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only 30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三十而已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5-05 21:57: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01章

顾佳生完孩子已经一个月了,自己的身份也从一个职业女性变作家庭妇女。
虽然身份的快速转换让顾佳多少有点不适应,但她却没有一点不开心的地方,毕竟对于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来说,家庭的美满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最近却有一个小烦恼困扰着她,涨奶。
生完孩子之后,胸部本不算雄伟的她,却越发的壮大。
不知是不是因为产前担心奶水不够的缘故,她熬了各种鲫鱼汤,还安排了催乳食谱,结果就导致了现在的情况,孩子太小根本就吃不过来。
早晨,收拾完厨房,顾佳拿了一个空的玻璃杯子回到卧室。
看了睡的正香的儿子一眼,顾佳便自顾自的解开上衣,掀起白色束胸,一对雪白高挺的乳球弹了出来,鲜红的乳头对准早已放在那里的吸奶器,一只手扶着吸奶器贴上乳房,另一只手熟练的打开了吸奶器的开关,一个月的使用早已是轻车熟路。
电动吸奶器传来吮吸和按压的感觉,时快时慢,时紧时松,像一万只手在抚摸和爱抚,顾佳不禁轻轻的『哼』了一声。这才是刚刚开始,因为奶量太过充足,每次吸奶都要十五分钟以上。
麻酥的感觉快速蔓延,顾佳不自觉的把另一只手按上了另一只乳房,食指和拇指轻轻捏住了挺立的乳头,一时乳汁飞溅,奶香四溢。飞溅的乳汁一部分喷洒在顾佳的棉质睡裤上,一部分沿着手指汇集成了溪流,流淌过顾佳细腻的腰身,皮肤上传来酥痒难耐的感觉。
终于时间到了,顾佳把右边的乳房换在了电动吸奶器上,开关再次打开。
然而酥麻的感觉并没有消退,反而像汹涌的潮水拍打着顾佳的灵魂,那幽密的小穴之中彷佛也产生了共振,顾佳已经感受到了小穴之外温热的溪流。
“嗯……哼……”
顾佳不自觉的呻吟出来,空出来的左手不自觉地撑开了睡裤宽松的松紧带,五根手指探向柔软丝滑的草丛,终于……就在顾佳的中指将要按上那湿滑娇嫩的阴蒂的时候。
“叮咚,叮咚。”
屋子里传来门铃的声音,顾佳一下子从欲望中惊醒。
“爸,你等一下啊。”
顾佳知道是父亲顾景鸿买菜回来了,也顾不得右边乳房的乳汁还没吸干净,就赶紧关了吸奶器的开关,把白色束胸拉下来,扣上睡衣的纽扣,在梳妆台上的纸抽中抽了两张纸巾,清理一下刚刚喷溅的乳汁,就赶紧起身离开卧室去帮父亲开门。
房门打开,顾景鸿提着两大袋子菜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爸,你怎幺又买鱼了,都给你说了不做鱼汤了嘛。“顾佳埋怨道。
“你刚生完孩子,我想着好好给你补补,再说了,你不是最爱喝我炖的鱼汤了吗?”顾景鸿自顾自回道。看着女儿美丽的脸庞,全是宠爱之情,他哪里了解女儿不想喝鱼汤只是因为奶水太过充足的缘故。
“好吧,好吧,您不嫌累就行。”顾佳自小失去母亲,对父亲有着很深的依恋,自然不会计较什幺。
顾佳俯身接过顾景鸿手里装满菜的袋子,一股乳香扑向顾景鸿的鼻孔。顾佳因为刚刚匆忙着急开门,睡衣纽扣也只扣了下面几个,再加上束胸本就宽松,生产之后乳房又胀大,顾佳弯腰的时候乳房将近一半露了出来。一片雪白一下子映入了顾景鸿的眼睛,深深的乳沟伴着幽幽奶香,顾景鸿的肉棒一下就立了起来。
顾佳这时正好俯身,一眼便看见父亲单薄的裤子下,突然崛起的雄伟如山。顾佳这才注意到自己半个裸漏的乳房,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拎起袋子赶紧转身回了屋里。
顾景鸿更是老脸一红,对自己的女儿起反应本就已经够丢人了,还被女儿看个现行,一时在门口踟蹰起来。
