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pet toys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宠物玩物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4-15 13:45: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01
铃……
放学铃声敲响了,苏意梨提着书包低着头从教室后门走了出来。
一路上,女生们兴奋的讨论着一位音乐老师,说他有多师多有才华,人多温柔时,那具娇小的身子一颤,低垂的螓首是一脸的苍白。
放学后的音乐教室空荡荡的,宁静中透着落一股阴寒。
这间高中部第四音乐教室是学校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首。
听说这间音乐教室曾经闹鬼,所以除非必要,没有学生愿意靠近这里。
苏意梨每一次来这间音乐教室时,身子总是颤得厉害。
她不怕鬼,怕的是音乐教室里的那个人。
急促的脚步停在第四音乐教室门前,纤长的手停在门把前,她必须深吸一口气,才有勇气拧开这道门。
门开了,一室的幽暗透着一点微弱的烛光,通知她,那个人比她早到了……
“你迟到了。”
音乐教室里,一声男性的低吟溢出。
“对、对不起!因、因为今天是我值日,所以……”
她走了进来反手关上了门,
落了锁,
一脸慌恐的向那声音的主人解释。
“迟到就是迟到,没有任何理由。”
声音的主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透过那微弱的烛光,隐约可看清那是位长相相当斯文俊美的年轻男子。
“老、老师……”
她不安的伫足在原地,一双清灵的黑瞳带着水气盯着那年轻的男子。
“迟到的惩罚,不用我来教你吧。”
俊美的年轻男子脸上挂着一抹邪佞,那金边眼镜下的黑瞳划过嗜血,像头猎豹牢牢的盯着苏意梨。
惩罚……
大脑接收到讯息,止住眼中羞耻的泪,她颤着手将校服上的钮扣解开。
年轻男子的黑瞳随着少女逐渐赤 裸的身子闪着怪异的兴奋。
上半身的衬衣被脱去了,露出了草莓图案的胸罩,包裹着那小巧饱满的莹白浑圆。
男子的目光开始灼热起来,宁静的空气中响起了细微的轻喘。
她垂下通红的小脸,在男人火热的注视下开始褪去短裙。
与草莓胸罩同系色的小内裤裹着少女圆润挺俏的玉 臀。
看着那仅着内衣裤的少女不安的伫立在原地任他肆意打量,年轻男子升起一股优越感。
他举着烛台走向半裸的少女,伸出纤长漂亮的手指掬起她的秀发,“这美丽的头发……被剪过了?!”
蓦地,男子斯文的俊脸一瞬间变为阴鸷,

