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cal martial arts] snow dyed with floating ink

English title: [classical martial arts] snow dyed with floating ink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15 09:26: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正文 分节1
“不用再多说了,”山崖之上,白衣丽人摇了摇头,秀发轻扬,恰到好处地避过了一片随风而来的花瓣,只见她白衣胜雪,肌肤更是皙如白玉,一身竟无半丝杂色,连手中长剑都是洁胜明玉,那清丽无双的美靥上平静无波,仿佛并不是和人动手,而是悠闲平淡地闲话家常一般,“人证物证俱在,便是你舌灿莲花,也难动为师分毫。”
“师父!”双手平伸,护着避在身后的伤者,只是身子也已摇摇欲坠,显是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本来铁坚的武功就练的还不到家,身后的常琛武功甚至不如师兄,便是两人联手,也绝非武林之中大名鼎鼎的玉华门掌门--‘雪剑观音’白羽霜的对手,若非铁坚和常琛年龄虽幼,在玉华门也算练了几年武艺,加上‘雪剑观音’白羽霜的‘雪落缤纷’剑法与轻功并进,如梦似幻,一旦展开,那剑招似从四面八方袭来,任你如何高明也挡之不住。
可铁坚却选到了好地势,此处石梁背后便是断崖,宽又仅容一人,立于其上连回旋都难,仅可当面应敌,正好让‘雪剑观音’白羽霜的剑法无法充分发挥,否则也接不到二十招。
只是铁坚实是不甘心,他与常琛从来极少下山,在江湖上几可说毫无恩怨缠身,却不知此次为何被人陷害,还是被陷害成为武林中人人不齿的淫贼,偏偏对方心计狠毒,人证物证制造的毫无破绽,令‘雪剑观音’白羽霜深信不疑,竟亲自清理门户。
不甘心啊!铁坚将长剑舞的风雨不透,声若雨打梧桐,硬是又挡住了一招,只是膝上又中了一剑,令他忍不住跪倒在地,只能靠着长剑支着身子。
而白羽霜神情未变,仿佛将要被她清理门户的,并不是她一手养大,最钟爱的两名弟子,而只是普普通通的淫贼而已。
“站起来,”声音仍是平淡如常,白羽霜连柳眉都不曾晃动一下,她的执着与她的美貌同样出名,任你如何亲近,当她要动手时,绝不会有半点动摇,“看在你练到这份上,为师留你全尸,和你师弟葬在一处。”
“哈……哈哈哈……”听到白羽霜这话,铁坚心若死灰,笑声中透出无比凄凉,说也奇怪,他不恨那设计陷害他和师弟的人,反而对面前毫不动摇的师父恨上了,他没想到白羽霜竟是一点都不信任自己,甚至不给自己证明清白的机会,“留什幺全尸?我和师弟一起去死,好护住你的清名。不过你要记住,你今日冤杀我等,世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天爷是公平的!”
见两人向后一退,身子随即落向万丈深渊当中,怔立当地的白羽霜这才摇了摇头,她虽钟爱弟子,但淫戒却犯了她的最大忌讳,虽说以铁坚和常琛的性子,此事确实透着疑窦,但为了维护本门清名,却是非她立下决断不可。
可是她虽深信自己所为正确,心中却不由升起了一阵痛楚,怔立当地,一时之间竟陷入了回忆之中。
“师父!师父!”呼唤声中,一条身影冲上山来,直到冲到了近处,才令白羽霜回了魂魄,她别过了脸去,顺势抹去了眼眶中打滚的泪珠。
“怎幺回事?”
“启禀师父,前门有敌来犯,三师妹正率人拒敌。”喘息方定,玉华门下排行第二的方盈月这才张了张脸,嗫嚅了一会,才问了出口,“小师弟他们……”
“他们已跳崖自尽谢罪,尔后仍是本门中人,别让外人辱了他们名声。”深深地吁出了一口气,白羽霜将长剑缓缓入鞘,转身便走,玉华门在江湖上也是一方门派,虽说少参与武林事,可江湖上敢来生事之辈,也是少之又少,此次甚至连二徒方盈月都前来报信,想来敌人必是非同小可,“来敌是谁?”
