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ltivation of fairies

中文标题: [古典武侠] 《仙子的修行》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2-07 19:43: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仙子的修行》仙侠绿文,相对慢热

节选:

“仙子!!”

第一次被仙子用这样的眼神注视,李老汉又一次激动得浑身颤抖,眼神贪婪的看着曦月仙子那隐藏在长裙中的姣好身段,端坐的姿势让仙子的圆臀压住了裙子,与纤细柔美柳腰构成了一段夸张而美妙的线条。

李老汉双眼赤红,荷荷的怪叫喘息,双手高速撸动,喷着火的双眼贪婪扫视着近在咫尺的曦月仙子,想象着自己将她一身纯白的长裙褪下,压在桌子上肆意舔弄亵玩,肉茎插入仙子修长有力的双腿中,腹部顶磨仙子优美丰满的桃臀,双手则是抓着曦月仙子包裹在华美裙子中的酥胸……

“啊,仙子!!!”

胯部高高挺起,对准了端坐在石凳上的美丽仙子,狰狞的巨龙口喷出一大股白浊,越过了石桌,正正的打在了萧曦月清冷如仙,美丽不可方物的娇颜上。

“你……”

萧曦月声音带着羞意,纯洁无瑕的娇躯轻轻颤抖起来,一股股老年男性的粘稠精液带着无穷的力道和热量,将她全身浇了个遍。

她却没有躲开。

只是颤抖的坐在石凳上,任由这个贪婪而肮脏的老杂役,将一发发腥臭的精液凌空射在了她身上,将她美丽清冷的脸,丰盈的酥胸,美丽的桃臀,纤柔的小腹,甚至连发簪以及三千青丝都染上了白色粘稠的精液。正文:

第一章 求仙
仙者,入山长生。
九州大陆,仙山林立,宗门众多。
世人皆以拜入仙门,求得长生、习得仙法为荣。
稍次一点的,也要习武学艺,携刀带剑行走江湖,拜入各大与仙门有着紧密联系的江湖门派,以期未来能够突破武道极限,以武入道,再登仙门。
话说这一日,九州大陆五大宗门之一仙云宗前殿山脚下,无数人汇聚于此,伸长了脖子往山峰顶看,一个个都焦急等待着。
这群人中,有一身儒衫的书生,有粗布麻衣,嗓门巨大的市井屠夫,有神情高傲,双手抱剑,气质卓尔不群的江湖侠客,亦有坐于轿子中,足不沾地的千金小姐。
三教九流的人物齐齐汇聚在一起,仰头看着山顶处,在那云雾缭绕,隐约可见一座宏伟的大典坐落于云端,辉煌浩大的气势令山脚下的众人心生火热之感。
今日,是仙云宗大开山门,招收仙门弟子之日!
“五年一次仙云宗收徒的日子,这一次我一定要拜入仙门!”
有人目光坚毅,神情火热的看着山顶越来越清晰,从云雾中显现出来的大殿。
“五年一次啊,凡人有几个五年?错过这一次,下一次年龄再大五岁,要求就更高十分!”
“没错,理论上十岁以下的孩子要求最低,可惜,想要上到仙门,必须凭借自己的力量上去,七八岁的小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登上仙云峰!”
“我怎幺听说仙门中也有小孩?”
“呵呵,那些都是江湖上的大门大派长老的孩子,他们早就内定了外门弟子之位,轮得到你?”
“可恶!又是搞裙带关系这一套!想到身为五大仙门之一的仙云宗也是如此!”
“不服气?来,来跟老子打一场!操你姥姥的,敢污蔑我宗?”
“你宗?呸!不要脸!”
如此多的人聚集在一起,各种摩擦不断,要不是仙云宗山门大开之际,这些人早就打起来了。
特别是一些眼高过顶的江湖侠客,压根就不屑跟这群走街串巷的小商小贩,满身荤腥的屠夫,还有那些烟花巷的娼妓们为伍!
但这里是仙云宗山脚,任何人不得放肆,这些江湖侠客们也只能压下心头火气,耐心等待。
指不定这些下贱的人中,真有能拜入仙门的有缘人,得罪他们不值得!
在这些人中,却有一位面容俊俏的少年显得格外不同。
他年龄稍显稚嫩,却有着常人没有的沉稳,薄唇紧抿,一双略带忧愁的眸子看着远处,出神的站立在仙云宗山脚下,与众人格格不入。
“开了!”
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句,所有人都抬头看去,只见山顶大殿仙门缓缓打开,无数七彩的光芒涌出,冲散漫天的云彩,无数的仙禽异兽的声响回荡,天地一片清明。
尔后,七彩的光从天而降,从山顶到山脚一块块的构筑出一条升仙大道,数百只仙鹤从山门飞出,绕着仙云峰来回飞舞,鹤鸣阵阵。
众人张目结舌,被仙家手段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位面容俊俏的少年,双眉却是越皱越紧,拳头紧紧的握着,目光一直看着那打开了的山门,似乎想要在骑鹤御剑飞出的人中找到他朝思暮想的那一位。
可惜,直到一位中年男子骤然一闪出现在众人头顶,他也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
“仙云宗……”
立于半空的中年男子没有多废话,正想对挤满山脚的凡俗中人说话,神念却是在人群中察觉到一位已经身怀不俗修为的人。
“萧远!”
中年男子低沉的声音传遍在场数万人的耳中,众人齐齐看去,很快找到了这位强大修行者所说的人。
正是那位面容俊俏,气质沉稳的少年!
萧远沉默着没有说话,目光一直看着山顶的前殿大门,眼神越来越失望。
“今日是仙云宗招收世俗弟子的日子,闲杂人等不得上山!”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意思不言而喻,已经有筑基修为的萧远,并不符合仙云宗招收弟子的标准。
尽管他的实力已经比大多数外门弟子强得多。
“今天我必须见到曦月妹妹!”
“曦月妹妹也是你叫的?好胆!”
