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alace of bliss

English title: The palace of bliss
Classify: Articles / Time:2021-05-07 01:46:00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极乐宫”的”销魂厅”内正上演一场无遮大会,四名全裸的侍女正侍候着宫主”极乐天王”宫无极饮酒作乐,让进门的柳无双看得面红耳赤、性欲更加高涨,狗爬式宫无极身前,转过身子,右脚高高抬起跨在旁边的椅子上,向宫无极说道:”恭请主人插入双奴淫乱的浪穴。”宫无极掏弄了柳无双春洪爆发的小穴一把说道:”下面跪着的是谁啊?”柳无双:”是主人的性奴、双奴。”宫无极:”是吗?我记得三天前你还是人称”冰美人”的柳无双啊?怎幺会变成双奴了呢?”柳无双露出僵硬的微笑说道:”以前的”冰美人”柳无双已经被主人的大鸡巴杀死了,只留下名为双奴的性奴了,请主人不要再折磨双奴了,快点插入双奴的淫穴,求求您了。”宫无极哈哈大笑的说道:”被大鸡巴杀死了,这句我喜欢,好,自己坐上来吧,就当是给你的奖励吧。”柳无双在侍女的帮助下将大鸡巴送入小穴抽弄起来,胸前硕大的乳房上下的摇晃着,口中发出各种以往不曾发出的浪叫声,开始了”销魂厅”每日至少一销魂的例行公事。
“极乐宫”,原名”慕容山庄”,为六十年前”昊天神剑”慕容天所建立,慕容天凭借着”昊天神功”和”昊天剑法”纵横江湖二十余年后,金盆洗手创立了”慕容山庄”,虽不直接插手江湖中事,但凭借着以往在江湖上的威名,却不时替人充当和事佬,解决一些纷争,在江湖上还算拥有一席之地。
但好景不长,在慕容天过世之后,慕容天的独身女慕容青青接掌”慕容山庄”,由于慕容天依据”太清门”的”太清玄功”为基础所创立的”昊天神功”并不适合女子修练,故慕容青青改练母亲师门的”玉女玄功”,但由于慕容青青不是”玉女门”的弟子,无法修练高深的功法,武功在江湖上只能属于二流而已,但慕容青青另走他途,专研机关阵法有成,将”慕容山庄”建造成龙潭虎穴,令人望之却步。
慕容青青自从在十五年前从父亲手中接手”慕容山庄”后,二十二岁的她一心想将”慕容山庄”发扬光大,无奈武林中还是需要实力作为后盾的,”慕容山庄”虽然富有,但对江湖地位帮助不大,前来投靠和帮助的大多只是为财,或者是想得到慕容天的”昊天神功”,但慕容天临死前怕绝世武功遗害家人,将”昊天神功”送入”太清门”保存(注一),条件是”太清门”需保护慕容青青不受伤害,但对于想发扬”慕容山庄”的慕容青青却并没有给予协助,使失望的慕容青青只得另寻他法。
在慕容青青接手”慕容山庄”的前两年,一些慕容天的老朋友还多少照顾一下,但随着时间消逝,”慕容山庄”的江湖地位也每况愈下,慕容青青为了挽回气势,替”玉女门”设置了”销魂阵”,解除了”玉女门”时常被人骚扰的困扰,也使得江湖上了解慕容青青仍有使”慕容山庄”展现实力的地方,一些以往疏离的亲朋好友纷纷回笼,但慕容青青不为所动,在”慕容山庄”内外布置了许多机关,使外人不得其门而入,只有”玉女门”因和慕容青青达成协议派人保护”慕容山庄”,并和慕容青青学习一些机关阵法,使得”慕容山庄”变得阴盛阳衰,除了一些山庄老人外,几乎没有男人,直到两年前……。
注一:慕容天原为太清门的门童,但偷学了不全的太清玄功,本要被追回武功,但发誓不会传与他人和于死后将武功交回,故得以在武林中继续生存下去。
三更天,位于”慕容山庄”某处有着一片树林的的禁区小屋之中,宫无极离床穿衣,点亮了桌上的菜油灯,小小的房间中闪动着朦胧的幽光。
他回床依照玄门弟子练功的五狱朝天的姿势,练起自行创造的奇异功法,每天昼夜各一次练先天真气,风雨无阻,气行三周天后,周身起了奇异的变化,将双手徐徐外张开,掌心向上,掌心的劳宫穴漏出一点粉红,徐徐增大着,肌肉随着呼吸时胀时缩,而粉红的中心,随扩大和收缩而有如绽放的莲花,呈现出妖异的波动。
正值炎热的盛夏,三更天热浪末退,但房间的菜油灯的火焰颜色,似乎随着波动而变色、摇晃,气温也似乎正逐渐下降,感觉中热浪已渐渐消退,反而产生着阴凉的气体流动,随着掌中的莲花波动逐渐加快,一圈圈的向外流涌。而他的头上昆仑顶,似乎产生了有一个海碗大,若有若无的银色光影,时隐时现,时胀时缩,律动的方式与掌心的莲花互相呼应。怪异流动的气旋,似乎包围着他,成了某种怪异力场的中心。一个时辰过去了,将手掌缓缓收回,奇异的气流也逐渐消逝了,他长长吐出一口真气,解开行功的姿势,坐在床上思索着:”自己这套功法总算是略有小成了,不但突破了武功的界限,开始迈入地行仙的的阶段了,还想再进步就不是苦练就可以了,依照师傅所说,自己的的资质是百万中选一的好材质,看来真是不假,还不到十二年,就达到师傅一辈子也达不到的境界,可惜自己选的是最难走的”以魔证道”,虽然容易小成,但想大成,没入魔后再清醒过来,就没机会了,只能在人间当个大魔头了,运气不好被其它修道高手发现,只怕会不入师傅的后尘了,也不知当时这选择是对事错,但无论如何,现在没办法回头了。”想着想着、走到桌旁的板凳坐了下来,撑着脸颊,回想着往事:”十三年前,自己随着父亲来到”慕容山庄”,原以为青青夫人会看着与父亲曾有婚约的交情,让自己学习”昊天神功”,没想到当年为了兴盛”慕容山庄”,因而主动和父亲解除婚约的她,居然怨恨起父亲娶了母亲,非但没有让自己学习”昊天神功”,还囚禁和百般羞辱我们父子俩,父亲在被折磨了快一年后去世,而自己则被青青夫人踢破气门,丢到师傅这里来,想让自己死在这里。
自己刚来的时候,看着只剩下一只手,正抓着一只老鼠往嘴里生吞的师傅,不禁吓得昏了过去,而师傅似乎也不相信任何人,放任自己自生自灭,等自己饿了三天后,只得学着师傅抓老鼠吃,一个月后,师傅看自己根本无法练功,才慢慢放下警戒心,和自己交谈起来,在了解自己情况后,拿出一颗奇异的珠子,化入自己体内,经过三天的洗毛伐髓,让自己焕然一新,并收自己为徒。
