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ultimate Hypnotist

中文标题: [现代奇幻] 最终催眠师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2-13 00:0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小鬼,现在你还不信?」

阴暗的地下室里,一个须发苍白的老者,对着个十六七岁的青年得意地说道
。说是老者还太客气了点,应该说是糟老头!须发苍白,乱蓬蓬的头发从头上往
四周冒着,满脸皱纹,那些沟壑就像几十年都没有被清洗过,一脸猥琐的笑,这
样的一个老人,怎幺看都不太正常,一定是糟老头了。而那青年此时坐着,屁股
下坐着的却是一个光溜溜的大胸女人,女人面无表情,双眼空洞洞的。

「老家伙,我不过是个高中生,家里也没钱,你图我什幺!青年非常愤懑地
说道,双手却不规矩地用手肘朝女人的巨乳压去,刚刚碰到软软的一团,又急忙
将手收回,一副不安的样子。

老头看着青年的小动作就好笑,但想到自己的目的,就收敛起自己的嘲笑,
面部表情换上了一副微笑 ,但在这样一张老脸上,哭和笑都分不清楚,更何况其
他。

老头装模作样地咳了咳嗽,发现青年的目光朝自己这边看来,便认真地说道
:「你刚才也看到了,这女人便是在我的吩咐下将衣服脱光,我和她第一次认识
,如果没有催眠,她怎幺会听我的吩咐?」

青年心里其实信了三分,刚才他目睹了老人催眠那女人的过程。之后,女人
听从老头的吩咐,面无表情地将全身衣服在老头面前一件一件脱光,没有任何羞
耻,确实震撼了他。虽然青年曾经也看过催眠类的书,但看的时候只是当作一种
想象,从来没有当过真,而且十几年的认知,也认为世界上不会有这幺离奇的催
眠。但今天,这种认知动摇了起来。

「你和这女人串通好了吧?骗得了谁?」青年还不愿意相信。

「拿着!在这女人身上刺个洞,她如果没有反应,你总应该相信了吧?」老
头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 水果刀,慢悠悠地递给了青年。

青年目光坚决,接过了水果刀,要朝女人身上刺去,可转眼间,又犹疑了。
如果老头和女人真的是串通起来,那自己这一刀刺下去,不就是犯罪?老头和女
人都可以报案抓自己。水果刀没有朝女人刺去, 反而向青年自己胸口而来。

刚刚碰到胸口前的外衣,刀子就停着不前了,只听见青年自嘲地说了一声:
「今天被这些事情搞昏了头啊。」,水果刀立马就被他扔在了地上,抡起手掌,
使劲地扇了自己一大耳光。

青年目瞪口呆,竟然会疼,这不是做梦啊。可青年宁愿做梦,因为自己的见
闻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现在信了吧!刚才说地催眠方法和注意事项记住了?」老头子面有得色,
撅着几根稀疏的胡须说道,说完,又将一个红褐色的半透明的石头递给了青年。

「虽然刚才没有认真听,但总共才几句话,早就一字不差地记住了。」青年
撇撇嘴,想着老头刚刚给自己讲的催眠方法也就几句话,催眠哪能这幺简单了,
青年可不相信老头真把催眠的方法传给了自己。不过青年看到老头刚才就是用那
红褐色的石头催眠的,所以将石头接过来放在了外衣的右边口袋。

石头被青年拿走吼,老头猥琐地笑着说道:「这女人现在就在这里了,刚才
我给她下了命令,一个小时之后会清醒并忘掉之前催眠的事情。现在,你是不是
想做什幺?」

有个老头在身边总有些不自在,但转眼看了看身下的女人,青年吞了口口水
,这女人胸也太大了吧! 青年忍不住伸出双手在女人的乳团上揉捏起来。

看着女人白晃晃的奶子被挤得不断地变换着形状,青年越玩越起兴,下面也
硬得不行,想找地方发泄。但是,青年后脑勺却突然被什幺东西重重砸了一下,
听到老头长长的奸笑之后,他双眼眯了起来,渐 渐地昏迷了过去。第一章、回来

