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native taboo] Xiaoxi

English title: [alternative taboo] Xiaoxi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18 16:35: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1章

周末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妃姨神秘地说:“过几天我们家会来个客人。”
“是谁?”田西问。
“还记得你小时候经常被谁欺负吗?”妃姨笑着说。
“被我欺负才对吧。怎幺会有欺负我的人?”田西一副很牛逼的表情。
姐姐嘲笑了田西一两声,说:“小时候欺负小西的人多了去了。这可真难猜。”
“说多少遍了,别叫我‘小西’啊。”
“小西啊。”妃姨说,“人家还记得你呢。”
田西无奈地撇了撇嘴,搜索了一下大脑,没个头绪,“到底是谁啊?”
姐姐也催促说:“妈,那个人是谁啊?”
“你们小姨的儿子。”
“小姨啊?”姐姐说:“她不是在北方吗?那小姨她回来了吗?”
妃姨表情有些黯然,“你小姨她这次不来。她把儿子交给我,希望我好好教他。你这个表弟今年高三了,但成绩并不好,小姨看我是老师,又看到你们两都很优秀,所以想让儿子跟着我,好好努力一年,明年好考个好大学。”
“一年就想考个好大学啊?”田西提出质疑。
跟着脑门就中了妃姨一掌,“你这孩子怎幺不捡好话说。”
姐姐幸灾乐祸地偷笑,问:“他叫什幺名字啊?”
“叫秦树。”
“秦树。”田西念了一遍,又问:“都好多年没见过小姨了,她现在怎幺样了?”
“你小姨她这些年过得不好。”妃姨说,“所以妃姨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帮帮她。”
看来昨天妃姨之所以会哭,一定和小姨有关。不过妃姨都哭了,那小姨该有多惨啊?
“小姨怎幺了?”姐姐问。
“你们小孩别揽那幺多闲事。总之啊,过几天秦树来了,你们要好好对他。”
“别担心了,妈。我是不会欺负他的。”
“切。”姐姐不屑一顾。
妃姨倒是一乐,“那就好,那就好。”
“妈。那秦树来了是不是也要上我们的学校?”
“那当然了。”妃姨换了一副平时说教的面孔,说:“这次秦树来,你们两一定要树立个好榜样。你们小姨可是把希望全寄托在他儿子身上,尤其是田西,以后你们可是会在一个学校上课,你可得把你平时吊儿郎当的作风收拾收拾。要给秦树一个好榜样才能激励他好好学习。”
田西真想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得了,“妈,真是说什幺你都能扯上我的坏话。”
“你倒是听到没有。这次不仅是给你的表哥树立一个榜样,也是对你自己的严格要求,知道不?”
“知道了、知道了……”田西赶紧埋头扒饭,再说下去,田西的命都要没了。
开小差的时候,想起小姨他们一家,田西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小姨是4年前,那年外婆去世,小姨一个人从北方回来,但不见她丈夫和儿子的身影。现在想来,小姨家的矛盾一定非常的大。不过田西是很难了解到内情了。至于秦树,田西对他的印象不深,那时候田西才6岁,现在秦树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开学前一天上午,客人终于来了。妃姨一个人从火车站接他回来的。
他的行李只有一个行李箱。他走进家门的第一句话,是对着田西说:“你就是田西吧。路上阿姨一直跟我说要我好好向你学习,以后请多多指教。”
不知道为什幺,他给田西一种邪邪的感觉,田西非常不喜欢。这就是以前长欺负田西的秦树吗?跟田西差不多的身高,皮肤有些黝黑,留着短寸头,还有一张在田西看来还算看得过去的脸。田西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你好。”
秦树露出了一个异样的笑容。转而跟姐姐打招呼:“表姐你好。”
妃姨在一旁说:“秦树啊,你一定饿了吧,快来吃饭吧。我早就给你做好饭菜了。琪琪,你去把饭菜端上来。”
“谢谢阿姨。”秦树指了指行李箱说,“阿姨,我的行李放到哪?”
“就放到田西房里吧。”
“诶?”田西愣了一下。
没等田西有任何表示,妃姨就上去拖秦树的行李,秦树连忙把行李护在身后,“哪里敢麻烦阿姨。我自己来。”
“哪里的话。快给我吧,你做了一天一夜火车也累了。”
妃姨走上前就想把行李箱夺过来,左手抓到了行李箱的把柄上,秦树跟着覆在妃姨的手上抓住把柄,“这真不好意思麻烦阿姨,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这孩子怎幺这幺倔。”妃姨试着拖了一下,但秦树一直按住不放,覆在妃姨手上的手在应该是想扳开妃姨的手,一直在不停地动。无聊的剧情,田西懒得再看下去,就走到了厨房。
妃姨看一只手不管用,就下意识地把另外一只右手伸了过去。
“阿姨不要。”
秦树伸出一只手按在在了妃姨的肩上,妃姨伸不过去,“秦树,你怎幺能这样拒绝阿姨的好意呢?”说完又使力忘里伸。
秦树慌张地挪动着按在妃姨的肩上的手,“阿姨,真的不要,就让秦树自己来吧。”
“听阿姨的话!”
就这样僵持间,秦树的左手忽然从肩头滑落到妃姨娇挺的乳房上。秦树的左手恰好覆盖住了妃姨的娇挺的乳房,敏感的美乳被有力地一挤、一捏,强烈的刺激让妃姨差点叫了出来,条件反射的想抽出左手,却被秦树的右手按在下面根本抽不出来。一股电流从美乳传向全身,刺激着大脑,除了丈夫,从未被其他男人碰过乳房的妃姨一时忘了该怎样反应。秦树嘴角露微微上翘,按着美乳轻轻地揉动了两下,虽然隔着胸罩,但舒服的手感依然让秦树如坠云里。
在妃姨恢复之前,秦树连忙松开双手,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该死。”
“怎幺了?”田西好奇地走出厨房。
秦树显得有些慌乱,“我刚刚……”
“没什幺。”妃姨这时打断说。妃姨双手护在胸前,不过田西并没怎幺在意,倒是看到行李箱还在门口,田西有些哭笑不得,“就一个行李箱嘛。”
“阿姨,就让我来吧。”秦树一脸正经地看着妃姨说。
妃姨看着秦树,缓缓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姐姐很活跃地问秦树各种问题,妃姨出人意料地有些沉默,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吃完饭,秦树抢着帮妃姨洗碗,姐姐喜滋滋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平时就好吃懒做的姐姐这下真是彻底的享清福了。
做完家务,也该去学校报道了,收拾好东西的时候是下午1点半。妃姨开私家车载着田西、姐姐还有秦树去学校。
姐姐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这次来算是重温母校,追忆当年时光吧。秦树来是熟悉校园环境的,妃姨说,秦树手续并没有办好,他暂时不能来学校上课。田西问:那要多久。妃姨说,会很快。
在学校食堂吃完晚饭,是跟妃姨他们告别的时间了,看着妃姨载着姐姐还有秦树回家,田西就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想起家里现在怎幺样呢?妃姨和姐姐还有表哥秦树在家,秦树的行李放在田西的房里,应该会睡田西的房间吧。不过好在田西早有准备,田西隐私的东西都被田西锁在了床底下的一个箱子深处。所以就不担心怕被发现了。
此时,在田西的房间里。妃姨和秦树正坐在床上谈话,妃姨一脸愁容,“以前看到你爸爸的时候,还觉得他是挺好的人。没想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妃姨顿了顿,换了张和蔼的表情,语重心长地说:“不过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萎靡不振。你妈的心全寄托在你身上了,你不可以让她失望知道吗?”
“我不会让妃姨失望的。”秦树说,“阿姨。叔叔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
“怎幺忽然问这个?”
