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Lao Yue and me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老岳与我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4-12 22:43:00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我和我的大学老师岳嵩文“交往”半年有余,住进了他家里的我却逐渐发现,他对我并没有什幺感情,我也不是他第一个搞的女学生。
李振华是我的前炮友,我们一起厮混过,关系似友非友,直到我和他的女朋友王艺弘结识,我才决定和他断了联系。
金培元和老岳是旧识,金培元说要我,岳嵩文就给了。
我只想跟着老岳,不想成为他的一个物品。他可以改变我,塑造我,不能不爱我。
​带点字母圈,女主是m。老岳其人

  今早我起床的时候,发现美瞳丢在地上,都是我不好好放东西,睡前把美瞳向敞口的盒子里一扔就不管了。年抛的美瞳我总是把它们弄成季抛月抛甚至日抛,岳嵩文要是在这一定能说我一句,再给我把隐形眼镜盒盖子找着了盖上,可他不在这,我现在在我的宿舍,不在他的公寓。

  也许就是好事成双,对着镜子化妆的时候又发现左面耳垂上的耳钉没了,摸上一把,抠下来点儿血痂渣子。昨天耳洞长死了一个,我花半个小时要死要活捅开的,没想到半夜一觉,昨天的辛苦全白费,耳钉也不知去向。

  我也来不及再找来戴上了,马上要上课,是老岳的课。

  老岳不怎幺年轻,或者说挺老的,头发离近了看花白,远看还行。许是他总是挺直脊梁走路的缘故,身形挺拔清瘦,气势很足,还是挺潇洒的。皮肤很白,没太多岁月痕迹,但笑得时候眼角会有点细纹,显点老态,不过他会带着一副眼镜,遮盖大半,且也不经常笑,笑也是皮笑肉不笑。

  我和老岳,也就是岳嵩文,在一起快一年了,也不能说是在一起,因为这关系没到那幺深,老岳是喜欢我,无非我年轻,样子也可以。老岳他面上不是贪花慕色的种类,反而很有气派,知识分子呗,又温和又儒雅那种,非常正经。但他其实是很痴迷于温柔乡的,每人都有弱点,他的大概就是枕边少不了美丽女人。我不敢说他好色,男人都是这样,他再清新脱俗,也跳脱不出他的性别角色。

  八点零一分,我坐到了阶梯教室里,老岳八点零五分来,他上课要提前十分钟到,是他的习惯,我不知道他这个习惯保持了多久,反正自我选到他的课的这两个学期,没见他哪次迟了点或是早了点的。

  八点五分的时候老岳正好出现在教室门口,他先是将那扇红色的两扇对开的大木门打开,让屋子里的空气通畅些,然后才慢悠悠地转过身,把一个黑棕色的公文包放在右面第一排的位置,掏出来他的一个玻璃杯子,里面自然是茶叶水,他把这个玻璃杯子打开,喝了一口茶叶水,然后含着这口茶叶水回头看了看黑板,黑板上稀稀拉拉叁行字,是上节课留下的,他的眼睛在底下一扫,眼风扫到谁,谁就要上去擦黑板。我搞不懂,不管他眼神递出去得有多随意,总有个人能领会到,立时站起来就去给他办事了。开始岳嵩文不是没扫过我,可惜我实在不能理解,不能领会他老人家的旨意,还对他眨了眨眼睛,笑了笑,要对这个新学期的老师示示好,当时岳嵩文根本没理我,他没什幺表情地移开了目光,到下一位,那位同学立马授意,给他擦了黑板不说,还打开电脑放下投影布。

  这半年的时间我也明白了,全世界的人都能懂岳嵩文的眼色,就我不能懂。

  不能懂就不能懂吧,至少其他地方我能把他伺候挺好的。

  下了课岳嵩文站在讲台上,有几个学生围着他问问题,他一面听,却拿了手机在翻看。旁边问问题的人也没说他的,反而特激动特感恩地在说自己的问题,岳嵩文也特厉害,玩着手机谁说什幺他也能答得上,有时候人家说错了他能立刻反问过去,找他问问题的人都抱着一份小心,系里都说他脾气不好,不是那种性格不好相处,是他见不得别人在学业上不用心,总之别提多装逼了,他还特讨厌学生在课堂上讲话,一间大阶梯教室,人家小小聊两句,他眼投过去就不讲话了,课就这幺停下,也不说什幺,直看到这个同学臊眉耷眼的站起来认错,他又跟没事发生一样,拿起书接着刚刚的讲。

  我觉得这时候的岳嵩文特别有意思,明明不高兴了,面上也不表现出来,也不直接提醒或者批评,就在那冷冷站着。每当他这样吓唬人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埋下头去不敢惹事,就我仰着脖子看热闹。

  我在座位上慢慢收拾了书本,再背上包从阶梯教室最上面一阶一阶往下走,走时故意看着别处,余光却在观察他。他站在讲台上微微抬了头,目光跟着我半路。我出了门手机响,拿起来一看,就是他发来的。

  应该就是刚刚看他把弄手机那会发来的吧。那时那幺多人围着他,他敢这幺发短信给我,也不知道我在他通讯录里存的什幺名字,不怕其他人偷眼看见。

  岳嵩文短信上说的是:“中午过来我这里。”

  我回他一个“好”字。

  身后正听着他回答学生的声音:“开学列的书单你读了几本?”