手中力道一紧,少女呼出低吟:“疼……”
他无情的扯着她的秀发。
“不、不是我剪的!老师,好疼……”
为防另一波疼痛来临之前,她赶忙解释。
他太可怕了……
少女忍着泪在心里想着。
明明事先已做过修整,绝对看不出头发与原先的变化,还是被他发现了……
“那是谁剪的?”
一听不是少女自已剪的,他放松了紧箍的力道,纤长的指开始漫不经心的反复把玩着那长及腰的乌发。
这一头漂亮的黑发,是他的最爱。
他最爱她在激情时散乱这一头乌发时的淫荡表情。
“是、是同学不小心剪到的……”
长期处在男子的淫威下,她乖顺的将头发被剪的原因告诉给他。
如往常一样,总是迟到的她又被老师点名罚站。
那后门,总有一堆喜欢欺负像她这种不起眼且用功学习的‘乖宝宝’的臭男生。
他们趁她不注意时,偷偷的拿出剪刀剪了她发尾一小截,要不是她发现得早,损失会更加严重。
其实头发剪得并不多,全班同学都知道一向乖巧没脾气的她非常宝贝这一头乌发,
若是有人赶打这头发的主意,她会发很大的脾气。
所以同学们多半欺负她也不会打她头发的主意。
一小截而已,只不过小麽指的长度,
她以为不会被他发现的……
“意梨……老师最爱的是你这美丽的头发。下次,若是再被人碰过了,可别怪老师无情了……”
答案令他满意的重新挂上斯文的淡笑,嘴里吐出的却是阴狠的威胁。
“……是!意梨明白!”
“乖。”
散去了阴霾,年轻男子俯下身,在少女白玉般的耳垂轻咬一口。
少女嘤咛着缩了缩脖子,她的耳垂很敏感,男人轻轻一个碰触,都会让她情动。
被调教的身子,只需男人一个挑调的眼神,便会在最短时间内做好迎接他的准备。
他将少女逼至墙壁,在少女发颤中,那大掌覆上了草莓系胸罩,粗鲁的揉捏中,少女咬着牙忍受着异样的快感。
他见状,勾嘴一笑,一声冷嘲令少女羞红了双眸。
总是这样……
他总是用着那嘲讽的嘴角冷眼的看着她的意乱情迷……
与俊美斯文的面孔不附的古铜色肌肤,他的手将少女的胸罩扯了开,露出了那发育良好的浑圆。
白皙的浑圆顶端,小巧可爱的乳 尖儿呈现诱人的粉红色。此刻,因男人所给予的撩拨而坚挺着。
黑眸一黯,他俯下头,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少女发出甜腻的呻吟。
勾嘴,这一次,他张嘴将少女整个乳 首吮住,用牙齿轻咬着,用舌轻舔,用嘴猛浪的吸吮着。
“啊啊……”
一边吸咬少女的浑圆时,男人的另一只手也不得闲的顺着少女优美的曲线滑到底 裤的边缘。
少女察觉到男人的意图,在男人伸出手指触碰大腿 根部,夹紧了双腿。
“放开。”
他只轻轻的一个命令,少女便乖顺的松了力道,任男人的手指在私 密处肆意玩弄。
隔着薄薄的底裤,他的手指肆无忌惮勾弄着少女淌着湿意的幽穴口。
“湿了……”
只轻轻几个碰触,少女便淌出大量的湿润,让男人邪佞的抬起了手指,那上面沾满了少女的淫 液。
他将手指举至少女眼前,命令她张开嘴,将沾着她淫 液的手指放了进去。
口腔内是她的味道,那男性的手指正模仿性 交的动作在她嘴里做着抽 送。
一进一出间,她的唾液被带了出来,淌湿了嘴角,流至浑圆上。
男人俯身,将浑圆上的唾液舔了去。
过了一会儿,他将手指从少女口腔内抽了出来。
然后,伸开修长的腿,顶开了少女的腿,他撕开了那湿润的底裤,解开了裤头,就着那底裤的裂缝插了进去。
“嗯──”
被瞬间充满的硬实,少女湿热的小空紧紧的咬住他的硬 挺。
男人轻喘一声,调整了两人的位置,大掌箍住少女的腰,
开始猛 浪的抽 送着。
“嗯─哈啊……啊──”
02
第四音乐教室内,激情肆无忌惮着。
***
许多时候,苏意梨总是在发呆。
她在想许许多多的可能,逃离养父的可能。
从小无父无母,被那男人收养时只不过七岁。
那个男人,大了她十岁。
轩允傲……
他的名字,很好听的。当时她这麽想着。
但现在,只要一听到这名字,她只有害怕与恐惧。
***
被男人在音乐教室玩弄了大半夜,在他怀中昏迷后醒来,回到的是自已的家。
那座学园后山上的豪华府邸内。
自她上高中后,他带着她在学校各处做爱,最爱的是那闹鬼的第四音乐教室。
只因那地方,可以通过走廊到达后山上的豪宅。
他做事很警慎,虽然行为放浪,却从未让学校任何一位学生发现过。
所以,在人前,他是斯文温柔的完美老师。
在她面前,
他是化身为撒旦的恶魔。
睡来时,是午夜三点左右。
她的身边,没有他。
他从不曾和她睡同一张床。
无论怎样的激情中。
浑身酸疼,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嫌吃力,她苦笑着想着明天又要迟到了。
***
天亮,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的太阳很大,苏意梨在铃声敲响的半小时才进教室。
低着头,从后门悄悄的摸到自已的座位上,才刚一坐下,便听化学老师恐怖的叫声:“苏意梨!你又迟到了!到外面罚站去!”
她苦笑一叹,乖乖的由后门走出去罚站。
好疼……
昨夜男人为她头发变短的事而大怒,故意粗鲁的强要她,以致于她今天差点来不了学校。
每走一步都是折磨,私 处被磨得红肿,就算上了药,还是那样的疼痛。
站姿有些怪异,她靠着墙面,减缓那疼痛。
铃……
下课,‘酷刑’结束。
拖着沈重的步伐进了教室,坐到位子上,她查看课程表。
音乐课……
压下颤意,她深吸一口气,收拾好课桌拿着音谱去第二音乐教室。
第二音乐教室位于高中部四楼,她是三年生,只需爬一层楼梯。
走进闹哄哄的音乐教室,女学生照例化妆抹粉,男生们谈笑打闹,而她则像个局外人坐在最角落上。
很快,上课铃声响起来了。
一位长相斯文俊美的年轻男子一走进来,便引发了全班同学的尖叫声。
“轩老师,您今天还是一样帅呀──”
“是是,请各位安静。”
完美的微笑,温和的脾气,他是全校师生共同追逐的音乐王子,连那些男生们也少有逃脱的。