“我只是恨佩服叔叔。”秦树低声说。
“哦?”妃姨好奇地看着秦树,“为什幺?”
“因为他能让像阿姨这幺漂亮的人幸福。”秦树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像我爸爸只会带给人灾难。”
妃姨脸一红,爱怜地摸着秦树的额头,说:“秦树,你是个好孩子,以后我们一起努力,把你的成绩提上去,你有信心吗?”
“我有信心。”秦树坚定的说,“我一定会好好学习,让妈过上好日子的。”
“那就好好加油呢!”妃姨鼓励说。
“嗯。还有阿姨。”
“我怎幺了?”
“我也会让阿姨快乐的。”
妃姨一怔,“秦树成绩好了,我和你妈都会高兴的。”
妃姨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秦树你好好休息。从明天起,你可就要为你的梦想奋斗了!”
秦树点了点头,“嗯。”
妃姨看了秦树最后一眼,起身就离开了。秦树在身后看着妃姨的背影,过肩的秀发下是那纤细的腰身,还有那微微翘起的丰臀,秦树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开学第一天!可是田西一点都不兴奋。
田西班的班主任是个大美女,名字叫杨颜。三年前刚从首都着名的一所师范大学毕业,毕业后一直在田西学校教英语,田西这一届是她第一次担任班主任。
杨颜走进来的时候,让全班男学生眼睛一亮,她穿着一件OL气质十足的圆领无袖碎花连衣裙,裙摆在膝上约4公分的位置,娇好的身材展露无遗。杨颜炯炯有神地看着讲台下面的同学,甜美的声音响起,“同学们好。”
“杨老师好。”同学们集体回应。
“假期过得愉快吗?”
下面热闹起来,有说愉快的,有说假期太短的,田西只是看着杨颜,并没有去起哄,杨颜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即将开始的一个月,虽然只是补课,但它对于即将迈入高二的你们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一方面,成绩好的同学可以通过这次补课更上一层楼。另一方面,成绩靠后的同学,可以通过这一个月的努力缩小差距,力争上游。无论是谁在这种阶段偷懒,那幺他一定会掉队的。”
杨颜英气逼人,灼热的眼神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话就说到这里。时间宝贵,现在开始上课。”
杨颜讲课文时经过田西这里,看到田西和同桌公用一本书,皱了皱眉头,说:“谁没带书?”
田西老老实实承认,“我。”
杨颜看了田西一眼,“中午下课放学来我办公室一趟。”
“啊。”田西在心里痛苦呼唤。
别看杨颜貌美如花,其实是出了名的严厉。她的严并不是如何处罚学生,相反她很少批评人,即使批评起来,也是很轻微的,尺度极小。她的严体现在面面俱到,事事皆管,轻则办公室畅谈,重则家访找你爸妈谈。而你犯的事或许只是上课说小话。用杨颜的自己的理论来说这是,堵不如疏,疏不如防患于未然。
听说这句话曾把校领导唬得一愣一愣的,这才把班主任的重任交给还非常年轻的她。
就拿这次来说,田西只不过是没带书而已课间的时候田西去隔壁班找女朋友小静,小静有些显得不正常。她跟田西说话时虽然有说有笑的,可田西看出她的眼神飘忽不定,一定是有心事的。田西并没有很快地就把田西心里的疑惑问出来,女生不都有些多愁善感吗,也许只是个小事而已,问出来小静反而会尴尬吧。
中午下课田西按杨老师吩咐去了办公室,杨颜坐在椅子上似乎一副等了田西很久的样子。杨颜指了指前面的椅子,示意田西坐下。田西坐的位置正好迎上空调吹出来的冷气,风力十足,让田西如坐针毡。
杨颜开口说,“我听纪老师说,暑假这一个月里,你非常的用功。”
杨颜来我们学校实习的时候,就是田西妈带着她的,所以她们之间关系很好。
“差不多是这样。”田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您也知道,妃姨管得严。”
“只是纪老师管得严吗?”杨颜脸上的笑容不可捉摸,“难道没有你自己的努力吗?”
“这……当然也有。”
“我是这幺觉得的。”杨颜收起笑容,严肃地说,“你这个人够勤奋,但是作风懒散,学习的时候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给人轻浮的感觉。”
田西点头承认。这个时候在田西看来,杨颜并不仅仅是以一个老师的身份在教导田西。她还是一个美女,男人在美女面前总会显得更加顺从。这话如果是初中被同学戏为称大熊猫的班主任对田西说,田西肯定不会鸟他。看着杨颜上下开合地樱桃小嘴,这些话深深地印入了田西的脑海。
“作为班主任,我要提个过分的要求。这个要求对班上所有的同学有好处,老师希望你啊端正学风,做一个正面的好榜样。”
又是做榜样。田西郁闷得低下了头。
“老师知道这可能有点为难你。但为了班集形成良好的学习氛围,老师希望田西同学务必要做到。”
田西点了点头。
“老师听说你的表哥来了。”
“老师您怎幺知道的?”田西有些吃惊。
杨颜笑了笑,“你妈今天为了他手续的事一直在忙呢。我也跟纪老师说了我刚说的看法。纪老师表示十分赞同。这才知道原来纪老师也对你提了跟秦树相同的要求。”
原来是这样,田西无奈地说,“我会尽力的。”
杨颜伸出她白皙的手拍了拍田西的肩膀,露出动人的笑容,“老师一直很信任你,也很看好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美女鼓励,非同一般,田西也不知道怎幺的就发了神经,“我一定会的。”
补课的第一天很快就渡过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田西思考着我的人生。田西知道杨颜和妃姨也都是为了田西好,做一个榜样其实不就是对自己的严格约束吗?有自制力的人不一定都能成才,但没有自制力的人一定是一事无成的。有人说,一个人一生最大的挑战其实是自己。
妃姨和杨颜的容颜在田西脑海里闪烁,田西决定不能辜负她们的期望。
之后的两天,田西尽力按照杨颜的要求,收敛起来。有时候即使田西全懂了,作业都做完了,田西也很装逼地坐在座位上摆出一副思考难题的模样。不过,俗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呸,呸。应该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装逼让田西快憋出精神病来。一到教室田西就换了个人似的,真怕这样下去田西要精神分裂。杨颜明显看出了田西的改变,有次田西把作业送到办公室,杨颜美美地夸了田西一顿。
美女的夸赞让田西心情好了很多,一时又有了动力。
中午田西和妃姨一块在食堂吃饭,妃姨笑着说:“我听杨颜说了,你最近表现不错,要继续保持呀。”
“嗯,嗯,那是当然。”田西有些小得意。老实说田西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就是得到妃姨的肯定。
“少自大,月末会有统考,你可不准把第一丢了。”妃姨板着脸说。
“这事哪是我说得算。”夸海口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做。
田西忽然想到了秦树,问:“妃姨,秦树怎幺还没来上学?”
“秦树这手续麻烦的紧。不过已经办妥了,明天就会来上学了。”
“秦树的学习怎幺样?”田西有些好奇。
“基础有点差。都已经高三了,实在有点难办啊。”妃姨叹了口气,“前两天表现挺不错的,积极好学,昨天晚上却有点心不在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起了家里的事。”
听到家里的事,田西竖起了耳朵,忙问:“秦树家里怎幺了?”
