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urban legend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都市传奇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4-30 10:15: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一章
飞机平缓地穿行在云层间,朦胧的夜色下,一座灯火辉煌的城市,出现在前方不远处。
华夏首都,燕京。
林飞透过玻璃窗,目不转睛地盯着下方这座无比繁华的城市,难掩心中激荡的情绪。对这座无数人向往的城市,林飞对它的感情复杂得连自己都说不清。
记忆中,那个最是疼爱自己,美丽优雅的母亲,便住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地方。那个父亲无论怎幺求也不肯说出名字,让父亲生受十几年仍无法痊癒之伤,并生生把他的幸福家庭拆散的神秘敌人,同样藏在这里面。另外,他的前女友当年接受了家族的安排,跟林飞分手后,听闻也一直住在燕京。
这是林飞一直想,又不愿前往的地方。但今天,他终于来了。
因为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把那本无名秘笈练至最高层,武功今非昔比,比父亲当年巅峰时期还要强横三分,这是他敢独自前往燕京的最大底气。
一想到太平洋的彼岸,瘦弱憔悴的父亲,林飞心里就一阵愤恨。
那个神秘敌人留在父亲体内的黑色劲气,传说中失传百年的黑龙之牙,这种狠毒的武学功法,会令伤者的真气日渐萎缩,令其武功飞快倒退,并加速衰老。伤势发作时,更会痛苦不堪。从那时候起,父亲已经被折磨了整整十五年了。能救他父亲的,只有华夏红墙内的三位供奉之一,神秘莫测的华夏道尊,夏清云。
林飞必须得请动道尊为他的父亲医治,他不愿父亲年复一年地承受着痛苦,哪怕可能会遇上可怕的对手,他也毫不畏惧。至于如何见到道尊,并说服他为父亲医治,林飞暂时还没想好对策。
他虽长期生活在国外,但对华夏了解不少。特别是父亲往日所说的各大世家,以及许多有名的内家高手,他更是耳熟能详。然而华夏卧虎藏龙,隐藏的高手不计其数,道尊更是整个华夏道门精神上的领袖,不知多少人想见其一面而不可得,极度神秘,林飞不会痴心地妄想可以轻易见到他。他打算先在燕京住下,再想办法搜集有关道尊的一切资料。
忽然,飞机内的一声尖叫,紧跟着一声枪响,打断了林飞的沉思。
劫机!这个念头刚起,飞机已经乱成一片。
这架客机的机舱中间有帘子隔着,前半段的尖叫声和吵嚷声,此起彼伏,间中还伴随着数声枪响。林飞所处的这后半段稍好,只是乘客们显然已经方寸大乱,向后挤冲的,向桌椅下躲的,一时间也开始朝着混乱发展。
林飞已经站了起来,刚要有所动作,眼睛便锁定前方仅数排之隔的一个黑衣男子。
男子约三四十岁,华夏人种,个子十分高大,与其他惊慌失失措的乘客不同,此人十分的冷静,他吸引林飞目光的地方,便是他正面向众人,一只手正伸进自己的怀里。
男子的手刚伸进怀中,便愕然地发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帅气青年,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身前。
这人,是什幺时候……
来不及多想,男子眼中凶光一现,就在有所动作,只听见两声沉重的闷响,四周的乘客愕然发现,一个帅气的青年,一眨眼的时间就把一个中年男子给打昏在地。
这时,林飞过人的耳力发觉到了异常。
帘子外,机舱的前半段,忽然间变得十分安静,只有众人急促呼吸声,以及,黑色的帘布后,一道悠长且均匀的气息,若隐若现。
林飞谨慎了起来,他直觉帘布后面的人,是一个高手,气脉悠长,显然真气充沛,就是不知练的是何种武功。对方显然也察觉到这边有高手存在,不敢冒进,正在静待出手的时机。
林飞无声无息地来到帘布前,悄悄地提聚真气。
换作别人,哪怕是以速度见长的燕京身法第一人鹰王何峰,也做不到林飞此刻这样。林飞所练的那本无名秘笈,连出身江南大族的父亲,看了都震惊不已,直呼这是本绝世秘笈。寻常高手,只要身形移动,即使可以作到踏雪无痕,身形如风,也没办法消除移动时空气的流动声。
但林飞可以,他的功法讲求与天地融合,移动时迅若疾风,依然可以做到无声无息。若是林飞现在肯去当杀手,肯定是最顶级的杀手。
林飞已经完全感应到对方的位置,他的气机更是将对方完全锁定,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方是个女人,一个个子高挑的女人。
心中冷笑,对方刚才的行为,压根就是恐怖袭击,就算对方是女人,林飞也不打算手下留情。
帘布在一瞬间被他运功震碎,紧接着,林飞化作一道幻影,先发制人。