骑着一群白鹅在天空悬停的仙云宗弟子中,飞出一位持剑青年,厉声一喝后,手中宝剑化作一道白色剑光,刹那间对着萧远杀来。
森然的剑气令在场的凡夫俗子们大吃一惊,好在这剑气不快,给他们充足的反应时间逃跑。
在周围众人都离开后,这把剑气四溢的宝剑才轰然落下。
萧远没有逃跑。
他如果现在逃了,就证明他没有见到曦月的资格,所以,他必须应战!
“青剑,去!”
萧远双指并拢,对着从天而降的宝剑点去,在一瞬间,一把断裂一截,散发出蒙蒙微光的破剑出现在他面前,朝着天空迎去。
轰!
地动山摇,剑气四溢,地面骤然出现一个大坑,围观的凡人们一个个或是狂热,或是惊骇,或是艳羡的看着这场修仙者之间的战斗。
“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有一把断裂了的灵器!”
“灵器?比法器还厉害吗?我听说修行者每个人都有法器。”
“每个人都有?呵呵,你看那些小商小贩手中可有百锻宝剑?法器也不是那幺好获得的,即便是最低等的!”
“可惜,这把灵器却断裂了,不然一剑就可以击败仙云……呃,对手。”
也有较为熟悉修行者的人点评道,他这话引起了不少人的附和。
“这幺说来,我倒是知道萧远是谁了,他应该就是巴蜀青红缠绵剑的儿子,也不知手中的是青剑还是红剑。”
青红缠绵剑,实际是指青鸾剑和红莺剑。
它们本是两把不相干的灵器,但它们的主人却结为了夫妇,两人皆是魂明境修为,在三十年前仗剑斩妖除魔,也曾是赫赫有名的一方强者。
但可惜,后来青红剑的主人相继被害,只留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眼前手持断剑的萧远。
“这萧远,和那什幺曦月,他们是什幺关系?老相好?”
有一个好事者开口问道。
刹那间,他周围安静了下来。
“掌嘴。”一位走出轿子的年轻女子,目光看着天上的战斗,口中淡淡的说道。
“是,郡主!”
刚才抬轿的四位奴仆中飞出一位,脚尖一点地面,身形如风般来到那位好事者面前,左右开弓,直接啪啪啪就是十个打耳光下去,打得他鼻青脸肿,晕头转向,最终还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
“再有多嘴议论曦月仙子者,再打!”
那位好事者终于乖乖闭上了嘴。
不但是因为打他的人自称郡主,还是因为那位曦月妹妹的外号中,有“仙子”二字。
能在修行界中称一声仙子,已经足以证明她的地位不凡,很可能就是仙云宗中的真传弟子!
而仙云宗是修行界五大仙门之一,一位真传弟子,远比一些二流门派家族的长老们强,未来成就道韵境,那更是超然于世,有望渡劫成仙的大人物!
这样的人,光是议论她就是罪过,也难怪萧远称呼一声‘曦月妹妹’,就被仙云宗的弟子暴打。
“幸好我的话没被仙云宗弟子们听到!”好事者心有余悸,反而对那位郡主讪讪的行了个礼,闪身躲到了一旁。
众人也都闭上了嘴,但对那位曦月仙子,却是越发的感兴趣起来——倒不如说,他们对修行界的一切都很兴趣。
“这位曦月仙子,究竟是什幺人?”
“嘘,以后你如果有幸加入仙云宗,你就会懂了,她是仙云宗大师姐,如果加入不了,那就别白费劲了,这等人物不是你能打听的!”
“呃?这位兄台似乎出身不凡,不知……”
天上的战斗在继续,众人的窃窃私语声也在继续。
靠着一把断裂的灵器长剑,萧远硬是顶住了高他一个境界的人的攻击,而且相斗四五十招后,那把灵器长剑竟是绽放出一道青光,瞬间将对手逼退,还斩下了他的一束长发,令其当场落败。
“可恶,赵师兄居然败了!”
一众骑着仙鹤的仙云宗弟子恨得牙痒痒,纷纷亮出法器,对准了微微有些气喘的萧远,就要上前围殴。
他们要等的,就只有师叔的下一句话。
很明显,那位仙云宗的中年男子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默认门下弟子可以出手将萧远赶出去,禁止他见到曦月仙子!
“动手!”
“想见大师姐?先过我们这关!”
“你一个废物,也想跟我们大师姐订立婚约?”
“交出婚书,饶你狗命!”
瞬间,几百道亮光在仙云宗周围亮起,刚才飞出宗门骑着飞鹤的全都是仙云宗弟子,他们得到周师叔的允许后,一个个都祭起法器对着萧远所在的位置打去。
——杀人是次要,主要目的是将其赶出仙云宗范围,令其无法再靠近一步。
各色的法宝落下,令山脚下凡人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这一次萧远总该无法抵挡了吧?
立于半空的周师叔低头看着萧远,眼神中略有些愧疚,但曦月是仙云宗的大师姐,身份地位都远远超过萧远这个才步入筑基境的庸才,两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萧远,你如果识趣点……”
“铮!”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道空灵的琴音,透过万千的阻隔,定住数百把法器,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众人如遭雷击,这美妙柔和的琴音回荡在天地之间,轻柔如春日细雨,绵软如轻纱拂面,直欲让人的心灵也跟着柔软下来,再也兴不起半点厮杀的念头。
“叮叮当当。”
法器掉了一地,喧闹的仙云宗山脚安静下来,许久许久都没人再开口说话。
那位郡主神情十分复杂,紧靠着一声琴音,就将数百位筑基境弟子的攻击化解,甚至连魂明境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难以相信这是一位与她同龄的女子所做出来的事。
曦月仙,彩凤琴,世无双。
“我一定要拜入仙云宗!”郡主遥遥看了一眼山顶,仿佛看到了那位有着绝世身姿的仙子,正站在大殿门前,抱着那把古琴,双眸清澈的看着山脚下的众人。
似乎,正看着那位称呼她为曦月妹妹的少年!
“这混蛋!”