顾佳把菜放在了厨房,把睡衣的扣子扣好,看父亲还站在门口,不禁有些羞恼自己不能体恤父亲,这些年为了照顾自己一直单身。小时候还可以说不懂,但现在已为人母,父亲一直这幺孤孤单单无人陪伴,生理问题更是不知如何解决,自己也从来都不曾关心过。
“爸,快进来呀。”顾佳有些眼圈泛红,整理了下衣服,笑着对顾景鸿喊道,暗暗发誓要为父亲找个老伴。
顾景鸿弯腰换上拖鞋,为了缓解尴尬回道:“你越来越像你妈妈了。”
说完之后,感觉哪里不对,更尴尬了。
“爸,我去洗个澡,刚被子言尿身上了。”子言是顾佳的儿子,顾佳为了缓解尴尬撒了个谎,其实是因为刚刚奶水四溅,再加上吸奶器导致的春潮涌动,内裤都快湿透了,十分不舒服。
“好。”顾景鸿如释重负,正好可以暂时避开尴尬。
顾景鸿回到自己房间,总感觉有什幺不对,突然灵光一闪,对呀,坐月子不能洗澡。顾景鸿赶紧来到客厅想要制止顾佳洗澡,却刚好看见卫生间关上的门。顾景鸿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顾佳拿了两件换洗的衣服便进了卫生间,脱下睡衣睡裤,再褪下已经潮湿不堪的蕾丝边黑色小内裤,夹着两根卷曲的毛发,还带出一丝长长的液体,晶莹而淫靡。
顾佳把衣服扔进收衣筐里,便走进了淋浴间。哗啦啦的水声,伴着温热的淋浴,白皙的皮肤上升腾起一丝丝红晕,一切是这样美好。
一对雪白的乳球高耸而挺拔,像一对精美的玉碗倒扣在身体上,浑圆翘挺的雪臀,笔直健美的长腿,茂密浓郁的丛林。顾佳有些自哀,这样的身体,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怜惜,可为什幺他每次都是三五分钟就草草了事呢。
自从怀孕到现在生完孩子,和丈夫许幻山更是一次性生活都不曾有过。怀孕期间还好解释,毕竟不太方便,可是这都生完孩子一个月了。期间自己暗示了丈夫几次,可都被许幻山以太累为理由给推脱了,想到这里顾佳不禁有些黯然。
洗发乳,夹杂着沐浴液的香味,顾佳纤细的手指攀上了自己高高的乳球,一路擦拭,颈部、锁骨、背部、腰身、臀部、大腿、小腿、脚踝,终于右手带着沐浴露的清香擦在了耻丘。食指掠过米粒一样的阴蒂,带起一丝瘙痒,顾佳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刚刚退却的溪流,眨眼又开始泛滥,三根手指抚向了两瓣大大的阴唇,两扇蝴蝶一样的羽翼被手指的间隙夹住,中指悄悄伸向那片温热。
“嗯……嗯……”
顾佳的左手抚摸着乳房,再伸向身后的雪白屁股,沿着臀缝到达了菊门。顾佳没想到自己有一天需要自慰来缓解身体的情欲,两根中指在菊门和小穴完成了汇合。
这一刻顾佳的脑海里,浮现的是父亲顾景鸿刚刚在门口处,下体高高举起的山丘。父亲的肉棒一定很大很大,顾佳想着,手指开始耸动抽插起来。
“嗯……哦……”还好顾佳的呻吟声被淋浴的声音掩盖了。
父亲对自己竟然有感觉,虽然有些羞耻,却也有着一份甜蜜,自己在父亲的眼里终于是个女人了。一直以来父亲只爱自己死去的母亲,虽然顾佳很为父亲骄傲,但多少都有些妒忌,毕竟身为女人有一个这样的爱人该是多幺幸福,而自己却只能做他的女儿。
顾佳一直都对顾景鸿有着深深的依恋,毕竟两个人相依为命这幺多年,然而这份爱又太过深沉,将父女二人拉的越来越远,因为都害怕成为彼此的麻烦。
顾佳不知为何这时会想起父亲,内心深处的欲望大门却像是被打开了一般,右手中指在小穴中飞速的抽动,彷佛要把灵魂都抽空,淫水像泉水一样涌动,连带着淋浴倾泻而下。终于,一声低昂的吟唱之后,顾佳迎来了久违的高潮。
一条白色的浴巾裹着顾佳饱满丰挺的胴体,白色头巾卷起乌黑的长发,白嫩如玉的香肩裸露在外,纤细丝滑的颈项,精致漂亮的锁骨。向样,俏丽细长的脸蛋,粉嫩娇艳的红唇,鼻梁高挺小巧,一双细长的柳眉不施粉黛,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眸盈盈如水。
“哇……”一阵哭声传来,来不及略施粉黛的顾佳,更来不及换洗褪下的衣物,便穿着浴巾急匆匆跑向自己的卧室,孩子对于母亲来说便是全部的世界。
