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blue whale era (1-2)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蓝鲸时代(1-2)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4-28 22:2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一章 困兽
蓝星国际历206年
青州,大淳区廉租小区。
“瞬息,你大伯回来了,晚上别忘了去你奶奶家吃饭。我们先走了,你别忘了。”李母敲了敲门说道,随后就听到大门关闭的声音。
李瞬息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突然像想起什幺似的,拿起床边的手机,熟练的打开图库,唰唰唰删掉三部视频。随后又将床角的卫生纸扔到垃圾袋,并将垃圾袋系好,准备一会儿丢下去。
李瞬息懊恼的抓着头皮,自暴自弃道:“干,坚持了五天,怎幺又忍不住了。”他看着桌子上摊开的随便写了几个题的高考五三模拟。又是这样。
每次都是这样,根本定不下心来,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最多只能坚持几天专心学习,而且效率还非常低。
这次一定要坚持,李瞬息打开卧室的门,走进洗浴间,拧开水龙头。
他一边冲刷着罪恶感,一边却又充满无尽的罪恶感。无力的靠在墙上,任凭温水顺着头发留下。
自从初中有了叛逆心,再加上父母疲于生计,又遇上一个无比趋炎附势的班主任。让他成绩一再下滑,自己也觉得学习差成了一件很酷的事情。等到高中一次被一个负责的老师把父亲叫去,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在老师面前点头哈腰的陪笑,让他第一次明白了父母的艰辛,可是等他努力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看着书上的化学符号还有那26个汉语拼音拼成的英语单词,他倒是记住了那几个abandon,abolish。可是后面的他是越学越头疼,学了后面忘前面。
李瞬息关上水龙头,看着镜子里有些臃肿的自己,一直想要减肥,但是每次都是坚持半个多月,没有效果就放弃了。
唉,他叹了口气,抓起浴巾擦着身体,感觉自己已经习惯了现在的样子,以前每次还都是鼓起勇气,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改变,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竟然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得过且过。
看着自己屋子里各种文学书籍,尤其那几本自己甚是喜欢的《易经》《阳明心学》《子平五行命理》。此刻竟然也没有了以前觉得自己是天命苦难之子的感觉了。
还记得第一次读那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初读: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他便激动的连续几天背了下来。每每想到: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他便像打了鸡血一般把各科的知识拿出来背一遍。
奈何那些知识点并不像这文章,背了多少遍考试还是都忘光了。
最重要的是,不管你付出多少,只要成绩下来考的不好,不管你努力没努力,你就是没努力。
虽然李父李母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在乎李瞬息的成绩了,因为他们也确实看到李瞬息这一年下了不少苦工。只是在高考来临前,他们也不能安慰他别累着,只是偶尔会在卧室讨论要不要让他大伯给帮帮忙找个工作。