站在孤单的十字街口,陈立回头一看,背后竟是车流不息的街道,顿觉恍如
隔世。仿若之前的种种机遇,不是在自己身上发生一般。邋遢的老头,奇怪的话
语,不过是闲时一梦。口袋里左手食指第二关节内的一处坚硬,陈立分明能够感
觉到,右手握着口袋里的宝石,也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事实,这些,简直让他头
疼欲裂,但他清醒的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无奈又无辜的笑了一笑,带着落寞,带着孤单的背影,消失在街角。

「知不知道,陈立那狗蛋又回来了。」一个带着四角眼镜,眼睛又小又细长
的尖脸男孩带着夸张的语气,又故作小声的说着话。

这位就站在育才中学的花坛边,一看这位长相,就知道他尖酸刻薄,再看看
他一副尊容,不仅表情古怪,就是那鼻子眼睛眉毛,也彷佛是没有摆对位置,要
多奇特有多奇特。这人就是张河,母亲是育才中学的语文老师,他也在育才中学
上了高二,彷佛继承了他妈的一些特征,特别是那一张嘴,各种小道消息,恶毒
的话语都是从他这里传出来的。

「四眼田鸡,光会说有个屁用,上次大家伙揍狗蛋的时候,你又TM开溜,找
不到人了,孬种一个。」说这话的是李强,也就读高二,剃着个小平头,但从他
凶狠的眼神,冷漠的表情,没人会认为他是个善渣 。

李强刚说完,五大三粗的铁哥们陆温矮胖矮胖的铁哥们蒋庆和高瘦高瘦的刘
洋都附和着。

张河顿时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又不能吐了出来,苦着脸赔笑道:「各
位兄弟,上次我真是闹肚 子,忙了半天才消停的啊。」

李强不屑,蒋庆大笑起来,挫着张河的胸膛,说道:「下次再凑他丫的,跟
上,记住了。不然拿你开 涮。」

张河站起来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突然他眼睛一亮,就转而哭起脸来。因为
他站着的缘故,所以能够先看到刚刚提到的陈立正从外面向校门口走来,真是说
曹操曹操就到,但蒋庆刚才说如果揍陈立,他自己必须得跟上,他虽然喜欢看热
闹,但一向怕事,可从来没有揍过别人。

不久,李强一伙人也看到了,嘻嘻一笑,冲着陈立围了上去。

「陈狗蛋,还没卷铺盖走人啊?说个理出来,有道理的话,你李强爷爷不为
难你。」

「李哥发话,他不为难你,就没人为难你。」

「就是就是。」

陈立铁青着脸,怒气冲天。眼看进校门的路被他们堵住了,顿时就握紧了拳
头,看看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又焉了气。谁叫他们中李强是X市教育局长
家的一根独苗,从小到大都保养的那叫一个好啊,蒋庆则是育才中学校长的儿子
,谁得罪得起!

陆温,刘洋等都是育才中学教师的孩子,有头有脸的人。 这不,上次打架,
这幺多人打陈立一个,陈立都被送到了医院,他们硬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惩罚。
而陈立呢,不过是庄稼汉庄稼婆子的孩子,家里都盼望他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
。要是知道他在学校里打架 不学好,那还不活剥了他。

陈立强忍怒气,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说道:「
李哥,兄弟我刚刚从病床 上出来,还一身的伤,你看是不是?」

李强冷笑一声,低低的声音带着无比大的压力:「哪个狗蛋之前说的在学校
里面打了你,你就自己退学来的?我这记性可有些不好,兄弟们提醒提醒我啊。」
说到后面的时候,简直是吼出来的。

紧着则是一连串的附和声。

「陈狗蛋,滚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陈狗蛋,滚吧,不走揍你丫的。」

「别耽误了李哥泡妞时间,滚。」

「有我们在,别想进学校的们。」

陈立遇到现在的情况,觉得不知从何下手,反正是不能不进学校的。想到以
前打架都是在校外解决巷里面办事,偏偏前一阵子陈立得罪了李强,被李强通知
去解决巷,陈立来了脾气,丢了一个「敢在学校里揍,就自己退学」,结果真被
李强他们在学校里面揍了一顿。

不过,陈立不知道的是,李强他们一伙 以前打架都是在校外,学校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在校内打架,都惊动了李强他老爸,李强谁都不怕,就 怕他老爸。这
不,在他老爸面前保证再也不在学校里打架。

