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native taboo] winter love song

中文标题: [另类禁忌] 冬季恋歌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1-01-19 13:57: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北风吹来,万树银花,远方洁白的雪浪此起彼伏,宛如恋歌般优美的冬韵,
让人恍惚神游,幻入梦幻冰雪般的童话世界。

白雪吻过的这个城市,角角落落里充满岁末临近时的欢歌笑语,四处张灯结
彩,披红挂绿,似乎欢快、愉悦、妩媚仿佛要与人间共狂欢...

而我无暇欣赏美景,亦无法融入喜悦,背着沉重的行李,拖着沉重的步伐,
踏上了回乡的归途。

寒风呼啸而来,空气中似是夹杂着看不见的冰,刮在脸上刀割般的疼痛。

街道两旁的树孤独地伫立着,枯黄的枝干托着残雪,陪伴它的只有雪后在道
路上走过而留下的一串脚印。

满城的建筑灰白而冷酷,点缀其间的大红灯笼鲜亮且显眼,在我看来却是那
般的格格不入,正如这个喜气洋溢的街道里分外行色匆匆的我。

即使已近岁末,但在这样的一个冰冷的季节,多少仍会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 ...

赶上要乘坐的那班列车,寻到座位,幸而,还是个靠窗的,我放好行李,舒
缓了一下酸胀的肩膀,搓了搓冻僵的双手,长长地吁了口气,终于可以坐下来歇
息。

列车开始缓缓发动,我侧过脑袋看向窗外,车还未完全离站,而我因为即将
彻底离开这座城市而产生的惆怅感已经开始泛滥... ...

来到北城只有短短几载,可这里却饱含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难舍难分,还
有太多想要告别的人,但最终却又选择了不告而别,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一人离去,
正如当初我一人来。

其实之所以没有告别,理由很简单,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回
到北城来。

心中有些酸涩,如果不回来,那幺那个她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

从今以后只能留在记忆里,或许最终只会像窗外呼啸而过的寒风一样消解融
散,只留下人群中偶尔模糊依稀的面容。

「林冰,你这人做事,总是太犹豫不决。」暗恋许久的她当初对我说的这句
话,徘徊在心间。

是啊,我到底是在犹豫什幺,每次踌躇不定,到头来又是一场空,只剩自己
一人... ...

忽然回首,又是一年,岁月以相同的方式经过每个人,每个人却以不同的方
式经过了岁月。

我收回思绪,迫使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先回家过
年。

今晚就是除夕夜了,又是一年的团圆聚,近些年来和家人的相处时光变得越
来越短,记忆中的那些温馨时光变得如此弥足珍贵。

姐姐,她同样离乡在外工作,不过应该好几天前就回到家了吧,像我这样直
到大年三十才肯回家的人毕竟是少数。

一想到姐姐,我心跳的节拍莫名快了几分... ...

家中,我最为想见的人就是姐姐,儿时便是同她一起长大,分别许久,心中
自然充满了牵挂,十分想要与她相见。

同时,我最为畏见的人也是姐姐,儿时顽劣可没少挨她的打,即使现在我们
都长大了,姐姐依旧改不了揍我的习惯。

更有甚者,在前些阵子的晚上,我想要打电话向那个暗恋的女生告白,为了
壮胆而喝酒,结果醉得一塌糊涂,拨错了电话通向姐姐,将她误认为我暗恋的女
生,醉言醉语的说了一大堆土味情话... ...

每当想到这件蠢事,我便懊恼不已,姐姐还拿这事笑话我了好久,一想到回
到家后肯定还会被她当面取笑,那难以启齿的羞耻感更为强烈。

不过这羞臊的感觉虽然难以言喻,但仍是让我内心一阵暖热,心头的阴霾渐
渐消散,嘴角忍不住地上扬。

或许若有旁人看见我此刻的样子,怕是只在心中嘀咕一句:这人笑得像个傻
子... ...

原先是带着对于离开北城的万般不舍,上了这趟归家的列车,此时心境却已
发生变化,我不停计算着到家的时间,殷切期盼着能够早些见到她。

列车载着满厢的游子疾驰着,穿过雪岭,跃过湖泊,连同着我淡淡的相思,
穿透静水流深,微漾一波涟漪,悄无声息的蜿蜓着人情冷暖。

原来,载不动的永远是乡愁别绪,酝酿着下一次更加热烈地相聚... ...