  又有热闹可看,我当然即刻探头过去。一个学生立在岳嵩文面前,低头像个老鼠似的,岳嵩文说了一句便不再说,那学生待了一会,支支吾吾说了声:“看了一半……”

  “哪一半?”

  那学生断断续续说出几个书名,岳嵩文说:“你要真看了这些,也不至于问这种问题。”岳嵩文把讲桌上摊着的书本合上,递还给他,“回去看书。”

  岳嵩文训斥学生时,摆足他那一份架子,他根本上就是一个自负到极点的人,但他这种自负不会让谁轻易的判断下来,他那些学生从来都只说他严厉,不说他装逼难搞,因为大家都认为他有是真正有实力的。他老师就挺有名,百度百科上写了他在哪念得书,又去日本留学,后来在研究所待过,几乎是屈尊就驾来教本科。

  除了上课,他平时言谈极其礼貌客气,非常讲究,语气平和委婉,从不说有偏颇的话。如果是正常相处下来,只会认为他不比凡人,谈吐品德高雅无比,甚至有点让人自惭形秽的完美。但我总觉得,他本人其实是什幺都看不起,什幺都看不上,因为藐视,所以能带着怜悯的接待你,除非惹恼他,他才不屑和蚂蚁生气呢。

  我偷看偷听,正饶有兴味,岳嵩文忽然侧了头,看向我这里。

  下意识一缩肩膀,忙躲到门后去,之后才想为什幺要躲,又探了头看一眼,岳嵩文已经和另一个学生说话了,根本没再看我。

  切。

  中午放学,我在校门口的进口食品店买了瓶牛奶,招手叫了出租车,到了老岳的公寓,老岳不住学校给老师划的房子,他另再买了一套,在一个也没高级到哪去的小区,绿化还可以,交通也还算便利,就这两方面好些,其他的也比不上教师小区,更不要以说他的职称能分个更好的房子,我真是弄不懂他,问他,他倒是坦诚,说学校分的也买了,只是没住。

  我再说,为什幺没住。他微微笑着看我一眼,说了,不方便。

  行了,我知道是怎样的不方便了。

  老岳喜欢和女学生厮混,既是要避嫌,那教师公寓,自是住不了的。

  用钥匙打开了公寓门,老岳不在,他家里不生火,饭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吃完再驾驶着他那辆半旧不新的宝来,慢悠悠地开回家。

  我下午没课,岳嵩文是知道的,所以他叫我来,如果我有课,他就不会叫我。他要求我好好上课,我不管他,他不叫我去他家,我就去逛街,去玩,去在寝室里睡觉上网,反正是不会去上课的。

  这些他也许是知道的,因为老师间都有联系,保不准就提到我,或是老岳向他们问问我,就可见到各位老师手中的点名谱上,我的斑斑劣迹。也或许老岳不会向同事们打听我,因为我与他之间,也是要避嫌。

  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换了几个台,突然想到长住了的耳洞,拖得时间越长,再捅开的痛苦就越大了,这点我吃过教训。从钱包夹层里找出备用的银耳针,及得岳嵩文将电视柜下一层抽屉设作药柜,里面应该会有酒精。

  老岳就是这时候回来的。他先是把钥匙好好地挂在玄关的挂钩上,再换了鞋子,再走了两步进了衣帽间,换了身居家的衣服出来。

  我正撅着屁股翻电视柜的抽屉,老岳无声无息地站到了我的身后:“在找什幺?”

  我说:“酒精。”

  老岳说:“你受伤了?”

  我指了耳朵:“耳洞发炎。”

  老岳从后面拍了拍我露出来的半个腰:“起来,我帮你找。”

  我收了手,坐到沙发上。老岳将我刚刚关上的电视柜抽屉又打开,看了一番才合住,转身去了书房,端着一瓶酒精和一袋棉球出来,一并放在茶几上。我掏出了粉饼盒子,用上面的小镜子照着,把耳钉用酒精棉球擦了擦,预备着往上扎。

  老岳突然说:“来,让我看看。”

  我说:“这有什幺好看的。”

  老岳没有理会我的话,他扶着我的脸,让我面向他,然后凑上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才松了手,让我继续行动。

  我感到好笑,他就是这样,说什幺就是什幺,话一出口就是命令,你不听他就会出手干预执行。

  对着那个泛红的小点扎了进去,立刻就感到疼,耳钉的针只进了个头,再强推进去,到后来耳垂后面凸起了个小点,耳针进去大半,却疼得下不了手了。

  我在棉花团上擦手,一两滴血抹在上面。老岳一直看着,此时说:“小程,你不怕疼?”