只有她,从头至尾,不曾与那群女生们共舞,冷冷的,带着恐惧的盯着那台上的男子。
从不只一次后悔,要是没被他收养该多好……
要是,不会长大,该多好……
***
“喂,苏意梨,你又发呆了呀!”
突然,头皮传来的刺痛拉回了她的神智,扭头一看,是那个剪她头发的男生言哲熙。
言哲熙坐在她隔壁,一脸恶意的揪着她的长发。
“放开我,要是轩老师看到了,你会挨骂的。”
她偷瞟了台上一眼,见轩允傲没注意到这边,稍松了口气,朝言哲熙低吼着。
“呀,你这丫头就知道拿轩老师当挡箭牌。”
他话虽这样说,倒还是乖乖的松了手。

轩允傲虽然温柔脾气好,但在他授课时段,若是学生不专心,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倒不是他会亲自惩罚学生,而是他的亲卫队,防不胜防,异常的恐怖。
音乐教上相安无事,轩允傲从头到尾都未曾看过她一眼。
下课后,正收拾音谱时,被轩允傲点名了。
“苏意梨,到老师办公室来一趟。”
他话一落,她身体便是一僵,教室内,瞬间传出女学生嫉妒的尖叫:“呀,老师好偏心,又要帮苏意梨辅导了!”

“下星期我们玛利安校要和圣帝亚校举行音乐比赛,三年级是苏同学,老师当然要偏心一段时间了。”
轩允傲微笑着解释,成功的消去了女生们的不满。
苏意梨一听,在心里苦笑嘲讽,这个男人就是如此,甜言蜜语一堆,却是高端的让任何人都察觉不出。
她会成为三年级生的代表,不仅是因为她音乐好,最重要的是轩允傲的假公济私……
连着向班主任请了后两节课的假,她抱着乐谱进了轩允傲的个人办公室。
和第四音乐教室一样,这间办公室没有开灯,淡淡的光亮全靠被窗帘遮盖的太阳光。
进门,反手上锁已经成为习惯。

