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the glory and trouble of hooligans

English title: [modern fantasy] the glory and trouble of hooligans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18 15:59: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01章
“啊!”
李义有力的捏了一下微微隆起的胸部,惊得冯莹莹低声尖叫了起来。
“说好今天晚上不许使坏的。”
李义转过身去,透过银白色的月光向对面看去,宿舍里其他的人似乎都已经睡着了,便扭过头来嬉笑道:“我说话什幺时候算数过。”
一只手已经顺着冯莹莹身体的曲线慢慢向下划去,另一只手就要去脱自己的裤子。
冯莹莹被他弄得痒痒的,想阻止却又舍不得,直到那只手进入自己内裤才猛的恢复了理智。
冯莹莹按住了李义肆意侵入的‘魔爪’,低声嗔道:“你再这样,我以后就不让你来了。”
“没事,她们都已经睡着了。”
“那也,啊~!”
冯莹莹刚想说话,李义的中指却已经透过她紧闭的阴唇进入那早已湿润的密洞之内。
李义用手指在密洞内用力的抽动了两下,蜜汁越来越多了,他得意的抽出手指放在冯莹莹的眼前,嬉笑道:“呦~!都湿成这样了,还装呢。”
“讨厌~!”
一声哀怨缠绵的娇嗔,李义的鸡巴又硬了几分,他迫不及待的抓住冯莹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高高隆起的裤裆上。
“这几天光忙着开学那点破事了,把正事都耽误了。你摸摸,他都硬成这样了。”
李义向来没有穿内裤的习惯,透过薄薄一层布料冯莹莹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那撩人的温度。她的脸已经如同红透了的苹果一般娇艳、迷人。
其实冯莹莹一向很听李义的话,李义有需要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拒绝,不管何时、不管何地。但理智告诉她,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对他妥协的。现在刚是九月份,睡觉时也只盖着一条毛巾被,稍有一点小动作都能看的很清楚,更何况今天晚上的月亮还这幺的亮。
“破月亮。”
冯莹莹在心中咒骂道,她将全部的怨气都发泄在了无辜的月亮身上。
李义干这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很清楚自己该怎幺做,他直接将嘴贴到了冯莹莹的薄唇之上。冯莹莹‘支吾’着挣扎了几下,但无奈自己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
没有了抗议声,李义伸手解开了她胸前的扣子,接着便要却解她胸罩的扣子。
冯莹莹急忙伸手阻止,李义也不跟她争执,反而以极快的速度将她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扯了下来,由于两个人都是侧卧着身子,所以只能扯到膝盖处。冯莹莹想要抗争,但又苦于不敢有过大的动作,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对自己上下其手。
李义将他的裤子向下拽了一点,抓起已经涨得发痛的肉棒向诱人的蜜穴挺去。
他先将龟头放在冯莹莹的花蒂处轻轻的逗弄了几下,然后轻轻抬起她的右腿,用力挺了进去。
“嗯。”
两人的喉咙里同时发出了一阵呻吟声,两根舌头趁机缠在了一起。蜜穴内的挤压感让好久没有做爱的李义差点就射了出来,他急忙摈住呼吸让自己过度的兴奋感慢慢的冷却了下来。
冯莹莹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同样也有好长时间没有做了。嘴唇、胸部和蜜穴同时受到爱人的攻击,三方面的快感让她在硕大的肉棒进来的一瞬间已经泄了出来。
李义看到冯莹莹身体僵硬,绷得笔直,眉头紧锁,一副痛苦的表情,紧接着便感到一股清凉的泉水喷在了自己的龟头上。
“她竟然已经高潮了。”
李义心里不由得一阵得意,挺起肉棒在蜜穴中用力的抽动了起来。
“呜呜!…呜呜…嗯…”
冯莹莹从高潮中回过神来,伸手想要推开他,但随即发现自己已经酥软的全身无力了。李义将肉棒在蜜穴中轻轻地抽动几下,然后退到穴口出轻轻地磨几下,再用力的直插到底,周而复始,冯莹莹感到酥麻之感已经越来越厉害了,随时都可能叫出声来。
“嗯!…嗯…嗯~!等等…等等…嗯…你听我说!”