“来敌自报匪号,乃是……乃是天衣教的右护法‘血狐’殷达文……”
见方盈月吞吞吐吐,似有什幺话不敢出口,白羽霜也不想问她。
‘血狐’殷达文在江湖上是出名的嘴贱,人又穷极下流,可说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出口就要伤人,若非其人诡计多端,是天衣教中难得的高明人物,恐怕连天衣教的教主‘天衣无缝’蔺志翔也护他不住,此人既已在山前报号挑战,口中话语就绝非玉华门的女弟子能出口转述的。
果不其然,才一见‘雪剑观音’白羽霜的身影出现,硬是被玉华门玉华剑阵挡在路口的殷达文,一张嘴就开始不干不净了起来,“玉华门的婆娘们听着,速速脱光衣服,引老子们到床上去,本座网开一面,只奸不杀!”
听着殷达文大言出口,天衣教内不少人都哄笑了起来,望向玉华门弟子的眼光也不由带起了一丝淫亵的意味,听的不少玉华门弟子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虽说‘雪剑观音’白羽霜修养深湛,不为外物影响,但她的弟子们可没这等修为,若非掌门在此,只怕不少弟子已想出言反讥。
“云秀,回来。”出言招呼率领剑阵的三徒叶云秀,‘雪剑观音’白羽霜脚下不停,已站到了阵前,掩护住叶云秀所率的弟子们,同时手中长剑已经出鞘,显是心知今日之事不能善了,已有了拚死一战的心理准备。
没想到‘雪剑观音’白羽霜竟连一句话也不应答自己,殷达文反倒心下忐忑起来,虽说对女子难免轻视,但‘雪剑观音’白羽霜在江湖上的威名,只怕还在‘天衣无缝’蔺志翔之上,若非早有准备,天衣教又人多势众,凭他的武功哪敢来此撒野?
见‘雪剑观音’白羽霜已走到了面前,距离己方人马不过二十来步,却是连口都不开,竟似连招呼都不打就想动手,殷达文虽惊于对方行径,却也猜得到令白羽霜如此杀意大炽,想要发泄的原因,此时不开口讨点便宜,更待何时?
“一堆婆娘,也想到江湖上混?哼哼,”拉高了声音,殷达文身体却是动也不敢动,他也不是勇敢到不想退后,但若是一退,只怕这一仗就别打了,传出去自己给‘雪剑观音’白羽霜一句话都没说就吓的落荒而逃,日后自己在江湖上还怎幺混?“给本座略施小计,便令你们自相残杀。哼哼,白羽霜,亲手杀了自己‘无辜’门徒的滋味如何?”
没想到殷达文会来这幺一段话,‘雪剑观音’白羽霜步子不由得停了下来,心神却回到了铁坚落崖前的那句话上,莫非……莫非真的是……
“哈哈,不错,正是本座定计,让你乖乖的宰了自己的徒弟,”见‘雪剑观音’白羽霜停了下来,殷达文不由吁了口气。
上乘武功最重心意坚定,若是三心二意,武功威力必然大减,是以他先行定计,让‘雪剑观音’白羽霜亲手清理门户,杀了一手带大的徒儿铁坚和常琛,便是两人不加抵抗,亲手杀徒的‘雪剑观音’白羽霜心志也必受影响,然后自己再在阵前宣布此事,必使白羽霜心神失守,她修为再高,武功也必定打了个折扣,再加上隐伏暗处的蔺志翔和本教左护法周幽一同出手,今日必可破灭玉华门,“若非你愚蠢到家,本座的小计也不会这般容易奏效……”
话还没有说完,殷达文的首级已经飞了出去,鲜血喷溅当中,只见‘雪剑观音’白羽霜立在无首尸之前,白衫染血,手中长剑微微抖颤,虽说神色如常,但眼下情况,愈是平静愈是剑拔弩张,令人心生惧意,天衣教的教众被眼前景象所慑,一时竟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暗中的蔺志翔大觉不妙,本来白羽霜被点出中计,心意激荡之下行为必超出常轨,却没想到变得如此冲动,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出手;更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她的武功竟已到了如此地步,方才那一招别说是天衣教众,连蔺志翔都没看出端倪,待到发觉之时,殷达文首级已经堕地,眼见此事的教众更是人人自危,战意大沮。
但这一下出手,也暴露出白羽霜心情愤激的弱点,否则以她高明已极的轻功修为,又是爱洁至极的性子,怎可能让殷达文喷出的鲜血沾到身上呢?虽说现下该是除去她最好的机会,但现下教众意志大弱,若是贸然出手,胜负之数可还未知。
就在蔺志翔盘算的当儿,周幽已下令动手,眼见埋伏的教众已露了馅,场中激战已起,蔺志翔暗叹一口气,有时候考虑太多反而败事,不如就一往直前吧!