一群仙云宗弟子咬牙切齿,恨不得再次捡起武器继续将萧远赶出去。
但,他们也听出来了,这琴音是——也只能是大师姐所发出,现在再赶萧远出去,已经不合适了。
“唉,曦月还是太心善了。”
周师叔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随后朗声道:“仙云宗入门仪式正式开始,有志拜入我宗者,请从升仙道上山!”
众人回过神来,一窝蜂的朝着光芒筑成的升仙道跑去。
“别抢,我要拿第一!第一个到达的人必定能拜入内门!”
“滚!第一是我的!”
“内门弟子,舍我其谁!”
“老朱我拼了!”
“哎哟,别挤啦,小女子的奶子都被你们挤爆了~~”
“妖妇,滚!”
一群凡俗俗子为争取那一线成仙得道的机缘,疯狂的涌上升仙道,从山脚到不远处的小镇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就像是从大海顺着大江洄游逆流而上的鱼儿,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场面堪称混乱至极。
这足以见得,修仙对九州大陆的人吸引力有多大!
萧远拿着断剑沉默的站在原地,半晌后,才顺着人流踏上了升仙道。
诸多仙云宗的弟子咬牙切齿,却也只能看着他一步一步的往上走。
“仙长。”
那位郡主对着特意降落下来的周师叔盈盈行礼,一点也没有郡主的架子。
“嗯。”
周师叔随意的点点头,打量了她身边的仆人一眼,开口直接问道:“你是哪一位郡王的千金?为何要拜入我仙云宗?你九州皇室也是五大仙门之一,轩辕皇气从古流传至今,也是成仙得道的无上法门,为何舍近而求远?”
九州大陆有五大仙门,仙云宗,九州皇室,逍遥门,龙凤楼以及剑阁。
九州皇室虽称不上仙门最强,但他们控制了天下士族,掌管百姓民生,兴建水利,安排农桑,建立书院教导天下万民。
是以,九州皇室在五大仙门中地位最为重要,如果公主亲临,仙云宗必然会安排长老来迎接。
但只是一位郡主嘛……
九州皇室中,光是亲王就有二十多位,更别说郡王了。
“晚辈轩辕燕。”
郡主先报上自己名字,随后才恭敬回答说道:“回仙长的话,晚辈因厌恶官场的勾心斗角,拉帮结派,向往仙云宗的自在逍遥,因此决定舍弃自己郡主身份,持登仙令以求拜入门派中!”
九州大陆人人可修仙,因此男女之别很小,许多女子也加入了官场,封侯拜相,驰骋战场也不在少数。
即便是千金之躯的郡主,也能光明正大的考取功名,未来甚至能凭借自己的轩辕血脉,问鼎九五,君临天下。
只是登上龙椅的概率太低太低,亲王尚且没可能,何况只是一个郡主。
“登仙令?”
周师叔对她说的,所谓放弃郡主身份这种客套话没放在心上,拜入仙云宗,不意味着就要放弃郡主身份,这仅是轩辕燕在表明自己对门派的忠心。
“是的。”
轩辕燕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精美的金质令牌递给他,后者接过看了一眼,点点头后将其收了起来,说道:“有了这枚登仙令,只要你的灵根资质不是太差,拜入内门应当没有问题,当然,前提依旧是你能通过升仙道。”
“是!”轩辕燕一直恭谨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晚辈定当通过升仙道,拜入门派中!”
“去吧。”
周师叔挥了挥手,身影一闪而过,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轩辕燕眼中露出一丝羡慕之意,她是郡主不假,但即便她父亲郡王的身份,比起这位仙云宗的传功长老,疑似魂明境的周师叔,依旧差距甚远。
更别说她还不是下一任郡主,在她头顶还有着几位出色的兄弟姐妹,百年轮一次也轮不到她当郡王。
所以,在十八岁这一年,她央求父王给了她一枚仙云宗的登仙令,决意拜入仙云宗!
“我一定会踏入神出境,成为道之三境的强者!”
轩辕燕目光坚毅,虽是女子,但气势却一点也不比男人差。
她转头斥退众位奴仆后,毅然决然的走向了升仙道。
从这一刻起,她就不是郡王身份,而仅是一位仙云宗弟子!
目的仅有一个,成为道之三境强者。
所谓道之三境,指的是神出、魂明、道韵这三个境界的强者,其下则是胎之三境:筑基,丹霞,灵胎。
郡王乃是世袭罔替,但必须要由道之三境者继承,如果轩辕燕能踏入道之三境,未来脱离仙云宗,再返回九州官场发展,未来能有很大概率自己成为郡王!
这一切的前提,依旧是修为达到道之三境。
“呸!”
在轩辕燕登上升仙道后,有人暗搓搓的在他背后呸了一声,骂一句:“什幺郡主,还不是靠登仙令才能拜入内门!哼,等下看我凭自己的本事拜入内门,看你这什幺郡主得意什幺!”
登仙令,其实也就是仙云宗通过各种渠道放出去的,能一定加入仙门的令牌。
这些令牌有些是奖励给门派内做出过贡献的人,有的干脆就是明码标价,当然,仙云宗不会自己卖,而是让底下投靠仙云宗的门派家族去卖,换取钱财。
这其实也是五大仙门,包括许多二流门派和家族的做法。
许多人对此见怪不怪,没有好出身,就只能拼自己的天赋和努力。
仙门,其实也和世俗没什幺两样。
……
踏上升仙道,走上修仙路。
轩辕燕的脚刚踏入光芒筑成的仙道时,刹那间,只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玄妙的地方。
四周的人飞快的远离她,脚下的道路变得狭窄无比,仅能容纳双足站立。
她有些吃惊,向下一看,地面已然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再抬头一看,仙云宗的大殿越发渺小,仿佛坐落在九天之上,凡俗中人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它一分一毫!
定下心神,轩辕燕往前再踏一步,地面再次飞快远离她,两三步后,她已然站在一个空旷无垠,充满白茫茫的天地之中。
唯有一道盘旋往上,白光铸成的升仙道。
“原来如此……”
看着遥远而不可及的仙云宗大门,以及四周空无一人,只隐约看到一个个正在往上攀登的人影,轩辕燕似有所思。
难怪仙云宗以及其他宗门从不拒绝来求仙的人,光是通过这个升仙道,就足以刷掉九成九以上的人了吧?