一个长得千娇百媚的绝色美女,映入林飞眼帘。此女娇美中带着英气,身上穿着蓝色的套裙,修长匀称的美腿包裹着肉色丝袜,脚上则是月白色的细根高跟鞋。然而此时她脚上优雅的鞋尖却化作锋利的利刃,如狂风暴雨般往林飞的头部招呼,毫不在意她所穿的短裙此刻有走光的风险。
饶是起初被她的美色所摄,稍为失了神,但林飞还是越打越是惊讶。
他先发制人没能一鼓作气地拿下这美女不说,后者的攻击手法,并非什幺高深的招式,反而是简单犀利的攻击技法,但却屡屡挡住了林飞精妙的进攻。
如果说林飞只是惊讶,那幺徐颖的心情则复杂得多。
她虽是天之娇女,出身高贵,但却天资极为聪慧,有名师精心教导,从小又刻苦修炼,即使进入警界高层,也从未有一刻放松。她的武功莫说在家族里,便是放眼整个燕京年轻一代,能超过她的人屈指可数。因此她一向是眼高于项。
然而此刻,她第一次对命运的安排产生怨恨。皆因眼前这英俊帅气,又格外强大的青年,有着一种吸引她的难言气质,让她产生了心动的感觉。然而对方偏偏是她的敌人,一个危险至极的可怕敌人。
两人在机舱内大打出手,浑然不顾周围乘客们震骇欲绝的目光。
就在这时,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来不及跑开,陷入了极危险的境地,当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林飞一掌已经击出。
林飞只见眼前一花,那美女竟舍下自己,转身将身旁的小女孩紧紧抱在怀里,侧着身子竟是打算直接用身体硬接林飞的攻击。
这个时候,林飞哪还不清楚这一切是个误会,以那些恐怖份子动辄开枪杀人的冷血,遇上这种情况,不拿这小女孩当挡箭牌才是怪事,更别提反过来保护她了。
于是,林飞拼着真气逆行的危险,硬生生地收住。
手掌终于在距离那美女精致的面部仅毫厘处停住。
那美女似乎很是意外,转过脸来,滑嫩的感觉从手心传来,林飞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那美女似乎也发现眼前的情况是个误会,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注视着自己好一会,秀美英气的脸上忽然微微一红,令其增添一丝妩媚。
莫说周围的乘客,就连林飞都感到心跳加速了起来,这美女的容貌之出色,真是世所罕见,除已经分手了的初恋女友外,林飞找不到第二个在容貌上可与之媲美的人。
“真是抱歉,冒冒失失地认为小姐是那几个不法份子的同伙,还差点伤了你,这里向你道歉。”
“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先生见义勇为之举,应该大力表彰才对。”
与她的外貌相符合的是,她的声音柔软又好听,入耳如天籁之声,让人觉得听她说话是一种享受。
这时,一名警卫人员过来,小声地向她报告说:“已经把事件向地面报告,这三个人已经被我们的人看守着。”
徐颖说道:“地面有什幺指示?”
警卫人员回答说:“上头指示由您全权安排。”
徐颖点点头。
她转身向林飞说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徐颖,燕京人士,不知先生贵姓?”
“我叫林飞,徐小姐不必见外,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不知有什幺地方可以帮到徐小姐呢?”
徐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现在机上不知还有没有不法份子隐藏着,离飞机降落也快了,所以我想劳烦林飞你帮忙作警戒。”
林飞很爽快地答应:“没有问题。”
徐颖走后,林飞暗忖这个绝色美女的来头不小,从刚才那名警卫人员对她的恭敬,便可见一斑。他思索着,或许应该想办法要到徐颖的联系方式,对他的燕京一行,可能大有帮助。
飞机缓缓降落,机场周围已经被大批荷枪实弹的特警包围,毕竟,在华夏本土,特别是帝都燕京出现恐怖份子劫机,绝对是个大事件,这样的阵势不出众人意料。
一系列严格的检测后,大部分乘客都被允许离开,当然,并不包括林飞。
在飞机上,林飞击晕了一名恐怖份子,又和徐颖交手,整个过程有太多人目睹,因此他被单独地带走审问。
“姓名。”
“年龄。”
“住址。”
“家庭成员。”
“职业。”
“来燕京做什幺。”
“你的一身武功,从哪学来的。”
面对国家机器,一系列例行的问题,林飞都小心地回答。
审问他的是两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察觉出林飞的谨慎,其中一人笑了笑,对他和气地说道:“放轻松点,这只是上头安排的例行问话,问完了你就能走了。”
另一人更是以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能不放吗,小徐刚才可是威胁,我们要是胆敢刁难你,她就拆了我们两人的骨头。”
“哈哈,小伙子有前途啊,你可是第一个让小徐这幺紧张的人哪,加把油啊!”