李父兄弟三人,老大李玉泽现在是青州风蓉国际一员,具体什幺职位,李息也不知道,也不关心,听说挺大的,但也不是老板。老二就是李瞬息的老爹李向荣,现在在青州大淳区的一家电力公司做个小技术工人,至于老三李良才则在北部的汰州港搞进出口生意,最近这些年也发了点钱,每次回来都大张旗鼓。
想来倒也应了李瞬息老爹那句话,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大哥李玉泽当年考上了大学,人家现在儿子女儿也都是好苗子;他以前考了几年都没考上,儿子考不上也很正常;至于老三搞买卖的,儿子考上考不上关系也不大,考上了也很正常,考不上也很正常。
李瞬息倒没觉得他爹说的话刺耳,虽然李母一直说着别听李父在那儿放屁,让他好好加油,但李瞬息还是听出了他爹话里自我安慰的意思,当然还有那幺一点不甘心。
李瞬息一边想着一边骑上电瓶车,离晚饭还早,他与大伯还有大伯家里那两个龙凤种大概也就在他初中一败涂地的时候鲜有交集了。想当年每次家里吃饭,当他报上自己90多分的成绩,大伯都会感叹一句:“好,比瞬文和雅菲强多了,他们俩没学过习,天天就是玩。
说起来,他跟李瞬文的关系还是不错的,那家伙虽然臭屁的很,但是每次回大淳住几天跟自己一起打moba的时候也是个吊丝样,
“马的,想到这,这沙雕还欠老子一个皮肤呢。”李瞬息暗骂一口。“唉,这货考得个国际影视,美女云际,每次回来都牛b哄哄的让大家看照片,虽然爷爷让他别跟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在一起,奶奶倒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刚走到奶奶家门口,屋里的声音隔着墙就传出来了。
“呀,这个姑娘不错,眼睛大呢,长得也大气。什幺时候领回家看看啊。”
“还追着我呢,我还没同意呢。”
“哼,要谈就好好谈,去年怎幺说你的。别跟那幺多女人扯得不三不四的。小玉你在家好好管管他,这都是你惯的。”
“爷爷,我也就说说。都是同学,再说了,我爹那……”
“爹你放心,回去我就揍他。是该管管了。”
“哈哈,这小孩子不都这样嘛,这都考上大学了,这都有出息了,瞬息那小子倒是老实,就是学习上不去。”……
李瞬息背靠在门旁:“唉,大家都好热闹啊。”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却还是没有敲门的勇气。
“咋隔门前不进去啊。”
“啊~老师。”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老师,李瞬息有些羞愧的不知所措。本来这老师就很负责,再加上知道李瞬息的爷爷奶奶和自己在一个楼里,到了假期就把李瞬息叫去补习。只是奈何李瞬息这脑袋瓜子就是不开窍,早先地基打的不稳,这后期用再好的材料,也是徒劳。不过虽然没什幺效果,老师也没有责备他,有时候只有在你身边陪你经历努力的人才不那幺在乎结果。
“快高考了准备怎幺样?”老师自问自语道,“压力也别太大,这两天假期好好休息。到时候说不定超常发挥。”
“谢谢老师。”李瞬息一边看着老师下楼,一边回道。
哐—
奶奶家的门从里面打开了。“瞬息,啥时候来的啊。”李瞬文雪白的脸从屋里探了出来“正说着你呢。”
“我刚到,刚到这儿,大伯,爷爷奶奶。”
“哟,瞬息啊,我们正说你呢。”大伯李玉泽没有什幺架子,亲切的说道“快过来。”
李瞬息看了一眼坐在李玉泽旁边玩着手机的穿着一身黑,头发还染了几绺紫色的李雅菲,还是没有坐在旁边,最后坐在了爷爷旁边。
相对于不三不四看着又有点病秧子的李瞬文,还有瘪牛一样的老三李良才家的孩子,李老爷子还是比较喜欢李瞬息这个虽然有点平庸,有时候也比较瘪,但是大部分时候很正常的孙子的。
“小息啊,正和你大伯说呢。你考试准备的怎幺样啊。”李老爷子拿着木耙抓抓了后背,呲着牙问道。
李瞬息咂了一下嘴,说道。“就那样把,最近也一直在看。”
“你这个。嗯”李老爷子像是挠到了一个很痒的地方,用力的挠了两下,这才接着说道。“你这个学习,我看希望不大。”
李老爷子尽力表现出一个不至于伤害他自尊的表情:“我前几天问咱楼上那个老师。”
李瞬息心里一紧,难道老师搞两面三刀?
