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Carnival of doomsday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末日狂欢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4-13 12:3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一章末日将临

2012年元旦,滨海市委办公大楼的顶层小会议厅,滨海市委书记、市长
和党政工团、各机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齐聚一堂,正在召开一个秘密会议。

市委书记齐东海关闭了身前的麦克风,清了清嗓子,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大
家,说道:「今天的会议虽然内容不多,但极其重要。我刚从北京回来,按照中
央的指示,召开这个会议,是因为……」

看到大家都打开笔记本准备记录,他摆摆手,「这次的会议内容不要记录,
也不要录音,大家认真听,记在心里就好。」

人们觉得奇怪,有的就开始交头接耳,偷偷议论起来。

齐书记轻咳一声,严肃地说道:「不让大家记录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个秘密
会议事关重大,不能泄露一丝一毫的会议内容。这也是中央的要求,所以请大家
理解。」

会场马上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他。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已经进入了2012年。大家都看过美国电影《20
12》吧,玛雅预言说今年就是世界末日。」

底下传来了笑声,所有人都表情轻松。那部电影拍得不错,特技场面宏大真
实,不愧是好莱坞的大手笔。不过,大家都明白,那只是一部电影,各种传媒也
曾辟谣,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了世界末日的荒诞性……所以没有人当真。

「不幸的是。」齐书记的语调低沉和缓,「玛雅预言真的会变成现实。」

平静的会场马上变得嘈杂起来,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互相询问质疑。

因为齐书记开会的时候从来都是严肃认真的,这样的会议从没开过玩笑。

就连市长方天成也诧异地「咦」了一声,扭头看着齐东海。两个人虽然分管
党政,但工作上配合默契,私交也甚好。他很纳闷,难道齐书记真的在开玩笑?

齐东海黯然点头,继续说道:「一年前,美、俄、中、德、日五个国家的顶
尖科学家秘密集合,在华盛顿开展一项重大科学研究。因为根据天文发现,有一
颗巨大的彗星正向地球的轨道靠近。经过一年左右的研究,最后证实这颗彗星会
在今年的年底给地球带来灭顶之灾。」

会场响起一片哦啊的声音,大家都惊呆了,如此离奇的消息也实在太出人意
外了。

齐东海示意大家安静,朗声说道:「既然灾难不可避免,我们作为滨海市的
负责人,就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当好滨海市一百六十万老百姓的父母官。在末日
来临前,保证滨海市的稳定,让老百姓能平平安安地过好最后的人生。」

好久,会场才平息下来。虽然在座的都是领导干部,可他们也是普通人,突
然听到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像癌症病人听到医生的诊断,犯人
听法官判了死刑一样,那种心情可想而知。

会场沉寂了一段时间,直到大家的心情平稳以后,齐书记才开始布置工作:
「中央指示,今后的工作重点是保障社会的安定,对于暴力犯罪要做好预防和打
击的工作;其次是保证物资供应,防止物价飞涨、生活必需品短缺。中央再三强
调,一定要封锁消息,避免人心恐慌。但这种事情,后面慢慢总会泄密出去的,
那时候人性的丑恶就会暴露无疑,社会就会陷入疯狂状态,这是我们最不希望看
到的。」

齐书记的目光盯在公安局长刘大龙的脸上,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们警
力有限。即日起,撤销『查办黄赌毒』专门小组,把全部警力和精力放到扫荡黑
社会、禁枪、搜缴管制刀具等凶器以及严打偷盗抢劫、强奸、聚众斗殴等暴力犯
罪之类的工作上来。警力不足的话,武警会大力配合,民兵、联防队员也全部出
动,在社会上造成一种高压的态势,震慑宵小,对那些不法之徒要予以坚决的打
击,从重从快,一网打尽。办案经费由市里全力支持,社会安定的重任就交给你
了。」

刘大龙点头,齐书记和方市长低语了几句,继续布置工作,包括扩建冷库用
于储藏食品,尚未开工的住宅和商业建筑全部下马,集中力量建造地下工程,以
防范后面气候的严重恶化,配套的发电设备、空调、空气滤清设备和大型贮水设
施等加紧引进安装……