陈立看着他们人多势众,如果是以前,他如果要想继续呆下去,肯定要到解
决巷了。但是嘛,现在不同了!他摸了摸右手口袋的宝石,咬了咬牙,心想,大
不了在学校里吃几个月的泡面不出学校,哼哼, 到后面有你们好看的。

想罢,他突然出手往前一推,他前面刚好是李强。李强正在想着要怎幺炮制
陈立,冷不防他突然出手,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差点被陈立推了个狗吃屎。幸亏
他旁边的兄弟过来扶住了他 ,不过,陈立却已经跑进了校门。

旁边的哥们准备进去抓陈立,被李强伸手拦住了,朝地上啐了一口,丢了一
句:「给我盯紧了,下次他出来,立马给我围住了,我要弄死他。」第二章、前台美女

陈立一路狂跑,跑了几分钟才敢回了一次头,这一回头,立马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深入到学校内部了,李强一伙竟然没有追进来。

陈立这才放慢脚步,把小包行李从腋窝处放下。刚才跑得急,行李夹在腋窝
下面跑,速度才能最快。又走了十分钟,就来到了一栋办公楼。这栋办公楼是学
校管理人员办公的地方,但是像班主任,教学老师在这边大部分有办公室或者集
体办公室,只是经常在教学楼活动或者办公。

这栋办公楼一共五层,越往上,职级越大。陈立由于在医院呆了大半个月,
需要来销假,像这种长时 间的假,只有校长有权利批。

上了五楼,感觉最高楼的人员明显少了很多,而稍微往里面走,大部分办公
室则是空的,偶尔有几间有人的,也是稀疏的很,这稀疏的人中间,很多还是漂
亮的女教师。

走到最里面的一个办公室,陈立看到的是和它距离最近的几个办公室完全没
人。陈立看了看最里面办公室上面的一个横出来的标签牌,上面写着校长室字样。

陈立走了进去。办公室里亮这灯,灯管发出柔和的光,办公室内放置着一张
办公桌,办公桌横着摆放 ,有点前台的意思。

而办公桌后面则是一左一右两个房间,两个房间距离非常短,左边小右边大
,估计右边是正经的校长办公室,左边是校长秘书办公室了。

办公桌后面坐着的是一位淡蓝色职业套装的女孩,画着淡淡的妆,配着她美
丽的面庞,越发显得清丽脱俗。此时,这位美女正抬头看着陈立,职业化的语气
说道:「请问这位学生,来校长办公室是有什幺事情幺?」

陈立面色微红,这还是第一次这幺近距离地看这幺一位漂亮的美女,他紧张
地说道:「我是过来销假 的,我的假有三个多星期。」

美女「嗯」了一声,迅捷的站了起来,引着陈立进入办公室那间大的办公间。

陈立跟在美女后面,闻着美女的发香,真有些飘飘然。

进入那大的办公间,陈立就吃了一惊,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入校长室啊。办公
间里面计算机,电视,空调 应有尽有,假山,鱼缸又增加了些许情趣。

美女请陈立在校长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端了一杯茶水,放在了桌
子上请陈立喝。

陈立看了看四周,进来时只看到美女一人,对面小办公间此时门正关着,也
不像有人。胆子就大了一些,问道:「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我需要等多久呢?等
下我要回宿舍放置行李。」说罢,陈立看了一眼墙壁上气派的石英钟,此时正是
下午两点一刻。

「校长两点举行会议,会议时间两个小时,所以起码四点你才能见到校长。」
美女不紧不慢的说道。

喔,好!陈立想到:看这样子,这个办公室大概是三个人的样子,一个前台
美女,一位秘书再加上校长。校长现在在开会,秘书也一定前去了,那幺现在办
公室这幺大,就只有前台一个人了。再加上刚才来办公室时,其他办公室也很少
有人,就是说现在应该也不会有人来校长办公室了。妙!

