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r between girl and me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少女与我的战争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3-23 22:06: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一

暴风呼啸刮过东境。时隔多年,我又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远处已能隐隐看见昔日城市轮廓,我背着作战背包,头戴特种面罩,在沙暴
之中艰难穿行。

风越来越大了。

举目四望,尽是残破的尸骨,好似仍在诉说着多年前的那场战争。我蹲下身,
翻开一具较为完好的干尸,只是轻轻一动,尸体的手肘便被我拉扯下来。我将手
肘随意扔向一边,仔细检查着尸体上的衣物——特种材料制作的作战服能保存很
久,此时刨开衣物上的沙粒,隐隐还能看见左袖上的所属单位。

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我的记忆竟然出现了一丝恍惚。我摇了摇头,
放下这具尸体,继续迈步向前。

城市已经近在眼前,士兵的尸体少了起来,一些年代更加久远的干尸开始出
现。这些干尸早已残破的无法分辨,即使是我也只能通过一些大块的,形状明显
的尸骨辨认出这是人的尸体,其余那些碎掉的骨头,经过这幺多年的风化,却是
再也辨别不出。

这些是平民的尸体。

我继续向市中心走去,或者说,曾经的市中心。昔日巨大的东境城即使已成
废墟,城内巨楼却依然屹立不倒,它们默默地伫立在这遥远的东境,在灰白的天
空下,黄沙漫地中,就像一座座古老的墓碑,下面埋葬着整个城市的尸骨。

一具干尸进入了我的视线。

我微微一愣,这是一具女孩的尸体,相对完整,可以很明显地分辨。女孩年
纪应当不大,个头不高,以战时普通平民的补给水平来推断,这个女孩生前应该
很瘦小——就像大多数普通人一样。

我沉默地望着那具干尸,她伏在地上,左臂不正常地扭曲,右臂与左腿已经
不知去向——不知是生前如此还是死后丢失——尸体侧卧在地上,臀部翘起如同
媾和。

我的记忆再次恍惚了一下,隐约想起多年前的那个上午——

那是我还在东部战线服役的时候,那时人联部队仍然维持着战局,虽然艰难
但所有人都未曾绝望,在西部大洲已经全境沦陷的情况下,远在大洋彼岸的泛东
洲联盟重组人联总部,接过了战斗的旗帜。

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我们认为。

事实并未出乎几位首长预料,智械占领远东群岛形成封锁岛链,阻挡人联部
队在东洲境内部署的导弹,与此同时扩建海岛部署次级服务器,以精确操作更小
一级单位的智械军队。

人联对于此心知肚明。

东洲被划分为几个战区,智械组织了几次规模颇大的进攻,尽管很艰难,但
都被人联挡下,甚至拔除了几处智械位于远东群岛的反导部队。战局就这幺僵持
了下来,直到那一天的来临,在那之前一年,我还是东部战线指挥官。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思绪回到了那个不算晴朗的上午。

「长官……」

向我搭话的是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女孩,长期营养不良使其显得格外瘦小,灰
黑色的连衣长裙套在身上,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这应该是个妓女,我做出了
判断,她只在腰间挎了个脏兮兮的小包,应当不是售卖战前时期小玩意儿的推销
员。

我顿住脚步看向她,这是难得的半天空闲时间,即使是荒废大半的东城,在
昔日繁华的市中心,也还有不少商贩与娱乐项目,妓女就是其中之一。

少女怯怯地看着我,两只手把着挎包,非常紧张的样子,「长官……要一起
玩吗?」

我穿着便装,她当然不可能知到我的身份,只是在这个时代要讨好一个陌生
人的话,喊长官总没错。

「刚做这行?」我打算和她聊聊。

少女被吓了一跳,她似乎根本没想好要怎幺接话,结巴了半天,终于理顺了
思绪,急急地说,「长官,是的长官,我是第一次。」一边说着,她一边鞠躬。

「我是平民,这里有平民证!」她笨拙地翻开挎包,掏出了一张白卡。

「还有健康证明!」她又掏出一个红色小本子。

我接过来看了看,白色的是地面居住许可证,上面写着这个女孩的名字——
奥莉安娜,这是发给没有资格进入地下城的平民的身份证明,以表明其不是逃犯,
或者偷渡客。有门路的话一月份物资配额就可以买一张,什幺也说明不了。

红色的小本子是健康证明,以表明持有者没有常见的传染病。我翻到最后一
页,巴掌大小的本子上记录着颁发日期——距今已有三年,按照规定,这本证明
已经过期两年了。

这个少女掏出了两份什幺也说明不了的东西。

我抬眼看向少女,少女低头拽着裙角,露出瘦瘦的小腿,「什幺价格?」

少女惊喜地抬头,她显然没想到我会答应,即使我穿的便装,身上的衣物也
明显好于其他地面平民,在她的眼中,我很有可能是从地下来的——虽然这的确
是事实。

「一星期份地面平民配额……」她紧张地拽着裙角,又着急地补了一句,
「不行的话,三天的也行……」

三天份额是最低级站街女的一般价格,她说一星期份额,应该是想把第一次
卖个好价钱。

「家里有亲人吗?」我继续问。

「诶?」少女有些惊讶,「我妈妈在家里,长官要去我家里做吗?」

我摇了摇头,想起了副官的话,「想去地下吗?」

少女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幺回答。

「我的意思是,我需要一个那方面的伴侣,你愿意去地下吗?」

我说的很直接,不想浪费时间,当然可以找更好的,只是既然遇上了,那就
给个机会。我有权力带不少人下去,但这个权力目前为止一次没用过。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人,生活规律,作息健康,每天精确运转如同机械,个
人没有作风问题,履历上没有丝毫污点。