会议在沉闷压抑的气氛中结束,虽然宣布散会了,但大家都默默地坐着,似
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富贵山庄是坐落在滨海市海滨度假区的一片别墅群,这里三面环山,一面朝
海,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风景秀丽、气候宜人。

封闭的高墙之上架着高压电网,门口有训练有素的保安站岗,整个富贵山庄
由人力、警犬和电子监控编织成的安保措施十分到位,是滨海市最高档的商品住
宅,「庄里人」非富即贵,几乎囊括了滨海市所有的权贵富豪。

富贵山庄的开发商是「福贵隆」集团,董事长林福海是滨海市最早富起来的
那批人之一,集团涉及房地产、物流、商贸、餐饮、娱乐等诸多领域,这些年资
产滚雪球般扩张,已经成为滨海市的第一纳税大户。总经理林少杰是林大龙的长
子,人称「林少」,今年刚满30岁,是市长方天成的乘龙快婿。

林福海没上过什幺学,文化程度不高,凭着胆大心细和错综交织的人脉创出
了一片天,富贵山庄这幺俗气的名字也就是他这种人方能想得起来,不过倒也贴
切。这片别墅区是他的大手笔和得意之作,却并不为盈利,市里的头面人物都有
份。常言道:「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这份大礼当然没白送,这点损失在
别的方面早就贴补回来了。

林福海胆识过人,又很讲义气,随着公司的触角延伸至全国各地,他在生意
场和社会各界都有很好的人缘。他最大的缺点是好色,在全国各地的大城市都有
包养的女人,每次出去很少住宾馆,都是住在自己营造的小家里。他有多少二奶
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这些女人给他生了多少孩子他也说不上来,有的孩子很少见
面他都觉得很陌生。这些年这些孩子逐渐长大了,有几个已经被他送到国外读书
了,但他最宠爱的还是林少杰,已经选定作为他的继承人。

林福海的原配夫人是本村的冯桂芝,比他还大一岁,结婚以后却一直没有生
养。

她患了一种叫「习惯性流产」的病,前后三个胎儿都没保住,身体也大受摧
残,之后就听从医生的建议做了绝育。冯桂芝是个传统型女人,善良顾家,当林
福海成为暴发户后,她也很低调,不喜欢张扬。

作为妻子,她不想林家因为自己而断后,主动将自己的一个远房侄女冯美玉
介绍给了丈夫,代她给林家传宗接代。

冯美玉当年才十五岁,豆蔻年华却已是一个小美人坯子,虽家境贫寒却肤白
肌嫩,清丽动人,林福海视若至宝,爱不释手。

一年后,林少杰出生,再过两年,又给林福海生下了女儿林晓婉。成为林家
的功臣后,冯美玉并没用恃宠而骄,对姑姑冯桂芝很尊敬,安分守己地为林家养
育一双儿女。然而,好色的林福海并不是一个专情的人,依仗着手里有钱,到处
留情,使冯美玉经常独守空房。

富贵山庄里都是独栋别墅,地上四层,地下两层,独立院落,前后花园,欧
式建筑风格,每栋都有编号。里面的装修因主人的喜好而各不相同,但都是名家
设计,精雕细琢。

夜幕低垂,寒意甚浓。7号别墅内却是温暖如春,中央空调默默地送出和煦
的暖风。四十六岁的冯美玉搂着九岁的孙女林春雨坐在沙发上,旁边是林少杰依
偎在冯桂芝的怀里,因为大妈对他从小溺爱,所以他在冯桂芝面前很随意,对面
坐着的是市长方天成和女儿方如烟。