师傅没有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只说他曾是一个魔头,在一次被正道人士大规模围剿后,刚好被慕容天所救,为了报答慕容天,替他修改内功心法和教他五招剑法,使慕容天突然从武林的无名小卒,变成了大侠客。此剑法后来被慕容天称为”昊天剑法”,而内功就是”昊天神功”了,由于”昊天神功”并非慕容天重头练起的,连师傅也不知应该从何练起,所以也无法传下去了,没想到父亲希望自己修练的”昊天神功”,居然是个无头有尾的功法,不知父亲知道后作何感想,但自己遇到了师傅,也练成了一套更厉害的功法,也算达成父亲的心愿了。
在武学上,师傅除了玄门基本内功外,并未教自己一套完整的功法,只是教自己各种的理论,和几种有名功法的练法,并解说其优缺点,自己在不断摸索后,结合了几种功法创造了现在自己所修练的”如意天罡”,此种功法除了威力惊人外,其某些特殊功法会对女子产生可怕的影响力,这点还是自己十年前外出抓几个妇女回来照顾师傅和自己时,意外所发现的,可说是另一种惊奇。
在其它知识上, 师傅擅长药物、暗器、阵法、……等几种杂学,自己十多年学习,虽未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但也有师傅八成火侯了,其实师傅只想利用自己报仇而已,但他也实在教了自己不少东西,对师傅,其实自己还是很感激的。只可惜师傅以往受伤过重,加上年事已高,在三年前不幸过世了,但为了报答师傅,我也将除了小蝶外的所有女子给师傅陪葬了,其实自己除了利用她们练功外,也不太喜欢她们,尤其她们被师傅用强烈的方式调教,每天无棒不欢,如果没有被自己或师傅点中,其它女子就得找工具或其它动物来解性饥渴了,自己虽然也喜欢有些性奴,但她们的身子也实在太肮脏了,除了初来时玩过几次,后面就让给师傅了,除了小蝶……。”想起小蝶,忽然衣衫飘荡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思绪、回起神来,此时菜油灯已悄然熄灭,屋外的署光射进屋内,原来不知不觉天已亮了,也是小蝶该回来的时候了。
一阵气流在屋内流动,片刻间宫无极身旁出现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女子,女子立于宫无极身后替他肩膀按摩起来边说道:”主人,小蝶终于破解了山庄内青青夫人所居住地方的机关了,今晚主人就可以报仇了。”宫无极:”先不急着报仇,我的目标是控制”慕容山庄”和”玉女门”,建立自保的势力,等她独处时再动手不迟,只要透过她掌握住”慕容山庄”,那拿下”玉女门”也只是迟早的事情了,你也累了一整晚了,先去休息吧,我的功夫已经练成了,这两天先去拿回师傅的兵刃,也算是完成师傅的一件心事。
极乐宫(二)
“神鞭门”,以前叫什幺名字已经没人记得了,但自从上代门主在一场诛杀魔头的战役中,取得一只神鞭后,就改名叫”神鞭门”了。今日的”神鞭门”戒备深严,重要的走道,都要有警觉心特别锐敏的人把守,连自己人出入也曾受到盘查,陌生人难越雷池一步。夜已深,密室中依然灯火通明,据案高座的三个人,都是穿了华丽绸衫的中年人,坐在中间的那位鹰目炯炯,正是现任”神鞭门”的门主”霸王鞭”林天胜,身旁坐着的是他的两个师弟,此时他门正聊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林天胜:”这两天真是累惨了,那自称是”极乐天君”的黑衣人不知是打那来的,四日前突然闯进来,要求交出神鞭,我们当然不可能答应,双方一场交战,我方居然连对方衣服都没摸到,还死伤了快三十人,所以急忙招两位师弟回来助拳,希望能依据地势之便,将他留下,都怪”慕容山庄”的那个贱女人,不肯帮我们布置机关,不然也不用这幺辛苦了。”二师弟:”掌门师兄不用烦恼,凭我们三人,相信足够可以应付了。”林天胜:”师弟有所不知,那人的功夫实在太可怕了,我连他一招都……”“碰”的一声,紧闭的密室门,突然自行开启,首先刮入一阵风,然后是一声鬼啸,涌入一股阴风,室内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不少。灯火摇晃,阴气冲天。
林天胜左手一抬,一道冷电破空而飞。
一声刺耳的啸声入耳,黑影飘入,大袖一挥,一道冷电投入袖影中,人影幻现。
“交出神鞭、饶你们不死,不然,我要”神鞭门”从此在江湖消失。”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不可能、上”林天胜招呼两位师弟说道。
暴乱乍起,三比一,还算宽广的密室便于施展,立即展开恐怖的生死搏斗。
忽然一声惨号,黑衣人一掌打断三师弟的脊骨,猛虎回头再扑向二师弟。
二师弟的武功十分扎实,临危不乱,身形不挫,右脚光临黑衣人的下阴,和师兄联手对付黑衣人。
一比二,攻守极为灵活迅捷,黑衣人冷哼一声,左手乘隙拂出,接来的一道冷电,物归原主奉还给林天胜,并飞身扑向二师弟。
这瞬间,二师弟嗯了一声,小腹挨了一脚,身体缩成一团,挣扎欲起,但不一会就倒地不动了。
林天胜也同时嗯了一声,扭身倒地急滚,回敬的光芒,没入他的腰胯,倒在地上疼痛的翻滚着。
黑衣人似乎很了解密室的结构,转动一旁的烛台,露出收藏神鞭的暗格,取出神鞭缠在腰上。
林天胜吃力地撑爬上身,手按住右肋,指缝露出一星光芒,那是针状暗器的尾部,忍痛将暗器取出,并向黑衣人说道:”你到底是谁?”黑衣人:”死人还需要知道吗。”一道掌风击中林天胜胸口,让他睁着大眼的死去。
当夜,惨叫声不断从”神鞭门”传出,吓得附近居名不敢靠近,直到两天后才随同官府的人进去察看,找到了”神鞭门”全部一百四十二口尸体,”神鞭门”从门主以下死在神秘黑衣杀手手中的消息,当天便传遍武林,马上就令江湖人士议论纷纷,令原本表面平静的武林增添了不安的因素。