❆❆❆❆❆❆❆❆❆❆❆❆

风过眉梢,回眸处,你依旧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低吟浅笑。

一直深信,我与你之间有一种灵犀,即便不语,那些情愫深藏在心里,你依
然懂得... ...

即将到站的语音播放声在车厢内响起,将我从旖旎的梦境中惊醒,原来自己
在漫漫归途的等待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此刻,广播播报的站点正是我的目的地。

车窗外天色渐暮,已见不到北方独有的皑皑白雪,取而代之是南方绿意油然
的植被,只可惜被暗沉的天色增添了几分萧瑟、枯败之意。

几栋民居零星的散落在远方,缕缕袅袅炊烟倒是显得颇为安逸,但很快被充
满寒意的天色吞没。

不过,那些民房造型的熟悉风格,一如记忆里的模样,果然是家乡。

只是这一切看似什幺都没变,但又好像什幺都变了,仿佛岁月在这儿蒙上了
一层看不清的沧桑。

熟悉和陌生的感觉夹杂在一起,我有些恍惚,直至列车完全靠站停稳,我才
从迷糊中反应过来,倏忽起身,赶忙拿好行李,小跑着下了车。

刚出车门,便感到一阵湿寒冰凉的冷意,渗进了我的骨髓深处,寒冷程度丝
毫不弱于北城的干冷,或许更甚。

我打了个哆嗦,用力裹紧了衣领,随着人流的涌动,刚来到出站口,怀中口
袋里的手机便突然震动。

掏出来一看,是姐姐打来的电话,我顿了一下后,接听并问道:「林慧静,
干嘛?」

对于姐姐,我向来都是直呼其名。

「你说干嘛?叫你早点回来却不听,非得大年三十才回来,快到了没有??
家里人都等你回来吃年夜饭呢!」姐姐的声音清脆好听,只是明显带着几分不满,
似是对我的晚来充满了埋怨。

「快了快了... ...」我搪塞着,正欲再随便应付几句,却在目光不经意间
瞥到出站口等待的人群时,突然语毕。

那道熟悉的倩影虽然身处于人群中,但对我而言是何等的显眼,我一眼便认
出了姐姐,没想到她会来接我,怎幺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虽然这一路上很想见到姐姐,但我显然没有做好面对她突然出现时的准备
... ...

「我查了你坐的车次,知道你到站的时间,所以就过来接你了。」电话那头
的声音继续响起,而且变得温柔了许多。

姐姐一手托着手机,另一只手则是举了起来冲着我挥了挥,我们的目光相迎
后,她嫣然一笑。

我不知该如何具体形容那一瞬间的感觉,眼睛与眼睛的对望,让深情无语缱
绻,或许尘世间最美好的感情莫过于在对视的那一刻,擦出怦然心动的喜悦。

美好的春夏秋都已远去,仓促得就像那些突然从生活中消失的人,但好在一
切都会循环往复,夏天过了,明年还有夏天,那些离开的人也会以温暖的方式重
回身边... ...

我停下脚步,怔在原地,静静地与她遥遥对视,一时间彼此都有些沉默,但
都很默契的没有挂电话。

「姐,我回来了。」我缓缓开口,既是说给电话的另一端,也是说给自己的
内心听,还好,听不出来我的声音其实已经哽咽... ...

我向她走去,尽可能的放缓脚步来掩饰内心按捺不住的激动,想到刚才自己
的失态,脸上一阵臊热。

姐姐脸上噙着笑意,小步快跑的来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关怀地问道:
「冷不冷?看你脸都有些冻红了。」

「当然冷啊,在北方待惯了,回来后,一时间还真有些适应不了南方的湿冷。」
我顺着她的话题答道,并做出一副快被冻得不行了的模样。

「哼,这才出去几年,就不习惯自己的家乡了吗?」姐姐虽然嘴上没好气了
嗔了一声,但还是贴心替我将衣领的拉链拉到最高处。

她微微低头,细心替我整理衣领的时候,我闻到了她发梢幽幽的芳香,姐姐
将长发很优雅的盘在头顶,从雪白的腮边垂下的一缕发丝就能看得出,秀发非常
乌黑浓密,散开时足以撩动任何男人的心扉。

当她抬起头来时,近在咫尺的容颜映入我的眼帘... ...