冯莹莹的嘴唇使劲的挣脱了李义的纠缠,气喘吁吁的要求他先停一下。可李义正在兴头上,怎幺可能随意的停下来。
“嗯!…啊~啊~嗯…不行了…”
李义突然放弃了九浅一深的插法,改为下下到底的蛮插。虽然两人的姿势不利于肉棒深入,但李义的大肉棒却可以很轻松的插入穴心处。硕大的龟头一次次的撞击在花心上,冯莹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迎来第二次的高潮,她急忙伸手掐住了正在进进出出的鸡巴根子。
“呼呼,呼…你干嘛?”
李义不解的看着那张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小脸。冯莹莹气喘吁吁的说道:“呼…你先等等,呼…呼…我要是忍不住叫出声来怎幺办?”
李义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大家都正爽着呢,她却突然提出个这幺白痴的问题,哪有做爱不叫床的!
看来不解决这个问题是不能继续了,李义想了一下,说:“要不我把袜子塞你嘴里吧。”
“讨厌!”
冯莹莹又是一声娇嗔,李义最受不了她这样了,被嫩肉紧裹着肉棒又胀大了几分。他不耐烦的说道:“那就随便塞点什幺吧,要不你的袜子,内裤什幺的。”
冯莹莹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对他说:“要不我把枕巾塞嘴里吧。”
“行行行行!”
李义不耐烦的将枕巾塞进了冯莹莹的嘴里,然后又迫不及待的挺了起来。先前刚刚培养的情绪都被她破坏了,现在又得重来。
李义将肉棒抵在穴心出,用力的磨了几下,冯莹莹感到花心一阵酥麻,忍不住将蜜穴内的嫩肉又夹紧了几分,死死的缠在了肉棒上。李义心中大呼爽快,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当下又加重了龟头上的力度,而蜜穴也紧跟着又紧了几分。
“嗯!…呜呜…嗯…呜…
虽然嘴里塞着枕巾,但冯莹莹还是忍不住呻吟了出来。正在她即将被磨的飘飘欲仙的时候,李义却突然将鸡巴抽了出来。冯莹莹历时感到穴内一阵空虚,忍不住将小屁股跟着挺了过去。
李义让冯莹莹的身子趴在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再轻轻的趴在她身上,坚挺的肉棒穿过小屁股抵在了穴口处。李义用手抓住冯莹莹的纤腰用力一提,小屁股轻轻地撅了起来。紧跟着用力一挺,肉棒便再次插进了蜜穴里。
李义很喜欢这样的姿势,虽然不能十足全力,但身子却如同趴在一张柔软、舒适的肉垫上一样,尤其是两个肉肉的小屁股,弹力十足。
由于角度的问题,加上两个人的裤子都没有完全脱下来,冯莹莹的花心幸免了次次挨操,但紧迫感却比刚才更加强烈了。她的冷静仅仅持续了几十秒便再次消失了。
李义的腰部如同按了马达一样,越挺越快,蜜穴中的肉棒就好像打桩机器一样,将两人一步一步的送上了高潮。最后冯莹莹嘴里的枕巾已经掉了出来,但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
“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啊…啊…嗯…好酸,好酸…要来了,要来了!”
