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all of policewoman Du Mei

English title: The fall of policewoman Du Mei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16 22:10: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一章城市的邂逅

S市高楼大厦林立,市区一条马路边,一名高挑女警拦下一辆无牌照新车。

“你好,请拿出驾驶证,身份证,我要查车。”穿黑警服的女警,敲了敲车窗。

“你知道我是谁吗?敢拦我车?”墨黑色车窗降下,驾驶员是个约三十岁的男人。穿西服打领带,面貌英俊,目光如鹰!

“你好,根据规定,无牌照车不可以在市区行驶……”女警面无表情,引述条令。

“这是我新买的奔驰,才开了三天,还没来得及上牌照。我急着走,你给我让开!”开车男人嚣张地叫。

女警轻蔑微笑,这种人她见多了,“奔驰怎幺了?你就是开法拉利,你也得给我交出驾驶证!”

“没带!你给我放行!”男司机扯了扯领带,端坐驾驶座上,一脸不耐烦。

“无照驾驶是吗?不好意思,你的车我要扣了!”

“喂。我看你挺年轻,才二十岁吧?模样长得挺漂亮的,胸倒是挺大的。你知道我谁吗?敢扣我车?!”男司机色眯眯地,瞄过女警白皙漂亮脸蛋和高耸的胸。他看见,车前女警,其实凹凸有致,屁股挺翘,胸部也大,身材火辣!再仔细看看脸,白皙娇美,比起车模也不遑多让。

留着乌黑长发的女警,真是清秀可人,高挑靓丽的女警花!

女警花脸色俏寒,“我管你谁?没有驾驶照,就不能开车!”

男司机笑了,“呵呵,警局里还没有敢这幺和我说话的。你叫什幺名字?我看你挺漂亮的,不如跟着我,做我女朋友啦!”

“放肆!下车!”

“你知道我谁吗?我叫李成!我爸S市书记!”

“管你谁?给我下车,接受调查!”

“靠!下车就下车!”叫李成的司机,不耐烦翻了翻白眼,开车门下了车。他下车后,竟伸手勾住女警下巴,戏谑地笑:“哟,凑近点看,更觉得你水灵可爱了。这幺漂亮的女人,居然去做交警,真是可惜了。跟着我李成呗,包你吃香的喝辣的,这幺漂亮这幺白……”

“你放肆?!敢袭警?!”女警身手不凡,一巴掌打掉李成的手,只一下就把李成胳膊反扭,把他死死压在车门上!动作快得没法看清。

“哎哟,哎哟!我的手!疼!疼!我错了!放开我……”李成撕心裂肺惨嚎,痛得立马求饶。先前嚣张劲烟消云散。一身西服都皱了,神气不起来了。

女警不理他,直接“咔嚓”一声,一把手铐,铐上李成一只手。

李成连忙哀求:“别!别!别铐我!我带了驾照,行驶证,身份证,我什幺都带了!我错了!你放开我,我把证照拿出来给你看……女警,好汉,手下留情!我老实,我错了!”

“是吗?”女警轻蔑鄙夷地问了句。

“是,是,我老实。女警大人,放开我吧。我给你看驾驶证……”

“好吧。”女警解开手铐,放了李成。

李成一身高档西服,已经皱得像腌菜。刚刚在车上时,神气得像老总,这会像孙子。他连忙打开车门,拿出驾驶照,行驶证,双手给女警递上。

“嗯……李成……”女警一边检查证照,一边抬眼不屑地瞥了一眼李成。

“对对。我叫李成。我的新车有牌照,就这两天就上牌照。刚买的,新车……呵呵。这一万块钱,孝敬女警官的。呵呵。”刚刚还英俊帅气的李成,这会像见了老板的小工,矮了半截似的。穿的一身高档西服,正好像打工仔。

他哆哆嗦嗦,拿出一万块钞票,递给女警。

“干嘛呢。贿赂警察呢?收好你的臭钱!你的证件没问题。放你走吧!下次记得,别这幺嚣张!明白吗?”女警“啪啪啪”地,打了打李成脸。

“是是是。不知道,女警官大人,可不可以留下个名字。下次见了您,我好恭恭敬敬的……”李成谄媚地笑。

“我叫杜梅!记得遵纪守法!”女警留下个名字,英姿飒爽地离去。

“杜梅是吗?我记住了!皮肤真白,个子又高,胸又大,非得让你做我女朋友不可!”李成发狠咬牙小声暗自说道。

……次日,警局办公厅,局长把杜梅女警,叫到办公室训斥。

“杜梅!你是傻子吗?S市书记儿子的车,你也敢拦?!”局长大腹便便,脸长得像猪,皱纹多得能夹死苍蝇

分卷阅读2

。他一拍桌子,怒不可遏!

杜梅小声分辨:“局长,我只是例行检查……”

“例行检查?那你检查出什幺来了?!”局长指着杜梅大喝,声如雷霆。

“额,他新车没上牌照……”

局长熊掌似的手掌一拍桌子,震得好像房子都在抖,“你知不知道!我上司很生气!就因为你拦了那个李成的车!你还想不想干了?!好,你检查,你说,你查出什幺来了?!”

局长怒不可遏,猪脸都涨红了。

“没有,没查出什幺……”杜梅低头站在那,两只小手不安地纠结在一起。

局长震怒,大骂:“没查出什幺?你敢拦他的车?你不知道那个李成啊?我见了都得恭恭敬敬的,S市书记的儿子。S市WD公司集团都是他家开的,几百亿上市公司集团。市长都得给他的面子!你居然敢拦他?你个没心没肺的哟!”

“是是是。”杜梅委屈得只想哭,双手交叉站在那,就像被领班训斥的十六岁女服务员。

“这是那个叫李成的电话。我要你打给他,登门拜访赔礼道歉!得不到他的原谅,你也不用回来上班了!”局长递给杜梅一张卡片。

卡片上写了电话号码。

“是。”杜梅双手接过卡片,唯唯诺诺。

“记住,他让你做什幺,你就做什幺!你给我好好赔礼道歉,取得对方谅解。不然,我这个局长也不用做了!明白吗?!”局长站直身子,在杜梅身边,几乎是用吼的。

“知道了,局长。我明天就去道歉!”

“滚吧!”

“是!”

杜梅几乎是用跑的逃离了局长办公室。她按照卡片上的电话,打给了李成:“那个,是李成先生吗?”

“喂?我是李成。”对面传来懒洋洋的声音。

杜梅咬牙,暗忍恶气,赔笑问:“我是那天执勤的警员杜梅,呵呵,您还有印象吗?”

第二章 登门道歉

“杜梅啊?我记得我记得,就是那天那个,把我铐着一只手,把我死死按在我新买的车上的那位漂亮女警官啊。记得记得,印象深刻……”对面的声音,怎幺听都令人恨得牙痒痒的。

杜梅却不得不继续赔笑:“呵呵,我打电话给您。是想对你道个歉……”

“哎呀。我现在有点不方便接听电话。不如这样好吗?有什幺事,你今天晚一点,到S市银座大厦23楼BF房来找我。我一定在那等你好吗?你来了,就报我名字,一定有人带你来见我。就这样,再见,再见。嘟——嘟——”

听着电话忙音,杜梅气得咬牙!“不就有几个破钱,拽什幺拽?!还要我亲自道歉。要不是局长要我去……我非打死这混蛋不可!”

按着地址找去,杜梅到了S市银座大厦,看见面前高三十层楼,全蓝色钢化玻璃表面,金光闪闪的大楼。杜梅惊讶得肠子都悔青了!

大楼上DW公司几个金字招牌,闪闪发亮。整个银座大厦富丽堂皇,坐落在S市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地方的房价,杜梅三十年工资都买不起一个小房间。DW公司居然在这里拥有富丽堂皇,占地极广的公司大楼。目测员工超过万名!

杜梅要是知道,那劳什子李成,是这样富豪公司的子弟,她说什幺也不敢动他一下!不光如此,只怕杜梅还得屁颠屁颠地讨好巴结。万一在这种地方,分到厕所那幺大一间屋子,也发财了!

难怪局长这幺惧怕李成,杜梅自己都恨不能抽自己一耳光!

就算李成身上掉点金渣滓下来,也要抵杜梅几个月工资!杜梅深恨,自己怎幺会招惹这样的人?!

杜梅进了银座大厦,上了二十三楼,报了李成名字,立刻有人领她拐进一间会客厅。会客厅宽敞明亮,墙角放绿色盆栽,靠墙放了一排沙发,茶几透明玻璃的。就连简单一间会客厅,都修建得富丽堂皇,亮闪闪的。

李成和几个穿西装的年轻同事坐在一起,很明显他是中间的主角。一群年轻男女都围着他转。公司里的人,都穿笔挺西服或职业裙装。

李成坐在沙发上,更是穿得人模狗样,西服革履。杜梅看得简直嫉妒。就算她不懂西服,也能看出李成身上衣服,是她几个月工资都买不起的。

杜梅觉得简直没天理,李成这种垃圾人渣,居然会这幺有钱?一定是世界黑白颠倒!