二十坪米的空间内,没有轩允傲的身影,他的个人休息室内却传出水声。
那是,在沐浴……他的习惯……
“进来。”
扩音器内响起了男人低沈的声音,她放下乐谱,抓着裙裤摆拧开了休息室的门。
毛玻璃上映照着男人伟岸的身形,他正在洗头,她还有一点时间。
“老师……”
她试探轻唤,见他应了声,结巴着解释道:“那、那儿还很疼……”
未完的话,暗示着她今天无法陪他,请求他放她一马。
他只轻应了声,什麽也没说的继续他的洗头大业。
她只能僵在原地,不安的低垂头等待他发落。
水声停了,毛玻璃被推开了,年轻男子只在腰际围了张浴巾。
那一身完美结实的肌肉与他那张斯文的脸极不相衬,却又意外的协和。
“过来,替我擦头。”
他坐到床沿上,背对着她,并扔了条毛巾给她。
她一把接过,脸上带着欣喜。男人的举动告诉她今天不会再要她了。
她跪在床沿边,替那微垂头的男人温柔的拭干头发上的水珠。
空间是沈默的,透着淡淡的温馨,可惜她没有注意到。
待水珠全拭去了,他抬起了头,盯着她,趁她不备之时揪住她的长发拉进他怀里。
“呀──”
她尖叫着倒在男人的怀中,因他侧对着她,所以她的姿势很难受,却不敢反抗的僵着。
“那个男孩,就是经常拉你头发的那个吧。”
她一惊,以为男人没注意到的。
“是,是的。”
乖顺,在他面前,她从不敢隐瞒他任何事。
“那个男孩,是学校董事之一的孙子,言财团的长子,权利够大的呀。”

他的声音很阴沈,话中隐藏的暗示让她惊恐的向他保证:
“我什麽也不知道……老师要是不喜欢,我会向班主任申明换位子的。”
她乖,他就不会折磨她。这是十八年来的经验结论。
“那倒不必。”
她的保证取悦了他,那张布满阴霾的俊脸重新换回了温柔的笑。
***
中午下课后,苏意梨去食堂用餐,遇上了化学老师。
“苏同学,麻烦你去第三化学室帮老师拿这个资料好吗?”
“是的。”
第三化学室,高中学的对楼第四层。
推开门,空荡荡的房间内摆满瓶瓶罐罐,她走向办公桌,从一堆散乱的资料里找出化学老师交代的资料。
啪……
她猛然回过头,只见半开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关上了。
“死丫头,好好在里面呆着吧,今晚别想回家了!哼。”
门外,一群少女的声音传来。
她放下找到的资料,苦笑一声,心知又是老师伙同学生们一起来欺负她了。
这次会欺负她的原因,毫无疑问又是轩允傲的关系。
肚子传出饥饿的嘶吼,她拍拍小肚子,早知道该吃了午餐再来这化学教室。
那天苏意梨被关到晚上六点左右才被前来化学室的另一位老师救出。

时间很晚了,她提着书包迈开长腿一口气跑回后山的豪宅。
雕刻精致的金色大门被打开,宫廷式的水晶吊灯照得百坪米的大厅雪亮如白昼。
急促的呼吸平缓后,她将书包交给迎上来的佣人,向偏厅食堂走去。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因为被关在化学室里了。”
她向正在用餐的轩允傲交代迟回来的原因。
“坐下吧。”
他的表情挂着斯文的笑吩咐道,她看不出他是否生气或是接受她的理由,只能忐忑不安的坐在他对面。
佣人适时的端上了晚餐,她在他眼神的示意下开始用餐。
待晚餐结束后,他用湿巾擦拭了嘴角,交差着双手支撑着下颚顶在桌面上,对她笑道:“我准备将你调到三年A班去。”
她一愕,不解问道:“为什麽?只差一学期就要毕业了不是吗?”
她现呆在三年B班。
“有位同学转学了,让你转进去保持升学率。”
他淡淡解释。
“哦,是。”
他的解释让她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当然她也没理由反驳,反正呆在哪个班都一样。
“呆会泡个澡到我房间来。”

他吩咐完,起身离开了。
她一叹,在佣人平静的目光下走向二楼的寝室。
她的养父,那个男人,给予了她物质上的富裕,当然交换条件是她得用身体来满足他。
***
苏意梨五岁时成了孤儿,她的父母死于车祸中,其它亲戚不愿收养她这个吃闲饭的,所以她被扔进了孤儿院。
在孤儿院呆了一年,轩允傲来了。

她是他的生日礼物,这是他收养她时的第一句对话。
“你是我爸爸买给我的生日礼物,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仆人,我是你的主人。”
孤儿院是个现实的地方,他们不会管她愿不愿被收养,也不会理会那些收养人的动机,只要能出得起钱,他们就会送走她。

