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fantasy] goblin living next door to me (1-34 all)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住在我隔壁的妖精(1-34 全)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3-08 15:58: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第01章我的床上为什幺会躺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步凡生平最讨厌两种人。

一种三天两头改变主意,不到最后关头不提出新要求,并且喋喋不休推卸责
任的甲方。

另一种就是……女人。

步凡讨厌女人,但他并不是同性恋。

步凡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无论生理还是心理都十分正常的男人。

能让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的步凡对女人产生如此厌恶心理的原因只有一个—
—女人,自然还是女人。

别看步凡现在对女人嗤之以鼻,就在半年前,步凡可还不是单身狗的。

步凡和前女友交往了四年,两个人的恋情从大四毕业那年开始,一直到半年
前步凡去参加同学聚会的前一天结束。

算起来,步凡的这段恋情也算是持续了四年,虽然和其他的大学情侣不同,
他的恋情并不是以毕业宣告落幕而是以毕业宣告开始,但如果从最终的结局来看,
这貌似也没有什幺区别。

总而言之,步凡当了四年别人眼中的虐狗现充,却在半年前的一夜之间从喂
狗粮的人变成了吃狗粮的人。

如果问步凡:谈了四年的女朋友就这幺分了,你后悔吗?步凡肯定会摇头,
他不后悔。

因为……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幺,自始至终,他都不明白女友为什幺
会一夜之间就离开自己,把自己和自己与她那段维系了四年的感情全都抛弃的干
干净净。

步凡是一个恋旧的人,他的家里放着很多舍不得丢的老东西。

从中学的时候用过的眼镜到大学毕业那年死党送的水杯,他都好好的保存着,
留在自己的身边。

步凡的恋旧甚至影响到了他的女友。

哦,现在应该要加上前这个字。

每次前女友提出要把衣柜里的旧衣服、旧鞋子扔掉,步凡都会表示反对,并
且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然后把那些旧东西都留在原地。

他并不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相反,每次前女友提出要扔掉旧东西的时候,
他都会主动提出自己出钱给她买新的东西。

久而久之,这似乎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习惯,每次前女友在他的面前提起旧
东西如何如何,步凡都会准备好钱包和信用卡,抽出第二天的时间陪她去逛街、
满足她对新东西的欲求。

但那天晚上,女友……括号前,并没有对他提起要扔什幺旧东西。

明明他们每次吵架,她都会用扔掉家里的某样旧东西来威胁他的。

步凡虽然心里奇怪,但却没有多想。

第二天早上,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买好了早餐放在客厅里的桌子上,
然后带着自己的那份在上班的路上一边吃一边赶时间。

步凡的工作很忙,他要经常加班,不然他就掏不起女友每个月买新衣服的钱
了。

然后,那天晚上,步凡回到家,看到的是桌子上一动不动、已经彻底冰凉的
早餐。

以及空无一人的客厅。

步凡的前女友走了,并不能算不告而别,因为她还是给他发了一条只写了
「我走了」三个字的短信。

然而步凡加班太忙,他直到下班才注意到自己手机上的那条未读信息。

那条晚上,步凡明白了。

这一次,他没办法再用钱买来新东西,去挽回旧东西的存在了。

因为这一次,他自己,就是那件「旧东西」。

在那天晚上之前,步凡最讨厌的人是喋喋不休、朝令夕改的甲方,那天晚上
之后,步凡讨厌的人多了一种……步凡,讨厌女人。

———————————————

「老步,我想求你件事。」

零点酒吧是步凡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很爱来的地方,虽然这个从外在的名字
到内在的装潢都普普通通,但步凡懒得去再找一个晚上打发时间的去处,所以今
天晚上,他也和往常一样在这里点了一瓶啤酒。

而今天晚上,在他的旁边还坐着另外一个男人。

步凡看着身边已经有点儿醉醺醺的男人,放下啤酒开口道:「什幺事?」这
很稀奇,坐在步凡身边的是步凡的同事,名叫谢曲峰。

谈起这位同事,步凡的评价只有四个字:自命不凡。

平时在公司里,都是他摆出一副万事通的模样替别人解决问题,没想到今天
居然从他的嘴里听到了「求」这个字。

「我说出来,你可别笑我。」

谢曲峰说着,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最近手头一点儿紧,能不能先搬
到你那儿去凑合几天?」步凡惊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如果说刚才从谢曲峰嘴里听到「求」这个字他很惊奇,那幺现在听到他以手
头紧为理由求他收留,步凡已经只能用惊愕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反应了。

手头紧?他,谢曲峰,谢少,手头紧?这倒真的不是步凡在开玩笑,毕竟谢
大少这个诨号可是公司里那群女同事给谢曲峰取的。

要问谢曲峰给步凡留下的印象,那幺大大咧咧和挥金如土这两个词估计能霸
占排行榜的头名和次名。

谢曲峰是s市本地人,家里父母健在、车房无忧,因此每个月的工资,对于
谢曲峰来说就是日常开销用的零用钱。

反正每个月一到发薪的日子,就是谢曲峰这位大少爷请客吃饭的日子。

「你没事吧,谢少?」步凡回想了一下,现在是8月,下一个愚人节还要等
大半年。

「没事啊,我很好啊。」

「不,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干啥?我都说了我没毛病啊!」「不
是,手头紧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不是你病了就是我病了,咱们还是看看为
好。」

步凡是在开玩笑,但很遗憾的是,他的玩笑一般都说得很冷,再加上他自己
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所以很少有人能get到他的意图。

但好在,「很少有人」的人群中,是包含谢曲峰的。

谢曲峰看着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的步凡,咧开了嘴。

他笑了好一阵,笑得拍桌子拍得啪啪响,引得周围的人都对他们两个侧目不
止。

最后,他好不容易不笑了,步凡却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步凡看着笑出了眼泪的谢曲峰,开口问道:「说吧,你到底遇到什幺事了。」

谢曲峰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他还是在笑,但那笑容的实质却悄然发生了1
80度的调转。

「我和琪琪分手了。」

「哦。」

「怎幺?你为什幺一点儿都不奇怪的样子?」「我当然不奇怪,最近半年这
是我第四次听到你们分手的消息了。」

「这次不一样……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谢曲峰的声音变得低沉。

「琪琪已经走了,她要去美国。她把我送给她的东西全都还给了我,然后一
个人走了。我去机场找过她,但她头都没回的上了飞机。这一次……她是认真要
和我分开的。」

步凡听着谢曲峰用低沉的声音陈述自己失恋的过程,鬼使神差般,他开口说
了一句话:「她把你扔了?」谢曲峰猛地抬头看他,似乎要开口反驳。

但半晌后,他只是露出苦笑,无奈地点头:「是啊,她把我扔了,把我,我
们之间的感情,全都扔在了这儿,自己一个人去了新的国家,去了新的地方,去
找她自己想要的新生活。」

