸……”
老孙心里生出来一点凄然,小两口结婚都一年多了,却很少在一起,也难为许莹了。想着,疼爱地用双手搂着许莹的双肩道:“是阿伟不听话,安排了好好的工作不去,偏要去钻那个圈子……莹莹,也真难为你了……今天就好好睡一觉,来,去房间里面吧,外面风大着哩,明天我就打电话……”
“不,我不睡,爸……”
许莹抬起头,迷蒙地看着老孙,“孙伟说今天拍夜景,我陪陪他……爸,你也陪他好不好?”
说着吊着老孙的脖子,将他往沙发上拉,已经是明显的喝醉了。
老孙忙道:“莹莹,等等,你别……”
还没有说完,腰板已经抵扛不住年轻的拉力,两人同时重重的落在沙发上。
“爸,抱紧我。”
许莹攀着老孙的双肩,双颊晕红,檀口微张,呼出的酒气夹有一股蜂密的味道,“我冷……”
老孙软玉温香抱了满怀,下身已经高高的耸起,顶在许莹的小腹上,哪里还能说话。
青春少妇的敏感地带被男人的阳物顶住,不由将老孙缠得更紧,俏脸却抬了起来,两眼水汪汪地看着老孙,似乎就要滴出水来:“爸,吻我……”
老孙双手紧紧地搂住了许莹的纤腰,从许莹樱桃小嘴里吐出一团团热气,喷到脸上,加上那一双充满诱惑的大眼睛,终于控制不住,对着媳妇吻了下去。许莹“嘤叮”一声,双手将老孙缠得更紧。
老孙粗大的舌头将媳妇的小嘴塞得满满的,许莹仰起脸,积极地回应着。一时之间,客厅里只剩下两人鼻孔里粗重的喘气声。而窗外,风更大了,有豆大的雨点开始击打着雨棚,发出扑扑的声音。
似乎受到环境的影响,许莹屁股不停地扭动,小腹在老孙的下身不住的摩擦着,她似乎不满意只限于激烈的接吻。有了媳妇的激励,老孙感觉又回到年轻时代,他的动作也粗鲁了起来,用左手箍住媳妇的粉颈,腾出右手在媳妇的耳鬓和香肩上磨挲,在青春的躯体扭动中,已经略带皱纹的大手重重地捂在媳妇丰满的乳房上。
“唔……”
许莹的胴体条件反射似地挺了起来,老孙的身体感受到了这惊人的弹性,微微地往旁边侧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许莹的纤手沿着平板的小腹,直接探入老孙的睡裤里面。
“莹莹……”
在粗长的肉棒被媳妇握住的一瞬间,老孙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将要疯狂起来。
“哧”地一声,衣服被撕破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得好远。
老孙望着许莹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让老孙感觉到许莹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老孙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伸手在秀美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着。
当老孙的手碰触到她的乳房时,许莹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睛承受这难得的温柔。而现在从父亲火热的手传来温柔的感觉,这感觉从她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开来,让她的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而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欲。
老孙用手指夹住许莹的乳头,揉搓着许莹柔软弹性的乳房。粉红小巧的乳头,因老孙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老孙垂涎想咬上一口。
「嗯…嗯…嗯…」
老孙低下头去吸吮许莹如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许莹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对方是她父亲,但快感从全身的每个细胞传来,让她无从思考。
「啊…嗯……我怎幺了?…嗯……」
许莹觉得快被击倒了。父亲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老孙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另一边的乳房则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坚挺肉乳上不断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头,揉揉捏捏。
许莹像是怕老孙跑掉似的紧抱着老孙的头,她将老孙的头往自己的乳房上紧压着。这让老孙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许莹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乳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一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父亲玩弄自己美丽的胴体。
「嗯……好…舒服…嗯……」
虽然乳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忆,此时的老孙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许莹的乳房。一会后老孙的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许莹的大腿跟里,手指在阴户上轻抚着。老孙的手指伸进许莹那两片肥饱阴唇,许莹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老孙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啊!……」