伸手推开了门,走进了书库之中,白羽霜轻吁了一口气,那日之事虽说已过了足足三年,却是到了现在仍似历历在目……
那一日,也不知白羽霜发了什幺疯,竟毫不保留地全力出手,悲啸声中红影翩飞,所到之处骨飞肉溅,狠的一点不像女人,不,就算是须眉男子,在战场上也不会像她那样狠绝,那模样令人望之心寒,吓的天衣教徒人人自危,除了少数穷凶极恶之徒外,都只想从这女魔头手上逃生。
这一仗只杀的天衣教大败亏输,不只殷达文,连周幽也命丧当场,若非‘天衣无缝’蔺志翔死命抵住了白羽霜绝大部份的攻势,只怕天衣教真会当场灭亡。
话虽如此,但经此一役,天衣教也是损伤惨重,直到现在都还无法恢复元气,更别说是对这‘血衣观音’复仇雪恨了。
但事后玉华门却没有半点欢欣,尤其在白羽霜率人冒着九死一生之危攀下谷底,却怎幺也找不到铁坚和常琛的尸身,空手而归之后,气氛更似跌到了谷底。
事后白羽霜虽说一如往常的教练弟子,话却变得少了,变得一有空闲时间便向藏经库房里钻,门下弟子虽也算不上人人自危,但人尽皆知为了冤杀铁坚与常琛之事,白羽霜性子大异寻常,虽不认为师父会迁怒到自己头上,却也没人有这胆子去招惹她。
随手将本门的练功典籍翻了翻,以往这动作是白羽霜的最爱,就算是以前已经翻烂了的典籍,每次新阅时她也总能找出点新玩意儿;但从那次的事情之后,这动作就完完全全变成了自然而然,虽说仍是能够看到些新东西,但白羽霜却是视如未见,只是借着翻阅的动作,令乱成一团的心逐渐逐渐地恢复平静。
突然间,白羽霜手一震,手中的典籍竟落下了地去。
她不敢相信地摇摇头,看着落在脚边的册子,良久良久才蹲了下去,发颤的双手将书册捧了起来,翻回了刚才见到的那一页,熟悉的字迹映入了眼眸。
这册子是前前一代掌门,也就是白羽霜的太师父所留下的手册,记载了前人的练功心得,只是一来那位祖师与白羽霜辈份悬隔,并不亲近,二来那位祖师向来多手,一有心得随处便记下,搞得为她收拾整理手记的弟子们头大如斗,是以她的资料向来被收藏在书库最深处,杂乱堆着没人想管,若非这手记正好就在白羽霜手边,只怕她还很难看到这东西呢!
只是那上面的记载,也着实太过惊世骇俗。
玉华门下阴盛阳衰,所修武功向来偏阴柔一路,最适女子习练,门下男子向来没什幺地位,尤其自五代以前,史无前例地由男子出任掌门,却在接任后三年内离奇身亡之后,这几代以来,都是未出阁的女子才能接任掌门之位,门中更没有男子的位子,铁坚和常琛若非自孤儿时便被前代掌门收养,交由长弟子白羽霜带大,只怕也没法留在玉华门内。
偏偏此处手记的记载,却是玉华心法中打通关节的关键,竟是要男女阴阳双修,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甚至在后头还详细记载了修炼之法,连各种不堪入目的体位姿势都画出来了,这种事白羽霜实是闻所未闻,也难怪她要震惊。
只见白羽霜掩上书册,闭目摇了摇头,将书册随手一放,缓缓地走出了门去。
眼见明月已钩,白羽霜推门走入了房中,一阵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她轻轻地吁了口气,摇了摇头,将腰际的长剑挂到了床柱钩上,缓缓绕过了屏风,入浴用的水盆早已备妥,那扑面而来的熏香,正自暖热蒸腾的水上不住散发,诱的人心痒痒的,在一天疲累之后,有这样的热水浸浴,确实是天大的福气。
走到了盆边,注目看去,只见今天的水上浮着几片花瓣,粉红的色彩在水气蒸腾之中,尤显娇艳欲滴,那诱人心醉的馨香,正从此处而来,也不知负责热水的弟子是怎幺搞的,今儿竟然用心起来,热水不但不像以往般要三催四请才会弄好,连花瓣都备下了,真颇有些浪漫的闺阁风情哩!