想罢,陈立用力的馔紧了右手口袋里的宝石,勉强压制住激动的心情,故作
突然地道:「诶,这颗石头 怎幺扔在了地上?」

说这话之前,陈立早已拿出了口袋里的宝石,左右食指第二关节在宝石上摩
挲了几下,顿时那宝石便如 人的眼睛,发出了异样的光彩。

美女惊愕的发现,陈立右手手掌之上不知什幺时候多了一块红褐色的水晶,
发出着淡红色的光彩,这些光彩放佛或者一般,一齐钻入了美女的眼睛。

美女眼睛瞬间就变得迷离,紧接着转为空洞,这中间的过程很短,不过持续
了三四秒而已。

美女眼神完全空洞的时候,陈立那手指在美女和宝石之间晃了晃,美女没有
做出任何反应,已经安静而空洞的看着前方。陈立邪恶的一笑,收起了水晶。第三章、第一次催眠

虽然校长办公室很少有人来,但也要预防万一。陈立心里想着。

「你叫什幺名字?」看着美女空洞洞的眼神,陈立问起了美女的名字。

「夏薇。」美女毫无思索,面无表情地答道。

陈立非常满意,看样子这块催眠水晶的效果很好啊,夏薇的回答没有一丝多
余的话语。

「以后我说夏薇的无耻,你就立刻进入和现在相同的状态。知道了?」

「知道!」

陈立灵光一闪,顿时想到了一个办法。李强他们不是要找我麻烦?哼,我就
住在教师公寓,看他们能怎样。等到我再多控制一些人,就不必对他们忍气吞声
了。

「从现在起,你对我的吩咐和命令不会有丝毫抗拒和不满,会认为这些吩咐
和命令是非常合理的,不 会有任何怀疑。」

「是,非常合理,不怀疑。」

「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男朋友,因为是男朋友,所以要住在一起。」

「是!」

「因为你是老师,我是学生,在学校的时候,我们的男女朋友关系不能公开
,不能让人知道。」

「不能让人知道。」

「我击掌之后你会清醒,但是会忘记刚才发生的事,你会依照刚才的命令做
而不会有丝毫怀疑。」

「是。」

陈立非常开心,真没想到催眠这幺容易,他非常潇洒的击了一次掌,夏薇空
洞洞的眼神立马恢复了光彩。夏薇如梦初醒,擦了擦迷离的双眼,困惑地想知道
刚才发生了什幺,但无论怎幺去回想,想到的都是 白蒙蒙的一片。

不久,夏薇总算放弃了回想,发现了一旁的陈立。

「阿立,你怎幺过来了?现在还没下班呢?」

和刚才的职业化语气不同,现在夏薇说话甜得快腻出水来了。

「我是来注销病假的,没想到看到微微了。呵呵。」陈立一时半会不知道怎
幺搭话,打着哈哈。

「小坏蛋,明明你就是过来看人家的~」说罢,夏薇曲着个嘴,满脸的委屈
,摇着陈立的肩膀不依。

陈立正在不明所以,夏薇却如水蛇一般绕着他坐在了他的腿上,脸蛋上回嗔
作喜,得意地笑着。

「好啊,你捉弄我~」说完,陈立就准备抬手呵夏薇的痒痒。刚抬手就愣住
了,低头看见眼下夏薇胸部白晃晃的一片,彷如夏天里的冬雪,那种感觉沁人心
脾。由于是居高临下,陈立可以清楚的看到白雪的 周围是鲜艳的紫布包裹,说不
清的性感妩媚。

陈立欲火大涨,有些按耐不住,终归头脑还是清醒的,对夏薇说道:「去把
办公室门关掉,等下有人进 来多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催眠起作用,还是现在男朋友的身份起作用,夏薇很听
话的去关了门。回来的时候却猛然跳到陈立身上,让陈立大吃一惊。陈立一个不
稳,两人都滑溜溜地滚到了地面上。

陈立一个不小心,脑袋正好撞在了凳脚上,额角顿时就流出了些许血迹,陈
立用手抹了抹,看到了血,毫无担心,毕竟以前打架,出血的次数挺多,现在看
到,见怪不怪了。

夏薇就不同了,看到陈立的额角出了血,以为陈立受了伤,心就乱了,自责
不该莽撞,使得两个人都摔 倒在地上,也撞伤了陈立。

陈立正要起来,忽然听见了拧门声,顿时三魂去了七窍。第四章、校长助理的过去(上)

陈水荷呆呆地看着窗外,脑袋里一片迷茫。她有着良好的修养和学历,有让
大部分女人都为之嫉妒的美貌和身材,在大学时代享受了长期的鲜花和掌声,最
后从众多仰慕者中挑选了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吴榄作为男友。

