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ord demon

English title: Sword demon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19 12:38:00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 01

黑夜沉沉,两道人影彷佛两道流星般划过夜空,往阴山上的天狼寨奔去。

那天狼寨乃是武林中的罪恶渊薮,名列三帮五寨之一,寨主“狼妖”董重可说是无恶不做,贪花好色的一代凶人,麾下还有四兄弟均是与其臭味相投的武林高手妖,董重本身的武功更是在五兄弟中为最高。

天狼寨中的守卫也极为严密,原因是“狼妖”董重自知自己树敌甚多,虽说自己武功精湛不怕有人前来挑衅,但小心一点总是不错,可惜今日闯山的两人都是一流的武林高手,尤其是当先一人更是厉害,天狼寨的匪徒才觉眼前黑影一闪,剑光一亮,眉心已经中剑,剑劲刺入,任你武功再高也要魂归九幽,往见阎王去了。

其他的匪徒连叫都来不及叫,当先的黑衣夜行人手睕一抖,长剑挥击而出,无数闪亮飞跃,密如星河落雨的剑光散落洒开,剑无虚发,只一招之间便解决了十人之多,剑法之快、疾、绝、狠,看得随后的黑衣人眼中异采连连,悄悄靠近先前一人,低声道:“岳弟,留几个给我试剑。”

那先前的黑衣人点头道:“嫂子,你放心,我会把“狼妖”董重留给你处置的,这些人只是小角色,杀了也没什幺大用,我们走吧!”那随后的黑衣人道:“好,我们走。”两人如同星丸跳掷,飞跃于阴山之中,直闯天狼寨。那天狼寨此时也已发现两人踪迹,号角急吹,当时人声鼎沸,灯光处处,整个天狼寨全都动了起来。

当先黑衣人此时已经来到天狼寨门前,冷笑一声道:“就凭这扇烂门就想挡住我云岳,哼!看我破门而入。”脸上紫气大盛,离天狼寨大门还有数丈,足下一点,人如流星怒矢,破空射出。身在半空急旋如龙,浑身紫气缭绕,双掌运足了内力,“轰”的一声大响,双掌打在天狼寨的大门之上,内力所及,如九天之上惊雷怒响,紫电狂殛,喀啦一声,天狼寨那厚有两尺的大门竟在云岳双掌怒击下裂成数百块,四下飞割。由于木片上贯注了云岳雄浑无比的内力,木片飞出,无异钢刀,登时唉嗥惨叫之声此起彼落。

云岳冷冷一笑,不知由那里来的一柄长剑在手,剑尖一抖斜圈,剑光骤然大盛,光雨散开如海潮急转,漩涡怒卷,剑光所至,无坚不摧,无敌不克,血溅肉离之下,又有数名天狼寨的恶人死在云岳剑下,而那之后的黑衣女子则好像与天狼寨有深仇大恨似的,出剑狠绝,虽无云岳剑法的清冷凌厉,但剑法中所含的煞气冲天却是云岳剑法所无。

由于两人武功剑法实在太高,天狼寨众人才一接手便溃不成军,便在此时,一声暴喝响起,吼道:“谁敢来我天狼寨逞凶,死来。”一团黑影乍现,手持一根狼牙棒,自上而下,向当头的云岳压下。

狼牙棒乃是沉重兵器,使棒者又是天狼寨中素以神力着称的“巨狼”董山,这一棒怒砸可说是力逾千斤,棒势未到,狼牙棒激出的劲风已令人呼吸不畅,气魄胜人。

那随后的黑衣人心中一惊,叫道:“小叔小心!”

云岳面对董山这沉重之极的狼牙棒,脸色丝毫不变,只是冷冷一笑道:“来的好,就看是你的狼牙棒厉害还是我的“惊神九式”强横?”

倏忽之间,一道雄强炽烈的光华骤然暴射,好似一条穿过九天烈日的长虹,以后羿神箭的威势凌霄破出,两人棒剑相交,抖然硬碰,“巨狼”董山大叫一声,手中狼牙棒竟然在刹那间碎成无数片,满天光雨也似的向四周暴散,而云岳的剑也在一招击碎董山的狼牙棒后,后招不变,骤化万点星芒流彩,剑圈耀虹,冷电飞空,幻出一重又一重的剑雨紫霞,轻纱飘雪,大地飞霜,登时寒气大盛,刺人如剑,无数光环剑影向“巨狼”董山聚合绞杀,只要四下剑光一收,“巨狼”董山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就在“巨狼”董山堪堪伏诛于云岳剑下之时,四条人影暴闪,锐啸嘶风,同时有人厉喝道:“剑下留人。”两柄单刀,两只铜鎚,外加一柄剑几乎是同时不分先后的向云岳身上猛砍狠砸,所采取的战术正是围魏救赵的策略,要逼得云岳自救。

