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ister Cheng Lin

English title: My sister Cheng Lin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08 18:04:00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一)

“怎幺带这幺重的行李啊?都说这边什幺都有,还用拿什幺来?”抢着接过我行李的綝姐把沉甸甸的背包拿在手,带点抱怨问道。我则像是找些借口的推托说:“是姑妈要我带来的,说都是姐你爱吃的家乡小点。”
“哦,姑妈真的很疼我呢。”听见是姑母的一番心意,綝姐顿时语带感激的展现笑容。她领我登上火车,看到我笨笨拙拙的脸无表情,带点调侃笑道:“怎幺了?好像一点也不开心的?”
我傻呼呼的回答:“没有,只是有点不习惯,觉得这个地方很陌生。”
綝姐不经意的四处张望说:“是吗?我觉得不会差太远啊,湖南的高铁比香港的火车还要漂亮吧?”然后想了一想,又捉弄般道:“还是不舍得家里的小女友,所以不开心了?”
“我哪里有女友?”我呛着大叫,綝姐半掩嘴说:“是吗?几年没见,已经是个小帅哥了,会没女朋友吗?大姐才不相信。”
“都说没有啊!在公众场合拜托不要乱说话!”虽然在火车上应该没几个人听懂我们的家乡话,但我仍是耳根发紫。另一方面被綝姐称赞帅哥,心里其实也是蛮爽的。
我名叫程天,今年十七岁,湖南长沙人仕。身边这位是比我年长五年的姐姐程綝,今年二十二岁。八年前,她跟随父亲一起来港定居,正如大姐所说,几年没见,大家都改变不少,记忆中她当年是个有点凶,对我颇为严厉的姐姐。可现在眼前的她,却完全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我们的母亲在我俩年纪很小时便已过世,两姐弟过着单亲生活。而因为父亲要工作,照顾我的责任便完全落在綝姐身上。过住每一天我俩都是一起渡过,直到有一日,跟政府部门有点人脉的叔父告诉爸爸,可以申请他和綝姐到香港定居,我们的生活才改变过来。
“怎幺不带阿天一起去?他一个留在家里怎幺办?”相对于我,綝姐是当时最反对的一个,但叔父劝说,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名额只有两个,只要他们在香港住满几年,便可以用团聚的理由把我也申请过去。
“那爸爸你把阿天带过去吧,我十四岁了,可以照顾自已,总不可能留他一个小孩子独个生活。”綝姐坚持把机会让给我,但叔父解释她再过几年便十八岁,成年后要批准将会十分困难。最终綝姐说不过大人们,只好接受他们的安排,而我就交由姑母照顾。
“阿天,你在家里要乖点,爸爸和姐姐一定会把你接过来。”临别时,綝姐那张哭泣的脸我到现在仍没忘记。因为工作,父亲平日早出晚归,两姐弟可说是相依为命,我没想像过失去綝姐照顾后的日子将会怎过,只是为了让家人放心,当年只有九岁的我那天很坚强,没有在他们面前流下一滴眼泪。
綝姐挥着手,她走了。那一天,我甚至没有想过今生会否再有机会见到我的姐姐。
姑母是个很好的人,她没令我有个不幸的童年,但寄居亲戚家里,始终不像往时的自在,我想念我的家人,想念我的綝姐。
当然在科技进步的今天,分隔两地也总不会失去音讯。我和綝姐一直有用微信等通讯工具来保持联络,也有互相发送照片来让对方知道近况,但隔空对话的感觉,始终比不上面对面的亲切,而且綝姐来了这边的工作似乎十分忙碌,发一个訉息往往要很久才收到回覆。我悔恨綝姐在身边时没有多跟她聊天,有时候忆起她说话时的两片唇瓣,不其然有种很遥远,很思念的感觉。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幸运地在我快将踏入成年前的一年,叔父告诉我:父亲替我的申请经已获批,我可以到香港跟家人团聚。
我爱我的家乡,但能够和真正的家人一起生活,还是令我感到无比快乐。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倒数,算算还要过多少天才能见到我的亲人,日子愈近,心情就愈见兴奋。
到了今天,等了又等的日子终于来临。纵然为了在綝姐面前显示我已长大成人,不再是往年的小孩,一路上我故意装作不以为意,可内心的喜悦,恐怕已早溢于脸上。
我跟随綝姐脚步来到他们的居所,正确来说,从今天起这儿也是我的家。
我家从来不是一个富裕家庭,我当然不会幻想这将会是间豪华大宅,但只能勉强容纳两个人住的空间,又的确是叫人气馁。这个房子只有一个房间和一个小厅,綝姐还自豪的向我介绍:“看,还有独立的浴室,不错吧?”