林飞先是听得有些莫名其妙,紧接着,他陡然反应过来,小徐应该就是徐颖。下了飞机后,他还奇怪一直没看见徐颖的身影,原来她是警方的人。她紧张自己,莫不是对自己有好感吧。
两人又例行问了一些话,这时其中一人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之后,望了望林飞,忍着笑意说了几句才挂断。
“行了,小伙子,你的那位又来催我们了,程式也已经完成,你可以先走了。”
出了警所,林飞便望见一辆白色的跑车停在警所旁,车窗摇下,果然是徐颖。
她的脸上带着笑意,看着林飞说道:“还愣着干什幺,上车呀。”
林飞上了车,笑着说:“刚才多谢你了,不然的话我恐怕没那幺早出来。”
“哪里的话,你帮忙制服了恐怖份子,要是还被关起来审问,那岂不寒了人心。去哪儿,我送你。”
“我刚来燕京,暂时还没落脚的地方,你送我到最近的酒店就可以了。”
“好,那你坐稳了。”
此时近距离跟徐颖相处,林飞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再看她开车时温婉安静的模样,不禁怦然心动。自从三年前和女友分手,林飞便心伤透彻,忘情于武道的修炼上,已经很久没有对一个女性动过心了。
而徐颖拥有绝美的容貌,出众的气质,窈窕诱人的身姿,虽认识的时间很短,却明显对他关心,这一切加起来,足以让林飞动心。而且,她也相当的厉害,在飞机上出脚又狠又辣。心中一动,目光落在她套裙下两条修长的美腿上。她的腿浑圆修长,套着肉色的丝袜,看样子徐颖平常很注意保养,在车内朦胧的灯光下,显得性感十足。
这样的一个美女,拥有她绝对是上天的恩赐。林飞自然对她有想法,却生怕自己在某些方面唐突了她。
徐颖开的虽然是跑车,车速却很慢,两人在车里很自然地聊了起来。
很快,林飞了解到,徐颖年纪轻轻却已经是华夏二级警督,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再联想到她过人的身手,林飞猜测她的身后定然是一个大家族,只有这些大家族,才有庞大的资源可向她倾斜。
就在这时,徐颖突然向他问道:“对了,林飞,你有女朋友吗?”
林飞神情一黯,接着微笑说:“以前谈过一个,后来分手了,之后便没有了。”
他刚想反问徐颖有没有男朋友,却发现她正看着自己,笑着说:“那太好了,你能做我男朋友吗?”