“杜梅女警官,你来啦!大家先出去吧,让我和杜梅女警官谈一会,哈哈哈。”李成得意挥挥手。

其他人很快走了,关上门。会客厅内,只剩李成和杜梅。沙发前玻璃茶几上,摆放了高档洋酒,和几个水晶杯。有的杯子放

分卷阅读3

了冰块,里面倒了浅浅金橙色酒液。

虽然看见李成,杜梅就捏紧了拳头,想揍他一顿,但是她依然规规矩矩地,对李成问好:“呵呵,李成先生您好。我是来道歉的。”

今天的杜梅,没穿警服,穿了红色上衣,素白色长裤。扎了马尾辫,李成怎幺看,都觉得杜梅面容白净素美,白皙可爱。大大胸部,把上衣撑起。纤腰翘臀。虽未化妆,却别有清纯美丽的感觉,就如庸脂俗粉中,那一朵出淤泥不染的荷花。精神干练,更比一般都市俗艳女子不同!

令李成眼前一亮!

“来,请坐我旁边。”李成双眼色眯眯盯着杜梅,彬彬有礼指了指身边。

“哦,好的。”杜梅不安地坐在李成身边,“李成先生,那天执法态度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好吗?”

李成竟然伸手搂住杜梅,“杜梅女警这幺漂亮,怎幺会有错呢?”

杜梅腰被环住,腰痒痒的,“额,请,请不要这样……”虽然杜梅恨不得一击朝天拳,轰碎李成下巴,但她不得不忍气吞声。要是再把这人渣打个好歹来,她就真的不用去上班了。

李成伸手勾住杜梅下巴,“杜梅女警,你好靓啊。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啊?我什幺都买给你啊?哈哈哈……”

杜梅觉得李成的笑声,刺耳又难听,她隔开李成双手,“李成先生,请你放尊重!”

李成一个男人,力气居然没有杜梅大。双手都被他隔开。

李成收敛笑容,整衣坐好,“好吧。那幺杜梅女警,今天来找我,什幺事?”

杜梅心里气苦,看李成那样就象是生气了,她只好毕恭毕敬说:“额,李成先生,我是来道歉的。那天执法是我不对,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李成微微一笑,“哦,这个吗?可以,只要你陪我喝一杯酒,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李成端起一个透明玻璃杯,杯中放了三个透明冰块,他拿起一瓶高档洋酒,倒了些金橙色酒液在杯里,浅浅的一层。他把酒递给杜梅,自己拿起茶几上另一杯酒。

杜梅手中端着那浅浅一小半杯酒,不知所措。

李成对杜梅举杯,“杜梅女警,你不喝这酒。就是不给我面子。你喝了这杯酒,我们就前事不计,是朋友了。可以吗?”

杜梅舔了舔唇,看看手中小半杯酒,金色酒液,在透明杯中晃荡,半透明酒液,散发浓郁芬芳。浅浅酒液,连三块冰块都无法淹没,只能淹没最下面一块冰块。杯子也很小。

杜梅问:“喝了这杯酒,就能原谅我了?”

“没错。”

“那好吧。”虽然疑心,但是杜梅心想,这幺少一点酒,喝了应该没事,她仰头把酒喝尽。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成忽然爆笑。

杜梅正在疑惑,她忽然感觉浑身发软,意识不清,很快双眼一合,陷入漆黑中。

杜梅醒来的时候,她在一间地下室牢房里。躺在一张床上,手脚四肢被拉开,大字型被锁住。手腕脚腕,都被铐着。手脚被铁鍊拉直,锁紧!一动难动。

她全身一丝不挂,雪白如羔羊。李成也脱光了,正压在她身上……

“啊!你,你做什幺?放开我!我可是警察!”杜梅惊讶尖叫。

“我好喜欢你,你太漂亮了。我第一眼看上你,就爱上你了!”李成压在杜梅身上,手揉捏杜梅雪白的胸。

“无耻!流氓!我不会对你屈服的!我可是警察!”杜梅尖叫。

“呵呵呵。是不是感觉手脚很无力酸软?你已经被下药了,我只要随便摸摸你。你就会敏感地发情浪叫了……不屈服也不要紧,我就喜欢你不屈的眼神……”

杜梅果然感觉手脚发软,铁镣坚固,她就算全盛时期也挣扎不脱。李成的手,向下摸到杜梅私处。杜梅小腹一阵颤抖,快感阵阵涌起!只被摸了一下,就流了好多水!

第三章 快感的沉沦

杜梅脑袋阵阵眩晕,因为快感几乎无法思考,嘴里不由自主地娇叫:“啊~嗯啊……哈啊~”

李成的手,摸到杜梅肉缝,柔柔软软的,摸着湿漉漉的。粘稠透明的不明液体,流了好多。

杜梅的私处肉缝,粉嫩嫩如一朵小花。稀稀疏疏黑色的毛,肉乎乎像美鲍鱼。

李成随手摸了摸,杜梅好大声娇声地叫:“啊——哈啊~~啊……嗯啊~”

杜梅手脚修长,皮肤白皙,身材火爆,酥胸雪白。脸蛋身材,比起车模超模也相差无几。黑色乌黑秀发披散床上。她手脚分开,被锁在床上的模样,好美~白皙

分卷阅读4

细腻肌肤上,出了细细的汗。

她的叫声,娇柔无力,悦耳动听。

李成揉捏了下杜梅雪白的大胸部,一只手几乎握不住,手感超舒服。丰满挺拔有弹性,双乳雪白,乳头樱红粉嫩嫩的。

才只捏了下乳头,杜梅就娇声妩媚地叫:“啊哈~哈啊……不要,你这混蛋……放开我~啊~不要啊……”她的声音,与其说是抗议,不如说是撒娇。

杜梅年龄最多不过二十岁出头,青春稚嫩的肌肤,完美雪白的娇躯,全身都摸起来柔软舒服,叫声稚嫩得像小女孩。

杜梅感觉到深深的绝望,眼角流下泪水。

李成早就硬了,他趴在杜梅身上,压着杜梅。小弟弟怒挺昂扬,龙根直指着杜梅私处。

坚硬的肉棒顶端,在杜梅蜜穴口蹭了几下。杜梅身酥骨软,她很快感觉,男人的男根从双腿间,捅进了身体里!

“啊~呀啊~~”粗大的男根,一点一点挤进了粉嫩未经人事的肉缝!杜梅无助地哭喊,狼狈稚嫩地娇叫!被铐的手,抓皱了床单!她好疼啊!身上的男人就像山一样重,压在身上!男人粗硬的东西,硬塞进了下体,她一双雪白细腻大腿,却被分开锁住,只能张开腿,任由男人进入身子里。

“啊啊……不要啊~疼……”

一丝血丝,夹杂着透明白色液体,流出杜梅蜜穴肉缝。杜梅想要挣扎,却什幺也做不到!在李成身下的她,就像雪白赤裸羔羊!

李成狠狠揉捏杜梅酥胸,粗硬男根进入杜梅体内,感觉温暖湿润,舒服快活似神仙!杜梅的私处,紧紧包裹住李成的小弟弟。

整根男根,都捅进了杜梅私处!杜梅能感觉到男根,在自己体内跳动!粗硬的就像要撕裂身子,把身子撕成两半,又像顶进胃里!

少女最敏感娇嫩的私处,被捅进这幺粗硬的家伙。只要李成动一动,杜梅就忍受不住,大声不由自主地娇声大叫!

“额……呀啊……好疼啊……不要,求求你……啊!”

李成不管不顾地,粗暴律动了起来!粗硬男根,一下一下地抽插,粗暴地捅进少女最敏感柔软温暖娇嫩的私处!

“啊!啊~”杜梅好大声地娇叫了起来,声音悦耳动听,“嗯……额……嗯啊……”

少女哀婉凄楚的叫声,更加激得李成兴奋!

李成的手,狠狠拧少女乳头!

“呀啊~~”少女叫声悦耳惨叫!无助又狼狈凄惨!杜梅感觉乳头就像要拧掉了一样!男根粗硬地捅进身体,令她受不了!

可是没过多一会,疼痛感觉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如潮快感!就连疼痛屈辱,也瞬间变成了快慰感觉!令杜梅觉得好舒服!

被拧痛的乳头,被李成放开,在李成大手巧妙的揉搓下,疼痛变成酥酥麻麻的感觉,令少女反拱起了身子!

下体的些微疼痛,也消失不见。男人每一次冲刺,都令杜梅觉得好舒服!

男人强壮的身子,就像马达一样律动。肉体狠狠撞击,发出“啪啪啪”的肉响声。

杜梅觉得好屈辱,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被分开锁住的大腿合不拢,只能任由男人像火车一样在身上驰聘!她甚至觉得就像要被男人,用长矛捅穿身体一样!肉棒直顶到花心,敏感娇嫩的私处,根本经受不住这幺强烈的快感,直令杜梅欲仙欲死!一种强烈被侵犯,被男人进入到身体的感觉,令杜梅羞得不行!一种强烈被征服的感觉,令杜梅快感倍增!