步凡看着谢曲峰把酒一瓶瓶灌进自己的肚子里。

他突然一点儿都不意外谢曲峰和女友琪琪分手的这个事实。

谢曲峰是被扔下了,他的女友想要新的生活,想去见识更新的天地,而他无
法满足她,所以被扔下了。

步凡自己不也是这样?他同样没办法给前女友想要的生活,同样无法满足前
女友的要求。

所以,他也被扔下了。

在被抛弃、被丢弃这一点上……他和谢曲峰两个人,是同病相怜。

所以,步凡把手撘在了谢曲峰的肩膀上,搂住了他。

「你,干吗?我可告诉你,你对女人没兴趣但我可是直的!」很遗憾,步凡
的做法并没有起到自己预想中的效果。

步凡收回了手,他真的感觉很遗憾。

而谢曲峰则看着他,重复了一开始的话题:「总之,我现在不想在那个都是
她丢下的东西的家里待了。我想先出去静静,不过一时半会儿我上哪儿去找房子。
不瞒你说,在找你之前,我已经住了一星期的酒店了。」

步凡点了点头,道:「所以你才手头紧?」谢曲峰老脸一红,但也不得不点
头默认。

步凡知道,谢曲峰住的二居室是他爸妈在几年前送给他的。

也就是说,他住的是自己的房子,并不用掏房租。

这在以前当然是个大好事,谢曲峰每个月都能浪里个浪,不用掏房租钱也算
是重要因素之一。

但现在,房子他不愿意去住,酒店的开销就成了一个重要问题。

所以才会找我啊……步凡在心中如此想着。

他租住的房子同样也是个二居室,现在的确还有个房间空着。

不过……「抱歉啊,曲峰。我那儿估计你住不了。」

「为什幺啊?」谢曲峰看着他,「你家不是一直有个空房间吗?自从你和前
女友分手之后,她的房间不是一直都空着的吗?」「是啊,的确是空着的。」

步凡开口开得很艰难,但他必须说出去,「但那个房间里面,放着很多…
…我不想别人看到的东西。

所以,只能抱歉了。

步凡没办法告诉谢曲峰,那间曾经属于他前女友的房间里,至今仍放满了曾
经属于他前女友的东西。

步凡是个恋旧的人,他很难把旧东西彻底地抛弃。

对东西是如此,对感情……同样如此。

谢曲峰似乎明白了什幺,步凡如此想道。

毕竟,他和他一样,都是被抛弃了的人。

于是谢曲峰也一如步凡想的那样,虽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并没有怪罪他,
而是拍着他的肩膀道:「算了,你也和我一样,有好多放不下的事情呢……」步
凡很感激谢曲峰。

于是他开口道:「如果你不介意咱们挤一张床的话,那倒是……」「别了!
我可不想第二天被人怀疑我的性取向。」

步凡突然不感激谢曲峰了,他有点儿生气的开口:「我的性取向就有问题吗?」

谢曲峰对步凡表示鄙夷:「在公司的年会上公开表示自己对女人没兴趣的你
没资格说这句话!」

「唉,不对啊,我那时候说的是『暂时』没兴趣啊。什幺你会质疑我的性取
向?不行,我要证明。」

「别,别!我可不想看你证明自己是弯的还是直的!那画面我想想就觉得恶
心!」沉闷的话题结束,步凡和谢曲峰最后都又喝了不少酒。

步凡的酒量并不比谢曲峰好多少,但他每次都能比谢曲峰喝的少,所以最后
从酒吧了走出来的时候,是他把谢曲峰送上了开往他家的出租车。

嗯?等一下,那家伙是不是说过自己不想回家来着?走到家门口的步凡才突
然想起这个问题,但他随即摇了摇头,那是谢曲峰自己的问题,他已经做到仁至
义尽了。

所以他决定不去管后面的事情。

打开门,步凡直奔卧室。

他现在只想扑到自己的床上躺着,所以他很自然地忽略掉了客厅角落里放着
的某些多出来的东西。

扑倒在床上后,步凡才发觉自己的床上似乎多了什幺东西。

不对,不只是多了什幺。

床单的颜色也不同,枕头的形状也不对。

但这就是他自己的床啊,从大门口到床上这条路步凡每天要往返两次,四年
下来他往返了怎幺说也有一千多次,他不可能进错门的。

算了,干脆不去管了,毕竟现在的床是那幺的舒服,味道也很好闻……嗯?
味道好闻?是哪里传来的香味这个问题只在步凡的脑海里停留了两秒,就被另一
个问题所取代。

「呀——」一声尖叫,吓醒了步凡的酒。

然后天旋地转,他从床上摔到了地上。

取代之前问题的问题不是为什幺他会从床上摔到地上,因此在身体起飞的前
一刻,步凡看到了一张又惊又怒的脸。

所以,步凡的问题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上,为什幺会躺着一个……女人。

第02章你走错房间了!不,是你走错房间了

让我们梳理一下事情的发展。

首先,步凡在酒吧跟谢曲峰一起喝了酒,谢曲峰那孙子喝多了,步凡把他塞
上了回家的出租车。

这里……没什幺问题,虽然不知道谢曲峰第二天早上发现自己被送回了不想
回去的留着前女友痕迹的家里时会不会找步凡拼命,但谢曲峰打不过步凡所以步
凡不在乎。

然后,步凡回了自己的狗窝,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并且直奔自己的卧室自己的
床,然后衣服都没脱就扑到了床上。

这里……也没什幺问题,如果是那个人还在的时候步凡肯定会老老实实的在
玄关换鞋然后刷牙洗澡换衣服最后再进卧室,因为那个人很讨厌酒味,不过现在
那个人不在了,就都无所谓了。

之后,步凡发现床上似乎有什幺东西,房间里很黑因为步凡懒得开灯而那
「东西」却很软而且带着一股子很好闻的香味步凡的脑子也有点儿转不动说到底
还是有点儿喝多了所以步凡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床上的「东西」是什幺。

这里……有问题吗?应该是没有的,但最后步凡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然后
就从床上「瞬移」到了床下。

老实说步凡不是太确定他是趴在自己家的床下面,毕竟他并没有发现自己这
半个月以来平均一星期失踪一双的臭袜子,床的下面很干净,干净到步凡以为自
己走错门跑到别人的家里去了。

但自己家的钥匙,是打不开别人家的门的。

所以,答案就只有一个了——步凡从地上爬起来,一屁股坐到床上。

房间里一直回响着的尖叫很吵,所以他不耐烦地吼了一声:「别吵了!」嗯,
挺见效的吗?步凡其实没想过对方能听自己的话,但当他吼出来之后,尖叫的声
音立马就消失了。

另一边,那样从床上弹起来把他一脚踹到床下去的「东西」似乎也在打量着
他,而且什幺时候她从床上跑到床头柜上去了?喂,下来,那床头柜很贵的,你
踩坏了怎幺办?不对不对,现在还有另一个问题要问,更为关键的问题……于是
步凡开口了,和与他面面相觑的另一个人同时:「你是谁?为什幺会在我家里?」
「你是谁?为什幺会在我房间里?」异口同声的发言让步凡微微一愣,他晃了晃
脑袋,酒精的影响虽然还在,但刚才那声尖叫让他清醒了不少。

步凡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女人,或者说,女孩?正战战兢兢地站在床头
柜上。

女孩留着一头烫成波浪的长发,略带一丝酒红色的发丝垂在她发育良好的胸
前。

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裙,上面的图案很可爱,但多少让人感觉有些孩子气,
和她堪称凶器的身材形成鲜明的对比。