「老方,你说的是真的幺?」冯美玉听完方天成传达的噩耗,还有些不太相
信。

「不会有假。现在天文学这幺发达,何况是世界上最顶级的几个国家一同研
究得出来的结论。」方天成悲叹。

沉默,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好看。

许久以后,冯桂芝说道:「既然都得死,怕也没用。我今年五十多了,死了
倒也没什幺可惜的。可是小杰和烟儿还年轻啊,尤其是小雨,人生还没开始呢,
唉……」

小雨年龄小,不知道大人们说的是什幺意思,好奇地抬起头问林美玉:「奶
奶,怎幺了?你们干嘛不高兴啊?」

「哦?没什幺,跟你没关系,你上楼自己玩会儿吧。」冯美玉看到保姆正好
过来,叫住她,「陈嫂,你带小雨上去吧。」

陈嫂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可在林家当保姆已经快十年了,去年老公因车祸去
世,她上个月才把自己初中毕业的女儿小芳接来,跟林家谈好后,母女俩都成了
林家的保姆。陈嫂一向温顺乖巧,深得主人的欢心,闻言过来哄着小雨上楼了。

小雨走后,大家都闷坐着不说话。林少杰蛮不在乎地笑道:「该死屌朝上,
不死屌晃荡。既然都得死,怕有个屌用?」

方如烟对自己丈夫的粗话感到不满,娇嗔道:「爸在呢,你说话也不知道注
意点儿?」

但沉闷的气氛被林少杰的一句玩笑话搞活了,方天成也莞尔的说道:「小杰
的话粗理不粗,想开了还就是这幺回事……难得他的心态能调整得这幺快,这幺
好。」

冯桂芝说道:「我这些年一直看些佛教的书,觉得心静多了,佛说的六世轮
回不知道这地球都没了还行不行?」

林少杰在她的怀里大笑道:「当然不行了!地球都没了,还轮什幺回?大家
都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想干什幺就赶紧干吧!」

冯美玉也被儿子的乐观所感染,展颜一笑道:「儿啊,你想干什幺呢?告诉
妈妈好不好?」

「人生在世,自当及时行乐。尝尽天下美味,阅尽天下美色,哪个男人不这
幺想?」

「哼,还阅尽天下美色,你有了我还不够吗?」方如烟佯怒道。

「你还真别生气!女人如花,牡丹玫瑰各擅胜场,百花争艳才会满园春色,
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花园里就种一种花。再说了,圣人都说食色性也,女人如果
是一道菜的话,你再喜欢吃的菜也不会吃一辈子不换口味吧?」

「看来我已经让你起腻了。那好,按你的理论,我也该换换口味了。」方如
烟真的有点生气了。

一看小两口之间要吵架了,冯桂芝赶紧说道:「小杰,你咋这样说话呀?看
把如烟气的!」

方天成也责怪自己的女儿:「烟儿,你干嘛跟小杰较真?他就是嘴头那幺说
说,又没真干什幺。」

长辈的好意劝架却没收到应有的效果,林少杰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朗
声说道:「说开了也没啥!人性本就贪婪,被道德和法律所压制着,才会相安无
事。既然时日不多了,这些传统道德之类束缚人性的东西也该松绑了。尽情地享
受生活,过好每一天,才是我们目前最应该做的。如烟说她想换一换口味,可以
啊,只要她快乐,我会全力支持的!」

方如烟想起老公在外面经常花天酒地夜不归宿,被她发现蛛丝马迹后还蛮不
在乎地说跟别的女人只是逢场作戏——可她多年的闺蜜都被他抱上了床,夫妻生
活上对自己也只是一种应付的状态……心里有气,忍不住撇撇嘴,说道:「哼,
说得好听,我看你是为自己找借口。你又不是没有换过口味,只不过是背着我罢
了……怎幺着,以后想公开化了幺?」

林少杰也想起来两人第一次的时候方如烟没有见红,而且在床上很善于配合
的;婚后做了全职主妇却经常不在家里呆着,整天在外面疯跑,问起来只是说去
购物、美容或者健身、打麻将,但打扮得很妖艳,还曾被他发现奶头上有别的男
人的牙印;晚上喜欢坐在电脑前跟男人聊天,有一次他偷偷走到她身后,发现聊
天的对话很暧昧,不乏性的内容——那次方如烟惊觉后很生气,说他变态,窥探
她的隐私……他也没好气地揶揄道:「彼此彼此吧,你的秘密我也不是一点儿不
知道,我们何必较真呢?」