冯莹莹弓起细腰,将两腿绷得笔直,死死的蹬在床单上,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枕头,浑身上下不住的抖动。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在高潮面前什幺都是浮云。
看吧,看吧,宿舍里的姐妹们愿意看都看吧,她连将枕巾重新塞进嘴里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义感到龟头处一阵清凉,穴肉如同绞肉机一般死死的绞着肉棒。他使足了全身的力气加速了冲刺的速度,想要跟冯莹莹一同达到高潮。
“嗯!…嗯…嗯…”
高潮中的冯莹莹无意识的呻吟着,她感到穴内的肉棒已经涨到了极点,知道李义要射了,连忙夹紧了蜜穴配合着他最后的疯狂。
李义如同一只发了疯的野马一样趴在冯莹莹的背上疯狂的挺动着。幸好宿舍里的床都是钉在墙上的,要不非被他们两个弄塌了不可。
疯狂的最后是一阵精液射进了蜜穴内,冯莹莹被烫的又是一阵哆嗦。她的视线已经完全模糊了,但却隐约看到对面床上的林影微微的动了一下。
“停,停,停!”
冯莹莹伸手拍着李义的胳膊,但正在射精中的李义怎幺可能停得下来。
高潮后的李义用冯莹莹的睡衣擦了擦自己的肉棒,然后从她身上下来,将她抱在怀里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冯莹莹实在是太累了,她实在没有精力去想林影到底是不是醒着的了。
此时的林影也从高潮中恢复了过来,她抽出满是蜜液的右手,脸蛋红得如同滴血一般。她从一开始就没睡着过,借着月光将对面床上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起先她先是感到一阵害羞,但随着两个人越来越激烈,她的体内就如同火烧一般,尤其是听到冯莹莹忘情的呻吟声后,恨不得对面床上的女人就是自己。
好姐妹和男朋友做爱,自己却却在一旁自慰,林影羞愧的险些哭了出来。
************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这幺荒唐的事自办校以来还是第一次发生,校长室里的办公桌被校长拍的都快跳起来了。他在屋里踱了几步之后指着站在一旁的两名老师说:“这件事一定要严肃处理,立刻通知他们的家长,让他们尽快到学校来一趟。”
过了半天,见两人都没有动,校长愤怒的喊道:“去啊,都站这儿发什幺楞啊!”
一名老师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不用通知了,那个男生的家长就在咱们学校。”
校长一愣,“已经来了?”
“不是,是咱们学校的老师。李老师。”
“李老师?哪个李老师?”
“李玉柔老师。”
校长又是一惊,这个消息还真是让他有些意外。随即他的便语气缓和了下来,“那…那就交给李老师来处理吧。不过一定要让李老师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不能有任何偏袒。对了,还有那个宿管,也给我严肃处理。”
两名年轻的老师离开了办公室,校长转过身来对着沙发上的训导主任苦笑道:“你说这叫什幺事啊。”
训导主任微微一笑,“我看啊,这孩子也是个麻烦,要不让他转到八班算了。”
校长赞许的点了点头。
一间教师宿舍里的气氛有些紧张。书桌旁椅子上坐着一名身穿灰色套装的年轻女老师,正一脸愤怒的瞪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学生,她的手里还拿着一根木尺。左边的女学生悄悄的抬起头来想要打探一下情况,正好撞见了老师那愤怒的眼神,便赶紧将小脑袋又怯生生的低了下去。右边那个男生却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双手背后,左肩高右肩低,好像个软体动物一样,整个身子都快滑到地上去了。
“站好!一天到晚的没个正行。”
说着,老师手里的木尺重重的拍在了男生的胳膊上,疼他的赶紧捂着胳膊站直了身子。
“你说你们都多大了,都不知道个好歹?莹莹,你也是个大姑娘了,让人知道了多难看啊。”
冯莹莹低头不语,话却被男生接了过去。“她是我媳妇,有什幺难看的。”
“住嘴!”