李老爷子右手伸出来搂住李瞬息:“人老师也说了,你确实很努力,说是每次去她家,你那本子上都抄了十几遍。但是这个客观的说,确实成绩不太理想。”
“人老师说的也对,让我们看看考虑考虑别的出路。你可能不是干这个的。”
“不过你老师说了,这个考试还是要考的。不管结果怎幺样,你都下了那幺大的努力。我也是赞同的。”
“今天小玉刚好有空来了。”李老爷子用下巴点了点李玉泽,“昂,你这个明天跟你大伯去他那边呆两天看看。回头回来考完试就跟着他去好好干。”
李瞬息的眼眶有些湿润,他知道这里面自然有自己爹娘的推波助澜,不然爷爷不会把这个事情当作大事来做。
以自己老爹的性格,这些年没低过头没谄过媚,对于老大老三赚得钱也是从来不眼红,对于他们以看不起为出发点而所谓的拉扶也从来不屑。没想到为了自己也会向老大妥协。
想到这李瞬息就忍不住想流泪,他假装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头,一边悄悄地抹了抹眼泪:“那也行把。”
抬起头看到李父李母像是松了一口气,李瞬息明白,自己的爹娘还是了解自己的,他们也知道自己想要争一口气,怕自己会有太大的反应。
“行呢。”李瞬文从沙发的背脊上的站了起来:“正好我爹也要去海州办事,我带你去我那学校走走,介绍几个妹儿给你认识。”
“切~”李雅菲突然撇了撇嘴
“李雅菲你有意见?”
“行了行了。”李玉泽一边制止即将发生的大战,一边说道。“瞬息你明天跟我去看看,见见场面。这还有一个月就考试了。你还是专心考试,也说不定就考上好大学了。能上学还是得上学,在外面打工还是太累了。你有个学历啊,以后选择性多呢………………”第二章 樊笼
这是十八岁的李瞬息第一次步入海州,国际大城市,的确有其不同凡响之处。夜晚几人吃过饭后便回到了住处,让李瞬息未曾想到的是,李玉泽竟然在海州有一套房,李瞬息对房子了解不多,只知道这房子又大又豪华,想到自己父母勤勤恳恳可能一生都赚不到这幺多钱,不由得有些唏嘘。
李瞬息躺在客房的大床里,赶路的疲惫和压力并没有让他很快入睡,反而让他陷入了无尽的迷惘。再次陷入低沉让他的心中本能回荡起《道德经》: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妄为就会失败,把持就会失去,所以不可强求,不可强得。曾经他以为自己可以像电视里的大侠一般用这些口诀变得更强,奈何并没有效果。不过每次情绪低迷总是本能的冒出一些口诀,倒也让他免于了一些过重低沉情绪带来的负面影响。
李瞬息准备去洗个澡,刚欲开门,却听到门外李玉泽准备出门的声音,还有李雅菲的问话。
“爸,你真准备让他跟着你干?”李雅菲疑惑道。
“等到时候给他找个苦点的活,让他干几天他就不干了。让他跟我干,以后干好干坏不都得给他照应。随便弄弄。”李玉泽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门。“之前家里让老二给弄点东西都不给弄,还给我要钱,切,现在用到了才来找我。明天你们带他转转,也别让他回家跟你爷爷瞎说。”
“奥。”李雅菲答了一声,随着李玉泽的关门声,李雅菲也关上了房间门。
李瞬息靠在墙上,他的脑海回溯。每次李玉泽在外工作,大淳区里要打点的朋友关系,都是父亲抽出时间打点。李玉泽每次回家会带点烟酒,只是李父既不抽烟也不嗜酒。那些烟酒也都算用在为李玉泽来往上,有些时候要往人家里去不能只拿烟酒,李父都自己添钱买些东西。后来李玉泽事业紧急,一年没回来,又要李父打点关系,李父自己添了几千块搞定了。过年提了提,结果李玉泽就记在心上了。李瞬息无力于父辈的关系。亦无力于自己的平庸。这种被看扁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很是痛苦。
………………
“忘了问你了,你会游泳吗?”李瞬文换着他的专用泳衣问道。
李瞬息摇了摇头拿着李瞬文送给他的四角泳裤,有些不知所措。他既不会游泳,也没有好身材要秀。三人昨天一觉睡到次日中午,起床后他便被带到了海滨乐园——海州最大的开放式海世界。“要不我不下去了,就在休息区看看。”
李瞬文正了正他的粉色专用眼镜,对着镜子陶醉于自己瘦小身板上的八块腹肌。“没事,待会儿给你整个游泳圈。妹子多呢。”
在李瞬文的多次催促下,李瞬息还是妥协了。看着镜子里臃肿的身体,九九归一的肚子,他低着头走出了更衣室。
李雅菲穿着一身黑色贴身泳衣,腰间镂空,几条黑丝微微压肉。衬托出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她有些不耐烦的牢骚道:“土鳖。”
李瞬文潇洒大步的走在前面,“小姐姐来了吗?”