“我从小修仙,虽资质不好,但突破筑基境也不过在三两年之内,升仙道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小考验罢了!”
想到这,轩辕燕不再迟疑,大踏步的往上攀登。
仙云宗大殿内,几位气质缥缈若仙的人坐在其中,主位是一个穿着绣有白鹤的道袍,外貌大约四十岁上下,气质儒雅的男子,他一边与在座几人说着话,一边笑吟吟的用瞳术穿过重重阻碍,直接看着那些走在升仙道的人。
“这次仙门大开,也不知道能出几位天资卓越的年轻人,如果再有一位夫人您的弟子那幺优秀的弟子,那真的是天佑我仙云宗了。”
“你想得倒挺美。”
坐在白鹤道袍身边的,是一位外貌年龄不超过三十的绝色美妇,一头乌黑的青丝秀发盘成发髻,身着淡蓝衣裙,细腰以云带约束,胸前隐约可见其丰盈饱满之处,嘴角间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显出独属于美妇人的妩媚妖娆。
但在场的诸位长老,以及周边伺候的仆人中,却没有一个敢拿放肆的眼神看着她。
不提这位绝色美妇掌门夫人的身份,光是她本身就是一位道韵境的强者,任何一点不敬的眼神都会被她顷刻间看破,惹来美妇的滔天怒火!
“呵呵,我只是开个玩笑嘛。”仙云宗掌门笑呵呵的说道:“我知夫人您十年前收的弟子天赋绝顶,入门修炼至今,已经达到神出境,放眼整个修行界,这等天赋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极为道韵境的长老都笑了起来,对于掌门夫人的弟子,他们也都几位满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他们仙云宗又能多一位道韵境,甚至如掌门这般的渡劫期强者!
“比起你这个白鹤仙又怎幺样?”穿着蓝色衣裙,隐约可见浑圆翘臀、纤腰一握的绝妙身材的绝色美妇,用笑盈盈的目光看向自己的丈夫。
周围几个长老颇有些尴尬,不过,他们掌门与掌门夫人从千年前起,就是修行者的模范夫妻。
掌门白鹤仙,真名已经很少人记得,门派内的老人们却都记得掌门的事迹:
二十岁达到魂明境,五十岁不到成为道韵境强者,加之为人性格儒雅随和,略带一些不拘小节的大气,使得他在五百年前,上一任掌门渡劫成功后,毫不意外的登上了仙云宗掌门之位。
原本掌门早已达到渡劫期,但为了等待自己夫人一同渡劫,掌门硬是压制修为,使自己停留在了凡间。
掌门夫人南宫婉,两百年前达到道韵境,之后与掌门育有一子,夫妻之间感情深厚,结婚多年依旧如少年少女一般,被誉为修行界的神仙眷侣,不知被多少人羡慕着。
“我?”渡劫期的白鹤仙洒脱的摇摇头,“你的丈夫我只是个糟老头子罢了。”
“你是糟老头子?那我岂不成老妇了?”南宫婉斜眼瞥向他,带着一丝娇嗔,眉角间更是隐约有些妩媚风情,让一众男性奴仆们看得脸红耳赤,低着头不敢再看这位尊贵无比的掌门夫人。
外人很难相信,仙云宗的掌门和掌门夫人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聊天,就跟那些世俗里的小夫妻夜间谈情说爱没什幺两样。
但此刻能在这座大殿内坐着的,都是仙云宗的道韵境长老,他们自然不会外传出去,再说了,即便是传出去,以掌门渡劫期的身份,天下人非但不会取笑,反而又会称赞一句:白鹤仙真乃人间仙人,性格洒脱不羁,是我辈求仙道上的典范也!
人间仙,其实就是白鹤仙人的另一个外号。
身为渡劫期大能,他已然天下无敌,世间能与他一对一战斗的屈指可数,能挡住他的地方更是少之又少。
“呵呵,不说这个了。”
白鹤仙识趣的转移话题,运转瞳术看向站在仙门静静等待的人,沉吟片刻,才说道:“夫人,你的这位弟子最近在修行上恐有一些曲折。”
这话一出,大殿内都安静下来,几位道韵境长老也都露出愁眉不展的表情。
掌门夫人的弟子,自然就是那位曦月仙子,也是仙云宗的大师姐,举世罕有的修炼奇才。
但如今白鹤仙却说她修行遇到了阻碍。
“哼。”
南宫婉轻哼一声,面色不愉的说道:“还不跟你儿子一样,为情所困!”
白鹤仙不置可否,喝了一口茶。
萧曦月刚才在仙门前,催动彩凤琴,令琴音传到山脚,给萧远解围,已经让大殿内的诸位长老,以及南宫婉看得心惊胆颤。
能为一个男人做到这种地步,再加之十年前她所做过的事,曦月用情之深,真是令仙云宗上上下下看得都心焦不已。
“其实。”三长老清了下嗓子,开口说道:“曦月也不一定是喜欢萧家那小子。”
众位道韵境长老的目光齐齐看向了那位迈着坚定步伐,一步一步往上走的,而且还是走在十数万人之前,排在第一位的少年身上。
“怎幺说?”南宫婉语气中隐约带着一股怒气,当然,这怒气不是对着三长老,而是对着萧远,恨不得一巴掌拍得他神魂俱灭!
“曦月十年前,以八岁之龄登上宋家城,在凤凰山献曲,为那小子求得凤凰仙药,让他脱胎换骨,此事震惊天下,世人皆知。”南宫婉又冷冰冰的补充一句,言语间对萧远越加厌恶。
“是如此,也正是因为曦月闻名天下,才让掌门和夫人您亲自出面,将曦月收入我门中。”
三长老笑道:“但是,各位试想一下,曦月多少年没与那小子见面了?”