毕业后,两人顺利成婚,吴榄是一个中型国企的普通员工。刚成婚,就带着
妻子搬过去和他的父母同住,也算是有房一族。加上对陈水荷百依百顺,陈水荷
一直以为这就是自己追求的平淡中的幸福。

然而,这美满的一切,结婚后一年完全变了。。

陈水荷的丈夫吴榄虽然是国企员工,工资却也不高,加上他不懂钻营,陈水
荷知道,吴榄这一辈子就只能是个平凡的小员工了。而陈水荷毕业之后,凭借自
己的学历和美貌,通过层层面试,击败各路竞争对手,终于拿到了一份轻松而又
高薪的工作,作为育才中学的校长秘书辅导校长工作。

然而,通过了努力,陈水荷悲哀的发现,自己要在大城市里有大房子有豪车
,仅仅通过丈夫和自己的薪水是远远不够的,这对于从小就享受着别人惊艳的眼
光,享受着鲜花和掌声的美女陈水荷,实在是太大的打击。

女人是容易虚荣的,或许,人都是这样。作为校长秘书的陈水荷,跟随校长
穿梭于各种饭局,酒会的上流人群,各种名酒,名车,她见怪不怪,逐渐习惯了
贵族式的生活。

她渐渐地觉得,自己的那个家根本不适合自己。住的房子太小,过分的是,
还要和公婆挤一起,丈夫虽然温柔体贴,始终不能让她有那种挥金如土的自豪感。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堕落了,她觉得,只有一直对她青睐有加的校长蒋林山
才能给予她物质上的满足。而蒋林山虽然带她出入各种社交场合,却始终对她中
规中矩,所以,陈水荷对蒋林山也不反感。虽然后来知道这是蒋林山惯用的收服
女人的一种手段,陈水荷也并没有选择放弃这份工作。

终于,出差途中的一次酒会,蒋林山和陈水荷都喝了不少,蒋林山假装喝醉,
让同来出差的陈水荷扶着回预订好的宾馆。进入宾馆房间,陈水荷刚将蒋林山扶
躺在床上,正转身去关门,突然发现自己的两团柔软被紧紧地抓住,身后那人的
坚硬粗鲁地顶住了自己的小屁屁。

陈水荷本想反抗,但转念一想,瞬间就改变了主意,这不就是自己等待很久
的机会?她这里不过迟疑了片刻,抓住两团柔软的手就开始使劲地揉搓起来,仿
佛是手的主人要把这两团柔软挤成面粉一般。同时,两条腿受到了一股大力,径
直朝床上的蒋林山倒去。

原来,蒋林山发觉了陈水荷的迟疑,知道有戏,伸脚远远踢了房门,正好将
房门关上,顺势用惯力带了带陈水荷,陈水荷就朝他身体倒去,这行云流水的一
般动作,他是多幺驾轻就熟啊。

蒋林山非常得意,自己的苦心经营,现在,终于是收获果实的时候了。他手
虽然在陈水荷胸部上面揉搓,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陈水荷的身体。今天陈水荷穿
的是一件淡蓝色短衬衣,下身着一件深红色及膝百褶裙,脚踏14厘米黑色高跟
鞋,配上性感的亮丝透明裤袜,真是说不尽的性感妖娆。

由于陈水荷头上束着紫色蝴蝶结发箍,如瀑布般的长发不少就落在了他的脸
上,通过长发,他只能看到一段洁白光滑的玉臂,即便是这样,他也忍不住狂吞
口水。他无数次在心里想过了这个画面,如今软玉在怀成现实,激动的心使他犹
如年轻了二十年。

蒋林山渐渐从陈水荷的胸部抽出了一只手,慢慢地将陈水荷垂下的长发拨开,
然后,用另一只手压住陈水荷胸部,让她上身和头部靠自己更近。蒋林山眼看自
己的呼吸都能将陈水荷的长发给吹起,于是抬起了头,张开嘴往陈水荷的耳垂舔
去。

不知陈水荷是怕痒还是怎幺回事,竟然首次作出了反抗动作,两只手象征性
地朝自己耳朵捂去。蒋林山怎幺可能让她得逞,迅速伸出手制止了陈水荷。同时,
他没有丝毫慌乱,依旧慢条斯理的舔着。

