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rst night of marriage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婚外首夜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3-10 12:26: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夜色场所里越来越多的学生、医生、教师、银行职员、甚至受过高等教育的
研究生、博士后纷纷选择了零投资下海的方式,丰富了我们这些欲海饥民的一个
个梦想。

我也曾经乐此不疲欢乐于声色之间。忽然间觉得好累,每次弄完后大脑总是
空空的,说不出的没滋味。也可能是想换换口味,总之喜欢干那事又是天生的,
戒不掉怎幺办?弄良家吧?自己结已婚了,不可能把没犯错的老婆平白无故休了
啊?但也不可能拿另一个女人当猴耍,咱再饥渴,那事情还是做不出来。包个情
人吧?自己也就稍微比周边人稍微好过些,就别提还能拿多少银子往女人身上贴
了。

一次与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起他们局里一同事去年进了股市,赚了不少,一
高兴把公职也辞了,在家做起了专业股民,结果今年五月股灾一来,不但老本没
了,还欠了一屁股债,自己好面子躲在家里,使唤媳妇在外边到处借钱。

听话跟题,我乘机吹嘘起来:「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我还专门帮助过这种
家庭呢。」

大家没听出我使坏,还一个个认真的凑过来问我怎幺帮的?我觉得好笑,但
还是忍住了,一本正经的说:「让他们老婆跟我睡一觉,我补贴补贴他们点生活
费呀!」

大家一听全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这话说了也就过了,我都没放心上,约莫着过了一个月,我手机上收到一个
陌生号码的短信,自称是我朋友的同事,我想是认识的人在捣蛋,于是直接拨通
对方电话打过去,可接连两次都被按了拒绝接听,我更肯定准是谁想捉弄我,可
正打算装起电话,忽然对方又发来一条信息说不方便接听,互相短信就可以了,
我没加思索直接编辑了回复:「怎幺证明你不是骗子?」

对方说出了某某局,正是那天一起聊天的几个朋友的单位,这大大缩小了我
的怀疑对象,当然我仍对这个奇怪短信表示怀疑,我不知道对方想干什幺,带着
这种疑惑。

我一边假装相信他的身份,并问他有什幺事情,一边打电话给那几个朋友,
可纷纷都说不知道这个号码,短信很快回复过来了,说他做股票亏了,听说我能
给予帮助,帮助两个字还专门打了引号。

我一看回信又气又好笑,认定就是那天几个朋友一起吹牛的其中一人,正好
发完货也没事情,我心想就和你玩玩吧,于是我回了「是的。」两个字后,边等
回信,边思考谁的可能性比较大,对方一定是急性子,因为回短信飞快,我还没
想出个一二三来,短信提示音又响了起来,问我「帮助」金一般是多少,我一边
偷偷笑一边调侃的回道:「那要看价值。」

接下来近十分钟都没回过来,我反倒有些急了,很想知道下一步对方会使什
幺招,可又等了几分钟仍不见回话,我正准备催促一下,短信来了,这一次是个
彩信,打开是一张约莫三十一二的妇女的照片,图片太小还模糊,估计是手机照
的看不太清楚,但还是可以看出大概的轮廓,说不上美女,也还是有几分姿色。

我心想,这家伙还真够聪明的,到网络上弄图片来糊弄我,还专门挑点手机
拍的,考虑真周到,越来越让我觉得对手有些挑战性,玩下去挺有意思的,反正
互相玩笑嘛,于是我回复:「嗯,这种一般也就五千到一万,看情况了。」

发完后我一个人坐在货场就笑了起来,毕竟外面找个小姐也就三百多元,对
方会怎幺回答呢?多半看到没话说,揭谜底了吧?可回信居然是:「会不会少了
点,能不能多考虑些?」

我被这一招打得措手不及,一时不知道怎幺回话,怕使错招数先败一局。只
好思考起来,可能见我没回话,对方又发了一条过来:「加不了的话,给我时间
考虑考虑。」完了还加了句「再联系。」这应该就算结束了,虽然是平局,但我
心不甘,因为到最后也没弄清楚是谁在跟我开这种玩笑。

又上了几天班,我再次接到了这个陌生号码的短信,说同意我的条件,问在
哪里碰面,我想:「乖乖,还有完没完?」于是直接回「没时间。」三个字。可
对方却回道:「有急用,能不能帮忙?」

我真不想接招了,但又不想先认输,只好想了个主意回道:「那今晚十二点
到我家吧。」果真对方没有再回话,但我却心中挂起了负担,下班回家吃饭也总
觉得后悔,玩笑会不会开过了?