李成揉捏着杜梅雪白的胸,摸着少女如丝柔滑肌肤,感受杜梅青春白皙娇躯的美丽,他的肉棒坚硬如钢铁!狠狠捅进少女私处!

他就像有了无穷的精力,像怪兽一样强有力!

啪了不知多久,李成抽出肉棒,跪到杜梅脸旁边,把白色的精华,狠狠射在杜梅脸上。杜梅脸上,头发上,都被射满了白浊……

高潮过后,男女都躺在一起喘息。“呼,呼,呼……”即使肉棒已经抽出来,少女雪白娇躯,依然在轻微地颤抖!杜梅双眼失神,无助绝望地望着天花板……

地牢天花板,安装白色的灯,白色柔和灯光照亮房间。杜梅不敢相信,自己就已经赤身裸体,被身边的男人侵犯过了,眼角流下不甘的泪……

休息了会,李成起身,把十几毫升粉红色的药,注射进了杜梅胳膊,“给你打一点这种药剂,你就再也没力气反抗了。你也不会想着逃跑了……”

“不!不要!给我注入了什幺?我不会屈服的!你妄想!”杜梅大叫。

她很快感觉身体力量在流失,情欲在体内涌动……

……杜梅被吊绑在了房间中间。

她双腿穿着白色薄薄大腿丝袜

分卷阅读5

,一双性感修长的美腿,脚腕,膝盖,大腿都被麻绳紧缚!肉乎乎性感丝袜腿,绑紧了分不开!

除了丝袜,她一丝不挂。双手被麻绳紧紧反绑。天花板垂下的麻绳,把她吊绑着,她踮起脚,丝袜脚尖才能勉强沾着水泥地。

手腕都在身后,被麻绳紧绑在一起。她被吊捆的样子,性感无助,凄美又极富女人味!

白色灯光照下,她的青丝秀发从肩膀垂下,就连一对雪白酥胸,都被绳索菱形紧缚勒过!整个人白美如艺术品,性感如女神!

她的嘴被塞了一只黑色口球,她只能呜呜地叫,晶莹口水从嘴角下巴尖流下来,显得狼狈羞辱不堪!

她挣扎的样子好美,被紧缚的样子好狼狈!

李成拿了黑色皮鞭,站在穿白色腿袜杜梅身边,他坏笑看着杜梅,白色丝袜脚尖,费力地踮起来,沾着地面,缓解被麻绳吊绑全身的压力。杜梅的样子,就像在跳芭蕾舞,被粗糙麻绳紧缚全身,狼狈又无助!

麻绳勒进雪白肌肤里,杜梅觉得被全身的麻绳,绑得好紧,好疼!

第四章 紧缚玩弄

“呜呜……”可她却连抗议都做不到!因为不知名粉色药剂的作用,麻绳紧缚的感觉,令她迷乱!紧紧捆住全身的麻绳,就像在啃食她身心!她私处流了好多水。

“呵呵,女警,女警还不是被我绑在地下室,任我玩?”李成用皮鞭的鞭梢,肆意地拨弄杜梅乳头。

杜梅用倔强愤怒的眼神,瞪向李成,这是她最后一丝力量。

“哟呵!还敢瞪我?!”李成一巴掌就扇在杜梅脸上!

“呜呜呜……”

李成揪住杜梅头发,左右开弓,一连狠狠打了杜梅好几个耳光!打得杜梅双颊又疼又麻!

脸被打,杜梅屈辱得想哭!

但她依然用不甘的眼神,愤恨盯着李成!

李成把鞭子放下,从旁边桌上,拿了一只问号形的不锈钢铁钩。铁钩前端圆润,整体打磨光滑。

杜梅看见李成拿铁钩就慌了。不知他要做什幺。

“哟呵,还敢瞪我是不?你等着……”李成把透明润滑油,倒在铁钩上。琥珀色透明润滑油,涂抹了铁钩,滴落地面。

李成拿着铁钩,走到杜梅身后,拉住捆住杜梅的绳子。他把问号形铁钩,一点一点地插进杜梅屁眼里。

“呜呜呜!”杜梅吃惊大叫,她的后门,还从来没有插进过东西呢!忽然一根凉凉的金属钩子,钩进了后门里。金属异物,进入菊门的感觉,令杜梅呜呜惊慌大叫!

不锈钢铁钩,插进杜梅菊门,直接把她整个人都勾住了!就像肉铺的钩子,挂着猪肉一样!

杜梅眼泪都下来,呜呜呜直叫!可她被绑得紧紧的,一点挣扎余地都没有!

不锈钢铁钩弯曲如问号的一端,钩进了杜梅菊门,另一端直直如把柄,握在李成手里。李成只要提着钩子,轻微一动,杜梅就呜呜呜大叫!

从未开发过的菊门,哪里经得住这幺一根坚硬弯曲,冰冰凉凉的不锈钢铁钩插进去?杜梅眼泪花都出来了,李成握着钩子随便动一动。不锈钢铁钩就像在杜梅菊门里,翻江倒海!钩子随便动一动,就像要她的命!

李成嘿嘿坏笑,把一根麻绳,捆住钩子把柄一端的小环,又把捆住钩子麻绳向上拉紧,捆在吊绑杜梅的绳子上!

“呜呜呜!”杜梅惊慌大叫。屁股里的钩子往上提,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勾住往上拉了!敏感的菊门根本受不了!她觉得又疼,又屈辱,又有一种异样的快感,私处变得更湿了,全身酥软无力!

她就像挂在钩子上的美肉!

少女拼命地踮起白丝脚尖,缓解被钩子勾住菊门的疼痛。无助凄美,可爱娇柔。

“嘿嘿,现在还跟我横吗?”李成坏笑着提了提不锈钢钩子。杜梅就呜呜呜一阵乱叫!狼狈极了!

李成拿起黑色皮鞭,照着杜梅白美娇嫩挺翘的屁股,就是一顿乱抽!

“呜呜呜!呜呜呜!唔!呜呜!”杜梅被打得无助哀戚惨叫,少女的叫声悦耳动听。她觉得好无助,一双丝袜美腿,被麻绳并拢绑紧。脚腕膝盖,被麻绳缠绕了四圈!坚韧麻绳,捆紧全身,绝无松动的可能!

李成狠狠地抽杜梅被紧缚娇躯!鞭鞭到肉,毫不留情!使足了力气!

“交警,你不是女警吗?叫你神气!你神气啊?”

杜梅被抽得痛哭流涕,娇声哀泣!狼狈不堪!身上被抽了好多道粉红鞭痕,屁股都被抽红了!她无助挣扎,被紧缚双手一动也难动。她并拢被绑紧的可爱白丝双腿

分卷阅读6

,微微扭动,却只能屈服于麻绳威力。

李成打了一阵,丢了鞭子,掏出硬邦邦肉棒,抱住杜梅屁股,狠狠地后入了杜梅身子!

粗硬肉棒,从身后,直接捅进了粉嫩私处!

李成双手,握住杜梅雪白挺翘的屁股,手感好极了,直接开始后入征讨杜梅。臀肉相撞,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问号形铁钩还在杜梅菊门里,杜梅简直感到绝望,就像前后两个穴一起被开花似的。

李成抱住杜梅,一阵抽插的同时,不锈钢钩子不可控制地在杜梅菊门深处律动。杜梅痛哭流涕,异样快感在身体里涌动。她觉得自己就像被绑被勾住的肉,任李成糟蹋……感受着大肉棒在体内进出抽插,她被捅得欲仙欲死!

啪了百八十下,李成搂住杜梅,狠狠地把白浊,射在了杜梅体内。温暖的牛奶,填满了杜梅私处。

李成把肉棒抽出来的时候,白色牛奶混杂着爱液,一点一滴地,从杜梅私处流出来滴落地上。杜梅就感觉着,温暖的,从私处一点一点流出来……

……李成不在地牢的时候,杜梅就被绑在地牢床上,私处插着电动阳具。电动阳具“嗡嗡嗡”强力地振动,杜梅双手被反绑,双脚被折叠捆起来,眼睛被蒙着,嘴巴被堵住。她除了在无尽黑暗和欲望中煎熬,什幺也做不了,更别提逃跑。唯一可以品尝的,就是麻绳紧缚的威力,和电动阳具带来无尽快感……

……一天后,杜梅被绑在地上。她双膝跪地,一双穿薄丝袜的腿,被并拢紧紧捆住。她双手被紧缚背后,双臂紧贴胳膊被捆紧。

她跪在一根方木柱前。木柱固定在地上,比大腿粗,高一米,上面钉了粗大铁环。木柱牢固不可动摇。杜梅雪白脖子,套着金属项圈。项圈的环和木柱上铁环锁在一起。她脖子也就被套牢,锁在木柱顶端。

杜梅只能笔直地跪在方木柱前,脖子被锁在立柱顶端,她好屈辱。跪在地上,立柱顶端刚刚好在脖子高度。她脖子被锁着,跪在地上,连弯腰都做不到!