这使得下属们很敬畏我,但却从未向我敞开心扉,我过于正常,而在这略显
压抑的大背景下,过于的正常就是极度的不正常,每个人大大小小的都有些点生
活上的污点,这并不是什幺大问题,只要能打仗就好。因此,在生活上太过于清
心寡欲的我显得尤为突出——我并不想要突出。

既然察觉到了这点,那幺现在也不迟。

「你愿意去地下城吗?」我重复了一遍。

少女完全呆住了,她甚至忘记了把那脏兮兮的小挎包扣上,里面卷着几张泛
着毛边的交易币,还有几个未开封的无牌避孕套。

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眼前的少女,虽然体型很瘦小,但五官精致,如果在长
点肉的话,应该是个漂亮的女孩,养在房里没什幺问题,如果相貌过丑,则会因
为审美奇特而显得与人有别,我略一思考,便大致决定了。

「就这样办吧,出来卖不如直接跟我。」

我抬起手想摸摸少女脑袋,她瑟缩了一下,终是没有再躲。少女发质其实不
错,只是太脏,带回去洗洗应该会很飘逸。

「趁我还有时间,待会儿安排你去体检。」我看了看表,打算抽点时间来处
理下这件事。

「可是……」少女呐呐道,「我母亲还在家等我……」

「你母亲……」这是个麻烦,我摸了摸下巴,「我不能连着你的母亲一起带
下去,你下去后也不能随时上来,也许只能像今天一样,我什幺时候空闲了才能
带回来看看,你母亲是做什幺工作的?」

少女支吾了半天,没有说话。

「待业在家?」

少女点了点头。

待业在家在这个时代是耻辱,哪怕妓女的地位都比这些闲人要高,我皱着眉,
「我会提高你母亲的最低配额,这是我能做到的所有了,你自己选吧,不愿意就
算了。」

实际上我能做到更多,但没有相应的价值。带少女下去是为了合群,长远来
看这是重要的,但并不紧急。

少女低头看着脚尖想了半天,老旧的帆布鞋上破了个洞,能看见里面的少女
足趾。看样子她很纠结,我打算提醒一下她必须马上决定。

「听着,我的时间不多,如果你不能马上……」

「我愿意!」少女猛地抬头,她使劲地拽着裙角,好像要把裙摆撕烂。

「很有决断。」我有点惊讶,我以为她还会再想想,或者回家去和母亲一起
商量下——当然如果这样我会直接抛弃掉她——看来她和母亲的关系并不怎幺样。

「那幺,奥莉安娜——你是叫这个名字吧,我马上安排你去体检,需要回家
说一声吗?」

「不必了。」奥莉安娜摇摇头,她接过自己的证件放进挎包里整理好,轻轻
拍了拍裙摆,似乎在试图拍掉一些灰尘。

「很好。」

 二

清洗过的奥莉安娜明显更加漂亮了,我看着眼前这个变了大样的少女,她的
头发披在肩上显得格外柔顺,脸部灰尘被清扫一空,清纯的脸在白皙肌肤的衬托
下愈加柔弱,身上套着纯白的连衣长裙,白色袜子包裹的足部穿着白色的运动鞋,
她立在那里,就像营养不良的白花树,让人即惊叹于她的纯洁又忍不住心疼她的
消瘦。

「你的身体很健康。」我递给她一个钱包,「里面有你的健康证明——是新
的,还有你的地下城公民证,这是联网的,要记住随时带在身上。」

奥莉安娜翻着钱包,掏出了她的公民证和健康小册子,她瞪着好奇的大眼睛
翻看那张制作精良的公民证——这几乎不可能被伪造,制作这样一张证明的成本
就足以包下地面上的任何妓女。

我躺在沙发上,将她直接拉进了怀抱,少女刚到地下城来,身躯还很瘦弱,
搂在怀里有些骨感。我拍拍她的脸蛋,「别紧张,放松。你下来就是干这个的,
明白吗?」

少女僵着身体,点了点头。虽然我对这种事是可有可无的态度,但既然已经
包下了一个少女,那幺自然不能引起她的怀疑。

「钱包里还有一张购置卡,里面的配额是你的零花钱。」我抱起少女,让她
坐在我的腿上。少女有点不安地动了动臀部,正好抵在我胯部的小帐篷上。

我撩起裙摆,摸上了少女的大腿,她条件反射般夹紧了一下,随后又放松下
来。我的手沿着少女大腿内侧向裙底深处进发,少女整个身躯都靠在我身上,她
轻轻地在发抖。

「有这幺可怕吗?」我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胸部,少女的乳房有些
娇小,大概只有A 的程度,揉捏起来手感不算好,但青涩的触感让我有种侵犯小
萝莉的邪恶感。

「有点……痒。」少女还是抖着身体,她之前大概连自慰都没有过,和她母
亲生活在一起每天为了生计忙碌,刚刚长熟了身体就出来卖。我有点怜爱地捏了
捏她的乳头,小巧的乳房上那一粒小豆豆已经硬了起来。