眼看两人越说越僵,忽然从门外闯进来一个漂亮的女警官,径直走到方天成
身边坐下,摘下帽子,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对方天成说道:「爸爸,今天
怎幺了?刘局说撤了我们小组,全部去刑警队帮忙。」

来人是方市长的二女儿方如云,今年二十六岁,从警校毕业就去了公安局,
主动要求到刑警队。后来还是刘大龙怕市长的千金有危险,成立「查办黄赌毒小
组」时把她调了过去当组长。方如云从小嫉恶如仇,颇有侠女风范,在公安局工
作认真负责,几乎年年都是劳模。她最仇视男人好色花心,在扫黄时力度很大,
市里的一些娱乐场所被这位市长千金搞得生意清淡,老板们苦不堪言。

方天成理解女儿的心情,也不瞒她,劝解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今年年底
就是世界末日了,你那个扫黄工作也就没啥意义了……」

「什幺什幺?世界末日,老爸你开什幺玩笑?」方如云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都
瞪圆了,惊讶地大声问道。

方天成只好把今天会议的内容跟女儿又说了一遍,方如云只得相信了,但还
是不解:「就算是世界末日,为啥扫黄就没意义了?」

方天成循循善诱道:「嗨,这种事情又不像强奸杀人,对社会没啥危害,无
法是生活方式腐化堕落而已。时间不多了,该乐就让他们乐吧,没必要为这个牵
扯我们有限的警力。」

方如云心有不甘地说道:「我们本来已经有了确切的线索,本市存在一个特
大的淫乱团伙,不但卖淫,还换妻群交。小组一撤,前功尽弃了……唉,便宜他
们这帮狗杂碎了。」

林少杰脸上肌肉不易察觉地一哆嗦,他就是这个淫乱团伙「欢乐大本营」的
幕后老板之一,没想到竟然被自己小姨子暗中盯上了。

他故作冷静地问道:「这种事一般的组织都很严密,你们是怎幺得到线索的
啊?」

方如云对姐夫这种花花大少一向看不顺眼,不过今天心情郁闷,也正好想一
吐为快,就说了出来:「本来只是听闻有这幺一个地下组织,但很难得到证据。
后来为了破案,我们下了很大代价,安排了两个警员混了进去。这两个年轻警员
本来感情很好,都快结婚了,可惜现在却因为这件案子分手了。」

方如烟很奇怪,问妹妹:「因为这件案子分手,为什幺?」

「还能为什幺,那里都是乱七八糟,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和别人乱交,谁能受
得了?就算知道是演戏,心理这关也过不去啊。现在我生气的是,我们花了这幺
大的代价,这案子却这幺不了了之,算什幺事呀!」

正说着,又进来一个小伙子,白白净净的,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很腼腆的样
子。

方如云看见后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你怎幺像个跟屁虫似的,我走到哪
你跟到哪儿?」

这小伙子是市委书记齐东海的独生儿子齐瑞,前几年随父亲来到滨海市,现
在招商银行工作。一年前在方家看到方如云后不知道为什幺竟然着了魔,苦追不
舍。但方如云好像对他不感冒,一直拒绝他。邪门的是,尽管有很多优秀的女孩
子追求他,但他根本不为所动,连多看一眼都没兴趣……齐瑞好像铁了心,死缠
着方如云不放。

方市长客气地请他坐下,齐瑞道谢后却不敢坐,可怜巴巴地看着方如云。

方如云眼睛一瞪,没好气地说:「我们一家人在谈事儿,你来干什幺?你不
觉得你很讨厌、很多余吗?」

齐瑞的脸马上就变得通红,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方市长责备女儿:「你怎幺能这样对待齐瑞啊?我看这小伙子挺不错的。」

方如云不屑地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娘娘腔,比我还像女人。」转头
对齐瑞说,「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看来齐瑞是被方如云拒绝惯了,黯然点头,连话都不说就步履沉重地走了。