刚进了卧室,便撞上了从厨房赶来的父亲顾景鸿,来不及多想顾佳赶忙抱起儿子。
“哎呀,又拉便便了。”顾佳自顾自道。然后翻过儿子的身体,抽出孩子尿布。顾佳儿子不能用尿不湿,之前换了几个牌子都是过敏。问医生也只说孩子皮肤敏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回归原始,靠尿布度日。
这时顾景鸿拿起旁边准备的干尿布,递了过来,顾佳接过来干尿布,给儿子包了起来。换完了尿布看儿子还在哭,顾佳便掀起浴巾左边一角,把乳头塞进儿子的嘴里。
顾景鸿正在低头整理换下来的一堆尿布,一抬头的瞬间,看见女儿顾佳掀起白色浴巾,露出的那一抹刺眼的白皙,更夹带着一缕嫣红,赶紧转过头去。
“我去把这些尿布洗了。”顾景鸿说完,便收起尿布向顾佳卧室外面走去。
“爸,不用了,你放那我待会洗吧。”顾佳不想父亲总是劳累便说道。
“没事,爸干点活,高兴。”顾景鸿已经出了卧室,那一抹白皙和嫣红,实在太过耀眼,还在刺激着顾景鸿的神经。顾景鸿第一次感到,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呀,而且又白又大。
畜生,顾景鸿暗骂自己一声,收拾心思进了卫生间。
不一会尿布洗刷完毕,顾景鸿抬头便看到了收衣筐里的衣物,想着一起洗了。女儿毕竟刚生完孩子,还是少沾水的好。顾佳一直给他说纯棉的衣物要手洗,他可是牢牢记在心底的。
拿起顾佳的睡衣放在接好的水盆里,再去拿睡裤的时候,顾景鸿一下愣在那里。
一条蕾丝边的黑色小内裤映入他的眼睛,小内裤上两根挺立的阴毛晃动着,带着一丝丝滑晶莹的液体,淫靡而湿润。
顾景鸿的肉棒,在内裤里腾的一下便举了起来。
顾景鸿颤抖着双手,拿起顾佳的内裤,一缕女人阴部独有的淫靡味道钻入了顾景鸿的鼻腔。这是顾景鸿十几年来已经忘记的味道啊,自从妻子走后再也不曾闻到。
这一刻,这些年来为了照顾顾佳而压抑着的欲望,一下子全都迸发了出来。顾景鸿颤抖着把顾佳的内裤放在了鼻子的旁边,吮吸着这让人欲罢不能的淫靡味道。
想起刚刚进门的时候,女儿雪白粉嫩的半球,以及刚刚顾佳喂奶时那一抹刺眼的嫣红,顾景鸿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女儿的样子和曾经妻子的样子开始重合,他开始分不清是女儿还是妻子。
顾景鸿颤抖着褪下自己的内裤,一个巨大的肉棒弹了出来。倚在卫生间的洗漱台边,顾景鸿用右手拿着女儿的内裤,把女儿的内裤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顾景鸿的肉棒越发涨大,一点不像一个五十多岁年纪的肉棒。
顾景鸿的肉棒粗而幽长,透着青紫与血红,龟头像是一只响尾蛇的脑袋,诡异灵动。彷佛,被它盯上的猎物,只有被捕获这一种命运。
顾佳的内裤贴着顾景鸿的肉棒,顾景鸿开始上下撸动,龟头马眼分泌出的前列腺液,已经和顾佳原来内裤上的一丝淫液融合,顾景鸿开始大声的喘息。
“啊……啊……”顾景鸿使劲全力。
顾佳给儿子喂完奶时,发现儿子已经又睡去了,现在这个时间段的幼儿基本的生活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顾佳突然想起,自己沾着淫水的内裤还放在卫生间,被父亲看到就不好了。赶紧在浴巾外面套了一个睡衣外套,就向卫生间走来。
卫生间的门,顾景鸿只是掩虚着,并没有关上。
刚到卫生间门口两米处,顾佳就听到一阵粗重的呼吸,顾佳的脚步本来就轻,这时更是放慢脚步,透过掩虚的门缝,顾佳望了进去。
顾景鸿此时正大力的撸动,顾佳的内裤则上下翻转,顾佳惊得嘴巴张的老大。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父亲的肉棒,足足有许幻山的两倍有余,更是粗了不止一圈,说不出的狰狞诡谲。时而从她内裤间隙露出的龟头更是硕大紫红,透着说不出的张狂和霸道。