三天后、”独行叟”被人发现陈尸在庙中,又过了五天,”五刀门”被人灭门,引起了其它各大门派的紧张,一群人前往”太清门”请”太清门”掌教无为上人协助,无为上人派出门下弟子出外查访,但黑衣人好象从没出现过的消失了,查不到任何线索,但调查这三起惨案却有了重大突破,三个案子都和以前追杀黑道魔头而收藏其兵刃有关,被认为是其传人为收回师门兵刃而引起,使其它未曾参与前次战役的门派松了一口气,在一个月之间没再发生其它案件后,一一离开了”太清门”。
另一方面,”玉女门”也在”独行叟”命案后召回在外的弟子回”玉女门”戒备,连在”慕容山庄”学习和协助防守”慕容山庄”的弟子也大多撤了回来,此举虽然使慕容青青极为不满,但也拦不住”玉女门”的弟子回去,只得令山庄人员加强防守,做了一个令她后悔不已的决定,回到她自行居住的场所,一个位于庄中小湖中的小岛上的庄院,生气的暂时不和”玉女门”留下的弟子来往。
极乐宫(三)
一个布置精美的房间中,慕容青青斥退了服侍的侍女,一个人坐在房里八仙桌前的圆凳上,右手拖着香腮正生着闷气:”“玉女门”的人越来越不尊重自己了,想当初结盟时,明明说好”慕容山庄”协助”玉女门”建立防守的机关阵式,而”玉女门”则协助训练”慕容山庄”的相关人员习武练功,没想到这些年来”玉女门”的门人弟子从自己这里学了不少知识,但”玉女门”居然只提供一些二流功夫,更高深的却要自己门下前往”玉女门”修练,但这些弟子居然大多留在了”玉女门”没有回来,而回来的对自己也没有那幺忠心了,尤其是刚刚和自己争吵的春樱,他还是自己第一批所收的弟子,居然还让那幺多人回去”玉女门”,只想着”玉女门”的安危而忘了她还是”慕容山庄”的人,更是可恶的很,好在自己也还留了一手,不然”玉女门”只怕是干脆并吞了”慕容山庄”,还以为大家同是女人,会彼此互相扶持帮忙,没想到还是最毒妇人心啊,既然你不仁,那也休怪我不义了。”突然一阵怪风吹过,吹熄了点燃的蜡烛,室内突然暗了下来,慕容青青想呼叫侍女来点灯,一股指风击中她的太阳穴,使她昏倒在桌上。
一阵冷风吹拂在慕容青青赤裸的身上,引起一阵阵的颤抖,使她悠悠的转醒过来,眨了眨迷蒙的双眼,定了定神,了解目前的情况。
眼前的情景羞的慕容青青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只见她全身酥软,赤裸的坐在位于大厅中央的一张太师椅上,双脚大开的跨在椅子的扶手上,双手分开软放在扶手外侧,而她的面前的一堆椅子上,坐着整个庄院的其它人,男男女女共十多个,全都带点惊恐的眼神看着她,除了其中两个不速之客以外,他们一个是以前被她辞退的老管家-顺伯,另一个则是一位貌似宫姓未婚夫的年轻男子,惊恐的想叫出声,但哑穴被点了,只能发出”呃、呃…”的声音,赶紧把双眼再闭起来,不敢面对众人。
年轻男子说道:”青青夫人,既然醒了,就来面对现实吧,我们也看了一阵子了,就别害羞了,还有更好玩的在后面,配合我们的要求可以少受点苦头。对了,说了这幺久都还没介绍我自己,我是宫无极,和我爹长得很像,相信你知道我是谁了。好了,既然彼此都认识了,就开始今天的仪式了,等会解开你的哑穴,别想自杀,我对我的身手很有信心,绝对可以早一步制住你,且后面绝对不会让你太愉快的,请想清楚”说完,一缕指风射向慕容青青,解开她的哑穴。
慕容青青在听说男子是宫无极后睁开了双眼,等解开哑穴后带着颤抖的声音问到:”你是宫无极,你居然没死,很好、很好,那你是来找我报仇的,没立刻杀我,必然有所求,想要什幺,直接说吧,看在你爹的分上,别这样羞辱我,只要我能办到,都一定会满足你,求求你了”脸上也悄悄的流下了泪水。
宫无极:”老天爷总是对我特别好,我想要的,很快就会得到,就不劳您老人家了,多说无益,我有我报仇的方法,不需你指导,我只能建议你好好配合,那会痛快得多,好了,先让顺伯来服侍你,这是我答应他的奖励。”顺伯在宫无极说完后,起身开始脱下身上的衣物。
慕容青青见状惊恐的说道:”顺伯、别这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放过我吧。”顺伯停下脱衣动作说道:”放过你,当时我求你放过我和我的家人时,你是怎幺做的,尤其是我的妻女,她们死得多惨,要我放过你,可以、告诉大家为什幺你当年要追杀我,还我一个公道再说吧。”慕容青青:”我说、我说,只要放过我,要我说什幺都行。”顿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当年并不是胡管家(顺伯原名胡英顺)企图强奸我而被我追杀的,其实是当年我爹一直不肯传授我”昊天神功”,我急中生智,想了一个方法,色诱我爹夺走我的处女清白,没想到被当时的管家顺伯发现,只好杀他全家灭口,对外宣称是他想强奸我,是我错了、我错了、…错了……”顺伯在慕容青青说完后又继续开始脱衣服,引得慕容青青不满的叫道:”顺伯,你不守信用,你答应放过我的,呜…呜……”说完不禁哭了起来。
顺伯:”放过你,那是指你的后庭处女,因为那是要留给主人的。”“呜呜…呜……呜……”慕容青青在顺伯说完后哭的更大声了。
宫无极:”别哭了,青青夫人,你杀了顺伯的妻女,他不杀你,是因为我告诉他,你会成为他的妻子,为他生儿育女,如果你不喜欢,那也没关系,知道这几年禁区树林中有一只凶恶的大型黑猩猩吧,那是我的宠物-大黑,它最近正在寻找配偶替它生下小黑呢,如果你不喜欢顺伯,那我就勉为其难叫大黑接受你吧。”在宫无极说完的同时,顺伯也刚好解下最后一件衣物,正欲往慕容青青走去。
此时宫无极向顺伯说道:”顺伯,等一下,这女人要主动配合才好玩,让我来帮帮你。”说完走到慕容青青身后,运气使双手手掌显现出淡淡的粉红色,柔捏玩弄慕容青青的双乳,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我有门功夫对女人有特别的功效,但很久没用了,难得今天这幺多人在场欢迎我接收”慕容山庄”,就当作给下人们的见面礼,让她们见识见识。”说完将右手移往慕容青青的下体,在花瓣上玩弄几下后,沾上流出的汁液,插入她的小穴,缓缓抽插起来。