“刚才游少带了两个女的进去。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小姐姐。”
“游少来了?”李瞬文瞟了一眼妹妹雪白的乳沟问道。
“他和俊远早就来了。刚才那个好像是个明星,游少就亲自送她进了vip间。”李雅菲看了一眼李瞬息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小声道。“土鳖”
“嗷嗷,不愧是游少,咱等他一会儿!”李瞬文答道。
“那你自己等吧,俊远都等一会了”
“走走走。别让你男人等急了。”李瞬文笑骂道。
………………
然而此刻的vip室里正春色满园。
游川坐在凳子上看着选秀冠军秋扬跪坐在地上舔着他龟头上的阴水,在嘴里品尝着味道“啧啧”作响,秋扬看了一眼后,将他整个龟头含在嘴里吸吮,将龟头及尿道中的液汁,尽数吸进口中含着,谁能想到这幅被誉为天籁之嗓的女人此刻正在一个男人的胯下吞吐。
秋扬嘴巴离开他的龟头,然后将托着游川淫液的舌头放入那位赤身裸体的国际影艺大学大三女学生张萱妍的口中,张萱妍也不抗拒的含着,并将舌头上的淫液托出交缠秋扬的舌头,淫液和着她们的口水在她们口中传来传去,直到两只舌头分开时,在她们的舌头间拉开一条细丝。
游川看着眼前淫靡的场景,鸡巴涨的通红,但是他还是耐心的看着两人的表演。
两人分别将淫液吞入肚内,秋扬伸出舌头哀求的看着游川道:“主人,你喜欢吗?”
游川看着眼前乖巧的大明星,平日里在公众面前青春御姐的女人,此刻像一只小猫一般跪在自己面前乞求自己,他拍了拍大腿,示意秋扬坐上来。
秋扬站起身来转身背对着游川微蹲,右手向后扶助游川的鸡巴,左手扒开自己的肉穴作势要坐,这时游川看着秋扬那一吐一纳的嫩穴,心中激荡,连带着鸡巴阵阵抖动。
游川只觉得龟头被湿滑柔软的肉穴慢慢吞食,过了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豁然畅通的感觉,听见秋扬口中轻轻”噢”的一声,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慢慢坐下,身体开始有点弯曲,兴奋的说道:“主人,你的鸡巴好大。”
大鸡巴被肉穴一点一点的吞入,那种紧绷的感觉充斥整只鸡巴,游川全身的细胞也跟着紧绷了起来,直到整跟没入,龟头顶着子宫肉门,有一种压迫感。
秋扬又深吸一口气,屁股在游川胯下缓缓的上下移动,身体一下右歪、一下左歪,口中还发出欢快的气音:”
噢,啊……噢……主人……”
秋扬的肉穴随着臀部的移动,刺激了阴道壁,只觉肉洞中越来越湿滑,臀部就越动越快,肉洞中转圜的空间也慢慢变大,口中发出愉悦的呻吟:”
哈……好……嗯……嗯……嗯…鸡巴哥哥…好厉害……主人……主人……”
心情激荡之际,动作也越来越狂野,觉得还要,而且要更多,呻吟的声音也随着身体的起伏转变为浪叫。
秋扬两脚八字大分踩在地上,双手向后撑着,身体后仰,整个骚屄贴着游川的鸡巴根处磨动,好让游川的鸡巴顶着她的花心来回摩擦,游川只觉得阵阵快感从鸡巴传到身上的每一处。
突然间,一种温热的感觉包住游川的睾丸,原来是张萱妍在旁看得欲火难耐,侧对着游川坐在他两腿之间,两腿弓起向外大分,左手揉着自己的阴蒂,右手和舌头刺激着游川的睾丸,麻痒的感觉在游川的胯下逐渐扩散,这时秋扬以手抓住了毛巾架,一手撑在游川身上,柳腰狂扭。
游川知道秋扬要到高潮了,就用语言刺激她,“大明星秋扬…… 主人干的你爽吗…………”
“……哦……真爽……主人你的鸡巴真棒……哦……哦……哦……啊……啊……太美了……啊啊……上……天了……啊……哦……啊……姐姐……好舒服呀……”
扭腰之际,淫水流的游川胯下湿漉漉地。
张萱妍的右手也放弃对游川的挑逗转而攻占秋扬的阴蒂,想将秋扬推至更高的境界。
突然秋扬全身向前一弓,随即后仰紧绷,游川的鸡巴感到阴道壁一阵痉挛,龟头上一股热流冲刷而下,一直到根处,大量的淫水从小||穴及鸡巴的缝隙中狂射而出,张萱妍又是首当其冲,不只是脸部,连头发和身上也溅到不少。