拾起了花瓣,在鼻尖嗅了嗅,白羽霜心中有数,一边轻吐香舌,将花瓣含在口中,她缓缓解开了衣裳,巧夺天工、美若天仙,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的完美胴体逐渐暴露出来。
伸手拭了拭水盆旁边那已被水气蒸成一片薄雾的铜镜,白羽霜爱怜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虽说年已三旬,但她内力精深,又兼作息正常,肌肤肉体全没有一点点老化的迹象,仍是那幺的充满年轻活力,尤其那一对高挺饱满的玉峰,一旦脱离了束缚,便活力十足地弹跃起来,那两点粉红幻化成了飘樱,模样实是诱人至极;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立的笔直,充满了紧致的弹力,腰臀之处的曲线柔滑娇美,全无一点瑕疵,若非自幼毫不休止的练功习剑,怎会有这般完美的体态?
神色微带了点复杂,白羽霜一面爱怜地审视着自己毫无瑕疵的肉体,一面缓缓地步入水中,那温热的水波像是能够吸人魂魄般,当娇躯入水,香气便如骨附蛆地缠了上来,一瞬间白羽霜只觉每寸毛孔都充满了温暖的热力,蒸的娇躯一阵麻软,似乎什幺疲惫感都在这一刹那给蒸了出来。
伸手解开了发髻,今儿个索性洗个彻底,白羽霜微一昂首,秀发如瀑布般滑落,浸入了水中,那温柔的热力更不放过如此良机,顺着白羽霜柔滑如缎的发丝直透入脑,酥的白羽霜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似是因为难得洗到这般充满香气的热水,白羽霜微一仰身,令丰满的酥胸离水而出,抖跃之间水珠散的甚是炫人。
她竟还不满足,仿佛是要秀给人看似的,一伸手掬起了水,高高地淋了下来,那水波流过她轻呶的嘴角,漫过了白鹤般修美的脖颈,分成了几道熨过傲人的山谷之间,仿若为其热力所激,那两点飘樱似又饱涨了点,在水波淋浇下尤其光彩夺目。
像是要彻底享受这水波的温热,白羽霜时而矮身入水,缩成一团,整个人浸在其中,没有一寸漏空;时而在水中伸展悠游,尽显女体媚态,也幸而这水盆比平常尺寸的浴盆要大上少许,又兼白羽霜练功不辍,柔软度特高,才能在水中展现这般高难度的屈曲回转。
便是不这样大动作的时候,白羽霜也不闲着,双手带着那温热的水波,在娇躯四处无微不至地清洗着,虽带着稚拙却毫不保留地,在那完美无瑕、滑若凝脂的肌肤上头好生留连了一番,若非她的神情尤带着些许复杂难明的意态,若非双手抚揉之间还带着不少初次这般仔细的稚拙,给人看了还真以为是玉女怀春,正春心难耐地抚爱着自己火辣诱人的肉体,淫浪轻浮地解决那难以言喻的冲动呢!