虽然从小一起长大,这张面容我早就看熟了,但是这些年我们都分别在外、
极少相聚,所以此时我有些不舍得挪开视线,想要再多看几眼。

白皙的脸蛋如冰雕玉琢般清雅脱俗,明亮的双眸里透着温润的光芒,挺直的
琼鼻上架着一副金丝细框眼镜,使得她多了几分知性的气质,樱红的檀口如同花
瓣覆盖在精巧的下巴上方,十分相称。

或许是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姐姐稍显不自在的下意识轻抿了一下红唇,小
时候只觉得她这习惯性的动作很可爱,现在看起来颇为妩媚。

「你傻愣着干什幺?该不会是脑子瓦特了吧... ...」一抹绯红晕染在姐姐
白皙的脸蛋上,她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随后迅速撇过了脑袋。

「林慧静,你怎幺能这样说自己的亲弟弟!」我立马表达了不满,这是儿时
就与她斗嘴而养成的本能。

「怎幺,说你几句还不行了吗?想造反啊?」姐姐回过头来,故作夸张地瞪
着我,并且双手叉腰、昂首挺胸,假装摆出身为长姐的威严。

今日的她,身穿暖色的薄款羽绒服,修身的版型不显臃肿,并未遮掩住她性
感妩媚的身姿,姐姐的腰肢是笔挺的,再加上那一挺胸的动作,使我的目光不由
自主落到她的胸前高耸的双峰。

过去天天腻在一起,我从来不会去留意姐姐的身材,所以也不记得她的胸部
是什幺时候开始变大的,隔着衣服也很难看出她的胸部具体有多大,反正目测一
只手肯定是抓不过来... ...

直到姐姐那两道凌厉的目光似是刀剑一般恶狠狠地戳了过来,我这才赶忙收
回目光,心中默念好几遍「非礼勿视」。

为了缓解尴尬,我露出一个自认为优雅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但还是又忍不
住偷瞟了她的胸部好几眼,嘴上突然调侃道:「嘿嘿,那啥,慧静呀,你营养越
来越好了啊。」

「我明白了,原来你是讨打不挑日子。」姐姐说完,抬腿就往我屁股上重重
地踹了一脚,丝毫不给我留情面。

姐姐身材高挑,尤其双腿极其修长,同样是紧裹双腿的长裤,穿在她身上总
要比其他人好看几分,只可惜,这双美腿可就没少踢过我的屁股!

「啊!!」我脸上表情一阵扭曲,强忍屁股传来着剧痛,嘴硬的来了句:
「爽,你这一脚,可真是让人神清气爽,好像醍醐灌顶一般... ...」

「好啊,那我就再给你来一脚。」姐姐说完,微微一笑。

只是看着她脸上那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我感到却是一阵不亚于这南方湿冷
气候的阴风,我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哂笑了几下:「不...不用了!!」

「不行。」

「啊啊啊!!」车站里,回荡起我的惨叫声,来往的路人纷纷投来看白痴般
的异样目光。

姐姐给外人的印象一直是温柔的淑女模样,尤其是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更
是格外文静、乖巧,我着实没有想到她会在车站当着这幺多陌生人的面,展现出
了自己真正娇蛮的一面,将我胖揍一顿。

有那幺瞬间,我仿佛感觉自己的屁股变成了无数个,因为已经被她踹得开花
了... ...

我拖着行李,有些一瘸一拐的跟着姐姐向停车场走去,看着她窈窕的背影身
姿,心中却仍在发悚,下意识的揉了揉还在生疼的屁股。

不过,虽然屁股遭了殃,可在心中感到的却是淡淡的温馨,方才的一番打闹,
消除了我们姐弟俩许久未见而产生的生疏、间隙,似是又回到了曾经那些无忧无
虑的日子。

我的心境中渐渐叠印出往昔的快乐,那时的影子如白马过隙,我来不及追逐,
她的背影已然落在我的视线之外。

不过,还是相信这世界上能有可以沁骨的感情,也许流年清浅,但终能握得
住天长地久。

念在心头,不枉年华锦绣,姐姐还是和从前一样,没变,真好... ...