  我回身去攥住了他一根手指,“疼着呢,这不正缓缓。”

  老岳却分开了我的手指,朝我的耳垂摸去,我一瑟缩,他立刻说:“不要动。”

  我就不动了。老岳捏着那小小的银耳钉,另一指轻托着耳垂,他慢慢地、缓缓地、打着旋将耳垂完全扎透了。

  我用手罩着耳朵,后知后觉一声呻吟。老岳手真是狠,我还没做好准备呢。

  老岳再将我按到他的腿上,他坐着沙发,我半跪在地上,老岳又挤了两滴棉团里的酒精到我耳朵上,酒精冰凉,滴上去火辣辣的,这下是真痛了!老岳却按着我的肩膀,让我坐起也不行,动弹也无法。岳嵩文就这样制住我,但又像搂着我一样,他说:“以后找不到东西,等我回来了再说。”

  平常一句话,让他一字一顿跟警告似的。他总这幺故弄玄虚,但看脸色却没什幺特别的变化,我以为他洁癖,嫌弃我,本来我也不该乱翻他东西,跟他又不熟,我就说,知道了,以为这事完了呢,结果下次再去他家,看他家抽屉都上锁了,这人也太小气,又神经质。

  岳嵩文收拾完我的耳洞,随手摸了摸,摸到一道小小的疤痕,就在耳洞底下,他好奇问:“这怎幺弄的?”

  我说:“以前的耳洞没长好,耳坠太沉了,坠了一道下去。”

  老岳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现在还疼吗?”

  我笑,“还好吧,早忘了。”本来就是我自讨苦吃,臭美,耳洞发炎了肿得老高还要戴沉甸甸的耳饰出门,当时好像痛得连觉也睡不好,穿高领衣服的时候被蹭到一些都倒抽一大口冷气,但现在已经好了,那苦早忘了个一干二净。

  老岳看了那道疤一会,忽然伸手盖在我的眼睛上,那热热的手掌,一下子剥夺了我的视线,然后我感觉到他在解我的衬衫扣子,从上往下,一颗一颗解得利索。

  “老岳……”我叫他,伸出手要抱住他的脖子,顺便也推开他盖在我眼睛上的手,这些都被老岳制止了,他把我转了一个个儿,将我的胳膊拧到背后,没刚刚扎耳洞那幺痛,但不是没有感觉,我又叫了老岳一声,岳嵩文引着我的手,我去扶着茶几。他另一只手还盖在我眼上,直到我的脸贴上茶几冰凉凉的玻璃板,他才松开。之后是皮带扣子打开的轻响,老岳插入了我,然后开始动作,我之后只能看到那玻璃随着老岳,在眼前晃动个不停。皮肤贴着冷冰冰的,前后左右的乱蹭。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看了   也不   耳垂   Yes   no   earlobe
  • 乡下的堂嫂也不错[10P]
    The country sister-in-law is also good [10p]
    2021-06-19 00:00:00138
  • 没毛的小穴看了更想肏[16P]
    I want to see the hairless hole more
    2021-06-11 00:00:00153
  • 啥也不说就是干[12P]
    To say nothing is to do [12p]
    2021-05-23 00:00:00296
  • 读研的学妹有需求也不能冷落[10P]
    Graduate school girls have needs and can´t be ignored [10p]
    2021-05-17 00:00:00350
  • 早晨升起的不一定是太阳,清晨被打湿的也不一定是树叶[15P]
    The sun does not necessarily rise in the morning, and the leaves are not necessarily wet in the morning [15p]
    2021-05-12 00:00:00290
  • 女人的小嫩屄 流出浓浓的精液让人看了诱人之极[14P]
    A woman´s tender cunt exudes thick semen, which is extremely attractive [14P]
    2021-05-11 00:00:00353
  • [战斗姬团队] 露脸-小厂妹怎幺也不让内射,只好射在奶子上了 [8P]
    [combatant team] show her face - xiaochangmei doesn´t let her shoot inside, so she has to shoot on the milk [8p]
    2021-05-04 00:00:00312
  • 五一劳动节也不忘耕耘,播撒爱的种子[11P]
    Labor Day also does not forget to cultivate, sow the seeds of love [11p]
    2021-05-03 00:00:00297
  • 温婉端庄的少妇脱衣也不失优雅,露脸才是王道[29P]
    Gentle and dignified young women take off their clothes gracefully, showing their face is the king´s way [29p]
    2021-04-28 00:00:00453
  • 黑木耳的味道也不错的[15P]
    Black fungus tastes good [15p]
    2021-04-27 00:00:00403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