云岳冷冷一笑,道:“有这幺简单?云某的剑出必见血,否则也不叫剑魔了。”

剑上陡一用力,剑光大盛,如极东之地的烈阳旭日自云海波涛中乍现骤升,刹那间金芒遍洒大地,光华万道,浩瀚无匹的剑气充斥天地之间,彷佛每一寸空间都弥漫着撕天剑气,只一靠近便有如赤身裸露于万剑千锋之下,冷的令人胆落魂飞,而云岳剑尖所爆闪而出的剑花,也如金蛇万道,波光耀日般不住互撞冲击,激出无数光点剑潮,千堆雪,万顷波的向四方涌卷,不但剑法凌厉不减,反而更加三分,将其他四人圈在金芒剑光之中。

这一来,四位要救“巨狼”董山的高手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身陷云岳的滔天剑浪之中,数不清的银光刃影铺下了一重重的天罗剑网,将阴山五狼完全卷缠在澎湃剑气之下,六个人六样兵器不住交击,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激出蓝星火花万点,如正月的烟火般此起彼落,灿烂之极,看得黑衣女子与天狼寨众人都是呆呆的看着六人火拚,根本无从插手。

蓦地,一道惊雷也似的大响,如天地同崩,似五岳乍碎,轰然一股大力于剑圈光潮中炸开,万千剑影如星碎月破,暴洒无数寒芒冷电,挟着沛然无尽的森森剑气,向四面八方怒射开来,剑光过处,无物不摧。阴山五狼做梦也没想到云岳的剑法之高已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在云岳威力无匹的“惊神九式”之下,“巨狼”董山首当其冲,身中无数剑招,剑尖上贯入了云岳的浑厚内力,当场哼也没能哼一声便在云岳的万剑绞杀之下化为一天血雨,尸骨无存,就此人间消失,化为乌有。

而那驰援而来的阴山五狼中的其他四位也在云岳凌厉无比的绵密剑法下负伤挂彩,老二“阴狼”董玄一颗眼珠被挑出,鲜血流了满面,老四“人狼”董风较好一些,只胸前中剑,血肉模糊,右耳被削掉一半,老幺“淫狼”董雨也没好到那里去,左腕中剑而断,鲜血狂涌。

至于“狼妖”董重由于武功较四位胞弟为高,受伤较轻,但也身中七剑,闪躲不开云岳快若流星,变化奇奥的剑法。云岳以一挡五,凭高超剑法护身,竟然一点伤都没有,仍是一身黑衣如墨,静谧地卓立场中,手中灵犀剑在月光映射下,寒芒闪动,剑尖滴下一滴鲜红血水,四周一片静肃的可怕,几乎是一片死寂,只有众人因恐惧而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连那随同云岳齐来的黑衣女子也同样震慑在云岳的这一式剑法之下,心中寒气直冒,几乎不敢相信人世间有如此惊天动地的剑法。

好一会儿,云岳才回过头来,冷冷对“狼妖”董重道:“董重,你两年前残杀了我结拜的义兄,今天我云岳要帐来了。”

“狼妖”董重双睛睁大,失声道:“什幺?你是“剑魔”云岳?”

云岳残忍的一笑道:“不错,我就是“剑魔”云岳,剑魔魔剑,出必见血,想你也应该略有耳闻才对?”

“狼妖”董重强忍怒火,沉声道:“云岳,我天狼寨与你无冤无仇,你居然下这等毒手,就算你剑魔名声天下震动,我天狼寨也不含糊你。”

一使眼色,阴山五狼剩余的四狼立刻将云岳围在其中,云岳冷冷道:“与我无冤无仇?董重,我且问你,两年前你可曾在淮阳山区试图非礼一对夫妇不成后,狠下杀手,可有这档事?”

“狼妖”董重心中一悚,强道:“没有。”

云岳冷笑一声,眼中杀气大盛,问道,“当真没有?”还未等董重回话,那跟随云岳同来的黑衣女子已经忍不住,厉声喝道:“董重,你瞧我是谁?”

董重一愣,往发声处望去,只见一名黑衣女子猛然脱下头套,一头乌黑长发笔直的泻了下来,一张美艳绝伦,却带无边煞气的天仙面孔陡然现于眼前,董重先是一怔,既而失声道:“是你!你没死?”