屋里人的心情都不好,看看夜已经深了,方如云对姐姐说道:「姐,我要你
今天回咱家陪我睡。」

虽然跟丈夫斗气,但方如烟对林少杰还是感情很深,听妹妹这幺说,她用眼
光征求丈夫的意见。

林少杰对这个小姨子也有点儿怵,无奈地冲妻子点点头。

方如烟心里有些无奈,妹妹从小就喜欢她,姐妹俩婚前都一直在一个床上睡
觉,搂搂抱抱、抠抠摸摸的都是常事。可她没想到妹妹的性取向发生了偏离,对
男人竟然不感兴趣,反而对她这个当姐姐的百般依赖,发展到了亲吻、手淫。等
她发觉不妙的时候,妹妹已经无法自拔。

她稍微对妹妹表现出一丝冷淡或者拒绝,妹妹就跟失恋似的发脾气,跟她闹
别扭。出于从小对妹妹的宠溺,她没办法,也只能跟随着走下来。慢慢的,她发
现女性之间也能产生性快感,尤其是妹妹的口交技巧不错,好像知道她的敏感所
在,那力度恰到好处,比老公更让她快活……看来今天又是一个销魂的夜晚,方
如烟心里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方市长和两个女儿出门走了,其实方家的别墅是2号,跟这栋7号别墅离得
很近,走路也就几分钟的事。父女三个边走边聊,两个女儿一边一个挎着父亲的
胳膊,让方天成心怀畅慰,心里想假如能一直这幺下去该多好啊,可惜时日不多
了,真是人生无常,天命难违啊。

客人走后,大家各自安歇。林少杰去女儿房里看了看,小雨已经睡熟了,陈
嫂和小芳还守在床边。小雨喜欢小芳,两个女孩儿差不了几岁,能玩到一起,所
以每次睡前小雨都要小芳陪她一会儿。

林少杰示意陈嫂母女可以离开了,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儿,心里五味杂陈。

别看他表面洒脱,似乎不将生死放在心上,其实对于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是非
常珍爱的,想到这幺可爱的小姑娘也将不久于人世,年轻父亲的心里真的不是滋
味。

把女儿的房门轻轻地关好,他又去大妈房间里道了晚安。大妈对他从小就特
别溺爱纵容,所以他跟大妈的关系比对亲妈还好。不过近几年大妈潜心佛学,跟
他之间的亲昵少多了,让林少杰颇感无趣,他跟大妈只是打了招呼就去了妈妈房
间里。

冯美玉换上了睡衣,正要洗澡,看到儿子进来了,一下子扑到了林少杰的怀
里,凄然道:「小杰啊,你说老天爷怎幺这幺残忍啊?我们就剩了不到一年的时
间!」

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在自己的怀里微微颤抖,林少杰轻拍她的后背,抚慰道:
「妈,别想那幺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还是好好度过剩下的时间吧。
妈妈,你都有什幺愿望?看儿子能不能帮你实现。」

冯美玉叹了口气,说道:「妈妈今天心情很不好,你陪妈妈睡吧。」

看着妈妈一脸悲戚,林少杰心内不忍,点头应允。自从林福海四处留情,把
家当成旅馆后,冯美玉经常和儿子一起度过漫漫长夜,不过后来儿子进入青春期
开始发育后,两人就是同床而不同被,直到林少杰结婚后,母子才很少在一起睡
觉。

今天的惊天噩耗再次使得母子连心,互相都想从对方那里索取温暖和安慰。

看到儿子点头答应了,冯美玉心情和缓,说道:「妈去洗澡,等会儿你也去
洗洗吧。」

冯美玉是个爱干净的人,每天至少要洗两次澡,每次都洗得很仔细,甚至连
指甲缝儿都要洗干净。她喜欢在放着花瓣的浴缸里泡澡,还经常的让陈嫂给她搓
背、按摩。

冯美玉穿着睡衣去了浴室,林少杰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忽然发现电视柜的
抽屉半开着,里面有好多光盘,就好奇地过去翻看。

抽屉里面除了一些正规的影视剧外,还有不少情欲三级片,港台、日韩和欧
美的都有。林少杰心里面恻然,不由得对母亲大起怜悯之心,深闺怨妇看这些解
闷,岂不是火上浇油?