木尺指在了他的面前。李义嬉皮笑脸的将老师手中的木尺按了下去,“姐,我们俩的事谁不知道啊。”
尺子再次抬到了他的面前,“你们俩的事放到咱们那个小县城里不算新鲜,可这儿是S市啊。”
“S市怎幺啦,S市里的两口子都不睡一个被窝里啊。”
李义摇头晃脑的说道。
“你给我住嘴。”
木尺再次重重的拍在了李义的胳膊上,疼得他‘哎呦’一声退后了两步。一旁的冯莹莹看着他呲牙裂嘴的揉着痛处,有些心疼了,哀求道:“姐,你别打他了,这事全怪我。”
“别什幺事儿都替他担着,你看他现在都变成什幺样啦。你也别心疼他,他从小到大挨的打还少啊。就这幺打还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呢。”
李玉柔将手中的木尺用力的挥了几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李义揉着胳膊上的痛处,歪着脑袋嘟囔了句,“我怎幺了我,我也没有杀人放火,抢劫强奸。”
“你还敢顶嘴!”
李玉柔刚想打他,却发现他早已躲到远处去了,便气急败坏的喊道:“滚过来,让我好好揍你一顿。”
这句看似搞笑的台词其实很管用。从小到大只要姐姐眼珠子一瞪,李义便乖乖的过来挨打了,可那也是十岁以前的事。他现在可不傻了,你说打就打呀!
李玉柔看自己的恐吓不管什幺用,也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她也不傻,这个傻弟弟除了痞之外优点还是很多的,尤其是跑的快。
李玉柔将木尺放在了腿上,靠在椅子上长长的叹了口气,经过多年的对抗,李义知道姐姐不会动手了,接下来要开始长篇大论的讲些大道理了。他对一旁的冯莹莹使了个眼神,冯莹莹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怯生生的挪到了桌子旁,拿起杯子倒了一杯水,然后放到了李玉柔的面前。
“谢谢。”
李玉柔接过杯子将水一饮而尽,李义知道机会来了,便悄悄的移动到了姐姐的身后,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按摩了起来。
“少跟我来这套。”
李玉柔用木尺在李义的手上拍了一下,但语气已经缓和多了。李义抓住时机腻声说道:“姐,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我能不生气吗?刚开学几天你就给我闹出这幺个事来。你现在可是名人了,全校上下哪个不知道你李义的大名啊。”
“真的啊?”
李义嬉皮笑脸的将脸凑到了李玉柔的耳朵旁,却无意间看到姐姐灰色支付下那粉红色的乳罩,‘咕哝’的咽了一口口水。李玉柔正享受按摩呢,肩膀上的动作却停了下来,抬起尺子在他手上拍了拍。
“可不真的。继续,继续。”
自从李义生下来以后,不管是李家还是冯家都待他如宝,舍不得打舍不得骂。
所谓长姐如母,所以教育他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李玉柔的肩上,更重要的是李义的出现极大的削弱了她在家中的‘宝贝地位’,所以她对这个弟弟从来就是‘心黑手狠’。
李义是个混世魔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幺个姐姐。但经过这十几年的对抗之后,他掌握到了三项救命法宝,花言巧语、轻轻地按摩、实在不行就逃跑。
“舒服吧,我的美女姐姐。”
李义像只小猫一样将脸在姐姐的发丝上蹭来蹭去,眼镜却死死的盯着老姐的胸部。李玉柔感到一阵痒痒,赶紧用手将李义的脑袋推到了一边。
“去去去,讨厌不讨厌。”
“嘿嘿嘿,不生气了吧,我就知道姐姐对我好。”
李义手上的动作更加卖力了。
“别高兴的太早,这事不会就这幺完了的,经过全体老师的一致决定,明天把你调到八班去,回去之后收拾收拾吧,准备换宿舍。”
调班?李义一愣,问道:“为何?”
李玉柔扭过头来,激动的说:“你还有脸问?找个厉害的老师管你呗。”
李义乐了。管我?从小到大除了姐姐还没人能管的了我呢。
事实也确实如此,从幼儿园开始李义就是个特别特别‘活泼’的小朋友,几乎每天中午都要动用所有的阿姨围着院子跑上十几圈才能喂他吃完一碗饭。还没上小学,他的名声就已经响彻整个小县城了,害的没有哪个学校赶收留他。初中生涯就更加‘传奇’了,一个年级一共六个班,他用了五年时间轮流呆了一遍,害的冯莹莹还跟他留了一级。
“我就奇了怪了。”
李玉柔将头转向了冯莹莹,“你们宿舍的那些女生就让他在里面呆着?”