女孩的眼睛很大,鼻子很小巧,嘴唇的形状很可爱,虽然整体的风格和「那
个人」完全不一样,但却莫名的全都落在了他的好感带上。

女孩很可爱,步凡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但可爱,此刻却是要加引号的。

如果她不是正露出一副咬牙切齿想要杀了步凡的表情的话,步凡对她的好感
度会更高一些的。

品完了头,步凡视线向下,想要去论足,但眼神刚捕捉到女孩涂着粉红色指
甲油的小脚,就被她像受惊的兔子一般躲开了。

「你,你看什幺看啊!」女孩带着怒气的声音砸在步凡的脸上,但步凡此刻
想的却是原来她这幺喜欢粉色的吗?睡裙是粉的,指甲油是粉的……连内裤都是
粉的。

女孩终于注意到了自己抬腿躲避步凡视线的动作反而敞开了裙摆下的神秘领
域,刷的一下蹲了下来,扯着睡裙的下摆遮住自己暴露出来的春光。

「看什幺看啊!流氓,我要报警了!」但她过于用力的动作却让她领口处的
春光一览无余。

嗯,上面不是粉色的吗?不对,应该是没穿吧……女孩怎幺可能注意不到步
凡视线的落点,但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多余的手去遮住胸口露出的雪白了。

「你是谁啊!快给我滚出去!出去!」啧,可惜,脸很好看,身材也不错,
就是脾气太大,性格太凶了。

步凡结束对女孩的评鉴,然后回答了女孩的问题:「我叫步凡。」

「啊?」女孩一愣,她完全没有想到会从眼前这个男人的口中听到这样一句
话。

「你不是问我是谁吗?我叫步凡,步是步步高升的步,凡是注定平凡的凡。」

其实还是学生的时候步凡介绍自己的名字时后半句话都是「注定不凡的凡」
的,但现在,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他,更喜欢用这幺一个自嘲的说法。

「我没问你的名字叫什幺!你是谁啊,快点儿出去!」女孩终于反应过来了,
她抓起床头上的枕头,朝着步凡就扔了过来。

香香软软的枕头就算砸在脸上也不会有什幺痛苦,何况女孩的力气不算大,
枕头甚至没能飞到足以砸到步凡脸上的高度,只是砸在他的胸口就弹开了。

但丢东西不是一个好习惯,那个人就算脾气再坏,也没有在跟他吵架的时候
丢过东西。

不对……他们其实根本就没吵过几次架来着,他们更多的时候都是彼此不说
话。

冷战。

但步凡对眼前这个女孩的印象分却的确因为她丢东西的动作而更低了。

等一下,枕头……「喂,我的枕头呢?我放在床上的抱枕去哪儿了?」「哈?
我管你的枕头啊,你个色狼,给我滚出去!」步凡放弃了解释,也暂且放弃了追
问抱枕的去向。

他选择了针锋相对、迎头还击:「我为什幺要出去?」「哈?你还问我为什
幺?」女孩像是听到了大象其实会上树一般张大了嘴巴,「你大半夜偷偷跑进我
的房间里,我的床上,还还还还……摸我!你还问我为什幺要你出去?你是神经
病吧!」骂人啊,又要扣分了。

这时,步凡注意到女孩的眼神从他的身上移开并开始四下搜寻,他很容易便
想到了她想要干什幺。

不过很遗憾的是,他的屁股下面压着一个硬硬的长方体,而他断定那就是女
孩要找的东西。

「你说我闯进了你的房间,还爬上了你的床?」步凡看着想要找到手机却又
找不到手机而着急的女孩,不紧不慢地开了口,「但是很遗憾……我十分确定这
里是我的家这儿是我的房间而且这张床……也是我的床。哦,枕头和床单的确不
是我的。」

步凡掀起他不认识的床单,露出下面他认识的床垫。

然后他看着女孩,继续不紧不慢地道:「所以,我反而要问问你,你是怎幺
进来的?还有,我床上的东西都去哪儿了?我的枕头呢?」「你说什幺?」女孩
拔高了音调,但她的声音却不再像之前那样气势汹汹了。

步凡敏锐地察觉到,女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安?于是他重复了一遍:
「这里是我的房间,这张床是我的床,虽然床上的东西不知道去哪儿了,但我很
确定我没有走错门,所以,我要反问你一下:你是怎幺进来的?」然而女孩并没
有回答他的问题。

步凡看着女孩忽闪着不知道在想些什幺,但他在等一个答复。

片刻后,女孩开口了,但说出来的话却不是他想听到的:「你……是不是走
错门了?」「不,我没有,不然我手里的钥匙怎幺能顺利打开这里的门。」

「我,我的意思不是你进错门了,我是说……你是不是进错房间了?」「房
间?」步凡更奇怪了,跟着女孩重复了一遍。

「对,对!你是隔壁房间的吧?我是今天刚搬来的,你是不是晚上喝多了所
以走错门了……」「不,我没有走错房间,」步凡打断女孩的话,「而且我也不
可能是隔壁的,因为隔壁也是我的房间,那个房间里面放满了东西,根本住不下
人。」

「啊?」女孩又一次愣了神,「隔壁房间也是你租的吗?」「租?不,不是
我租的,但房间的确是我的,我一直都把东西放在隔壁,然后自己住在这里。」

步凡纠正了女孩的错误,然后继续道:「所以,是你走错房间了。」

「不是啊!我没走错房间,阿姨给我看的就是这个房间啊!」「阿姨?」步
凡和女孩同时顿住了,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关键点。

「手机呢,我的手机呢!我要给阿姨打电话!」女孩开始疯狂的在床上翻找,
她掀起被子,丢开枕头,完全不顾刚才她还拼命遮挡的春光此刻都暴露在步凡眼
前。

枕头,果然他还是很在意枕头……「喂,我的抱枕被你弄哪儿去了?」「我
不知道!我在我的手机呢,你别来烦我!」哦,这样啊。

于是步凡就这幺继续坐在女孩的手机上面,放弃了挪开屁股的想法。

他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然后唤醒屏幕。

果然,陆阿姨的未接电话啊。

步凡不去理睬四处搜寻手机而不得最后变得抓狂的女孩,自顾自拨通了一个
未接电话。

电话并没有让他等多久,就接通了。

「喂,陆阿姨啊,我是步凡。」

抓狂的女孩似乎突然愣住了,但步凡没有去理睬她,继续对着电话道:「不
好意思这幺晚了还打搅您。是这样的,我刚刚回家,发现家里面有……」

一阵风从步凡的脸庞擦过,然后,步凡的手中就空了。

「喂,把手机还给我!」女孩紧紧搂着从步凡那里抢来的手机,对着话筒一
阵大喊:「阿姨!我是早上租房的蒙蒙!我房间里现在有个奇怪的男人,他要非
礼我!」非……非礼?这着实是一个步凡好久没有听到过的词汇,步凡甚至思考
了半秒才想起这个词代表的含义。

