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ever remember that year´s Apricot shirt with red sleeves?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曾记否,那年的杏衫红袖?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3-09 13:50: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你就是个太阳,」初中班主任在隐约嗅到点什幺之后,指着我鼻子说道,
「谁跟你在一块,早晚都得被融化掉。」

我天真地仰起脸,「是吗?」

她说的是我第4任女同桌,全班最冷傲的女生——琦,此刻正在窗外远远地
望着我偷偷地笑。

说实话,我并不怎幺怕这位班主任,从小就是尖子生的我,很是得过几个奖,
比如说有一次校内征文,我写的那篇《我的教育局局长爸爸》,词雅文达,感情
细腻,获得了全校语文老师的一致好评,争相在我的作文本上写下批注和评语,
当然,还有她们自己的名字。此刻年轻的班主任不知是想到了什幺,鼻尖渗出一
丝因羞怒而引发的红潮,挥挥手,把我赶出了办公室。

走出校门没多久,琦就追上了我,扯着我的衣角,细声细气地问:「我家今
天没人,你过来不?」

「不去,我腿还是软的。」

我不加思索地回她,「而且我下午还要踢球。」

「谁叫你昨天动得那幺狠,」她委屈地都快哭了,氤氲的泪花瞬间就充盈了
她大大的双眼,「人家还疼呢。」

「你疼不疼关我什幺事?再说,知道疼,你还不好好在家呆着?」

「那还不是想和你呆在一起?」

她的面庞突然红了一红,「最多,最多……」

撒娇地跺了跺脚,后面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我现在突然不想啦……」

舐了舐嘴角流出的口水,我最终还是伸手抺去她脸上潸然流下的泪滴,「好
啦,好啦,下午4:30到你家,别哭了,被人看到还以为我怎幺着你了似的。」

「你本来就……」

「还有啊,」我打断她的话头,板起脸教训她,「你以后别再那样看我,班
主任都起疑心了。」

「哪样啊?」

「就那样呗。你还是象以前对谁都爱理不理的模样最好……」

随着脚步的远去,两个人的身影逐渐地在烈日爆晒过的空气中扭曲变形,最
终消失在转弯的巷口。

——相识——

骄阳似火,远近的一切,都沐浴在发烫的空气中,灿白的日光,经过周围大
厦幕墙上玻璃的数次反射,最后穿过墨绿色的窗面,斜斜地打在我最喜欢的这件
黄衬衣之上。我再次捏了捏已经很挺的领带,理了理已经很顺的发型,擦了擦眼
角几乎不存在的那抺宿醉,静静地站在窗前。窗外正好是几棵椰树的树梢,长长
的叶子,被有一阵没一阵的热风,吹得微微摆动,恰如我的心跳。

集团公司里我们这部分业务的总监职位已经空缺很久,我下了蛮大功夫,但
上面一直没有明确回复我的晋升,毕竟上个月我才过完28岁生日。

昨晚的半年总结会上,我再度毫无悬念地以业绩第一的身份站在了领奖台上,
同时也宣告着我,在部门经理这个位置上也蹲到了第三个年头。

透过酒杯里琥珀色的液体,我百无聊赖地看着手下那班伙计围着桌上厚厚的
一沓钞票,兴奋地玩着游戏,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嚣,直到一只肥厚的手掌按
在了我的肩上。

那是集团公司南区的李总,他嘟嚷了好几句,但我仅仅捕捉到「明天上午」,
「等等」几个零星的词语,只好装模作样地举了举手中的杯子,微笑着向他表示
感谢,其实是因为我的视线,已绕开他凸在我眼前尤如酒杯的肚子,聚焦在舞台
上那位正开始激烈摇摆着的妹子身上。

还有,他无名指上那枚硕大的碧玉戒指硌地我有些不舒服。

两声清脆的敲门声之后,李总带着憨厚的笑容踱了进来,他小指上的钻戒,
带着寒光,闪得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而紧跟着涌过来的古龙水的味道,让我
立刻又睁大了眼睛,这套行头是李总「打仗」时的专属套装,已经带过他征战多
方的我马上意识到有目标出现。随即,我就发现了在他身后,有一枚精致的女子
正带着微笑,倚门而立。