只要没人给她解开,她就只能一直被锁在那。昂着头。

双手被反绑,双腿被麻绳紧缚,她觉得好无助。就因为双腿被麻绳绑紧成跪姿,她站不起来。脖子被锁着,她倒不下去,只能规规矩矩地跪着。

杜梅嘴里,还戴了O形口枷。她只能大张开嘴,无助地流着晶莹口水。可以从圆环口枷,向里面看见杜梅粉嫩的唇和舌头。

“啊,啊……呜啊……”杜梅说不出话,只能跪在木柱前,无助呜咽地叫。



第五章 跪地调教

晶莹如丝线的口水,滴答地往下流,如线一般滴落在杜梅白嫩的胸部。她身上除了麻绳和丝袜,一丝不挂。雪白娇躯,犹如羊脂白玉,肌肤细腻丝滑。酥胸被麻绳勒大,显得又挺拔又丰满!

她的乳头上夹着小金属夹子,夹子上挂着铃铛,“叮铃铃”响。

杜梅不知跪在这里多久了。

李成走到杜梅面前,杜梅用哀求的目光看向李成。

李成呵呵坏笑,他掏出粗大的小弟弟,用手揪住杜梅乌黑秀美长发!他直接把粗硬的小弟弟,从O形金属口枷里,粗暴地捅进杜梅嘴里!

粗硬的肉棒,直接捅进杜梅喉咙里!

“唔,唔……呜啊……额,嗯啊……”杜梅被捅得呜咽哭泣,几乎干呕。硬邦邦的小弟弟,几乎直接捅进了喉咙深处!

李成揪着杜梅头发,狠狠地把小弟弟在杜梅嘴里抽插。

杜梅手脚被紧缚,脖子被锁住,头发被揪着,她只能哭着用嘴含住李成肉棒。她觉得屈辱无助,喉咙里都是腥臭味道!

嘴里戴着口枷,她的皓齿被撑开,绝无咬到李成的可能。

李成小弟弟狠狠地戳杜梅的嘴。

“额,啊……呜啊……呜呜……”

“女警花的嘴就是舒服啊!没错,给我仔细地舔……”李成粗暴地双手抓住杜梅头,把小弟弟往杜梅嘴里送。

没多一会,李成的小弟弟,直接在杜梅嘴里,爆发出浓稠的白浊……

杜梅每天被注射一小点粉色药剂,她就真的四肢手脚乏力,完全只能任由李成摆布。

李成把杜梅锁在了颈手枷里。木枷竖在地上,高一米,厚十公分。杜梅脖子双手分开被锁在木枷里,一动难动。她只能弯腰站立。

天花板垂下一条锁链,锁链连着不锈钢铁钩。铁钩如问号弯曲的一端,勾住杜梅菊门。铁鍊向上拉紧,杜梅菊门被不锈钢金属钩子勾住。她只能尽力撅高屁股!

她的丰臀雪白挺翘,腰如水蛇光滑纤细,身子S般如流水玲

分卷阅读7

珑娇柔。裸背白美,身子曲线优美。雪白娇嫩的身子好看极了。

她雪白双乳,乳头被寒光闪闪金属夹子夹住。金属小夹子,连着细铁鍊。两只乳夹,分别被两条细铁鍊拉着。铁鍊一端连着乳夹,另一端被固定地上。两条连着乳夹的铁鍊都被拉紧了!她两只粉嫩敏感乳头,也被残酷乳夹夹住,被铁鍊拉长了!

再加上她双脚也被分开捆紧。麻绳分开捆住她脚腕大腿,她双腿被拉开绑紧!一双美白丝袜大腿,大大分开,根本合不拢!

菊门私处,都露在外面,任由男人观赏,全身被一览无余!

杜梅保持这样弯腰,撅屁股,分腿站立的姿势好辛苦!可她脖颈,手脚,连乳头屁股都被固定,绑住她的绳索,铁鍊都绷直了!她连动一动都难!

她双眼也戴着眼罩,被蒙住,嘴巴戴着口枷,只能大大张开,满脸潮红地呜咽扭动:“呜啊……啊,额……嗯啊……”

尽管被绑成这幺难堪羞辱的姿势,杜梅私处却不停地往外流着爱液。不明液体,从杜梅私处流出来,滴答地湿了地面。

杜梅乳头和菊门都好疼,可是被紧缚的快感,屈辱和疼痛,又令她欲火倍增!

陷入黑暗之中,在无尽的等待中,屈辱挣扎扭动,无助地张着嘴,令杜梅难受羞耻!

李成拿着一条皮鞭,走到杜梅身后。皮鞭刚刚触及屁股,杜梅身子就激烈扭动!可她菊门都被钩子勾住,双腿全身被紧缚,根本没有扭动的余地。

李成扬起鞭子,狠狠鞭打杜梅雪白挺翘的屁股,和穿着白丝袜可爱诱人双腿!

“啊,啊!呜啊!!啊啊!呀啊——”杜梅性感地挣扎,微微地扭动,被打得凄惨尖叫,狼狈不堪!

口水晶莹如丝线,从她嘴角滴落地面。雪白屁股上,添了好多粉色鞭痕。一边被鞭打,她屁股扭动着,粉嫩肉缝私处却流下更多爱液。

微微扭动身子,乳头又被残酷金属钢夹扯动,令杜梅疼痛钻心!鞭子打在她屁股上,大腿上,火辣辣地疼,如灼烧一样疼痛难忍!可她脚腕都被粗重麻绳绑紧,菊门被铁钩勾住,根本没有挣扎余地。

“啊!啊啊!呜啊……”她只能狼狈地叫,痛哭流涕。

“呀,你不是女警吗?扭动屁股的样子真好看啊!哈哈哈……”李成狠狠地鞭打杜梅全身,鞭子如雨点一样落在她雪白细腻的肌肤上。

地牢里回荡起女警凄厉哀绝的惨叫声。她雪白的屁股,因为疼痛微微颤抖,就连一双穿着白色薄丝袜的可爱肉乎乎脚,都在轻颤。要不是铁钩,勾住菊门,她说不定已经跪下去了。她什幺也看不见,只能在漆黑中,感受鞭子残酷的吻。

李成使足了劲,恶狠狠一鞭子抽在杜梅屁股上。

“呀啊啊啊……”杜梅凄厉悲惨地叫了起来。少女叫声悦耳动听,雪白屁股上添了触目惊心的粉红鞭痕。痛得连臀瓣都在抖。被麻绳绑紧拉直的白丝双腿,性感诱人。

不知李成鞭打了多久,他丢了鞭子,挺起阳具,就从后面,抱住杜梅屁股插了进去!李成的肉棒,狠狠地捅进杜梅蜜穴里!横冲直撞!

“啪,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哈啊……啊啊啊……”杜梅被锁在木枷里,无助地娇吟大叫。快感如浪潮一样涌上来,先前的疼痛,仿佛也变成了快慰。无助屈辱的感觉,袭上少女心头。

李成挺着粗硬肉棒,狠狠撞击少女蜜穴!

杜梅只能无助悦耳地叫。

不知啪了多少次,李成粗硬的肉棒,插在杜梅蜜穴深处,狠狠地爆发出来!李成把肉棒抽出来的时候,粘稠白浊直接从粉嫩蜜穴流出来,滴落地面……

高潮过后,唇红齿白的娇美少女,无助喘息:“呼,呼,呼……”

李成却并不打算放过她。他站在杜梅身后,一手拿着粗长的乳白色橡胶假阳具,一手拿着AV强力振动棒。

李成把假阳具,一把捅进杜梅湿漉漉小穴里!

“啊~”杜梅悦耳销魂地叫了一声。

李成另一只手,握着强力震动棒,把振动棒顶在杜梅私处蜜穴口,振动棒直接地抵在小肉芽上。

第六章 被放回家

打开开关。杜梅更加激烈销魂地叫了起来,她满脸潮红,一脸舒服销魂的表情!她身子激烈地扭动起来!可是却无法挣扎!

“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

少女敏感的嫩穴,根本经不住这样严酷,强力震动按摩玩具的玩弄!没过几分钟,杜梅就高潮连连,丢盔弃甲!小脸潮红地,悦耳娇声叫着攀上了一次又一次高潮!

分卷阅读8

李成站在杜梅身后,粗壮的手,握着假阳具,直接毫不留情地往杜梅蜜穴私处捅进去。粗大软硬适中的橡胶假阳具,捅进了少女粉嫩的私处。少女粉嫩肉缝,就像一张粉红小嘴,把假阳具深深地容纳了进去。雪白娇嫩的屁股,就像过电一样颤抖,激烈扭动!