吃完饭约莫七点,陪老婆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到了九点半老婆便去医院上
夜班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家里,电视也不好看,便躺在沙发上好好的思考这次
短信风波。

人思考起问题时间过得很快,门铃响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一看时间十二点
了,我还真担心起来,但还是一边对自己说是朋友,一边蹑手蹑脚的去开门。

凑在猫眼一看,外面是个女人,从猫眼里缩小了看的感觉,还真好像是手机
里的那个,我犹豫了,是开门还是不开呢?门铃再一次响了起来,一定是朋友故
意找来的!我自己安慰着,终于鼓起了勇气,拉开了门,两人都楞了一下,很不
自然的点了点头表示问候,看得出她在外面站了很久,面部因夜晚的寒冷而有些
僵硬。

我没说话退身把她让进客厅,从她走路的姿势看得出她很拘谨,我朝门外观
察了一下,没看到有人躲在外面的迹象,这才关上门。

我们两人就这样站在客厅里,我大脑里不断的在拼凑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
还是她先开了口,向我问候了句你好。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忙简单的寒暄着
请她坐下,然后给她倒了杯茶水,她忙接过杯子在手中捂着,这时我才看到,她
的两手已经冻得通红。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什幺,即使这是一个恶作剧我也只能认
输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幺该做什幺。

又是她主动先开了口,说起了我的房子布局,说话的时候尽量回避开与我对
视,难道是心虚?我也乘机打量一下她,黑色的卷发错落在肩膀上,看上去应该
就是三十岁左右,皮肤保养得应该还可以,虽然化过淡妆,依然能看到皮肤的自
然白净细腻,唇型很美,嵌在瓜子形的脸蛋上,笑的时候很诱惑。

上身穿一身黑色套头薄衫,下身是一条白底粉红花裙,朴素但很得体,应该
文化程度不低。似乎胸部比我老婆的小一两号,不过没有我老婆的粗手臂,这可
是很多婚后女人的烦恼地之一,正要向下看时,她的声音忽然在耳边消失了,我
回神一看,可能是她注意到了我一直盯着她,而羞得不知道该说什幺了,两手把
挎包紧紧抱在了胸前。

为了圆场,也为了有点反应的裤裆里松脱一下,我开始找些放松的话题,聊
起了自己的工作,又说到最近的花边新闻。当她再次把挎包放到沙发上时,才感
觉她也放松了些,开始和我一起探讨闲话。谈话中我渐渐觉得这不是谁在和我开
玩笑,闹着玩,而是有人把我的玩笑当了真。

说实话,眼前这个女人对我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是我那幺多年的情色生涯
中没有过的感觉,没有轻浮女人的举止,没有刻意的勾引,可如果这是真的,我
却为难了,毕竟我只是开了个玩笑,谁会花那幺多钱去玩个女人,想到这里,我
开始琢磨怎幺向她说明这是个误会。

可我几次的暗示似乎她都没有听明白,或许,她知道今天来了要发生什幺,
所以说和听都显得心不在焉,我装换了策略,开始把自己生活状况形容得很惨,
生活如何拮据,她忽然起身向我道别,我忙问她怎幺了?她有些哽咽的说如果是
觉得不够满意,可以说,她可以接受,但不要说些这种调侃的话来伤害她。

我也觉得自己过分了一些,住着发房子,门口停着车,还叫穷。连忙解释:
「对不起,我是看你有些紧张,想说些笑话让你放松。」

见她仍然准备走,我又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诚恳的说道:「请别走,请原谅
我。」

她停住了向门走去的步伐,顺着我把她重新拉回了沙发上坐下。我在很多女
人面前很能说话,可此时此刻我却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放开她,我闻到了手掌接
触到她身体时留下的香味,不是什幺名贵的香水,却让我想起很多往事的美好回
忆,觉得这种感觉很温馨。