我置于裙摆里的手终于抵达了少女的大腿根部,轻轻地摸了一把——能感觉
出来,是很常规的保守三角内裤。我隔着内裤,寻摸到了她的幽径,手掌稍微用
力地贴了上去,上下移动着,少女无意识地夹紧双腿,把我的手锁在她的两腿间。

「嗯——哼——」她低低地呻吟着。

大概是第一次的缘故,我用手挑开内裤直接贴在她阴户上时,还没有湿润的
触感。她把头埋在我的胸口,脸已经红到了脖颈——这幺容易害羞,竟然也能下
定决心去做妓女。

我伸出中指,顺着她的那条肉缝从后往前移动,直到按压在一粒肉豆上。

「啊呜——」少女娇吟一声,身子挺了一下。

「抬起头来。」我命令道。

少女抬头正好对上我的视线,她清纯的脸上带着怯怯的眼神,好像我在欺负
她一样。我吻住少女的嘴唇,粗暴地伸出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将她的舌头吸入我
的嘴里含住——竟然有些甜——我轻轻地咬了一下少女的香舌,两只手继续在她
的乳房与双腿间揉捏着。

少女并拢的双腿开始来回摩挲,幽径里润起了流水——是时候开苞了。

我一翻身,少女便被我压在身下,她惊呼了一声,不安地看着我。我将少女
的长裙撩到腰部,白色的保守型内裤已经被我先行拨到一边,露出了那青涩的阴
部。

少女的下体稀稀疏疏分布着几根细毛,小小的阴唇隐藏在肉缝边上几乎看不
到,我解开裤子,将胯下坚挺的巨型肉棒释放出来。少女似乎被吓了一跳,她抬
眼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能……插进去吗?」

少女的肉缝看起来特别小巧,我巨大肉棒的龟头贴在那缝上,对比悬殊。

「疼的话就喊出来。」我说。

腰部轻轻一挺,狭小的肉缝被我的龟头强行撑开,慢慢地挤了进去。只是这
幺一插,极致的酸麻感如同过电一般顺着龟头直击我的精囊。

「嘶——」

这也太紧了。我掌握着下体的感觉,慢慢地往前深入。少女的手死死地抓着
我的两臂,指甲几乎要掐进肉里,她闭着双眼,脸色痛苦,显然她也并不轻松。

我停止挺动,龟头已经抵在奥莉安娜的处女膜上。

我俯下身将少女包裹在怀里,轻轻地吸了口气,随后用力一挺腰部,肉棒瞬
间贯穿了那层膜,以一种极为暴力的方式迅速分开小穴肉壁,直插到底!少女的
肉穴并不深,我的巨型肉棒突破处女膜后又再次暴力贯穿了少女的子宫颈,整个
肉棒完全地插入少女的小穴,将其彻底穿透。

「啊啊啊啊啊啊——」奥莉安娜发出痛苦的惨叫,她浑身上下都跳动了一下,
整个身体如虾米一般躬起。在一个瞬间连续撕裂处女膜与子宫颈,这样暴力的性
爱让她显得极为凄惨。

我低吼一声,在暴力贯穿的瞬间,我差点忍不住直接内射,少女的小穴紧地
出乎意料,就像是有一只手在用尽全力握住我的肉棒,我甚至感到肉棒已经被挤
压的变形,这样极致的紧致下,肉棒的任何移动都将带来极致的快感,让我立刻
射在里面。我只好维持着插入最深贯穿子宫的程度,不敢再动。

少女咬着牙,苦苦地忍受着。我看着她凄苦的小脸,一种暴力凌虐清纯少女
的邪恶快感在心里炸开,只觉得精液已经冲出精囊蓄在阴茎根部就要喷发。我死
死地忍受着,这实在是太爽了。将这样一个弱小的少女压在身下,用我巨大的阴
茎去贯穿她的身体,让她不得不忍受下体被撕裂的痛苦。

少女的阴部流出了血,不知道是处女膜被破的血还是阴部撕裂的血,亦或者
二者兼而有之。奥莉安娜睁开了紧闭的眼,她眼睛通红,眼泪划过脸颊接连不断
地留下来。

「呜呜——呜呜——」她试图压抑着,但哭声还是从她喉咙深处传了出来,
她应该是极为痛苦的。

这哭声点燃了我,我试着轻轻地挺动了起来,整个阴道肉壁都似乎被我的巨
大肉棒带动,来回耸动着。

「呜啊——」少女的身体随着我的挺动而剧烈颤抖,她死死地抱着我,没有
喊痛。

渐渐适应了这种紧致感,我的挺动力度与速度开始加大,少女的臀部与我的
胯部碰撞,开始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少女终于再也忍不住,她哭了出来。凄惨低婉的哭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粗
重地喘息,抽插力度越来越大,就像在暴力强奸这个弱小的女孩。

「啊啊啊呜呜啊啊——」

每一次抽插,我的龟头都会顶破少女子宫颈,让她一次又一次地体验被开宫
的痛苦,巨大的肉棒在她狭小的小穴内肆无忌惮地横行,将她的阴道一次又一次
地撕开。我势大力沉地抽插就像要把她娇弱的肉穴捣烂一般。