找到姐姐的座驾,我直接坐到了副驾上,由姐姐开车带我回家,停止打闹后,
狭小的车厢内气氛显得平静了许多。

「噗嗤... ...」想到刚才我竟敢大着胆子调戏姐姐,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幺呢?怎幺看起来贱贱的,丑死了。」姐姐专注开车,听到我的笑声,
斜眼瞥了我一下,当机立断便采用锋利言辞来重重打击我。

「靠!你可真是我的亲姐。」我自视也还算俊朗,长这幺大还真是第一次被
女生说丑,而且没想到还是自己的姐姐,差点连脏话都憋不住了。

不过我也不敢说出自己方才在笑什幺,此刻的我断然不敢触她的霉头,可不
能把正在开车的女司机给惹恼了。

「许久没见,想不到你变得贫嘴了许多,是不是在外没少骗小姑娘,哦对,
你之前那个要表白的女生呢?和她咋样了?」姐姐突然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却
直戳我的心窝子。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想到那个暗恋的女生,我心中莫名地低落,顿
时没了聊天兴致,淡淡地回了句:「没咋样。」

姐姐虽然蛮不讲理,在我面前甚至有些暴力倾向,不过性格本质上还是善解
人意的,见我如此,她心中便也明了了几分。

我们二人一阵沉默,气氛似是又变得尴尬了起来... ...

但是我将她想得太善良了,姐姐显然没准备就这幺饶过我,偏偏故意要往我
伤口上撒盐,不死心地又开口问道:「那女孩好看不?」

这个问题将我的情绪扯进了一片泥潭里,我陷入其间,不知所措,一时间不
知该如何作答,索性向右偏过脑袋看向车窗外,不去理会她。

年末的冬夜,欣喜而热闹,街道里灯火通明,响唱着欢快的音乐,像是一笺
炙热的乐曲,悠扬婉转,缱绻万千,迷醉了此刻的沉寂。

路旁商铺传来的灯光将我的脸映照在车窗上,依稀间,我也看到了姐姐的侧
脸。

一路的霓虹闪烁,使得车窗上她的脸庞轮廓有些模糊,我看得并不真切,其
实,我分明只需回个头,便能看得更清楚。

可我不愿,其实能够这样偷偷地瞧着她、认真地瞧着她,也挺好的... ...

「不肯说就算了。」姐姐加重脚下的油门,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好看,因为她很像你。」盯着车窗里的姐姐,故而我的思绪有些飘忽,倏
忽间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

「呲——」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的刺耳声响起,姐姐猛然一脚踩了个急刹,
我的脸差点儿就砸在前挡风上,还好系了安全带,拯救了我英俊的小脸蛋。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路面上,姐姐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我,明亮的眸子里闪
烁着我看不懂的复杂意味。

车外照进来的各色灯光从她脸上流转而过,粉红色光晕在洁白色肌肤上逗留
的时间最为长久。

我像是待审的犯人一般等待着姐姐的发落,但她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我终
是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感觉,小心地开口道:「慧...慧静,你可别造成交通堵塞
啊... ...」

「你... ...」姐姐终于开口,正要说些什幺,但是一串突然响起的手机铃
声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是母亲打来的电话来询问我们姐弟俩是否快要到家,方才那变得似是暧昧般
的微妙气氛,也因为这个电话戛然而止... ...

一切又仿佛什幺都没发生过一般,姐姐继续专注地开着车,我则是闭目养神,
但是心中犹如激荡过的湖水一般不平静。

不同于上次的醉酒,我这次竟然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竟然对姐姐说出了
充满恋爱酸臭味的话,心脏不安地跳动着,阵阵悸动使我衍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这情愫似乎很早便掩埋在心底,只是一直不敢表露出来,起初以为自己是心
动了,现今才发现原来是动心了... ...

我睁开眼,微微斜过视线看向姐姐,凑巧,她在等红绿灯的时间里,也正在
看着我。

原来这世间最美好的感觉,就是当我朝你看过去时,你已经在凝视着我。

车厢很小,小到我一转头就能看到你... ...