慕容青青在宫无极柔弄双乳时,惊怕的发现他的手有神奇的魔力,一下子就引起性欲,有点下垂的玉兔,很快的就跳了起来,两颗乳头在宫无极的柔捏下,涨的像是两颗紫葡萄,下体更是在宫无极的玩弄下,很快的违反意志的流出淫水,不但沾湿了宫无极的手指,更流到椅子上,甚至聚积成小池塘,从椅子边缘滴到地上去,口理得喊叫声也从:”不、不要啊,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啊、……不……不…要啊……。”慢慢变成:”喔、好爽啊…、大、大力点…、插深一点、要…要高潮了、啊、啊…啊…、啊……、高潮了~……”很快的就达到第一次高潮而喘气着。
随着慕容青青的高潮,宫无极收手哈大笑道:”哈哈、哈哈……,青青夫人,你比妓院的妓女还要淫荡,这幺快就高潮了,你看,连顺伯和在场的其它三位长工都快忍不住了,你以前得罪过这幺多人,干脆在山庄门前当妓女赎罪,相信很多人会和顺伯一样原谅你的,哈、哈哈……。”慕容青青听得欲火全消,辩驳的说道:”不、我不是荡妇,是你这个恶魔玩弄我,我才变成这样的,不…、我不是……我…。”慕容青青才刚说没多久,身上又燃起了欲火,双乳异常骚痒,小穴也开始流下淫水,开始的闭嘴咬牙忍耐,渐渐的开始忍不住了,求饶哭叫道:”啊、好热、好痒啊,对、我是淫荡的妓女、快、给我啊、我受不了了、快插死淫妇吧、快啊、快…、啊……、求求你、快、呜呜、呜……、啊……、呜呜~……。”宫无极微笑的对顺伯说道:”顺伯,可以了,解开她的穴道,好好玩吧。”顺伯走到慕容青青身前,双手玩弄了她的双乳两下,沾点慕容青青流出的淫水,涂在早已高举的大肉棒上,插入一口气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中,停顿了一下,舒爽的嚷道:”喔~……,好爽啊、还很紧,可见这些年来用的不多啊,真爽。”说完,托着慕容青青的屁股抱起她,并解开她的穴道。慕容青青在解开穴道后,双手搂住顺伯的脖子,双腿环住他的腰,胸前肥美的乳房顶住他的胸膛,自己上下套弄起来,并舒爽的叫道:”喔、好哥哥、用力点、插死淫妇吧、喔……、啊…、用力点、插深点…、对…、就是那样、啊啊、啊…啊……。”顺伯配合着慕容青青的套弄,在大厅内周游列国起来,两人都享受到至高的欢愉,发出愉悦的叫声。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宫无极看两人已经自动的玩了起来,走到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下,拿起旁边的小酒壶,对嘴喝了一口像其它人说道:”青青夫人已经替你们示范了,还不跟着做,好好的表现给我看,表现好的,可以留下来,表现不好的,女的送到妓院当妓女,男的送进宫里当太监。”其它人听到宫无极的话后,顾不得脱衣服,就找身边的异性边玩弄边脱衣服,由于女多男少,甚至还有抢男人的情况出现,一群人就当场欢淫起来,就像淫狱一样。
  极乐宫(四)
宫无极慵懒的坐在一张舒适的贵妃椅上,享受着站在他背后的小蝶帮他按摩着,舒爽的眯着双眼。
这个房间原来是属慕容青青的,现在却是宫无极暂时的居所,昨日的淫宴进行的很顺利,尤其是在他惨忍的用掌刀切下一个长工的头颅,以及招来大黑奸杀了几个侍女后,一切都按照他的想法进行着,而今天就该进行下一步了。
门外,慕容青青缓缓的爬进来,略微发福的身材,丰满的玉乳,肥大的屁股,脸上泛着昨天已经滋润但仍未满足的的春潮,更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风味,只见她爬到宫无极脚下,而头触地,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青奴叩见主人,求主人满足青奴淫荡的身体,求求您了。”说完抬高肥美的臀部左右摇摆起来,用着顺伯所教授但仍显笨拙的动作,希望诱惑宫无极满足欲火焚身的身体。
宫无极睁开双眼,勾了勾手指令小蝶停下按摩的动作,小蝶弯下身,头靠近宫无极的肩膀上,宫无极在她耳边交代了几句话,小蝶起身离开房间后,对着慕容青青说:”青奴?看来顺伯还真是心软,不但就这样放过你了,还告诉你如何自保。好吧,既然顺伯都放过你了,我也不好太残忍,不过你千万别有二心,不然我的手段,顺伯也应该告诉过你,起来吧。”慕容青青跪着说道:”谢谢主人、谢谢主人,青奴一定会忠心耿耿的,请主人放心。”说完起身站在一旁,但仍轻摇着腰枝,丝丝的淫水沿着大腿内侧,流到地上。
宫无极解下缠在腰间的鞭子,握在右手上对慕容青青说道:”这是我师门的宝贝,它叫”淫灵子”,是上古一种雌雄同体的双头蛇,两头无尾,原本准备化龙升天,没想到被祖师阻止,中了禁制后挖下四眼,沉睡不醒,以前都被我师傅当皮鞭使用,但它还有另一功能,这也是我师傅将它的一颗眼珠子化入我体内后,我才知道的,我的掌力中含有毒素,男子中了我的阴柔掌力会全身溃烂而亡,女人则会淫毒入体,从此变成每天无棒不欢的荡妇,就像你一样,想压制毒素要将蛇头插入下体内,好好的发泄后,最多可以抒解六个月,不过,女人的淫液会使”淫灵子”暂时苏醒,蛇本身就性淫,尤其是这”淫灵子”,用过一次后,除了我的宝贝外,只有她能令你高潮了,如果你真心成为我的奴隶及顺伯的妻子,我就让它不要苏醒,只是解毒而已,不然它可是通灵的,如果你有异心,淫毒发作可不是好玩的,来,坐到我身上来,拿着一头来解毒,顺便送上你的处女。”说完运起内力,全身衣物化成粉末,只留下手上的双头鞭。
慕容青青说了声:”谢谢主人”后走到贵妃椅前,转身跨坐在宫无极的大腿上,拿起”淫灵子”的一头,往下身早已湿润的桃花穴塞进去,口中忍不住的淫叫出声:”啊…啊…、啊……。”“咳”的一声从宫无极口中发出,慕容青青立刻忍住享乐的冲动,左手仍拿住”淫灵子”的一头在桃花穴中缓缓进出,右手则沾满自己体下的淫液,身到背后握住宫无极的大肉棒,在握住的同时惊呼出声:”啊……,主人、您的宝贝实在太大了,如果插入青奴体内,青奴的后庭一定会坏掉的,以后就不能服侍主人了,请主人要怜惜青奴阿。”只见宫无极挺立的大鸡巴足足有九寸那幺长,比慕容青青的手臂还粗,顶在了她的背上,怪不得她胆敢求饶。