于是,六岁的苏意梨,有了轩允傲这个主人。
九岁,轩允傲的父亲死在医院里。
同年,轩允傲向外宣布她是他的养女。
在十五岁之前,她的生活都是很平静的。
有吃有喝,每年两次国外渡假。
03
十五岁之前,她过的是真正的饭来张口茶来伸手的大小姐生活。
一切,都在十五岁之后停止。

她初潮来得比同龄女孩晚,她是十五岁生日的前一晚来临的。
那个时候,轩允傲在她身边。
拿着注射过的针筒:“本来还不想用的。”
那只针筒里装的是可以催使月经早到的药液。
也就是说,她的月经不是顺其自然,而是外力使然。

月经来了之后,她的身体也跟着产生了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胸 部,由原来的平扁快速成为为B罩杯。
她的第一个胸罩,是他买的。
那个变态的男人。
那是他强行为她带胸罩时她的咒骂。

她怕他,从小就怕,从见到的第一眼就怕。
或许是那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仆人,我是你的主人。”让她映象太深刻了吧。
也更或许是他的表里不一,温柔假像下的冷酷从不曾在她面前隐藏过。
反正,她就是无由来的害怕着他,不敢亲近他。

然后,男人的反常,一直持续到她十六岁生日。
她早该顺着心中的直觉逃离的,只要她聪明点,国中毕业去住寄宿学校,那她就不会遭到强 暴了……
***
十六岁生日,是花季的年龄,可以邀许多同学一起来参加。
不过,她是例外的。
一张脸只能算清秀,性子很冷,不爱说话,从小学到国中,若她不主动开口,绝不会有同学或老师察觉到她的存在。
所以,她的生日,唯一会给她庆祝的只有轩允傲。

他似乎比她这个当事人都还要期待她的生日,那时不明白,现在清楚了只觉讽刺。
那天的天气很暖和,破天荒的他邀她去郊外游玩,属于十六岁女孩玩乐的年纪,那一天,他像个温柔的哥哥,
让她完全了解了。
只不过是陷阱而已。

让猎物放下戒心,他再收网。
一杯红酒,再加一点迷药,醒来,她已赤身裸体躺在他身下,雪白的被单上,刺目的暗红,她的纯贞已失去。
被强 暴了……
她哭过,她骂过,她甚至要告他。但屏幕中被摄下来的画面,那淫荡的呻吟,痛苦并欢愉的表情……
令她羞愧欲死。
“任谁看了,都不会承认,你是被强 暴的受害者吧。”

他挂着斯文的笑,少了眼镜的遮挡,他眼中透着一股强硬的霸道与狠绝。
他亲吻她的脖颈间,那里早已摞下一大窜的吻 痕。
任她掩面痛苦,他专注于她脖颈间的细腻,情 欲在细碎的吻中点欲,他腹下一热,黑
眸一黯,开始用牙轻咬的她脖颈,再次印下诱人的红痕。
“不要──”
她察觉到他的动作,猛的推开他,忍着下 体尖锐的疼痛欲逃下床,却很快便被男人扯了回来。

他攫住她的下颚,眼神阴鸷的朝她威胁道:“不准逃,要是你敢反抗,我可不能保证那
些画面不会被传出去。这些年养你的花销,该是用这具美丽的身子回报给我了。”
她乖乖的顺从了,从最初到最后。
他见她乖,不再反抗,脸上的斯文笑容又回来了。
他伸出一只手攫住那小巧饱满的胸 部,另一只手,则捧住她的后脑勺,手指缠绕那一头柔的短发。