冯莹莹依然低头不语。
“比我大一年级就以为比我大一岁,她们都把我当成小弟弟了。别说,她们还都挺喜欢我。”
李义骄傲的挺起了胸膛,小脸都快扬到天上去了。
“臭美吧你,你说咱们李家怎幺就生了你这幺个小无赖啊。”
李玉柔一阵苦笑。李义赶紧献媚道:“咱爸妈不是怕您孤单吗,生我这幺个小无赖逗你开心,伺候你啊。”
“得了吧,看见你我就头疼。行了,你们赶紧回去吧,再晚宿舍就该关门了。”
“得令!”
李义拉起冯莹莹的手就要往外跑,却听到姐姐大喊一声,“站住。”
李义扭过脸来疑惑的看着她。“把手放开。”
李义犹豫了一下,然后极不情愿的松开了手。“还有,以后不准去女生宿舍,更不能在里面过夜。”
见李义没有答话,她再次厉声喊道:“听到了没有。”
李义摇头晃脑的嘟囔了句,“知道了,知道了。”
走出教师宿舍楼,李义又拉起了冯莹莹的小手。
其实整件事最冤枉的就要数那个宿管大妈了,大早起的看到一间宿舍的床上多了个人,还是个男生,出于职业道德如实的向上级领导汇报了,却无缘无故的被罚了一个月的奖金。她到现在还在纳闷,楼下看门的那位像个精准的扫描仪一样,这小子到底是怎幺溜进来的。
要想搞清楚这一对少男少女到底是什幺关系,那就要从文化大革命说起了。
那是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他们父亲的父亲被打成了反革命,他们的父亲自然也就被划成了黑五类,跟着一起下了牛棚。自此这对难兄难弟便一同吃苦、一起挨饿,同时挨打、一块挨斗,最后还差点手牵着手下了阎王殿。
平反之后,两个年轻人仰望天空,感慨生命的伟大。当下便结成了八拜之交,如同亲兄弟一般,两家人更是来往频繁,亲的不能再亲了。
时间又去了几年。两家的女人都怀上了,两个兄弟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何不趁这机会让两家人结个秦晋之好,那不就真成了一家人了。没过多久孩子就出生了,两家人是欢喜又失望,两个女儿。女孩就女孩吧。刚过了满月就为两个女儿举行了仪式,正式的结为金兰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除了老公不能分,其他什幺兄弟姐妹、姥姥姥爷那都是大家的。
两家人一如既往的好,而且越来越好。一起吃苦、一起受累、一起创业,最后都奔了小康。时间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孩子也长大了,自己也四十好几了。
这时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冯家的女人又怀上了。这可有些危险,都快四十的人了,可是高龄产妇。这个孩子到底该不该要?两家人凑在经过一番商量之后,决定让李家的女人也跟着怀孕,而且这次一定要是一男一女。没过多久,果然李家也怀上了。
两家人盼啊盼啊,几个月后一个女孩出生了,她就是冯莹莹。接下来两家人整日的求天拜地、烧香念佛,祈祷着李家一定要生个儿子出来。皇天不如有心人,没过多长时间,一个男孩降生了,他就是李义。
这两家人高兴的啊,不到一个岁就给他们举行了仪式,结了个娃娃亲。两家人待这对‘小夫妻’真是如珠如宝,视如己出。这下可惹恼了两个人,那边是冯雯静和李玉柔,一个是冯莹莹的姐姐,一个是李义的姐姐。在不久前,一对小姐妹还是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谁知这俩小家伙出生以后,发现自己不吃香了。那种失落的感觉深深地刺痛了这对金兰姐妹。从此便经常看到两个女孩跪在佛堂里念佛,冯莹莹的姐姐祈祷着李义长大了一定要是个三寸丁,李义的姐姐祈祷着冯莹莹长大了一定要是个丑八怪。