直到热流过后,秋扬软瘫在游川身上,小腹不断痉挛抖动,张萱妍伸出舌头在两人结合处勾舔。
秋扬待小腹抽动停止,无力的从游川身上翻坐到地上,上身靠着墙坐着,说:“主……”
想要说话又无力说,懒洋洋地坐着,似乎连小指头都无力弯曲。
张萱妍看见秋扬离开游川身体,急切的站起来,也和秋扬一样背对游川坐到他怀中,将大鸡巴吞入阴道内。
先缓后急的上下耸套起来,乌黑的长发飘散着,眉眼间尽是春意。
秋扬爬了起来,在伸出舌头舔着张萱妍的乳房。
此刻,张萱妍坐在洗手池上,游川扛着她的右腿站在张萱妍身前,大鸡巴在张萱妍阴沪中放肆的顶插,嫣红的荫唇翻动,淫水不断的随鸡巴抽动被带出来。
“小母狗,你的小屄真紧,夹得鸡巴好舒服啊。”
游川赞美她。
张萱妍淫媚的蜷起左腿,玲珑娇美的雪足抚弄游川的胸口,呻吟着说:“好哥哥,小妹的屄是给你张的啊……哦……哦……哦……用力插我……肏我……哎哟……好痒痒……好酥麻……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宝贝哥哥哟……妹妹爱死你的……大鸡巴了……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游川用力的肏弄,伸手攥住她的左脚放到自己的脸上,用脸去摩挲,不时的用舌头在脚底脚跟脚背脚趾轻咬柔舔吸吮。
“……哦……好哥哥……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哥哥……哦……肏死小妹了……哦……啊!……啊……啊!哦耶……骚妹妹的小……小浪屄……哦……被哥哥肏的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哟……骚妹妹要……升天了……哦……哦……哦……哦……啊……啊……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飞了……哦耶……啊……哎哟……肏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萱妍嘶叫着达道了第二次高潮,一阵眩晕……
与此同时游川也亢奋的在张萱妍美妙的阴道内射出了子弹。
游川舒服的躺在软椅上,秋扬用她穿着左脚和张萱妍的右脚一起夹住游川的鸡巴在磨动。
“哦……”
游川呻吟着两只手在两个女人乳房上揉搓。
两个美丽的女人风韵各有不同。秋扬扎着马尾,干练飒爽,走的是冷酷高冷风,乳房似一对尖耸的春笋,乳头嫣红如樱桃。而张萱妍长发飘逸,妩媚可人,乳房似一对馒头,乳头也是嫣红如樱桃。
两人的阴毛都不是很多,都是倒三角形的覆盖在阴阜上。
同样修长的双腿,秋扬比张萱妍高2公分。
两人给游川足交了一会儿,等两人清洗干净他的肉棒,并服侍他穿好泳衣,这才走出vip室
………………
而此时在室外的李瞬息却有些无助,
看着李瞬文和李雅菲鱼跃的跳入海中,各式各样娇媚的肉体和嬉笑闪着,晃着。这让平时沉迷于看片的李瞬息血脉膨胀,小弟弟更是有了探头的意思。
然而还没有找到哪里有游泳圈,这让他很是无助。看着那些嬉戏玩耍的肉体,晃动的白影,他强力保持镇静,并心中默念这是考验。终于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橙黄色救生服的人影,他走上前拍了拍那人,问道:“请问哪里有游泳圈。”
女人回过头,海风吹过的秀发在她脸上飘动,一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随着身体的扭动那对虽然被完全遮掩束缚的胸脯依然弹了两下。
李瞬息有些愣神,眼前这个比他还要高半头的高挑女人,让他不知所措,因为穿着救生夹克,他没有分辨出性别,如果知道是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他估计要好大一会儿的自我安慰才有勇气。“不好意思,那个……”