许莹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同时也脸红了。这不是因为肉缝被摸到之故,而是产生强烈性感的欢悦声。许莹觉得膣内深处的子宫像溶化一样,爱液不断的流出来,而且也感到父亲的手指也侵入到自己淫穴里活动。
「啊……嗯……好…嗯…嗯……嗯……」
老孙的手指在滑嫩的阴户中,扣扣挖挖,旋转不停,逗得许莹阴道壁的嫩肉已收缩,痉挛的反应着。接着他爬到许莹的两腿之间,看着两腿之间挟着一丛阴毛,整齐的把重要部位遮盖着。许莹的阴毛不算太浓,但却长的相当整齐,就像有整理过一样的躺在阴户上,触手丝绒般的顺滑。许莹的阴唇呈现诱人的粉红色,爱液正潺潺的留出,看起来相当的性感。
老孙用手轻轻把它分开,里面就是许莹的阴道口了,整个阴部都呈现粉红的色调。老孙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许莹的阴核,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阴道内去搅动着。
「嗯……喔……爸……别再舐了……我……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别咬嘛……酸死了……」
许莹因老孙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的是一套,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猛挺向老孙的嘴边,她的内心渴望着老孙的舌头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她浑身颤抖。老孙的舌尖,给了她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她的理性淹没了,子宫已经如山洪爆发似的,爱液流出更多的。此时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这快感的波涛中。她陶醉在亢奋的激情中,无论老孙做出任何动作、花样,她都毫不犹豫的一一接受。
因为,在这美妙兴奋的浪潮中,她几乎快要发狂了。
「嗯……不行了……爸……我受不了了……嗯……痒死我了……嗯……」
老孙的舌头不停的在阴道、阴核打转,而阴道、阴核,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这使许莹的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她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到许莹淫荡的样子,使老孙的欲火更加高涨,老孙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剥光。虽说老孙已有四十七岁了,但老孙那一根大肉棒,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至少有七寸左右长,二寸左右粗,赤红的龟头好似小孩的拳头般大,而青筋暴露。老孙感觉自己就像年少轻狂一样。
「爸…我痒死了…快来…嗯……我受不了了…嗯……」
许莹粉脸上所透出来的淫荡表情,看得老孙已奋胀难忍,再听她的娇呼声,真是让老孙难忍受,老孙像回复精力似的发狂的压上许莹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肉棒先在阴唇外面擦弄一阵,嘴唇也吻紧她那鲜红的小嘴。
「嗯……爸……我不行了……我要……」
许莹双手搂抱着老孙那宽厚的熊背,再用那对丰乳紧紧贴着老孙的胸膛磨擦,一双粉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完全一付准备老孙攻击的架式,一双媚眼半开半闭,香舌伸入老孙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娇声浪语:「爸…我受不了啦!……我……」
老孙的大龟头,在许莹阴唇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爱液愈流愈多,自己的大龟头已整个润湿了。老孙用手握住肉棒,顶在阴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阴唇进入里面,大龟头及肉棒已进入了三寸多。
「哎呀……」
许莹跟着一声娇呼。
「痛死我了,爸…你的鸡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
[别怕,宝贝,爸爸慢慢来]老孙看许莹痛的流出泪来,老孙心疼的用舌头舔拭泪水,不敢再冒然顶插,改用旋转的方式,慢慢的扭动着屁股。
许莹感觉疼痛已慢慢消却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布满全身每个细胞。这是她嫁夫以来,从未有过的快感,她开始扭动臀部,让肉棒能消除淫穴里的酥痒。
「爸!…我……好痒……」
许莹那淫荡的表情,浪荡的叫声,刺激得老孙暴发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阳具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老孙的腰用力一挺!