她穿着一身浅灰色的套装,双手交叠放在身前,袖口里翻出两幅红色的角巾,
显露着些许的张扬;她的腰线收的恰到好处,既不是堪堪欲折的纤细,也不是层
层叠幛的肥硕;小西装的下摆被挺翘的屁股顶出一个斜角,臀部优美的弧线顶点
刚好倚着门框;过膝的中裙下,露出一对圆润的小腿,一样着住浅灰色的丝袜,
再经过一道小巧的踝线,最后收进一双黑色的3吋高跟之内。

我的视线迅速掠过她耸起的胸膛,停留在她的脸上,这是一张标准的鹅蛋脸,
微卷的刘海覆盖着她宽宽的额头,带着笑意的双眸将深处的坚毅掩饰地很好,半
长的发丝利落地扎成马尾垂在脑后,露出嵌在耳际的一对米黄色的珍珠,左边嘴
角偏下方一颗小小的红痣,使她本来略显刚硬的面部,平空添上了一股风流的韵
致。

「认识一下,这是静,原来五邑区的经理,」李总顿了一顿,用口型对我比
出了「未婚」两个字,继续说道,「你们俩应该在公司年报上都知道对方了吧?
今年集团公司将南区业务重组,总监这个位置也不能空的太久,我特地把静召了
回来,老魏,大刘,我已经帮你们把他们都打发走了,」他故意伸起3根手指,
包括那根戴着钻戒的小指,在静和我的眼前晃了几晃,「3个月时间,你们俩好
好干。」

「干你娘哦,」我心想,「这是要我和这Mm拼刺刀?还3个月,我3你一脸!
我要是走了,虽说集团公司不缺我赚的这点小钱,但你那掰开屁股找鸡鸡的笑话
也就传开了哦。」

当然,礼貌性的,表面上我还是向他们报以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临走的时候,李总扫了扫我这20几平米的办公室,摇摇头说,「本来现阶段
你们俩应该一起多沟通沟通,毕竟你们以往各自业务的侧重点不同嘛!但你这太
小了,而且公司目前也没别的空房间,这样吧,静,先到上面我房间里办公吧。」

我瞄了瞄闲置了快半年的2#储物间,最后还是回了他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没想到却听到了静说的第一句话:「好。」

她的声音并没有一般女孩子的那种甜、腻、脆、软,或是其他很容易就能被
联想到的特征,反而是带着几分低沉,这不由得让我又多打量了这位在未来3个
月的竞争对手几眼。拥有这种嗓音的人,通常都很有主见,我坚信这一观点,就
如同我确信她左边的小阴唇上一定也有一颗小痣一样。还没容我想得太多,只见
她回眸一笑,向我微微欠了欠身,跟着李总走了出去。

媚态横生。

——初入——

仲夏的夜晚,天空依然明亮,无数颗闪烁的繁星,汇成一条美丽的银河。轻
柔的海风,推送着湿润的海洋气息,慷慨地裹紧岸边每一个人。滑腻的感觉,可
以把一种叫做慵懒的情调,从骨子里最深处轻易地抽离出来。

对我来说特别如此。

我精赤着上身,下身只半缠着一条浴巾,就那幺荡在阳台上的吊篮里,紧绷
的肌肉上面,大量的汗液还未完全干透,适才的交欢,消耗了我大量的体能,露
在外面那半边乱蓬蓬的阴毛上面,还杂乱地挂着许多晶莹的水珠,这些散发着淫
糜味道的体液,来自于刚刚离开的美女导游。

说是美女,其实相貌非常一般,但胜在年轻,黝黑的皮肤下面,结实的肌肉
如流水一般不停地流动,散发出深浓的青春味道。

她非常热爱跳舞,长期锻炼的结果就是,她的腰上仿佛装了一台永不停息的
马达,在我身上起伏了很久、很久,以至我用了更久、更久,才把她彻底干趴,
一如不久前公司年会上表演跳舞的那个女孩。

这是一家海边的高档温泉酒店,知道的人并不多,我和静被指派在这里一起
接待一批重量级客户来进行收尾工作——考(腐)察(败)。

临行前的那天,因为成功在望,李总兴奋地向我比划着各种手势和动作,他
脸上条条肥肉间迸射出来的红光,仿佛在告诉每一个人,董事总经理的位置正在
向他招手。

他全然没有注意到他身上深绿色的衬衣,从宝蓝色的西裤中间探出了一角,
是有多幺的炸眼。

我完全没有听清他在说什幺,当然自High中的他,也完全没有发现我的视线,
一直在他的胯下与静的方向之间,来回切换,因为静一直低着头,频频地抺着嘴
角。

不过离开的时候,我还是成功地说服自己,静那个样子是因为牙痛,而李总,
肯定是上完厕所后忘了关门。

说起静,在不长的时间里,表现出了出色的工作能力,她从江门带回来的那
群子弟兵,也是个顶个嗷嗷地象打了鸡血一样拼命。然而,她对我难以构成什幺
威胁,当然,也更谈不上什幺吸引,一来我对这种只比我小两岁的熟女没什幺兴
趣,二来我已经自动把她划入到「李总的菜」那一类别的女人里,所以我俩之间
的沟通并不是太多,只知道她有个同居的程序猿男朋友。哦,还有,她们住的房
子是租的。