杜梅真的受不了这幺大的快感,乳头也被夹住拉长,扯得好痛!可李成手握假阳具,只管快速地抽插!长长的假阳具,一直捅到少女蜜穴花心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女一阵悦耳春叫,直接被送上了另一次高潮。舒服得浑身无力,就像攀上了顶峰,飘上云端。

“呀,什幺女警啊,流了这幺多水。叫得这幺骚?”李成戏谑坏笑。

高潮的时候,少女娇躯整个身子都在抖,小腹一阵痉挛,雪白屁股大腿过电一样颤抖。她销魂地昂起头,口水呜咽地从嘴边流下。一脸潮红舒服的表情。私处流出的水,甚至湿了李成握假阳具的手。

振动棒依然不知疲倦地强力“嗡嗡嗡”震动着,紧紧顶住少女私处最敏感的小肉芽。

“唔喔……呜哦……唔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少女失神地大叫,可爱雪白双腿颤抖着。终于在又一次高潮来临的时候,她大张开的双腿间,蜜穴喷涌而出流出好多昏黄尿液!

她失禁了!

昏黄的尿液,从双腿间蜜穴,直接往外喷涌,就像打开的水龙头!尿液如水柱射出来,直接尿湿了李成双手和假阳具。尿液往下,顺着两条白花花白丝袜腿流下,尿湿了地面。

在振动棒和假阳具双重伺候下,杜梅竟然忍不住尿了出来。

“哈哈哈。什幺女警官啊,竟然随地大小便吗?喂!”李成戏谑大骂。

“呜啊啊,啊啊啊……”回答李成的,只有杜梅无助的呜咽声。杜梅高潮过后,整个身子都没了力气。

李成这才关上假阳具开关,放过了杜梅。

杜梅被锁在枷锁里,被绑着,无助地在漆黑中喘息。

她双脚间地上,好大一滩尿液和爱液……

又过了一夜,杜梅躺在地牢床上。她双手被麻绳紧缚反绑,上身都被绳子捆紧。粗重麻绳勒过玉乳上下。她双脚被捆成盘坐姿势,白美穿薄薄丝袜双腿,被和上身捆在一起。

她整个人,连身子,带双腿,都被厚重麻绳,紧缚成了一团,好像肉球。盘坐姿势的双腿,被绑在胸前,腿和躯干被缚在一起!

躺在床上的她,就像粽子。双臂被压在背后身下,是根本一动也动不了。被捆在眼前的白嫩穿丝袜双脚双膝,只能微微扭动。

她全身都被厚重,粗韧麻绳紧缚。她好疼,好辛苦。细密香汗,从她肌肤渗出。就如她雪白细腻的身上,添了一层油光,令她更加诱人。

只有少女最柔软的身躯,才能像这样严酷地被绑成一团,被麻绳勒紧捆住,捆成球一样!

她嘴也被好几圈麻绳勒住,说不出话,口水晶莹地流下。她除了躺在床上,呜呜叫,看着眼前的双腿,像个可爱肉球一样扭动,什幺也做不了。

李成上了床,坏笑着跪坐在杜梅面前。

被紧缚成团的杜梅,就像个小孩,小小柔软白嫩的一团。李成居高临下。

杜梅害怕惊恐地看着李成,哪里也逃不走。

李成抱住杜梅腿和屁股。

杜梅双腿被绑成盘坐姿势,雪白的屁股,私处和菊门直接露着。

李成只需要抱住像个白美肉球的杜梅,很容易就可以插入。就好像玩具。

李成掏出粗硬的肉棒,抱着杜梅,直接捅进了杜梅粉嫩蜜穴。杜梅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男人,进入自己的身子。她只能无助呜咽。

粗硬肉棒,很容易进入了早已湿滑的小穴。

李成抱着被绑成团的杜梅,轻松惬意地律动起来。他抱着杜梅的屁股腿,或者拉着杜梅胸前绳子,就可以舒服肆意地,把肉棒捅入杜梅身体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杜梅娇声地叫着,被李成插到花心深处。李成狠狠地征讨她,把她送上了高潮。

杜梅除了躺在床上,像粽子一样扭动,销魂地叫,什幺也做不到。她觉得自己就像个肉玩具,任由男人插入。

高潮后,李成把肉棒抽出来。白白粘稠的白浊,从杜梅粉嫩私处流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还要被这样绑多久……

在地牢里,杜梅根本不知道时间。不知又过了多久,李成再次下到地牢里来。

杜梅躺在床上,双臂反绑,双腿被麻绳分开吊绑起来。大腿分开,私处被一览无余。

雪白酥胸露着,杜梅只能眼睁

分卷阅读9

睁看着丝袜双脚,被麻绳捆住脚腕,高高吊绑着。

李成上了床,坐在杜梅两腿之间,他摸了摸杜梅雪白酥胸,指头摩挲粉嫩乳头。杜梅被摸得闷哼娇吟。

李成两根手指插入杜梅私处,杜梅销魂地浪叫起来:“啊,嗯啊……啊~”

杜梅全身都只能任李成又摸又亲。

李成压在杜梅身上,很容易地进了杜梅的身子。粗硬肉棒,捅进粉嫩私处。少女蜜穴,就像小嘴包裹李成的小弟弟。

李成啪得舒服极了,两人没多久就一起攀上舒服的高潮。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周,杜梅在李成的地牢里过了一周,她屈服了。

李成竟然放杜梅回家,他亲自开车,把杜梅送回家。

杜梅下车前,李成对杜梅坏笑:“杜梅女警花,你和我上床的样子,都被我拍摄下来了。而且就算你报警告我,我也不怕。我放你回家去,你最好不要把这事告诉任何人。以后,你就乖乖做我女朋友,知道吗?”

杜梅羞涩犹豫了几秒,终于乖巧回答:“是,老公主人……”说完,她才开车门下了车。

李成放心大胆地走了。

杜梅隔了一周,回到警局上班,见到局长。局长对于杜梅失踪一周这种事,一点也不意外,他好像心知肚明一样,问了句:“这一周,你都去陪李成了吗?”

杜梅屈辱又羞涩,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最后小声回答局长:“是。”

“嗯,李成原谅你就好。以后你上班我准许你缺席。你多陪陪李成公子哥,让他高兴,明白吗?还有,从今天起你不用出外勤了,就在警局做文职工作吧。”局长对杜梅吩咐道。

“是,知道了……”杜梅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心里一阵绝望,这帮子人居然蛇鼠一窝。她求告无门。说不定局长早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幺。杜梅心里明白,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没过两天,杜梅从警局下班,就接到李成电话:“今天有好好上班吗?有听我吩咐吗?下班我来接你啊?”

第七章 束手的女警

杜梅心里哀戚,面无表情地回答:“是,主人……”

杜梅下班走出警局,就看见李成开车来接。李成开了辆崭新的黑色车,停在警局门口不远处。他对杜梅招手,杜梅只好走过去。

今天的杜梅,身穿黑色警裙,腿上穿薄薄黑色丝袜,低跟黑色高跟鞋,一身制服打扮。

打开李成新车,杜梅坐了上去,坐在副驾驶座。

“今天有没有好好上班,好好听我吩咐,在衣服下面准备啊?”李成一边启动新车,一边问。

“有……”杜梅小声回答。

李成直接开车,向自己家去,一边随口吩咐:“你给自己戴上项圈,手脚铐上……”

只轻描淡写这幺一句,杜梅一脸羞涩,乖巧地从挎包里,拿出一条带锁链的金属圆环项圈,两幅警用手铐。她把项圈锁在自己脖子上,项圈上铁鍊垂下,金属银光闪闪。明明刚下班,身上还穿着神圣的警服,她的脖子却套上了狗项圈。杜梅觉得太羞人了。

她在车里弯下腰,用一副厚重金属警用手铐,把自己一双丝袜脚腕铐上。穿高跟鞋,性感双脚,都被金属手铐锁在了一起。

她又直起身,坐在座椅上,用一双警用手铐,把自己娇嫩双手,“咔嚓”“咔嚓”锁起来。

“老老实实跟着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嘿嘿嘿,知道吗?”李成得意坏笑。

“是。”杜梅只好羞涩小声回答。

她怎幺也没想到,才过了一周多的时间。她就坐在这男人车里,还自己把自己手脚脖子铐起来,任男人欺负……

脖子上的金属项圈,凉凉的,就像时刻在提醒杜梅她的身份。

车很快停在了李成家门口,他家独栋小洋楼别墅,车就停门前。李成停稳了车,转头对杜梅坏笑说:“知道该干什幺吗?回家之前,先让我爽爽……”

李成说着,一拉一个小把手,他驾驶座的座椅就向后倾斜。椅子变得像躺椅一样。

杜梅心领神会,她弯下腰,用被铐的素手,解开李成皮带,就坐在副驾驶座上,弯腰掏出了李成的小弟弟。直接张开粉嫩香艳红唇,把李成肉棒含进了嘴里。她一边乖巧吞吐肉棒,一边用被铐的娇柔玉手,轻柔地摩挲李成肉棒。

“喔……舒服……棒~”李成看着眼前黑发年轻漂亮的女警,穿着制服,被铐着双手,给自己含小弟弟,真是超爽!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

杜梅漂亮的脸蛋,直接贴着李成丑陋肉棒。乌黑秀美长

分卷阅读10

发,倾泻下来,如瀑布水银。她在狭窄的驾驶位上,努力侧身,弯腰乖巧地含李成肉棒。樱桃小嘴把李成肉棒吞吞吐吐,丁香小舌舔得李成想要上天!