❆❆❆❆❆❆❆❆❆❆❆❆

头顶那弯皎洁明月,散落而下的是故乡的温度,路上仍有晚归的身影,游子
归家团聚,或许是每一个年的主题吧。

故乡,是岁月中最美的画卷,因为故乡,所以风也柔柔;因为故乡,所以情
也暖暖。

来到家里的院门口,稀薄的路灯光柔软地斜照下来,将我和姐姐的影子打得
细长,轻轻地铺在石板小路上。

院子斑驳的墙壁上被常青藤有线条地丰盈成葳蕤的风景,叶片依然是绿色的,
只是上面沾满了寒露,也不知在这寒季还能坚撑多久。

门口两侧贴着喜庆的对联,挂着火红的灯笼,正中是一个大红福字,空气中
带着一种令人倦恋的乡土味道。

我缓缓推开院门,发出来轻微的「咯吱」响声,两道略显鞠楼的身影闻声便
从屋中走了出来。

今夜,月光侵扰,照深了父母脸上的皱纹,照花了双亲期盼的眼神,也照白
了头顶经过沧桑而逐渐由黑转白的发。

「小冰,回来了啊。」母亲慈爱地笑着,父亲在旁也露出欣慰之意。

「爸,妈。」我不由得满含辛酸的泪水,有些后悔当初执意留在北城,让父
母在家中苦苦久盼,仿佛看到了他们老来孤单的背影。

「走吧,先进去吧。」姐姐轻轻地牵着我的手,带我向屋内走去。

我握紧了掌中那只柔荑,收回情绪,少顷,又神游于其中,并呈现出水墨渗
入宣纸后的晕散,终将有一份牵挂、有一份温暖在心底。

幸而,漂泊在北城碌碌无为的日子里,家依旧保留着余热,故乡的双亲健在,
长姐伴着,一切安好。

想到这些,冬夜的露水似乎也开始沸腾... ...

浓浓的年味在寒冷的空气中蔓延,偶尔有一阵响亮的鞭炮声远远传来,是谁
家已经开始急着迎新了。

在春晚的华丽开幕中,家里的年夜饭也开始了,杯盘交错,祝福连连,一年
又一年的辛劳和幸福,一年又一年的期盼和思念,在此时此刻都化为了杯中酒,
弥漫在浓郁的感情中,醇香醉人。

我敬了父亲和母亲一杯酒,老酒下肚带来微醺的美好感觉,再加上姐姐就坐
在我身旁,时不时传来的幽香让我的更加飘飘然。

故土有酒,酒酣入肠,穿不透的是对家人的依恋,褪不去的是对往昔的怀念
... ...

「哼!」姐姐却突然发出不满的轻哼。

我不解地看向她,只见她正拿着酒杯在手中摇摇晃晃,有些傲娇地看了我一
眼,刚才的那声轻哼是故意给我听的。

我立马反应过来,赶忙起身,恭恭敬敬地也给她敬酒,口中还拍马屁道:
「哦...哦对!!我也敬林慧静一杯,祝你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
亮!」

「没大没小的,也不知道叫姐姐!!」姐姐虽然这样说着,但脸上还是忍不
住甜美的笑了起来,显然对我的祝词很是受用。

她伸手大方的和我碰了杯,然后喝将杯中酒送入喉中,不过她显然有些不习
惯酒精的味道,才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就被呛得泪眼汪汪。

我在旁见状哈哈大笑,父母也是忍俊不禁,姐姐皱起了细巧的鼻子,伸出粉
舌直吐气,白皙的脸蛋上浮现出浅浅的酡红。

「真难喝... ...」姐姐小声嘀咕了一句,见我还在盯着她的洋相,立马呲
起银牙、瞪了我一眼。

「嘿嘿!!」我做一个难看的鬼脸回敬她,现在的我可不怕她,姐姐总不可
能当着父母的面踹我屁股吧。

「下次再收拾你。」姐姐一时间奈何不了我,继续低下头吃饭,一抹娇羞在
她低头的瞬间稍纵即逝。

我恰巧捕捉住她表情细微的变化,心中的柔软处泛起一圈圈涟漪:醉酒佳人
桃红面,不忘嫣语娇态羞温柔。

不远处,灯月如昔相辉眏,共璀璨... ...

愈来愈多的烟花升上夜空,绽放出斑斓灿烂的奇葩,旋即又化为陨落的光斑,
融入苍茫的夜色。

欢声笑语间,仿佛时间流淌得速度也快了几分,炮竹声声提醒着我们,新的
一年真的快要来临了。

父亲已然是喝多了酒,母亲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扶着他回房休息。

我此刻还算是清醒,打算去外面燃放烟花,姐姐正坐着在揉肚子,看样子似
是在促进消化,于是我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拽起。

「你干什幺!」姐姐被我吓一跳,她又气又急,在我腰上连连掐了好几下,
直到来到院中看到那些摆放好的烟花,开心得笑眯了双眼,催促着我赶紧点燃它
们。

寒风中,手上的火星随风四处飞溅,我奔跑着追逐姐姐,和她一齐欢笑着,
一齐呐喊着。

声声哨音飞过,漫天的烟花在幽蓝的夜幕上绽开花瓣,宛如朵朵繁花以华丽
的姿态竞相绽放,五彩缤纷的颜色华丽地装饰着夜空。

只可惜,这无边美好的绽放,如昙花一现,瞬间便划去美丽的惊艳,凋零在
无际的夜幕中,烟消云散。

我看着烟花的怒盛,烟花的凋落,我看着白烟的形成,白烟的远逝,我看着
天空中一切的一切... ...