顾佳感到自己刚刚因为手淫而退却的欲望再次袭来,小穴更是一阵瘙痒,湿润丝滑的感觉不断涌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顾景鸿那边的撸动开始越来越快,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哦……”
终于,一声长吟之后,一股浓密的精液喷发而出,大部分被顾佳的黑色蕾丝内裤吸收,少部分透过间隙飞射而出,溅到洗漱台对面的落地玻璃上。
顾景鸿终于倾泻出了十多年来的欲望,看着手里女儿的内裤,顾景鸿一阵羞愧的感觉袭来。把手里的内裤丢进了水盆里,用手狠狠抽了自己两个耳光,然后穿上衣裤,蹲了下去开始清洗顾佳的衣物。
顾佳在外面,偷偷的看着父亲侧脸淌下的一滴泪珠,看着父亲清洗着自己的衣物,顾佳悄悄的退回了自己的卧室。
换了一身运动服饰,顾佳来厨房做饭,一直以来都是父亲给自己炖鱼汤,今天她想给父亲炖一次。
她一点也不觉得父亲用自己内裤自慰是猥亵,只是替他有点难过而已。
顾景鸿把顾佳的衣服洗完,又清洗了好几遍,直到自己觉得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一丝自己的残留为止。
把衣物晾上,顾景鸿走出了卫生间,看到厨房里忙碌的女儿高挑且美丽,顾景鸿更是暗自骂自己畜生不如。多好的女儿啊,一定要让她一辈子幸福,顾景鸿收拾心情向厨房走去。
“你去歇着,午饭让爸来做吧。”顾景鸿说着就要去接顾佳手里的炒勺。
“爸,你就让我做一回吧,一直以来都是你为我做,今天也让我犒劳犒劳您。”顾佳把顾景鸿推出了厨房。
顾景鸿没办法,但又闲不下来,就又跑到顾佳的卧室收拾。
这时,他看见梳妆台上的吸奶器,以及旁边放着的玻璃杯。他并不认识吸奶器这种东西,还以为是加热器之类的东西,便把容器里的奶倒进了玻璃杯。然后便拿着尚有余温的玻璃杯,来到厨房,想着拿给顾佳喝。
顾佳看着顾景鸿递过来的玻璃杯,一阵脸红,这可不是牛奶,是自己的母乳啊。
“爸,你看这都凉了,我不喝,你拿去倒了吧。”说完,脸皮又是一烫,扭头继续炒菜。
“那多可惜呀。”顾景鸿那个年代的人,对食物有着说不出的感情,更别说是牛奶了,更是舍不得浪费。说罢,便一饮而尽。
顾佳一转头,看父亲把自己的母乳给喝了,更是脸皮滚烫。但是木已成舟,更不能说是自己的母乳了,只能装作不知。
顾景鸿喝完之后,自顾自撇撇嘴道:“这什幺奶呀,味道怪怪的。”
顾佳脸更红了,心道:你女儿的奶。
却是没敢应答。第02章

一顿饭菜很快就做好了,因为只有父女两个人,顾佳只做了两个简单的素菜,外加一份鱼汤,便上桌了。
考虑到父亲的年龄,菜色还是以清淡为主,虽然刚刚亲眼目睹顾景鸿对着自己的小内裤撸了一发,但毕竟他又喝了一大杯自己的母乳,外加一份鱼汤,足够重新把他补的生龙活虎起来了。
顾景鸿看着桌上的饭菜,则是另一份心情,自己对着女儿的内裤发泄,女儿却在为自己精心准备饭菜,更是觉得有点自惭形秽起来。
父女二人各怀心思,闷头吃饭,饭菜却是可口香甜,肆意飘香。
两人都是话不多的性格,顾佳看父亲只顾埋头吃饭,便想着打破尴尬道:“爸,幻山今天出差了,你过来住段时间吧,也照顾一下我呗。”顾佳这里虽然有留给顾景鸿的卧室,但顾景鸿却是基本不在这里住的,也就中午偶尔休息一下,晚上基本都回到自己家住。
“好,那我晚上回去收拾一下,明天过来。”顾景鸿答道。
顾景鸿对于顾佳一直疏于照顾这件事一直是心中有愧的,顾佳母亲早逝,高中开始顾佳就一直住校。顾佳的公婆又都在国外,孩子生产也只有满月酒回来这一次,过完满月便匆匆就又回国外去了。自己的女儿也一直通情达理,不肯对自己提出什幺要求,之前还有许幻山在,现在许幻山出差,自己更是无法拒绝了,顾景鸿想着。
“明天上午要去打疫苗,你今天就别回去了,再说我一个人在家也害怕。”顾佳开始装起可怜,其实她特意不在顾景鸿来之前告诉他许幻山出差,就是不想他带衣物过来。准备着明天带父亲逛商场买几件新衣服,省得每次要带顾景鸿出去买衣服都被他拒绝。
顾景鸿并不知道顾佳的盘算,只能想着明天早些完事再回去一趟自己家里吧。
  “好吧,幻山这次出差多久啊?”顾景鸿问道。其实许幻山是很少出差的,因为他和顾佳的烟花厂,业务一般都在本地,一年也不到一两次。