那天仙般的女子怨毒地道:“是的,董重,我没死。你以为我掉下山后必无生理,可是?可惜你算错了,那山崖之下是一条大溪,我掉落山崖后恰巧落入溪中,为人所救,你想不到吧?云岳是我丈夫的结拜义弟,今日正是与我来报两年前的杀夫大仇。”

董重没想到,自己以为早已不在人世的人居然没死,更带来天下威名最盛的“七魔三仙”之一的“剑魔”云岳,不禁又惊又怒,冷笑道:“唐云真,当日你侥幸逃过一劫就该隐姓埋名才对,居然还带人来我天狼寨逞凶,今日我要你们来得去不得。”

大喝一声道:“布天狼阵,将这对狗男女砸成肉酱,为三弟抱仇。”便在他喝声方出的同时,五狼之一的“人狼”董风人化狂风,猛然向唐云真扑去,一出手就是一招“双雷轰”,两柄大铜鎚猛向唐云真击落,云岳见状也不出手,只淡淡一笑道:“嫂子,他是你的了。”

唐云真应道:“小叔,你放心,他跑不掉的。”娇喝一声,手中剑不知怎地彷佛幽灵虚空陡现,无声无息,只一眨眼,明晃晃的剑尖已到“人狼”董风面前,董风再怎幺样也没想到才两年时间,唐云真的剑法大进,竟然变的飘忽玄奇,与她所成名的流云剑法以变化多端为主的剑路大相迳庭,大骇之下,暴吼一声,双鎚齐出,力拒这虚空陡现的神来一剑,但唐云真这两年来受“剑魔”云岳调教,武功剑法大进,已非两年前的吴下阿蒙。

这神来一剑正是云岳的成名剑法“惊神九式”中的第一剑“惊虹陡现”,也正是云岳方才一剑灭绝“巨狼”董山的剑法,“人狼”董风本想柿子挑软的吃,没想到唐云真的剑法如何奇奥,还以为自己的双鎚一挡,唐云真剑法再高也要无功而返,却不知这一招“惊虹陡现”乃是云岳苦心研创,综合各派剑法菁华所汇集的剑招,威力之强,变化之妙,可说是江湖中一等一的武功。

“人狼”董风才自以为挡开唐云真这一剑,唐云真的这一剑彷佛就像有生命一样,一变二、二成四、四生八,霎时间,光虹乱闪,剑气千丝,一柄剑于眨眼之间,骤化无数芒彩流虹,由四面八方向“人狼”董风卷挤绞来,剑未至,剑风嘶啸,寒芒冰心,令人手麻足酸,活动不灵。董风面对如此刁钻难测的剑法,眼中骇意大盛,叫道:“大哥救我。”双鎚狂舞,意图架开唐云真这鬼神莫测的一剑。

董山见胞弟处境危险,厉喝道:“四弟撑住,我来了。”身子刚动,头顶上猛然传来一道冷若玄冰的语音道:“回去。”一道剑光如练,寒气大盛贯顶,董重武功再高也不得不挡这一剑,否则一剑刺入天灵那还有命在?无奈之下,厉吼一声,金背刀扬起,与云岳硬碰硬。

云岳冷冷一笑道:“天狼刀?你还差的远,若是“大漠神刀”沙飞羽来使还差不多,你!根本不配!”剑身一震,剑光暴涨,如飞瀑流泉,似星河落雨,鸣珠溅玉般,千点万点的怒洒而下,又快又疾,又密又劲,彷佛狂风惊涛,奔腾不绝。长虹一卷,万刃齐出,冷森森,紫莹莹,晶芒闪动,满空流舞的剑光交织成一大片光网,猛然向董重罩下,气势之强,变化之繁复,直令人以为是魔术,而非武功。

董重于江湖中虽然也算是高手,但云岳的武功却更令人心寒,这一剑出,董重已知要驰援董风是不可能了,没有人能在“剑魔”云岳那千重浪叠,变化无穷的魔剑下还能分心救人,当下全力应付云岳的进击。

而云岳根本不是真的想杀他,只是不愿让唐云真要亲手复仇的心愿落空,这才出手阻止董重相救董风。

◆ 02

只听得一声惨叫,在唐云真全力施展云岳所传的“惊虹陡现”剑招下,董风虽竭力招架,却仍不敌“惊神九式”的莫测变化,顾上顾不了下,顾左则失右,被唐云真横里一剑,寒光闪过,带出大片血雨,将两腿齐根切下,昏死了过去。唐云真也是第一次以这招“惊虹陡现”对敌,没想到只一出手就将董风双腿斩下,又快又狠,自己也被这式剑招的威力吓得一呆。

董雨,董玄也没想到唐云真竟然只用了一招便重创了自己兄弟,出剑之快,直如闪电惊虹,剑光过处,董风双腿已断。又惊又怒两人联手齐上,单刀长剑向唐云真猛攻。

唐云真呆了一呆,随即被两人刀剑激起的寒风惊醒,眼见董雨、董玄刀剑齐施,向自己砍下,急忙长剑圈转,剑光飘移不定,如风中柳絮,似云间飞羽,化出了星星点点的冷电精芒凤凰展翼般将两人的刀剑拨开。

董雨、董玄面对武功大进的唐云真,心知若不尽力施为,不知道唐云真还有什幺绝招能致两人于死地,索性先下手为强,以狠攻猛打逼得唐云真不得不全力招架,再伺机消磨她的体力精神然后下杀手。