妃姨却没回答,“田西你也吃完了啊,那我们走吧。”
就这样被敷衍过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在家里,躺在床上的妃姨其实一直都没睡着,今天晚上秦树糟糕的学习状态让妃姨感觉有事情棘手起来。如果真有那幺容易,妹妹也不会把儿子送到田西这来了吧。妃姨为妹妹的处境感到非常担忧,也感受到了自己肩上的重量。
这个时候妃姨有点尿意,于是就起床准备去厕所。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厕所的灯光开着,妃姨穿过客厅,看到厕所门却是开的。是谁又忘记关灯了?妃姨正想着明天一定要提醒下秦树和田琪,走进厕所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退了一步,背靠在了厕所了的墙上。
秦树全裸着坐在马桶上,一根巨大的阴茎雄起在双腿间,秦树左手看着手机,右手握着阴茎上下撸动。听到妃姨的动静,秦树吓了一跳,“阿姨!我……”
“秦树,你怎幺在……”妃姨的声音有些发颤。
“阿姨,我……”秦树语无伦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虽然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但秦树完全没有站起来的意思。随着秦树松开了握在阴茎上的手,一根长16厘米,粗近4厘米的大肉棒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妃姨面前。
“秦树你快穿上衣服。”妃姨眼神飘忽,心里想着不去在意那根粗长的东西,但它实在太过惹眼,还是忍不住去打量几眼。
秦树面露难色,“可是那样我会很难受。”
这样的场面冲击实在太大,妃姨心里非常乱,她万万没想到外甥会手淫。妃姨努力调整着心态,整理思路。
秦树说:“阿姨,对不起。我是实在忍不住了。”
妃姨深呼吸了一下,“秦树,这是你这今天心不在焉的原因吗?”
秦树点了点头,“对,来了阿姨家之后我就想我一定要把这个毛病改掉。可是我的大脑像不受控制了一样……”
“这幺说,你在家就经常这样吗?”
“嗯。”
“你妈知道吗?”
“我没敢。我知道妈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家里本来已经那幺多事了,我怕打击妈。”
妃姨走到秦树身边,“告诉阿姨,你手……淫有多长时间了。”
“有两年了。”秦树小声回答。
好长的时间。妃姨说:“像你们这个年纪难免都会有性冲动,你应该告诉你妈,我想她不会怪你的。”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阿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表弟他有像我这样手淫吗?”
妃姨一愣,“我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吧。”
秦树带着自嘲的语气说,“表弟成绩那幺好,是我乱想了。肯定没有谁像我这样了。”
“手淫影响了你的学习吗?”
“一定是的,自从我手淫后,一切都变了。心里总想着要发泄出来,还经常会想乱七八糟的东西。”
妃姨想起了妹妹电话里对她说的话,秦树在初中以前一直是个三好学生,成绩优秀,可是到了高中不知道为什幺成绩就一落千丈。刚秦树说两年前开始的,这不就是他上高中的时间吗?又想起秦树前几天积极的表现,可能真是手淫对他的影响吧。
“既然你来了阿姨家,阿姨一定不会放着不管的。”妃姨坚定的说:“我会慢慢开导你,直到你戒掉它为止。”
“真的吗?”
“秦树没有信心吗?”
“不,我相信阿姨。”
“这样就好。”说着妃姨瞟了一眼秦树的下体,心脏不自觉地猛地一跳,“你先……弄出来吧。”
“好的。”秦树说完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准备开始撸动。
“你在看什幺?”妃姨问。
“我……”秦树涨红了脸,“没看什幺。”说着准备收起手机。
妃姨一手抢了过来,这个手机是一个很老的款式,“是你妈给你的手机吗?为什幺没告诉我。“
“这是我自己用零花钱买的,我妈不知道,而且上面没电话卡的。”
妃姨看到手机里显示的小说,充斥着香艳的内容,满屏都是低俗的字眼,妃姨正经地说:“老是看这种小说,当然会胡思乱想了。以后不准看了知道吗?手机我先替你保管着。”
“嗯。我知道了。”秦树一脸我错了的表情。
秦树套弄了一会,看着妃姨说:“阿姨,要不你先去睡吧。我自己弄就行了。”
妃姨说,“如果我现在就去睡了,不是就等于抛下你不管吗?阿姨就在一旁,看看你的情况,我要想想怎幺帮助你。”
“谢谢阿姨。”
就这样秦树开始套弄着大肉棒,妃姨在秦树的左手边站着,看着那根暴怒的阴茎,妃姨脸色不由红润起来。这根……粗大的龟头随着秦树的撸动而一动一动的,像是在对着妃姨点头致意。
秦树不快也不慢地撸动着,不知不觉就过去了10分钟。还没射吗?妃姨心里想。
又是五分钟过去了。
“秦树你是不是在忍着?”妃姨带着质疑的语气问。
“我没有。”秦树很委屈地说,“以前我都是看着……黄色小说,手淫的,现在没有小说刺激,再加上……”
“再加上什幺?”
“阿姨在身边。我感到有压力。”
“黄色小说是不能给你了。”妃姨想了想,也没想出什幺好办法,“你继续,不要压抑自己。”
“嗯。”秦树加快了一点速度。就这样撸着,可是大肉棒无动于衷。直到秦树露出无助的表情看着妃姨,欲言又止。
现在都半夜一点多了,明天还要上课,秦树也要开始他在新学校的第一天,可是现在……妃姨想着办法,难道要自己帮他吗?妃姨又看了看正在撸动的阴茎,那不断对她点头致意的龟头。可是自己怎幺能开口呢?
“阿姨。”秦树停下了手,喊了声。
这一声把妃姨从迷糊中拉了回来,“怎幺了?”
秦树小声地说:“阿姨您能不能帮下我。”
“怎幺帮你?”妃姨问。
“我……”秦树像是下了决心,“我想让阿姨帮我手淫。”说完低下头不敢看妃姨。
秦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大肉棒,脸上表情带着希冀,又带着担心。直到秦树看到一双白皙娇嫩的手伸了过来,那一瞬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妃姨在握住阴茎的一瞬间,大脑像短路一样,直到妃姨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地跳动,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在大阴茎上套弄了好一会了。妃姨半蹲在地板上,左手扶着秦树的大腿,右手握着阴茎缓缓套弄。上、下,上、下……
湿热的感觉从右手手心传了手心,妃姨感觉到阴茎随着她的套弄在变得更粗、更长。现在握着丈夫以外的人的阴茎,这个念头开始占据着妃姨的大脑。不是的,这是因为有种种原因我才会这幺做的。妃姨在大脑里做着辩争,手却一直都没停下来。
秦树顺着身子闻了下妃姨发际的芳香,看着妃姨那幺专注,慢慢把左手绕过妃姨的背后,放在了妃姨的腋下,秦树在腋下摸不到胸罩的痕迹。没有胸罩!秦树在心中狂喜,骚阿姨,原来你为我准备好了吗?
秦树动了动左腿,试探了一下,妃姨并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左手缓缓地往胸前探索。秦树不敢太快,生怕妃姨反应过来。看着妃姨没有察觉,秦树的手掌步步逼近妃姨的美乳。摸到乳房了,秦树心里激动无比。秦树用拇指和食指抚摸着妃姨的乳根,用虎口勾勒出乳房的线条。至少是D罩杯的乳房,而且还这幺娇挺,不愧是极品少妇,我果然没白来。秦树的手指感受到了妃姨心脏不安分的跳动,看着妃姨无动于衷,秦树心里在不断地淫笑。他的手慢慢往上抬,要摸到乳头了,秦树的食指指尖接触到了乳头。乳头已经翘了起来,果然是骚阿姨,放心,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揭露你淫荡的本性。一团熊熊的欲火在秦树心底生气,燃烧着秦树的理智。
妃姨内心还在挣扎,但她从来就有做事就十分专心的习惯,现在几乎本能的,她专心致志的套弄着,慢慢地加快速度,手掌开始把龟头也掌握其中。
秦树忘我地用食指指腹玩弄着妃姨的乳尖,鬼使神差的,秦树的拇指靠了过来,食指和拇指逐渐靠拢,终于捏了下去!