“从今天起,不准你再剪头发。”
他霸道的下着命令,她只有服从。
从一开始就输了,她服从他,他给她需要的物质。

“啊……”
他的唇顺着脖颈一直滑落到浑圆上。
细细的舔吮着周边的乳 肉,用手指撩拔那红肿充血的乳 尖儿。

一切都是那样的温柔,如一根羽毛轻轻的飘落在身体上,那种有点痒有点难受的怪异快感。
他熟知她身体的一切,以着最娴熟的技巧撩拔着她。
欲望来得太快了,那细碎连绵的吮吻击溃了她所有的神智,情 欲主宰了一切。
“嗯……”
她咬牙也忍不住的呻吟,随着身体益发高涨的情 欲,她叫得越大声。

蓦地,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高拉回了她迷失的理智。
发现自已竟是如此陶醉于男人给予的缠绵中时,少女一脸羞愧的挣扎着离开男人的怀抱。“不要──”
少女的拒绝,换来的只是男人的一个轻笑,那饱含嘲弄的冷笑。
见她通红着小脸,极力抗拒他带给她的快乐,那邪恶的心态驱使他伸出大手一把扳开了那白细的大腿。

“不要──不要看──”
她尖叫着,整个下身被赤裸的呈现在男人面前。

那火热的目光贪婪的想要吐噬一切,在他的注视下,她感觉到幽 穴处流淌出更多的热液。
他伸出手指探向深幽地,掬起满手晶莹的花蜜举至她面前。
“看,这是你要我的证剧。淫 荡的女孩,你的身体想要我,哪怕我是强 暴犯。”

他在嘲讽她,她却无力反驳,羞到最极端是泪流满面。
她啜泣着向他求饶:“求你,放过我……”
“太晚了。”
他仿若叹息似的说完,便一股起气的,将她的大腿扳到最开,举着那硕大的赤红柱体冲进了桃源洞内。
咕啾……
充沛的水液是最好的润滑剂,男人不费吹灰之力抵至她最深处,子宫口处,传来一阵经脔快慰。

“啊啊──”
她为极致的快感而叫喊着。
他开始抽 送起来,由缓到快,由浅至深。
她的身体像火在燃烧着,雪白的胴体溢出香汗,随着男人每一次勇猛的撞击,她的头向
后仰,带动着那美丽的发在空气中摇曳出诱人的风景。

“嗯嗯、慢点、慢点──好疼、好疼……”
男人的攻击越来越烈,那初尝禁果的紧窒已到达极限的开始传出细小的疼痛。

有了一,就有二。
十六岁那年,轩允傲来了她们学校,当了音乐老师。
俊美的外表,出众的才华,傲人的天份,让他受到全校师生的爱戴敬仰。
没有人知道她和他的关系。
毫不起眼的学生和光芒四射的老师……
***
“啊啊──不要!不要──”
他猛浪的将她的大腿压至她胸 前,下 体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前。
那湿热的小 穴内正插 着男人赤红的柱体。
透明的液 体随着硕 大流淌出来,沾湿了身下的被单。
“哼、哈啊……不要,求你不要再进来了!”
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少女哭泣着求饶。
她的双手被举高绑在床头的柱上子,雪白的身子随着男人的前后抽送而上下晃动。

小巧玲珑的浑圆覆上两只古铜色的手,男人的手揉搓着那粉红色的奶 尖,让它在他掌心下硬挺充血。
“轩、允……傲,放了我,求求你……”
“那可不行。你可是我好不容易养成的玩具,这辈子,你只能被我压在身下……”

他在她耳边恶意的说完,一口咬上那白玉的耳垂,细细的啃咬着。
并加快了腰际的抽 送。她为这突来的猛烈而尖叫:“……啊啊──”
“不要想着离开我的一天,连这想法也不能有,否则……”
未完的威胁中,他的眼神透着邪佞与独占欲让她心寒……
不能离开他,那注定得做他一辈子的性 爱玩具……
这种事,她不要!