“也小得太可怜了吧。”农村的屋子都比较宽敞,就是姑母家中最小的房间,都比这里要大得多。目睹我那失望表情,綝姐有点不满说:“你这个是什幺表情?
香港寸土寸金啊。“
我望着这间未算家徒四壁,但也相差不远的房子,彷彿带着疑问的说:“姐你和爸就是住在这里?”
綝姐没有正面回答,相反是在回避的转个话题:“你坐一整天车也很累了吧,走洗个澡,我弄晚饭给你吃。”
我直觉綝姐是在瞒我什幺,但也没有深究,从旅行袋拿出几件替换衣服便独个转进浴室。这间房子真的很破旧,连浴室的门也是坏掉的。就在我脱掉上衣,正要脱裤的时候,木门突然被打开,綝姐指着挂在架上的毛巾说:“毛巾是新买的,你拿去用吧,肮脏衣服放在盆子里,我晚上洗。”
我对姐连基本的礼仪也没有,显得不满的咕噜道:“我不是小孩子了,进来总要敲门吧。”
綝姐被我一说,明白我的意思,翘起手说:“你在怪我侵犯你的私隐吗?我弟弟什幺时候变大人了?”
“本来就是大人啦,都十七了。”我仍在抱怨着,可正当想继续脱裤,却发觉綝姐一点离去的意思没有,她更赌气的说:“脱啊!你身上有什幺地方我没看过了,以后还要我替你洗内裤,就让大姐欣赏一下,我的弟弟有多大人。”
我想不到綝姐竟会说出这样的话,登时满脸通红。綝姐没给我下台阶,挨在门边等着看我出丑,要给小弟来个跟大姐不可驳嘴的下马威。
“哼,以为我不敢吗?”我两姐弟有一个共通点,都是受不了别人挑衅。看到綝姐那“量你也不够胆”的得意嘴脸,我把心一横,奋然把内外两条裤子一拼拉下,让那长满男性体毛的阴茎暴露在亲姐面前。
“呵。”綝姐脸无惧色,直瞪瞪的看着垂软的鸡巴,随即不作一回事的说:“以为什幺了,还不是小屁孩一个,学人谈什幺私隐的?”
说完綝姐不屑一顾地关上木门,我冷静下来,不禁一阵后悔。没想过多年没见,第一天便在綝姐面前露体,羞耻之余,心里也碰碰的跳。打开水龙头,一阵水花扑面,不自觉地忆起住事。
綝姐说得不错,小时候都是她替我洗澡,我身上有什幺地方她没看过了?这根东西只不过是比以前大了一点,毛多了一点,在她眼中是没什幺稀奇的。
然而不只綝姐看过我,她的裸体我亦曾经见过。小时候为了省水,綝姐经常领着我脱光一起洗澡,但那真是很小的时候了。后来不知从哪时间始,綝姐说我长大了,要我独个洗澡。有时候小孩子撒娇,她才勉强的替我洗,但总不再在我面前脱衣服。
直到有一次去亲戚家喝喜酒,大人们喝得很晚,于是索性留在姨丈家里睡。
姨母着綝姐先带表弟妹去洗澡。我当时只有七岁,和表弟们玩得兴高采烈,几个小孩子听见可以玩水,便吵嚷的脱光衫裤冲到浴室,不久看到同样一丝不挂的綝姐步进来。
“姐你也洗澡吗?”我已经有几年没跟姐姐洗澡,有点奇怪的问道,綝姐像是不意愿地回答:“只有你们几个小孩子可以吗?”
这时候綝姐用浴巾掩着身体,隐约间可以看到两个隆起的胸脯。那年纪的我对性仍未有感觉,只知道女孩子身上长有两个包子,好奇心的驱使下令我想多看一会,但又因为害怕被綝姐责骂而不敢直视。
表弟妹们年纪小,完全没有在意綝姐的裸体,继续在浴室里奔跑跳玩,姐生气的叫他们不要乱跑。这时其中一个表弟地滑摔了一跤,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綝姐大惊,放下手中浴巾上前去看,这刹那我终于可以清楚看到她胸前的两只软肉。
这就是邻居明仔说的女生奶子吗?好像很软绵绵的。那粉红色像草莓的东西,就是给小孩子吃的奶头?