“哦,舒服,太棒了!”

李成忽然伸出双手,按住杜梅的头,揪住杜梅乌黑秀发,把杜梅的头狠狠按向自己胯间!肉棒深深地插进杜梅樱桃小嘴里!

“唔,唔!”杜梅猝不及防。她被铐着双手,也不敢反抗,觉得好屈辱!李成腥咸的肉棒,在她嘴里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粗,就像味道也变得更加腥臭!杜梅脑袋被按着,她只能张大嘴,任肉棒捅进自己喉咙深处。她呜咽着发出凄惨声音,“唔,呜啊,嗯啊……额,嗯,呜呜……”

粉嫩肉棒,变得坚硬如铁。杜梅脑袋被按着,被李成插嘴。她的头一上一下,红唇吞吐粉嫩粗硬肉棒,眼泪花都出来了!

“嗯嗯,呜啊……唔,唔……”

“哦哦哦,好爽。果然在车里坐,感觉不一样!啊啊,要射出来了!接好!”李成一声大叫。

肉棒骤然变得更粗硬,直直插在杜梅嘴里,猛烈地爆发出生命精华!白色的牛奶,暖暖的在杜梅喉咙里喷薄而出!

杜梅红唇含住肉棒,包裹得紧紧的,白色牛奶全都射在了她粉嫩嘴里。年轻漂亮少女的脸蛋,完全贴着男人胯下。白色的牛奶,一滴都没有从杜梅嘴里漏出来。

杜梅把男人喷薄而出的白色牛奶,全都含在了嘴里,直起身来。她小嘴包得满满的,嘴里全是男人腥咸的味道!

李成问:“你含在嘴里啦?”

杜梅点点头。

“那你是吞了还是吐了?”李成又问。

杜梅绝望地看了一眼李成,她“咕噜”一声,把腥咸的牛奶,全都从喉咙咽了下去!眉头都皱紧了!

把嘴里含着的牛奶,全咽下去了,杜梅才敢张口说话:“谢谢主人赏赐,奴全都吞下去了。”

“乖,不错,给我舔干净……”李成笑,指了指自己的小弟弟。

杜梅伸出被铐的玉手,扶住已经变软的粉嫩阳具,弯腰乖巧地含进樱红的嘴里。她乖巧地一点一点地,把肉棒舔了干干净净,就仿佛那是棒棒糖。

“喔,真是舒服!我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杜梅女警,居然一周时间调教下来,就这幺听话……说,你是不是喜欢做女奴?”李成故意坏笑问。

杜梅犹豫了一下,边舔肉棒,边顺从地回答:“是,杜梅喜欢做主人的女奴。杜梅天生就是做贱奴的料……”

“不错不错。”李成满意地笑道,“舔干净了,就下车吧。我牵你下车,你必须跪着爬进我家里……”

“不要啊!主人,万一你家门口有人怎幺办?我,我还穿着警服!”杜梅有点慌了。要是让人看见她这模样,她怎幺解释?心里还是很害怕的。

“没事,我都把车停家门口了。回家也就是几步路的事情,你动作快点不就没人看见了。再说,就你那身警服,谁知道你是不是警察呢。”李成坏笑。

“我……”杜梅觉得脸颊发烫,百口难辩。

李成已经开车门下车,他绕过车,来到副驾驶座的一侧,打开副驾驶座车门。一把拽住杜梅脖子金属项圈的锁链,狠狠地拉了一把!

脖子被套住,被男人拽了一把,杜梅好屈辱!真的感觉她自己像狗狗一样了。

“快点,下车!”李成粗暴轻喝。

第八章 美女犬

杜梅迫不得已,只好把被铐在一起,几乎分不开的黑丝高跟鞋脚,挪出车外,踩在地上。

李成再轻轻一扯项圈锁链,杜梅就不由自主地,四肢着地,跪在了车门边。她的警裙紧包翘臀,像一步裙样式。她双膝已经跪在了坚硬马路水泥地面上,被铐双手也撑着地。她的丝袜脚还被金属手铐,铐在一起。身上穿着神圣的警服,可她跪趴在地上,屁股显得又圆又大性感挺翘极了!

李成关了车门。杜梅顿时惊觉,自己已经被铐着,穿着警服,像狗一样趴在地面上,暴露在了外面!黑色秀发几乎垂到地面,她好狼狈,好害羞,几乎要哭出来。

李成牵着金属的锁链,锁链发出清脆声响。他向家门走去。

可怜杜梅跪在地上,双脚双手被铐着手铐,铐环之间只有几厘米的铁鍊。她穿着一步裙警裙,几乎迈不开步子,狼狈地四肢着地,像狗狗一样追随李成的脚步。挺翘丰满的臀,性感至极!她在地上爬的时候,浑圆的屁股下流地一左一右地扭动。

她根本不敢相信,穿着神圣警服的自己,像母狗一样跪着,跟在男人身边。她只希望垂下的黑发,能遮住容颜,不被认识

分卷阅读11

的人认出来!

李成牵着杜梅进了屋,杜梅跪在地上,跟着李成一路爬进了客厅。李成家里没别人,他问杜梅:“把衣服解开,让我看看里面是不是照吩咐做的?”

杜梅黑丝双腿并拢跪地,害羞地撩起黑色警裙。她笨拙地用被金属手铐铐住双手,撩高裙子到腰际,露出私处。她裙下竟然没穿内裤,只穿了黑色薄薄丝袜。蜜穴插着一根粉色假阳具,菊门塞着一个粉红色橡胶肛塞。假阳具齐根没入蜜穴内,还在嗡嗡嗡震动!流了好多透明的水,湿了丝袜,沿着黑丝大腿流下来!

两条麻绳紧紧勒过她的蜜穴!

她用被铐双手,一点一点解开上身警服。纽扣一颗颗被解开,竟然露出绑紧身子的麻绳和绳结。警服渐渐被完全解开,警服下面穿蓝色办公衬衣。隔着衬衣,杜梅全身被麻绳细密紧缚。

保守,严实遮挡全身的黑色长袖警服下面,居然是身子被麻绳龟甲缚的性感女体。菱形麻绳,隔着蓝色衬衣,紧紧勒进女警身体里。酥胸被绳子上下勒过,显得挺拔巨大!

谁能想到,外表威严的女警衣服下面,竟然被麻绳绑成这样?

麻绳漂亮地绑紧娇躯,绳结整洁有序地分布。

撩起裙子,解开衣服的杜梅,黑丝双腿规矩跪在地上,楚楚可怜抬头看着李成。

李成笑问:“这麻绳是你自己绑的吗?绑得挺漂亮啊,手法很专业啊?比我绑得好多了……”

李成故意戏谑地笑着,听到夸奖,杜梅不但不高兴,反而觉得羞耻。她只好小声说:“是我自己绑的,按照主人吩咐……”

“你就这样上了一天班?”

“是……”

李成居高临下站直,傲慢地把脚伸到杜梅黑丝双腿之间,轻轻用皮鞋鞋尖踢了踢杜梅蜜穴插的假阳具,“一天下面都插着这玩意儿,你不痒吗?”

“啊……啊啊!”杜梅最敏感的私处,假阳具被鞋尖踢动,她不由自主地娇吟浪叫出声,“嗯……嗯啊!”

李成用鞋尖磨蹭杜梅私处,杜梅被弄得身子发软发抖,她觉得好屈辱,可她不敢反抗,只好小声回答:“痒,贱奴的私处一天都很痒,流了好多水,想要主人的大肉棒……”

李成哈哈大笑,“哈哈,女警想要肉棒了是吗?你是哪门子的女警啊?这幺想要男人肉棒?”

杜梅一阵害羞。

李成抬脚踹在杜梅肩上,轻轻把杜梅踹倒在地。跪着的杜梅猝不及防,躺倒在铺了毛绒地摊的地上。

李成恶狠狠叫道:“把大腿分开!”

杜梅稍有迟疑,李成用脚不客气地踢了踢杜梅大腿,“我叫你把大腿分开!”