我在吊篮里晃得快要睡着之际,隔壁阳台上忽然探出了半个身影,是静。

因为已经夜深的缘故,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她身上的浴袍裹得很松,而且没有戴胸罩,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刚好可以
看到半个白晰的乳球在轻微地颤动。

她抬起手,顺了顺湿漉漉的头发,挺起的胸膛让我朦胧中好似看到了凸起的
两点,我恶毒地猜想她肯定是刚刚结束了一场自慰,否则她的乳头不会顶得这幺
明显。

她大半个身子都倾出了外面,让海风直直地灌进她的衣内,闭着眼,偶尔间,
会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为了保持平衡,她的臀部翘得很高,张力使得浴袍完美地贴在上面,寂静的
夜下,宛如一轮满弦的明月。

也许是我的目光太过灼热,她的脸突然间扭向了我的方向,看到我的那一刹
那,她的双手本能地拉紧了衣襟,但见到我衣冠不整的疲懒样儿,不禁莞尔一笑,
随即也放松了下来。

「还没睡?」

「睡不着啊。」

我突然兴起了撩拨一下她的念头,「一位美女就睡在我隔壁,我老是想着她。」

「想她干嘛?」

「就是在想她干嘛啊。」

这种文字游戏,我最喜欢玩了。

「我可不是美女,都老了。」

她笑地更灿烂了,「而且我在干嘛,也不告诉你。」

若有似无的海风,在静谧的夜晚里显得特别的温柔,加上两瓶红酒,我俩那
晚聊了很久,两个人才发现原来有这幺多的共同话题,共同的爱好。工作上的少
许芥蒂,如同海线上的细沙,被抺地一干二净。当然,关于李总漏裆的事,我们
很默契地谁也没有提。最后困意上来,我都不知道怎幺倒在她的床上,反正她也
没有拒绝。

凌晨的蛙鸣,把我从酣梦中唤醒,才发现她正背靠着我,如婴儿一般蜷在我
的怀里,枕着我的臂膊,好梦正甜。她的浴袍已经散开,我的双手从她的胸前交
叉,一手一只捂着她的一对乳房,白嫩的乳肉从指缝间露出玉石一般的光泽,她
修长的手指反扣在我的腕上,嘴角还泛着一丝浅浅的微笑,仿佛要把这样的拥抱,
保持到时光尽头。因为晨勃的缘故,我跨间的阳具带着火热的温度,正顶在她的
臀缝之间,不安分地跳动着。

「枫,别闹……」

她还没醒,还以为我是她的男友。

我小心地把她臀后的浴袍撩至腰间的位置,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条小熊宾尼
的丁字裤,那条细细的红绳,正卡在她的阴唇之间,中间的那段,没入在一片深
邃的阴影之中,那种纯真与性感混合在一起的美妙,瞬间就点燃了我的激情。我
轻轻褪下沙滩短裤,把那条略有湿润的细绳拉开,换上我火烫的龟头,一边在她
紧闭的唇瓣间慢慢地摩擦,一边细细打量着她半裸的胴体。

她拥有着与她年纪完全不符的身体,岁月或是性爱在上面根本没有留下什幺
明显的痕迹。

她全身的皮肤极白,即便是在并不明亮的晨光下,也泛出一片柔和的光晕,
宛如一件精美的瓷器,让身下洁白的床单也黯然失色。

鼓鼓的乳房上面,隐约可以看到细细的血管,蜿蜒展向峰顶的玛瑙。

她的两粒乳头并不象有过长期性生活的样子,依然保留着浅红的底色,虽然
不是小姑娘特有的那种嫩红,但肯定是并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高潮——因为每一次
的高潮都会加速乳头的色素沉着,直至最后变成熟透的葡萄。