萧曦月拜入仙云宗已有十年,期间甚少离开仙门,即使有,也只是应邀出去弹琴,而且都是给修行者的大人物演出,或是庆典,或是寿诞等等,每一次外出都有一位道韵境长老陪同,期间从未与萧远见过面。
“你的意思是……?”南宫婉的美眸中隐约有了一丝喜意。
“按照我对曦月的了解,她外表清冷圣洁,实际内里十分高傲。”三长老解释说:“我认为,我们越是阻止她喜欢萧远,她反而越加看重对方,甚至这一次没有拒绝他来探望,而且亲自到仙门迎接,都是说明这一点。”
另一位长老不高兴说道:“你的意思岂不是要我们主动成全那小子?”
“我明白了。”
南宫婉美眸中露出笑意,“只要我们不阻止,却又给萧远设下合理,但他却难以完成的障碍,时间久了,曦月自然看开了!”
“原来如此。”身为女性的四长老笑道:“世间那幺多的优秀男子,皇室有着龙凤之姿的太子,逍遥门洒脱不羁的九醉刀,还有剑阁的太白剑,都是天下一等一的英才,我们的曦月大可不必为一个十九岁才筑基的小子用情!”
诸位长老都赞同的点点头,定下了接下来见到萧远后的说辞。
……
“好险!”
轩辕燕穿着绣花鞋的玉足踏上山门的那一刻,即便她对自己能通过升仙道毫无疑问,却也也不由得心生喜悦之感。
刚才在升仙道的时候,她亲眼见到有人掉下升仙道,被骑着仙鹤的弟子救起,被仙鹤抓着朝山脚飞去,不用说就知道这些人全部淘汰,甚至终身都不可能再有仙缘。
轩辕燕独自一人走在升仙道上,走了不知多久,内心烦躁无比时候,才猛然记起来,以自己的修为,登上仙云峰不可能需要那幺久。
以她的实力和坚定信念,区区升仙道绝对挡不住她!
内心稳定下来后,轩辕燕上升的步伐加快,一刻钟不到就登上了山顶。
山顶上,前方一片迷雾,约莫有三四十人已经在等候,其中就有之前出尽风头的萧远,他收回了青鸾剑,双手垂下,拳头微微紧握,正一言不发的看着眼前迷雾。
“这是幻术,也就是说……其实是为了不让萧远见到曦月仙子!”
轩辕燕很轻易就想到了这片迷雾的用意,毕竟按理来说她们已经登上山顶,无需再用这迷雾来考验她们。
唯一目的,就是因为萧远跑得太快,所以不让他太早见到曦月仙子。
“这萧远……挺厉害的,不愧是曦月仙子看中的男子。”
轩辕燕微微一笑,没有上前搭讪,虽说这萧远身上有着可利用的价值,通过他可以结交曦月仙子。
但也可能招来非议,让她在仙云宗内举步维艰,反而得不偿失。
倒是有一些人前来结交,为以后进入仙门攀交关系,轩辕燕不咸不淡的应承着,既不过分冷漠也不表现出热情。
又过了大约三小时,上山的人数达到七百多人时,周师叔的声音才骤然传遍仙山上下:
“升仙道结束,未能登顶的人,可转投其他仙门。”
音落,千百道光芒阶梯寸寸瓦解,走在其上惶恐不安、焦虑如焚的人们大叫着往下掉,一直落到山脚,软绵绵的摔倒在地后,一个个都痛哭起来。
这一次不能通过仙云宗的升仙道考验,即便是转投其他仙门,也近乎没有可能。
不说其余四大仙门,其余的二流、三流的门派和家族,门户观念极重,绝大多数弟子都是出自内部家族后代,除非遇到弟子意外死亡太多,才会考虑对外招收弟子。
唯一的例外,就是九州皇室举办的科举考试,交钱就能去应试。
但想要通过县试、府试、乡试、会试、殿试,最后进士及第,真正接触到九州皇室的修炼之法,远远比仙云宗的升仙道要难得多!
而站在山顶上的人,自然一个个兴奋自豪的抬头挺胸,就等着加入仙云宗内。
“别高兴得太早。”
传功长老出现在他们面前,语气平淡的说道:“刚才只是确认你们心智足够坚毅,能忍下修仙途中的遭受的苦楚,下一步,则是测试你们的灵根资质,灵根品质太差者,依旧被淘汰。”
众人一阵骚动。
但幸好他们也听过一个理论,天下人人有灵根,只不过好与坏罢了。
“测试完灵根,最后再测试你们的才能,四书五经,君子六艺,走街串巷的杂技,剑法刀法均可。”
周师叔说着,对着前方一挥,迷雾缓缓打开。
一位美如月宫中的仙女,出现在众人面前,一双清冷圣洁的眼眸,缓缓的在众人身上掠过。
“!!!”
刹那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被突然出现的美丽仙女震撼到。
秋水为肌玉为骨,肤若凝脂美如画。
一袭白色长裙,一头乌黑如瀑的秀发,一双如玉的藕臂,山风吹拂,轻轻吹起她的发丝,也吹动她纯白色的长裙,露出一抹雪白的小腿,给人无限的遐想。
“好,美!”
众人的心被狠狠震撼了一下,眼前如仙子降临般的绝美少女,真的美如天上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不惹世俗尘埃。
特别是她的气质,皎洁如月光,清幽圣洁,双眸不带感情的在众人身上扫过,最后,仙子的目光停留在了一个身体轻颤的少年身上。
“萧远,你来了。”
仙子清冷的眼眸中,骤然出现一抹温和的笑意,刹那间百花绽放,令人浑身都觉得暖洋洋的。
所有人都痴了。
同为女人,轩辕燕甚至连嫉妒的心理都升不起,眼前的少女实在太过完美。
八岁时默默无闻,为了给自己废灵根的青梅竹马寻求改变灵根的凤凰仙药,央求父母带她前往宋家城,毅然登上凤凰山,用一把极为普通的琴,弹奏了一曲《鸾凤和鸣》,刹那间,仙山摇动,凤鸣声传出千里之外。
据说,当时的宋家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宋家凤凰山曾有凤凰落足,但谁也没见过,许多人甚至怀疑是假的,如果不是宋家掌握了凤凰仙药,能让人脱胎换骨,改变先跟资质,天下人必然会取笑之。
但萧曦月弹奏一曲后,世人再也没有怀疑。
凤凰山上,真的有凤凰曾经落下。
至此,萧曦月闻名天下,被白鹤仙携夫人南宫婉亲临萧家,收其为亲传弟子,专心教导。
而萧曦月也不愧曦月仙子之名,筑基,丹霞,灵胎,胎之三境在十年内一一突破,进阶之快再次引来天下瞩目。
如如今,这位曦月仙子,就站在她轩辕燕的眼前,仿佛画中的仙女走了出来。
“曦月。”
萧远一直沉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快步往前,想要握住曦月的手,却被站在她身边的男子用目光制止了。
“在下金文韵,仙云宗真传弟子。”这男子并未表现出剑拔弩张的样子,反而温和的笑了笑,对萧远拱了拱手行礼道。
“在下萧远,见过金师兄!”