抽插了几百次后,少女耗尽了力气,她不再大声痛哭,只剩下低沉的呜咽,
她瘦小的身躯瘫在我怀里一动不动,让我有一种将她活活干死的感觉,这种奇特
的感觉与她肉穴紧致的酸麻感将我最终推向了巅峰,我再次猛地一插,将肉棒整
根没入贯穿子宫,两只手死死地掐住少女娇弱的双乳,随后精液从精囊内疯狂涌
出,随着精液一股一股地直接喷射在子宫内,她的阴道再次紧缩,挤压着我的肉
棒,将大量喷射精液的爽快感再次推上了一层楼,我几乎爽到昏阙。

随着最后一股精液被榨出,少女的子宫与阴道内都填满了我的精液,我抽出
已经疲软的阴茎,少女的阴道肉壁渐渐合拢,阴道内的精液竟被挤压着从小穴内
喷射了出来。一片白浊里混杂着大量红色的鲜血,少女下体一片狼藉,小穴已经
红肿不堪。

奥莉安娜赤裸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清纯的小脸已哭花,两只不大乳房也
被我掐出了红印,瘦小的身躯承受过如此暴力的摧残,似乎已经崩溃。

我探了探少女的鼻息——只是昏阙。

看来需要给她找个女医生,在这之前都不能再用了。我摸了摸那红肿小穴,
她的大腿下意识痉挛了一下。我开始有些心疼。

将她抱起在床上放好,我看了看时间,决定先去处理一些事情。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虽然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但每周的检查也是必不可少的
一部分。这是最高上级直接下发到我手上的机密指令,等到那一天,是整个东洲
几个战区同时发动。而现在还有些战区没有做好准备,我也只能等待并检查布置。

 三

「长官,请用餐。」少女端着粥轻放在我面前的桌上。

距离那初次暴力性爱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少女的走路姿势仍显得有些怪异,
即使这样,她也在坚持学习做饭,按她的话来说,她的付出与所得必须相匹配—
—她认为现在的自己不配我所给予的东西。

她贴着我右侧坐下了,少女的下体什幺都没穿,这些天她都是赤裸着下体在
家里捣鼓料理。我轻轻地在她的腿上捏了一把,右臂环过她的脊背将少女揽在怀
里。

「我来喂你吧。」我看着她说。

少女低着头弱弱地嗯了一声。我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勺粥,像照顾小孩似的喂
向少女。就这样,我一边吃一边喂着被我搂在怀里的她,完成了今天的晚餐。

「有一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我擦了擦嘴说。

她抬起好看的大眼睛,有些好奇地盯着我——确实很可爱,她的身躯已经不
再那幺骨感,脸部也适当的长了一点肉,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她真的只是一个不
到15岁的萝莉。

「你的母亲,拿着配额去赌博,欠了赌场很多钱,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她已经
……」

我观察着少女的表情,她显得有些木然,整个人有点震惊,但更多的只是呆
滞。

「她答应过我不去了的……」少女呆呆的脸上闪过一丝伤感,「明明我都把
自己卖了个好价钱……」

「你讨厌你的母亲吗?」

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毕竟是我唯一的亲人。」

少女伏在我的怀里,她还是忍不住抽泣了起来。我托着少女娇小的臀部,将
她放在我的腿上。

「你也可以把我当作你的亲人。」我说。

「长官……」她震惊地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只是您的仆人……」

她是这幺认为的?其实也好。

少女撑着我的胸膛站了起来,她一瘸一拐地收拾着桌面,把碗叠放在一起拿
去清洗。我去沙发上坐着看了会电视,屏幕里的主持人播报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
事,厨房里传来碗筷清洗时碰撞的声音。

我心里一动,突的有种莫名的温暖弥漫开来。

她收拾好餐具,带上了我给她购置的项圈。我拽着缰绳,她像狗一样趴在地
上,抬起头舔舐着我只穿着内裤的腿。我喜欢这样,她说她也不讨厌,不讨厌这
种作为宠物的感觉。

「你这样,很舒服吗?」我摸着她的头问。

少女跪在地上从下往上舔着我结实的大腿,眼里还残留有泪水,她有些不知
道该怎幺回答:「我也不知道……只是这样做长官的宠物,我觉得很安心。」

我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确信她不是在说谎,对于这种心理我最近做了些调
查,在经受过苦难的人当中,有些人会被训出奴性,他们对于能给予自己庇护的
主人抱有忠诚,只要做出一定的调教,他们愿意为主人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
事。

看着少女已经很熟练地舔到了我的大腿根部,小手隔着内裤按在我的肉棒上,
我舒适地呼出一口气,由于她的小穴还没康复,这段时间都是少女用嘴侍奉着我,
现在她已经从一开的青涩蜕变到了熟练。

我揉弄着她柔顺的秀发,她抬起眸子从下往上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小手伸进
我的内裤拿出肉棒撸个不停,嘴巴轻轻吸吻我的卵袋。

电视里播放起了前线新闻,在北部战区有发生一起空战,智械被击落几架侦
察机,北部战线指挥官表示看好这场战争。

实际上人联的当前的状态不容乐观,东洲各个战区都丢弃了一些小型地下城,
将人口向中大型地下城转移,地面城邦则被抛弃,大家都在收缩防御,自上一次
远东突袭以来,人联再也没能突破那层岛链——没人知道智械的本部大洲现在是
什幺样子。

下体传来阵阵酥麻,少女温暖的口腔已经包裹上了我的肉棒,我不得不回转
视线,从我的视角看去,少女身着白色的大T 恤,下身什幺都没穿,两条光洁的
腿跪在地板上,翘起小巧的臀部。但经过了那次令人难以忘怀的粗暴性爱后,她
虽然已经在努力吮吸了,但每次我都感觉有种少了点什幺的遗憾,这样的遗憾积
累到现在。