唐云真冰雪聪明,自然看出两人用意,暗哼一声,心道:“想消耗我的体力,哼!那有那幺容易?”脚踩流云步,手中三尺青锋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变化倏忽,每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再生变化,杀的董玄董雨两人冷汗直流,根本无法应付唐云真的剑法,只有仗恃力大与唐云真周旋,暂保不败,但已经招架的十分吃力。

另一方面,云岳面对阴山五狼中武功最强的“狼妖”董重,一柄灵犀剑使得矫若神龙,自在腾飞,长剑挥洒中,圆转如意,变化诡奇,剑尖幻出千朵剑花,万点寒星,星罗棋布也似的上下闪流,有时剑若长虹,纵横环绕,发出炫人心神的七彩霞光,有时剑如潮浪,层层叠叠,爆裂分出无数银环星点,如海龙掀涛,激起万丈波涛,似群龙争食,数道匹练般的剑光由浩瀚剑海中盘旋交缠卷上,将董重紧紧困在这明灭不定,闪烁不停的无边剑网之中,芒彩合流中,万千光点如怒涌青天的银白海浪碎裂开来,一蓬又急又密的碎浪剑雨倾盆洒下,剑气丝丝,董重根本无法抵挡,若非云岳要让唐云真亲手报仇,杀了董重,在如此漫天剑雨中,董重那还会有命在?

过不一会儿,只听唐云真喝了声道:“着!”一剑奇诡无比的刺出,如晴空万里,四望无云的长空突然闪过一道冷电,精芒一闪,剑光穿过董雨的护身剑网,飕的一声,一剑贯入董雨喉咙,董雨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死在唐云真剑下,尤其是这神来一剑,毫无预兆,好像本来就在那儿,是董雨自动将自己的喉咙凑上去的。董雨喉头鲜血直冒,双目瞪大,一付不可置信的神情,咚的一声,倒卧黄土,就此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董玄亲见自己兄弟遭诛,心神大乱,手中单刀狂舞,招不成招,董重见了,心急如焚,吼道:“二弟稳住,大哥就来救你了!”

云岳冷笑道:“救人?你还是先救你自己吧!手中灵犀剑吐出蛛网也似的大蓬星芒剑雨,如雨洒芭蕉,叮叮当当之声不绝,火花乱闪旋飞,董重虽全力硬闯云岳布下的绵密剑网,但两造功力天差地远,根本无法相比,董重根本无法闯得出云岳天罗地网般的剑幕。再听一声惨叫,董重心中一沉,通体冰凉,不由得转过头去,正好看见唐云真剑光一线,先将董玄右臂斩下,随即剑光横披,划过董玄咽喉,一颗毛头飞起,鲜血喷出丈来高,斑斑点点,落了一地血红。

云岳见唐云真剑诛董玄、董雨两人后立刻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知她心意,朗笑一声,喝道:“去。”力贯剑尖,运劲一挑,董重此时心神已乱,哪里化解的了这一剑?被云岳一剑掀飞,人在半空,无从着力。

便在此时,唐云真厉喝一声:“董重纳命来。”一个飞云步,足下一点,人如飞仙出游,手中剑暴闪出万点寒芒,百练千丝,迎向董重。

董重大骇之下,顿起拚命之心,虎吼一声道:“贱人!还我弟弟命来!”单刀疯了也似的狂劈怒击,与唐云真一阵快打,叮叮当当,如珠落玉盘,清脆玲珑,如金铃响风,又快又急。只一眨眼的时间里,两人已经互换了六七十次刀剑交击,但唐云真剑法刁钻,居然在第七十五剑上穿入董重的刀光之中,陡然抛手弃剑,那柄剑顿时如脱手飞龙般电射而出,只见寒光一闪而没,血花骤起,染红了董重衣衫,脸面朝天,重重地摔倒地上,胸口上插着一柄精光闪动,兀自发颤的长剑。

董重的表情则是又惊又怒,不敢置信的神色。云岳走到他面前,淡淡道:“没想到吧?这就是“灵犀一剑”,虚空陡现,灵犀一剑,若你能避的过的话,我这魔剑的招牌不就砸了?你的时辰到了,我送你一程吧!”董重怒目瞪视云岳,却无力说话。云岳中指一弹,一度剑气吐出,结束了董重的一生。

◆ 03

云岳,唐云真两人联手,不出三十招便将阴山五狼诛于剑下,如此神功,吓的天狼寨门众不等董重死透,便树倒猢狲散,各自逃命去了。云岳自然也不会去追杀这些无足轻重的小罗喽,当下在挑了天狼寨之后,一把火将天狼寨烧成飞灰。三帮五寨之一的天狼寨就这样灭在云岳的手中,与唐云真连袂而去。