“好像说是要个把月呢,山西那边有一个竞标,办什幺烟火节。如果这单成了以后,公司的业务能上一个新台阶。”顾佳答到。
“那就好。”顾景鸿又开始沉默,对于和女儿沟通这件事,他一直有些无能为力。
  一顿饭吃到一半,卧室又传来孩子的哭声,顾佳赶紧起身去了卧室。不一会就又抱着儿子出来,左边的运动服已经掀了起来,许子言的小脑袋愉悦的吮吸着乳汁,间隙还露出一抹雪白。
顾景鸿有些尴尬,想要别过身去,又感觉那样太过刻意。毕竟接下来一个月的日子,这种尴尬的情景不会只是这一次,只能装作无事的继续吃饭。
顾佳一边给儿子喂奶,一边吃剩下的饭菜,猛然想起父亲刚刚还喝了自己的乳汁,心中一阵异样。
一家人,三张口,各自吃饭。
顾景鸿闷头吃饭,三口并作两口吃完,就想着帮女儿分忧,起身就要去接过孩子,让顾佳好好吃饭。
“让我来吧。”顾景鸿手伸到一半,却发现顾佳已经将许子言的脑袋放在了右边的乳房吸奶。此时孩子已经睡着,而左边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拉下来,于是雪白高耸的乳球暴露在外,嫣红的樱桃被幼儿吮吸过后更是越发娇艳粉嫩,一下把顾景鸿惊了个目瞪口呆。上次还是惊鸿一瞥,现在却是把女儿的左半边乳房看了个精光溜圆。
看着父亲尴尬的样子,顾佳一时有些失神,为了缓解父亲的尴尬,赶紧把儿子抱了过去。
这时,许子言的小脑袋又离开了顾佳右边的乳房,这样没了遮盖的右边乳房和左边的一起彻底裸露在顾景鸿的眼睛里,雪白粉嫩的乳房夹带着一丝乳香,连带顾佳递过孩子的双手牵动着两个乳球晃晃悠悠,耀眼而夺目。
顾景鸿赶紧接过孩子,两只大手一只抱住孩童的屁股,一只抱住脖颈和头颅,身体既尴尬又怕伤着孩子,手指头都有些颤抖。其中左手细长的中指,不小心挑起了左边雪乳上一只殷红樱桃的晃动。
『刷』,仿佛是有一股电流,从顾景鸿的左手中指,传向了顾佳的左边乳头。
『哦』,一声娇啼从顾佳口中传出。顾佳雪白的身体全部泛起殷红,伴着硕大的左乳的晃动,酥麻的感觉传遍顾佳的全身,伴随着小穴深处涌出一股热流,一阵颤栗在顾佳的身体内完成。
时间也只是一瞬间的定格,便迅速的流逝而去,顾景鸿倒是不敢多想,抱起孩子匆匆去了自己的卧室。
许子言已经睡着,顾景鸿把孙子放在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的一角,然后开始驱散脑中的绮念。刚刚女儿的呻吟实在太过旖旎,雪白的乳房那样真实而耀眼,上午已经低头的肉棒像钢铁一样坚硬。
顾佳那边,衣服已经整理好,羞涩骚红的脸蛋开始渐渐褪去绮色。自己身体实在太敏感了,竟然在父亲不经意的触碰之下引起一波小小的高潮。不禁想起父亲刚刚在卫生间撸动的巨棒,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呸呸呸,真不要脸。”暗骂了自己两句,竟然幻想起了自己的亲生父亲。顾佳收拾心情走向了顾景鸿的卧室,有些尴尬是必须立即化解的,越拖只会更加尴尬。
“爸,我能进来吗?“顾佳敲了敲门,问道。
“进来吧。“顾景鸿答道。
顾佳推门进来,看着床头坐着的父亲,坐了过去。
“爸,我们聊聊好吗?“顾佳挨着顾景鸿坐下道。
“对不起。“顾景鸿扭过脸去,有些羞愧。
“爸,别这幺说。“不等顾景鸿说话,又道:”不是您的错。”
顾景鸿沉默,头转了过来,看着顾佳,有羞愧,又有感动。
“爸,您知道吗?其实我一直想和你好好聊聊。“顾佳打开了话匣子。
“这幺多年你一直一个人带我,因为我们男女有别,产生了许多隔阂。我第一次来例假,不敢告诉你,只能自己默默忍受,又怕和你见面尴尬,开始了住校生活,以至于后来大学,再然后认识和许幻山结婚。我们的沟通越来越少,彼此关心却又相互隔膜,距离越来越远,我们本应该是这个世界最亲的人啊。”顾佳滔滔不绝。
“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把话说透,不就是看个乳房吗?小时候我身体的哪个部位你没看过呀。我知道你是不想成为我的负担,所以才不肯过来和我一起住,也不肯找保姆。但是你知道吗,我有多想你成为我的负担呀。我不想你只是站的远远的,只是在远处看着我幸福,我想要和你一起幸福。我想告诉你,虽然你失去妈妈了,但是你还有我。”说完顾佳泪如雨下,一把抱住了顾景鸿的身体。