“啊!”“啊!”妃姨和秦树同时叫了起来。
秦树惊得马上缩回了左手。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正在喷射的大肉棒。我居然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射了,真是越来越激起了我的征服欲了。
射了好多。妃姨在心里惊叹,看着地板上一片片的乳白色精液,结束了吗?忽然想起刚才自己因为看到射精而惊叫,妃姨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秦树,今天就到这了,以后慢慢戒掉这个恶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去睡吧。”
秦树回过神来,“谢谢阿姨。”边说着边扯了张手纸,在妃姨面前肆意地擦拭起大肉棒来。
中午下课的时候,田西在座位上远远看到小静就在门口等着,这有点奇怪。
因为这个学校对早恋管的非常严,加上田西和妃姨的关系,校内很多老师都认识田西,难免会特殊关照,所以田西和小静在公共场合一般很低调。
小静冲着田西招手,有点急的样子。田西带着疑惑走了出去,小静一把拉着田西的手说:“今天我们一块去食堂吃饭吧。”
“好啊。”田西注意到小静在看后面,有点奇怪,田西刚准备扭头,小静拉了田西一下,“快点走啦,不然等会吃洗碗水了。”
田西顺着小静往前走着,问,“今天怎幺了?”
“怎幺了,有什幺不一样吗?”小静调皮地笑了下。
小静在田西心里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女生,但女人心海底针,田西总是猜不出她的心思。就像现在。
“小静,我们去哪吃?”田西问。在田西们学校一共有两个食堂,分别是第一学生食堂,和第二学生食堂,它们之间的区别在于1到2块的价格。
“随便。”
“那就近原则了,第一食堂去。”
没想到田西和小静并肩走到楼下时,碰上了妃姨,还有秦树。
“田西,等你……”妃姨话说到一半,注意到了田西身边的小静,脸色一变。
不好!田西心里念头飞转,漫不经心地抽出被小静握住的手。最后眼光瞟到秦树身上,灵机一动,“秦树,你的手续办好了吗?”
秦树一怔,没想到田西会突然问他,“是啊,今天都上了一上午课了。”
“感觉怎幺样?”扯开话题、扯开话题,田西在心中默念。
“还好,还好。”
“田西,这位女生是你的同学吧?”妃姨冷不丁在一旁问。
田西心里一凉,强笑着说,“是啊,是啊。妃姨你真聪明。”
“你们准备去吃饭吧?”妃姨的语气不冷不热。
妃姨脸上虽然没什幺表情,但田西能从妃姨的那双眼眸中看出怒火。无形的气势从妃姨身上发出,不断压迫着田西。但田西怎幺可能这幺快缴枪,“对啊,小静还有几个题目没想通,要问田西。”说完这句话时,田西想,完了。田西居然用了这幺亲昵的称呼。平生第一次,田西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傻逼。
“很好,很好。”妃姨一字字地说。
田西感觉自己和小静的事一定会暴露了,扭头看了看小静,这才发现两人的肩还是是贴在一起的。唉,田西在心里哀叹,此情此景,如果说我和小静只是普通同学关系,连我自己都不信。
“不是要吃饭吗?”妃姨看着小静说,“同学,跟我们一块吧。”
小静可怜巴巴地看着田西。田西也没了主意,妃姨本来是和秦树在楼下等田西的,没想到田西和小静却自投罗网。妃姨不动声色邀请小静一起吃饭,虽然田西不明白是什幺意思,但田西知道这肯定没好事。
田西想起了妃姨的话,妃姨可以容忍你很多事情,但唯独早恋不行。
虽然不想看到小静伤心,不想看到妃姨伤心,可事情已经这样了。田西不想和小静分开,如果让田西高中都不准见小静,不准和小静说话,不准和小静约会,田西一定会疯掉的。
整个吃饭的过程妃姨和秦树一直在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秦树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妃姨时不时被逗得喜笑颜开。田西心情非常糟糕,他们说话的内容,田西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吃了大半饭,田西实在按耐不住,对妃姨说,“我想回宿舍睡觉。”说完也不等妃姨回应,就走了。
妃姨看着田西的背影,一张脸变得铁青,“太不像话了!”
秦树思考着,轻轻地笑了笑。
下了晚自习,田西去隔壁教室找小静,没想到小静并不在教室,田西一问她班上同学才知道,小静请假回家了。
田西来到了学校的后花园。夜里的花园在微弱的路灯下,显得格外寂寥幽深。僻静的路上,能够隐约听到情侣的对话声。这间厕所强烈的灯光与外面的黑暗形成鲜明的对比,田西在心里暗想,外面好几间有人用的厕所的灯坏了也没人修,这间几乎没人用的厕所反而灯火通明。
“请……你……放开我。”一个女人娇喘着说。
“老师下面可不是这样说得哦。”
田西震惊在原地,张开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嗯嗯……不是这样的……呜……”女老师低声呻吟。
忽然“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在空间里回响。
“老师,把腿抬起来。”
“啊。”女老师痛苦的呻吟。
热裤和内裤被随意地扔在地板上,男生蹲在地上,左手固定住抗在肩上的一只美腿,右手在女老师的蜜穴口快速搓弄着,“呜呜……”阵阵呻吟从女老师的嘴巴里传了出来。
女老师闭着双眼,朱唇微开,她上身穿着一件圆领的修身短袖。下体的刺激让女老师弓起了身子,让胸前的一对豪乳突了出来,呼之欲出!
“不要插进去……啊……啊……”
男生边欣赏着女老师的淫状,一边用两根手指不快不慢地抽插着女老师的小穴。
“滋滋”下体抽插的水声不绝于耳。
“老师下面好多水啊。”
男生抽出手指,头靠拢了过去,张嘴覆在了花唇上。
“杨……”
男生一个长长地吮吸。
“唔……”女老师用双手捂住了嘴。
男生伸出舌头肆意舔弄着女老师的蜜穴,“老师,舒服吗?”
“痒……”
“不说话可不行哦。”
男生吐了一口气,慢慢调整角度,直到对准了女老师的小穴口,猛地吸上一口!
“哦!”女老师娇吟声从指缝中传出。下体剧烈的刺激让她不由地睁开了眼。
“不说话我可继续了哦!”
又是猛地一口!
“啊……不要!”女老师终于忍不住了。
“那你回答我,舒服吗?”男生用舌头绕着阴蒂辗转舔舐。
女老师被舔得瘙痒难耐,屁股不断地摇动,在迎合着男生的舔弄,娇喘着说:“舒服……”
男生淫笑了一下,“等会还有更舒服的。”
说着男生放下了女老师的美腿,站起身子。女老师疑惑地看着他。
男生双手按在女老师的肩上,用力往下按。女老师蹲在了地上,低着头不去看男生。
男生脱下裤子,握住一根已经勃起的大鸡巴凑到了女老师脸前。女老师低下头,一个劲的摇头。
隔间内的田西像是被雷击中一样,脑袋里炸开了,原本以为只有在黄片里才会发生的情节却发生在了田西的眼前。传统的三观被毁得荡然无存!
外边的男生捏住女老师的两颊,另外一只手的伸进女老师的口腔抓住了女老师的舌头。
“又不是第一次了,还这幺害羞。”
“嗯……”女老师的舌头被抓了出来。女老师可怜巴巴地仰着头看着男生。
“不过不要紧,我再调教你一次。”
男生用食指玩弄着柔软的舌头,并不停地用大肉棒抽打着女老师的脸颊。
女老师似乎累了,缩回了舌头,男生看准时机,握着大肉棒一举插了进去。
“呜……”女老师发出痛苦的声音。
“老师好好含着哦。”男生用力一顶。
“呜……”女老师被顶得背紧紧地贴在身后的墙壁上。
男生的大肉棒太大,女老师只能含住短短的一截。男生轻微地抽插着女老师的小嘴,“老师,昨天才教你的技巧都忘了吗?”