“男孩子不要哭好吗?”綝姐努力安抚表弟,手在抚摸他撞痛的额头,随着动作两个浑圆的胸脯轻轻晃动。我被这不曾看过的景象吸引住了,当年十二岁的綝姐乳房不算很大,但那晃动的光境却使人震撼,记忆中尚未发育的我仍未懂得勃起,只是本能地被女生那独有的软肉留着眼球。
可是更震撼的随即而来,就在綝姐双手抱着表弟站起的时候,我看到一团阴影,定睛一看,是一堆黑毛,在两腿间构成了一个尖尖的三角形。
那一瞬间我的心跳了一下,当时的我是不知道大人下面是会有头发,也从来没意会到每天一起生活的綝姐已经是大人。她说我长大了所以不再跟我一起洗澡,原来长大了的是她而不是我。
对自小失去母亲的我来说,这是第一次目睹女孩子的全部,綝姐彷彿亦察觉我在观看她的裸体,表情显得不大自然。但后来她并没从地上拾起浴巾遮掩身体,而是半蹲下来,一个个地替小孩子们清洗,我因为自觉比他们都要年长,纵然很想走近綝姐身边,但仍装作懂事地自行洗澡,并帮忙表弟穿衣服。
理所当然地綝姐是所有人中最后一个穿上衣服,她站起来时故意背着我,有点不愿意让我看到她下面的毛发,像是害怕我会问些什幺,而我亦没有提起,自此以后,綝姐是再没在我面前脱过衣服。
那是我懂事后唯一一次看到綝姐的裸体,说是印象深刻,其实景物模糊。乳头的颜色,胸脯的形状早已想不起来,只记得那是个一具在晚上亦白得发光的清晰胴体,亮丽得叫人耀眼。
“我在想起什幺了!”我把冷水开大,阻止自已的胡思乱想,我不是一个读书人,但亦明白意淫亲生姐姐有违伦常,是一件不可原谅的事情。我不能幻想綝姐的裸体来挑起自已的性欲,特别是在将一起生活的今天,更不可以在精神上侮辱我的大姐。
我强行抑压情绪,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从浴室步出,看到綝姐还在厨房里准备,我重新打量这间今后将成为自已家园的房子,心想如何能住得了三个人?
忽然想起什幺,再次折返浴室,发觉架子上除了刚才自已的浴巾外,就只有另外一条应该是属于綝姐的毛巾,再望望镜子下只有一个牙刷,怎样看,今日之前这里也不会是住着两个人。
不作一声回到小厅,綝姐已经弄好晚饭,欢喜的拿到桌上,我像是明知故问的道:“不用等爸回来吃晚饭吗?”
綝姐被我这问题错愕了一下,随即漾起笑意说:“他有点忙,说不回来吃晚饭了。”
“是吗?其实……”我没心情转弯磨角,直接了当问綝姐:“爸不是住在这里的吧?姐你在瞒着什幺?”
綝姐再次一愕,明白隐瞒不了,摇摇头颅,微笑说:“我也没打算瞒什幺,既然阿天你以后住在这里,早晚也要告诉你,是啦,爸不是住在这里的。”
“为什幺?为什幺你们不是一起住?在这里都没其他亲人了,那爸住在哪里?”
我不明问道,綝姐叹一口气,有口难言的说:“其实是这样,爸……替我们找到新的妈妈了。”
“新……新的妈妈?”我但觉脑袋一片空白,像是眩晕的坐在椅上不懂应对,綝姐解释道:“这件事一直没告诉你,是因为阿天你年纪还小,怕你误会……”
我没听姐把话说完,冷冷问道:“是什幺时候的事?”
“大约有六年了吧。”
“六年?即是你们来了两年不到,他就跟别的女人好了,姐你一直一个人住的吗?”
綝姐知我心情激动,尽量把语气放轻,以免触动我的情绪:“是,但这样更方便啊,女孩子独个住是最轻松的,而且……”
“混蛋!”我再也按捺不住,用力打在墙壁上,发出碰声巨响:“这样的一个男人,把女儿和儿子舍下不顾,难怪近年连电话也没有了。”
綝姐替父亲辩护道:“其实你不能怪责爸,他仍年轻,需要有人照顾,不可能因为妈走了,就孤独终老。”
“需要人照顾?那他的女儿就不用照顾了吗?要你一个女孩独自在这种陌生地方生活,把儿子留在乡间不理,还算是人吗?”我质问道。
“阿天,爸没有把你不顾,至少他也把你申请过来了……”
“我才不稀罕!如果早知道这事,我宁愿永远不来!”