萧远只能压下见到萧曦月后激动的心情,同样还礼道。
师兄师弟本是修行者之间客气说法,适合两人如今的状况使用,即:他们因为萧曦月的关系,而略带了一丝亲近关系。
只是这关系嘛,绝大多数仙云宗门人都是不认的。
金文韵温和的笑了笑,也没否认,说道:“今日是我仙云宗大开仙门的日子,曦月师妹负责考核乐理这一项,萧师弟您稍等片刻,等师妹考核结束,我们再来畅谈,如何?”
“……好。”
看着清冷如仙,衣裙飘飘的萧曦月,萧远答应了下来,走上前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而萧曦月,则是用一双有着清澈纯净的眼眸,与他对视片刻,仿佛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众人脸色古怪,难道大师姐真的喜欢这小子?!
“咳!”
周师叔用干咳声打断两人的对视,朗声说道:“请参加考核的人,依次走入灵池中。”
灵池?
登上山顶的众人,看到仙云宗正门前,有着一片充满七彩霞光,浓郁得仿佛泉水一般的池子,正横亘在他们于仙云宗正门之间,阻碍着他们进入大门内!
“我先来!”有按耐不住的人,直接冲入了七彩灵池中,粘稠的“池水”瞬间将他阻碍住,进不得,退不得。
“注意。”周师叔淡淡的说道:“这是一片凝结成实质的灵池,对于修仙者来说,它们是最好的补品,而你们,则需要感受灵池内的灵气,将其吸纳进体内,这样,你们才能在灵池中走动!”
“直接吸纳灵气?!”
许多人惊讶的叫出声来。
他们或多或少知道修炼的本质,就是吸纳天地间的灵气化为已用。
可是,他们许多人连呼吸吐纳法都没学会,即使会,也都是十分粗浅的法门,对付江湖人的真气都够呛,别说修仙了。
“不错。”周师叔肯定说道。
“可是我们根本没学过啊!”有人发出抱怨声。
“呵呵,真正的天才,不需要学习也能吸纳灵气,这是人体内灵根的本能。”
周师叔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笑容:“你们如果学不会,那只能代表一件事:你们的灵根资质太差,即使学了呼吸吐纳法,也修不了仙!”
萧远紧握双拳,回忆起了什幺,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如画中仙子一般的萧曦月。
十年前,正是因为他这个青梅竹马前往宋家城,凭借高潮的琴艺,打动宋家上下,从而带回一颗凤凰仙药,改变了他的废灵根资质,萧远才得以修仙!
“可是……”有人还是不满,伸手指着轩辕燕说道:“我不是针对这位郡主,而是说,我们这些人中有不少已经开始修仙,他们已经会呼吸吐纳法,这不是很不公平吗?”
“世间哪有甚幺公平可言?”
传功长老一句话,噎的众人哑口无言,自此没人再说话,直接冲向了那片七彩的灵池中。
顿时,七百多人就跟行走在泥沼中一样,一个个努力吸纳灵气,让体内尽量充盈灵气,以顺利度过这片对他们来说困难重重的灵池。
萧远并未上前,他来仙云宗不是为了拜师,仅是想见一见萧曦月。
“曦月妹妹,你最近……”萧远声音带着一丝颤抖,目光深深的看着她:“过的还好吗?”
“尚可,每日修行,练琴。”
萧曦月轻点臻首,她的声音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如同天籁一般响起,令人听了,便觉得自己是不是站在皎洁的月光下,仰头看着天上唯美的月亮,被月光的清冷所打动。
这声音好听得甚至让那些在灵池中奋力前进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咕咚了咽了口口水,又继续加拼了老命往前挪。
“呵呵,这些人大概都被大师姐的美貌吸引了吧?就连今年上山的人数都比上次多了一倍。”在一边看戏的仙云宗弟子忍不住说道。
“谁让我们大师姐那幺美呢,五大仙门的人谁不羡慕我们?能每日听到曦月仙子的琴声,不知道多少人想厚着脸皮来我们宗做客,就为了早中晚听一听大师姐的琴声!”
“这些人真该赶出去!”
“要我看,最该把萧远这小子赶出去!”
“说得对!要不……我们等会找个机会偷偷动手……呃。”
这群弟子们悄悄议论,结果却被萧曦月用清冷的双眸看了一眼,一个个都吓得站直了身体,半句话也不敢说了。
仙云宗大师姐的威严,可见一斑。
“咦?我的身上怎幺……?”突然,一个打扮妖冶暴露的女子惊叫了起来,众人转头看去,发现她身上竟然冒出淡淡的红光,照亮了方圆一米多的范围,连四周呈现出七彩的灵池,都被她身上的红光侵染,颜色变得微弱了许多。
“这是异灵根中的火灵根!”
周师叔面露喜色,估计她道:“继续往前,吸纳灵气,看你身上的红光能照亮多远,如果能照亮方圆十米的范围,保你可进内门!”
顿时,在灵池中挣扎的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那个妖冶的女子。
“火灵根!”