宫无极见状笑道:”哈哈、哈……、好,念你是初次,这次主人就忍着点,让它缩小点替你开苞。”说完,只见大鸡巴慢慢缩小到六寸长,粗度也减了快一半。
慕容青青的右手感受到肉棒正在缩小,上下套弄了起来,套弄了一会后,抬起臀部让大肉棒顶在菊花门上,对宫无极说道:”恭请主人替青奴开苞。”宫无极大手抱住慕容青青的腰部,向下一送,粗大的肉棒突破窄小的菊花门,上下套弄起来,让慕容青青爽快的大叫:”啊……,好爽啊,主人的大肉棒插的青奴好爽啊,用力点,插烂青奴吧、啊…啊…、啊……,要升天了、啊…啊…、啊……啊……。”只抽插了半盏察的时间,慕容青青就达到高潮了。
随着慕容青青的喘气,宫无极自己动身向上挺动,笑着对慕容青青说道:”青奴啊,你可真是容易高潮啊,这样不行啊,无法让我满足的,以后要好好的训练训练。”慕容青青经过昨日一天的淫宴,身体早已疲惫不堪,身体的欲火在”淫灵子”的帮助下慢慢消退,但又在宫无极大肉棒的攻击下慢慢引起,但身体实在受不了了,只得向宫无极求饶道:”啊…,主人,求…啊…求您…饶了青奴…吧,我…啊…实在啊…不行了…啊…啊…啊……。”宫无极看慕容青青实在是快不行了,开苞的后庭居然已经无法夹紧肉棒了,不禁扫兴的推开慕容青青,让她跌落在地上喘气着。
慕容青青喘息了一会后,跪在地上向宫无极求饶道:”对不起、主人,原谅青奴吧,是青奴的错,青奴会好好学习侍候主人的,求求您、求您、……。”宫无极面无表情的说道:”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不过你要接受惩罚,过来。”慕容青青怯怯的走到宫无极身前说道:”主人要如何惩罚青奴?”宫无极说道:”你别管,右脚抬到椅子上。”慕容青青依言将右脚抬起在椅子上,露出了仍插着”淫灵子”的花园,宫无极将”淫灵子”绕着慕容青青的腰和下体缠绕成丁字状,将另一头插入慕容青青的菊门中,对着她说:”好了,今天你就穿这样吧,到花园去展示给所有人看,用嘴让所有男人射出三次以上,明天才能让顺伯拔出来交给我,去和顺伯研究一下我交代的事,顺便把山庄收回来,下次我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留在山庄的其它人,包括”玉女门”的人已经臣服,别让我失望,下去吧。”看着慕容青青用奇怪的走路姿势离开房间,宫无极在思考了一会后,拿出床角上的衣服穿上,施展轻功悄悄的离去,留下了满屋淫臭的房间。
极乐宫(五)
禁区小屋之中,宫无极依照玄门弟子练功的五狱朝天的姿势,正努力练化手掌上从”独行叟”和”五刀门”中夺回的”淫灵子”的两颗眼珠,运起先天真气,气行三百六十周天后,双掌上盛开的莲花开始溶解两颗珠子,化成两道粉红色的旋风,缠绕着他的身体,头上昆仑顶的银色光影,慢慢变成淡金色,突然两道气旋缩成两道细小的龙卷风,钻入他的鼻内,消失不见,宫无极吐出一口长气,睁开双眼,两道如利剑般的神光从双眼射出,一眨眼后又变成一般人的神色。
宫无极起身走到桌旁的板凳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水壶,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神色呆滞的思考起来:”唉……、练化了两颗珠子,只是功力更加深厚,又学会两种道法、基础的道法可以更顺畅的使用而已,但并没有造成境界的突破到下一阶段,看来师傅说的没错,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可以靠外力来突破了,和之前一样,自己和小蝶从各地偷抢来的仙丹妙药帮助不大,只能靠自己心理境界的提升来突破了,目前的自己只是自发性的心狠而已,有时甚至还会心软,看来入魔还是不够啊,多杀人可以入魔深点吗?或者强奸几个名门侠女?不、现在还不行,出手太重会直接招来正道的注意,尤其是那几个还未飞升的地行仙,如果不小心引起天罚,那就万劫不复了,不行,得另行设法才行。”突然一阵心悸打断了宫无极的思绪,连手中握住的杯子,都溅出水来,宫无极赶紧定了定神,口中喃喃的自语道:”小蝶有难了,奇怪,以她现在的武功和修为,应该不会太引起注意才对,她的功夫足以自保,但…、还是去看看好了。”宫无极起身推开门,施展绝顶轻功”魔神飞天”,向远方飞纵而去。
距离”慕容山庄”约六十里的某个山谷中,小蝶被一群穿着奇怪道袍的道士围在中央,手中的短剑舞出两朵剑花,挡住了两把长剑的攻击,场外最老的老道士开口再次劝说道:”小姑娘,别动手了,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你使的功夫和本门很类似,想知道你的来历罢了,收起兵刃,好好谈一谈,我们这幺多人你冲不出去的,放下武器吧。”小蝶喘了口气,握紧手上的短剑,打算施展绝招冲出去,突然间、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震开了打算攻击小蝶的三个年轻道士,落在了小蝶身边。
小蝶看到黑衣人,原本紧张的神色一松,对着黑衣人说道:”不好意思,还要劳烦主人。”宫无极:”没关系,我也有一阵子没大开杀戒了,这群人武功似乎不错,可以拿来练练身手,你退下,这里交给我。”老道士对宫无极说道:”看来你就是这个小姑娘的主人了,我们没有恶意,只想知道你们的来历,是否和我们是同一师门罢了,小伙子,你武功很高啊,我们也不想得罪你,不如大家放下武器谈谈。”宫无极不理会老道士的劝说,接过小蝶手中的短剑,对老道士说道:”给你们十数的时间退走,不然让你们一个不留,小蝶,开始计数。”“一、二、三、……八、…”随着小蝶口中数目的减少,老道士紧张的头冒冷汗,终于忍不住对其他弟子叫道:”布阵、困死他们再说。”其它道士迅速的走动起来,按照不规则的方位将两人围在中央,小蝶已经停止了计数,像看死人般默默的看着这群人。宫无极全身放松,手中的短剑轻轻举起,短剑在他手中好象幻化成一把长剑一般,多出了一尺银色的剑铓,两眼散发出诡异的红色,”嘿”的一声如打雷般的叫声由宫无极口中发出,场中的宫无极突然消失了,在每个围着他们的道士的身旁,都幻现出一个宫无极,挥剑砍掉所有围着他们的道士的头颅后,身形又消失了,宫无极诡异的又出现在原来站着的地方,手中的短剑就如同在小蝶手中般看不出有何异样,就像他从来没有移动过一样。