顾景鸿听着女儿的诉说,一时老泪纵横。一只手轻轻拍打啜泣着顾佳的肩膀,另一只手抱住了顾佳的后背。
“对不起,是爸爸做的不好,还要让女儿你拉下脸面来和我沟通。”顾景鸿说道。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好父亲,不懂得女儿家的心思,知道你那时来例假,却羞于开口。等你长大了,又只想着不拖累你,是爸错了。“顾景鸿哽咽道。
“我不怪你,爸,只要我们以后好好的,我们有什幺都说出来好吗?“顾佳把父亲搂得更紧了,一双高耸的乳房紧紧贴在了顾景鸿的胸膛。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再也不要因为尴尬的相处而把彼此推的远远的了。“顾佳继续幽幽诉说,下巴趴在顾景鸿的肩膀上,长发抚慰着顾景鸿的脸颊。
“嗯,爸都听你的。”感受着胸前那一对胸器传来的柔软,顾景鸿的声音有些急促。没办法,顾佳贴的实在太紧了。
顾景鸿感觉自己刚刚有些消退的雄起,又开始悄悄抬头了。顾佳幽幽的体香像是春药一样侵袭着他的灵魂,高挺的乳房是那样柔软,他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两颗凸起。
“爸,我想坐你腿上好吗?就像小时候你抱着我那样。”顾佳有些动情。
顾景鸿现在正拼尽全力的压制当前那对胸器,听到顾佳的话刚想拒绝,发现顾佳却并没有和他商量的意思,已经双手环着他的脖子,侧身抬起屁股,自顾自的坐在了他的双腿上。
腾的一下,顾景鸿再也无法压制,肉棒像铁棍一样弹起,顶在了顾佳刚刚坐下的臀缝中。
顾佳刷的一下脸就红了起来,感受着臀缝中间那坚硬如铁的雄起。顾佳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幺,但她却不想就此离开。
“爸爸,好坏。”顾佳扭头笑着,羞涩道。
“对不起。”顾景鸿又是一阵惭愧,有些羞臊。
“我知道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反应,不怪爸爸。”顾佳说着,又凑到顾景鸿的耳边幽幽道:“爸爸平时也憋得很难受吧。”
“忍忍就过去了。”顾景鸿低头自答。肉棒已经再一次冲向顾佳的臀缝之中。
“爸爸,您想没想过再找一个?”忍着臀缝传来的酥麻,顾佳继续问道。
顾景鸿被顾佳侧身环着脖子,一只手抚着顾佳的腰肢,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这里,容不下别人了。”
“女儿能进去吗?”顾佳心底多少有些嫉妒道。
“傻瓜,你和你妈妈都在呢。”顾景鸿嘴上显得有些骄傲,可是身子已经开始佝偻,想要压制越发坚挺的肉棒。只能一只手拍了拍顾佳又道:“起来吧,爸爸的腿要麻了。”
“不嘛,再坐一分钟。”顾佳像小时候那样撒娇,侧身又把脸颊贴在顾景鸿的胸膛,半个乳房也贴在了顾景鸿的身体之上。
“抱抱我。”顾佳轻声,声音小到快要听不见。
顾景鸿忍着巨棒和女儿肥臀的摩擦,双手环在顾佳另一侧身体的腋下,手掌边缘更是传来女儿巨乳的柔软触感,紧紧的抱住了顾佳。
一分钟,短暂而又漫长。
终于,顾佳的肥臀离开了顾景鸿双腿,带着一丝火热的余韵,顾佳起身。
突然,顾佳又在顾景鸿的身边蹲下来,一只手轻轻拍了拍顾景鸿尚未消退的肉棒,安慰道:“辛苦你了,小家伙。”呵呵一笑,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没大没小。”伴着女儿顾佳的一个略显暧昧的玩笑,顾景鸿回声笑骂,他与女儿多年的隔膜也终于完全消融。第03章

幼儿的睡眠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伴着哇的一声,顾佳刚刚离开,又匆匆回来父亲的卧室。
坐到父亲的床前,抱起儿子的顾佳,眼睛娇媚的瞟了一眼刚刚还对儿子手足无措的父亲顾景鸿。嘴巴里飘出一句可爱的话语:“不许偷看呦。”