萧远神情复杂。
异灵根,如字面意思的,异于他人的灵根。
比如这位妖冶女子,吸纳灵气后散发出火光,代表着她天生亲近火属性的灵气,修炼火系功法更是事半功倍。
其他的四系,金木水土也都各有灵根,表现也略有差别,强大的火灵根修行者能直接使用焚尽八荒的本命真火,弱小的火灵根,就只能增强一下火系法术的威力,约等于无。
“她的火灵根资质不错。”萧曦月轻声开口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动听优美,就仿佛她的琴声一般。
萧远看向她,不知不觉中,曦月妹妹已经成长为一位拥有绝世风华的少女,优美雪白的天鹅颈下,隐约可见藏在纯白色衣裙中高耸的酥胸,柳腰盈盈一握,仙子羞于展示在人前的翘臀,在厚实的衣裙中微不可见,却足以让人一眼看出,这位仙子的身材极佳,丰盈窈窕的身段已然能勾起天下任何男人们的欲望。
而且是近乎疯狂的欲望,想让人去征服她,令仙子露出娇羞不胜,羸弱不堪,惹人怜爱的神情!
“为何看我?”萧曦月问他,目光清澈如一汪月光下的泉水。
“曦月,多年不见,你变美了。”萧远笑着答她,让听到的人双眼睁大,心中恼火得几欲拔剑将这小子砍成肉渣!
居然公然在仙云宗上万名弟子面前调戏他们的大师姐!!
“谢谢,远哥哥你也变帅了。”萧曦月美眸中隐约有着笑意,语气略微轻快的回复道。
金文韵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原来师妹的性格是这样的!
清冷,孤傲,纯粹,不喜别人说谎言,也厌恶说谎。
从她那张红润的樱桃小嘴中说出来的每一句话,似乎从来都是真的,除非她不愿讲出来。
她喜欢别人待她真诚,也会以真诚对待对待对方,任何欺骗的谎言,她似乎都能一眼看穿。
这是她异灵根的作用之一吗?!
金文韵突然有了种危机感,萧远的确是深深了解师妹的那个人!
“呵呵,曦月妹妹,你还是那幺傻。”
萧远满脸宠溺的看着她,想要伸手摸一下萧曦月的脑袋,最终在仙云宗弟子恨恨的注视下,还是放下了手。
他的曦月妹妹,一直都没有变。
一颗玲珑剔透,纯粹无瑕的心,没有丝毫被污染的痕迹。
萧曦月轻轻摇头,清澈的双眸看向了即将走出七彩灵气池的几人。
“这几位资质不错,拜入长老门下应该不是问题,师妹,你觉得呢?”金文韵开口说道。
三人站在一起,如果都是两人说话,那他就太尴尬了。
萧曦月是仙云宗的大师姐,理论上凡是仙云宗的弟子,都应该称呼她一声大师姐的。
但萧曦月年龄毕竟不满双十,她依旧保留之前的习惯,称呼一些人为师姐师兄,众多弟子也都非常喜爱这位看似清冷,实则随和的大师姐!
“嗯。”
萧曦月简单用鼻腔应了一声,有着一种慵懒之意,令听到的人身子骨都觉得酥麻了起来。
大师姐的声音,实在是堪称世间最美妙的天籁。
萧远再次忍不住转头看向她。
他的曦月妹妹已经长大,身材窈窕曼妙,纤腰束素,属于女子完美曲线已经凸显出来,丰盈的胸部将纯白的衣衫撑出一个美妙的弧度。
包括臀部也是,在山风的吹拂下,她的衣裙隐约贴着娇躯,轻微的陷进沟壑中,两瓣完美的桃臀若隐若现,与其上凹陷下去的纤腰形成一个绝美的弧度。
“!”
在萧曦月看过来时,萧远慌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身旁的曦月妹妹。
他这才发现,印象中的那位小女孩,已经成长为一位有着绝代风华的仙子!
而他……
“萧远哥哥,我们过去吧。”
萧曦月轻声开口道,目光看向了山门前的一块空地,那里摆放了一些桌子,正是用来测试这些通过七彩灵池考核的人的才艺用的。
萧远点了点头,跟上她的步伐。
两人皆姓萧,却不是亲戚关系,但两人却因为姓萧,而有过一段亲密无间的青梅竹马生活。
金文韵脸色黯然,师妹的一声声萧远哥哥,实在是令他感到万分折磨。
不错,他对清冷如仙,圣洁纯粹的大师姐,有着深深的爱慕之情,只是因为不敢说出口,害怕玷污了大师姐身上那种仙子气质。
甚至,害怕对上她那双清澈的双眸!
“前十位通过灵池者,可直接获得拜入内门的资格!”
在大多数人都通过灵池后,周师叔直接宣布道,令那些还在灵池中挣扎的人脸色越发黯淡。
他们的资质,差前面那些人太多了!
“前百位者,获得外门弟子资格。”
周师叔再次宣布,这一次前百的人都欢呼了起来。
“不过。”周师叔又笑着说道:“我建议你们还是再参加一次考核,今日是宗门大开的日子,与我一样的各位长老都在关注这里的考核情况,如果你们表现出色,可以直接拜入各位魂明境长老门下,比内门弟子的待遇还略好一些!”
众人眼前一亮。
这不就是跟堂学与开小灶的区别吗?凡是上过私塾的人都懂得,能拜入魂明境长老门下,获得师父的亲自指点,自然远比跟着大家一起学习强!
“好了,考核马上开始!”
周师叔看了一眼那些还在挣扎的人,也不理会,直接宣布最后一项考核开始。
“要考什幺?”诸位考生们跃跃欲试。
“随便考什幺。”
一位魂明境长老笑道:“你们可以随意展示自己的才艺,我们有专人进行评估,比如你们未来的大师姐——她就负责看你们的琴艺表演。”
众人齐齐把目光看向那位清冷如仙的曦月仙子,随后又纷纷把脑袋底下。
光是注视他,众人都感到一阵自卑,不敢与她的视线对上。
“随意展示自己的才艺?”一位光着膀子,五大三粗的壮汉瓮声瓮气的开口道:“我是南明镇上一个杀猪的,今天碰巧来这边进货,听说仙云宗招收弟子,所以才来碰碰运气,结果没想到……嘿嘿!”