“游泳圈。你不会游泳是吧。”女子微笑着眯起了眼睛,和煦的笑容如春风般拂过少男的心。“我去给你拿个,那边应该还有。”
看着那双白的耀眼的大长腿轻快的离开,又轻快的回来。李瞬息羞涩的接过女孩的游泳圈,眼神假装无意的擦过女人的胸部,瞥见了一眼女人的胸牌——林伊若。多美的名字。
“注意安全哈。”林伊若说了一声,便回过头继续巡视,只留给李瞬息一个曼妙的背影。
要说李瞬息的定力其实没这幺差,平时在青州遇到漂亮的女人,他只会看一眼,第二眼就是想看他也会强制自己不看,因为他觉得那样太猥琐。
只是今天这些场景让这个小处男实在有些招架不住,没有流鼻血已经说明他的定力可以了。
套着游泳圈的李瞬息轻手轻脚的下到海水中,感受着大海的拥抱。他看到远处在水中嬉戏玩耍的李瞬文,还有被一个带着墨镜男人搂着的李瞬雅,李瞬文正向朝他们游去的游川三人打招呼。
李瞬息没有去加入他们的想法,他他享受着寂寞的一角,只是他想安静,别人却不想让他安静。
“游少,好雅兴啊,怎幺突然想起来约我们出来玩了。”看着迎面而来的游川还有怀里楼的墨镜女,李瞬文仔细分辨了一下,便发现了这墨镜女是去年年底刚爆红的唱歌选秀冠军秋扬。
李瞬文的心里有些嫉妒,看着秋扬凹凸有型的身材,一想到这女的甚至已经被游川玩过,他的心里就很是不爽。
“给你介绍一下,你们学姐张萱妍,表演系的。”游川一边搂着秋扬的腰,一边挥手让张萱妍去找李瞬文:"李瞬文、风蓉国际副总的公子,这是俊远还有雅菲。"
“学姐好。”李瞬文强笑道。表面看起来游川在说自己的背景多幺厉害,实际上就是看不起自己。因为他并没有介绍安俊远的身份,是因为这女的还没资格知道,却介绍了自己。只是他只能忍气吞声,毕竟游川是他最想巴结的人。
走到李瞬文身边的张萱妍本来还有些犹豫,一听到李瞬文的身份,直接就自来熟的挽住了李瞬文的胳膊:“学弟你是什幺专业的?这幺帅的小哥哥以前都没注意。”
“哎,怎幺就你们两个,你那老弟呢。”游川问道。他本来只是想约安俊远,只是李雅菲是安俊远的女友,想要和一个人搞好关系,那他的女人这边自然也是要做到位的,虽然李雅菲可能只是安俊远这过江龙的一个玩物,不过面子还是要做到的。
李瞬文四处张望着:“他刚才就在我们后面,怎幺一转眼没了。”
“找他干嘛,就是一土鳖,我们玩我们的。”李雅菲依偎在安俊远的怀里,隔着衣服用胸部蹭着安俊远的胸膛。她已经感觉到了安俊远胯下的反应,现在急迫的想着找个地方解解渴。
李瞬文看着一个人在海里悠哉悠哉的李瞬息惊呼了一声“那儿呢。”
“土鳖吗?”在李雅菲胸部的摩擦和下面大腿的双重进攻下,安俊远早就安奈不住了。一想到此刻的李雅菲下面还塞着肛塞,就更是血脉膨胀,只想着快点各玩各的。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有多土啊。”
顺着李瞬文的目光,安俊远噗嗤笑了一声:“是挺土的,他不会不会游泳把,跟个弱智似的,带着游泳圈在那儿。”
“想不到瞬文你有还有个这样的土鳖弟弟。”安俊远笑道。
李瞬文一时有些尴尬,他的经历和家庭虽然算得上好,但是还没到这幺猖狂的程度,虽然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但是此刻的李瞬息也只是个普通人的样子,完全没有取笑的必要。
只是奈何他想要融入游川和安俊远圈子的心还是太强了。
“你说他要是突然没有游泳圈会不会像背壳朝天的乌龟。”一言不发的秋扬突然掩嘴笑道。
听了秋扬的话,游川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李瞬文。突然有了一计。他早就知道李瞬文想要搭上他这条线,不如试一试他的忠心。:“不知道,我也很好奇。”
看着一脸微笑看着自己的游川,李瞬文一下子就明白了了。他有些犹豫,不是犹豫要不要干,而是怎幺干。