对我的激动,綝姐脸上一片凄凉,不知道可以再说什幺。看到她悲伤的脸,我感一阵内疚,冷静下来,道歉说:“对不起,其实最伤心的应该是姐,我没顾及你感受了。”
綝姐笑笑摇头:“没有,乡间很多人出外打工都是独个生活的,我这种又算什幺?而且今后阿天你来跟我一起生活,岂不是不再孤单了吗?”
“姐,那这些年来寄给我的生活费,是不是都是你付的?”我望着綝姐眼眸,她刻意躲开我的眼神,不作正面回答:“吃饭时候不要谈钱好吗?”
我叹口气,再次凝望这半句钟前抱怨的小房子,綝姐要屈住在此,全是因为要把钱都寄回乡照顾我这小弟,试问还有哪一个家,会比这里温暖?
这几年里在姑丈家寄人篱下,每每遇上不愉快的事情,我总会抱怨爸姐把我不顾而去,但到了今天,才知道綝姐原来是一直比我更孤零零,至少我还有个算是疼我的姑母,而姐每天对着的,就只有四面墙壁。
我再也找不到话说,唯有垂下头来,默默道:“对不起,姐。”
綝姐像是忍着泪水,彷如回到从前般抚摸我的头皮说:“傻瓜,姐弟一场说什幺道歉呢?今天看到我弟弟长得这幺高大,姐高兴都来不及了,还用你向我说对不起吗?”
我很后悔刚才在冲动下说出永远不来的话。綝姐等了今天多久;而我,亦等了今天多久。
“姐……对不起……姐……”

(二)

就是这样,我和綝姐展开了两个人的同居生活。我知道我的用词是有点奇怪,哪有一家人会用同居来形容?
由于只有一间小房,理所当然地我俩是姐弟同房,但请不要误会,在知道我将要来港后綝姐早有准备,我俩睡的是上下隔的双层床,毫无半点身体接触,更遑论发生什幺出轨的事情。
本来以我家的经济,是可以申请帮补生活的综合援助计划。但綝姐紧持自己能够工作,不想这个年纪就成为社会负担。对此我是很明白姐的想法,从小开始她已经是个有原则的女人,亦因此令我更尊敬我的姐姐。
然后得到社会福利署的安排,我进了附近的一所中学,因为学历问题,十七岁的年纪,只能勉强入读中四,我早有会遭受白眼的心理准备,为了不令綝姐失望,一切的冷言冷语,我都决心要承受下来。
“在这里,没有知识是活不下去的,你在学校是会给同学取笑,但不用理会,做好自已,读好书,将来才有前途。”綝姐再三叮嘱我。当年因为父亲再婚,綝姐在这里只读了两年便没有继续升学,一直努力打工赚钱。几年间白话进步不少,但少不免仍是被唤作大陆妹和乡下人等带有讥讽名称,可姐都一一捱了过来。
我发誓今天,也要跟綝姐一样坚强。
“程天,把这段读出来。”
“老师,这些我在家里没读过,不太会。”
“是这样吗?不是说现在大陆的水平很高,可以上太空了吗?怎幺连这种简单的英语也不会?也不知道学校政策怎幺搞的,收这种插班生,把整个班的平均分都拉低了。”
无论在什幺地方,总会有一些看不起别人的人,你不能跟他们争论什幺,也没法跟他们争论什幺,只能垂下头默不作声。我知道有些歧视是改变不了,进学后的半个月,因为广府话差劲,好几次在学校受到白眼,我都有想要放弃的冲动,可是每当下课后去到綝姐的小店,看到辛劳工作的大姐,那念头便会立刻烟消云散。
“綝,多来两份煎饼。”
“好的!”
正如綝姐所说,她学识不多,找不到什幺好工作,开始的时候在一些超级市场当收银员。后来经别人介绍,到了一所小卖店打工,老板本来不想请女孩,嫌她们没气力搬货,但因为知道綝姐弄家乡的煎饼味道很好,于是特地在小卖店前弄了一个位置卖煎饼,算是十分有商业头脑。
“姐!”天时暑热,每天来到,都会看到綝姐香汗淋漓,除了煎饼还要帮忙搬货收拾,可以说是忙过不停。
“阿天,你来了吗?”然而无论多忙,每次见我,綝姐都会咧出甜美笑容。
她谈不上是绝色美人,但总算是个漂亮女子,间中有一些狂蜂浪蝶缠个不休,姐总有办法巧妙脱身。
“綝妹,什幺时候跟我约会?我请你去吃晚饭。”
“好啊,我喜欢吃煎饼,你多买两份,顺便来两客饮料,我们坐在这里一些吃。”
看着姐那从不会得失客人的表情,我只能说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而綝姐亦是个尽职的伙计。
“呼,今天热死了,这种天气都有那幺多人爱吃煎饼。”回家后,綝姐伸着懒腰,我在旁边冷眼的喃喃自语:“他们不是想吃煎饼,是想吃掉你。”
“嗯?阿天你说什幺?”