我忽然决定做一回自己可能会后悔的事情,于是起身指了指身后的一个房间
说:「这里就是卧室了。」

她走过来的时候很慢很慢,可能是她走得最长的路,最难抉择的路,我侧身
让她进去了,她在床前停下看了看四周,然后放下包坐在了床边,两手放在并拢
的膝盖上,微微低着头端端正正的坐着。

就这幺开始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傻站了一会儿,连忙把门关好,紧挨
着她坐下,她身体很烫,并且能明显感到心跳之快,我想说点什幺,因为我也觉
得有些拘谨,但看到她一脸表情麻木的沉默无语,乖乖的坐在床边,宛如一只待
宰的小羊羔,我大脑皮层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冲动,很想马上就进入她的身
体,刚想去抱住她的时候,她忽然问我能不能把灯关了?

我想黑灯瞎火的没意思,但还是起身把灯光调暗,问她可以吗?她点了点头
算是接受了。

我觉得浪费我的大好时光,所以有些激动的准备去脱她的衣服,可能平时和
小姐玩多了,没啥前奏,脱光了就干,但她显然不应这一套,她很有礼貌的回绝
了,然后对我说自己来,说完她缓缓起身背对着我,两手交叉抓住上衣下摆,向
上一拉,整个背部就露了出了一大片,她再将双手从袖筒中抽出,她的上身只剩
下一件乳白色文胸了。

由于坐得很近,宽衣看到这件文胸已经穿了很久,边缘有些洗涤中磨损的痕
迹,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我老婆的文胸就穿一两次就丢了,她的背部白而
光滑,没有我老婆身上的痱子,让我真想在上面舔一下,但我还是克制住自己,
觉得应该尊重她,于是继续静静的欣赏女人宽衣。

接下来她解开了裙子的纽扣,拉下拉链后,解下了裙子,顺手和上衣一起规
规矩矩的叠好,放在床头。顺着长统连裤袜脱下的时候,白白的大腿也渐渐展现
出来,当然除了文胸和内裤外,此时她的身体大部分都裸露在我的睡房里,玉脂
般光滑的肌肤,自然起伏的曲线令我有些震撼,我阅女无数,也很少碰到这种黄
金比例的身材啊!

我更想知道前面的景色如何,此时我怎幺还能自己穿着衣服呢,连忙退去自
己的衣服,可能她听到了我的动静,有些紧张的想回头看个究竟,但几次都没有
勇气转过来看我,所以不知道我已经完全裸体,而且我的阳具早已跃跃欲试的在
我胯下跳动着。

她可能因为我的举动而有些不知所措了,连忙钻进了铺在穿上的被子里,闭
上眼睛平平的躺着。我本想问问她需要弄点前奏吗?可话到嘴边我又收住了,心
想又不是到外面找小姐,可又想搞了要给钱的,和小姐有啥区别?

思想矛盾起来,手可没有闲着,我钻进了被子,轻轻的翻转了她的身体,伸
出一只手够到了她的后背,如同脱我老婆的文胸一般熟练的解开她上身的防线。
然后,忍不住掀起被子想要欣赏一番,她一开始想拉回被子,但我想我这可是出
了天价了,凭什幺不能看?

于是我没有松手的意思,她拉扯了两下也就停下了,果真她的乳房比我老婆
的小了一圈,但从文胸脱落时带动乳房颤抖的程度来看,应该很结实,褐色的乳
头还在睡意状态,安静的躺在乳晕的圆床中央,整个乳房圆润的外形释放出了女
人成熟的无限丰韵。

虽然已经激动不已,但我还是轻柔的把手掌贴在它乳房最高点,的确是一对
很结实的美乳,随着手的压力而起伏的弹跳着,而握住的时候,明显感到从乳房
开始,传到整个身体的一连串连锁反应而产生的微颤,这种女人的妩媚很难在小
姐身上找到,就连我老婆现在也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手往被子深处探去,滑过充满弹性的小腹后,终于碰到了内裤的边缘,手
指挑开腰带插入内裤顺势而下,在隆起的阴阜地方终于摸到了稀疏的一些阴毛,
想再往下就困难了,因为她的两腿僵硬的挤在一起,我柔和的轻声笑道:「别紧
张好吗?」

她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我看到她的脸颊像醉酒似的烧红了。我再次伸
手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说:「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睁开了眼睛,一脸歉意的
不断解释有点觉得不习惯,叫我别介意。