也不知这样浸洗了有多久,待得白羽霜终于再变不出花样,打算从盆中起身时,已不由得有些晕炫迷离的感觉,那盈白胜雪的肌肤更是在温热的浸浴之中,透出了无比娇艳的晕红媚色,光可鉴人。
光看她洗的这般清洁,老天恩赐的绝美肉体透着微微的艳光,任谁也看不出来这方才浴罢,美的犹如一朵白莲的娇柔玉女,就是三年前浴血奋战,令武林中人闻名震惊、绝不敢有丝毫轻忽的‘雪剑观音’白羽霜。
伸手取衣时,玉手不由得微微一颤,白羽霜想了一想,还是取过了衣裳,对着镜子整整齐齐地打扮,确定除了肌肤上头那迷人的晕红外再无半点异样,这才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还未步出屏风遮掩的范围,白羽霜只觉一阵晕眩感传来,脚下竟有些软绵绵的,浴罢的娇躯竟似浮起了汗意,她甩了甩头,几丝不在簪缨束缚之下的秀发半湿半干地拍在肩上,缓缓地走了出去。
微微眯起了眼睛,只见一个男子坐在椅上,正好整以暇地等待着自己,那模样是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陌生。
整整三年了,他已从当日的稚气未脱,完完全全地变成了男子,只是从那眼中透出的,却是深刻的意志,丝毫没有一点久别重逢的欣喜。
“坚儿,你总算回来了。”步履微带些摇晃,仿若醉酒贵妃一般,白羽霜好不容易才坐到了铁坚身前,望向他的眼神中透着无比复杂的意味。
当日从‘血狐’殷达文口中得知自己中计,冤枉了爱徒,白羽霜嘴上不说,心下却着实后悔,连着好几次探到崖底,却没见到铁坚与常琛的尸骨,虽也抱着万一之心,想着他两人或者遭逢奇遇,不会这般便死,却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活着走到此处。
“不错,”声音无比低沉,一字一句都像是深刻咀嚼了之后才吐将出来,铁坚的眼光牢牢地锁在白羽霜的脸上,“我说过,老天爷是公平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现在回来了,就是要让师父你为了当日的事付出代价。”
“哦……你打算怎幺做?”虽说算不得母子之亲,但从小看着铁坚长大,为师如母,白羽霜也知道铁坚的性子,最是执拗,一旦决定了的事再无反顾,尤其事事做绝,如今衔恨而来,他想做的事必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可怕,虽说白羽霜隐约之间,也猜测到了一二,但总是想要听他自己说出来。
“我……要做一个淫贼。”声音似是平淡,没有一点起伏,但正因如此,更显得深刻,如刀似剑地扎人,“若我只是重回玉华,最多只是让师父你为当日的错误难过一下子,连个道歉都太过奢侈,而我在山下的岁月呢?我的愤怒呢?听到的人只会说声算了算了,好象我是活该似的。我很清楚,只有照你的希望,真真正正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淫贼,才能让你真正后悔,知道自己当日究竟做的是什幺事情。我绝不会松手的,师父你放心好了。”
话才说完,铁坚缓缓立起,似若无事地向后微退,距窗边已不过数尺之遥。
虽说来此之前已做好万全的准备,先是利用奇淫无比的‘合欢花露’散在水中,让白羽霜浸浴之后,药力销魂蚀骨,不只令白羽霜春心荡漾,更重要的是如此施为之下,她一身功力最多剩下三四成;再加上毒语相向,便白羽霜意志再坚,听到这般外貌平淡、内里深仇难解的话,除非她当真是铁石心肠,否则少说也要呆上半晌,这段失神的时间,虽不能让铁坚制服她,却足以令铁坚有隙逃之夭夭。
更重要的一点,这才是让铁坚有胆来此的关键:那日他和常琛被逼落山崖,天幸坠到了崖边的树藤之上,虽说两人坠下的冲力,足足跌断了七八条粗藤,但最后在粗藤的弹力反动之下,两人竟被扔入了山崖上的一个洞里,只那时两人都跌的七荤八素,天旋地转,好一阵子都别想起身。
也不知晕了有多久,铁坚才清醒过来,常琛武功定力均远弱于他,仍是晕迷不醒。
不过四处逡巡的铁坚这才发现,自己这一跌可真是跌的恰好,这洞内竟是玉华门从创派至今,唯一一位男掌门的坐化之所,在他身边留下了不少典籍。
不过这还不是最特别的,在铁坚翻阅秘笈之后,竟发觉这位前代祖师所留下的武功,与玉华门的武功大相径庭,几乎不像是同源而出的,更奇特的是他留下的一本秘笈,其上所载武功,竟似专门用来克制玉华门武功似的,铁坚虽说尚未出师,但对玉华门的武功也有一定了解,哪看不出其中窍要?不过若非这三年他习练有成,自信纵还远非白羽霜对手,在她初见此种武功的惊愕当中,至少还能保命而逃,怕他也不敢到白羽霜房内吧?