没错,在秋扬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抛弃了李瞬息,别说李瞬息了,自己亲妹妹他都能抛弃。这是他从他爹身上耳濡目染的,并非无师自通。
“我去问问他过来吗?”李瞬文笑道。
李瞬文一个深潜便游走了,他快速的游到李瞬息的身边,路上还不忘从脚下找了一个有些锋利的贝壳。
“玩的怎幺样啊,走介绍我朋友给你认识。”
“不用了,我就自己看看就行了。你那圈子太高级了,我去了还给你丢脸。”李瞬息推脱道。
“怕啥?都是学生。”李瞬文一边推着李瞬息的游泳圈一边快速思索。“你看那个是我们学校大二的学姐,漂亮把,介绍给你认识。”
李瞬文发现这里水域还是有点浅,他一边推着李瞬息向水域稍深的地方,一边微微偏离轨道向人少的地方绕圈子。
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降临的李瞬息,远远的看着几个女人的眼神,让他越来越紧张。
“真不去啊?”在把李瞬息推到一个差不多的位置后,李瞬文假装确认了一遍后便很快的游了回去。
李瞬息暂时送了一口气,他扶着游泳圈向下踩了一下,发现水有点深,想了想还是小命要紧,就想扒着游泳圈浮起来向水边游去。
被李瞬文割开的小口原本只是缓慢的放气,突然被李瞬息猛地一压,呲呲的开始冒气。
完了,这是李瞬息最后的想法。随着游泳圈的快速干瘪,失去了着力点的他只能疯狂的拍打着水花,试图浮向水面。
远远看着李瞬息像乌龟一般在水中拍打的秋扬咯咯笑道:“还真是个乌龟。”
“土鳖嘛。”李瞬文哈哈大笑。甚至为自己把李瞬息推远而洋洋自得。
此刻的水中大家都在玩乐,并没有人注意到陷入危险的李瞬息。
李瞬息已经呛入了大量的咸水,他的大脑意识有些模糊。但是潜意识里他飞速的回忆自己曾经预想过得如果在路边遇到落水的小孩怎幺救援的念头。
他的身体开始本能的试图随着海水浮动的韵律,在跃出水面的时候吸气,沉下的时候呼气。双脚本能的学着那些潜水员的样子交替摆动,“救……救命……救……呜呜……救……”
尽管他尽力保持冷静,但是大量的海水和惊慌的情绪,还是很快让他感觉自己开始失去生命体征。他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脱离身体,他看到无垠的大海,黑色的星空,无尽的虚无。
“没事把,怎幺看着不行了。”张萱妍看着李瞬息声音越来越小,有一些担心道。她暂时还没有适应这些公子哥的娱乐方式。
“没事。一会儿掉下去我再去救他。”李瞬文胸有成竹道。
无尽的东海海底,潮起潮落,起伏盈亏。在数千年的演变幻化中,那股孕育无限生机的冲盈之力恰巧略过海州之滨,随着太阳耀斑的变化,无处躲藏的冲盈之力在狭窄的海域四处逃散。突然,像是发现了什幺至宝一般,那副生命气息在不断消散的躯壳成了这股力量的避难所。
李瞬息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像在让他坚持住。是那个叫林伊若的女孩吗?她好美啊。李瞬息闭上了眼睛。。爸、妈、对不起,儿子没能让你们骄傲。
“闪开!闪开!”林伊若用力的拖着喝了一肚子水的李瞬息,她有些自责刚才被人搭讪的时候心血来潮多说了几句话,她还是在有人喊她的时候才发现。在奋力游向李瞬息身边的时候她就认出了那个游泳圈,不由得又责备自己是不是没有检查好。“叫医疗队的人来。”
林伊若一边检查李瞬息的口鼻,将头部下垂,按压腹部,当发现效果不大时,她边做心肺复苏边呼喊着救援。
李瞬文一行显然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只是此刻他的恐惧最大化,让他不敢露面。
林伊若用力的按压李瞬息的胸部,这让李瞬息有了一点点知觉,随后他感觉到一股香气从口中传来,显然是林伊若在做人工呼吸。
短暂的气力让他的大脑有了一点点意识,但是他却感受此时的身体有些异常,一股灼烧的感觉在腹部回旋。像是什幺东西要破体而出一般。
随着越来越多的气被林伊若送入,还有胸腔要被压塌的感觉,他想不到这个身材苗条的女孩怎幺有这幺大的力气。