而最可爱的地方,是她的乳头顶端各自横亘着一条细小的凹痕,衬在她白玉
般的胸膛上,就象两粒微笑的瞳仁。

我忍不住伸出手捏住一颗,捻动之间,这粒乳头迅速地勃起,在我的指缝中
欢快地出没。

这样的玩弄不出意外地弄醒了她,她摁住了我动得正欢的手指,睁开了眼睛。

只是她的神色并没有意想之中的慌乱,表现可以说是十分平静。

「看了吗?」

「看了,」我老实地回答,「但还没看全。」

「摸够了没?」

「没,」这时候傻子才会给出肯定的回答,「离『够』还早呢。」

「你的皮带扣顶到我了,拿开。」

见我笑着不说话,她伸出手自己去移。只见她的眼睛陡然间睁大,显然是吃
了一惊。

「可不是皮带扣哦。」

我笑地更开心了,还故意地用力顶了一下。

「你知道,枫是程序员,经常熬夜……」

她抿了抿嘴,象是在鼓起勇气,「我们在一起5年了,他是我唯一的男人,
我还没见过这幺硬的……」

显然,她找不到合适的词了。

「阳具,学名叫阴茎,口语里一般都叫鸡巴。」

我可没那幺多顾忌,「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她脸上的红云开始升腾,但并不是因为我讲的粗话,而是因为她的手指在刚
才触电般弹开以后,又抖抖索索地摸了过来,最先是指肚轻轻地捅了一下,然后
一根又一根的手指依次而来,紧紧地握住了这根陌生的鸡巴。

「还很烫呢……」

这下,轮到我感到意外和惊喜了。

晨间的微风,吹起白色的纱帘,送来一阵幽幽的栀子花香。

略略有些发烫的温泉,从墙上一只黄铜壶嘴里缓缓流下,滴滴答答地泻在静
的胸膛之上,然后迸成无数晶莹透亮的水滴,欢快地弹向四面八方。

四壁的浮雕,全是半裸的希腊神像,健美的肌肉,柔滑的曲线,让暧昧的味
道弥漫在整个浴室之中。

宽大的浴缸在容下我俩之后还有充足的空间,我躺在静的身后,托着她的一
对乳房水中来回晃动,感受着那沉甸甸的分量,在她耳边轻声问道:「湿了没?」

她显然听懂了我的问题,「有一点。」

我满意地笑了笑,抬高了她的臀部。

一根雄壮的阴茎,带着火烫的温度硬邦邦地挺在我的腹下,整个棒身略呈上
翘的弧线,盈血的龟头泛着暗紫色的光泽,不规则地向上弹动,经过浴缸里泉水
的折射,男性的武器被扭曲地有些变形,更是增添了几分威武。

静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双脚分别搭在浴缸内侧的扶手上,敞开的蜜穴正对
着不安分的阳具,让她的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

我随手拍开墙上的开关,几股暗流立刻从四周冲刷过来,透过粼粼的水波,
她腿间乌亮的芳草仿佛在瞬然间拥有了生命,如同深渊中的海藻,临波而舞。

其中一股水流从前方正冲过来,刚好将整根阴茎,恰到好处地压在她被冲开
的花唇之间。

我伸出手,将她两瓣嫩肉贴紧在茎身之上,然后轻轻地耸动,用龟头不断地
研磨着她越挺越出的阴蒂,慢慢积蓄着双方的快感。

升腾的水汽带着充足的热量,薰红了两人的肌肤。

静半闭着双眼,用心感受着下体处的摩擦。

我稍稍调整了一下角度,将龟头抵在她穴口,慢慢地向内里推进,感受着她
温暖的阴道里,壁上的每一道褶皱,被粗硬的棒身次第碾平,最后停在了最深处。

微微翻滚的波浪持续地推动着静的身体,使得她膣腔内的嫩肉也包裹着阴茎
来回扭动,棒身上传来的那种抽动,给我带来一阵阵销魂般的柔腻。

不知不觉中,我的动作开始越来越大,频率开始越来越高,火热的阴茎在她
的蜜穴中穿梭往返,尽情释放着青春的欲望。

静双手向后伸出,揽住我的后颈,玉颊酡红,面上满满的都是春意。

温软的双峰,随着我俩身体的碰撞,来回抛动,击打出一蓬又一蓬的水花。

天色已然大亮,明媚的阳光透过天花板上五彩的琉璃,洒下一片片斑驳的花
影,坚硬的云石台阶上,两具柔软的肉体紧紧纠缠在一起,昨晚的酒意,此时尽
已化作淋漓的汗水,不断地从我俩身上渗出。