老道士吓得跪倒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向宫无极说道:“魔神分身斩”,居然有人可以施展”魔神分身斩”,终于有人练成魔神之体了,成为大魔神的候选人了,请魔神饶恕我们的冒犯。”宫无极皱了皱眉头,对老道说道:”请起来吧,我不是什幺魔神,刚刚的剑法是我师傅教我的口诀自己练的,名字是叫”魔神分身斩”没错,你是谁?”老道士起身恭敬的站在一旁说道:”魔神,我是”魔神教”的五长老”鬼魔道士”王一方,由于我们大长老年初说今年魔神会重现人间,故令我们出来寻找,没想到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得罪了魔神,请魔神恕罪。”宫无极说道:”“魔神教”?没听我师傅说过他是”魔神教”的,不管了,既然你没有敌意,快走吧,我还有事呢。”王一方说道:”既然魔神还有要事那我就不打搅了,请魔神务必于下月初十前来离此地东方约二十里的”鬼吼山”,我们全教还需恭迎参拜魔神大人呢。”宫无极挥了挥手要老道士离开,对小蝶说道:”小蝶,我让你去调查”太清门”,结果怎幺样?”小蝶:”主人,您的怀疑是正确的,当代”太清门”的门主的确还有几个供奉师叔祖,其中至少有一位是还未飞升的地行仙,这个消息是您告诉我的那个被”太清门”逐出师门的门主师弟告诉我的。”宫无极:”他有什幺要求?”小蝶:”他希望再和主人比试一场,他说上次输的不太服气。”宫无极:”可以,有没有说什幺时候。”小蝶:”三个月后在上次那个地方。”宫无极:”好、告诉他我准时到。其它几个可能有地行仙的门派也去调查一下,先了解可能的威胁再说。还有,千万别去惹”老君观”,他们虽然人不多,但却最可怕,就算修成大罗金仙都不一定能讨到好处,不过他们受门规所限不理俗事,别招惹他们就没事,好了、去吧。”小蝶道了声:”是”后,施展轻功离去。
宫无极自语道:”顺伯和青奴应该办好事了,我也该回去看看了。”双掌向四方挥击,整个山谷弥漫一种粉红色的瘴气,地上的尸体连衣服都化掉了,接着飞身离开。留下了此后十年间被有毒瘴气所笼罩的山谷。
极乐宫(六)
在宫无极进入禁区小屋修练的同时,一名慕容青青的侍女,神色惊慌的跑到杨春樱和其它”玉女门”弟子所居住的小院中,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夫人出事了、快救命啊、……。”杨春樱和其它”玉女门”弟子闻声跑出屋外,在小院拦住了侍女,杨春樱道:”别急,先喘口气,有话慢慢说,发生了什幺事?”侍女喘了几口气说道:”不好了,夫人居住的岛上来了一个老头和一只大猩猩,破坏了机关阵式,死伤了好多人,连夫人都被抓住了,快去救人啊。”杨春樱对着”玉女门”弟子主事者谢春桃说道:”谢师妹,你看我们是否赶快一起去救人。”谢春桃说道:”大师姐要我一切听你的,我们一起去吧。”杨春樱和谢春桃及”玉女门”的入门弟子共十人,在收拾兵刃、暗器后,要侍女带路,赶往慕容青青宅院的小岛上。
当杨春樱等一行人到达慕容青青居住的小院时,眼前的情景让她们感到身处在修罗淫狱一般,几个较年轻的”玉女门”弟子当场吐了起来,就连最年长的杨春樱也恶心的呆立在当场。
小院中散布着各种尸体的残肢、尸块,整着庄院弥漫着一股混和着血腥和淫臭的味道,整个”慕容山庄”的人应该都在这里了,只是大部分都变成碎尸块了。
小院的东边站着一只巨大的黑猩猩,正抓住一个衣物被撕破的侍女,黑猩猩下身超大的大肉棒正抽插在她的小穴中,侍女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眼看是活不成了。
小院的西边,一群赤裸的女子排队蹲成一个圆圈,一名侍女一手拿着一只皮鞭的一头,在自己的小穴中抽插,红色的处女血液配合着淫液,沾满了皮鞭,另一手将皮鞭的另一头交给前方的侍女,前方侍女接过皮鞭后,插入自己的菊花穴中抽动起来,后方的侍女在泻了出来后,将插在小穴中这一头的皮鞭也交给前方侍女,前方侍女接过后将这一头后,也插入自己的小穴替自己开苞,同时用两头抽插前后两穴约二十下后,将插在菊门的一头交给在自己前方的侍女,皮鞭不断的向前传递。
小院的北边,一个全身赤裸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跨下跪着慕容青青,正用手口替他口交,他的身前或蹲、或坐、或跪着抬高屁股、……等等聚集了从小院西边帮自己前后开苞后的侍女,努力的用各种姿势玩弄着自己的玉乳、小穴、菊花门来取悦中年男子,浪叫声此起彼落,形成一副比当皇帝还要高级的淫宴享受。
中年男子突然用手指一指一位停下动作喘气的侍女,小院东边的黑猩猩立刻撕裂手中的女子,丢到一旁,将中年男子所指向的侍女吸入手中,分开她的双腿,先插入她的菊花穴,上下抽弄一阵后,将巨大的肉棒送入她的小穴中剧烈的上下抽动起来。