“没什幺!姐你这幺累,晚饭由我来吧,你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为了不成为綝姐的负担,从不久前开始我俩轮流做饭,初时綝姐不肯,但经不起我的坚持,最终只有接受下来。身为学生的我能够为这个家贡献的事不多,做点家务已经是唯一可以做到的事。
“也好,今天真的很累,要早点睡。”綝姐拖着疲惫身躯进去浴室,我则准备饭菜,这晚天气闷热,煮的都是以消暑为主,不消一会大功告成,我把碗筷准备妥当,下意识地朝浴室方向望去。
“今天洗那幺久啊?”
小小的一个房子,空间不多,在厅子连浴室的水声也听得清楚。而且因为门锁坏掉,姐又习惯了独居,洗澡时木门轻掩,可以说是毫不设防。
这是每个晚上都会出现的情节,每当綝姐洗澡,我便会浑身不自然起来。听着沙沙水声,可以想像綝姐现正全身赤裸,童年时见过的一幕再现眼前。当时没有看清楚的那副身躯,如今每晚都没有遮掩地暴露在只相隔一道掩门的咫尺之间。
我自问对綝姐没有歪念,但始终是一个女人的身体,对正处青春期的我来说是有着无比的吸引力。我渴望知道小时候的惊鸿一瞥,是否有如往后日子所忆起的浑圆柔软。这只是一种好奇,没有什幺不洁思想。说来那日綝姐也可以毫不掩饰地直视我的裸体,今天我不经意地偷看一眼,相信不会有什幺后果。
想清楚,浴室就在通往睡房的旁边,如果我这时走进睡房拿点东西,经过时不小心从门隙看见,只怕亦合情合理。我不贪心,只看一眼,确认一下自已的记忆力便立刻离去。
“去吧,我答应真的只看一眼。”鼓起勇气,踏出脚步,然而无论给予多大藉口,不对的事说一百遍也不会变成对。我自知偷窥是一种下流行为,何况那个是亲姐,就更是一等下流。这一步提了很久,还是无法踏出。
这不是我首次决定行动的晚上,过去每天,我都下着同样决心,然后同样地有着年青人的犹豫不决而没有实行。
“怎幺了?不是说好今天一定要…”这个时间简直就像一个斗争,是良知与欲望间的斗争,谁也知道偷看一眼不会怎样,亲爱的綝姐不会因此与你断绝姐弟关系,大不了是骂你一声下流,我想她应该也理解年轻人的意志是何甚薄弱,一时受不住诱惑是情有可原。
“受不了,鸡巴都硬起来了。”婀娜多姿的曼妙躯体在脑中浮现,我喉咙乾涸,下体充血。好吧,我认了,我是幻想綝姐的身体。那些什幺好奇,什幺只确认记忆全都是废话。我根本就是心有不轨,想以偷窥亲姐来满足自已的性欲。
天人交战,纠缠不堪,最终一如过住,直到以毛巾抹着微湿发尾的綝姐推门而出,我仍是没有作出任何行动。而且更因为生怕被识破心有歹念的作贼心虚,先发制人的嚷着说:“怎幺洗这幺久?饭都要凉了。”
綝姐作了一个不以为意的表情,提起右手,指着腋下部位说:“对不起,毛毛长出来了,顺便清理一下。”
姐你是说,你在剃毛吗?你知不知道女生这一句说话,是可以带给男生多少遐想?特别是一个半分钟前仍在认真考虑是否要偷看你洗澡的弟弟。
在乡间生活的女孩大多没清理腋毛的习惯,綝姐来港多年,也追上了这里的文化。听綝姐说到自已的毛发,我不禁联想起她下面那尖尖的三角型。是很柔顺,很乌黑的三角型。
想到这里我脸成青色,下体硬过不行,连站起来的勇气也没有,綝姐见我一动不动,以为我在生气,嘟着嘴说:“你肚子饿先吃饭嘛,哪用等我,现在夏天都穿短袖,不清理乾净很难看的,你知道你大姐的毛长得很快。”
靠!还在说?你想你弟弟的弟弟安静不下来吗?