隔日,天狼寨灭于“剑魔”云岳手中的消息便传了出去,三日不到,整个江湖就好像一锅沸腾的开水般,每个人都在谈论云岳灭了天狼寨的消息,这其中最感震惊的自然是与天狼寨同列三帮五寨的其他七家,虽说天狼寨于三帮五寨中,若以实力论,可以说是敬陪末座,但由于寨主“狼妖”董重是西域大漠派的弟子,以大漠派的实力,绝不会轻易放过云岳,而且这也显示,以阴山五狼联手都无法挡的住云岳三十招,若云岳有心灭绝三帮五寨,以三帮五寨目前的实力,任何一家帮派恐怕都挡不住云岳的魔剑。

外面江湖闹的沸沸汤汤,此刻的云岳却一点也不在意,悠然自得地在他自己所拥有的“云涛山庄”逍遥。

云岳此时懒洋洋的躺在一张木制软椅上,双目微闭,全身放松,身周桃花如林,落英缤纷,却都落不到他身上。原来,云岳的武功深不可测,已到了罡气外放,自动护身的上乘境界,因此落英虽多,却半点沾不得他身。软木躺椅旁还摆了一张上好木桌,外加三张椅子,桌前大约两丈之遥的地方则有一个小湖,湖心中建有假山,另有一条木桥与之相连,假山上有一平台石桌,可以容人于湖心假山顶上举酒赏月,别有滋味。这处正是云岳用以放松心神筋骨,最喜欢来此晒晒太阳,享受宁静的“涤心别苑”,与云岳练剑所在的“神剑堂”所散发的肃杀冷森之气,截然不同。

云岳歼灭了天狼寨,为义兄报仇之后便无事一身轻,除了平时练剑的习惯外,便没有什幺事了。当下觉得无聊,晒太阳也晒够了,身子轻轻蹦起,心想道:“反正闲来无事,不如去玩玩水,顺便可以藉水力练功。”主意既定,足下用力,人如大鹤飞起,三两下纵跃,身子已经在十丈开来,朝庄后的一处瀑布流泉而去。

那瀑布不大不小,但水量却多,河水奔腾而下,巨响如雷,溅起无数水花,在艳阳映照下闪出七彩光芒,令人叹为观止。云岳毫不在意奔腾飞落的河水,人如一道银光般射入那瀑布之下,剑光挟着水光,竟然于瀑布下练起剑来,如此练法,不但须要使剑者有极深内力,还要熟悉水性才行,云岳当年便是发现了此处之后,藉水练功,是以武功进境一日千里,内力也无形中增强了许多。

练了好一会,云岳突然咦了一声,于巨响如雷的飞瀑暴落下,居然还能听到林中的些许声响,当下咻的一声,由水中射出,半空中急旋,瞬间将自己身上的水珠洒掉大半,独立树稍,迎风摇摆,轻功之高,武林中少人能及。

云岳挺立树稍,由上而下,一切尽入眼帘,只见树林中正有两人打得激烈,分别是一男一女,男的使扇,女的舞剑,一时间难分高下。云岳定睛一看,那女的赫然正是与自己连袂灭了“天狼寨”的“流云剑”唐云真,而那与唐云真交手的汉子则是一名书生打扮的翩翩公子。云岳眉头一皱,施展“神潜魔踪”的身法,无声无息地接近两人,隐密地躲在树枝叶影之后。

耳中传来那公子柔声道:“唐姑娘,你何苦这幺倔强?杨怀远已经死了两年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又何必为他竖立贞节牌坊?不如跟我回“万艳宫”,包你吃香喝辣,从此无忧无虑,没人敢惹你,要什幺有什幺,否则,凭云岳一人,又怎能力抗大漠一派,保你无伤?还是跟我回去吧!”说话之时,又连出三招,将唐云真逼退三步。

唐云真美目怒视那书生公子道:“安少谷,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我唐云真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女人,更不会到你的万艳宫去任你淫欲,当你的玩具,我劝你还是趁早滚蛋,否则的话,等云岳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那人阴阴一笑道:“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岂会这样便放弃?云岳又怎幺样?他虽名列七魔三仙之一,但你别忘了,我“灵魔”安少谷也是七魔之一,云岳还不在我眼中,你还是乖乖的归顺我吧!”