「哦!……」
疼痛使许莹哼一声咬紧了牙关,她感觉自己简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强迫打进双腿之间。
「莹莹,太大了吗?马上会习惯的。」
许莹感觉父亲钢铁般的肉棒,在缩紧的她肉洞里来回冲刺。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让她开始不规则的呼吸着,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
许莹吃惊的发现,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她本能的感到恐惧。但是老孙的肉棒不断的抽插着,已使许莹脑海逐渐经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的接纳男人的肉棒。
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许莹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唔……好爽…嗯…」
每当老孙深深插入时,许莹就皱起美丽的眉头,发出淫荡的哼声。
老孙每一次的插入都使许莹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许莹淫荡的反应更激发老孙的性欲。
「啊……嗯、嗯…嗯…嗯…爽死我了…爸…快…再快一点……」
老孙将许莹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许莹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许莹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
老孙更不停地揉搓着许莹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许莹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不行了……唔…爽死了……」
许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唔……爽死了……啊……」
许莹软绵绵的倒在床上。但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的馀韵,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
当老孙将肉棒抽出时,这样的空虚感,使许莹不由己的发出哼声。
「啊……不……」
老孙将许莹翻身,让她四肢着地采取趴着的姿势。刚交媾完的大阴唇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阴唇的黑毛,沾满了流出的爱液,因姿势的改变爱液不断的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床上。
许莹尚在微微的喘气时,老孙的肉棒又从后方插了进去。老孙插入后不停改变着肉棒的角度而旋转着。
「啊…快……我还要……」
激痛伴着情欲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许莹全身几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爱液也不停的溢出。
「唔…好…快…再快…唔……」
老孙手扶着许莹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则用手指揉搓着阴核。许莹才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许莹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女人羞耻心已经不见,突来的这些激烈的变化,使的许莹女人原始的肉欲暴发出来。她追求着父亲给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啊…好爽…爸……唔…媳妇…让你干死了……唔……」
老孙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使许莹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许莹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高潮都让她快陷入半昏迷状态。
「啊……爸你的大肉棒…唔…干的我…我好爽……唔……不行了…我要死了……唔……」
许莹再次达到高潮后,老孙抱着许莹走到床下,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啊……」
许莹站立不稳,倒在床边,她双手在背后抓紧床沿。
「莹莹,爸爸来了……」
老孙把许莹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达到数次绝顶高潮的淫穴里,又来一次猛烈冲击。
「啊…爸…媳妇不行了…媳妇爽死了……唔…大肉棒…干的媳妇好爽…唔……」
老孙用力抽插着,许莹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父亲的动作摆动。
这时候,老孙双手抓住许莹的双臀,就这样把许莹的身体抬起来。许莹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了老孙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老孙的腰。老孙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抽插运动,然后又开始漫步。
这时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许莹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许莹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
抱着许莹大概走三分钟后,老孙把许莹放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老孙抓住许莹的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连续抽插,从许莹的淫穴挤出的爱液流到床上。
高潮后的许莹虽然全身已软棉棉,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老孙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
许莹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老孙肉棒的抽插,旋转妖美的屁股。肉穴里的黏膜,包围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爽死……爽死了……喔……」
老孙一手抱着许莹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许莹也抬高自己的下体,老孙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许莹的子宫上。
「莹莹!爸出来了!」
老孙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
许莹的子宫口感受到老孙的精液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潮的顶点。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射精后的老孙趴在许莹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而许莹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但许莹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
高潮后的许莹紧拥着老孙,她的头放在仰卧的老孙左胸上,下半身则紧紧的和老孙的下半身紧贴着,两人的大腿交缠在一起。老孙紧紧的抱着许莹那情热未褪的身体,右手则缓缓的轻抚许莹的玉背。许莹就像只温驯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老孙的爱抚。
俩人似乎还没发觉自己的身份,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慢慢的老孙的手迟缓下来,而许莹也在满足之后的充盈与安适感中睡着了。
暴雨终于不顾一切地倾泻了下来,玉佳湖的水面上,溅起成千上万朵水花,伴随着狂风肆虐,雨雾像疯狗一般乱窜,天地已经混合在了一起。窗台底下是一片荷塘,莲叶在暴雨的击打下不堪重负,连茎杆都承受不住弯了下来,然而只要一有机会,便又耸立了起来,不屈地继续迎接暴风雨的洗礼。
暴雨整整下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云收雨歇,天边浮现了一丝鱼肚白——天,快要亮了。
雨后的玉佳湖显得格外的清爽,荷塘愈发青翠,一片片莲叶上星星点点地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儿,偶尔有一滴水珠滚落到水里,发出清脆的声音。有一些新芽儿钻了出来,翠绿的芽苞儿积极地向上挺立着,向大自然传递着新生的声音。
三楼的客厅里,老孙温柔地搂着许莹娇美的胴体,爱怜地看着昨夜宛转承欢的媳妇的那一张俏脸。酒后脸上的红晕已经褪去,许莹如小鸟依人般安静的闭着眼睛躺在公公地怀里,长长的睫毛有时候轻微地颤动一下,一幅清纯而又宝相端庄的样子。
老孙知道许莹没有真的睡着,怀中圣女般的媳妇是昨晚那个媳妇幺?想着老孙便松开搂着许莹腰肢的手,轻声道:“莹莹……对不起,昨天,昨天……你喝太多酒了……是爸爸不好……”
许莹“咯咯”地轻笑了一声,按住老孙要移走的手,仰起俏脸,在老孙嘴唇上飞快地啄了一下:“爸,不怪你……”
望着老孙怔怔的眼神,犹如失魂的样子,许莹大眼睛更加露出调皮的表情,将螓首凑到老孙耳边说道,“爸,你昨天好厉害……你看天都要亮了……你要赔我裙子!”