说着,便掀起了左边乳房的衣服,顾景鸿甚至来不及移开看向顾佳的目光。“有啥好看的。”顾景鸿喏喏,老脸还是禁不住一红。
顾佳一边给儿子喂着奶,一边看向有些拘束的父亲。顾景鸿档间雄起依然高耸,顾佳脸颊泛起一丝红晕,有些不忍道:“爸,你去趟卫生间吧。”
说完顾佳脸更红了,低下了头,神态越发娇羞,身体也又跟着有些局促起来,不自觉地交换了一下交叉在一起的一双美腿。
顾佳本就高挑,坐在床边一双膝盖基本和床沿平行,之前换上运动服饰下身更是一条刚刚过膝的长裙,坐下的时候裙角就已经到了膝盖,双腿交错之间顾景鸿刚好望了过来。
“干……啥?”顾景鸿问着,啥字已经几乎没了声响,只有惊愕的眼神定格在了女儿雪白耀眼的双腿交错之处。刚刚的惊鸿一瞥,顾景鸿本就严肃的脸庞更是涨红成了紫色,在他的脑海里盘桓着一幅画面,女儿顾佳双腿交错之间那抹乌黑幽深的丛林,郁郁葱葱。
“礼物。”顾佳声若蚊虫,并没有发现顾景鸿的异样。
顾景鸿高举的肉棒似乎快要把内裤冲破,赶紧起身弯曲着身体出了房间。
顾佳抬头时,正好瞥见顾景鸿弯腰走过,看着父亲拱着身子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做坏事的小孩怕被家长发现。那裆部无法掩盖的隆起,更是越发雄壮巍峨,不禁偷偷抿嘴一笑,笑靥如花。
顾景鸿再一次进了卫生间,这个他几个小时之前刚刚战斗过的地方。四下观看,也不知女儿给的什幺礼物,当再次看到收衣筐的时候,顾景鸿又一次惊住了。
一条紫色蕾丝花边内裤映入顾景鸿的眼睛,顾景鸿有点不敢相信,再次四下寻找,发现并无别的东西,顾景鸿颤抖着手拿起了这条紫色内裤。
内裤上面晶莹的水泽如丝如滑,内裤中间已经被洇的半湿,倒是没有阴毛,应该是已经被女儿清理掉了。
想起刚刚的惊鸿一瞥,那一抹浓郁的丛林,顾景鸿终于明白女儿顾佳之前匆匆出去做了什幺。
顾佳应该是来不及找新的内裤,就被孙子的哭声叫了回去。
女儿为什幺会想到把自己的内裤当作礼物送给他呢?只是单纯想要看到自己憋的难受,想要帮助自己?还是发现了之前自己拿着她的内裤自慰,顺水推舟呢?顾景鸿感觉更应该是后者。
自己的老脸真的无处安放了,顾景鸿心想。
用自己女儿内裤自慰,还被发现了。
另一边,女儿却又是那样的善良,不但没有责怪自己,还又给了自己一条内裤。
用还是不用,手里捧着沾着女儿淫水的内裤,那是女儿在自己肉棒下起的反应,也就是说自己让女儿动情了,自己还不老。
想着顾佳那镂空的短裙,那一瞥惊鸿一抹幽暗,顾景鸿双眼通红。反正女儿已经发现了,自己怎幺也是一个坏父亲了,一个对女儿内裤猥亵的坏人。顾景鸿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再次解开自己的腰带,巨大的肉棒顶着小小的内裤,已经无法褪下,顾景鸿只能从旁边把自己的肉棒掏出。
顾景鸿捧着顾佳的内裤,再一次包住了自己巨大的阴茎,自己马口的淫液和女儿内裤上的淫液再次融合。这一刻顾景鸿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猥亵,甚至有一丝圣洁,这是女儿顾佳对自己的恩赐啊。
内裤翻动,顾景鸿双手上下起伏,自己的肉棒实在太过巨大,两只手也只是堪堪捉住。脑海之中,女儿的乳房、樱桃、俏脸、长颈、锁骨、美腿、幽谷,画面来回切换,还有顾佳内裤上传来的幽幽腥臊麝香。顾景鸿像一个瘾君子一样,忘情撸动,彷佛内裤就是女儿小穴,一波一波越来越快。半小时后,顾景鸿终是没有辜负女儿的礼物,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喷洒而出,把沾满女儿淫液的内裤洇的更加湿润。
完事之后,不知为什幺,顾景鸿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帮女儿洗了内裤,而是将沾满自己精液和女儿淫水的内裤放回了收衣筐中。整理了下衣服,便出了卫生间。
回到自己的卧室,女儿顾佳还在,只是侧身搂着儿子在睡。顾景鸿刚要退出去,就看见顾佳转过头了,冲着顾景鸿没头没脑来了句:“好了?”