说话间,突然一扇横扫斜敲,劲风如刀,当的一声,剑扇相交,唐云真内力不足,手中剑被安少谷扫得脱手飞出,面如死灰。狞笑声中,安少谷一指点向唐云真,眼见唐云真难挡这一指,便要成为安少谷的阶下囚。

陡听一声冷哼,一人冷然道:“安少谷,这里还由不得你撒野!”话出剑到,一度剑气射下,快如迅光惊虹,只一闪,灵犀剑的剑尖已经堪堪指到安少谷的天灵盖。

安少谷大骇,虽惊不乱,冷喝道:“谁?出来?”身子横移七尺,本来直出的指力陡然向上发出。

云岳冷笑一声道:“比指力?安少谷,你不是我的对手的。”

中指一弹,一道指力袭出,与安少谷的指力硬拚。云岳专研剑法,连带的也钻研指力,这一指突出正是云岳自“惊神九剑”蜕变出来的“惊神指”,安少谷虽然也是七魔之一,但其人专长以扇招掌法为长,虽然也会其它武功,但毕竟在指法上不比云岳功力修为之深,闷哼一声,退了两步。云岳得理不饶人,灵犀剑闪出无数炫目寒光,如冷月清辉洒落大地,又快又密,又是那样的无法抵挡。

安少谷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厉喝一声道:“谁?报上名来,安某扇下不杀无名之鬼。”

云岳冷笑道:“安少谷,你刚才不是说不把我放在眼中吗?云某就看你有多大本事?”

安少谷失声道:“你是剑魔云岳?”便在三句话的时间里,云岳已经出了九招一百九十九剑,这一百九十九剑化为一面天罗剑网向安少谷罩下,安少谷也不是省油的灯,手中铁摺扇如卷狂风,叮叮当当,铁摺扇化成铜墙铁壁,尽挡云岳一百九十九剑的连环追击。

云岳冷冷一笑道:“好身手,能连续接我九招剑法的不多,你这淫魔还算有些本事,不太脓包。”话锋一转,急转直下道:“只可惜你找错对手了。”

安少谷也冷哼道:“本座早想找你较量了,如今正好看看你有什幺本事,居然能与本座齐名?”话落,一柄铁扇舞出凌厉狂风,排山倒海也似的向云岳扫来,威力强劲无比,正是其成名绝技“修罗扇”。

云岳哼声道:“来得好。”灵犀剑一式千锋,如万剑同出,江河奔流般滔滔不绝,瞬间交缠旋绞,爆出数不清满天星斗似的光点寒芒,泼风狂雨的急射而出,正是惊神九剑第二式“四海龙腾”。无数剑光冷虹幻化成星点剑幕,天罗也似的向安少谷罩去,剑幕飘扬中,匹练电闪,激迸成五道寒虹剑芒,分上下左右中五个方位环击安少谷。

安少谷大叫一声:“来得好。”人如陀螺急转,带起威力强大的护身旋风,一柄铁扇则化成无数扇影组成一片扇山,将安少谷整个人如人藏铁塔般紧紧护卫在铁扇的防护圈里,云岳的剑法虽然凌厉无匹,可称天下第一。但在安少谷无懈可击的防守下,剑扇交击,爆出无数蓝光火花,却难以摧破安少谷的扇招。

云岳十余招狠攻强打无功,心火渐发,长啸一声,如老龙清吟,似凤鸣九天,声回云间山岭,久存不散,人也如神龙出海般电射长空,一腾十丈有奇,正是惊神九剑第三式“惊雷殛魔”的前奏。

只见云岳人在半空翻滚旋转,灵犀剑带起一圈又一圈,闪烁不停,明灭不定,相生相灭的银环剑芒,在烈日映射下激出万丈豪芒,整个人已经完全被灵犀剑洒出的寒芒所掩,只看见半空光球旋动,发出令人目视心寒的冷冽剑光,看得唐云真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只是双目直直地瞪着半空中旋飞的剑团光球,宛如失了魂。

安少谷见云岳的剑法未出,气魄已然压天盖地,知道这一剑势必凌厉凶险非常,哪敢有丝毫大意?于瞬间已将压箱底的绝技“玄阴神功”运足了十二成功力,修罗铁扇紧紧握在手中,额上已经见汗,准备迎战云岳这凶险无比的一剑。云岳半空舞剑,此时已经聚集了十成功力,便在一声长啸中,一道雄强光芒,彷佛慧星落地,长虹贯日,发出的浩瀚剑光之盛大猛烈,连天边的太阳也相形失色,轰然一声,向安少谷殛下;就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万物俱毁。

安少谷大叫一声,修罗扇配合玄阴神功十二成的功力全然无保留的送出,迎向云岳身化剑芒光虹的惊神第三剑“惊雷殛魔”。两造硬拚立刻爆出震天巨响,光华大盛,剑光扇影如中天皓日突碎,万道剑气挟玄阴神功的浑厚劲道四下散开,威力无可比拟,剑气扇风所到之处如怒涛破岸,似狂风拔树,方圆十丈之内的生物树木不是被云岳发出的剑气所灭绝,就是在安少谷的修罗扇下化成飞灰,连唐云真也不能抵挡两人硬拚所发出的余劲,幸好她还远在两人八丈之外,能及时跳出两人硬拚所产生的风暴圈外,但奇猛无比的罡风还是将她扫飞五、六丈外,若非她轻功不错,又在云岳处学了一些借力化劲的法门,否则这一下罡风扫至,她非重伤不可。

尽管如此,唐云真仍然惊骇非常,没想到两人的功力之高,竟然已到如此境界。陡听一声闷哼,一条人影飞起,随即听得安少谷厉声道:“云岳,这笔帐安某记下了,断指之仇日后安某会加倍还你!”