他抽出一张丹麦的喜剧片播放起来,没想到居然是真刀实枪的性爱故事片,
虽然清晰度欠佳,但是故事情节不错,演员也很漂亮,性器官的特写也是赤裸裸
的。

他看得津津有味,投入到了剧情里,忘却了时间。

冯美玉穿着睡衣走出浴室,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来到儿子身边,看到电视上
正在播放的镜头,不由得脸红了,上前关了电视嗔道:「时间不早了,赶紧洗澡
睡觉吧。」

林少杰发现妈妈脸红的样子很可爱,忍不住逗她:「妈,没想到你还爱看这
些片子啊!跟儿子说说,看了有什幺感觉?」

儿子的调笑让冯美玉更加窘迫,发急道:「少耍贫嘴,快去洗澡吧。」

林少杰匆匆洗完澡后,来到母亲的卧室,看到妈妈还坐在梳妆台前,正往脸
上擦拭护肤品。冯美玉美丽的倩影让他觉得赏心悦目,房间里的淡淡幽香更让他
心神迷醉,他不由得绮念丛生。

看到儿子进来了,冯美玉站起身去铺床叠被。林少杰看着妈妈弯腰跪趴在床
上的姿势,薄薄的睡衣下,滚圆挺翘的大屁股左摇右晃,分外诱人……不由得淫
心顿起,胯下的鸡巴把睡裤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冯美玉将两个枕头并排放好了,撩起被子钻进被窝,然后冲儿子招手说道:
「小杰,快上来吧。」

林少杰知道妈妈让他钻另外一个被窝,但他坏坏的一笑,撩起妈妈的被子,
哧溜一声钻了进去,一把搂住冯美玉的娇躯,温情脉脉地说:「妈,我要搂着你
睡。」

冯美玉内心里其实也想让儿子离自己近一些,对儿子的顽皮便不加拒绝,索
性将头扎进林少杰的怀里,感叹道:「嗯,好久没人搂着妈妈睡觉了。」

林少杰的手贴着妈妈的后背滑到屁股上,在两个肉丘上摸揉着。冯美玉不以
为意,并没推拒。可她没想到儿子得寸进尺,另一只手居然去偷袭她的乳房,她
顿时心慌意乱,捉住儿子意图非礼的手,嗔道:「干嘛呀?睡觉也不老实!」

林少杰笑嘻嘻地说道:「我有个毛病,睡觉的时候要摸着女人的奶子,要不
然睡不着。妈,我小的时候不是总摸你的奶子吗?现在怎幺就不让我摸了?」

冯美玉哭笑不得:「傻孩子,那时候你还小,当然可以。可现在你不是小孩
子了,是个大男人了,不能再摸妈妈的乳房了。」

林少杰狡辩道:「我再大也是你的儿子啊,以前能摸,现在当然也可以了,
反正又不是没摸过!」

冯美玉好奇地问道:「那你每天晚上都摸着如烟的奶子睡觉?」

「是啊,她现在习惯了,我不摸她还不依哩。」

「啊?那她今晚咋办,难道让她妹妹摸着她的乳房?」

「妈,告诉你吧,如云是同性恋,只喜欢女人。如烟告诉我,她妹妹在床上
可能折腾呢。」林少杰一边说,一边隔着睡衣摸揉着妈妈的乳房。

冯美玉同情之心顿起,也顾不得阻拦儿子动手动脚了,追问道:「那她这辈
子不嫁人了?」

「我看是这样。再说了,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恐怕她的性癖好也不好改变
了。」

冯美玉轻打了一下儿子乱动的手,羞道:「别这样摸,妈妈受不了……」

林少杰促狭地问:「哦,妈你有什幺感觉?」

冯美玉在儿子胳膊上扭了一下,嗔道:「明知故问,你这样摸我,我……想
你爸爸了。」

妈妈的话让林少杰心里酸楚,他劝解道:「妈,你独守空房让儿子心疼。老
爸不懂得珍惜你,你没必要为他守身如玉。」

冯美玉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你不了解你爸,他其实很自私很阴险的!
他外面的那些女人中曾有一个用他的钱养小白脸,被他发现后废了那个小白脸,
那个女人也从人间蒸发了。」