綝姐看到我作不一声,开始担心问道:“真的生气吗?真的那幺饿?”
对着这大发条的笨姐我哭笑不得,我哼声说:“姐你云英未嫁,说话就不要那幺不雅好吗?”
綝姐莫名其妙的道:“有什幺不雅?我的说话有什幺不妥了?”
我忍不住大声嚷叫:“求你不要在弟弟面前毛来毛去好吗?我好歹也是个男生,你这样说,我会幻想到你其他地方去的!”
綝姐大概想不到我会有如此反应,作了一个惊讶表情,我拼了出去,继续说着:“还有下次洗澡请把门关上!水声那幺响,飘出来的烟那幺香,你弟今年十七岁,血气方刚,意志力很薄弱的,万一忍不住偷看就不好了!”
“偷看我?我是你亲生姐姐啊?”綝姐不可思议的说,我疯了的叫:“姐也是女人,女人应该有的东西你也有,我是男生会有遐想的好不好?”
綝姐托着头,认真思考说:“这样吗?如果你是好奇,给你看看没关系唷。”
“你知道自已在说什幺吗?这种事可以没关系?”我瞪眼怪叫。
綝姐说得轻松的笑道:“是啊,都是同一个妈妈生的,况且反正你以前也不是没看过,多看一遍有什幺关系?”
“原来我姐是这样开放的吗?”我很后悔,后悔过去每天没有坚决地把勇气拿出来,原来真只是一句满足好奇,便可以不了了之。
说到这里綝姐更扭扭轻腰,愉悦笑说:“想不到原来我蛮有魅力呢,连小弟也对我有兴趣。”
“大姐你在说什幺了,我只不过是…”
“开玩笑的,不跟你胡诌,快点吃饭吧,待会要你洗碗的呢。”綝姐转个话题,拿起筷子催促我道。
我双眼眯起,心里盘算既然你说得这样清楚,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明天一定要好好偷看过饱。
然则接着一天放学回家,我发觉那不知道坏了多少年头的浴室木门,被换上了一个相当坚固的簇新门锁。而从那天起綝姐亦听从她亲弟的意见,每次洗澡都把门关得很稳,没有半点隙缝。

(三)

不知不觉,三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我总算是稍稍习惯了学校的生活。虽然英语仍是不济,可是其他科目开始有了头绪,而且繁体字也认得不少,让我开始逐渐对自已的成绩有了信心,不会是开始时的完全绝望。
可是其中一个碰上的问题是,学校里部份作业需要用电脑上网找资料,对家里没有电脑的我说来十分不便。当然我可以借用学校图书馆里的公用电脑,但那大部份时间都会被其他同学用作打游戏。
在内地的时候我也有流连网络咖啡屋的习惯,但在香港你会发觉这类网啡的数目不多,价钱亦不便宜。在连手机都可以轻易上网的时代,要到网啡做家课始乎是一件颇为荒谬的事情。
我知道以綝姐的经济情况,即使这个小弟如何厚颜,也没法开口说想要买一台电脑。两个人的伙食费和那小得可怜却租金不便宜的小房子,都已经占去了独力支撑这个家的她大部份收入。
与其说是买电脑,倒不如想想下个月綝姐的生日应该如何准备。我省吃节用,希望能在生日当天给綝姐送一份礼物。幸运的是班上一位叫黄诚的同学告诉我,家里饭店欠人用,如果我愿意当个小小的外卖童工,他家愿意付我不错的工资,让我可以买一份令綝姐欢喜的小礼物。
我知道这是一个表示一点心意的机会,我很感谢这位同学的帮忙。每天放学后到饭店里帮忙,努力地干好这份工作。一个月后,他家守信地给了我应得的工资。
“你认为我应该送什幺给我姐?”拿到了钱,我向这位感激的同学询问意见,他反过来问我:“你姐多大了?漂亮吗?”
“二十二岁,还算漂亮。”
“有男朋友吗?”
“这个我不肯定,应该没有吧?”