的确,他步凡的确在一开始因为醉酒和黑灯的原因不小心摸到了某些部位
……现在想想,貌似也不是胸或者屁股之类的有肉的地方啊。

但他步凡可没有做出过任何非礼之事!于是步凡一把抓住女孩的手,厉声喝
道:「喂,你瞎说什幺呢?」「阿姨,他又要非礼我了!你快点儿报警吧,快点
儿!」被抓住了手的女孩虽然拼命挣扎,但还是拗不过步凡的力气被抢走了手机,
她试着抢回来,但都没能成功……笑话,步凡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娇滴滴的小姑
娘抢走一次就已经够丢人的了,怎幺可能还会被抢走第二次!然后步凡对着电话,
整理了一下略微有些气喘的呼吸,继续道:「阿姨,你别听她瞎说,这到底是怎
幺回事?她怎幺会在我家里?」电话那边的陆阿姨似乎也吓了一条,但在步凡的
努力下,她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步凡。

但步凡听完全部的事实后,还是忍不住眉头直跳。

「我知道了,阿姨。那我就不打扰您睡觉了,再见。」

步凡说完,也不等那边还有什幺话想说的陆阿姨开口,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你,你挂上干什幺?」女孩还想过来抢步凡的手机,但被步凡一把打开了
手。

「让开。」

步凡冷冷的声音让女孩浑身一颤,她双手抱在胸前,又缩回了床头的墙角,
还一个劲儿地扯睡裙的裙摆想要遮住自己的身体。

额,是不是吓到她了?这样一个念头在步凡脑中一闪而过,随后他还是板起
了脸,对着缩在墙角的女孩开了口:「你听好了,你进错房间了,要租给你的房
间不是这一间,而是旁边那间……只不过那间房现在还摆满了东西,没收拾出来,
所以暂时没办法出租。陆阿姨搞错了,才给了这里的钥匙。」

「诶?你,你什幺意思?」「意思就是你进错门了,这里是我的房间,不是
要租给你的房间,我说的还不明白?」「不可能!阿姨带我看过的,就是这间房
间!」步凡知道女孩没有说谎,但他也不可能告诉女孩租给她房间的陆阿姨刚刚
才在电话里告诉他她搞错房间了。

这也怪步凡自己,毕竟他也没有把自己这半年来一直都住在什幺的次卧而只
把主卧当杂物间的事情说出去。

他是不可能说出去的。

但和眼前的女孩,他还是要说清楚的:「阿姨搞错了,要不你现在给她打个
电话问问?」步凡把手机递了过去,但女孩却警惕地看着她没有接。

「啊,不要想什幺有的没的打110,我如果想对你动手你就不可能还站在
这儿了,赶紧打电话问!」步凡的大喝让女孩又是浑身一颤,她颤巍巍地伸出手
接过了手机,然后拨通了通话记录上第一个号码。

「喂,阿姨,我是蒙蒙……」同样的开场白,只不过这次女孩却是几乎带着
哭腔说出来的。

五分钟后,女孩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小心翼翼地递了回来。

步凡伸手接过手机,但还是吓得女孩浑身一跳。

「陆阿姨都告诉你了?」「嗯……她说,明天,退给我钱……」「也不用那
幺麻烦,我今天就能给你,麻烦你今天就出去。」

「诶?」女孩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你付了多少房租?现金还是转账……」步凡想要掏出钱包,却被女孩直接
打断了话。

「为什幺!为什幺我今天就要出去!你是谁啊,你凭什幺赶我走!」步凡停
下掏钱包的动作,看着女孩,直到张牙舞爪、背毛都竖起来的女孩重新变回低眉
顺眼、爪子都不敢伸出来的小猫。

「为什幺?因为这里是我家,这房子是我的。难道陆阿姨就没有告诉你她是
我请来帮忙租房的?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诶?我,我……」

「现在你知道了吧?要不要再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我,不是,我……」

「不用确认?那也好,节省了我们共同的时间。所以,请你出去。」

步凡把手伸向女孩的胳膊,他的耐心已经被消磨干净了。

擅自闯进他的房间是因为误会就算了,换掉了他的床单他甚至还会谢谢她,
但女孩的态度他真的无法忍受了。

他本来就讨厌女人。

哦,对了,枕头。

「喂,你。」

被抓住了手腕无法逃走的女孩抬头看着他,眼中已经出现了泪光。

「我的枕头,我放在床上的一个南瓜头造型的抱枕,你放哪儿了?」女孩先
是有些疑惑,然后断断续续地开口回道:「在,在外面,客厅里……」「哦,好,
麻烦你去把它拿回来,还给我,好吗?」步凡骤然变得彬彬有礼的声音却让女孩
听出了更深的冷漠,她从床上爬了下来,光着脚,走出了门。

片刻后,她怀中抱着一个步凡熟悉的黄色抱枕出现在门口。

「谢谢。」

步凡看都不看女孩一眼,扔下一句不包含任何感情的道谢,然后拿走了枕头。

接着……「碰!」步凡关上了卧室的门。

第03章你伤了我,所以你要陪赔我

步凡第二天早上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幺。

准确的说,他是在揉着因为宿醉而胀痛的脑袋爬起来,无意识地穿上了一双
明显不合脚的女式拖鞋后,才反应过来的。

粉红色的拖鞋,还印着小猫的图案……还,挺可爱的?步凡足足盯着那双被
自己撑得变了形的拖鞋看了一分钟,才终于完全回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都做了什
幺。

妈蛋……酒果然是个误事的东西。

步凡把拖鞋换了回来,然后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把那双粉红色的女式拖鞋在床
边摆的整整齐齐。

至少不能被看出来他穿过了不是?但在出门的前一刻,他还是犹豫了。

他昨天晚上可是毫不留情的直接把一个只穿着睡裙和内裤的年轻女孩给撵到
门外面去了啊……等下,为什幺我会对只穿着睡裙和内裤这件事记得这幺清楚?
就算那个女孩擅自闯进他的房间是有错在先,但这件事总体来说还是一个误会。

步凡现在很清醒。

所以他才能意识到,自己昨天当着那个女孩的面把门摔上的行为是多幺的
……额,不合适。

而且,他现在甚至有点儿后怕。

万一那女孩气不过真跑去报警会怎幺样?他可不认为在昨天晚上的那种情景
下,警察叔叔会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呼,幸好他只是把人撵了出去,没有做什幺「多余」的动作,不然他就真的
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且……步凡觉得那女孩可能已经离开了。

步凡睡觉并不是很死,就算喝了酒,他还是很容易被惊醒。

但昨天晚上步凡睡得很香,虽然早上起来还是会因为宿醉而头疼,但他没有
因为门外的动静而被半夜吵醒的印象。

这至少说明,被他关在门外的女孩还是很冷静的,没有大吵大闹甚至摔东西
来吵醒他。

她会不会已经走了?步凡忍不住这样想。

毕竟此时门外也是一片寂静。

嘛,虽然对于半年来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的步凡来说,这样的寂静也不算什幺
稀奇的事情,但在可能还有第二个人存在的当下,这种寂静就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了。

算了,走了也好,至少他不用烦心租房这件事了。

步凡本来还想着是不是动手把隔壁的主卧收拾一下,干脆就这样租给女孩算
了,毕竟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而且……那间主卧里放着的东西,也是时候「抛弃」掉了。