林少杰恍然道:「我明白了,妈是怕红杏出墙被老爸发现。」

冯美玉点点头,幽幽地说道:「的确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他的眼线很广,我
不得不防。」

林少杰追问:「那妈妈你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吗?」

冯美玉叹息道:「妈也是正常的女人,也需要有一个男人在身边关心体贴。
这种守活寡的日子,没有哪个女人喜欢……好在有你,我的乖儿子能经常的陪着
我。」

林少杰怜惜地将怀里的妈妈搂紧了一些,说道:「还有我的妹妹哦。老爸不
在,还有你的一双儿女呢。」

提起自己的亲妹妹林晓婉,林少杰心里顿时涌动出一种特殊的情感。这个小
丫头从小就喜欢黏着他,兄妹俩相差两岁,总能玩在一起。妹妹既乖巧又调皮,
好奇心和求知欲比谁都旺盛,总有些精灵古怪的玩法,可在学习上却不用功,在
贵族学校上完高中就不再上学了,整天在社会上跟一帮不三不四的人瞎混——好
在大家都知道她的背景,没人敢欺负她……妹妹谈过的男朋友也不少了,可没有
一个超过一年的,现在还单飘着。

「欢乐大本营」成立不久,林少杰就发现妹妹也加入了进来,他曾经想过阻
止,但一种奇怪的心理让他没有采取行动,反而用监控设备拍下了妹妹跟不同男
人每次的欢爱过程。这些视频他都藏在一个移动硬盘里,每次看的时候,他的心
理都很复杂。看到妹妹在别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甚至主动为男人口交,他的心
里就酸溜溜的,似乎是自己最珍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但同时他又会有一种强
烈的性欲冲动,妹妹那性感的身体比其她任何女人都更让他着迷、疯狂。

知子莫如母,冯美玉仿佛猜出了林少杰在想什幺,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一双
儿女就是她的精神支撑,可没有一个让她省心的。还记得20年前她偷看兄妹俩
在房间里模仿成人夫妻玩「过家家」,没想到几岁的孩子居然懂得了拥抱亲嘴!
接下来更让当妈想不到的是,哥哥竟然脱了妹妹的裤子,先看后摸,然后用嘴亲
妹妹的私处;而妹妹在哥哥的挑唆下,也好奇地把玩哥哥的阴茎,用舌头舔,还
含进嘴里吃……

当时她在门外羞得不行,因为林福海喜欢口交,夫妻俩做爱的前戏少不了这
些内容,肯定是被儿子偷看过才模仿的。

儿子才十岁,但是那根阴茎已经能勃起了,好在他不知道男女交合的最关健
要领,没有试着将他那根小辣椒插进妹妹的小洞洞里。后来她就多了一个心眼,
对兄妹俩严盯死守,坚决杜绝兄妹俩私底下再有任何勾当。

如今儿子倒是支撑起了这个家,还经常陪在她身边,跟她聊天解闷;可女儿
似乎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家,天天都在外面疯,说过多少次也不听。冯美玉无奈地
说:「婉儿那个小丫头就别提她了,真不让我省心,都多少天没见到人影了……
小杰,你知道你妹妹最近在干什幺吗?」

「妈,我先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云想要摧毁的那个地下组织其实是我和刘建
军建起来的,刘建军就是公安局长刘大龙的儿子。我们办的这个俱乐部并不为盈
利,就是为了好玩,虽然雇了外人出面掌管,其实是为掩人耳目。前年我发现妹
妹也成了会员,跟别的男人淫乱……」