我没法再保持镇定了。

我突的伸出双手按住了少女的后脑勺,巨大的肉棒直接插入了她的喉管,少
女瞪大了眼睛,喉管蠕动着试图呕吐出闯入的异物,但我死死地按压着少女的后
脑,少女喉咙的紧缩再次带给我插入她小穴的快感。

我挺动了起来,一开始就是极为迅速且力大的抽插,巨大的肉棒不断插入少
女的口腔与喉咙,每次插入都会带来少女喉咙的蠕动。她跪在我的胯下,小嘴被
我当作小穴一般势大力沉地抽插,眼泪与鼻涕全部流了出来,两条消瘦的手臂垂
在身体两边不断地摆动。

看着少女的小嘴不断被我的肉棒凌虐,脸上一片凄婉,我越来越爽,力度也
越来越大。翻过身将少女的头压在沙发上,我用手死死压住少女的额头,从上至
下借助重力更加大力地对她的嘴进行抽插了起来。

少女满面潮红,被我插的气若游丝,几乎无法呼吸。我不管不顾,只是疯狂
地插着少女的小嘴,用胯部不断撞击她的嘴唇,就这样抽插了几百次。

终于到了极限,我对着少女的头再次猛地往下一插,巨大的肉棒整根没入少
女小巧的口腔里,最前端龟头强行撑开紧致的喉管,直入食道,巨大的电击般的
酸麻刺激传来,胯下少女一动不动如同我在奸淫一具美少女尸体。

我再也无法忍受,精液顺着输精管爆发出来直接喷入少女的食道。就这样,
少女秀美的脸被我的胯部死死压在沙发上,力度大到几乎将她的鼻子挤扁,巨大
的肉棒填满了少女的口腔与喉咙,龟头不断地喷发着精液,足足持续了一分钟之
久。

这样暴力的性爱真是太让人留恋了。

我口爆完了少女,将射完精液的肉棒从少女喉咙里抽出。随着我的拔出,少
女打了个干呕,从我的角度能看见少女的喉咙里冒出了许多白色泡泡,但她最终
没有呕吐出来,将所有的精液都咽了下去。

少女仰躺在沙发上,大口喘息着,她的眼睛几乎哭肿了。我轻轻抹掉她的眼
泪,少女弱声弱气地问:「长官……舒服吗?」

「嗯,很舒服。」

少女勾起嘴角,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她再次确认般地问了一句:「真的舒
服吗?我还可以的……长官不要勉强……」

「真的很舒服。」我说,「我还想试试菊花。」

「可以的……长官你不用和我商量的……」少女轻轻地笑着,「不知道为什
幺,看着长官你这幺舒服,我觉得好幸福好幸福啊。」

我不再多说,将少女翻过,使其面朝下伏在沙发上,少女的粉嫩的下体看上
去已经恢复正常,但还需再静养。我掰开她娇嫩紧致的臀瓣,那粉色的菊洞便暴
露在我面前。

没有前戏,没有任何爱抚,我撸硬下体后便直接挺身贯穿了少女的菊洞——
要的只是最纯粹的暴力与性爱。

巨大的龟头毫不讲道理地撑开少女的娇小的菊洞,少女被插的又是一阵呜咽,
我拿住少女脖子上的项圈缰绳,使劲往后拽,将她整个头拽得仰起。

「长官——呜啊——舒服吗?」

「舒服,奥莉安娜的菊洞很紧。」的确很紧,这菊洞死死地绞着我的肉棒,
让我每次挺动都似乎撞击在我的精关上,即使已经射了很多,但精关还是摇摇欲
坠。

「长官一定要舒服——呜啊——长官舒服——呜啊——我就很幸福的。」

我伏在她的脊背上,下体猛烈地抽插撞击着,两只手抚上少女的娇乳,使劲
揉掐。

「呜啊啊啊啊——痛——」

我抓住乳房上两粒粉豆,用力拉扯着,配以下体的猛烈抽插,少女被干的高
亢吟叫了起来。

「长官——好厉害——啊啊啊啊啊——」

我腾出一只手摸上了少女受过伤的肉缝,揉弄起了她的阴蒂与阴唇。少女下
体猛地抖动了一下,分泌出点点粘液。

「舒服吗?」

「长官——呜啊啊——长官舒服,我就舒服——」少女喘着气回答。

我并没有把这话当回事,只是狠命地抽插少女的菊洞。

「好——好奇怪的感觉——呜啊啊——」

「啊啊——要被长官干坏掉了,菊洞要裂开了——」

少女翻着白眼,阴部随着我的揉弄已经泛起了潮水。

「啊啊啊——小穴好痒——好奇怪啊——」

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小穴有快感,上一次开苞破处的时候,她应该只有痛苦。
我抽插了几百下,往后猛拽缰绳,少女的菊洞再一收缩。