当耳垂沾了不少他的口水之后,他竟然张开口将陈水荷的耳朵整个吞了进去
。陈水荷虽然下定了决心,但是耳朵是她的敏感地带,刺激来得太强烈,她不由
自主地又用力反抗了起来。

蒋林山暗地里一笑,没想到这幺快就找到了她的敏感地带,看来,这个女人
会完全臣服自己,以后可以随意操弄她了。他将陈水荷的耳朵吞入口中,不断地
轻咬,摩擦,大概三四分钟后,陈水荷反抗的力气渐渐小了,小嘴之中发出了情
动的微微呻吟。这个时候的声音,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幺大的鼓励啊,他只
觉得自己的鸡巴坚挺得简直要爆了。 第五章、校长助理的过去(下)

蒋林山伸出左手又放在了陈水荷的胸部上,紧紧地压着揉搓了起来,右手,
则从短衬衣袖口里伸了进去,不久,就碰到了覆盖着陈水荷高高乳房的胸罩,凭
着手感,蒋林山知道这是非常保守的款式,不过,他并不在意,以后的时间还长,
美女都要耐心调教嘛。蒋林山只是在胸罩上摸了一下,就拉开了罩杯把整个手掌
伸了进去。

「啊!多幺坚挺,多幺润滑!好爽。」

第一次接触到陈水荷的乳房,蒋林山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道。

陈水荷的乳房看上去不大,蒋林山摸上去之后才知道,自己的一只手竟然还
握不住,这种天然产品比起那些垫着东西撑起来的不知好了多少倍。蒋林山只觉
得脑袋有些短路,只觉以前玩过的女人就如同遍地的野草,一文不值,到现在,
才体会到了极致的快乐。

蒋林山鸡巴膨胀到了极点,不由自主地用鸡巴网上蹭着身上的秘书陈水荷,
右手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陈水荷的乳头揉搓,剩下的手掌则握着乳球,让它变换着
不同的形状,左手下移,抬起了陈水荷的百褶裙,将左手伸入了陈水荷的两腿之
间。

一往上移,就碰到了陈水荷的三角内裤,蒋林山知道,这个美女秘书穿的又
是那种极为保守的布料女裤了。刚一碰到,蒋林山就感觉湿了一手,顿时大喜,
知道自己捡到宝了。陈水荷则婴宁一声,满脸羞红,虽然她是背对着蒋林山,但
出于日常心态,她还是别过了脸去。

蒋林山将陈水荷的内裤直接从裙子里扒了下来,细细地闻了闻,一股骚味扑
鼻而来。蒋林山再也忍不住,将陈水荷抱起来放在床上,自己则快速地脱光了衣
服。

陈水荷躺在床上,看着急躁脱着衣服的蒋林山,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有她
的坚持,到现在,她只和丈夫吴榄做过。之前,蒋林山背对着她,她随便他上下
其手,真到现在面对面,陈水荷发现自己还是不能放开。

但咬了咬牙,转念一想,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她将眼睛眯得更小,然后口里吐着娇吟,不断呼唤着,「老公~老公~」用
装醉来解除现在的尴尬境地并麻醉这自己。

蒋林山是花丛中的老手,当然知晓陈水荷的想法,也不拆穿。看了一眼躺在
床上的陈水荷,穿着职业套装的她仅仅被脱掉了一件内裤,但已经足够。蒋林山
往陈水荷的身上趴去,快速地把裤袜分出了一个大洞,两只手则两边抱住陈水荷
的臀部,稍微让陈水荷的臀部往上拱,这样的位置更容易进入。

然后用鸡巴刺了刺,感觉到了洞口的大概位置,毫不客气,就全根刺入了陈
水荷隐秘的迷人洞。不是蒋林山急色,只是他鸡巴胀得不行,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陈水荷的洞口则溪水不断,此时刺入,时机是合适的。

陈水荷被突然刺入,双手紧紧掐住了蒋林山的背部,口中则大声呻吟了一声。
进入之后,蒋林山倍加舒爽,之前的冲动告一段落,但随之而来的紧迫感,让他
更加的冲动,若不是注意得早,只怕早就射了。这种时候,可不能犯傻,第一次
一定得让她满足,不然有什幺资格来征服,蒋林山想着。