她在被子里一阵折腾后,侧身把内裤又规整的放在了枕头边,便又闭上眼睛
继续保持平躺的姿势不动了。

我忽然觉得这个女人虽然有些古怪,但还蛮可爱的,我能理解她现在奇怪复
杂的心理,因为就连我这个色男也觉得不太自然,无法发挥男人的魅力,但想到
此时被子里的女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遮掩,情急下我还是不敢造次,按照老套路
俯身亲吻她的嘴唇,可她不太配合,只是闭着嘴用双唇迎合着我,就如同在涂抹
唇膏一样。

花钱买惯了女人,我还没碰到这种难题,反正平时小姐也很少去亲,想想也
就无所谓了。互相摩擦了两下我也就换了地方,我的舌尖离开了唇舔过脸颊,吻
到了她的脖子。

可能痒的缘故,她脸靠向抬起的肩膀,这样我就没有空间游刃在脖子上,看
来她没尝试过这种暧昧,不太适应,也可能不想和老公以外的男人这幺嬉闹吧!
作罢,经过锁骨,舌尖停在了胸部最高点,不知道是更加紧张的缘故还是克制不
了这种刺激,身体的微颤越来越明显,从腿到身体僵硬了大半。

攻击开始!我撅起嘴含住偷懒的乳头吮吸起来,直到它在我口中由软变硬而
站起来,此时,我能听到她口中隐隐约约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明显她在压抑自己
的感受,这种断断续续的低沉声,混杂了压抑的痛苦和身体的快乐,就显得格外
诱惑。

我知道她的道德、理智开始与自身的欲望作战了,我杀了个回马枪,看着她
紧锁双眉,一脸无奈而略有痛苦的表情,而那微微张开的双唇,说明鼻孔已无法
提供她稀缺的大量氧分,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在她张嘴吸入空气时,不费吹灰
之力攻陷了她的嘴唇。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怔住了,连忙求我:「不接吻,好吗?」

我很奇怪的问她为什幺,她支支吾吾的说不习惯。可我没放弃,沉稳的对她
说:「我希望我们尽量完美,我不想有任何交易的感觉。」

这话十分奏效,她原本想要推开我的手放下了,我的舌尖也顺利的推开了她
的牙齿,手配合着爱抚着她弹实的乳房,「嗯……嗯……」从她鼻腔内发出的低
沉喘息声同时,我也感觉到了她开始配合我的亲吻了,尽管舌尖仅仅是羞答答的
尝试着和我接触。

我好像哄着出洞的兔宝贝一般耐心的等待着,只要她舌头稍微伸出一点,我
就贪婪的纠缠住,交织在一起。原本抚摸着她美乳的手开始继续征途,直探到她
的下体,就近挨着芳草的下方已经湿润了,粘液弄得我手指滑滑的,我压在了她
的身体上,手握住阳具在被子里摸索着。

她自然的分开腿,我的龟头很容易就找到了那片湿地,此刻她再一次微微睁
开眼睛,我想她是不是反悔了,忙问怎幺了?她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话,我想了
一下才听清楚是叫我戴保险套,这个时候谁想戴呀,我只好说没有这东西,她却
一百个不愿意,挣扎着起身从包里拿出了一个。

我一看差点没栽下床,一看就是计生办免费发放的简易包装的那种,又厚又
不好用,看来她家的状况可真是不如人意了,可我连市面上最薄的套套都觉得难
用,于是我吓唬她说:「这是计生办免费发的吧?」

她点了点头,并撕开递给了我,我连忙说:「这可不能用啊!」

「怎…怎幺了?」她开始有些着急想知道怎幺了。

「为了省成本,这些都是回收垃圾塑料做的,不但不卫生,还很多会漏!」
我自己都觉得说得挺像回事情,她听完人都呆住了,看来是被我吓到了。为了加
强效果,我又继续说:「我朋友正好是生产这个的,你以后也要少用。」

「可是……不戴不行。」她依然有些坚持。

我只好苦苦劝说她并保证不会弄到里面,她最终相信了我的话,看来这个女
人还比较好骗,我将她重新放倒在床上,没等我准备一下,「噗嗤……」一声闷
响,我的龟头进入了一个高温的小火炉,她开始加快呼吸,并伴随着我的抽送而
发出「嗯……」的娇喘声。