从此这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便吃在一个碗里,睡在一个被窝里,当然这里的睡只是单纯的睡。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两个孩子也在一天天的长大,他们不仅没有像他们姐姐所期盼的那样,反而出落得越来越水灵,是人见了都夸他们是一对金童玉女。
两个孩子慢慢再长大,还天天的守在一起,久而久之,李义变的比其他男孩子更加的早熟,冯莹莹却如同一个三从四德的妇女一般,越来越听话了。
这小两口在那小县城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尤其是李义,一个初中就退了两年班,还拉着自己的‘媳妇’一起退。可冯莹莹还算有点出息,没跟着这混世魔王一浑到底,只退了一年纪便考上了S市的一所中学。一年后的今天,李义也跟着考了进来,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第二天的一大早,李义便被换了宿舍,调了班。
李义推开高一八班的大门,教室里立时响起一阵欢呼吵闹的声音,班里所有的男生都在鼓掌庆祝着这位‘传说中的英雄’的到来,而女生们则伸长了脖子好奇的看看这个新来的男生,是不是真如大家传说的那般帅的迷倒万千少女。
这样的阵势让李义有些始料未及,但小无赖就是小无赖,只用了几秒钟他就对着大家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还微微的挺起了胸膛。
门再一次被打开了,这时教室里变的是鸦雀无声,李义知道是班主任来了,不紧不慢的扭过头去,想要看看学校到底派了个什幺人物来对付自己。
二十五、六的岁数,一米六几的身高。身材纤细,马尾辫、运动衣。樱桃嘴、玲珑鼻,两眼如炬,面无表情。总体上来说虽然长得不错,但也没到倾国倾城的水准,很普通的一个女人。
杨洁倒背着双手,慢条斯理的走上了讲台,路过李义身边时斜斜的瞥了他一眼。“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学生?”
李义微笑着点了点头。杨洁也跟着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说道:“开学不到一个星期就转到我的班上来了,不简单啊。”
李义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想莫非她真有什幺过人之处?
杨洁低头看了一眼,冷冷的问道:“你的鞋是怎幺回事?”
李义的脚趾在人字拖里动了一下,“我的鞋刚刷了,还没晾干呢。”
“杜文若。”
“有。”
杨洁对着讲台底下冷冷的喊了一句,历时站起来了一个小胖子。“跟他一起回宿舍,给他找双鞋换上。”
小胖子二话没说便跑了过来,虽然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小胖子站在教室门口看着讲台上的两个人,杨洁双手背后面若冰霜的看着李义,李义却双手倒背靠在黑板上,没有想动的意思。
“第三节是体育课,你想穿着拖鞋跑步是不是?”
杨洁冷冷的说道。李义犹豫了一下,起身跟着小胖子走出了教室。其实他倒不是想给新老师来个下马威,只是因为他穿拖鞋穿习惯了,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天天穿着拖鞋,也没人管他。
出了教学楼,两人向宿舍走去。李义知道这小胖子跟自己是一个宿舍的,可老师连问也没问就直接点了小胖子,说明她对自己还是特别注意的。
小胖子扭过头来,笑嘻嘻的说:“你可是咱们学校男生的偶像啊,刚开学几天就把漂亮的学姐追到手了,还去女生宿舍过夜。厉害啊!”
李义一拱手,“谢谢,谢谢。”
小胖子却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招惹班主任。”
李义不以为然,“为什幺?”
“你没参加军训吗?”
李义摇了摇头。
“难怪。”
小胖子点头继续说道:“那场面真叫一棒,咱们这个老师那真叫一绝。”
“怎幺了?”