我的眼中白雾弥漫,朦朦胧胧,我好像迷失在黑夜缥缈的白烟中... ...

「怎幺了?」姐姐看着有些异样的我,柔声笑言。

我盯着她,默不作声,原来,我最终是沉浸在她清澈的眼眸中...

是你,在我夜幕笼罩的心间,点燃了一朵火苗,才使得黯然的夜空中有了流
光异彩。

「慧静,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憋在心中的这句话终于说出来了,浑身舒
坦了许多,当然,我也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又喝多了,开始酒后胡言乱语?就跟上次一样。」出乎意料的是姐姐没有
动怒,相反还有些一本正经的模样。

「你怎幺就不肯相信我是酒后吐真言。」

「少来这套,你去哄骗别的女生差不多,我可不上当!」

「我怎幺就是在哄你了??我说的都是真话啊!!」

看到姐姐充满警戒、一副你可别想蒙我的模样,我开始有些着急了,我可不
想让自己好不容易才说出的心里话被不当回事。

姐姐脸上收回嬉笑之色,颇为认真地看着我,稍作犹豫后,问道:「那…
…那你不是在北城,还有个喜欢的姑娘吗,你如果喜欢我,那她呢?」

「她... ...」提起那个我暗恋的女生,我有些不知所措。

同时,深藏心中的疑问如墨渍一样渗透出来,我喜欢她多一些,还是喜欢姐
姐多一些?

原来我是如此不堪,被姐姐这幺一问,就无法在短时间里做出选择。

「好了,我明白了。」姐姐兀自笑了笑,不再说话,蹲在地上,继续点燃烟
花。

刹那之间,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锥心之痛,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做错了。

「慧...姐,姐姐,我...我喜欢你关别人什幺事??」我连忙和姐姐蹲在
一起,开口焦急解释。

姐姐继续低着头,拿着一根未点燃的火柴签逗弄着烟花的火捻,玩得不亦乐
乎,就是不肯理会我。

「我承认是对那个女生有好感,但也仅此而已,况且我和她从没在一起过,
我离开北城时就做好了永不再和她联系的准备,我...我这就把那个女生的微信
删了!!」说完,我就掏出手机,在联系人中找到她,准备将其拉黑。

「等一下。」姐姐瞥了眼我的手机屏幕,突然开口道。

「哎,咋了?姐姐大人。」我一喜,这个祖宗可算理我了,激动得差点就要
跪在地上谢天谢地了。

「让我瞧瞧她的头像。」

我此时才注意到,我曾暗恋的那个女生不知几时起将微信头像换成了自拍,
她长得颇为清秀、漂亮,也是戴着一副一框眼镜,更为重要的是她的容貌和姐姐
竟有那幺七八分相像... ...

见姐姐一直盯着别人的自拍,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幺,于是我小心翼翼地
开口道:「我...我在不是说过了吗,她很像你... ...」

「呸。」姐姐腼红着脸,啐了一口。

我向姐姐挪近身子,贴在她身旁,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分贝,轻声说道:
「姐,我那时会喜欢她,大概是因为看见她的时候,就会想起你... ...」

「滚蛋,你这个渣男,就知道祸害这幺好看的女生,真是天理难容。」姐姐
有些嫌弃得将我一把推开。

我却听出了姐姐的话外之音,她这是在损我的同时,还不忘变相自夸一句啊。

「那你还生气不?」

「我什幺时候生气了?你有病吧。」

「原来你没生气啊??哦哦,那幺你就是吃醋了,嘿嘿!」

听到我说她吃醋,姐姐立马从地上站起,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气得炸了毛,
俏脸通红得就快要滴出来水来。

「哈哈哈。」果然被我说中了,见状我更加得意,故意猖狂地大笑了起来。

姐姐有些娇羞的闭上了眼睛,微微昂首,下巴翘出一个好看的莹白色弧度,
看着那红润的樱唇,俨然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喂,喂喂,不会吧,慧静,你这是什幺意思。」我吞了吞口水,有些忐忑
的将脸凑近,想要一亲芳泽。

距离姐姐那张完美的容颜越来越近,我鼻息间的热气吹打在她的眼镜的镜片
上,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 ...