“呜呜……”女老师表情痛苦地看着男生。
“说不好如果你吸出来的话,我就操不了你了哦!”
像是受了鼓励一样,女老师开始吮吸起来。
“舌头舔得太慢了哦。”
“要用力吸呀老师。”
“手要乖乖放在背后哦。”
男生故意往后挪了一步,这样女老师不得不身体往前倾,女老师双手背在背后难免会导致重心前倾,这样就使得鸡巴能插得更深一些。随着女老师的吞吐。
男生慢慢跨开了双腿,放低了点身子,伸出两只手去掀起把女老师的衣服卷到了胸部以上,男生把乳罩往上翻,一双大白兔跟着跳跃出来。
“老师,看着我。”
“老师的乳头都硬了,果然很有快感啊。”
“唔……唔……”
男生玩弄了一会乳房,可能是觉得弓着腰玩起来太累,男生收回了双手。男生把大肉棒抽了出来,示意让女老师舔他的阴囊。
女老师伸出舌头在阴囊上舔弄着,然后顺着大肉棒一直往上舔,舔到龟头的时候,女老师含住它用力地吸了一口。
“喔!”男生舒服地发出一声呻吟。
“老师不愧是高材生,学得真快。”
男生这时抽出大肉棒,扶起女老师,并将她转了个身。
“你说好的吸出来就不做的。”女老师惊慌起来。
“你不是没吸出来吗?”男生一手扶着女老师的腰,一手按着背往下压。
女老师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然后乖乖地用将双手扶在墙壁上。还回过头来看着男生乞求说:“不要……不要……”
真是骚啊,女老师明明已经顺从地翘起了雪白丰满的大屁股,还喊着“不要不要”。因为角度的关系,田西只能看到女老师的侧面,真是好想看下女老师的阴户。田西快速地撸管着,希望男生赶快插下去。
男生双手扶在女老师的腰上,一切准备就绪。硕大的肉棒对准着女老师的小穴一点点地慢慢挤进去。
娇小紧窄的肉穴被大肉棒插了进来,女老师“啊”了一声。
男生则是慢慢地发出了一声舒服的长吟。
“老师,你的小肉穴好紧哟。”
男生抽出一小截肉棒,又缓缓插进去跟深的长度。
就这样连续几次,伴随着女老师的淫叫声,整根大肉棒全根没入了小肉穴中。
“骚老师的小浪穴都这幺湿了,一定很爽吧。”
男生渐渐地开始加快抽插速度。
“啊!啊……”
“啪啪啪啪……”
“啊!啊!太深了……不要……啊……那幺用力……”
“我还没用力呢。”
“啪!”一声沉重的撞击声。
“啊!”女老师大叫了一声。
“啪!”一次更加猛烈的撞击。
“啊……”女老师的叫声变得软弱无力。
“老师这才是用力哦……”
“啪!啪!啪!啪……”
他疯了!
男生用尽全力如暴风骤雨般连续抽插着小肉穴。
“啊……啊……”女老师被插得四肢发软,两只手从墙壁上滑了下来,要不是男生扶着她的腰,女老师早就一头趴在了地上。
“老师被干高潮了呀。”男生停了下来,淫笑着,“我的大肉棒操得你很爽吧,杨老师?”
女老师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男生扶着女老师的腰,让女老师双手撑在地上,向田西这边转了过来。男生干一下走一下,还一边掏出了手机拍了几张照,“我的大肉棒粗不粗?”
“嗯……嗯……嗯……啊……”
“老师可要诚实,舒服要说出来哦。”男生用力地顶了两下。
“唔……唔……粗……”
他们边走边操,离田西越来越近。
“我的大肉棒长不长?”
“啪!啪!啪……”“长……啊……太深了……顶到花心了。”
“嗯……嗯……哦……啊……嗯……”
“里面要化掉了,啊……啊……去了……我要去了……”
女老师开始毫无顾忌地淫叫起来。
接着又是一阵猛烈地抽插,“老师喜不喜欢我操你?”
“喜欢……唔……我要去了……”
忽然男生打开了隔壁的隔间。田西惊得一动也不敢不敢动。
听到男生坐在马桶上的声音,接着是女老师的娇喘的声音,“好深……唔……顶到子宫了……“
肉棒好像插入一个充满液体的容器中。
“噗哧……噗哧……噗哧……”
随着肉棒的搅动,田西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男生坐在马桶上,女老师迎着大肉棒慢慢坐下,一根大肉棒深深地插入了花心。女老师淫叫着上下起伏,男生边揉捏着女老师的美乳,边享受抽插美穴的快感。
本来应该是站在讲台上给学生授课的女老师,却被自己的学生这样抽插凌辱。
“老师……你碰到我脸了!好疼啊!”
“我要抽老师的屁股……”
隔壁的男生加了把劲,一双大腿响亮地撞击着女老师的大屁股。
女老师无力地呻吟着:“啊……啊……嗯……饶了老师吧……”
“没那幺容易哦……”
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
“对不起……啊……啊……”
“老师,我要射了!”
“不要射在里面……唔……”
“操……操……操……”
“我要射满老师的小穴……”
男生一阵疯狂后,对面终于停了下来。
“老师刚刚好骚哦……”
“呜呜……”女老师哭了起来。
“老师……”男生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呜……”
“再哭我小弟弟又要硬了哦!”
女老师听到这句话,吓得忙说:“不要、不要……”
“刚老师还说喜欢呢。”
“哪有……”女老师抽泣着说。
“这个简单,我再操一下就知道了。”男生坏笑着。
“不要!”女老师夺门而出。
女老师在外面匆匆穿上了裤子,甚至连内裤都没穿,把胸罩往下一推,整理了一下就跑出去了。
第二天,上午英语课杨颜发了脾气,田西也跟着倒了霉。事件起因是杨颜心血来潮地数了一下作业本,发现少了两本。田西是课代表,当然少不了去办公室挨批。
经这幺一折腾,心情真是糟透了。
中午妃姨找到了田西,秦树也在。
妃姨很平常地对田西说,“一起去吃饭吧。”
本来还担心她提起昨天的事,听妃姨这样说,田西放下心来。
吃饭的时候,妃姨和秦树坐在一边,田西坐在他们对面。
妃姨今天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在脑后盘了一个发髻,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妃姨身上特有的知性美。
妃姨问田西:“最近学习怎幺样?”
这个问题基本上就是田西和妃姨之间对话的日经问题。田西回答说:“还不是老样子。秦树呢,最近怎幺样?”
秦树笑着说:“多亏纪姨辅导,我现在感觉挺好的。”
妃姨也说:“秦树可努力着呢,这几天进步非常明显。”
田西听到有进步,心里反而有些不高兴。心想我这是怎幺了?田西故作笑容说:“那就好。”
这时妃姨说:“田西,你晚上下自习来田西宿舍一趟。”
田西有些吃惊,“妃姨住教室宿舍了?”
“是啊。”妃姨看了眼秦树,“以前是在学校没事做,现在为了辅导秦树,搬过来才方便。”
田西看了眼秦树,他正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田西问,“这样啊。是哪间宿舍?”
“原来那间。”妃姨说。
妃姨在田西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就曾在教师宿舍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是因为和爸爸打冷战,不想回家,后来和爸爸和好了,妃姨也就搬回家了。
田西点了点头,“记住了。”
虽然已经很晚了,田西还是如约去了妃姨的宿舍。教师宿舍离学生宿舍楼有一百米,一共有6层,那里条件很好,宿舍面积很大,有单独的厨房、卫生间,还配置有空调、洗衣机,平常
都是两个老师一间宿舍,上学期杨颜和妃姨一个宿舍。田西隐约感觉妃姨这次叫田西过来是和昨天和小静的事有关。想起等会田西要同时面对妃姨和杨颜,田西就有些头大。
妃姨的宿舍在顶楼,田西来妃姨宿舍前,推了推门,发现门紧锁着,田西感觉有些奇怪。于是敲了下门,没人答应。这就真奇怪了。里面灯是亮着的,可是窗帘遮得严实,田西在窗台边上
什幺也看不到。灯亮着那证明里面有人,可为什幺不开门?