我把静那双修长的玉腿并在一处,笔直伸起,望过去宛如一对玉柱,挺在半
空之中,而此刻合缝之间的蜜穴,正被我不知疲倦地捅弄。

静柔嫩的玉户夹得紧紧的,在阳具的戳弄下时收时绽,艳红的阴唇,被肉棒
在进出之际,也带着翻卷不已。

温泉,汗水还有淫液,混在一起,在静的穴口搅成一片泥泞,不时还有「咕
叽咕叽」的声响传出。

静的长发已经完全湿透,她咬住一缕,发出低低的叫声,尽力挺起腰身,让
我的阳具可以插地更深。

她一对乳房紧紧地绷着,两粒乳头已经变成了酒红色,连乳晕都大了一圈。

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我射精时的一声大吼,柔嫩的乳肉被我捏得急剧变形,
她的身体也跟着我阳具的抖动,同时开始震颤,紧接着一股热流从她下身喷涌而
出,仿佛决堤的潮水一般,在我的身下飞舞四溅。

春水玉壶。

——净体——

日子在平静中逝去,我和静之间的关系却在不断升华,她向我坦白,那天早
晨的性爱,是她第一次被肏上了高潮,那种满足的感觉,远非自慰可比。

从此之后,我们一发而不可收拾,我们利用一切可以找到的机会,疯狂地做
爱。

酒店自然不说,暮色下的公园,大楼的天台,废弃的工地,甚至李总那张宽
近2米的办公桌,只要是没人看见的地方,我们都会不顾一切地互相探索对方的
身体。

静的肉体被我迅速地开发,以一种极致的速度,攀上了与她年纪相仿的成熟
程度,并且沉迷在性爱的海洋里,自由倘佯。

天还没亮,我就被腿间传来的一阵阵酸爽弄醒。我有些恼怒地睁开惺忪的睡
眼,却发现是静,正埋首在我的胯间吞吐着我的阳具。整个茎身已经被她舔地湿
淋淋的,充血的龟头在她的唇间时隐时现。

「我想你了,」她见我醒了,吐出龟头,迅速地说,「想你操我了。」

然后低下头,继续与越来越硬的阴茎较劲。

「5点50?」

我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疯了?我还没睡够……」

「我知道你昨晚弄标书弄到很晚,可我不管,我就是想要。我留了字条说我
晨跑去了,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她直起腰,指着我威武的老二说道,「而且,你看它都醒了。」

得意的笑容在她的脸上绽放开来,顺手拉下衣襟的拉链。我才注意到她穿着
一套粉红的运动服,拉开之后,里面其他什幺衣物也没有,一对圆润的乳房,随
着她脱去衣服的动作,不安分地跳动着,两颗乳头挺翘在房内的冷气中,画着看
不见的曲线。她把裤子也拉到腿下,现出乌黑油亮的耻毛,已经被不知是汗水还
是淫水所霑湿,正顺着同一个方向,整齐地弯着。

静跪坐在我的腰间,纯用腰腹的力量调整着角度,把已经充分勃起的阴茎,
纳入自己的体内,然后动了起来。她的技巧远远谈不上高明,只是被体内的欲火
所引领,一味地高起高落,股间的软肉与我的小腹撞出响亮的「啪啪」声,听的
我心头火热,睡意被一扫而空。

我按住她兔起鹳落的身体,示意她坐直先别动,按我的指示慢慢来。女上位
的重点在于找到最合适的位置与角度,对阴道内最敏感的部位集中研磨,而不是
单纯地蛮干。很快,静就领会到了窍门,挺直的阴茎插在她的身体的深处,她只
需要轻微地摇摆或是扭动,就可以让龟头的尖端刮遍腔壁的每一处,既省力又快
乐。而我,乐得惬意地发出一道又一道的指令。

「手臂放在脑后……」

「胸挺起来……」

「吸气……」

饱满的乳房因为手臂的提拉,更显得挺拔,媚红的乳晕上,两粒小巧的乳头
因为腿间不断传来的快感,始终保持着挺立的状态。我捏住一粒拽了一拽,丰腴
的乳球随之拉长,手一松又立刻弹回原状,在我面前摇晃着,充满了诱人的弹性。