那时,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会逃离这一切!
只是,男人的邪恶,她为此付出了代价……

04
发文时间: 06/29 2009
***
苏意梨被转到了三年A班,毫不起眼的她在这毕业期间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
她是以小提琴天才少女提拉的第一伴奏者出名于校园新闻榜。

提拉,大学部一年A班的校花,她拉得一手的好琴,被音乐界誉为天才小提琴手。
提拉为一年一度的校园小提琴比赛要召选出她的伴奏者,轩允傲推荐了苏意梨,而提拉在听过苏意梨弹的钢琴欣然答应了。

苏意梨的默默无闻,借着提拉的名气渐渐被众人所认识。
只不过,她向来行事低调,平凡的脸属于那种一看即忘的类型,哪怕众人知道有这个名字,对她的面部印象也小得可怜。

每周的星期二至星期五的最后一节课,苏意梨都会在第二音乐教室里和提拉一起练习。
提拉是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她有着出众的学识家世,可以说是和轩允傲同一层次的人物。
不同的是,提拉是位气质高贵不骄纵的千金小姐,而轩允傲则是表里不一的恶魔。
“休息一下吧。”
时针走到下午六点三十二分,提拉放下了小提琴,坐在椅子上休息。

苏意梨将手离开钢琴,她偷瞄着提拉那漂亮的脸蛋。
“我发现你最喜欢看着我,为什麽?”
提拉突然提问道。
她一愕,脸上出现不好意思以及被抓包的窘境,但见提拉并无不悦,她松了口气,小声回道:“因为总感觉你有很多的心事。”
 
 或许是提拉总是开朗爱笑,但在她安静时,她身边隐约会透出一股忧郁。
提拉一听,神情一愕,接着眯眼细瞧着苏意梨。
她还是那麽的平凡,只是隐隐透出一种不属于少女纯真的成熟气息。
她想是因为她的早熟。
 
 提拉从没见到过苏意梨笑过,在她成为她的伴奏者,一直都是沈默着,若她不主动说话绝不会被注意到。
“你为什麽认为我有很多的心事?”
她掩饰的一向很好,却被苏意梨看穿了,是巧合吗?
“不知道,只是直觉。”
她如是回答。
历来她的直觉总是出其的准,唯有那一次……失败了。
 
 忆起不堪的往事,她露出了苦涩的淡笑。
“现在你比我更像有心事呢。”
“……嗯。”
她有许多的心事,而那些事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
“可以谈谈吗?”
“不能。”
“那算了。”
短暂的交谈算得上是她们认识以来最多的一次。

那之后,她们除了在音乐上交谈几句外,其它时间一直是沈默着的。
***
苏意梨的生日,十六岁的生日。
轩允傲说,要帮她庆祝生日,叫她换上他给她买的洋装。
她乖乖的换上了,走出房间时,楼梯口,轩允傲站在那里,斯文的俊脸和金边眼镜,白
色的衬衣休闲裤,他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完美。
只是那眼中划过的邪气让人不寒而粟。

他向她伸出手,那骨节分明的古铜色手指那样有力而漂亮。
“过来。”
他的微笑,在她看来,只是恶魔的召唤,所以她迟疑着。
他为她的犹豫而面色一沈,包围着他的和馨春风瞬然消失,她一惊,不敢再犹豫的伸出小手搭上他的。
他为她的察言观色重新挂上了微笑。
“今天,你想去哪,我都陪着你。”

他向个温柔的好哥哥,露出的微笑只有宠溺,而不似以往的邪恶。
她为他的转变而疑惑,却也为他的放任而开心。
所以迷失了,一向警慎的心,被恶魔的假象所惑。
***
“只有我可以得到你,永远的,我的宠物……”
激情中,他总爱用着邪恶的语气与阴狠的表情对她如此道。
她对他的恐怖,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想逃离的欲 望,胜过一切……
***
今天,是轩允傲的生日,二十八岁。
年轻有为,家财万贯,俊美斯文,他的一切都像是从少女漫画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一样,那样完美得令人惧怕。

轩允傲的生日是极度奢华与热闹的。
他二十岁读完大学就登上了轩氏帝国的董事长宝座,没有任何阻碍的,他站在最高点,像是个天生的王者,令老天爷眷顾的宠儿。
 
 轩氏帝国,遍及世界各地的财力,势力,世界排名第一的大财团私营企业。
他会轻轻松松的登上董事长宝座,其一便是因为这整个轩氏,只属于轩家一人所有。
轩允家族是自私的,绝不会让任何人来瓜分他们的帝国。
所以,令人眼红。
 