“嗯?什幺?”林飞瞪大了双眼。
徐颖有些不好意思地捂着嘴,说:“啊,不是不是,我指的是你能不能暂时假装当我的男朋友。因为我家里的原因,妈妈总逼着给我介绍物件,我不想听从他们的安排,嗯,我知道这个要求可能很过份,如果……”
林飞算听明白了,心中虽然有些失望,却是微笑地说道:“这是我的荣幸,虽然只是假的男朋友,但不知有多少人想当。”
见林飞答应,徐颖显得很开心,就连语气也带上些许撒娇意味。
“太好了,那就这幺说定了,明天我叫人帮你找套房子,你就不用老是住酒店,另外过几天我要参加一个聚会,你是我男朋友,到时候可得陪我一起去。”
“没问题,酒店到了,我先去了,哦,别忘了得把手机号告诉你。”
徐颖顺手接过他的手机,把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递给他的时候,说:“号码我已经输好了,明天我会找你的。嗯,还有,这是女朋友给她男朋友的。”
说完,徐颖凑到林飞的脸旁,香唇在他脸上印了一下。
林飞呆了一呆,如果只是假装当她的男朋友,那根本没有必要亲他,惟一的解释,就是她根本就是要林飞当她真正的男朋友。望着她红晕的俏脸,林飞心中一动,左手抚上她的侧脸,重重地吻在她的香唇上。
徐颖的双手立刻搂住了林飞的脖子,和他热烈地接起吻来。
两人在车内足足吻了将近十分钟,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嘴,徐颖抬头望着他,俏脸红晕,美目仿佛要滴出水来,模样说不出的可爱。林飞看得心头火起,又重重地吻了下去。
这一回,两人又是湿吻,又是舌吻,你来我往,好不愉快。惟一一点缺憾便是徐颖的吻颇为嫺熟,显然她以前曾和别的男人这般热吻,不过细想也正常,像徐颖如此出众的美女,没有和男人接过吻才是奇事。
当两人唇分时,徐颖已经是娇喘连连,紧紧搂着林飞的脖子不肯松手。两人的关系,经过甜蜜的热吻,火速地拉近。
林飞摸着她通红的脸,柔声说道:“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徐颖横他一眼:“若是不做你女朋友,我怎会跟你接吻呢。”
林飞心中大喜。
和初恋女友分手后,他一直忘不了她,之后虽有好几个出色的女人对他有意思,但他都没有接受。徐颖是他除初恋女友外,第二个动心的女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两人均对彼此一见钟情。他凑到徐颖耳边,悄声地说道:“今晚留下来陪我,好吗?”
徐颖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柔声说:“我也想啊,可是这两天不行,你也知道今晚出了这样的事,这两天我恐怕会比较忙。你放心吧,明天我找人帮你租套房子,这样有时间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那我先走了,路上开车小心点。”
“嗯。”
两人又甜蜜地吻别,直到林飞走远,回头望去,徐颖才依依不舍地驱着车子离开,不由微微一笑,想起才刚踏上燕京的土地,便交了如此漂亮的女朋友,这样的运气真是说出去没人相信。
在酒店里,林飞吃过晚饭,接着打坐练功,按照无名秘笈的运功路线运转真气,运转了十二周天后,已经是淩晨两点,林飞洗了个澡,便准备上床休息。这时,手机收到了来自徐颖的资讯。
她问的是林飞睡了吗,林飞立刻回复她刚打算上床休息。没过一会儿,手机响了,林飞拿起来一看,差点笑喷。只见上面赫然出现四个大字:老婆大人。这自然是徐颖输入自己号码时干的,没想到她也像寻常的小女生,有如此好笑的行为。
热恋中的男女,行为大多都是不正常的,这一通电话,两人居然足足打了近两个小时,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那样,直到徐颖说手机快没电了,两人才依依话别,挂了电话。
徐颖的动作非常快,第二天中午,她就帮林飞在市中心一个高档社区里,租好了一套百来平方的房子,而且家俱一并俱全,可以立即入住。
到了傍晚时分,徐颖更是抽出一些时间,陪着林飞到商业街,精心地为他挑选衣服。从上衣到裤子,从袜子到内裤,温柔细致又体贴的模样,不知羡煞多少旁人。特别是周围的男同胞们,望着徐颖精致的面容,圆润的胸脯,套裙下那对诱人的丝袜美腿,对林飞的艳福表示狠狠的羡慕忌妒恨。
购物结束后,徐颖开着车子,载着大包小包离开。
由于徐颖晚上还要工作,因此两人吃过晚饭,便分开。林飞步入一条无人的小巷子,便发现阴影中隐藏着一个人。
林飞冷然道:“出来。”
一个晚上却还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看着林飞,语气森然:“我替一个人来给你带句话,二十四小时内,滚出燕京,留你一条小命。”
“哈。”林飞看着他,没有生气,反而淡淡地说道:“你信不信,一分钟内我可以取你的性命?”
男人脸色一沉:“我话说完了,怎幺决定是阁下的问题了。”男人一个闪身,消失不见。
林飞懒得去理这莫名其妙的人,他现时的武功虽说不能在燕京横着走,但谁想动他,肯定要付出惨痛代价。即使遇上红墙内武功最高的那几位,林飞虽然不是对手,却自信有办法全身而退。
不过令他奇怪的是,他刚来燕京,初到乍来,别说惹到什幺人,就是认识的人也没几个,是谁要他滚?更扬言不滚就要杀他?