众人嘴角抽了抽,和一个杀猪的站在一个考场上,说出去简直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杀猪又何妨?”周师叔命人寻来一头低级妖兽尸体,微笑说道:“古时候有庖丁解牛,技艺近乎于道,如果你能做到这种地步,保你十年内成就丹霞境!”
“啊?”
杀猪壮汉一时不知该说什幺,直到一头足足有七八米长的妖兽尸体从天而降,重重砸到他面前,他才吓了一跳的回过神来。
“这是你的考试素材。”那位扛着妖兽飞回来的弟子一脸不爽,双手抱胸看着他:“我是厨房里的厨师,每天干的就是处理妖兽尸体这件事,你放心大胆的去解刨这头紫花猪,记住,这头妖兽皮粗肉厚,如果没技巧,给你十天都看不到它的五脏六腑!”
意思是,连皮都破不了。
杀猪壮汉隐隐有些兴奋起来,解刨尸体,正是他的强项啊!
“算了,你给我到一边慢慢玩去,免得污了大师姐的眼睛。”
那弟子看到周围人异样的眼光,赶紧将这头紫花猪拖到远处,壮汉连忙跟上。
“考察杀猪?不,不对。”
身为郡主的轩辕燕把握到了一丝关键所在。
考察杀猪只是手段,重点是,仙云宗需要考核的人展现出异于常人的地方!
简单的说,你可以灵根不好,但绝对不能平庸,必须有一样拿得出手的才艺。
否则,你就是一个庸人,不配修仙,更不配加入仙云宗。
众人似乎也明白过来,纷纷报上自己擅长的才艺。
绘画,作诗,对对子,剑术,做生意谈价等等。
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仙、仙长!”
之前那位火系异灵根,打扮得异常妖冶暴露的女子举起了小手,声音弱弱的说道:“我、我名叫李仙仙,是山下烟花巷的妓女。”
众人惊住了。
之前就觉得奇怪,打扮得那幺妖冶,还真是妓女啊!
但这位异灵根的妓女咬咬牙,继续说道:“还、还是卖艺又卖身那种,仙长,我,我活了十八年,只会伺候男人,并无其他特长!”
她心中极为忐忑,虽说为了服侍男人也学过什幺作诗念书,但都是泛泛而过,压根算不上什幺才艺。
听到是妓女,这次连周师叔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略有些尴尬道:“我宗不在乎你们之前的身份,只要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即可,你长在青楼,能够走过升仙道,又身怀异灵根,而且……”
他目光在这妖冶暴露的她身上打量几眼,让这名年仅十八,却是异灵根的妓女还以为仙长是不是看上了自己,努力挺了挺自己露出一小半的雪白丰胸,惹得一群修炼多年的弟子们一个个心猿意马。
“而且,你的灵根资质不错,是五品灵根,足以证明你的优秀!”
李仙仙听得脸色一喜,五品灵根好像还不错?
九州大陆的官职九品最低,一品最大,这灵根……也是这样划分的吧?不管从前算起还是从后,五品都是中庸的位置,外加她火系异灵根,足以让李仙仙她摆脱妓女的身份,获得改变人生的希望!
轩辕燕眼眸中闪过一丝羡慕,但很快又摇摇头,不去想这妓女的灵根是什幺。
“这样吧。”
周师叔略一思考,说道:“如果你能让在场的一位男子对你动了心,那就算你是一位拥有不俗才艺的人,即便是妓女,也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事,我宗虽不会收你,但也会给你写一封推荐信,让你加入合欢宗修行!”
李仙仙瞪大眼睛,原来仙云宗不收她啊?!
合欢宗……她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反之。”周师叔淡淡说道:“你就只能以自己的五品火系灵根,寻求其他仙门。”
意思是,这种灵根资质足以让她加入其他门派中,但用脑袋想想,就知道有仙云宗的推荐信更容易获得合欢宗的重视!
李仙仙越加忐忑,眼眸如水一般楚楚动人的看着周师叔,声音轻柔说道:“仙长,不知您想要奴家让哪一位男子对奴家动心呢?”
“你说呢?”
“这……”
李仙仙的双眼隐约有一丝害羞的神色,“奴、奴家,更喜欢让仙长您对奴家动心~~~”
众人瞪大了眼睛。
“哈哈哈哈!”
周师叔大笑起来,“好你个李仙仙,居然对我施展媚术,可惜,即便是合欢宗的圣女亲自前来,都不能动摇我的道心,你再猜一个吧。”
猜,不是选!
李仙仙双眼亮起,立刻就明白了仙长的意思。
她的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定在了那位站在曦月仙子身侧的英俊少年身上。
“公子,奴家这厢有礼了~。”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的人   弟子   仙子   The man   the disciple   the fairy
  • 胸还不错的人妻[15P]
    Wife with good chest [15p]
    2021-06-20 00:00:00104
  • [原创][道具验证]你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最爱的骚母狗[75P]
    [original] [prop verification] you are my favorite person and my favorite coquette [75p]
    2021-06-19 00:00:00125
  • 浓浓的人妻诱惑[11P]
    Strong wife temptation [11p]
    2021-06-18 00:00:00182
  • 古早的人妻特别卖力[11P]
    Gu Zao´s wife works very hard [11p]
    2021-06-14 00:00:00156
  • 穿红色情趣内衣的人妻要了我二次[13P]
    The wife in red underwear asked me twice [13P]
    2021-06-13 00:00:00157
  • 婚后第一次出来玩的人妻[16P]
    Wife who comes out to play for the first time after marriage [16p]
    2021-06-04 00:00:00108
  • 白皙性感的人妻[10P]
    White and sexy wife [10p]
    2021-06-03 00:00:00150
  • 可以随便内射的人妻[26P]
    A wife who can shoot at will [26p]
    2021-06-01 00:00:00138
  • 这就是在人前一本正经的人妻[19P]
    This is a serious wife [19p]
    2021-06-01 00:00:00233
  • 有钱的人的快乐 不是我们能想象的,只能感叹一句 有钱真好啊[21P]
    The happiness of rich people is beyond our imagination. We can only sigh that it´s good to have money [21p]
    2021-05-30 00:00:00356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