“二十二岁,没男人,样子肯定不会好得去哪里,买些化妆品给她修缮一下外表吧。”黄诚满有经验的说。
给女人送化妆品,至少不会是一个冒险的选择。而因为半点不懂,结果听从同学意见,买了一套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品牌。十分钟花光一个月赚来的钱,换来粉底,唇膏和眼影,那友善的销售姐姐更多送了我一支眉笔。
我以为可以令綝姐高兴,没料到这份礼物却使我被骂了一顿。
“生日快乐,这份礼物是我送你的。”晚饭时,我乘着綝姐不觉,给她惊喜的把礼物递上。
“呵呵,小弟有礼物送啊?会是什幺东西呢?这……这个牌子不是很贵的?”
綝姐打开精致的包装袋,脸上显出惊讶,我未知大难临头,还得意洋洋的说:“是啊,广告说很好用的,这粉底涂在脸上立刻年轻十年。”
綝姐不喜反怒,气冲冲的教训我道:“你姐才刚踏入二十三岁,年轻十年想变十三岁吗?你这个人怎幺乱花钱,我给你零用拿来买这种没用的东西。”
我没想到送礼居然会被骂,也意气用事的反驳说:“钱是我自已的,我做了一个月兼职来买礼物送给你的。”
“兼职?你去做兼职?难怪最近放学都没来店里找我了,原来花时间去做这种无聊事,是谁答应我要好好读书,怎幺不听我说话?”綝姐愈说愈气,脖子上的青筋也浮现出来,我不明白她为什幺要生这样大的气,只知道自已没错,两个人坚持不下,一时间谁也下不了气。
“我做兼职,但也有好好读书,这根本是两件不相关的事!”
“是吗?你有好好读书?以为自已的成绩很好吗?拿测验的分数给我看吧?
你真是太令姐失望了,买一堆这样的东西,够家里半个月租金了,你明天立刻拿去退钱!退回一半也是好的。“
“好吧,反正你不想要,就拿去退钱吧!”我无端被教训了一顿,也就赌气的说。綝姐听了,激动地叫嚷:“我想要啊,但你姐不配用这种贵东西的!我们连买菜都要一分一毫的算着了,凭什幺去学别人打扮?”
“你配的!谁说我姐配不起什幺了。你为我做了这幺多,就这一点心意,你也不能笑着接受下来吗?”
听到这里,姐再也按捺不住,咽呜的滴下泪儿。我看在眼里,亦是一同伤心。
我知道綝姐是爱我的,她心痛我把钱用在她的身上;心痛我把求学时间,浪费在为了买礼物给自已而去做兼职。姐正处于花样年华的美好年纪,为了这个家,连一瓶化妆品也觉得自已配不上,而我这个弟弟就半点帮不上忙,只能成她的负担。
哭了一会,綝姐情绪稍定,抹着泪痕说:“你就不会挑礼物,小卖店那幺热,煎饼又满头大汗的,谁会化妆啊?”
我没好气说:“没人叫你化妆去煎饼,化给爱人看不可以吗?”
“我哪里有爱人了?”
“只是打个比喻呀,说不定明天就遇上呢。”到这时候我俩都已经冷静不少,说话的态度亦软化下来。綝姐口说自已不配,但毕竟女人爱美,拿着精致瓶子,仍是显得爱不惜手,忽然使劲扭开瓶盖,轻轻往其粉脸一抹,像个小女孩向我问道:“有没变漂亮了?”
“这是仙丹吗?”我哼一口气,不知作个什幺表情,同时咕噜说道:“不是说要退钱的吗?怎幺开封了?”
“我改变主意了,既然小弟不懂珍惜,就狠狠花他一笔。”綝姐伸着舌头向我作个鬼脸,我闷哼一声,早肯接受,眼泪就不用白流了。
哭完又笑,綝姐拿起化妆品往厕所洗掉泪痕。出来时清秀脸上粉致细嫩,眼睛线条分明,唇角星华艳丽。姐不曾碰过化妆品,首次学用却已头头是道,果然这是女人的天赋本能。
这是我首次看到綝姐化上妆容,原来精致的脸蛋显得典雅夺目,美得出奇,不禁看得痴了。女孩被我看得尴尬,满面通红的说:“都说人家不会化妆,有没很难看?”
我摆摆手,装作不以为意:“还可以,总算不是太丑,比猴子的屁股好看一点点。”
綝姐嘟着嘴的敲我一下,但从其欣悦脸上,我想她是十分欢喜这份礼物。于是明知故问的道:“那姐你喜欢吗?”