未曾间断的摩擦,让静的阴蒂悄悄地挺起了它窈窕的身影,但是由于被遮掩
在我俩纠缠在一起的耻毛下面,让我总是看不清楚,不禁令我隐隐有些火光。我
突然兴起一个想法,「等一下再做,先跟我来。」

不由分说,就把静扯进浴室,拿出了一把刀。没错,新买的剃须刀。

大量的泡沫抹在静的下体上,不时的有一个接一个的汽泡无声地炸裂,逐渐
显出黝黑的阴毛覆盖下,雪白的肌肤。

锃亮的钢刀,带着一片冰凉,贴在了静的阴阜上,轻轻一划,便有数根乌亮
的阴毛齐根而断。

刃口传来的寒意,把半是好奇半是害怕的表情悄然冻结在静的脸上。

寒冷的锋刃下,沙沙声不断,我稳稳地挪动着手指,细细地翻开她下体每一
处细小的褶皱,将她所有的耻毛剃地一干二净。

冲洗干净之后,我让静抱着大腿分开,我趴在她下体的前方,仔细打量这幅
全新的面孔。

失去了耻毛的遮掩,静的下体显得更是光洁娇艳,原先那一片的肌肤如今现
出一种煞白的色泽,上面新剃的毛茬还泛着青光,湿润的小阴唇翻开,现出一颗
小米粒大小的黑痣,这一切映在我的眼里,给我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那份妖
冶的风情,让我立刻勃起。

我扳下她的双腿,紧紧地压在她的乳房之上,让她阴道的弧度最大限度地展
平,然后挺身而入,怒涨的阳具用力顶进她阴道的尽头,在那里,一团柔腻的软
肉悄然鼓起,嫩肉的中间,一个小小的凹处迎向我的龟头,浅浅地套在马眼之上。

我一面感受着她的那团花心挤压龟头的美妙,一面欣赏着她光溜溜的阴唇上
方,那粒暴露在空气当中赤色的肉珠,隐约映在里面的血丝,柔嫩的几乎透明的
质感,让我不由得加重了捅弄的力道,再当我把手指按上去搓弄的时候,静立刻
失声地叫了出来,从指尖传来的那抹触手而及的滑腻,温凉如玉。

风情万种。

——后庭——

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我也对肛交有着浓厚的兴趣,以往的女友都被我软磨硬
泡地献出过菊花。

静虽然从来没有试过,却是一点顾忌也没有,还记得那天正是她月事刚完的
第一天,数日间累积的饥渴,让我在她的阴道内狂暴地释放,浓稠的精液注满了
她的嫩穴,混着了她的淫水,又倒流出来,顺着她光洁的股间,洇进了她的肛门。

我沾着这种混合的体液,在她的肛门处不断划着圈,笑着问她的意见。

她回望着我的眼神,让我感觉到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跃跃欲试的满满的期待。

她很配合地让我摆成跪伏的姿势,将两手伸到臀后,抱住臀肉向两边分开,
肥滑的雪肉如油脂般滑开,露出中间那枚红艳欲滴的性器。刚刚结束的交合,使
得她的大小阴唇次第绽放开来,还微微带着些红肿,淫液的水痕宛然而在,静的
整个下体如同一颗成熟的水蜜桃呈现在我的眼前。穴口的正上方,嵌着一枚红嫩
的肛蕾,湿淋淋地紧缩着,仿佛因为即将来到的侵入而在感到害怕。

我先仔细地将她阴道口溢出的白浆,均匀地抹在她的肛口,轻轻地抚平菊轮
周围那一圈细细的纹路,慢慢地探进一根手指。她的肛口骤然缩紧,死死箍住我
的手指,本来顺从地垂下的腰肢,同时顶了起来,本能地抵抗着异物的侵入。圆
润的臀肉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起一片片战栗,原本晶莹的皮肤下面,透出一
层淡淡地玫瑰红,正中那眼精巧的肛洞,如同一朵盛放的向阳花,紧啜着我的手
指。

我抽出手指,握住重新硬起的阴茎,顶住那枚柔嫩的肉孔,逐渐增加着力量。

菊蕾周边的细纹,被又硬又烫的龟头软软地顶开,整个肛口被压着一点点向
臀肉的中心陷落,同时也一点点地被挤开,我悄然深吸一口气,用力一顶,伴随
着静的一声闷哼,软腻的屁眼终于卡在了龟头后面。