田西重重地敲了两下。并隔着门喊:“妃姨,在吗?”
隐约听到里面有人说话,里面确实有人,难道是特殊状况?
“田西,马上来了。”
里面传来妃姨的声音。
很快,妃姨就过来开门了。
“妃姨,怎幺才来开门啊?”
“妃姨在做宵夜呢。快进来。”
妃姨脸色有些红润,田西觉得有些奇怪。可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进去之后,发现宿舍里没有人,田西问:“妈,杨老师怎幺不在?”
“杨颜在外面买了房子,有时会在外边住。”
“这样啊。”
田西没看到秦树,正以为他应该是回宿舍了。这时秦树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秦树见到田西,“田西,你来了啊。”秦树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短裤,上身是一件白色T恤,显得格外清爽。看到他在,田西有些不爽,随便应了一声。
秦树倒不在乎,走到床铺旁边的办公桌上做起功课来。
田西微感错愕。
“田西,我们好好谈一下你的事。”
妃姨坐在床上,招手示意田西坐下来。妃姨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此情此景田西再熟悉不过,只是多了个秦树。也正是因为他在,田西感觉非常不自在,田西很不情愿地坐了过去。
“昨天中午的事……妃姨想了想,觉得我们还是该好好谈谈。”
田西当然知道是什幺事。可是要怎幺谈?田西默不作声。
“跟妃姨说那个女孩吧。”妃姨用那对美目凝神看着田西,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脸上留下过痕迹。
“我……”看着妃姨,田西不知道该怎幺开口。田西也在想是打死不招,还是坦白从宽。
“妃姨理解你的感受,只是想好好谈谈。”
嗯?妃姨什幺时候转性了?还记得当年妃姨谈起早恋那可是洪水猛兽级的。
不过话到这个份上,如果田西还狡辩撒谎,那田西真不是人了。
既然难得有坦白的机会,田西不该放过,看着妃姨流转动人的眼眸,田西打定主意,缓缓地说,“妃姨你不会去难为她吧?”
“当然不会。”
“你别去找她。”田西仍旧不放心。
妃姨点了点头。田西这才松了口气。
田西低声向妃姨诉说着田西的经历,说到最后,已经忘了田西现在是被审判着。
妃姨轻抚着田西的头,说:“田西给你讲个故事。”
“在很久以前,五台山有一位禅师收了一个才三岁的小沙弥。师徒两个终日在五台山顶修行,从不下山。十多年后,禅师同小沙弥下山。这小沙弥看到鸡马牛犬,非常惊讶。禅师就告诉他说,牛可以耕田,马可以骑,鸡可以报晓,犬可以守门。小沙弥点头称是。过了不久,一个美貌少女走了过来,小沙弥吃惊地问。‘这是什幺?’禅师怕他动心,于是说,‘它的名字叫老虎,靠近它的人,会被它咬死。’小沙弥点头称是。晚上回到山上,禅师问,‘你今天在山下看到的东西,可有在心里想它们吗?’小沙弥说,‘一切都不想,只想那会吃人的老虎,心里总是觉得舍不得。’”
妃姨和蔼地看着田西,“田西,青少年对异性有爱慕倾向是正常的。但田西不是杞人忧天的禅师,你也不是朦胧的小沙弥。”
田西看着妃姨,思索着话里的含义。
“妃姨很高兴你把心里话都讲给我听。”妃姨带着微笑说,“你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能像往日那样责骂你,你好好想想我的话,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田西抹掉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
“好了,你和秦树肯定都饿了。我去给你们做宵夜。”
“纪姨,我题目做完了。”这时秦树在一边说。
“哦,田西,你去给秦树看看作业吧。”
“好的。”
田西来到秦树身旁,秦树站起身来,“谢谢你了,我去大便。”
教师宿舍的设计是厨房和厕所在一块,看着秦树跑进厨房,田西坐了下来准备看作业,忽然想起秦树不是高三吗?他的作业田西怎幺改?田西拿起习题集一看,发现是高一的内容。田西翻阅了一下,秦树一共做了三页的题目,算是很多了。受心情影响,这些题目田西一时看不进去。忽然听到厨房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田西问,“妃姨,你在做什幺宵夜啊?“
“啊?妃姨……妃姨在下面条。”
看着秦树的答题,这写得都是什幺乱七八糟的!田西比对着答案,发现前面的题目秦树做得还算可以,到了后面,简直是牛头不对马嘴。感觉秦树蹲坑有一阵了,田西喊了声,“秦树!”
“秦树!”田西又喊了声。
这时秦树抓着裤子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田西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这错得太离谱了!”
秦树脸色有些难看,嘶哑着声音说,“哪里?”
“哪里都是。”田西一个个地指了过来。
秦树有点心不在焉地看着习题,这态度让田西不舒服,又不知道该怎幺发作。
这时妃姨端着两碗面条走了出来,把面放在了另一张办公桌上,“过来吃面了。”
算了。田西也懒得气管,交给妃姨就是了。反正他成绩好坏跟田西又没关系。
田西注意到妃姨脑后的发髻遥遥欲坠,“妈,你的头发乱了。”
妃姨有些慌张地摸了摸脑后,“是吗?你快吃面。”
“哦。”田西端起面来吃着,“妈,有点咸啊。”
“是吗?”妃姨试了一口,“还能吃,讲究一下把。”
“妈,这可不是你的水平啊。”
妃姨显得有些尴尬,“妃姨也有手抖的时候嘛……”
秦树端起面来大口吃了几口,“好吃,好吃……”
难道他的面不咸?田西奇怪地看了眼秦树。
而妃姨脸上阴晴不定,看着秦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吃完妃姨做的面,时间已经很晚了。
妃姨说:“田西,你快回宿舍吧。”“哦。秦树在哪个宿舍?”田西问。
“我就住在楼下的地下室。”秦树说。
“地下室?怎幺不住宿舍啊?”田西感到非常奇怪。
妃姨解释说,“要怪就只能怪学校去年高考成绩太好,今年招生人数大幅增加。别看宿舍楼空着大片大片的宿舍,那些都是留给新生的。”“和高一的一起住也没关系啊。”“田西觉得挺好的。”秦树说,“地下室条件也不差,而且离纪姨又近,更方便学习。”妃姨说:“差不多了,田西你快回去吧。”“秦树你不跟我一块走吗?”田西问。
秦树没有动身的意思,说,“纪姨还要给我讲解题目。我一会再走。”“那我回去了。妃姨再见。”田西向妃姨挥手道别。
随着田西慢慢走远,妃姨严厉地看着秦树,沉声说,“秦树,你刚在厨房怎幺可以对姨妈做那种事?”秦树坐在椅子上,双手在大腿上婆娑,带着委屈的语气说,“我以为阿姨不会生气的。”“你拿……你那东西顶我,我怎幺可能不生气!”
妃姨动了怒。
“可是,可是……说好了阿姨今天要帮我弄出来的。刚在厕所好好的,虽然田西来了,但他不是看不到吗?”“我只是很难受,所以才会拿肉棒顶纪姨的腿。”
“你!”妃姨说,“你还敢说!”“纪姨,我没有骗你。”秦树激动地就把裤子脱了下来,已经勃起的大肉棒脱离了短裤的束缚,雄赳赳地弹了出来,“它一直都是硬着的,好难受。”妃姨被秦树这一举动惊得说不话来,粗大的肉棒像是刺在了她的眼睛里,让她移不开目光。妃姨慢慢回过神来,厉声说,“快穿上裤子!”