小院中央的侍女见状后,更努力的摆弄各种姿势来取悦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当然就是顺伯了,他在杨春樱等一行人接近庄院时就知道了,在他看到杨春樱呆立的不知如何是好时,不禁露出诡异的微笑,直到杨春樱醒了过来,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时才脱口说道:”你是春樱吧,好久不见了,上次见到你时,你还是个小女孩呢。”杨春樱困难的吞了口口水说道:”你、你是顺伯吗?你不是已经死了?怎幺?”顺伯:”我是顺伯没错,我是回来报仇的,看在我们以前认识的份上,乖乖投降退到一旁去,我还得对付”玉女门”的人呢。”谢春桃闻言用发抖的语气对春樱说道:”师姐,你不会……。”杨春樱打断她的话:”我们一起来,就会一起回去。”接着低声对春桃说:”敌人看来是有备而来,其它弟子的武功不高,光靠我们俩,没有胜算,待会找机会逃走,回去告诉师傅,我留下来挡住他。”在春桃正要回话的同时,异变突起、带领她们前来的侍女突然双手像她们洒出一片白色粉末,几个未曾及时闭住呼吸的”玉女门”弟子当场昏倒在地,杨春樱警觉性较好,在侍女洒出的同时立刻闭住呼吸,挥剑刺入侍女的小腹,侍女露出解脱的笑容倒在地上。
两个及时闭住呼吸的侍女向后退去,不知何时撕裂手中侍女的黑猩猩拦住她们,任由两把长剑刺在它的身上,”当、当”两声,长剑不但没有刺入它的身体,反而弯曲折断,两名弟子被大黑的掌风击晕,软倒在地上,飞身拦住正欲逃跑的杨春樱和谢春桃。
杨春樱和谢春桃见大黑挡住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打算分开逃走,谢春桃向东掠去,大黑怒吼一声,紧追她身后,杨春樱正打算向另一方向突围,突然身后传来顺伯的声音:”春樱,你逃不掉的。”杨春樱闻言更是将轻功施展至极致,向岸边的小船而去。
离岸边越来越近、二十丈、十五丈、……,岸边的小船上坐着不知何时到达的慕容青青,见杨春樱飞来向她喊道:”春樱,快点,我等你。”杨春樱闻言用尽最后的力气飞到小船上,转身戒备说道:”夫人,快开船啊,顺伯追来了,快…”话还未说完,慕容青青出手点中杨春樱脑后的昏穴,杨春樱手上的长剑掉落,昏倒在小船上。
此时顺伯缓缓的走来,身后的大黑手中提着昏迷的谢春桃,对慕容青青说道:”你擒住她了,她应该是最后一个了,回去清点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慕容青青说道:”是,我的亲亲丈夫,我帮您擒住了春樱,有何奖赏啊?”顺伯淫笑道:”你这个小淫妇,今晚好好的满足你,够了吧,快点整顿山庄,主人回来时我们还没收拾好,倒霉的还是我们。”说完转身返回小院。
慕容青青悻悻的说道:”是”,提起杨春樱,飞步跟上顺伯和小黑,留下放着春樱手中长剑的小船,在岸边孤独的飘荡着。
  极乐宫(七)
“慕容山庄”的正厅中,慕容青青正仔细的一一观赏自己的杰作,大厅左右两排的太师椅上,正坐着八个全身赤裸的”玉女门”弟子,说坐也许不太正确,每个少女口中塞着一个周边有许多洞的中空木球,双手由肩膀向后举,绑在身后的椅背上,双脚大开分跨在椅子的扶手上,屁股腾空的跨坐在扶手上,盛开的处女桃花穴早已春潮泛滥,滴到椅子上,胸前的玉兔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摆动着,形成妖艳的景象。
慕容青青仔细的一个一个观察这些少女,这八个年轻的少女,年龄在十六到二十岁之间,清秀的面容比不上慕容青青成熟女人的风采,但年轻光滑的肌肤,却绝对胜过年华已逝的慕容青青,让她非常嫉妒。
一声鬼啸传来,打断了慕容青青,只见她匆匆的走出大厅,到外面的庭院去迎接她的主人。
宫无极从天而降的落在庭院里,慕容青青见状后,双腿大开的蹲下,全身几乎赤裸的她,丁字形的穿了一条皮鞭,皮鞭的两头插入她的小穴和后庭之中,正是”淫灵子”,见宫无极走近,恭敬的说道:”青奴恭迎主人回来。”宫无极笑道:”青奴啊,已经习惯穿着”淫灵子”了吗?看来你很努力嘛。”慕容青青说道:”青奴每天至少穿上两个时辰,希望有一天能好好侍候主人。”宫无极说道:”很好,今天你就穿着它吧,明早洗干净后交给顺伯送来给我。”慕容青青说道:”是”后,随着宫无极进到大厅。
大厅的景象让宫无极露出满意的笑容,对着慕容青青说道:”这个欢迎阵仗,我喜欢,以后迎接客人可以继续使用,不过要换成一些更美的美人,而且是要欢欢喜喜的,受胁迫就没有意思了。”慕容青青说道:”是的、主人,青奴下次会改进的,那这八个”玉女门”的弟子…?”宫无极说道:”这是”玉女门”的弟子?除了还是处女外,长相也未免太平凡了,让她们用”淫灵子”前后开苞后,愿意服从的留在山庄当侍女,不愿意的就给大黑玩玩,把她们送下去吧。”慕容青青说道:”是”后,拍了拍手掌,内听走入十六个赤裸的侍女,两人抬着一张椅子,将她们抬了出去。等八个”玉女门”的弟子被抬走后,宫无极问道:”顺伯呢?”慕容青青说道:”他替主人养了一条狗,正在后面花园中等着主人去验收呢。”宫无极笑道:”原来他也准备了节目,你去忙你的吧,我进去看看。”说完往后院的花园走去。
顺伯在听到啸声后,挥了挥手让身后的谢春桃停止手上按摩的动作,从椅子上站起来,吩咐她准备准备后,走出房门。
门口处杨春樱正趴跪在门外,见顺伯走出来,爬过来用嘴递上一头缠在她颈上的绳头,顺伯顺手拿起后,杨春樱说道:”请管家遛狗。”伯顺说道:”乖狗狗,主人回来了,等会就可以让他帮你装上尾巴了,走吧,我们去迎接主人。”,说完后顺伯牵着杨春樱走到花园的入口等待。
宫无极走近花园,看到顺伯牵着一只美女犬正在等他,笑问:”顺伯,你弄只狗有何用处,拿来看家吗?”顺伯回答:”主人,除了看家外,还有些其它用途。”宫无极:”哦,还有其它用途,先弄一个来看看。”顺伯答道:”是、主人。”说完用脚尖轻轻踢了踢杨春樱的屁股,杨春樱顺从的爬到花圃旁,右脚抬高,憋了很久的尿液直射而出,形成一股美妙的瀑布。
宫无极笑骂:”原来是浇花,这花圃这幺大,要用几只啊?”顺伯说道:”等主人征服整个武林,要几只、就有几只。”宫无极说道:”再说吧,这女犬好象是原来”慕容山庄”的人吗,我以前好象有见过,为什幺把她弄成这样?”顺伯说道:”她原来是青青送去”玉女门”学习的弟子,被”玉女门”收下成为弟子,绰号叫”樱花玉女”,青青气她偏向”玉女门”,所以要我把她训练成奴隶犬。”宫无极说道:”原来如此,先进屋吧。”顺伯说道:”我还得去安排建造主人要的”销魂厅”呢,就不打扰主人享乐了。”说完将手中的绳索交给宫无极,鞠躬后走出花园。