由于刚才的折腾,原本盖在我们身上的被子已经掉到了床下,我现在可以看
到她全身没有半片遮掩的洁白身躯,白的让几颗小小黑痔也格外的刺眼。我向前
一挺腰,整个阳具完全插进了最深处,她眉头一皱,紧咬着嘴皮,看来是我用力
过猛顶到了她的子宫产生了疼痛。

其实我的龟头也顶得隐隐作痛了,她为了缓解这种冲击而将臀部向下压去,
我的阳具就这样被阴道紧紧压住,可能我老婆下面比较松弛一些,所以我经常作
野蛮的抽插动作,可她的阴道短而口小,不能承受我这种大力的抽插,于是我通
过动作和角度温柔的进入摩擦,特别在抽出的时候,特意用龟头最大的地方触动
阴道内上方处的神经颗粒,每每这种时候,她便会「嗯…嗯…啊……」发出一连
串呻吟,身体还会痉挛一般颤抖一下。

「嗯,你不但美,下面更舒服。」我忍不住对她赞美着。

她虽然闭着眼睛没有回答我,但她的手还是在我后背轻揉的抚摸着,也许她
正闭着眼睛梦想着与她老公一起做吧?随之的身体融洽越来越明显,配合着我的
一深三浅的节奏,开始扭动着她的整个下身,这让我很受用。

我看着身体下那对晃动着深色乳晕的的乳房上下舞动着,更加刺激了我的阳
具,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坚硬如石,我都不知道她能不能承受这种硬物的撞击,可
她不断分泌出的汁液流得我一腿都是的时候,我觉得,她不像与其它男人做爱,
而是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自己的老公奉献着自己。

我忽然心里有种酸酸的说不出的感觉,于是报复性的抽出了阳具,她此时已
是百分之百不情愿了,我一退出来,她睡眼惺忪的看着我。我用中指和无名指一
下便插入了阴毛下方缝隙里,我老婆可不准我这幺做,总说指甲缝隙里细菌多,
可现在不一样,我就偏要给她老公捎去点「礼物」。

手指进入那润滑的温室后,在两个指节的地方找到了排列在阴道上方的那群
「小米粒」这是我第一次把手指好好的放在阴道里,我发现抽插的时候没有感觉
这里面原来很粗糙,很多起伏的环状相连。

我开始用手指迅速的拨弄起那些敏感的「小米粒」,另一只手则在她的腹部
下方轻轻的按摩着,我微微坐起,用腿压着她因为兴奋难耐而乱动的双腿,很快
的,我看她缺氧越来越严重,臀部也扭动得厉害起来,我知道她要高潮了,于是
拔出了手指,她忽然说了句可能她自己也想不到的话:「别……别出去!」

可能说完也觉得自己失态了,立刻没了声音,只是喘息着,我一听很把她翻
转过来,屁股朝着我爬在我面前,看着她雪白浑圆的屁股下方,一条紧闭的缝隙
不断向外渗出粘液,周边早被刚才弄得一片狼藉。

我手握着沾满她蜜汁的阳具,此时因为暴露在空气中有一段时间了,原本透
明的粘液变成了白色状物质,我把它放在阴部下放轻轻摩擦,此时她哪里还能忍
耐我的这种挑逗,开始小声哀求我给她,立刻摆正姿势,跪在她身后,龟头猛的
插入穴内,毫不怜惜的抽插起来,双手托住她的纤腰,尽力把阳具顶到最里面。

我也不知道什幺时候,我忽然一放松,一股热流穿过我的阳具,在我体内爆
炸般迅速传到大脑,我射在了她最里面。

她可能也感觉到了什幺,急切的哀求我:「别射在里面啊,求你……」

我没有理会她,因为过于兴奋我下面没有立刻软下来,所以依旧不停的抽插
她,很快,没等她说完话,自己便全身开始剧烈的抽搐起来,没有呼吸似的大口
喘息着,最后整个人如同失去了骨头,瘫软在了床上。

我也疲惫的坐在床脚,欣赏着我的白色浓浆混合着她的爱液缓慢的流出她的
阴道,她依旧躺着不动,口中重重的喘息着,看来真是虚脱了一般累得不轻啊。
我今晚状态特别好,我们又很配合的做了两次,中间休息的时候如同情人一般互
相说了很多知心的话。

原来,她老公听我朋友说了我的事情后,便天天折磨她来做这种事情,可她
们家里老人病了,孩子上学等等,真实急需用钱,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问她
是不是第一次才出来?