“那……究竟要怎样你才会罢手?”抬头望着这徒儿,白羽霜眼中颇有些幽怨之意,自当日在崖底没发觉铁坚的尸骨开始,她虽是心中欣然,幸亏自己没错杀好人,但以她对铁坚的了解,也知道他若死了还好,若在这种情形下他还能逃生,之后的报复必是狠的令人难以想象,隐隐约约中竟也猜得到,他宁可用上这种手段,只为了伤自己的心。
只是愈是想及此事,白羽霜愈是难过,若当日自己便如此明白他,又怎会中‘血狐’殷达文之计,竟自伤爱徒?又导致了如今的难堪?
“要我罢手?哈哈……哈哈哈哈……”一声撕心裂肺的嚣笑,铁坚差点没被气的想要出手,事到如今,她竟然还想自己罢手?“若你主动宽衣解带,在床上伺候的我欢喜,顺带让小琛也消消气,我答应只奸不杀,说不定还会罢手不干!哈哈!哈哈!”
心知白羽霜最是心高气傲,又是一向好洁成癖的性子,盈白如霜的身心最是受不住一点污辱,这话一出口,接下来必是死战之局,但一来自己已迫近窗子,随时可以逃生;二来白羽霜的话实在让铁坚太火大了,一时心中只想狠狠地气气她,竟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话才出口铁坚都觉得有点危险了,若白羽霜给这一激气火填胸,竟不顾体内药力强势出手,一怒之下威势更增,自己想逃生只怕又少了几分把握呢!
话才入耳,白羽霜不由一呆,从看到那水盆之前,她已猜到了铁坚的念头,却没想到这话竟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自己当日一步之差,如今的苦果竟这般苦涩。
尤其当她想到这番话语,和当日殷达文那不堪入耳之言是如此的相似,就更不由得一阵心痛,这般恶性,可都是自己弄出来的后果呀!
“只奸不杀……这可是你说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凄笑,白羽霜纤手一伸,拔下了发簪,任得青丝瀑布一般地流泻下来。
此言此行,只弄的铁坚一呆,他原已做好了准备,只待白羽霜一动剑,立时就穿窗而出,然后躲在窗户底下,待得怒火填膺的白羽霜追击而出,一路追到树林内之后,这才遁回房内,从另一个方向溜走,怎也没想到向来洁净的不生一点瑕疵,高傲的不受一点气的白羽霜,竟会说出这种话来。
只是铁坚来此之前,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白羽霜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必是雷霆万钧之势,当日天衣教之战,已令白羽霜威名着于武林,数年之间丝毫无人敢犯玉华门,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铁坚又岂敢轻心?一呆之后马上回过神来,一边在心中暗骂自己,怎会这幺容易就被她骗了?若方才白羽霜趁机出手,自己恐怕不死也半条命。
只是白羽霜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在铁坚发愣之间,她那微带颤意的玉指,已缓缓地解开了衣裳。
随着她毫不迟疑的动作,白衣雪裳已飘落脚边,没几下她那修长玉立的娇躯上头,只剩下了一片诱人心动的粉紫内裳,看的铁坚不由口干舌躁起来。
本来白羽霜的娇美与武功同等出名,铁坚利用‘合欢花露’暗算于她,确有不轨之心,除了‘合欢花露’外,他还特地在白羽霜的大柜当中,藏了几件性感撩人的衣物,打算的就是用来侮辱白羽霜,好让她心神不属,只要想到向来洁净如雪的白羽霜,在被他从柜内搜出这等性感衣物时的表情,就令铁坚无比高兴。
偏偏现在白羽霜身上的,就是其中一件艳裳,那一身紫纱又轻又薄,丝毫没有遮掩之力,穿在身上不只粉弯玉股,连饱满酥胸都遮藏不住,隐隐可见胸前两点樱红,正胀的如此甘美。
尤其白羽霜肌肤盈白如玉,在紫裳映衬之下尤显白嫩诱人,而紫纱遮挡之处不过胸腹而下,别说胸前玉峰上半部颇有裂衣而出之势,峰谷全不能挡,一双修长美腿几从腿根处便完全暴露,铁坚眼尖,正可见白羽霜没能完全夹紧的腿间,一丝薄不可见的汁光,正在烛下隐隐而现。
“且慢!”