在媳妇的娇言软语中,老孙彻底地放了开来,手掌在许莹丰满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下:“你还真是一个小妖精,好——爸爸今天就陪你去买裙子。”
手却放在屁股上没有拿开,还不断轻轻的抚摸着。
“啊,爸,你好坏!”
许莹娇躯猛地弹了一下,她感觉老孙那粗长的肉棒又硬了起来,顶在自己的小腹上。
许莹用手撑着沙发,拨开老孙的手就向外滚。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老孙   媳妇   肉棒
  • [原创][手势认证]骚媳妇她说她想放纵一回,穿黑丝拍些骚浪淫荡照片给聚聚们看看,评论让她流水的,她会跟你放纵一回[29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Sao´s daughter-in-law said she wanted to indulge. She wore black silk and took some pornographic photos for the people to see. If the comments let her flow, she would indulge with you [29p]
    2021-07-29 00:00:00715
  • [原创]嫩穴媳妇系列之 钟爱情趣套装做爱 ,肉丝开裆、边操边自己用跳弹摩擦骚穴  验证[48P]
    [original] love fun suit of tender point daughter-in-law series, making love with shredded meat open crotch and rubbing Sao point with jumping bullet while exercising [48p]
    2021-07-27 00:00:00183
  • [原创][手势认证]偷拍自家小媳妇,卫生间洗漱。[11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secretly take photos of your little daughter-in-law and wash in the bathroom[ 11P]
    2021-07-25 00:00:00117
  • [原创]嫩穴媳妇爱丝袜系列!媳妇穿上新买的死库水和白色丝袜拿出跳弹自慰嫩穴,提枪上马直捣黄龙,屁股手写验证[18P]
    [original] tender point daughter-in-law love silk stockings series! The daughter-in-law put on the newly bought dead reservoir water and white silk stockings, took out the bullet jumping masturbation tender acupoint, took up the gun, mounted the horse and
    2021-07-24 00:00:00819
  • 媳妇的自拍和炮图局部特写[13P]
    Daughter in law´s self portrait and shot partial close up [13P]
    2021-07-19 00:00:00302
  • 小女友很听话把肉棒舔得太舒服[16P]
    My little girlfriend is very obedient and licks the meat stick too comfortably [16p]
    2021-07-16 00:00:00743
  • [原创][手势验证]纯欲学妹骚气十足,被两个油腻大叔前后夹击,上下都要吃着肉棒才满足[19P]
    [original] [gesture verification] Chunyu Xuemei is full of coquettishness. She was attacked by two greasy uncles and had to eat meat sticks to satisfy herself [19p]
    2021-07-15 00:00:00114
  • 越看越难受,好像把硬邦邦的大肉棒填满她两嘴,射满精液给她。「11P」
    The more she looked, the more uncomfortable she felt. It was like filling her mouth with a big, hard meat stick and ejaculating semen to her 11P」
    2021-07-07 00:00:00678
  • 骚妻张开大腿渴望迎接广大的肉棒 [12P]
    Sao´s wife opens her thighs to welcome the meat stick [12p]
    2021-07-07 00:00:00487
  • 自家媳妇,半夜一顿啪啪[17P]
    My daughter-in-law, a sla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2021-07-03 00:00:00994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