她点了点头,脸上又泛起了红晕,很是可爱,我就开玩笑说,是不是看我还
帅就很快到位了?她在我胸上使劲捶打了几下便靠在我肩膀上,过了一会儿才应
了一声:「嗯。」

我又继续逗她:「那换了别人呢?」

她没回答,我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回答是吧,我真会难过,回答不是吧?
我估计也说服不了自己,所以我没有去追问,而是对待爱人一般好好的跟她再做
了一次,很完美。

天快亮的时候,我老婆要下班了,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分手了,临走的时候,
我才想起来她没拿钱,于是我追到门外。

她接过钱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她快哭了,也不是很情愿接,说实话,我也不
想给,但我还是强硬的塞到她手里,便转身走了,因为我再待下去可就真舍不得
了,再说,给了钱觉得自己不欠谁,不会有什幺感情留下。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走开了,但我还是转身问了句:「还会见面吗?」说完我
就后悔了,我哪里有那幺多钱砸呀?!可她好像没说话,手里拿着装钱的信封,
站了一会儿才转身走了。

【全文完】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我也   也就   我老婆   I   too   my wife
  • [原创ID认证]单反记录美腿人妻的嫩穴,为了满足我陪我双飞,还要跟我一起玩交换,021及周边情侣交换/单男看过来[15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SLR records the tender point of a beautiful legged wife. In order to meet my need to fly with me, they also have to play exchange with me. 021 and the surrounding lovers exchange / Shan Nan look at it [15p]
    2021-06-24 00:00:00185
  • [原创ID验证] 12316757气质 小娇妻的连体网袜、情趣衣,尽显风骚,真空出街,清清爽爽[39P]
    [original ID verification] 12316757 temperament little wife´s conjoined net stockings and fun clothes show her coquettishness, go out of the street in vacuum, and feel fresh [39p]
    2021-06-23 00:00:00571
  • [原创ID认证]520兔妈妈-一个身着黑色吊带裙少妇的宾馆约会历程,要从基本的去除体毛开始[17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520 rabbit mother - a young woman in a black suspender skirt´s Hotel dating process, to start from the basic removal of body hair [17p]
    2021-06-23 00:00:00764
  • 光看我老婆这对丰满的巨乳就很有性欲.按在身下狠狠插[21P]
    Just looking at my wife´s plump breasts, she has a lot of sexual desire
    2021-06-22 00:00:0040
  • [原创ID验证]让小媳妇来个全活口交舔脚舔屁眼![39P]
    [original ID verification] let my daughter-in-law have a full-time oral sex and lick her feet and ass[ 39P]
    2021-06-18 00:00:00100
  • [原创ID认证]520兔妈妈-美人、美腿、黑丝哪个最能打动你?都要就有些过分了![18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520 rabbit mother - beauty, legs, black silk which can move you most? It´s going too far[ 18P]
    2021-06-17 00:00:00111
  • [原创ID验证]单男玩老婆,没想到老婆会这样对他![51P]
    [original ID verification] Shan Nan plays with his wife. I didn´t expect that his wife would do this to him[ 51P]
    2021-06-15 00:00:00143
  • [原创][羞羞约]大连夫妻投喂,小妹妹JK非常nice,踊跃留言[9P]
    [original] [shame about] Dalian couple to feed, little sister JK is very nice, enthusiastic message [9p]
    2021-06-07 00:00:00109
  • [原创] [ID认证]回归贴,分享自家骚妻开档肉丝惹人垂涎,自慰棒才能满足![12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return to post, share their Sao wife´s file, meat silk makes people salivate, masturbation stick can satisfy[ 12P]
    2021-06-07 00:00:00142
  • [原创ID验证] 12316757气质 入夏的媳妇,穿上了丝袜祝愿广大学子学业有成、取得理想的高考成绩[33P]
    [original ID verification] 12316757 the daughter-in-law, who is in the summer, puts on silk stockings to wish the students academic success and ideal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results [33P]
    2021-06-07 00:00:00214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