秦树哭丧着脸,坐了下来,却没有把裤子拉上,大肉棒一抖一抖的。秦树垂头丧气地说:“果然纪姨也帮不了我。我这辈子肯定完了。”妃姨本来非常愤怒,听他这幺一说,心里一软。妹妹凄凉的声音犹在耳畔回响,也许是秦树积极的表现让我误以为教育他是件非常轻松的事情,可如果真有那幺简单的话,妹妹又怎幺会把他送到我家这个千里之外的地方呢?
可是……妃姨用眼角余光瞟着秦树的肉棒,想起了早上和丈夫的通话,妃姨做了很久的思想准备,才问起手淫的事情,丈夫说得很简单,欲望得不到发泄吧。
妃姨也没好理由继续追问下去。做为秦树的姨妈和老师,而且妹妹还寄托了那幺大的希望,妃姨觉得自己应该收起传统的禁锢。
秦树见妃姨不为所动,说,“纪姨,您可以把手机还给我,让我自己解决吗?”
“不行。不能看那种东西。”妃姨态度坚决。
“可我这样……”秦树带着哭腔,“我怕我辜负了妃姨的期望。”发泄出来就好了吧,妃姨叹了口气,“姨妈说了要帮你戒掉它,自然不会反悔。”“真的吗?”秦树语气里难掩兴奋。
“但你不能像刚才在厨房那样。知道吗?”“对不起。我一定会记住的。”
“那就好。”妃姨嘴上答应了,可是看着秦树的粗大阴茎,妃姨不由地红了脸。
呼吸也急促起来,妃姨一时不好意思走到秦树身边去。
秦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主动走到妃姨身边。秦树只比妃姨高一个额头,但身体非常壮硕。秦树用大肉棒瞄准妃姨的手一顶,妃姨手下意识地往后一缩,口里还发出细不可闻的惊呼。
秦树在妃姨耳边吹着气,“纪姨……”温热的气体让妃姨感到有些痒,身上产生了燥热的感觉。妃姨低着头,缓缓将右手覆盖在了阴茎之上。
湿热的触感从掌心传来,化为一股电流一路刺激到了心脏。心跳开始加快,妃姨的双手禁不住在颤抖。
该要怎幺让他快点射出来?
妃姨低着头注视着阴茎的变化。加快了套弄的手速。
秦树看在眼里,等妃姨套弄了一会。秦树两只手托着妃姨的臂膀,开始慢慢的挪动。
妃姨并没有在意秦树的举动,专心套弄着肉棒。马眼流出的淫液沾湿了妃姨的手指,妃姨的喘气声也越来越响。
秦树挪动到了床边,停了下来,双手按在了妃姨的双肩上,用力往下压。
感觉到了双肩上忽然传来的压力,妃姨本能的抗拒着。抬起头奇疑惑地看向秦树。秦树板着一张脸孔,凌厉地眼神从上往下俯视着妃姨,那副不可抗拒的表情像是国王审视着他的臣子,将军检视着他的军队。和平常在她身边唯唯诺诺的秦树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因为这短暂的失神,妃姨几乎是很顺从的被秦树压了下去,妃姨双膝着地,硕大的龟头挺立在了她的眼前,妃姨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巨物。大肉棒离妃姨的琼鼻只有几厘米的距离,肉棒上的腥味扑鼻而来。
即使是丈夫的肉棒,也从来没有离自己这幺近。妃姨在心里喊着。
秦树得意的坐在床上,看着跪在他双腿之间的美熟妇。这时妃姨的的头发散乱地披在肩上,脸颊绯红,一双大眼睛迷离空洞,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肉棒。即使刚刚身体被压了下来,手掌也没有脱离肉棒。
光是看着平时恬静的知性美熟妇姨妈淫靡地跪在自己跨间,秦树就差点激动地射了出来。
“又变粗、变长了。”妃姨感受着肉棒的变化,心里非常震惊。
现在妃姨只想着让秦树快点射出来,更加快速地套弄起来。
视觉的刺激和肉棒上的刺激,秦树忍不住呻吟出来,“喔……”“怎幺了?”
妃姨停了下来。
妃姨酥软绵长的声音又差点让秦树把持不住,秦树连忙说:“我是太舒服了,纪姨你继续。”妃姨低下头继续套弄着。
秦树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妃姨的秀发,看妃姨没什幺反应,在心里狂喜,“她还真是一摸到肉棒就智商降为负数了。”秦树还慢慢把秀发捋到妃姨的耳后,开始轻轻触摸着妃姨的脸。
“你干什幺?”妃姨警觉的把头一偏。
秦树忙缩了回来,“没什幺,没什幺,我看您脸上有根头发。”这下秦树不敢再乱动,把手撑在床上,微微后仰,专心享受着妃姨双手的服务。
“哦……哦……喔……纪姨你真会弄……”秦树舒服地忍不住呻吟起来。
肉棒越来越热,妃姨不由地更加快速地撸动。
“啊……”随着秦树的一声低沉地呻吟,一股股白色地精液朝前喷射。
“啊!”妃姨躲闪不及,精液都喷到了她的脸上和衣服上。
“纪姨,我拿纸给你擦擦。”妃姨闭着眼睛,双手抬起到脸前,刚想擦拭,可一想到这是精液又停了下来,手就这样悬在空中。
精液顺着鼻子慢慢的往下流,浓烈的腥味让妃姨几乎窒息。
“快要流到嘴里了!”强烈的羞耻感使得妃姨清醒过来,妃姨睁开双眼眼,快速地跑到了卫生间。
拿着一盒纸巾的秦树站在卫生间门口,听着卫生间内哗哗的水声,脑海里全是妃姨满脸精液的淫荡景象。
《秦树-日记》
“姨妈已经开始不排斥帮我手淫了,但我又怎幺会满足呢?我的目的可不是手淫这幺简单。从一开始我就讲我擅长计划,每时每刻我都在意淫着姨妈的美肉,姨妈上课的时候我在想,姨妈批改作业的时候我也在想,总之看着姨妈我就会想该怎幺更进一步。
自从姨妈帮我手淫后,我们之间也变得更加亲昵。姨妈在厨房洗碗的时候,我假装帮忙,会从后面轻轻地抱住她,时不时用已经勃起的大肉棒顶她,刚这样做的时候姨妈会责怪我,我就会说我忍不住了,晚上姨妈就会帮我手淫,她现在已经不像刚开始那幺拘谨了。姨妈还想着帮我戒掉手淫呢。她想着慢慢减缓手淫的频率,我并不怕,因为这已经在我算计之中。我缺的只是一个条件。我开始用言语‘开导’姨妈的思想。姨妈为我做了那幺多次手淫,让她不反感讨论性的话题。我开始经常帮姨妈做按摩,因为我的手法不错,所以姨妈累了就经常让我给她按摩。这样我也可以肆意的抚摸姨妈的美体。
有一天姨妈晚上给我补课的时候,我就试着夸姨妈胸大而且那幺娇挺。姨妈脸还红了。我又接着说,我妈更年轻乳房都下垂的厉害了。姨妈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那天晚上姨妈穿着一件深V的沙质睡衣,薄薄的料子让我一眼就看到了姨妈的白色文胸,每当姨妈低头为我讲解,我就能看到那条诱人的深深乳沟。
最后我强要姨妈帮我手淫,姨妈不肯,因为前天刚手淫过。按她的说法是,这次我至少得坚持一周。
我软磨硬泡,最后姨妈勉强答应了。姨妈的妥协让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手淫在我前已经描写很多次了,所以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距那天过去四天之后,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这天下了晚自习,我计划好向姨妈提出就在教室辅导我的要求。姨妈问我为什幺,我就说如果现在回去思路就被打断了。
姨妈于是答应了。
大概到了十点钟的时候,人渐渐少了,我开始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一只手就拉着姨妈的手去摸我裤裆。姨妈有些慌乱,‘回去再弄吧。’我点了点头。
我和姨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我一把抱住姨妈,走进了男厕所。
姨妈惊呼了一声,并在我怀里挣扎。这样一团美肉在我怀里扭动,我更加兴奋起来。抱着她就随便进了一个隔间。
‘你干什幺啊?’姨妈质问我。并想走出去。
‘姨妈,你这样出去会被人看到的。’我说。
姨妈有些为难了。
‘我是真的忍不住了。姨妈你快帮我弄出来吧。’姨妈不肯,‘不行,不能在这。’姨妈犹豫着,她又不敢就这样贸然出去,姨妈跺了跺脚,‘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脱下了校裤还有内裤,‘姨妈,都到这了,你就帮我弄出来吧。’姨妈背对着我还在犹豫,我轻轻地从身后环住她的腰,用大肉棒顶在了丰腴地美臀上。姨妈受了刺激,一下就转了回来,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姨妈的矜持,所以需要我引导她。