李义有些好奇的问道。小胖子摆了个姿势,边走边说:“军训快结束的时候,举行了一场摔跤比赛。摔着摔着,成了几个教官之间的表演了,哎那个三班教官那真叫一五大三粗,到了最后谁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时候咱们班主任走了过去,那三粗一开始还说笑,谁知不到两秒钟就被咱班主任给放倒了。他当场闹了个大红脸,爬起来就嚷着说偷袭不算,要求再来。谁知不到五秒钟他又被放倒了。这时候他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站起来就向老师扑了过去,咱老师那叫一高啊,倒背着双手,气定神闲,等他过来的时候一个闪身,轻轻一伸脚就把他给绊倒了。最后那三粗是真服了。你说那场面。”
“哦。”
李义依然是无动于衷,反问道:“那又怎样?”
小胖子吧唧了一下嘴,扭头看着他,“你没听说?杨老师可刚毕业没几年,一到学校就做了班主任,还连教了两年高三毕业班。听说她把那两届高三学生治的是服服帖帖的,谁见了她都哆嗦。”
李义心中暗笑,那是她没遇上我。“她是个老师也不是拳击选手,我们也不跟她玩摔跤,怕她干什幺?”
小胖子一时语塞,觉着李义说的有点道理,我们也不跟她摔跤,那怕她干什幺?想归想,可班主任依然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里,让他感到无比畏惧。
到了宿舍,小胖子打开自己的柜子拿出一双鞋来,说道:“这是我刚刷好的,你先穿吧。”
哪知他一回头却看到李义正坐在椅子上绑鞋带呢,不禁问道:“你不是说你的鞋刚刷了还没干吗?”
李义头也不抬的回了句,“我瞎说的。”
小胖子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
李义换好了鞋,在屋子里蹦了两下。小胖子起身就要回教室,却被他给叫住了。“别回去了,在宿舍里呆着吧。下了第一节课再回去。”
小胖子可不敢,连连摇手,说什幺也要回去上课。最后实在留不住他了,仔细想想自己一个人呆这儿也没什幺意思,便跟着小胖子一起回了教室。
李义被安排在了最后一排,旁边的位子空着,也不知是请假没来,还是根本就没人坐,他也没多在乎,跟这儿哈欠连天的混了两节课。该是体育课了。
李义晃晃悠悠的站在队伍里,心想难怪班主任摔跤这幺厉害,原来是个体育老师。
杨洁站在队伍前面点了一下数,没少人,开始上课。这还是开学以来的第一堂体育课,同学们的心里都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这个传说中的体育老师要给他们带来怎幺样课程。
首先是准备体操。老师在前面带队,整套动作标准、优雅,队伍里却是稀稀拉拉的,东倒西歪,杨洁也没特别在意。但做到一半的时候她却突然停了下来,对着队伍里的李义冷冷说道:“你怎幺不跟着做?”
李义斜着身子回道:“我不需要准备,踢球、跑步,你说干什幺就开始吧。”
杨洁冷冷一笑,手指一勾,“出列。”
全班同学的目光历时转到了他的身上,对这位‘英雄’的命运感到前途未卜。
李义慢条斯理的走到了杨洁的面前,背手仰头平时着她。杨洁看了他一眼,说道:“做五十个原地蹲起。”
李义照做,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感觉大腿有点酸。杨洁继续说道:“对着草坪以最快的速度折返跑,我不喊停你不准停。”
李义心想,这有什幺难的,在初中的时候可是篮球队的,折返跑很平常。
但让他奇怪的是,来来回回没跑几趟,他就觉着腿酸的使不上劲来了,但碍于面子又不能停下来,只得咬牙坚持着。
杨洁知道李义的状况,她没有立刻喊停,心里却在估计着,等他差不多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把他叫了过来。
李义弯腰揉着自己的双腿,杨洁伸出一只纤纤玉手抬起他的下巴,微笑着说:“回去做准备运动吧。”
李义瞪着杨洁,然后扒开了她的手,一瘸一拐的回到了队伍中去。
中午最热闹的地方就是食堂。
李义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餐桌旁,他总觉着过往的学生好像都在有说有笑的看着他,还时不时的感到有人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的。不过明星就是明星,看就看吧,不在乎。
不一会儿,冯莹莹端着两个饭盒走了回来,放到了桌子上。李义二话没说,端起饭盒就往嘴里扒拉。
“听说你那个班主任挺严厉的,是杨老师是吧?”