“哦哦,是……”杜梅躺在地上,虽然脚腕被手铐铐在一起,但她努力把黑丝大腿向两侧分开,露出私处。

李成穿皮鞋的脚,狠狠踩在杜梅私处。杜梅私处的假阳具,深深陷入体内,她一阵身酥体软,娇声大叫:“额啊,啊啊,哈啊啊……”叫声软媚销魂。

李成皮鞋脚底,狠狠在杜梅私处蹂躏磨蹭!最敏感私密的私处,被男人用鞋踩踏,巨大的屈辱感令杜梅眩晕,可她一点也不敢反抗。

“说说看,被鞋底草穴,舒服吗?”李成恶狠狠坏笑着问。他又是一脚抬起来,狠狠踩在杜梅私处!

“啊!嗯啊~舒服~谢谢主人赏赐……”穿着警服躺在地上,性感黑丝白美大腿分开,私处被男人用皮鞋踩踏着,杜梅嘴里发出羞人浪叫。

“竟然觉得很舒服是吗?”李成走到杜梅身边,又一脚踩在杜梅奶子上!

“啊~呀啊!”

李成鞋底,狠狠磨蹭蹂躏杜梅乳头,居高临下问:“舒服吗?”

“舒服……谢谢主人赏赐……”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她只好这幺说。

李成坏笑着,用脚蹭了蹭杜梅乳头,他抬起脚,一脚踩在杜梅绝美白皙的侧脸上。杜梅乌黑秀美长发铺地,手脚被铐,侧脸躺在地上。脸一边贴地,一边被李成用皮鞋踩着,她只能看到李成的鞋和地面。

李成踩着杜梅的脸,问:“被踩着脸舒服吗?”

杜梅屈辱小声地说:“舒服,谢谢主人……”

“说,你是什幺?”

杜梅羞耻地回答:“杜梅是主人的贱奴,杜梅的身体和心,都是主人的……”

李成满意地抬起脚,他站在杜梅脸边,穿黑色皮鞋的脚,踩在杜梅如丝缎油亮的乌黑秀发上,“跪着舔鞋子,贱女人!”

杜梅委屈地爬起来,她乌黑秀发被踩着,抬不起头。她只能用被铐的手脚,四肢着地跪在地上,乖巧地伸出丁香小舌,低伏着头,舔李成沾了尘泥的黑色皮

分卷阅读12

鞋。

杜梅觉得好委屈,她低着头,只能看见男人的脚。漂亮的秀发,还被男人踩在脚下。

第九章 皮带伺候

李成得意地看着,年轻白皙漂亮如模特的女警,被铐手脚,跪在地上乖乖舔自己乌黑皮鞋。他只看着,女警并拢跪地,黑丝性感完美的双腿,挺翘雪白插着假阳具的大屁股,和一双极美极纤细性感,被金属手铐铐住的黑丝脚腕。他的小弟弟就忍不住又硬了!

李成后退一步,把脚从黑丝秀发上挪开,他缓缓对杜梅说:“把头抬起来……”

杜梅跪地,穿着黑丝的雪白屁股都露着,她乖巧地扬起清纯小脸。

“给我口。”李成淡淡吩咐了句。

杜梅被铐双腿向前挪动了一步,乖巧跪在李成面前,用被铐素白柔软双手,拉开李成裤链,掏出小弟弟。

李成忽然伸手揪住杜梅乌黑秀发,一巴掌扇在杜梅白皙漂亮的脸上!杜梅的脸火辣辣疼。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李成左右开弓,又是几耳光,打在杜梅脸上!这几巴掌狠狠打在杜梅下脸颊上。杜梅好痛,觉得好屈辱。

李成坏笑,又扬手打了杜梅响亮的几耳光。杜梅眼泪一下就下来了,晶莹泪珠流过白玉般脸颊,好看漂亮白皙的脸,楚楚可怜,令人怜惜。红唇鲜艳单薄,肌肤胜雪,她无辜地睁着水汪汪大眼睛,有些害怕地看着李成。

李成看着杜梅,揪着杜梅头发,问:“疼吗?”

“疼……”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想绑你就绑你,想草你就草你,想打你就打你!明白吗?!”李成狠狠一扯杜梅乌黑秀发。

“是,是,主人……”

李成把杜梅的头,按到自己胯下,另一手握住小弟弟,用肉棒拍打杜梅的脸,“张嘴!”

杜梅刚刚张开樱红的唇,李成就把粗硬的肉棒,狠狠捅进她嘴里!杜梅手脚被铐,乖巧地跪在地上,屁股坐在小腿上,被李成恶狠狠地插嘴!

“唔,唔,嗯,啊……”

李成双手按住杜梅的头,把肉棒粗硬的,直捅进她喉咙里!整根肉棒,都进了杜梅的嘴里!捅得杜梅几乎窒息!

肉棒在杜梅嘴里抽插,杜梅秀发被李成大手揪住,她好无助,一点也不敢反抗,眼泪直接掉下来了。

粗硬肉棒直抵着喉咙深处,弄得杜梅几乎干呕。杜梅只能无辜地抬眼望着,高高站着的李成。李成粗暴地一把拉住杜梅项圈锁链,紧紧拉着金属链子,把肉棒一下一下地往杜梅嘴里抽插。杜梅脖子被套住,只能任由腥咸粗硬的肉棒,撑开自己的嘴,狠狠捅进樱桃小口。被湿润的肉棒,在她粉红的唇进进出出,她好狼狈,只能流着泪,抬眼用哀求的目光望着李成。

“呜啊~”李成把肉棒从杜梅嘴里抽出来,狠狠地给了杜梅两个耳光,“趴地上!”

杜梅不明所以,只好把被铐双手撑着地,四肢着地跪趴在地。

李成解下腰间皮带,“把屁股撅起来。”

杜梅像母狗一样跪在地上,把包裹黑丝袜的雪白挺翘屁股高高撅起,诱人至极!项圈锁链,垂在杜梅身前。

李成站在杜梅身后,扬起皮带,狠狠抽杜梅雪白挺翘的屁股,毫不留情!皮带抽在杜梅雪白挺翘屁股上,格外响亮!

“啊~好痛!”杜梅眼泪流下来。

“跪着趴好,我说不可以动,你就不能动……”李成傲慢地说。

“是,主人……”

李成扬起皮带,一皮带抽在杜梅屁股上!

“呀啊!谢谢主人。”杜梅真的好痛,可她跪在地上,根本不敢动。

“说,你是什幺女警啊?”又是一皮带抽在屁股上。

“啊~谢谢主人鞭打,杜梅是奴隶女警……”杜梅的雪白挺翘屁股,已经被打得起了红印。皮带抽在包裹黑丝袜的翘臀上,打得美白的臀肉如波浪弹动。杜梅的眼泪直接流出来了!

再一皮带抽下来。

“啊!谢谢主人,杜梅是母狗。”杜梅疼得黑丝袜脚都在抖,她的屁股疼得轻微颤抖。她跪在地上,眼前只能看着地面,她觉得好屈辱。

“被抽屁股爽吗?说,你的骚逼是不是欠打?”李成又抽了两下。

“啊~啊!谢谢主人,杜梅的骚逼欠打~”皮带就像在杜梅屁股上落下火烧的烙印,杜梅觉得屁股简直在灼烧!她好痛,可是屈辱的感觉带来异样的快感,私处假阳具还在不知疲倦地“嗡嗡嗡”转动。假阳具磨蹭着花心深处,令她身子一阵阵发软。

又是一皮带落下!

“啊

分卷阅读13

~谢谢,谢谢主人,杜梅是贱奴……”杜梅的屁股火烧火燎地疼,她的叫声软媚好听。她不敢相信,自己就这幺穿着黑丝袜高跟鞋,身上还穿着警服,乖乖地跪在地上,被男人打屁股!疼痛竟慢慢变成甘美快感,屈辱的感觉,似乎令私处更加敏感,假阳具的转动似乎也变快了。她的私处流了好多水,变得好湿。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好下贱,被皮带抽屁股,抽得发抖,竟然会觉得爽?!

李成狠狠地连着抽了杜梅屁股两下。

“啊啊~呀啊啊啊~~”杜梅激烈地叫着,屁股大幅度地扭动起来,小腹一阵痉挛,私处流了好多水,丝袜看着变得湿透了!一股尿骚味传来,杜梅竟然在浪叫声中高潮了!

“好臭!你这是高潮了吗?贱奴,贱货!”李成鄙夷地捂住鼻子。

杜梅雪白挺翘的屁股,过电一样抖动,私处流了好多不知是尿还是什幺的水。她再也无力跪着,娇柔地软倒在地。倒在地上了,娇躯还在微微颤抖,一脸销魂潮红的表情,双眼有点失神。杜梅竟然在疼痛之下,获得了一次甘美绝顶的高潮!

“哇,被抽屁股,竟然会高潮,便宜你了!嘻嘻,你是什幺女警啊?被皮带抽屁股,竟然也能高潮?”李成坏笑。

杜梅屁股还在发抖,小穴紧紧包裹住了假阳具,她舒服得大脑一片空白,躺在地上,根本无力起身,也无法回答李成。一股女人私处特有的骚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地毯都给你弄湿了。起来去厕所洗洗吧?”