思来想去,莫非是因为徐颖?第二章
这件事,林飞打算等徐颖来了问一下,他也没怎幺放在心上,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霓虹酒吧,位于燕京城南繁华地带,其定位高端,加上服务好,不少社会上流人士经常光顾。林飞来到酒吧时,里面正放着柔和的音乐,环境颇爲幽雅。
林飞在酒吧里扫了一遍,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接通后,耳边一把女声传来:“小飞,二楼。”
林飞来到二楼,望见那熟悉而温柔的目光,微笑地来到女人的身旁:“姐,好久不见了,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林雨虹挽过林飞的臂膀,惊喜地上下打量着他,说:“嘴真甜,小飞,你变得好帅,姐都快认不出你来了。”
重逢的惊喜过后,林雨虹看了看四周,挽着林飞,小声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来到一间雅致的小房间,她招呼林飞坐下,接着爲他倒了杯咖啡。
两人聊了一会近况后,林雨虹便进入正题。
“小飞,原本我是不同意你来燕京的,但我听二叔说了,现在的你比二叔当年巅峰时还要强,想来也有自保的能力,我在燕京这些年收集到不少情报,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会详细地告诉你。”
林雨虹年长林飞四岁,在林飞五岁那年,林飞的父亲林意行,被那神秘的敌人所重创。林意行的兄长,江南林家之主林意龙赶来时,见亲弟重伤昏迷,盛怒下全力出手,令那神秘敌人负上一些伤,后者顿起杀机,当场震断林意龙的心脉。
林雨虹的母亲因此大受打击,一病不起,两年后病重去世。林雨虹先后失去了双亲,对她的人生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创伤。林意行伤势恢复一些后,担心敌人会对两个孩子下手,于是变卖了家産,带着两人逃到了国外,从此林雨虹便和二叔堂弟相依爲命。
直到林雨虹大学毕业,在林意行的同意下,她来到了燕京,开了一家酒吧,目的不是赚钱,而是爲了收集情报。她的心充满对仇人的深刻仇恨,深知如果不将那神秘敌人揪出来,她和林飞今后仍然要生活在危险当中。
目前来看,她在燕京渗透得相当成功。
“那个人,查出来了吗?”林飞沉声问道。
“关于那个神秘敌人,根据目前掌握的情报,我已经初步有所怀疑,至于究竟是不是,还需要时间来确认。”
林飞顿时精神大振,“那个人是谁?”
林雨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林飞:“我还以爲你会问我另一个问题,难道你不想知道婶婶现在在哪里吗?”
林飞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姐,莫非你查到我妈妈在哪了?”
见他一副紧张的模样,林雨虹微笑着说:“其实我来燕京没多久,便知道你妈妈在哪了,只不过二叔不肯让我告诉你而已。我问你,在你记忆中,你妈妈是个什幺样的人?”
林飞对她这样的问题有些奇怪,但想了想,还是回答说:“印象中,妈妈很漂亮,又温柔,小时候经常带我吃好的,陪我玩游戏,教我写字,我小时候最喜欢妈妈了。总的来说,她是个温柔贤淑的好妻子,好母亲。”
林雨虹点点头:“没错,我小时候也很喜欢婶婶,我从没见过有人能像她那样漂亮,她也非常疼爱我。”顿了顿,她接着说道:“可是,在我收集到的情报中,她是燕京最美的四位女性之一,陈氏集团执掌者,商场上人人畏惧的存在,有着女王之称,掌握陈家一半资源的大人物。在燕京的上流社会里,没有一个没听过燕京女王名号的,我所结识的那些所谓大人物们,均以和女王搭上关系爲荣。如果不是我从一位朋友那看过她的照片,绝对不敢相信燕京女王是小时候那温柔疼爱人的婶婶。”
林飞听得震惊无语,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和母亲分开这幺多年,说不想念那是骗人的。骤然间听闻她的身份是燕京的大人物,林飞一时间有些震惊。
“我妈妈,她……还好吗?”
林雨虹点头说:“你放心,你妈妈是陈家长女,又是商业天才,过得肯定是好的。我看过她不久前的照片,美得让人自卑,所以你就放心吧。”
林飞忽然沉默起来。
基本上,那神秘敌人,是因爲林飞的母亲而来的。
林雨虹自然知道他在想什幺,坐过去,握紧他的手,轻声安慰说:“你也不要怪婶婶这幺多年没有找你们,当年陈家不肯让你妈妈嫁给二叔,婶婶的成年礼过了没多久,就跟二叔私奔,从此和陈家断却所有联系。二叔受重伤后,婶婶却返回了陈家,婶婶生过孩子的消息,也被陈家封锁得半滴不漏。我想,婶婶当时应该跟陈家达成了某种协议,你觉得呢?”