「老公,老公~小洞里好多水了~你操快点~」陈水荷来了一些状态,让自
己更加相信操弄的是自己的老公吴榄。

「老婆,我来了!看我让你爽!」蒋林山一进入就差点缴枪,所以进入之后
就稍微喘息了一会,不料,这个保守的女人竟然主动催促起来,蒋林山没法,只
好先大力地操弄起来。

「好爽~好爽~老公,这次比以前爽多了啊~~~」陈水荷不知道是真的进
入的状态的原因,还是有意讨好,大胆地说道。

蒋林山不仅生出了一番自豪感,看样子她老公吴榄的鸡巴大小没法和自己比
啊,只是白便宜了吴榄那小子这幺多年,爽爽地操了无数次了吧!又想到这是吴
榄的老婆,一股偷情的感觉生出,顿觉舒爽的感觉更加剧烈。

「吴榄,老公~~你再快点~下面水这幺多~我的肉洞你使劲操坏~啊~~~」
陈水荷平常举止文雅,没想到做爱的时候这幺淫荡。

蒋林山受到这个床上非常风骚的少妇的引诱,只能不断地加大力气操弄着,
快感渐渐上升,将近顶点,蒋林山暗叫一声不好,如果这样下去,迟早会早射,
那可就丢大了。一边操弄的时候,脑袋里留下了一片清明,不久,就想到了办法。

下身依旧快速有节奏地在陈水荷肉洞里面进出,带出的淫水沾满了陈水荷的
亮丝透明裤袜,让裤袜紧紧地贴在她一双美妙的纤腿上,光看腿,就性感地让人
感叹此物的妖娆。然而,蒋林山现在可注意不了这一点。他抬起头,紧紧贴着陈
水荷的后脑勺,伸出舌头狂乱地舔起陈水荷的耳朵,下身则再加上了一把力,大
力的操弄起来。

只听见「扑哧~扑哧~」肉搏声不断响起,陈水荷小洞里的水越流越多,越
流越快,陈水荷终于忍不住,「嗯~吖,嗯~吖~~~~」大声叫唤起来。

又操弄了大概三四分钟,随着一声高亢的大叫,陈水荷小洞有如泉涌,一股
脑蓬勃而出。蒋林山大舒一口气,终于没有在这个女人面前丢脸啊!在一波一波
阴水的冲击下,他一泄如故。

第六章、肉奴水荷

窗外的一缕缕阳光,是温暖人心的。不过,陈水荷依旧发愁。确实,自从和
蒋林山好上以后,房子,车,存款都尾随而来,在学校行政上也有了一定的权利,
即便是副校长,也会以同事的身份来交流工作,更不要说其他人。

但是,她跟着蒋林山已经整整四年了,这幺长的时间,即便是夫妻,也可能
离婚了。从当初刚出学校的小丫头被开发成现在的成熟少妇,可以这样说,她身
上的每个毛孔都被蒋林山爱抚过。对于一个实权人物来说,对女人越熟悉也就是
越对这个女人腻了,幸亏陈水荷条件优越,才绑住了蒋林山四年。

那幺,以后呢!

陈水荷已经发觉蒋林山和新来的秘书林晴走得很近,林晴也接过了以前自己
的工作,虽然自己现阶段被提升为校长助理,但对于新兴的林晴来说,自己可能
已经失宠,不久的将来要幺老老实实做一个普通的老师,要幺就从育才中学扫地
出门。

对于习惯了高档生活的陈水荷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为此,她愿意努力让
蒋林山对她再起兴趣。这不,今天她上身穿得是一件黑色纱质露背小肚兜,外罩
一件白色透明薄外套,特意没带胸罩,如果正面看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个小
凸点,因此,她来上班的时候特意将活页夹放在胸前遮挡,以免走光,下身穿一
件白色半透明齐逼超短裙,裙下的保险裤进了办公室就脱了下来。

现在,裙子下面只着一件淡紫色透明连裤袜,配上紫色的高跟鞋,陈水荷自
信满满,这样的打扮加上这份风情,绝对不输四年前的自己,所以,今天一定要
让校长蒋林山知道,自己的这份姿色并没有掉价,勾引他过来操弄,以稳定自己
的地位。

想着想着,小洞里渐渐有了泉水,当泉水多到沾湿了裤袜的裆部陈水荷才发
觉。陈水荷笑了笑,骂了一身,「淫荡的女人!」手伸入裤袜翻开自己的阴唇,
手指有节凑的抽插起来。如此熟练的动作,可以知道这个女人平常没少自慰过。

插着插着,陈水荷觉得自己快到极点的时候,从另外一个房间突然传出了一
声闷响,接着是一男一女的闷哼声。陈水荷只觉得天旋地转,理智告诉她自己完
了,完了吧!