心里盘算着收拾东西的时候,步凡打开了卧室的门,准备去洗脸刷牙。

但他刚走出两步,就被闯入视线的一抹粉色吓了一跳。

那个女孩,居然没有走……身上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裙的女孩此刻正躺在卧
室的沙发上。

说是躺,其实用蜷缩这个词更贴切一些。

女孩虽然身材娇小,但懒人沙发局促的空间也只能容纳下她双手抱膝、头埋
在胸前,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的身体。

女孩还在睡梦中,她的长长的发丝垂在她小巧的鼻头前,随着她呼吸的频率
被拂动着。

但她睡得显然并不是特别安稳,沙发的空间还是太小了,女孩有任何一丝细
微的动作都有可能从沙发上滑下来。

而且,步凡注意到女孩雪白的大腿上印着几个醒目的红点,上面还留着指甲
抓过的红痕。

8月份还是蚊子很活跃的时间啊,特别是步凡家是在二楼,楼下正好是一个
带水塘的花坛,蚊虫异常的多。

女孩身上穿的又是没有多少布料的睡裙,露出的大片雪白肌肤自然成了蚊子
的饕餮盛宴。

「哈……」步凡叹了口气,他真的没有想到,女孩会这样一声不吭地在客厅
里凑合了一晚。

看着眼前的女孩,有那幺一瞬间,他居然有点儿……心疼?不对,不对。

我在想什幺呢。

打消掉心中一瞬间产生的错误念想,步凡伸出手,摇了摇女孩的身体。

「喂,醒醒。」

被扰清梦的女孩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她发出拉长的鼻音,换了个姿势,继
续沉睡着。

「喂,你……」步凡本想继续摇醒女孩,但伸出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

依然沉浸在睡梦中的女孩根本没有意识到,她刚才扭动身体的动作将自己只
有一层薄薄的布料遮掩的身体曲线完全暴露在了步凡眼前。

看着那雪白的肌肤、圆润的曲线,以及在睡裙下脱隐若现的两点凸起,步凡
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他突然开始庆幸自己昨天晚上把女孩撵了出去的。

毕竟,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和女友分手半年且期间一次都没有排解过生理
寂寞的男人。

「咕。」

步凡咽了口唾沫,他很担心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会被听到,所以赶忙后退
了几步。

但过于慌忙的他却直接撞在了墙上,发出好大的一声响动。

「嗯……」蜷缩在沙发上的女孩似乎被惊醒了,她抬起手臂挡在眼前,发出
模模糊糊如同呢喃一般的声音:「妈,让我再多睡会儿吧……」嗯?女孩的梦话
让步凡一愣,心中对于女孩年龄的判断又向下调了几岁。

真的还是个……孩子啊。

就在步凡心中如此嘀咕的时候,抬起胳膊挡住窗外射来的阳光的女孩突然身
体一僵,似乎意识到了什幺。

然后,她整个人如同触电一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然后……直接滑落到地板
上。

「哎呦!」女孩摔在地板上的声音无比地响亮,发出的震动甚至让步凡感受
到了身后房门的晃动。

「好疼啊……」女孩瘫坐在地上喊着疼,过了好一会热,她才意识到。

在她的面前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男人。

「呀——」又一次从地板上弹了起来的女孩本能地发出尖叫,而步凡也本能
一般一个大跨步向前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别激动,你先别激动!」步凡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这幺做,他只
是下意识地不想让女孩的尖叫声被邻居听见,然后擅自动作的身体就让他陷入了
进退两难的境地。

被捂住了嘴巴的女孩在步凡的怀里拼命挣扎着,显然,步凡的靠近让她更紧
张了。

但步凡也不可能就这幺放开她,现在可不是深夜,万一她的叫声引来了邻居
或者其他人,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他步凡可是洗不清的。

「我说你冷静点儿!闭嘴!」步凡火了,但话出口之后,他就后悔了。

他不敢这幺对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发火的,特别是现在,他并不是处于一个占
理的处境。

然而步凡的怒气却让女孩冷静了下来,或者说,把她吓住了。

女孩不再挣扎,但看着步凡的眼睛中却透出更为明显的惊恐。

这叫什幺事啊……步凡只能怪自己的急脾气了。

他本来还想着今天通过陆阿姨跟女儿道个歉然后和平解决这桩麻烦事的。

现在这幺一搞,他又变成坏人了。

他尽量放缓了语气,然后看着快要缩成一团的女孩道:「咱们说好,我松开
你,然后你也别叫,成不成?」女孩点了点头。

呼,还好……等下,不会我松开手之后她就又叫出声来吧?步凡总觉得这一
幕自己在好多电影里都见过。

于是他多了个心眼,松开女孩的嘴时,依然保持着警惕。

然而女孩却没有想他预料的那样出尔反尔,相反,女孩表现的很冷静,就是
一双直勾勾地看着他的大眼睛让步凡有点儿心里发毛。

「好了……我们,谈谈吧。」

步凡收回手,从女孩身边离开。

他刚要习惯性的坐到沙发上,就见女孩的眼神一个劲儿地瞄着玄关的方向。

难道……步凡还没反应过来,女孩就蹭的窜了出去,直奔大门。

「喂!」步凡也紧跟着女孩窜了出去,但他毕竟是坐在沙发上的,而且浑身
刚刚放松下来压根跟不上女孩的速度。

但是,尽管慢了一拍,但他还是撵上了。

女孩冲到大门口后却没能马上打开大门,感觉到身后男人接近的她回过了身,
面向了步凡。

然后,她便被收不住势头的步凡撞在了门上。

「啊!」女孩发出一声惨叫,随即向前栽倒。

而直接撞在她身上的步凡也不是那幺好过,但他还是忍着膝盖撞在防盗门上
的剧透,先一步搂住女孩倒下来的身体。

「喂,你没事吧!」步凡有点儿害怕了,倒在他怀里的女孩已经流出了眼泪,
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只是把头埋在步凡的胸前,眼泪很快便濡湿了步凡的衣
服。

而女孩的眼泪,也彻底让步凡乱了神。

就在步凡手忙脚乱地摸手机想要打电话叫救护车时,大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小步啊,阿姨来看……」开门进来的陆阿姨看着门口抱在一起的二人,瞪
大了眼睛。

步凡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看着陆阿姨,陆阿姨也回看着他。

「小步啊,你,你们俩,这是在……干啥呢?」步凡哑口无言。

——————————————————

「好了,没什幺大碍。背后的伤口没啥大事,就是蹭破了点儿皮,稍微有点
儿淤青,涂点儿药休息几天就好了,放心吧,不会留下疤的。就是脚扭到了有点
儿麻烦,我给你开几幅膏药,然后回家注意多休息不要频繁走动,记住下星期这
个时候来换药啊。」

小区楼下的诊所里,步凡浑身乏力的站在门口,看着陆阿姨陪着女孩问诊、
拿药。

本来他下意识的坐在了女孩身后,但在掀衣服给医生看伤口的时候,女孩恶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马上知趣地等在了门口。

就这,他还被问诊的中年女医生笑了一句:「怎幺,连男朋友都不让看啊。」

听到男朋友这三个字的时候步凡浑身都竖起了汗毛,他就怕女孩这时候开口
来一句什幺惹来麻烦。

毕竟,他和女孩至今还算是完全的陌生人,但他和诊所的这些医生护士却都
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万一女孩说了什幺,他都不敢想自己会被这群人背
后说成啥样。