林飞冷静下来,沉思一会,忽然点头说:“对,我一直觉得奇怪,当时那个敌人既然连大伯都敢杀害,而父亲才是他的目标,爲什幺他反而没有下杀手。而且,事后父亲变卖家産,出国,一系列事情花了不少时间,那人若是出手,我们绝无幸免的可能。”
惟有陈家,这雄踞于燕京的庞然大物,才有足够的实力,让那神秘敌人顾忌三分。
林飞沉声地问道:“嫌疑最大的人,究竟是谁?”
林雨虹认真地说:“小飞,你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大意。因爲敌人,很有可能是燕京五大家族之一,李家的家主李伯雄。李伯雄今年四十三岁,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儿子,妻子去世多年,平日里深居简出,他接手李家十几年,李家的産业在他手上扩涨了许多。表面上看,他似乎没有表点嫌疑,然而我却从一些途径了解到,李伯雄很小的时候便跟随一名高人学习武功,每年才回来一次,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出手。”
“因此,李伯雄会武功在燕京并不是秘密,问题是,作爲李家家主,没人看过他出手,也没人知道他武功的深浅,这才是最可怕的。”林雨虹看着林飞的眼睛,“而且,李伯雄年轻时曾经疯狂追求婶婶,这件事在燕京是无人不知,我曾调查过当年追求婶婶的其他人,这些人虽然大部分武功不错,但远远比不上二叔,更别提那神秘的敌人,综合来说,李伯雄的嫌疑是最大的。”
“我也曾怀疑五大家族中除陈家、李家外的另三家,但不论是王家、楚家还是姜家,都寻找不到合适的动机和理由。燕京其他豪门更不可能因爲一个女人而去得罪陈家,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何况我们林家在江南也屹立了百年,底蕴不比寻常大族小,没有强大过人的背景是不敢那样做的。”
林飞眼中杀机一闪:“李伯雄,我记住了,我会调查清楚是不是他的。”他接着沉吟,“对了,关于夏清云的情报,你知道多少?”
说起这个,林雨虹也显得头疼:“关于道尊的资料,毫无头绪,他简直比我们的仇人更神秘。姐认识不少人,其中不乏在燕京位居高位的,但他们也只是知道道尊深居红墙内,都没有见过他。就连他的年龄,都是个谜,只知道他有一个徒弟,这方面我正在查,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林飞揉了揉眉头,无奈地说:“这方面只以慢慢来了,父亲说过,道尊武功深不可测,除了直接向他道出来意,绝对不可用阴谋诡计骗他医治。”
“想骗他,当然是不行的。我曾听过一个说法,如果在华夏大地上挑选五个武功最高的人出来,道尊必在其中。他的武功据说超越了人类极限,这二十年来没有任何人敢挑战他。”
林雨虹顿了顿,忽然望着林飞说道:“前不久,我偶然遇见可秋了。”
再度听到这个名字,林飞的心脏强烈地跳动了几下,紧接着,另一张俏脸浮现在脑海。
他微微一笑,说:“姐,忘了告诉你,我交女朋友了,是这两天的事情,我和她一见钟情。”
林雨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轻捶了他肩膀一下,“好啊你,害我还担心你对可秋余情未了,敢情刚来燕京,就交了新女友,我白爲你担心了。”
嘴上这幺说,她心里真心爲林飞感到高兴。
张可秋和林飞分手后,林飞的痛苦她是看在眼里的,那个漂亮至极,又清纯可爱的女孩没能和自己疼爱的弟弟走到一起,林雨虹除了遗憾外也毫无办法。之后那几年,林雨虹也曾爲林飞介绍了几个出色的女孩子,她们见到英俊帅气的林飞,毫无例外地表现出了期待的好感,无奈林飞却一直忘不了张可秋,对此无动于衷。眼下见他居然交了女朋友,林雨虹不高兴才怪。
她挽碰上林飞的臂膀,着急地说道:“她叫什幺名字,长什幺样,快让我看看。”
“你别急嘛,嗯,就是她了,她今年十九岁,和我一样,年纪轻轻却已经是警督了。”林飞手机打开相片,递给了林雨虹。
“我的天,是徐颖!”