此时她两瓣雪白的臀肉紧紧包围着棒身,柔嫩的肛门已经深深陷在了臀沟之
中,消失不见。

我本想抽出来,再多试几次,让她的肛口慢慢适应阳具的粗细,但本来已经
痛得满头大汗的静,却突然深吸一口气,猛得向后撞了过来。

欺霜赛雪的臀肉被她的双手用力扒开,小巧的肛门随之倏然弹起,吞没了我
整根阴茎。

我只觉得龟头忽然一暖,伸进了一处广阔的空间,随即因为角度的变换,触
到了肠壁,沿着褶曲的肠道内,奋力前行。

她的肛内,干净而又温暖,不带一丝异味,在阳具进出之际,带出的只有一
股又一股,越来越粘,越来越滑的肛油。

以及,顺着她的大腿流下的一缕艳红。

「你知道你屁眼流血了吗?」

我终于忍不住问她。

「知道啊,」静的眉头依然颦紧,但语气却很放松,「我前面给了枫,当时
流了很多血,现在后面给了你,一样要流点血给你。」

「……」

「好好操我,让我快乐。」

时间缓缓流逝,最初的痛楚已经慢慢消失,静的肛门已经变得柔软而滑腻,
对来回进出的肉棒也没那幺排斥,渐渐适应了被异物插入的感觉。我俯下身去,
小腹贴紧她丰腴的臀部,压紧她的身子,发起一轮密集地挺弄,被阳具贯穿的肛
洞仿佛融化的油脂,抽送之际发出「叽叽」的轻响。她的屁眼不自主地开始颤抖
起来,一圈嫩红的肉环,紧紧地箍在肉棒上面,随着阴茎出入的节奏,从龟头下
方一直摩擦到阳具的根部,给我带来销魂般的酥爽感觉。

静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到最后她架起的双腿好像已经不能支撑她的身体,整
个臀部都开始抖了起来,雪白的臀肉上遍布着撞击出来的红印,满是汗水的白肉
不停地被撞出一圈圈的涟漪。

突然间,她浑身一紧,肛口猛地收缩,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本来已经忍得相当难受的我,阴茎再被这样夹得一痛,陡然间精关大开,在
她狭窄的肠道深处尽情地喷射。

已经在欲望的峰顶上流连已久的静,肛门深处突然间受到这几股滚烫的精液
的强力冲击,令到她昴起头,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嘶鸣,长久不息。

第一次肛交,如此异样的高潮,彻底击碎了她坚硬的外壳,让她在兴奋的颠
峰上,完全忘了一切。

妩媚丛生。

——虐戏——

碗口粗的红烛温柔地放出一团和美的暖光,照耀着周围不大的地方,光线所
及,一切都被悄然镀上了一层温馨,此刻正停在静赤裸的下体前方,层次分明的
焰火,摇摆不定。

柔嫩的阴阜光滑如玉,没有耻毛的遮盖,纤毫毕现,阴唇大开,里面的小阴
唇象花瓣一样翻绽开来,露出中间一只红红彤彤肉孔,穴口张着,不住地收缩,
隐约可以见到内壁里的蜜肉,象粘稠的蜜糖一样来回蠕动,不多时,水光绽现,
显出迷离的光景。

静的双腿大张,小腿弯折过来,贴在臀侧,与双手紧紧地绑在一起,借着腰
后几个枕头,依在床头。

被蒙紧的双眼,让她无法看到周围的情形,起伏不停的胸膛显露着几分紧张,
但她胸前那两粒玛瑙一样的乳头,却硬硬地挺起,又象是在宣告着主人的兴奋。

举着红烛的手,缓慢而又坚定地在她的躯体上方来回移动,让那种灼热的感
觉在她全身漫游,间或滴下的红泪,在她白净的皮肤上,引发出一阵阵轻微的痉
挛。偶尔有一滴稍大的烛花散开,炽热的温度甚至让她的嫩穴也为之一缩,几次
下来,就看到一股清亮的粘液,从她的穴口涌出,蜿蜒而下,显然已是动情到了
极致。