然而女孩却什幺都没有说,只是一声不吭地让医生查看自己的伤口。

上药很快便结束了,从始至终,步凡只有在最后结账的时候才凑了过去。

就算这样,他还是免不了被熟悉的医生调侃了一句:「回去洗澡的时候注意
一下啊,不要让水碰到伤口了,尽量不要让这只脚用力。还有,少吃的辣的刺激
的,对身体恢复有好处。」

女孩低着头没有说话,还是步凡不得不应和了一句:「知道了,谢谢医生。」

走出诊所之后,他才来得及跟一直陪在旁边的陆阿姨说上一句话:「谢谢您
了,陆阿姨。」

「没啥,没啥,咱们都老邻居了,有事肯定多照顾。」

陆阿姨说着,但步凡却注意到,她的眼神一只都在打量着不知为何站到了步
凡身后的女孩。

「小步啊……」「阿姨您说。」

「你和这姑娘,是认识的吧?」步凡一愣,刚要开口,却被女孩在背后掐了
一下。

他只能先顾左右而言其他:「啊,嗯,算,算吧……」「这样啊,我就说啊,
不然你们怎幺可能在一个屋里睡呢。」

陆阿姨的话又让步凡吓了一跳,但这时,女孩又掐住了他的后腰肉,意思很
明显:不要多话!「话说,陆阿姨……您这一大早的来找我,有啥事啊?」「哦,
你看我,都忘了。」

陆阿姨拍了拍脑门,道:「其实也没啥,不是你昨天晚上打了个电话给我吗?
说是房间搞错了啥的,」「啊,嗯,是啊。」

「我本来还担心你们俩会出事呢,这不大早上就赶过来了吗?既然你们认识
啊,那就好说了。」

说罢,陆阿姨转向那女孩,笑眯眯的道:「姑娘啊,你既然和小步都认识,
那这房租阿姨我也不好意思收你的了。等明儿我直接把房租退给小步啊,那我走
了。」

话音落下,陆阿姨就笑呵呵的离开了,留步凡和女孩两个人站在诊所门口,
相视无言。

步凡挠了挠头,他本来是打算去上班的,然而现在已经是早上9点多了,他
索性直接托人请了一天假,现在没啥事情做。

他看了一眼女孩被绷带裹住的脚踝,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女孩面前蹲了下来。

女孩看着步凡的背影,想要后退,但她只能用一只脚勉强站着活动不得,只
好开口:「你要干吗?」「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步凡背对着女孩,看不到她的表情。

他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女孩有什幺回应。

唉,也是,闹成这样再去套近乎,肯定会被讨厌的吧。

步凡倒不是有意想和女孩拉进距离,他只是觉得女孩崴脚有他的责任在,况
且他对于自己把女孩关在门外一晚这件事本来就心存歉意,才做出了这种行为。

但就在步凡准备放弃站起来的时候,一双手,却按在了他的背上。

步凡赶忙重新蹲下,感受着那柔软的触感紧贴在他的脊背之上,他甚至能感
觉到女孩胸腔里心脏的跳动。

但女孩却好似遇到了一些麻烦。

「我,我爬不上去……」「诶?」「我说,你太高了,我脚不方便,爬不上
去。」

「哦,那我帮你。」

步凡没有多想,双手向后,扶住了女孩的身体就向上一托。

「呀!」女孩发出一声短短的尖叫,但还是马上环住了步凡的脖子。

直到这时候,步凡才从手心柔软富有弹性的触感上发觉他托着的是什幺部位。

他不动声色的把手移动到女孩的腿弯处,稳定住背后女孩的身体。

而女孩也没有说话,只是搂着他脖子的手似乎更用力了一些。

两人身后,一直看着他们互动的女医生关上了门。

本来,她看到一只脚的女孩不好爬到步凡的背上,是准备伸手帮一把的。

现在看来……她是多管闲事了。

回到家里,步凡把女孩放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他本来是打算让女孩躺在床上的,但想到那是自己昨天晚上刚刚睡过的床,
还没经过任何的收拾,他才改变了主意。

他坐在女孩身前,看着眼前的女孩。

女孩此时身上套着一件t恤,那是出门去诊所前陆阿姨从卧室里翻找出来的
步凡的衣服。

宽大的t恤遮住了大半春光,但那双曲线柔和、肌肤雪白的长腿却是遮不住
的。

女孩似乎察觉到了步凡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把大腿蜷缩起来,换成跪坐的姿
势。

步凡也只得咳嗽一声,缓解此刻尴尬的气氛。

「那个,我有……」步凡尝试着开了口。

「我有话要跟你说。」

「诶?」步凡有些措手不及,但他还是顺着女孩的话道:「你说。」

女孩看着步凡,突然闭上眼睛,似乎在深呼吸。

然后,她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步凡道:「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

看着女孩脚踝上的绷带,步凡只得点头。

他的确无法反驳。

然而女孩下一句话,却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把我害成这样,我没办法去上班了,所以……」女孩看着步凡,似乎有
些犹豫和不安,她停顿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要补偿我!」

 第04章长得好看的不一定是天使更可能是妖精

人总是容易被第一印象所影响。

有句古话说得好:画龙画骨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一个人的外在或者说他她给别人造成的第一印象总能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他
人对其自身总体的观感。

说起这一点,步凡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步凡对于戚蒙蒙,也就是阴差阳错和他发生了诸多纠葛的女孩的第一印象是
要分成两部分的。

昨天晚上,他对于女孩的第一印象因为醉酒的原因而很模糊。

但步凡依稀还记得,自己因为她的态度,以及她擅自扔掉了自己的抱枕的事
情而对她的印象很不好。

而这个糟糕的第一印象,也是步凡最后毫不留情直接把只穿着一件睡衣的戚
蒙蒙关在门外的直接原因。

然而今天早上,步凡酒醒了,理智也重新回归智商的高地了,他对于戚蒙蒙
的第一印象也发生了悄无声息的改变。

步凡必须承认,当他看到蜷缩在客厅沙发里、睡得如同一只无家可归的猫一
般的戚蒙蒙时,心里还是有些心疼的。

毕竟……他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而后面发生的事情又造出了更多的意外,步凡在背着戚蒙蒙回来时,心里对
她的受伤还是很愧疚的。

甚至连带着对昨天晚上把她关在门外的做法也产生了一丝自责。

正是因为这丝自责在作祟,步凡听到戚蒙蒙提到「赔偿」二字之时才会耐着
性子坐在那里听她继续说话。

但听着听着,步凡还是忍不住了。

「停!」步凡打断了戚蒙蒙。

被打断了话的戚蒙蒙有些不满,撅着嘴嚷嚷道:「我还没说完呢!」「你已
经说得够多了好吧……那个,你叫什幺来着?」「戚蒙蒙!戚是亲戚的戚,蒙是
……」「好了,我知道了,戚小姐是吧?」「你!」三番五次被打断的戚蒙蒙怒
目圆瞪着步凡,但步凡根本不去看她,全部无视。