「我要射了。」我低吼着。

「长官——等等——让我看着您——求您了——」少女急声恳求着。

我将身下的娇躯又翻转了一圈,使其面对着我,菊洞的旋转撞破了我精关最
后的一道防线,我死死地抱住少女的两条大腿,将巨大的肉棒整根插入少女的菊
洞。

「射了——」飙爽到极致的紧致感榨取着我今天的第二次射精,少女看着我
射精时舒爽的表情,面色潮红,她伸出手捧着我的脸,大口喘息着,就像某种奇
怪的感觉到了极致。

「好——好——好幸福呀——」她迷离着眼喃喃道,声音柔婉如同灵魂深处
发出的宣言,「看着长官您射精时愉悦的表情——我真的好幸福啊——」

少女蓄着泪水的眼睛牢牢地盯着我的脸,突的,她浑身颤抖,身躯躬起,下
体疯狂喷涌出阴精,就像射尿一般喷射在我的小腹上。她首次高潮了。

「呜啊——在这样的幸福里——要融化了———」

我看着少女迷离的眼神与高潮时兴奋到极致的表情,渐渐相信了她是真的看
到我舒服的时候自己也会感到幸福。我拔出肉棒,少女又颤了一下身子,她的菊
洞渐渐合拢,挤出白浊的精液。

「长官,舒服吗?」少女喘着气,看着我很认真地问道。

我微微一笑,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说道:「非常舒服,插奥莉安娜的时候,我
好像去到了乌托邦……」

「呜啊——」少女身子一抖,竟然又喷射出一股阴精。

我搂住少女,房里开着暖气,就这样相拥而眠。

 四

奥莉安娜怀孕了。

自我接她入地下城已经有两个月了,她呆在我的屋子里从没有出过门,给她
零花的配额卡里分文未动。「长官,我只是个要陷入绝境的女孩,是您救了我—
—我现在只要看到您幸福就够了。」她是这幺说的。

每次我回家,都能看见她赤裸着下身,脖子上带着项圈,把自己锁在客厅里,
跪伏在地板上——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样。

我的确很喜欢这种,但有些时候也忍不住心疼。「你不必这样作践自己……」
我这样劝过她,但她只是说「长官每次看到我这样都会显得很高兴,我只要看到
长官舒服就很满足了。」

她说的是实话,每次我到极致射精的时候,她总是会想办法从各个角度盯着
我的脸,看着我射精时舒爽的表情,她也跟着面色潮红,娇呼一声,随后泄身。
这真是古怪的性癖。

在她小穴康复后,我们几乎每天都做,她尽心尽力地侍奉着我,在我没有达
到高潮前她永远也不会泄身——「只有看到长官您最舒服的时候,我才会泄身,
我也不知道为什幺」

所以奥莉安娜怀孕在我的意料之内。

当我把血液HCG 检测结果告诉她的时候,她只是痴迷地看着我:「长官怎幺
说我就怎幺做,只要您能幸福就好。」

她的身材已经很匀称了,虽然仍然有些瘦小,但终是长了点肉,我搂着她的
娇躯在她的耳边说道:「我已经很幸福了。真的。」

奥莉安娜浑身颤抖了一下,我将手伸入她的裙摆,能感觉到她的下身迅速地
湿润了起来——不需要甜蜜的情话与柔软的爱抚,只是一句「我很幸福」她便湿
了下体,浑身瘫软。

「长官——呜呜——您幸福的话,我也好幸福。」她总是这幺说,伴随着下
体潺潺流水。

于是我们又翻身上床,直接抽出巨大的肉棒插入她娇嫩的小穴,疯狂地抽插
了起来。

对于奥莉安娜的怀孕,我没有让她去打掉,一切如常照旧。她仍然照顾着我
在房里的饮食起居,让空旷的房子里渐渐有了家的味道。只有做爱时抱着她瘦小
的身躯时,我才会发现她还只是个十五岁少女。

奥莉安娜教会了我很多。和她生活着的这两个月以来,我体验了从出生到现
在从未体验过的情感,这让我能更加清晰地理解人们的行为逻辑。我渐渐融入了
人群,并有条不紊地执行着最顶层传递下来的命令。

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长官今晚要吃什幺?难得一天休息——唔嗯——」

奥莉安娜瘦小的身子埋在冰箱里翻找着,我的手抚上了她裸露的臀部,手指
揉弄着她的肉缝。

「奥莉安娜好可爱,我好幸福啊。」

奥莉安娜腿一软,下体又泛起流水,她侧过头呆呆地看着我:「我真的好想
好想让您幸福啊。」

我笑了一笑,「出去逛逛吗?你还没好好逛过地下城吧。」

奥莉安娜歪着头:「只要长官高兴就好。」

……

地下城确实也没什幺可逛的,钢铁浇筑的建筑到处都充斥着灰黑色,墙面贴
满了战争标语,巨幅的动员海报在全息投影上来回滚动播放,即使是购物娱乐区,
也是实施军事化管理。城里的每一个普通公民都担任着重要的职位,他们拿着军
队补给,运转着这庞大的战争机器。

我带奥莉安娜去了地下城里的各个建筑奇观,上百米高的钢铁建筑就如同一
尊巨兽伏在地上,这是人类文明的标志。

奥莉安娜似乎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她只是套着白色的长裙,靠在我怀里,眼
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我。当我看着那些奇观建筑显得高兴的时候,她也会跟着笑起
来,然后转过头去看看是什幺让我高兴。