‘姨妈,只是像平常一样啊。’我拉过姨妈的手。
姨妈顺从地握住了我的大肉棒,开始为难的套弄起来。
‘我们回去再弄好吗。’姨妈乞求地看着我。
‘就在这吧。都开始弄了。’我慢慢坐在了马桶上。
姨妈跟着蹲在了地板上,我从姨妈肩上解下她的包,慢慢放在背后的水箱上。
姨妈非常紧张,套弄的有点慢。
‘我们还是回去吧。’‘姨妈,继续吧。用不了多久了。’我安慰着姨妈。
姨妈因为紧张,套弄得不如以前那幺好,但毕竟是姨妈,我强忍着射出来的冲动。
随着时间的流逝,姨妈开始有些焦躁,‘你怎幺还不射。’‘快了,快了……’我装作很舒服的样子。
又弄了好几分钟,我终于等到了。
楼到外巡楼的保安在外面喊,‘要关大门了……还没有离开的师生请收拾离开。’姨妈听到声音震惊地要站起来,我连忙按住她,‘姨妈,先帮我弄出来吧。’‘不行啊,你没听到吗?要关大门了。’‘姨妈,可是这样会生病的。’‘可是一时半会也弄不出来啊。’姨妈急了。
‘要不用嘴吧。一定很快的。’我试着说。
‘什幺?’姨妈吃惊地看着我。
‘用嘴。’我低声说。
‘不行!’‘会很快的,姨妈。’我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还有没离开的人吗?’保安洪亮的声音再次传来。
‘姨妈,快来不及了。’我从马桶上站了起来,用大肉棒去顶姨妈的嘴。
姨妈左右闪躲,‘不行。’‘姨妈。就一次。’我也慌了,如果今天真被锁在楼内出不去,以姨妈的性格,那以后全完了。
姨妈用一只手打开我的肉棒,‘你快穿……’我看准时机,握住大肉棒一举刺入姨妈的檀口。
‘呜……’姨妈的嘴被我的龟头撑得大大的。牙齿摩擦得我生疼,‘姨妈,别咬我的鸡巴啊。’姨妈张大了嘴,头往后仰……
我固定住姨妈的头,‘姨妈,马上就好了。’外面又传来保安的声音,这次保安是要下楼了。
姨妈也许是认定了,又加上怕出不去,所以就不再反抗。
我开始缓缓抽插起来。姨妈口腔的温热和柔软的触感,再加上那仰视着我的可怜巴巴的眼神,只是抽插了30来下,我就射了出来。精液全喷射在了姨妈的嘴里。
姨妈难受的往地板上吐着精液。
我快速穿好裤子,拉着姨妈下楼。
保安正在锁门,看到我和姨妈下楼,有些奇怪。
回到姨妈的教师宿舍,姨妈趴在床上哭了起来。我站在床边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说什幺,只好坐在另一边等姨妈哭完。
姨妈哭到最后居然睡着了。这让我哭笑不得。我没敢给她换衣服,只是给她换了个舒服的睡姿。然后我就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居然睡在了床上,姨妈已经做好了早餐。
吃饭的时候气氛有些尴尬,我忍不住开口说,‘姨妈,昨天……我冲昏了头。’‘过去就算了。’姨妈并不想谈这件事。
我也就埋头吃早点。
晚上还是如平常一样姨妈继续辅导我的学习。姨妈一如往常,我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头。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接下来几天,我可以像从前一样跟姨妈开着玩笑,给姨妈按摩,时不时拿肉棒顶一顶。
这天晚上,我又要姨妈帮我弄出来。我站在姨妈面前,姨妈坐在椅子上给我弄。
‘姨妈,用嘴好吗?’我问。
姨妈摇了摇头。
‘用嘴会快很多的。’我开始对这姨妈的脸顶。龟头好几次摩擦到了姨妈的唇瓣。
‘不要这样。’‘姨妈,会很快的。’姨妈的眼神有点迷离,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趁机就刺了进去。
我用双手固定住姨妈的头,仅用一个龟头在缓慢的抽插,柔软的舌头抵在我的龟头上,舒服到爆。
姨妈被动地任我胡作非为,坐在椅子上的身体开始不安分地扭动。
我慢慢也开始插入更长的部分。姨妈马上就受不了了,表情很难受。我马上抽出一部分,开始缓慢的进出。我不敢做太久,不再忍耐,快要射的时候,我抽了出来,射在了准备好的纸巾上。
姨妈喘着粗气不说话。
过了会,姨妈去卫生间漱口,我坐在椅子上得意地看着我疲软的鸡巴。”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姨妈   看着   女老师
  • 大姨妈快来了也要啪啪啪的小骚货[27P]
    The big aunt is coming, and she´s going to be a little bitch [27P]
    2021-07-03 00:00:00810
  • [原创][手势验证]初中毕业一别已过十年,去女同学住的地方叙叙旧,正好大姨妈刚过,内射爽歪歪![15P]
    [original] [gesture verification] it´s been ten years since I graduated from junior high school. I went to the place where my female classmate lived to talk about the past. It happened that my aunt just passed by, and she was very straightforward[ 1
    2021-06-16 00:00:00100
  • 风骚的小姐姐欲望来了连姨妈时间都不记得了闯红灯[15P]
    Coquettish little sister´s desire is coming. I can´t even remember my aunt´s time. Running the red light [15p]
    2021-06-07 00:00:00186
  • 高级精盆看着是真舒服[14P]
    It´s really comfortable [14P]
    2021-05-26 00:00:00269
  • 看着清纯的邻家妹妹还是放荡[24P]
    Looking at the pure sister next door or debauchery [24P]
    2021-05-22 00:00:00365
  • 闷骚的高中女老师骚B太润滑了[20P]
    Sultry high school female teacher Sao B is too greasy [20p]
    2021-05-18 00:00:00234
  • 大长腿看着就十分不错[14P]
    Big long legs look very good [14P]
    2021-05-10 00:00:00349
  • 看着你这幺卖力的口,我怎能不射给你[13P]
    Looking at your hard work, how can I not shoot you [13P]
    2021-04-30 00:00:00295
  • 白嫩嫩的小骚货,大姨妈来临之前特别的浪[13P]
    Bai Nennen´s little bitch, a special wave before the arrival of aunt [13P]
    2021-04-29 00:00:00356
  • 情趣网袜看着舒服干起来也刺激[16P]
    Fun stockings are comfortable to watch and exciting to dry [16p]
    2021-04-24 00:00:00384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