宫无极牵着美女犬走进顺伯安排给他的卧房,走到一张大又舒适的椅子中,对杨春樱说道:”先帮我宽衣吧。”杨春樱顺从的解下宫无极的衣物,露出他强壮的身躯,底下的大肉棒虽未挺起,但也超过四寸长,吓得她别过脸,不敢直视,用嘴叼起放在一旁的短鞭,放到宫无极手中后说道:”请主人帮”樱犬”开苞后,帮”樱犬”装上狗尾巴,成为一只及格的奴隶犬。”说完转过身去,将屁股高高举起,等待主人的开苞。
宫无极起身半蹲在杨春樱身后,大手拍了拍她具有弹性的每臀,发出”啪、啪”的声响,杨春樱配合着左右摇摆臀部,发出:”啊、啊、请主人轻点、啊…、啊…”的声音。
一会后、宫无极用手指玩弄她的小穴和菊花门,没多久、处女的花园就湿润的绽放开来,宫无极用大肉棒顶住花园门口,对杨春樱说道:”等会你如果可以忍住不叫出声音,我就要顺伯和青青解除你的奴隶犬,知道吗。”说完宫无极将大肉棒送入还是羊肠小径之中,虽然宫无极将肉棒缩到六寸以利开苞,但处女的小径仍承受不住铁杵的插入,处女膜破碎的血液沿着大腿流了下来,杨春樱痛得眼泪直流,但又忍着不敢出声。
宫无极让肉棒停在温暖的怀抱中一会,等小穴适应一会后,有缓而快的抽插起来,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杨春樱随着肉棒的抽插,渐渐的由痛转爽,屁股也随着宫无极的节奏前后摇摆,口中虽然不敢叫出声音,但仍有丝丝的鼻音露出:”嗯、嗯…、嗯、嗯嗯、嗯…。”宫无极看杨春樱已经开始享受起来,突然拔出肉棒,让杨春樱感到一阵空虚,忽然一阵火辣的疼痛从她的菊花门传来,让她刚刚停下的泪水又流了下来,不久、随着大肉棒的抽插又渐渐的感到了快感,但等到要高潮时,又拔了出去换到小穴之中,等肉棒光临小穴时,尺寸又大了一号,让杨春樱重复由痛转爽、由爽转痛的过程,但始终不让她达到高潮,痛苦和快乐的表情交杂在杨春樱的脸上,形成一幅带着泪水的笑容的奇怪景象。
又一次的肉棒打算从小穴拔出改插入菊花穴,这次杨春樱忍不住了,屁股向后顶不让肉棒拔出,口中叫道:”啊、主人、我…情愿…当一只…奴隶…犬,别再…折磨我…了,求…求您了…、啊、啊…、啊啊、啊…啊……。”宫无极随着杨春樱的节奏,每次都将大肉棒送入她的花园深处,让她忘情的浪叫:”啊、谢…谢主…人、啊…、啊啊、啊…啊…要到了、要、啊…啊、啊……~。”终于杨春樱长叫出声,高潮后软倒在一旁喘气着。
宫无极拔出依然高举的肉棒说道:”嗯、支持了快一个时辰,虽然还是叫出声了,可以了。”扶起杨春樱的屁股,拿出一旁的短鞭插入菊花穴中说道:”就再当三天奴隶犬让青青消消气,我不喜欢”樱犬”这个名字,又不是官府走狗,叫什幺”樱犬”、真难听,以后改叫”樱奴”行了。”杨春樱低声说道:”谢谢主人,请主人移驾沐浴清理。”说完就打算努力爬起带路。
宫无极见状说道:”不必了,我自己过去,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向青青赔罪。”说完起身离开房门。
杨春樱说声:”是”,目送宫无极离去后,拿起身下的沾着处女血迹的白布,含着泪水,仔细折叠收了起来,房间中,传出阵阵的哭泣声。(完)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albums: 无极   说道   慕容
  • 年轻就是无极限,嫩出水[10P]
    Youth is limitless, tender water [10p]
    2021-04-23 00:00:00358
  • [杏吧]年轻无极限可爱萌妹子的调皮自拍[24P]
    [apricot bar] naughty selfie of cute young girls [24P]
    2020-06-05 22:14:201411
  • 骨感骚妹露脸超长超多逼毛风骚无极限[19P]
    Bone-feeling Sao Mei´s appearance is super-long and super-strong without limit [19P]
    2019-09-29 07:48:006820
  • [原创][分享团出品]色气喷发!团妹子亲爱的溜溜球新作“饥渴解裤”大尺露出无极限开腿直击“神秘地带”在眼前 [53P]
    [original] [] share group produced color gas eruption! The new book, "hunger and thirst solution pants", the new work of my sister´s sister, exposing the "mystical zone" of "mystical zone" in front of [53P]
    2018-01-07 20:26:003669
  • 粉嫩无极限[14P]
    Powder tender and no limit [14P]
    2017-12-27 13:48:002833
  • 说道做到,老婆的情趣内衣来了[11P]
    Said to do, the wife´s sexy underwear to [11P]
    2017-02-20 00:04:001406
  • 年轻就是无极限[12P]
    Youth is no limit [12P]
    2016-10-01 00:00:001173
  • 朋友表妹爱自拍,年轻就是无极限[12P]
    Friends cousin self love, youth is no limit [12P]
    2015-08-01 00:00:001606
Shares
114401+
Comment
344157+
Views
352795050+
Operation days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