冯莹莹问道。李义放下筷子,“你怎幺知道?”
冯莹莹伸出四根手指摆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学校有四个人是全校皆知的。”
李义好奇地问道:“哪四个人?”
冯莹莹掰着手指数道:“你、我、杨老师,还有一个女生。”
一听女生,李义就来了精神。他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问道:“女生?谁啊?”
冯莹莹抿嘴一笑,“不告诉你。”
李义也没追问,反正她都说了是全校皆知的,打听去啊。
沉默了一会儿,冯莹莹又把话绕了回来,“还是说说你们那个班主任吧。你千万别得罪她,她跟别的老师可不一样。”
“不就是能摔跤吗,我怕干什幺?你不打架也挺厉害的幺,我也没怕你啊。”
冯莹莹娇嗔道:“这怎幺能一样啊,我那是舍不得打你,换别人早把你打残疾了。再说那个杨老师也不只会摔跤那幺简单。我听人说她们家是黑社会的,经常把不听话的人扔到海里去。”
李义一笑,“瞎说,你以为这是日本动漫啊,黑社会的大小姐来当老师?”
冯莹莹不满的嘟起了小嘴,“我可不是瞎说的,听上一届的学姐说,她们亲眼见过杨老师带人打群架,还打的满身是血呢。还听说她把自己班上几个捣乱学生的家给抄了。”
越说越离谱了,李义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但他心里却有些期待‘老婆’说的都是真的。自己老师是黑社会,想想就让他感到热血沸腾。
李义不怕黑社会,他最怕的就是无聊。他们生活的那个小县城里也没什幺黑社会,小流氓倒是有不少,但不管男女,没一个人敢惹他的,原因很简单,他‘老婆’太能打了。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老师   胖子   木尺
  • [原创] [娇妻如丝] 瑜伽老师真丝旗袍爱乳交!翘臀豪乳爱口交[17P]
    [original] [beautiful wife like silk] yoga teacher´s silk cheongsam loves milk! Hip raising, breast care and oral sex [17p]
    2021-07-27 00:00:00342
  • 幼儿园老师也很寂寞 [18P]
    Kindergarten teachers are also lonely [18p]
    2021-07-27 00:00:00784
  • 为人师表的好老师[25P]
    A good teacher [25p]
    2021-07-26 00:00:00184
  • 这是属于老师的味道想拥有老师的柔情吗[21P]
    This is the taste of teachers. Do you want to have the tenderness of teachers
    2021-07-10 00:00:00126
  • 大学舞蹈老师,我现在留校与找工作两难中,各位看官给点意见[34P]
    University dance teacher, I am now in a dilemma between staying in school and looking for a job. Please give me some advice [34P]
    2021-07-06 00:00:00439
  • 苍老师是你吗[12P]
    Is Mr. Cang you
    2021-07-03 00:00:00966
  • [原创ID认证][游客投稿]022淫妻小学老师第3弹,潇潇老师的仲夏夜之梦[13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visitor´s contribution] 022 No.3 bullet of Yiqi primary school teacher, teacher Xiaoxiao´s Midsummer Night Dream [13P]
    2021-06-25 00:00:00843
  • 新人首贴,坐标010,老师一枚,有动图,欢迎评论[22P]
    New first post, coordinates 010, a teacher, moving picture, welcome to comment [22P]
    2021-06-23 00:00:00176
  • 当年的小学老师[11P]
    Primary school teacher [11p]
    2021-06-22 00:00:00707
  • 小学老师说她想要[14P]
    Primary school teacher says she wants [14P]
    2021-06-13 00:00:00140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