林雨虹忽然捂住了嘴,目光一眨不眨地在手机屏幕跟林飞的脸上,来回巡视,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林飞有些纳闷:“你认识她,怎幺啦?”
“她,她除了告诉你她在警界上班,没跟你说她家里的情况吗?”
林飞耸耸肩:“我是有问过她,不过她神神秘秘地对我说,过几天我就知道了,我便没有多问,有什幺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林雨虹难以置信地说道:“她是燕京四大美女之一,新贵豪门的徐家大小姐,追求者无数,是属于燕京最上流的人物之一,你现在跟我说她是你女朋友,你们俩还是一见钟情,姐姐的承受力低,不要随便吓姐姐好吗?”
林飞呆了一呆,“用不着这幺惊讶吧,四大美女之一,另外的三个是谁?”
好一会,林雨虹才消化了这个令人震惊的信息,看了他一眼,说道:“说起来,还真的巧合得难以置信,燕京最美的四个女人,其中三个居然都跟你有关系。一个是你妈妈,一个是初恋女友,一个是现女友,就除了一个燕京最着名的才女,楚家的楚夜月你不认识。”
林飞心忖又怎会这幺巧的。
林雨虹对徐颖的事十分上心,不停地追问两人相识的过程,林飞自然毫无保留地对她说了。
“听你这幺说,这徐家大小姐确实是喜欢上你了,小飞,你有福了,可要好好地抓紧了。整个燕京,不知多少青年才俊在追求她,如果你能把她娶回家,在燕京就没人敢小看你了。”
两人聊了一会话,林飞的手机便响了。
林雨虹一看便知道是怎幺回事,待他电话打完后,立刻打趣他道:“大小姐想男朋友了,还不赶紧地,回去好好哄哄她。”
林飞难得脸红一下,站起身来:“那我先走了,改天介绍她给你认识认识。”
回到住的地方,玄关处放着一双白色高跟鞋,徐颖果然来了。
客厅不见人影,房间有动静,林飞轻轻地走了进去。只见徐颖身穿着浅黄色的套装,背对着自己,裙子短短的,两条晶莹的玉腿裹着薄薄的肉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对毛绒绒的拖鞋,显得分外可爱。她正背着林飞,仔细地在帮他整理衣柜中刚买的衣服。
听见声音,徐颖回过头来,笑着说:“你原本的衣柜太小了,我今天叫人搬了个大的上来,这样我的衣服也能装得下了。啊,林飞……”
她话没说完,腰肢就被林飞抱住,柔软的嘴唇也被林飞重重地吻住。
很快,两人便热吻到了床上,林飞搂着徐颖火热的娇躯,将她压在床上,徐颖蹬掉了脚上两只拖鞋,修长的美腿紧紧缠着林飞的双腿,柔软的小脚不停地勾着林飞的足心,两只手也紧紧地抱住林飞的脖子,舍不得分开。
很快,床上的两人便赤裸相见,林飞亲吻着徐颖如羊脂美玉般的性感躯体,感觉到她已经情动,于是他扶了扶下身火热的部位,轻轻往前一送。
徐颖仰起通红的俏脸,轻轻“哼“了一声,便紧紧搂住了林飞。
林飞进入了徐颖的身体,过程畅通无阻,他的火热立时被一片温暖且湿润的地方所包裹。
见她皱着秀眉,正轻轻喘息着,林飞没有贸然动作,而是轻抚她的侧脸,柔声问道:“颖,你疼吗?”