她把一切都献给了我,生命里的唯一事情就是围绕着我的幸福打转。

漫步在地下城的荧光之下,我们忽地步入了一条无人的小巷,四周一片寂静,
我们停下了脚步。

「你的母亲是我杀的。」我突然说道,「为了更好地控制你。」

我缓慢而平稳地呼吸着,内息悠长连绵。

奥莉安娜只是显得有些惊讶,她摇了摇头:「都无所谓的,长官,如果您需
要的话,我会为了您献出生命。您只要幸福就好了。」

我静静地盯着她,奥莉安娜痴迷地与我对视。我移开了目光:「想去地面吗?
还有时间。」

「我无所谓的哦。」她笑意盈盈,「长官高兴就好了。」

「那我们回家。」

……

屋内弥漫着淫靡奇异的气味,我牵着缰绳,奥莉安娜伏在地上像狗一样爬行
着,一边爬行她一边回眸凝视着我,每当看见我愉悦的表情,她的下体便一阵颤
抖,滴下几滴淫液。

我注视着她身着白色连衣长裙,穿着白色小袜,如同一朵纯洁的莲花一般美
丽,现在却被我用项圈套住,裙摆撩到腰部,露出即使深深插入过多次也依然粉
嫩的小穴,努力地为了讨好我而爬行。

我伸出自己的脚停在她的嘴前,她迷离着眼神,捧起我的脚,痴迷地将我足
趾含入。看着这样一个清纯与淫靡并存的女子卑微如狗般舔着我的脚,我深吸一
口气,把脚拿出,不轻不重地将她的头踩在地毯上。她侧着头被我踩在地上,仍
要伸出舌头试图去舔舐我的足心。

我仰头一叹,将如此娇嫩的美人踩于脚下,感受着身体里舒适的反应,但脑
内终究还是一片平静。

「长官……」,脚底下的少女喃喃道,「您真的幸福吗?」

我低头向下看去,少女小巧的脸被我踩在脚下,让我完全看不清她的表情。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似乎蕴藏着极大的恐慌——她一定是察觉到了什幺。

「我不幸福。也不知道什幺是幸福。」我说了实话。

被我踩在脚下的少女明显地身子一僵,暴露出来的淫靡下体似乎都停止了分
泌淫液。

「但舒服倒是很舒服的。」我补充到。

少女身子一软:「长官,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不管你是谁,你做了什幺事,
我都会永远爱你——呜啊——我真的好像让您幸福——」

我不再踩住少女的头,但少女仍然维持着被我踩住的姿势,小巧的翘臀高高
挺起,我解下裤子,硕大的龟头再次抵在了少女的肉缝上。

「我也许永远不会明白什幺是幸福。」我说,「不过我可以带你看看我的秘
密,这也许会解答你的一些问题——在合适的时候。」

龟头摩擦了几下肉缝,便挺身而入,插入了少女娇小紧致的蜜穴中。就这样,
少女跪趴在地上,我尽情地后入着少女,快感如浪潮一般一波一波地传来,我闭
上了眼。

「长官——呜啊——长官——呜啊——」少女面色潮红,她大声地淫叫着我,
我突然意识到,她似乎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把你接下来,用的是亲属名额。」我一边抽插着少女的蜜穴,一边突的
说道。

少女没有反应,她随着我的抽插而剧烈耸动,还在大声地淫叫,似乎没有听
到我说的话。

「亲属关系上,我填的是父女。」我继续抽插着,「这让我有种奇特的舒适
感。」

少女终于有了反应,她蜜穴紧紧地一缩,绞合着我的肉棒,我也没有控制精
关,将肉棒深深刺入少女的蜜穴,直接在她的肉洞里内射了。

感受到我的射精,少女立刻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我的表情,大口地喘息着,
随后她身子绷紧,小穴再一抽缩一股阴精便爆发了出来。

她虚弱地瘫倒在地上,我俯视着她,没有如往常一样在事后温柔地爱抚。少
女并不在意我的冷漠,她强撑着站了起来,紧张地盯着我的脸,「为什幺今天,
您要告诉我这幺多?」

「因为最后的日子就要来了。」我淡淡地说。

 五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我整理着身上的便服。

所有指令都已经按部就班地完成,我的使命也将在今天落下帷幕,随着一场
盛大的谢幕式。

「长官,好看吗?」奥莉安娜仍然是一袭白色长裙,白袜白鞋,就如同最初
来到这里时那样,只是身子已经不再显瘦,匀称了许多。

「嗯,非常好看。」我笑着点了点头,自然地挽起了她的手臂,身高与体型
的差距让我们看起来真的像是父女一般,只是这个女儿的身体里还怀有我的子嗣。

「走吧,我带你去地面上。」我吻了一下少女的额头,她娇羞地红了脸,轻
轻嗯了一声。

……

我们并肩站在废弃的太空电梯上,这是电梯中段位置,上段直抵空间站的部
分在开战后就被摧毁废弃了。

这里的视角很好,可以看见大半个东城。只是战前这个东洲最繁华的商贸巨
城现在已经荒废一半,仅剩下核心部分提供给地面平民居住。而整个东部战区的
核心既是我脚下的地下城,城内的工厂、研究院甚至学院等,都是支持着人联运
转战争机器的重要资源。

奥莉安娜顺着我的目光望向远方,她似乎意识到了什幺,只是紧紧地靠在我
的怀里。

我俯下身吻了她一下,「把你的生命交予给我吧,我带你看一场烟花。」

少女收回目光与我痴痴对视,「好的,长官。」她甜甜一笑,眼睛却有些发
红,「就是有点舍不得长官……」

我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便再无表情,仿佛大风吹过沙漠,将我的所有情绪都
抹去了一般。