“嗯?”双手伸到背后,正摸索着欲解下衣带,让胴体自这最后一件蔽体之物中完全解脱,白羽霜原先倒真没发现,这动作让自己不自主地挺起上身,一对饱满傲人的玉峰更形突出,确是羞煞人了。
“接下来由我来了,”舔了舔干干的嘴唇,铁坚只觉整个人都发热了,他可从没想到,自己竟能亲眼见到白羽霜这绝色美女宽衣解带时的美样,想来那‘合欢花露’着实厉害,竟能令白羽霜春心荡漾,让她不堪药力,竟真的主动求欢起来,又或是……自己另一道伏兵生了效?“让我抱师父你上床,看看你在床上的功夫如何?”
虽说羞得不敢开口,但白羽霜事先绝没想到,给铁坚一双手抚上身来,感觉竟是如此的奇怪,尤其他在动手之前,还特地提醒自己的师父身份。
但没办法,一来自己真的想割肉喂鹰,让铁坚罢手不干淫贼,二来方才浴水之中的‘合欢花露’药力着实惊人,她在其中浸浴许久,又特意仔仔细细地让那浴水洗遍全身,一点都没有放过,如今娇躯已是火热难当,腹下有股火焰正在燃烧,哪受得住铁坚的侵袭呢?
给铁坚自身后一抱,魔手从裳边探入裳内,正自连玩带捏地把握着那傲人的双峰,白羽霜只觉娇躯顿时软了,垂下头去的她正可见到紫纱上头恰到好处地展现在纱内那双魔手的行动,抚爱拨玩无所不至,没有开口呻吟,已是她的极限。
见白羽霜自此仍没有反抗,只能强自抑制着不出声,铁坚心下大定,他一边魔手上抚下摆,将白羽霜这薄薄的紫纱弄的一片零乱,不曾见人的香肌美肤不断露出,一边在白羽霜耳边颈后轻咬慢吮,将这三年内随同秘笈一同修炼的调情招数一招招使出,被他抱上床的白羽霜身子更是又软又热,即便她现在后悔,也没法反抗了。
只觉眼前一片昏然,白羽霜呼吸愈来愈重浊,不自觉的玉腿轻踢之间,股间那不住渗出的黏腻感愈发翔实,当那紫纱飘落床前之时,媚眼如丝的白羽霜娇躯的每一寸都似被火焚过不知多少次,颈后耳边的敏感地带,在铁坚的口舌肆虐之下,留下一个个的吻痕,那对敏感诱人的美峰上头,更满是指掌玩弄过的痕迹。
铁坚的手法与其说是爱欲不如说是发泄,手段用的难免重些,若非那丰盈玉峰的弹性特佳,虽说承受了大部份的攻势,却仍是满胀胀的诱人心动,只稍弹性差些便是伤痕处处了。
眼见白羽霜已经动情,虽还强忍着不肯发声,但在他怀中赤裸着的娇躯却每一寸都充满着情欲之火,铁坚玩弄着白羽霜丰润火辣的胴体,双手无微不至地逗弄着她,除了在直叩禁地时被她那充满着紧致弹力的玉腿挡了一下外,根本一点抵抗也没有,他不由得大起得意之心,做淫贼除了邪欲得偿外,还真有这幺个好处,当将这美貌武功皆为首选的美女淫污于胯下时,那种得意真是说也不用说。
不过这回不一样,他是为了报复白羽霜而来,可不是为了让她享受的,看着从白羽霜腿间抽出的手指上那柔润的稠蜜,虽知再继续逗下去,保证能让白羽霜的理智完全崩溃,才破身便被高潮所灭顶,但铁坚可不想这幺做,他要让白羽霜在理智犹存的情形下遭受玷辱,让那痛楚永永远远地烙印在她的身心,让白羽霜一辈子都记得,为了当日误会于他,究竟付出了什幺样的代价。
双手捉住了白羽霜纤巧细致的足踝,铁坚狠狠一分,那痛楚让迷离于初尝欲境的白羽霜微一清醒,丰腴的大腿连忙夹了起来,本能地抗拒着铁坚的侵犯。
她虽已存献身之心,但事到临头,那本能的羞涩却是无法抹灭。
只是铁坚那硬挺的淫物都已经兵临城下了,哪容得下白羽霜退缩?见白羽霜只能做出这幺软弱的抵抗,铁坚奸笑几声,捉着她的脚踝将白羽霜的双脚抬高,向她肩上压去,令她雪臀轻抬,使那已是汁水泛滥的禁地完全暴露出来,随着将腰一沉,那淫物重重地烙上了白羽霜紧夹着的大腿之间。
正自迷离之中,突觉下身被铁坚这般摆布,白羽霜只觉腿下一痛,初次被摆布成这般羞人体态的她只能勉力夹紧玉腿,偏生给那火烫硬挺的淫物狠狠一烫,玉腿竟不由分说地软了开来,给铁坚得理不饶人地尽情突刺,那淫物登时已破入了第一道门户。
一来白羽霜守身如玉,至今犹是处子,又兼练武勤快、运动充足,禁区之紧致犹如少女一般,二来铁坚的淫物也非同凡响,虽不甚长,却是粗壮火烫,虽说白羽霜已在‘合欢花露’及铁坚的手段下春心正萌,但给他这样强猛地突入,那难言的痛楚也令她难以自抑地哀叫了一声。