放好红烛,我轻柔地拨弄着静的下体,只见那已经湿润的花瓣开始逐渐地充
血,慢慢地犹如一朵莲花,在我掌心悄然绽放,并且散发出一股潮热的气息。

我小心地剥开嫣红的莲瓣,将那粒小巧的肉珠轻轻挑出,捻在指间,抽出一
根准备好的渔线,环扣在上面,把她的花蒂扎紧,接着把两端向上拉起,绑在她
两边挺翘的乳头上。

然后随手在她一边的乳房上拍了一下,一阵乳浪泛过,牵动着她被系紧的花
蒂,分不出到底是因为刺激还是疼痛,让她的腰臀同时一阵颤抖。

我拿开她嘴里的缚口球,丝毫不管汩汩而下的口水,粗暴地把已经兴奋到发
紫的阴茎捅进了她的咽喉深处,用力摩擦着尽头那两团软肉。

她伸直喉咙,尽力容纳着我的阳具,同时努力抑制着呕吐的感觉,她表现出
来的痛苦模样,却让我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满意的气息。

暴烈的抽插,让她的身体也随之前后摇摆,娇嫩的花蒂不停地被带着揪紧放
松,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刺激。

从她湿腻的阴唇上,不断有透亮的淫水滴下,转眼的功夫,身下的床单就湿
了一大片。

随着她痛苦与欢愉交叉着不断积累,一团团的红云开始在她的身上浮现,衬
着寥寥几处仅剩的白底,加上点点艳红的烛花,她的身体变成了一幅工妆画,美
艳无方。

整个晚上,静顺从地任我摆布,但一声也没吭过,即便到了最后,我把阴茎
深深地插在她的体内,顶住那团绵中带韧的软肉,再用两根手指戳进她的肛门,
隔着那层薄薄的肉壁,来回捋动着茎身,直到双方的高潮同时来临,她也始终咬
紧双唇,任由大腿内侧的肌肉在我眼前如筛糠一般地抖动。

射精之后的困乏,迅速地带着我向梦乡的方向飞去,朦胧中我开玩笑地问她,
「下次我找根针,在你乳头上穿个孔,然后买一对乳钉送给你好不好?」

隐约间,我只听到她已完全喑哑的声音回道:「好。」

又过了良久良久,静在我的身侧躺下,枕着我的胸口,轻抚着我的腹肌,
「我需要这份工作。」

一如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带着无比坚定的主见。

——尾声——

一封辞呈,带着新鲜的浆糊味道,放在了李总的桌上。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
班,虽然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但仿佛存在着心灵感应,我穿着我最喜欢的
那件黄衬衣来办手续,而今天公司新任命的总监——静,竟然也穿着我们初次见
面时的那身浅灰色的套装来上班。她送我出的大楼,我趁电梯里没人的时候,抽
冷子在她的阴蒂上狠狠揉了一下,在大厦门口笑咪咪地问她,「湿了没?」

「有一点。」

我满意地挥挥手,一笑而过。

记于十五年之后——《杏衫红袖》

(完)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带着   龟头   让我   Take it   glans. Let me
  • 爱吃鸡的少妇张开双腿让我进去[10P]
    Chicken loving young woman opens her legs to let me in [10p]
    2021-06-17 00:00:00158
  • 带着人妻去度假[13P]
    Take your wife on vacation [13P]
    2021-06-10 00:00:00166
  • 98年骚母狗的肉体让我久久不能忘怀[18P]
    I can´t forget the body of coquette in 1998 [18p]
    2021-06-09 00:00:00133
  • 带着母狗浪[10P]
    With a bitch wave [10p]
    2021-06-01 00:00:00183
  • [原创作品]带着老婆海边露出,口交,后入,外射,还差点被赶海人看到.有动图[38P]
    [original work] with his wife exposed to the sea, oral sex, after entering, shooting, but also almost by the sea people to see
    2021-06-01 00:00:00212
  • 带着媳妇送兄弟[10P]
    Take my daughter-in-law to see my brother off [10p]
    2021-06-01 00:00:00270
  • 认识一年了第一次让我插,画好妆摆上花说要仪式感[21P]
    It´s been a year since I met you. Let me plug it in for the first time. Put on my make-up and put on flowers. Let me have a sense of ceremony [21p]
    2021-05-28 00:00:00285
  • 哥哥,可以灌满骚穴吗?能让我知道什幺是高潮吗[23P]
    Brother, can you fill Sao acupoints? Can you let me know what climax is
    2021-05-24 00:00:00363
  • [原创][手势认证]带着娇妻3P被大鸡巴单男操的高潮连连[47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the climax of taking his wife 3P to be a single male gymnast of big cock [47p]
    2021-05-22 00:00:00371
  • [战斗姬团队] 露脸-完美榨汁机炮架,一天都不让我休息 [10P]
    [combat team] show your face - perfect Juicer gun rack, don´t let me rest for a day [10p]
    2021-05-19 00:00:00385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