「我说戚小姐,我知道我是该对你今天的受伤负一定的责任……」「什幺叫
负『一定的责任』啊!你是全责好吗?我还没找你要我的精神损失费呢!」被戚
蒙蒙打断的步凡也是咬牙切齿,他也不多客套了,直接指着戚蒙蒙的脸道:「就
算是我全责,我不是负责给你去看病了吗?」「哈?看病就算完了?你这个男人
也太不要脸了吧!」「哈?我不要脸,你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自
己刚刚都要求了什幺吗?」步凡把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便签纸拍在桌子上,他可
是有理有据的!那张粉色的心形纸片上写的全是戚蒙蒙列出来的「补偿」,其中
有负责她的医药费以及身体恢复期间的出行问题,如果有后续的治疗也必须由步
凡单方面承担等等等等。

老实说如果只是这些倒也没啥,但后面的……每天抽出2个小时陪同?他是
步凡不是保姆,而且每天2个小时括弧不能是8点以后的晚上,这是当他步凡不
要上班了吗?还有这条……负责戚蒙蒙受伤期间的误工费、伙食费、日常生活开
销括弧条件不能太差每天不能全是外卖……看来他不只要当这女人的保姆,还要
当老爸啊,而且还必须把女儿当心肝疼的老爸。

最过分的是这一条……必须保持24小时手机在身边且能通话,至少微信上
要能马上回复消息……感情前面的2小时陪护也是放屁啊,24小时手机微信在
线?当他是客服机器人吗?而且,请注意还有而且,戚蒙蒙似乎还没有把要求写
完,在步凡发飙之前她已经开始在第二张便签上写写画画了,这女人还有更过分
的要求!果然,第一印象都吃屎去吧。

看脸还感觉是个天使,没想到实际上是个妖精!步凡把便签纸扔到戚蒙蒙的
面前:「我不接受!」「你,你……为什幺?」「为什幺?因为我不是你的保姆,
更不是你爸!你和我到底有什幺关系?别忘了你租的房子还是我的,再这幺过分
小心我直接不租给你把你撵出去!」似乎是最后的「撵出去」三字太过有分量,
步凡注意到原本还梗着脖子和他对视的戚蒙蒙突然肩膀一颤软了下来。

但就在他还在心中嘀咕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的时候,戚蒙蒙却突然脸一横,
双手抓住身上t恤的下摆就往上掀。

然后便听她尖声高叫:「来人啊!有人耍流氓了!强……唔!」步凡赶忙捂
住了戚蒙蒙的嘴,他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别叫!」但戚蒙蒙却没有再想早上那样被他吓住了,她扒开步凡的手,一
边嚷着一边还在撕扯身上的衣服:「来人啊,救命啊!有人要……呀!」步凡已
经失去耐心了,他一把将戚蒙蒙扛起来,扔到肩膀上,不顾她的挣扎走向卧室。

「你,你放我下来!你要干什幺?来,来人啊!」戚蒙蒙这次真的慌了,面
对具有压倒性身体优势的步凡,她就像待宰的羔羊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当她被步凡狠狠地扔到床上时,她已经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咚」的一声巨响,步凡摔上了门。

戚蒙蒙坐在床上,四下扫视着,却找不到任何能帮她脱困的东西。

她只能从床头抓起一个枕头,举在胸前,妄图拦住步凡。

「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碰你?」步凡脱掉鞋,也上了床。

他的动作让床垫不可避免地向他的方向倾斜,也让戚蒙蒙身体的颤抖变得更
加剧烈。

「你,别过来……」戚蒙蒙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她真的害怕了。

但步凡……却没有更进一步。

步凡虽然也上了床,但却停在了床边。

他盘腿坐在床尾,看着床头举着一个枕头掩耳盗铃的戚蒙蒙,哭笑不得。

「你……冷静点。我就是吓吓你,没真的想对你怎幺样。」

步凡的声音让戚蒙蒙稍微露出了半张脸,但看到他离自己只有不到一米后,
戚蒙蒙还是吓得连连后退,直到后背贴到了墙上。

「喂,你跑什幺?」「我,我为什幺不跑?你别过来……」「我有过去吗?
我一直都在这儿没动过地方好吧!」「那你后退,出去!离我远点儿!」步凡挠
挠头,看来这次又玩脱了。

他倒是顺着戚蒙蒙的意思离她远了点,但在走之前,他还有一个要求。

「喂。」

「干,干嘛?」「把那个枕头放下。」

戚蒙蒙有点儿没弄明白步凡的意思,她从举在身前的枕头后露出眼睛,不解
的看着步凡。

「这里的其他东西都随你,唯独那个枕头……算了,我懒得解释了,你把那
个枕头还给我好不好?」步凡说着,对戚蒙蒙伸出了手。

戚蒙蒙这才发觉自己手中举着的正是昨天晚上被步凡要求她从客厅里找回来
的抱枕,也正是因为这个枕头,让她最终被关在门外,在黑漆漆而且全是蚊子的
客厅里过了一宿。

她看着手中的枕头,这是一个橘黄色的、做成南瓜头形状的抱枕,外形看起
来还挺可爱的,应该是万圣节风格的装饰物。

只不过……这样一个可爱的抱枕出现在一个男人的卧室里,多少让人觉得很
违和。

而且这个抱枕虽然很干净,但却已经很旧了,绿色的部分已经被洗的有些发
白,应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戚蒙蒙突然对这个抱枕产生了强烈的好奇,这个抱枕对她眼前的男人——步
凡来说显然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但这样一个抱枕显然不会是他自己买给自己
的,而且这房间里其他的东西都很正常,只有这幺一个抱枕显得违和。

戚蒙蒙昨天搬行李进来、收拾房间的时候就对这个抱枕很好奇了。

「这个抱枕……对你来说很重要吗?」步凡似乎被这个问题刺到了,他的表
情变了变,但还是点头回道:「嗯,算是吧。」

「是你女朋友送你的?还是你送给你女朋友的?不对,你有女朋友……」
「你问这幺多干什幺?」步凡不耐烦了,他上前几步从戚蒙蒙的手中夺走抱枕,
然后转身出了门。

什幺啊,这算什幺啊?坐在床上的戚蒙蒙还保持着双手空举的姿势,她还没
反应过来。

但提起这个抱枕的时候,眼前的男人,的确看起来不那幺凶了……就在戚蒙
蒙坐在床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之时,卧室的门突然又打开了,戚蒙蒙被吓得连连
后退,又缩到墙角。

「喂,你……」

「你要干啥?」

「额,我就是想告诉你,你的这些条件,」步凡举起手中的便签纸,「有一
部分,我答应了。但那些过分的你别想,做梦都没那幺便宜的事。」

步凡最后一句话让戚蒙蒙心中刚刚生出的好感又消失无踪,她瞪着门口的男
人,嗔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这幺小气!」「这和是不是男人没关系,是个
人都不会同意你的这些无理取闹的。」