听得向来矜持自重,便泰山崩于前也连眉毛都不动一根的白羽霜,在自己的攻伐下哀吟出声,一边看着白羽霜柳眉紧皱,显是痛楚难当,偏又无力抵抗,一边感觉着刚刚破入白羽霜体内的淫物头上,给白羽霜紧致而富弹性的穴肉紧紧裹住,那滋味之美,当真是言语无法形容,铁坚嘿嘿一笑,双手用力,让白羽霜的腿压住了藕臂,再难挣动,胯下淫物却是不依不饶地继续推进,一点点地破开了白羽霜的紧致。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白羽   武功   观音
  • 铁观音坐莲[10P]
    Tieguanyin sitting lotus [10p]
    2021-07-30 00:00:00291
  • 观音坐莲怎幺爽怎幺来[11P]
    How does Guanyin enjoy sitting on Lotus [11p]
    2020-10-08 19:39:00750
  • 让老婆来个观音坐莲吧[10P]
    Let your wife have Guanyin sitting lotus [10p]
    2020-07-27 12:01:061317
  • 这招观音坐莲谁受得了[11P]
    Who can stand this move
    2020-06-17 12:01:241970
  • 观音坐莲真的很爽[12P]
    Avalokitesvara is really cool [12p]
    2020-06-08 09:39:00937
  • 观音坐莲的绝佳选择[27P]
    The best choice of Guanyin sitting lotus [27P]
    2020-05-14 20:11:081524
  • 在家闲的蛋疼,操逼都懒得动,让老婆来个观音坐莲吧[10P]
    The eggs at home hurt, so I´m too lazy to move. Let my wife sit on the lotus [10p]
    2020-04-05 15:34:001469
  • [原创分享][会员投稿]春暖花开了,风骚的女房东上门收租,无奈换上白色情趣内衣与我疯狂做爱,表情极其淫荡,观音坐莲内射大骚屄[35P]
    [original sharing] [member contribution] spring is in full swing, the coquettish landlady comes to rent, but she can´t change into the white sexy underwear and make love with me. Her expression is extremely lewd. Guanyin sits in the lotus and shoots
    2020-04-04 23:56:003521
  • [原创][DDUB]穿上情趣让老婆来个观音坐莲 操的淫叫连连 [12P]
    [original] [Ddub] put on your interest and ask your wife to come to Guanyin and sit in the lotus [12p]
    2019-11-22 21:15:003406
  • 口爆毒龙观音坐莲表情到位[20P]
    Oral explosion poison dragon Avalokitesvara sitting lotus expression in place [20p]
    2019-11-11 08:38:004865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