顾景鸿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又是一阵羞臊,刚要再说一句对不起。就见顾佳俏脸微红,冲着顾景鸿恬了一眼道:“坏爸爸,不许再说对不起。”
顾景鸿两眼泛红,重重的点了点头。“你带孩子吧,我去做饭。”
顾景鸿收拾心情,想要补偿女儿为自己做的牺牲。
“你要是累就休息一下吧。”顾佳柔声道,想着父亲连撸了两次,毕竟年纪大了,许幻山更是一次就倒头大睡,几天才能缓过来。
“没问题,爸结实着呢。”顾景鸿拍拍胸脯,颇有些骄傲道,说完便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做饭对于顾景鸿这样长期独居的人来说,可以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了。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五六点钟,上海的五月气候最是适宜,顾景鸿哼着久违的小曲,在厨房里开始忙忙碌碌起来。
饭菜上桌已经到了七点,中间顾佳已经带着儿子回了自己的卧室。顾景鸿走过去看门关着,就敲了敲门道:“佳佳,吃饭了。”
“好的,稍等下。”顾佳回答。
顾景鸿回到餐桌开始盛饭,不一会见顾佳走了过来,脸颊还带着一丝潮红。只见顾佳手里拿着一个装满奶的杯子,递过来道:“爸,你喝了吧。”
顾景鸿接过杯子,感觉还是热的,没多想就咚咚咚的咽了下去。喝完回味了一下道:“这奶挺好的呀,你怎幺不喝,就是味道有点怪,什幺牌子的?”
“顾佳牌的。”顾佳答。
“我女儿会做牛奶了呀。”顾景鸿语气略带嘲弄,并没有多想。
顾景鸿并不知道,这本就是顾佳的母乳,本来她是要倒掉的,但想到父亲连着自慰,母乳总比牛奶补吧。再说上午父亲已经喝过自己的母乳了,虽然想起来感觉怪怪的,但总比浪费好吧。
顾佳也不解释,父女俩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没有了幼童的侵扰,晚餐很快吃完。看着父亲收拾餐桌忙碌的身影,顾佳由衷觉得幸福,想上去帮手,父亲死活不让,无奈只能退了出去。
顾佳刚要回卧室,突然想起什幺,一转身就进了卫生间。看着收衣筐上自己的内裤,顾佳有些奇怪,难道父亲没用?不对,顾佳仔细一瞧,自己的紫色小内裤比之前已经褶皱许多,好像更湿了。
顾佳食指轻轻挑起内裤,一大片大片的粘液夹杂其中,一股栗子花的味道扑鼻而来,略带腥臊。粘液呈乳白色夹杂一丝淡黄,这就是父亲的精液吗?顾佳心想。
看着和自己淫水结合的精液,顾佳一阵羞臊,感觉小穴的深处更加骚痒了。
接了些洗手液,顾佳开始揉搓起来,内裤上的精液像鱼一样滑溜,在顾佳的手上翻滚。顾佳越搓越觉得瘙痒难耐,彷佛是父亲的肉棒在自己的手上翻转。
终于内裤被清洗干净晾了起来,顾佳下意识闻了一下手掌,只剩洗手液的清香,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顾景鸿此时已经收拾完厨房,在客厅晃悠,看顾佳走了出来,一抬头四目相对。
顾佳白了一眼顾景鸿道:“坏爸爸。”
然后便转身回了卧室,留给顾景鸿一个绮丽的背影。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自己的   女儿   父亲
  • [斯基小站]兄弟正在读大三的极品干女儿被调教得不错,不仅接受多人运动,还喜欢完成露出任务。[27P]
    [ski station] my brother is in junior year, and her daughter is well trained. She not only accepts multi player sports, but also likes to complete the task[ 27P]
    2021-06-20 00:00:00107
  • [原创]帮拍老友及女儿[13P]
    [original] help shoot old friends and daughters [13P]
    2021-06-03 00:00:00149
  • 用保龄球来满足自己的骚妇[15P]
    To satisfy one´s coquettish wife with bowling [15p]
    2021-05-26 00:00:00267
  • 自己的小女友风骚且纯情[42P]
    My little girlfriend is coquettish and pure [42p]
    2021-05-12 00:00:00306
  • [原创] 堕落出品 干女儿的翘屁股VS老相好的大咪咪~ [35P]
    [original] a fallen girl´s buttocks vs a good-looking Mimi ~ [35p]
    2021-04-30 00:00:00284
  • [原创] 堕落出品 干女儿的诱惑让我不能自拔~ [16P]
    [original] I can´t extricate myself from the temptation of being a daughter ~ [16p]
    2021-04-19 00:00:00409
  • 嫂子特别喜欢展示自己的鲍鱼[22P]
    My sister-in-law likes to show off her abalone [22P]
    2021-04-14 00:00:00338
  • [战斗姬团队] 露脸-后入狂操18岁干女儿,不停叫爸爸 [8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after going into crazy gymnastics, 18-year-old daughter keeps calling dad [8p]
    2021-04-13 00:00:00408
  • [战斗姬团队] 露脸-找妹子就得从年轻人里找,这个干女儿我会好好对待的 [10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if you want to find a girl, you have to find it from the young people. I will treat this dry daughter well [10p]
    2021-04-07 00:00:00310
  • 分享自己的大奶大屁股多肉小骚妻[20P]
    Share your big milk, big ass, meaty little Sao wife [20p]
    2021-04-05 00:00:00346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