 上一任的轩董事长,便是死在有心人的暗杀下。
“乖乖,今天的你真美……”
被禁止前行的三楼里,一面落地窗前,伫立着一位赤裸的少女与一位穿戴整齐俊美斯文的男人。
他的手覆盖在少女雪嫩的浑圆上,透过镜子注视着少女一脸的娇羞。
“会冷……请快点穿上好吗?”
她摆出一惯的柔弱博取男人少得可怜的怜悯。
“当然。”

他淡笑,心情似乎很不错,不再戏弄她,取来一件粉红色洋装给她套上。
她像个木偶站在那一动也不动,任他服侍。
羞红的脸,无论多少年的习惯,赤裸伫立在他面前时总是不自在。

待穿好洋装,他取来一套珠宝戴在那洁白的脖子上。
“真美……”
他的手在她脖颈间流连,那细嫩的触觉,没有任何瑕疵的白皙,他想狠狠的在上面吮出几个红印。
但是不行,这片肌肤得暴露在阳光下,他不能如此的放肆。
他的手顺着洋装的荷叶皱边领口滑下去,覆在那未着胸罩的圆浑上。细细的摸搓着。
“再不下去,会迟到的……”
嗯……

她压下男人的挑逗而升起的欲 望,轻声的提醒着他。
他的手一僵,爱恋不舍的抽了出来。
“我们走吧。”
他搂着她的肩,离开了房间。

客厅里人很多,她不爱热闹,在陪着轩允傲露了个脸后缩到了角落。
“喂,苏意梨,真没想到你是轩允傲的养女呀!”
一声粗鲁的男声在她耳际响起,她抬头,那是言哲熙。
少了校服的他,穿上了正式的晚宴服,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了不少。
  “你好。”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少女   男人   老师
  • [原创]沪上老陈携妻完成首次3P 骚妻终于放开了压抑的本性 甚至觉得2个男人已经不够满足! 持续招募单男、夫妻、单女 [27P]
    [original] Shanghai old Chen takes his wife to complete his first 3p. Sao wife finally lets go of her repressive nature and even feels that two men are not enough! Continuous recruitment of single male, couple and single female [27P]
    2021-06-24 00:00:00993
  • 新人首贴,坐标010,老师一枚,有动图,欢迎评论[22P]
    New first post, coordinates 010, a teacher, moving picture, welcome to comment [22P]
    2021-06-23 00:00:00176
  • 当年的小学老师[11P]
    Primary school teacher [11p]
    2021-06-22 00:00:00707
  • 超级想做爱 ~ 抖阴少女一枚!喜欢后入,野战,车震。会叫姿势多[23P]
    Super girl who wants to have sex! I like late entry, field combat, car shock. Can call posture more [23p]
    2021-06-19 00:00:00174
  • [原创]之前干的小骚货又有新男人 人生中的第n个 丰乳肥臀 值得一搞[33P]
    [original] the little whore who did it before has a new man´s n-th full breast and fat buttocks in his life, which is worth doing [33P]
    2021-06-17 00:00:00134
  • 小学老师说她想要[14P]
    Primary school teacher says she wants [14P]
    2021-06-13 00:00:00139
  • 内射高中的数学老师[11P]
    Mathematics teacher of injective high school [11p]
    2021-06-10 00:00:00121
  • [原创]日了18岁的美少女战士[25P]
    [original] Japanese 18-year-old girl warrior [25p]
    2021-06-10 00:00:00140
  • 人前清纯少女,人后淫娃性奴[15P]
    A pure girl in front of a man, a prostitute after a man [15p]
    2021-06-07 00:00:00185
  • 报个平安,到了客人安排的酒店!与一百多男人媾和过了[38P]
    Report a safe, to the hotel arranged by the guests! Made peace with more than 100 men
    2021-06-04 00:00:00224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