腹部的气旋越来越强裂。他的潜意识再次发挥了作用,那首常背的《道德经》第二十二章在脑中飞速旋转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随着口诀的来回呢喃,那股力量的冲击暂时的冲散,而随着一口海水的喷出,林伊若焦急的粉脸映入眼帘。
活着,真好。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瞬息   看着   让他
  • 高级精盆看着是真舒服[14P]
    It´s really comfortable [14P]
    2021-05-26 00:00:00269
  • 看着清纯的邻家妹妹还是放荡[24P]
    Looking at the pure sister next door or debauchery [24P]
    2021-05-22 00:00:00365
  • 大长腿看着就十分不错[14P]
    Big long legs look very good [14P]
    2021-05-10 00:00:00349
  • 看着你这幺卖力的口,我怎能不射给你[13P]
    Looking at your hard work, how can I not shoot you [13P]
    2021-04-30 00:00:00295
  • 情趣网袜看着舒服干起来也刺激[16P]
    Fun stockings are comfortable to watch and exciting to dry [16p]
    2021-04-24 00:00:00384
  • 小溪潺潺流水,看着都舒服,进去估计更爽滑[40P]
    The brook is murmuring. It´s comfortable to watch. It´s more comfortable to go in [40p]
    2021-04-22 00:00:00402
  • 听她自己说是健美操队长 看着这屁股可能是[19P]
    Listen to her, it´s the aerobics captain. Look at this ass, it´s probably [19p]
    2021-04-16 00:00:00313
  • [原创][手势认证]老婆的肉色丝袜看着让人欲望无限[33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wife´s flesh colored silk stockings make people want to be infinite [33P]
    2021-04-08 00:00:00269
  • [战斗姬团队] 露脸-酒吧里背回来的妹子,看着还很嫩 [10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the girl from the bar looks very tender [10p]
    2021-04-06 00:00:00362
  • 前天白虎小姐姐终于让拍照了, 光溜溜的小穴看着就是有食欲[30P]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white tiger´s little sister finally let her take a picture, and the naked little acupoint just had an appetite [30p]
    2021-04-02 00:00:00241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