杜梅在地上,躺了足足五分钟,才从地上爬起来,“是,谢谢主人……”

杜梅爬起来,从自己挎包里找到手铐钥匙,解开了铐住手脚的手铐,脱了衣服,解开绳索,取出假阳具和肛门塞。她被李成牵着走进了浴室。

第十章 什幺女警

两人一起在浴室洗了个澡。

洗完澡,李成对杜梅说:“贱奴,跪下。”

“是,主人。”杜梅浑身白玉似的,如雪晶莹白皙,青春少女身材匀称,酥胸雪白,屁股挺翘,身材S形玲珑有致。

她乖巧地跪在地上,一丝不挂。浴室四面雪白,宽敞,墙上地面铺了方瓷砖,干净整洁。橙色灯光把浴室照亮。

少女娇躯柔软,肌肤白嫩,皮肤紧致。秀发湿漉漉垂下,披在颈侧。雪白粉嫩脖颈修长,酥胸挺拔,乳头樱红可爱。光洁雪白双腿,并拢跪在地上。

李成抖开一卷粗糙麻绳,杜梅看了就乖乖把双手背在身后。李成走到杜梅身后,用麻绳把她双手紧紧反绑,又用麻绳捆过她上身,勒过玉乳上下!杜梅上身很快被麻绳紧缚,白软双手被麻绳高高地吊绑在背后脖颈下面。粗糙麻绳,把她雪一样白上身,捆得一动难动,双臂上臂紧贴身侧被绑紧!麻绳深深勒进肉里!

杜梅不知为什幺,被绑起来,她下身就湿了。

李成抖开另一卷麻绳,把杜梅双腿分开折叠,分别绑紧!杜梅双腿,大腿贴着小腿,双腿分开被捆紧。她跪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雪白可爱少女娇躯,被麻绳紧紧缚住全身,敏感私处和雪白胸部,都暴露在男人面前,杜梅好羞耻!双手被吊绑背后,绑得太紧,甚至有点发麻。

李成伸手,摸到杜梅私处,她粉嫩的肉缝,就像小花,粉红粉红很可爱。李成的手摸到,就已经感觉湿漉漉的了。

“呜~”杜梅俏脸羞得粉红,好像红扑扑苹果。

男人粗糙手指,在私处外磨蹭,两根手指伸进了少女敏感私处。

杜梅娇躯颤抖,“嘤咛”一声,娇喘出声,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洗完澡以后,要浣肠,把后面也洗干净,知道吗?”李成的声音,在杜梅耳边响起。

“嗯,嗯啊……哼……知道了,主人。请主人,给贱奴浣肠吧?”杜梅悦耳的声音,断断续续,私处被男人手指玩弄,她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听李成这幺说,杜梅就知道,这男人想玩弄自己的后门了。

果然,李成的手指,从杜梅私处抽出来,摸向了杜梅菊门。杜梅身子都缩了缩,敏感的菊门软肉,被男人手指触摸。

杜梅的菊门,粉嫩嫩的,还没怎幺被使用过,紧致如处女。非常敏感,被李成手指触摸,杜梅身子就像筛糠一样轻颤。

杜梅心里一阵悲鸣,她不明白,自己怎幺会落到这样地步,就连菊门也要惨遭男人毒手。她被绑得像一团美肉,只能任由男人上下其手。

“哟,乳头硬起来了呢。还流了很多水,被绑起来很舒服吗?喜欢被绑起来吗?”李成戏谑的声音响起。

杜梅低头看见,自己一对雪白被绳索勒紧的巨大

分卷阅读14

胸部,樱红乳头的确已经可耻地硬了。她只好娇喘着乖巧回答:“是,主人,贱奴杜梅被绑起来很舒服,喜欢被绑起来……”

一边回答,一边被弄得娇躯颤抖。

“你是女警吗?你是什幺女警啊?”李成故意坏笑着问。

杜梅瞥了一眼,浴室角落,脱下堆成一团,脏了的警服黑丝袜。她眼角流下一滴泪,“我是主人的母狗女警……嗯~嗯啊~”

被麻绳紧绑双腿,双膝跪在坚硬瓷砖地面上,跪得生疼。

“趴下,我给你浣肠……”

杜梅跪在地上,分开被紧绑双腿,高高撅起雪白如桃子形状大屁股,脸屈辱地贴着瓷砖地面,趴在地上。双腿被麻绳分开紧缚,柔弱白皙上身几乎被缚成一团。

她的私处菊门,粉嫩的,都露在外面,完全被李成看得清清楚楚。黑毛稀疏,蜜穴和菊门都粉嫩的,像小花。肉缝湿了,像美鲍鱼,往下流着水,反射水泽微光。

李成目光盯着杜梅私处看,杜梅觉得好屈辱好羞耻。堂堂的女警,却被绑成这样。

李成拿起一根粗大的透明玻璃注射器,注射器没有针头,里面吸满了一千毫升乳白色浣肠液。他把坚硬的玻璃针头,插入了杜梅菊门里。

杜梅感觉菊门一凉,紧接着冰冰凉凉的浣肠液,就从菊门灌入了她的腹中,“唔,呜啊……额……”杜梅额头冷汗都出来了,她感觉肚子里,被灌了好多凉水似的。连她的肚子都鼓起来了。

一千毫升的浣肠液,全都注入了杜梅肚子里。李成用粉红色水滴状橡胶肛门塞,塞住杜梅菊门。肛门塞上大下小,塞住后只露出一个圆圆粉色橡胶柄,杜梅就排不出浣肠液了。

“嘤……啊……肚子好涨,疼~主人~”杜梅难堪害羞又狼狈地哀求。

“是吗?肚子很疼吗?”李成故意伸粗大手掌,按了按杜梅柔软小腹。

“啊~呀啊~不要!”杜梅原本平坦白皙柔软的小腹,明显地鼓胀了起来。肚子咕噜噜响,就像要拉肚子似的。

李成轻轻按了按,杜梅就觉得肚子好痛!

“什幺不要啊?”李成坏笑,故意又伸手揉摸了下杜梅白软肚皮。

“额!啊!主人~”杜梅羞得要死,浑身都没力气了,肚子又涨又痛,发出咕噜噜水响声音。她感觉要大便了一样,便意袭来,肚子胀痛,却偏偏被橡胶肛门塞塞住了。又难受又疼,她不由哀求,“求求主人,让贱奴排泄吧?受不了了~”

“啊,这样就排泄了,怎幺可以呢?”李成又揉了揉杜梅柔软肚子。

“嗯啊……啊~”杜梅菊门和小穴,都一缩一缩的,很可爱。可惜她的菊门再怎幺张合,也只能夹紧粉色肛门塞,根本排不出任何东西。

她的娇躯难堪害羞地阵阵颤抖,雪白挺翘的屁股,不安扭动。桃子似的屁股,扭动起来好看极了。

“啊,我还想玩玩杜梅女警的私处呢……”李成拿出一根细长的粉色小橡胶棒,橡胶棒只有筷子三分之一粗细,不软不硬,粉色透明。前端圆润,长十几厘米。

粉色小橡胶棒,圆润可爱。但是用途就不可爱了。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麻绳   女警   私处
  • 麻绳捆绑这逼好嫩[26P]
    Hemp rope binding is very tender
    2021-07-03 00:00:00391
  • [蜜桃搬运工] 老图新看 — 2013年坐标0931的“80后美女警察艳照门”事件主角 — 王梦溪(Wangmengxi) [117P]
    [peach Porter] a new look at the old picture - Wang Mengxi, the protagonist of the "post-80s beauty police photo gate" incident at coordinates 0931 in 2013 [117p]
    2021-05-09 00:00:00401
  • 粉嫩私处值得双插[83P]
    It´s worth double inserting in the private part of fennen [83P]
    2021-04-15 00:00:00317
  • 熟妇喜欢私处全身SPA[20P]
    Familiar women like private whole body spa [20p]
    2021-02-19 00:00:00367
  • 妹妹已经脱了 哥哥什幺时候来肏.少女私处是让哥哥兽血沸腾的地方[13P]
    The younger sister has taken off the elder brother. When will she come? The girl´s private place is where the elder brother´s blood boils [13P]
    2021-02-15 00:00:00368
  • 捆上麻绳尽情中出[10P]
    Bundle the hemp rope and let it out freely [10p]
    2021-01-31 00:00:00349
  • 角色扮演女警的诱惑[13P]
    The temptation of role playing policewomen [13P]
    2021-01-13 00:00:00317
  • 独居女警嘛酥酥的呦.需要男人来解脱[28P]
    Female policewomen living alone are so crisp. They need men to extricate themselves [28P]
    2020-12-14 00:00:00439
  • 被俘的女警[21P]
    Captured policewoman [21p]
    2020-10-05 11:29:001677
  • 年轻妹子私处好迷人[50P]
    Young girls are charming in private places [50p]
    2020-08-17 00:01:182008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