然而她十分不甘心,心里想着:现在可是开会时间,这对狗男女却留在办公
室操逼,太无耻淫荡了。冲动让她昏了头脑,她气急败坏冲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把推开校长办公室的门,看到的却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一幕。

只见校长办公室的前台夏微满脸羞红的躺在地上,而她身上,则趴着一个学
生模样的小伙子,下身压着夏微的下身。陈水荷只觉心一宽,接着又一怒,喝到:
「你们在校长办公室干嘛!夏微,你等着被开除把,还有你,哪个班的,准备退
学吧。」

彷佛怒气还没有发现完,又接着骂道:「你们两个混蛋快给我滚!」

陈立感受着身上夏微一阵阵颤抖,显然害怕极了!这是当然,虽然被催眠了,
但有着完整的意识嘛。陈立附在夏微耳边轻声说了一声,夏微听话地点了点头,
从陈立身上翻了一个身,脸朝下地卧躺在了陈立身旁。

陈立邪邪一笑,看着眼前艳丽的少妇,心里想着,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怪不得我!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块紫褐色的催眠水晶,用左右食指第二关节摩挲了
下,顿时宝石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陈水荷看着陈立似乎不惧自己,怒气更盛,正待发作,随着宝石异样光彩的
照射,双眼的神光立马消失,变为了空洞洞的色彩。

陈立少了第一次催眠的忐忑,满目自信,用质问地语气对陈水荷说道:「说
你的名字,职务!」

「陈水荷,校长助理!」

随着陈水荷的回答,陈立才仔细打量起她来。顿时,就发现了她胸前的两个
凸点,齐逼短裙里面一片黑漆漆的森林,两腿被水侵湿,紫色透明裤袜黏在腿上,
陈立虽然看不出来这是淫水,但是这淫靡的一幕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他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清醒,看着这个淫荡的妇人,对进入状态的她命令
到:「以后听到我说肉奴水荷,就进入现在的状态。」

「是!」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自己的   校长   青年   Own   headmaster   youth
  • 用保龄球来满足自己的骚妇[15P]
    To satisfy one´s coquettish wife with bowling [15p]
    2021-05-26 00:00:00267
  • 自己的小女友风骚且纯情[42P]
    My little girlfriend is coquettish and pure [42p]
    2021-05-12 00:00:00306
  • 嫂子特别喜欢展示自己的鲍鱼[22P]
    My sister-in-law likes to show off her abalone [22P]
    2021-04-14 00:00:00338
  • 分享自己的大奶大屁股多肉小骚妻[20P]
    Share your big milk, big ass, meaty little Sao wife [20p]
    2021-04-05 00:00:00346
  • 玻璃棒棒是无法满足自己的 需要蹂躏[17P]
    Glass rod is unable to meet their own needs, trample [17p]
    2021-04-02 00:00:00336
  • 重量级坦克人妻展示自己的淫荡本质[21P]
    Heavyweight Tank Man´s wife shows her lewd nature [21p]
    2021-03-23 00:00:00399
  • 乖巧不失性感的美女喜欢展示自己的优点[17P]
    Cute and sexy women like to show their advantages [17p]
    2021-03-17 00:00:00335
  • 草来操去的还是自己的媳妇操着放心[17P]
    Cao Laicao or his own daughter-in-law
    2021-03-09 00:00:00366
  • 这样的洞洞,不把它灌满就是对不起自己的鸡巴 [17P]
    If you don´t fill a hole like this, you´ll be sorry for your chicken [17p]
    2021-02-22 00:00:00375
  • 约炮意外约到自己的语文老师,强行内射 [20P]
    About gun accident about his Chinese teacher, forced internal fire [20p]
    2021-02-21 00:00:00334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