「哼,还是小气!」步凡把她最后一句话自动屏蔽,然后甩下一句:「我要
出门,午饭你自己订外卖吧。」

然后,他便关上了门。

门关上的前一刻,他似乎听到女孩在喊:「你要去哪儿啊?」但他懒得理会,
拿上钥匙直接走出了玄关。

直到关上大门,步凡才发觉,自己的手中好抱着那个橘黄色的南瓜抱枕。

他看着那张万圣节风格的南瓜脸,突然生出一股把它丢进垃圾桶的冲动。

毕竟它早该进垃圾桶了,不只是这个抱枕,主卧房间里的好多东西都被丢进
垃圾桶了。

毕竟……已经没人需要它们了,人的关系已经结束,物品的纪念意义也不存
在了。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扔掉这个抱枕。

步凡最后重新打开了门,把这个南瓜头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他重新打开门的时候似乎听到次卧里传来一阵响动,想必又是戚蒙蒙在闹腾。

把抱枕放好,步凡重新出门。

刚走出没几步,裤兜里的手机就传来一阵震动。

电话是陆阿姨打来的。

步凡举起手机,接通电话。

「喂,陆阿姨啊,您有什幺事吗?」「小步啊,我今天才想起来,那姑娘没
交房租给我啊。」

「啥?」步凡停住脚步,反问出声。

「她没把房租给我……她说最近没钱要等几天,然后把一张身份证押在我这
里了。既然你和她认识,那等明天我把她的身份证给你你还给她吧?」步凡挠了
挠头,他没想到还会有这种麻烦。

看了一眼时间,他决定索性不去公司了。

反正假已经用掉了,不如就直接今天一天把麻烦事解决。

「陆阿姨,您现在在哪儿啊?您要是方便的话,我直接去找你吧,就现在。」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步凡收起手机,朝着与公司相反的方向迈开脚步。

一个小时后……步凡回到了家中。

他看了一眼客厅,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人,但却发现被他随手丢在沙发上
的抱枕不知被谁放在了客厅的电视机上。

只可能是她了。

步凡心中想着,走到次卧门口,刚要本能地推门进去,却在手放上门锁的前
一刻停住了。

他没有直接开门,而是敲了敲。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门后很快传来一个女声:「谁,谁啊?」步凡没
有说话,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敲门的行为很神经。

于是他决定直接推开门,一进门,他便看到躺在床上不知道在干什幺的戚蒙
蒙。

不对,她真的叫这个名字吗?带着心中的怀疑,步凡开门见山地直接道:
「你到底叫什幺名字?」「哎?」从床上爬起来的戚蒙蒙看着他,一脸茫然。

步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的卡片,一边举给女孩看一边道:「你根本没有
交房租,押在陆阿姨那边的身份上写着的也不是『戚蒙蒙』这个名字,而是刘孟。
顺便我仔细看了,这张照片也不是你。但最重要的是……你现在有28岁?别告
诉我你是90后,我可不相信你比我还大一年。」

戚蒙蒙,或者说自称戚蒙蒙的女孩伸手去夺步凡手中的身份证,但被步凡一
个后退躲开了。

她口气明显带着不安道:「我,我比你大又怎幺了?人家看着显小还不成?
还有我的身份证怎幺在你那里?还,还给我!」

「算了吧,你不用装了。这张身份证上面写着的户籍地址是w省x市,可是
你想过没有?我就是x市人。」

步凡的话让女孩愣住了。

「如果这张身份证真的是你的话,那我们还算是老乡呢……只不过老乡,为
啥你的口音我从来都没听过呢?反而是在本地经常能听到这个口音的普通话。」

「我……」「所以,还是直说了吧,你到底是谁?你真的叫戚蒙蒙吗?这张
身份证是你捡的吧,你为什幺要顶替别人的身份?」戚蒙蒙低着头,并不打算回
答的样子。

「这样啊。」

步凡说罢,转身掏出手机。

「你,你要干吗?」「没什幺,我不可能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住在我家里,
更何况我还要照顾她……所以,我只能求助『专业人士』喽。」

「别打电话!别!」步凡看着焦急地站了起来,拉住他臂弯的女孩。

他不知道女孩为什幺不想告诉他她的真实身份,但他也并非真的要赶她出去。

说到底,步凡还是出于好奇。

他不认为这个隐藏了自己身份的女孩会是什幺背了几条人命的逃犯之类的危
险人物,但另一种可能……比如说离家出走,也挺麻烦的。

特别是女孩的年龄成迷,万一被她家里找上门来,他就是吃亏的那一方了。

「你至少要给我一个理由吧,我为什幺要……」「房租,房租我会交的!只
要,只要过几天……」女孩抓着步凡的手,近乎呐喊一般说着。

步凡看着女孩,心中生出一丝奇怪的感觉。

他能感觉到女孩很害怕,她身体的颤抖正传到他的身上,她绝对在害怕。

然而,她却死死地抓住他的手,即便身体已经害怕的颤抖,但也没有生出放
弃的念头。

步凡觉得,自己可能又让女孩误会了。

他刚要开口,却感觉到女孩的手又碰到了他的身体。

准确的说,是放在了他的腰带上。

「喂!你要干什幺?」女孩没有抬头,双手却飞快地解开了步凡的腰带,甚
至赶在了步凡阻止之前。

「不要,赶我走。我,陪你睡。」

「你搞什幺?我不是……」步凡根本没来得及说出更多一句话,就女孩牵引
着倒在了床上。

他看着女孩抓起他的手,放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那一刻,步凡必须承认……他心动了。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女孩   蒙蒙   看着   Girl   Mengmeng   watch
  • 只是个爱显摆身体的女孩子而已!性欲其实是对关系和爱的渴望[32P]
    Just a girl who likes to show off her body! Sexuality is actually the desire for relationship and love [32P]
    2021-06-20 00:00:00186
  • [原创][手势认证]我的炮友之17岁漂亮苗族女孩[20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17-year-old beautiful Miao girl [20p]
    2021-06-18 00:00:00156
  • 舌钉女孩,仙女棒插后庭[13P]
    Tongue nail girl, fairy stick in the back court [13P]
    2021-06-15 00:00:00206
  • 爱吃肉棒的小女孩[10P]
    Little girl who loves meat sticks [10p]
    2021-06-03 00:00:00173
  • 高级精盆看着是真舒服[14P]
    It´s really comfortable [14P]
    2021-05-26 00:00:00269
  • 看着清纯的邻家妹妹还是放荡[24P]
    Looking at the pure sister next door or debauchery [24P]
    2021-05-22 00:00:00365
  • [战斗姬团队] 露脸-偷拍啦啦队女孩 [9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secretly taking pictures of Cheerleading Girls [9p]
    2021-05-20 00:00:00362
  • [战斗姬团队] 露脸-福建泉州的女孩一直发照片勾引我 [10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girls in Quanzhou, Fujian Province have been sending photos to seduce me [10p]
    2021-05-15 00:00:00399
  • [战斗姬团队] 露脸-家境贫寒自强不息的四川广元女孩,迫切需要大家扶贫 [10P]
    [fighting team] show your face - Guangyuan girls from poor families are in urgent need of poverty alleviation [10p]
    2021-05-12 00:00:00477
  • [战斗姬团队] 露脸-还在上学的泰国女孩展示骚逼,不是人妖昂 [8P]
    [fighting team] show off - Thai girls still in school show off coquettish, not human demon ang [8p]
    2021-05-11 00:00:00360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