徐颖轻轻摇头,一只手摸着林飞的脸,充满爱意地望着他:“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老公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疼我。”
林飞感受着她体内的温暖和温柔,忍不住在她唇上轻吻,回答她道:“从现在起,你也是我的老婆了,我一定会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徐颖对他的回答十分满意,紧紧地抱住他:“那你要温柔一点。”
林飞点点头,一点一点地把肉棒抽出,接着轻轻地再送进去,徐颖轻轻呻吟了一声,柔软的声音仿若天籁,加上她香甜的气息,更加刺激着林飞的情欲。
现在的徐颖,给人的感觉和平时不同,是妩媚而诱人的,她在床事上,比林飞的初恋女友张可秋更加出色。看着她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娇呤,丰满圆润的双乳,随着自己的抽送而不停上下晃荡,林飞越看越是爱煞她。
两人在床上激烈肉搏了近半个小时,徐颖已经先一步攀上了高潮,这时林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下身动作不停,凑到徐颖耳边,喘气说道:“我要射了。”
徐颖呻吟着,轻轻推了推林飞的胸膛,娇喘道:“你没戴套,别……别射在里面,射到外面吧。”
“好。”
啪啪啪啪!林飞双手握着徐颖纤细的腰部,用力而且快速地抽送了五六十下,在最后的关头,他迅速地把肉棒拔了出来,跳动中精液射在了徐颖的小腹上。
林飞连忙下床拿来纸巾,轻轻地拭去徐颖小腹上的精液。
有了肉体关系,两人的关系更见亲密,徐颖侧躺在林飞的怀里,轻轻打了他一下,“刚才最后,你差点把我撞个死去活来。”
林飞笑了笑,刚想说,男人要射的时候个个都是这样。却突然想起,徐颖并不是处女,虽然很是遗憾,但她既然以前曾和别的男人做过爱,这样说难免会令她想起不愉快的事情,只好回答道:“那我下次注意,要是我又故病重犯,你就打我。”
徐颖凑过来,在林飞嘴上吻了一下,一脸甜蜜地说道:“你是以后将成爲我老公的人,老婆又怎幺舍得打老公呢,下次你轻点就好了。”
林飞搂着她的香肩,说:“能娶到燕京四大美女之一,徐家的大小姐作老婆,我真是不知如何感谢老天爷。”
徐颖掩嘴:“哎呀,你都知道啦,真是的,我还想着后天带你去参加宴会时,给你一个惊喜呢,好没劲。”
林飞有些好奇:“对了,你要带我去参加什幺宴会?”
“是楚家第四代小少爷的百日庆祝宴会,届时整个燕京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来参加。告诉你哦,除了那位女王,三大美女都会齐聚,不过你是我老公,那两位我就不介绍给你了。”
感觉到林飞忽然沉默了起来,徐颖疑惑道:“怎幺啦,老公你不会生气了吧?”
林飞苦笑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决定还是向女朋友坦白道:“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你说。”
“其实,我曾交过一个女朋友,但是后来因爲一些事,她和我分手了,她你应该认识。”
徐颖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她坐起身来,摆弄着柔顺的头发,轻声说道:“她叫什幺名字。”
“她叫张可秋。”
徐颖“啊”了一声,“张可秋,你曾经的女朋友,天啊!”
林飞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应该一早就告诉你的,我现在考虑着那天我应不应该跟你一起去,毕竟要是碰见了,难免尴尬。”
他心里微微一叹,和张可秋分手已经快三年,说不想见她那是骗人的。可是眼下他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就不该朝三暮四,这样对徐颖并不公平。
徐颖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去,爲什幺不去。张可秋去年跟她未婚夫订了婚,现在算是王家的孙媳妇,就算你们见面了,也不怕别人说什幺。更何况,我要让她知道,我老公比她老公要出色一百倍,她不要是她的损失。”
林飞轰的一下,觉得有点空空落落。
初恋女友,终究跟人订婚了,强烈的情绪充斥他的内心,愤怒,纠结,失落,妒忌,不一而足。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说道:“那就去。”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燕京   两人   的人
  • [原创]享受与爱妻的两人世界0731[13P]
    [original] enjoy the world of two with your wife 0731 [13P]
    2021-06-24 00:00:00898
  • 胸还不错的人妻[15P]
    Wife with good chest [15p]
    2021-06-20 00:00:00104
  • [原创][道具验证]你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最爱的骚母狗[75P]
    [original] [prop verification] you are my favorite person and my favorite coquette [75p]
    2021-06-19 00:00:00125
  • 浓浓的人妻诱惑[11P]
    Strong wife temptation [11p]
    2021-06-18 00:00:00182
  • 古早的人妻特别卖力[11P]
    Gu Zao´s wife works very hard [11p]
    2021-06-14 00:00:00156
  • 穿红色情趣内衣的人妻要了我二次[13P]
    The wife in red underwear asked me twice [13P]
    2021-06-13 00:00:00157
  • 婚后第一次出来玩的人妻[16P]
    Wife who comes out to play for the first time after marriage [16p]
    2021-06-04 00:00:00108
  • 白皙性感的人妻[10P]
    White and sexy wife [10p]
    2021-06-03 00:00:00150
  • 可以随便内射的人妻[26P]
    A wife who can shoot at will [26p]
    2021-06-01 00:00:00138
  • 这就是在人前一本正经的人妻[19P]
    This is a serious wife [19p]
    2021-06-01 00:00:00233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