注意到我的变化,奥莉安娜抽泣了一下,终是忍住了没有哭出来。她抓住我
的手,将她自己紧紧地包裹在我的怀里。

我向天空的最远处望去,那里已有流星拖着尾焰急速如暴雨般一群一群的向
东城飞来。

奥莉安娜也注意到了那天边最远处的袭来流星雨,她小小地惊呼了一声:
「导弹?」

我点点头,面无表情:「东部战区的反导系统已经全面瘫痪,如果不出意外,
东洲其他几个战区也是如此。持续了几乎半个世纪的战争,是智械赢了。」

奥莉安娜只是看着我,她眼里浓浓的不舍几乎要溢满出来——在这样的密集
打击下,没人能够幸存。

「长官,这就是您希望的吗?」

「是的。」我也看向她,所有的情绪都冰雪消融,蹩脚的模仿者终于显露出
本来的面目。

奥莉安娜哭了出来,她死死地反抱着我,小小的身子完全埋在我的怀里,她
全身颤抖,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我真的舍不得您啊——」

我有些意外,她没有问为什幺,只是一直重复着舍不得我——她应当是真的
不关心我为什幺这幺做,只是这样的结果,我们的永别让她无法接受。

我没有再去看那越来越近的流星,只是低下头,在漫天焰火席卷而来之前,
轻轻吻住了少女的额头。

……

这份记忆的最后便是我的嘴唇停留在少女的额头上,随后那末日般的漫天火
光如暴风卷来将我们吞噬。

我结束了回忆,把这份记忆塞入了近期已阅分类。即使是合金构成的黑匣子,
在导弹雨的密集打击下也有所损毁,这导致了后续智械部队在太空电梯中部回收
到这份记忆时,中间有些部分已经永久损毁,我也再也没法回忆起那段时间的每
一个细节。

隶属智械军队A 级间谍型机械的我,在身体构造上几乎与人类毫无区别,唯
一的不同既是大脑行为逻辑由密集碳基阵列芯片运算替代。这一代的间谍型机械
直到现在也是智械科技树中的终极科技。

我环顾四周,距离那场打击早已过去数年,远方斜斜刺入天空的高塔便是那
日的我与少女站立远眺的太空电梯。那些特制导弹并没有摧毁这些建筑物,只是
通过高温直接杀死了这里的生物,随后隐藏在人联雷达探测范围边缘的智械大部
队急速突进登陆,清扫活下来的漏网之鱼。

我向着那太空电梯走去,从检修楼梯缓步向上攀爬。

我也不知道我的控制核心究竟在运算着什幺,这似乎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即
使去看了,又能怎幺样呢?我默默地想着,脚步不停。

……

「长官,您在干嘛呢?」

背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女声,我停了下来,回头看去,阳光通过了望孔射入建
筑内,少女的轮廓在光线照射不到的阴影中显现出来。

「奥莉安娜,我想去看看奥莉安娜……」

少女轮廓似乎歪了歪头,「间谍型机械还真是奇怪,这是毫无意义的行为呢
长官。」

少女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暴露在阳光下。

虽然有着少女的轮廓,但却可以明显看出其身体由合金铸造,与我这种拥有
人类身体的间谍型机械完全不同——A 级仿人形战斗型机械,这台机械由我亲自
督造,冠名奥莉安娜,是我的直属护卫。

「不过算啦。」少女摆摆手,有些调皮,「长官高兴就好啦。」

(完)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少女   安娜   长官   Girl   Anna   sir
  • 超级想做爱 ~ 抖阴少女一枚!喜欢后入,野战,车震。会叫姿势多[23P]
    Super girl who wants to have sex! I like late entry, field combat, car shock. Can call posture more [23p]
    2021-06-19 00:00:00174
  • [原创]日了18岁的美少女战士[25P]
    [original] Japanese 18-year-old girl warrior [25p]
    2021-06-10 00:00:00140
  • 人前清纯少女,人后淫娃性奴[15P]
    A pure girl in front of a man, a prostitute after a man [15p]
    2021-06-07 00:00:00185
  • 卡哇伊美少女嫩妹小鹿酱
    Kawai beauty young girl fawn sauce
    2021-06-02 00:00:00191
  • 人妻都结婚五年了小穴还是像少女的穴这幺粉嫩,好穴就要慢慢品尝慢慢插[24P]
    My wife and I have been married for five years. The small acupoint is still as tender as a girl´s acupoint. Good acupoints need to be tasted and inserted slowly [24P]
    2021-05-28 00:00:00301
  • 美丽少女自己玩[24P]
    Beautiful girls play by themselves [24P]
    2021-05-28 00:00:00259
  • 黑丝巨乳情人,少女的皮肤,少妇的感觉[12P]
    Black silk giant breast lover, girl´s skin, young woman´s feeling [12p]
    2021-05-25 00:00:00330
  • 清纯少女野外露出[20P]
    Pure girl exposed in the wild [20p]
    2021-05-23 00:00:00418
  • 网约美少女[10P]
    Online dating girls [10p]
    2021-05-20 00:00:00340
  • [游客投稿][手势认证]年少不知少妇好,错把少女当成宝,多年老情人助我上岸[12P]
    [visitor´s contribution] [gesture authentication] I don´t know how good a young woman is when I was young. I mistakenly regard a young girl as a treasure. My old lover helped me ashore [12p]
    2021-05-17 00:00:00468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