云岳则毫无表情,傲立被两人轰出的大洞之中,缓缓的抬起头,眼中发出宝剑般的刺目寒芒,彷佛是一柄亘古就存在于天地间的无敌神剑,冷冷道:“安少谷,云某警告你,若你再敢纠缠不清,骚扰我嫂子,云某的剑就会毫无保留的刺入你的咽喉,不会只取你一根手指。”

唐云真定睛一看,果然见到地上血淋淋的一根小指,原来方才云岳,安少谷硬拚,由于云岳发动的早,剑法又凌厉多变,安少谷硬拚之下被云岳斩下一根小指,云岳也受了些许轻伤,两袖,裤管都是破皮见血,论伤势,是比安少谷要轻许多了。

◆ 04

唐云真惊呼一声,带着一股香风卷到,焦急地问道:“岳弟,你受伤了,有没有怎幺样?”

云岳微微一笑道:“只些皮肉之伤,没什幺大碍的。”

唐云真幽幽道:“都是我不好,没事到处乱跑,才会招惹到这七魔之一的“灵魔”安少谷,害得你受伤。”

云岳微笑道:“云姐,这事不是你的错,安少谷专门找女人下手,就算你不出去,别人一样会遭殃,我取了他一指,让他有所警惕,看他日后还敢不敢到处强抢女人?”

看看天色道:“我们回去吧!”

唐云真点头道:“嗯。”两人便连袂走回云涛山庄。

是夜,云岳正在书房中看书,屋外脚步声传来,轻敲房门,柔声道:“主人,小柔帮你送莲子汤来了。”

云岳放下手中书券道:“进来。”呀的一声,门被推了开来;一名雪衣女子,手里端着莲子汤,缓缓地向云岳走来,将莲子汤放在书桌上,轻柔道:“主人请快趁热喝了吧!凉了就不好喝了。”

云岳瞧了瞧小柔,突然笑道:“小柔,你是越来越漂亮了,来,坐下来!”伸手握住他柔细玉嫩的手掌,轻轻一拉,小柔轻啊一声,整个人跌入云岳怀中,斜倚在云岳肩上,吐气如兰,玉手轻抚云岳胸膛,脸上尽是柔媚春情;云岳举起莲子汤,三两下就将莲子汤一饮而尽。

左手如一道强而有力的铁箍环在小柔腰间,右手则毫不客气的伸进小柔的胸衣中寻找那丰满坚挺的雪玉双峰,轻轻揉弄,同时,更不断的亲吻小柔的双唇;小柔轻吟娇喘,与龙浩耳鬓厮磨,全身发热滚烫,一双水汪汪的灵眸双眼洒出一重又一重的款款柔情,玉臂环抱云岳颈项,身子轻轻蠕动,向云岳紧靠过去。

云岳一边与小柔热吻,一边还不停的抚摸小柔雪滑玉嫩的身体,右手手掌先是在那坚实挺拔的双乳恣意摸揉抚弄,渐渐往下探向小柔的双腿之间,食中二指在小柔的玉穴蜜洞中轻轻撩拨,把小柔弄的浑身火热,下身更是泌出了蜜汁,又痒又热,不禁扭摇起屁股来,玉手也忍不住伸向云岳的阳具,轻轻握住它上下套动。

云岳被小柔这一刺激,阳具暴涨紫红,又大又烫,索性将小柔抱起,走向床边,大手一挥,小柔已经是身无寸缕,全身雪白如羊脂白玉,光滑柔嫩,诱人之极。尤其是那胸前双乳,又大又挺又白,粉红的乳头高高耸起,两股之间的蜜洞玉穴隐隐有水光闪动,小柔那张美艳的天仙面孔红扑扑的,眼中发出热切神色,樱桃小嘴微张娇喘,配上鲜红欲滴的双唇,看的云岳不能自己,双目冒火,跪在床上,一双大手将小柔玉腿分开,露出那世人皆迷的玉洞,赞叹了一声道:“真美!”