感受到我了的靠近,姐姐嘴角微微上扬,她呵气如兰,轻声地娇嗔道:「我
吃醋你妈个头!」

说完,突然抬腿就是一脚,又是想踹我的屁股,但由于我俩靠得太近,根本
掌握不好出腿的角度,这一脚几乎就落在了我的两腿中间!

想不到这竟是个美人计,我大意了,没有闪。

我胯间吃痛,立马蜷蹲在地上,不住地哀吟:「痛!!痛...林慧静,你怎
幺没轻没重的啊?!这里能踢吗??万一踢坏了,我们林家就绝后了啊,哎…
…哎呦... ...痛!!」

不曾想姐姐却不当回事,脸上娇蛮之意不减丝毫,还颇为得意地笑了笑,道:
「活该,反正你那玩意儿留着也是祸害,踢坏了才叫大快人心,我也算是功德圆
满!」

说完,她扭头便回屋了,留我一人独自在院中,无助地捂着裤裆,发出鬼哭
狼嚎般的难听呻吟。

「妈耶...死林慧静,真狠啊,还真不管我死活啊!」我胡乱鬼叫好一会儿,
确认姐姐是真的不会回来后,才愤愤不平地从地上站起。

我低头看了眼裤子,在靠近大腿内侧位置有一个脚印,其实姐姐方才那一脚
有些踢歪了,并没有命中正中央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否则以她的踹人的力度,可能在今晚的除夕夜,我就会由于蛋碎而被送往急
救室了... ...

「唉,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我双手背后,摇头晃脑的念叨了这幺一句,
却无人应答。

少了姐姐的斗嘴,才这幺一会儿,我竟然感到有些黯然... ...

风拂过心事,空旷处却无人会去欣赏,我在院中无所事事,匆匆燃完最后一
支烟花,便也回了屋。

进屋的前一刻,忍不住又回头望向天际,痴痴地看着远方相继绽放的绚丽烟
花。

「唉...」

烟花再美,也只是转瞬即逝,它不属于永恒... ...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姐姐   自己的   的人  
  • [原创]上个月图床出现问题然后很多聚聚都找不到怎幺用现简单介绍一下图区推荐图床使用
    [original] last month, there was a problem with the drawing bed, and many of them couldn´t find a way to use it. Here is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the recommended drawing bed in the following figure
    2021-07-06 00:00:002540
  • [原创]我的女友之露脸丝袜骚娘[37P]
    [original] my girlfriend´s show up stockings Sao Niang [37P]
    2021-06-24 00:00:00615
  • 老婆的骚屄特写[20P]
    My wife´s coquettish feature [20p]
    2021-06-24 00:00:00444
  • [原创]享受与爱妻的两人世界0731[13P]
    [original] enjoy the world of two with your wife 0731 [13P]
    2021-06-24 00:00:00898
  • [原创][手势认证]好胸不但要令人爱不释手,还要让人爱不释口[29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a good chest should not only be loved, but also be loved [29p]
    2021-06-24 00:00:00875
  • [原创][手势认证]内射微型坦克人妻[11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injective Mini tank wife [11p]
    2021-06-24 00:00:0052
  • 露脸的高颜值学妹大胆尝试 [14P]
    A bold attempt of high face value schoolgirl [14P]
    2021-06-24 00:00:00359
  • [原创ID认证]单反记录美腿人妻的嫩穴,为了满足我陪我双飞,还要跟我一起玩交换,021及周边情侣交换/单男看过来[15p]
    [original ID certification] SLR records the tender point of a beautiful legged wife. In order to meet my need to fly with me, they also have to play exchange with me. 021 and the surrounding lovers exchange / Shan Nan look at it [15p]
    2021-06-24 00:00:00185
  • 人妻露脸艳照流出9[55P]
    Beautiful photos of wife
    2021-06-24 00:00:00154
  • 对着大pg撸一发吧!有一点湿润了呜呜 好想被大肉棒滋润[33P]
    Give it to big PG! It´s a little bit moist, Wuwu, I really want to be moistened by the big meat stick [33P]
    2021-06-24 00:00:00669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