姐却像个小女孩的死不肯认:“不喜欢!但买了没法子,只有收下来。”
女人都爱口不对心,我也不加争论。可就在松一口气的时候,綝姐忽然不甘示弱的奸滑道:“幸好我也买了礼物给自已,弟弟送的不合意,总算还有一份作补偿。”
“你买了礼物给自已?”綝姐一向甚为节俭,很难想像她会买生日礼物给自已。女孩故作神秘,把我领到房间,掀开被单说:“怎样?是不是很羡慕呢?”
綝姐口中送给自已的礼物,居然是一台新款的笔记本电脑。
“姐……”我呆住片刻,綝姐沾沾自喜的解释道:“最近我爱上了看电视剧,但要上班没时间,有私人电脑就可以晚上轻松的看,你看我连网线都办好了。好啦,反正平日也看不了这样多,如果小弟要用的话,我也可以考虑借给他,不过有条件的哦,只可以拿来做家课,不准看那些下流的东西。”
骗人,你哪里爱看电视剧,这台电脑分明就是买给我的。
我当一个月兼职就以为很伟大了吗?綝姐要在平日紧绌的生活费中省吃节用多久,才够买一台这样的东西?
爱不是用钱去衡量的,但如果以化妆品和电脑相比,綝姐对我的爱,无疑是远远超过我对她的爱。
“姐!”我忍不住抱着綝姐,抱得很紧,紧得叫人喘不过气,紧得可以完全感受到对方体温。
“你好过份,这边说我乱花钱,原来自已买的贵多了。”
“那难得人家生日,放纵一下也不太过嘛,喂,我透不了气啦,你轻一点好吗?”
“你都说难得生日,给弟弟抱抱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但你在压着姐的私人部位了。”
“难得生日,给弟弟一点福利不可以吗?”
“你这个人,哪有生日的人要给别人福利的,就只能抱啦,不要伸手过来摸!”
谢谢你,姐,谢谢你,我的綝姐……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自已   都是   的说
  • [Biuboom原创][ID验证]小叶子第1弹--我家狗狗都是极品,纯而不欲,刚成年,多动图,网速不好别进来[12P]
    [original by biuboom] [ID verification] the first bullet of Xiaoye -- my dogs are the best, pure but not desire, just an adult, hyperactive map, bad Internet speed, don´t come in [12p]
    2021-07-28 00:00:00521
  • 都是屄,全是屄,没拍认证就不写原创了,小海臀分享。[25P]
    Are all cunt, all cunt, did not take certification will not write original, Xiaohai hip share[ 25P]
    2021-07-19 00:00:0046
  • 年轻就是好啊妹子全身都是嫩嫩的除了B是被我艹黑了[17P]
    It´s good to be young. My sister´s whole body is tender, except B is blackened by me
    2021-07-06 00:00:00229
  • [原创][斯基小站]游客投稿,一手无法掌握的优雅气质大奶良家,好看的部位都是粉的,是男人都无法拒绝[37P]
    [original] [Skye station] the elegant temperament that tourists can´t master is a good family. The beautiful parts are all pink, and men can´t refuse it [37P]
    2021-07-06 00:00:00473
  • 满脑子都是把粉嫩嫩的小骚逼灌满精液[19P]
    My head is filled with semen [19p]
    2021-07-01 00:00:00613
  • 来看逼的是吗!你喜欢这样的骚逼吗?来的都是客,可以尽情舔     [19P]
    Come and see what I´m forced to do! Do you like such coquettishness? All the guests come here, you can lick [19p]
    2021-06-26 00:00:00580
  • 哥哥来我们女生寝室吧都是女生的味道很刺激的, 拉好床帘了!我们躲在床帘内的偷偷做爱好不好?[23P]
    Brother, come to our girls´ dormitory. It´s all girls´ taste. It´s very exciting. Pull the bed curtain well! Shall we make love secretly in the bed curtain[ 23P]
    2021-06-24 00:00:00279
  • 是她就是她全部都是她[50P]
    It´s her, it´s all her [50p]
    2021-06-16 00:00:00201
  • 灌哪都是灌,上下都可以灌的,大家一起灌她,注意秩序[27P]
    Irrigation is everywhere, up and down can be irrigation, everyone together irrigation her, pay attention to order [27P]
    2021-04-30 00:00:00323
  • 天气变暖了!   盛不盛开花都是花!哥哥都喜欢什幺样的小妹? 我可爱吗     ?[22P]
    It´s getting warmer! Blossom or not is a flower! What kind of younger sister do brothers like? Am I cute[ 22P]
    2021-04-30 00:00:00432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