以双手托住小柔浑圆滑润的无暇玉臀,令小柔双腿环勾自己的腰间,毫不客气地将大阳具对准玉穴,滋的一声,狠狠贯了进去。

小柔的玉穴本以泛滥成灾,如今云岳将大阳具干入,立刻看见玉门穴口冒出泡泡,小柔发出如释重负的娇吟,不等云岳攻击,小柔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将玉门凑上挺动与云岳的阳具紧密结合。

云岳此时阳具涨的难受,立刻耸动屁股,狠狠的在小柔的玉门蜜洞抽插。云岳天赋异禀,不但是练武奇才,性欲更强,再加上那长达六寸以上的大阳具,长硬粗圆兼具,以及深厚的内功基础,这一下狠插,可说是直捣花心,记记结实,把小柔弄得全身滚烫火热,娇颜红云满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更不时的娇吟出声道:“啊…啊!主人,你好…………好……大,干死我了!我………我好快活啊!”

云岳则是哈哈大笑道:“现在还没开始呢!我这才只是热身而已,等一下就要让你好看了!”

说话时底下也不闲着,大阳具陡然加速,密集的挺动,当下噗嗤噗嗤之声不绝于耳,间杂着水声与小柔的淫叫声,在烛光映照下,云岳看着自己的阳具来回不停在小柔的玉门进出,更是兴奋;阳具发热炙烫,狠狠的插入,龟头抵住小柔的花心嫩肉,紧贴猛旋,发出阵阵热力,把小柔弄得娇吟声越来越大,双腿紧紧缠在云岳腰间,云岳空着的双手自然也不客气,在小柔的一对玉乳上不停的搓揉抚弄,恣意轻薄,还捻住小柔因兴奋而发红挺立的鲜红乳头轻轻旋转,双管齐下,把小柔弄得快活无比。

云岳狠干了小柔五、六百下后便想试试别的姿势,突然间耳朵一动,隐隐然听见屋外似乎有人呼吸急促,只略一凝神,便发现那人竟是自己的嫂子,“流云剑”唐云真。

脑筋一转,故意要引起唐云真的性欲,微微一笑,索性将小柔抱起,令她双臂环抱自己的背部,双腿紧黏着自己下身,自己的头脸则埋在小柔的双乳胸前,含住小柔的右乳,不停地用舌头舔卷吸缠,下身不断挺动,硕大的阳具在小柔的玉门蜜穴忙碌地进出,还带出不少水花沾满了整根大阳具,连睾丸也是水淋淋的,鲜红的阳具,雪白的玉臀,以及漆黑如墨的沾水阴毛在烛光映射下看在窗外偷窥的唐云真眼里,当真是耳鸣心跳,全身无力,整个人瘫在屋外,淫水将唐云真的下身衣裙全弄湿了,且浑身滚烫,欲火中烧,想将眼睛移开不看,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右手不自觉地深入裙子之中,在她那两年未经男人滋润的玉门轻轻抠弄,激起一阵阵的快感酥麻了全身,左手则是紧紧握住自己的乳房,又挤又揉,美如天仙的艳丽面容上闪现的是浓媚春情的饥渴神色,双目微闭,幻想房中正在受云岳宠幸的不是小柔而是自己,鲜红的双唇不时让丁香软舌资润的泛出水光,全身因欲焰燃身所发出的容光令人血脉沸腾,直想提枪上阵,跟她来场盘肠大战。

天啊!怎幺会那幺“长~~~”……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一声   两人   剑法
  • [原创]0731享受与爱妻的两人世界2[12P]
    [original] 0731 enjoy the world of two with your wife 2 [12p]
    2021-07-07 00:00:00613
  • [原创]享受与爱妻的两人世界0731[13P]
    [original] enjoy the world of two with your wife 0731 [13P]
    2021-06-24 00:00:00898
  • [原创]炎炎夏日,出去外边吹点凉风,遇到我们的朋友记得和我们打一声招呼 哦! [36p]
    [original] in the hot summer, go out and blow some cool wind. When you meet our friends, remember to say hello to us[ 36p]
    2021-05-31 00:00:00175
  • 淫乱不堪被两人开发[12P]
    Obscenity is not easy to be developed by two people [12p]
    2021-01-01 00:00:00457
  • 一声叹息小嫂子的身体[16P]
    A sigh: Little sister-in-law´s body [16p]
    2020-10-13 09:00:001120
  • 室内外判若两人[12P]
    The difference between indoor and outdoor [12p]
    2020-10-05 14:30:00655
  • 眼镜妹骚起来很快活两人都舒服何乐而不为呢[11P]
    The girl with glasses is very happy. They are both comfortable. Why not do it
    2020-07-15 16:01:282257
  • 轮到我干她倒是一声不吭了[13P]
    It´s my turn to do it. She´s silent [13P]
    2020-06-09 09:44:001428
  • 感觉还没谈过一次恋爱你能叫我一声老婆吗?[13P]
    I feel like I haven´t been in love before. Can you call me a wife? [13P]
    2020-05-25 08:38:001877
  • [原创]臭婊子给我带绿帽,轮到我干她倒是一声不吭了[22P]
    [original] bitch brought me green hat. It´s my turn to do it. She didn´t say a word [22P]
    2020-02-21 12:33:006956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