「啊?婉儿怎幺这样不要脸,随便跟别的男人淫乱?」冯美玉一脸惊诧,吃
惊地张大了嘴巴。

林少杰趁机在妈妈的嘴唇上飞快地轻吻了一下,解释道:「妹妹也不是随便
谁都可以上的,她也是会选择条件优秀的会员。」

冯美玉没有在意儿子在她嘴上调皮的一吻,却忽然想起了什幺,追着问道:
「你不会跟你妹妹也……」

「没有。」林少杰赶紧解释,却又忍不住说道,「不过我偷看过妹妹跟别的
男人做爱。」

「哦?你可够变态的,连亲妹妹都要偷看。」冯美玉并没有深责儿子,反而
好奇地追问,「那你……看了有什幺感觉?」

「很刺激!按说妹妹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性感的,但看到妹妹跟别的男
人亲热却让我最心痒难搔、性欲大发。要不是亲兄妹的话,我真想上了她……不
对,如果不是亲兄妹,也许我倒没有这幺大的兴趣了。」林少杰也不知道自己心
里到底怎幺想的,话也说得有点儿语无伦次。

「别……你们是亲兄妹,不能那样。」没想到儿子的话如此露骨,冯美玉心
里慌慌的,说话也不自然了。

「为什幺亲兄妹就不能那样?我可听说古今中外有很多兄妹相好的故事,我
们老祖先伏羲和女娲就是兄妹结婚繁衍了人类。」

儿子的悖论让冯美玉一时都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是啊,兄妹往往朝夕相
伴、青梅竹马,要说日久生情、跨越伦理是很有可能的。她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
兄妹相奸那种让人血脉贲张的旖旎景象,同时身上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热燥
燥的,下身也不由自主地分泌出了淫水,酥痒难耐。

没想到儿子火上浇油,说出来一句让她更加震惊的话:「妈,我听说在国外
尤其是日本还有亲母子相好的呢,这种血缘亲情再加上男女爱情的感觉是不是更
美满、更刺激?」

 (待续)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儿子   妹妹   滨海   Son   sister   Binhai
  • 马尾妹妹的褶皱鲍鱼[11P]
    The folded abalone of Mawei Meimei [11p]
    2021-06-23 00:00:00407
  • 身材火爆长腿妹妹 让人忍不住流口水啊 [21P]
    Hot figure, long legged sister makes people drool [21p]
    2021-06-22 00:00:0084
  • [原创]贱母狗🍑🍑出品、分享刚刚成年的、小妹妹、生活照、反差婊、三通、剧情、露脸、自慰、吃鸡、偷吃、情趣、蜜桃、嫩穴、[38P]
    [original] bitches&# 127825; Produce and share just grown-up, little sister, life photo, contrast whore, three links, plot, show your face, masturbation, eat chicken, steal, taste, peach, tender acupoint, [38p]
    2021-06-19 00:00:00176
  • 可爱滴小妹妹[10P]
    Lovely little sister [10p]
    2021-06-17 00:00:00123
  • 妹妹慢慢脱,小胸也诱惑[20P]
    Sister slowly off, small chest also temptation [20p]
    2021-06-16 00:00:00144
  • 好不容易遇到的印度小妹妹确实爽奶大BB滑滑嫩嫩的[32P]
    My little sister from India is really big and smooth [32P]
    2021-06-09 00:00:00172
  • [原创][羞羞约]大连夫妻投喂,小妹妹JK非常nice,踊跃留言[9P]
    [original] [shame about] Dalian couple to feed, little sister JK is very nice, enthusiastic message [9p]
    2021-06-07 00:00:00109
  • 搔首弄姿的小妹妹[22P]
    My little sister
    2021-05-25 00:00:00308
  • 身材不错的大胸妹妹[22P]
    Big breasted sister in good shape [22P]
    2021-05-23 00:00:00340
  • 看着清纯的邻家妹妹还是放荡[24P]
    Looking at the pure sister next door or debauchery [24P]
    2021-05-22 00:00:00365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