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native taboo] the licentious days when I went to the countryside to support education

中文标题: [另类禁忌] 我去农村支教的淫荡日子
Class : Articles / Publication time 2020-12-26 11:27:00
Author: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

我去农村支教的淫荡日子
05年,我大学毕业被安排到偏远的山村支教,虽然我也很不情愿,但是两年的支教生活过去之后,我就可以到市里的学校工作,这是在其他地方多少年也换不来的,最终,我还是坐上了前去山村的大巴车,踏上了这次淫荡之旅。
大巴车行径到山里就停了下来,还有一半的山路车辆是无法通行的,只能步行山路,这次的支教任务只有我一个人。
刚到山路路口,就见到了领路人,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头,他是村子里的副村长,村长年龄大了不能亲自来领路。副村长说这偏远的山区多少年都没人愿意来支教,村里的一个小学全靠一位老先生撑着,几月前老先生死了,这下村里的孩子们都没有办法读书了,村里的人前盼后盼终于把我盼来了。
山路很长,一路上副村长一直感恩戴德的感谢我的支教,说是村里准备了招待宴,就等着我的到来了,我也是很欣慰。
从上午九点的山路一直走到晚上九点,翻山越岭终于到了村子里,村子比我想像的还要破旧不堪,村里的空地上村长和村里的男人们围着坐在地上,升着火,我来了之后大家都站起来,让我坐在了中间,可以看出是真的热情款待了,也准备了一些菜品,但是品相和口味都不好,加上我也没有胃口,就没吃多少。交谈中了解,在村子里女人的地位是很低的,就连吃饭也不能上桌子。
赶了一天的山路,属实比较累,村长就安排我住在副村长家里,一是因为副村长家能腾出一间空房,二是副村长老婆漂亮说是要伺候我睡觉。
到了副村长家里了,走出来一个女人,三十多岁,有些瘦,但是奶子很大,大的出奇,虽然是山里的女人,但是皮肤也并没有很粗糙,一看见我就笑了起来。
“是城里来的先生吧?进来吧,快”
副村长的老婆叫张芳,她帮我把行李拿进屋,我所住的房子是副村长的主屋,前两天他们刚搬去边屋,把主屋腾出来给我住。我脱了外套坐在床上。
“走了一天的路了,累坏了吧,俺给你脱鞋”
张芳直接就跪在地上给我脱鞋,我从村长的口中得知村里的女人是不可以反抗男人的,面对男人,女人要低声下气的伺候,不能有任何怨言。所以我看张芳这热情的样子也没有阻止她。
张芳打了一盆洗脚水来,跪在地上给我脱了袜子洗脚,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我也是比较紧张的,张芳的手虽然有些许老茧,但是还是比较嫩的,摸着我的脚软软的。
洗完了脚,我以为这样就完了,张芳说还要给我暖被窝,我连忙推辞,张芳看我慌张的样子,叫来副村长,副村长和我说
“先生,您是我们村子里的大恩人,别的女人想来伺候您都没机会呢,现在我女人就是您女人。您随意使用。”
张芳脱了外套盖上辈子,村里的女人没见过内衣,张芳的内衣也使用布料自己缝的,抬起手来宽大的内衣就被扯起来,看到了下面的奶头,已经是深秋,天气还是比较冷的,张芳暖的被窝温度刚好合适。
张芳看我上床,就给我脱衣服,脱的只剩下一个裤衩。面对几乎光着的张芳,就算是累了一天的我也还是硬了起来。
张芳看我鸡巴硬了起来,就说
“先生,您要是想了我随时伺候您,只要您不嫌弃我。”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确实忍不住了,上去就扒开了张芳的衣服,虽说是衣服,其实就是两块布,张芳的奶子大的我一只手都抓不住,张芳扒下我的裤衩,我的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打在她的脸上,张芳也不嫌脏,一口就含住我的鸡巴吮吸着,我掰开张芳的双腿,张芳的阴毛浓密,是个瘾大的女人。几天没碰女人的我被张芳这一顿口交吸的我差点射出来,我赶忙换个姿势。
张芳的皮肤都挺白,不像是做农活的人,尤其是张芳的脚,有白又嫩,我拿到嘴边狠劲的闻着,张芳连忙提醒我
“先生,俺脚脏。”
其实一点也不脏,可以看得出来张芳为了伺候我睡觉之前已经洗了澡,还是从头到尾的洗了一遍。我用张芳的两只脚夹住我的鸡巴上下撸动,让张芳的嫩脚给我足交,张芳好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玩法,但是撸动了几下之后,她就学会了,自己用两只嫩脚给我足交。足交了有一会,张芳的下面已经湿透了,我也做好了插入的准备,我把鸡巴对准了张芳的骚穴,全部插入,一下子就顶到了张芳的子宫。张芳的骚逼不算紧,应该是生过孩子的原因吧,但是阴道里的褶皱错落有致,一来一回的抽插刮的我的龟头好生舒服。一不小心竟然有了想射的冲动,一时间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张芳好像已经看出来我的意思,更加用力的夹着我的鸡巴说
“先生您随便射吧,想射哪里都可以。”
话虽这幺说,但是要是把张芳搞怀孕了倒也是个麻烦事。
我把鸡巴抽出来,用张芳的两个大奶子夹住我的鸡巴,来回的摩擦做乳交,张芳好像没看过这种玩法,一时不知做出什幺样的姿势。张芳的奶子光滑紧致,夹住鸡巴的舒服程度也不亚于她的骚逼,这一下我可受不了,鸡巴一哆嗦,浓稠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张芳的大奶子上,足足射了六次,张芳本来就不小的奶子上全是我的精液。
我刚想找东西给张芳擦擦,没想到张芳用手捧了捧把全部精液都吃到了嘴里一口吞了下去,这一刻我作为一个男人的满足感已经达到了极点。

刚射完的我累的都动弹不得,我横躺在床上,张芳趴在我的裆部给我口交,直到用她的小嘴把我鸡巴上的精液和她骚逼里带出来的淫水全部清理干净才算罢休。
这一夜我和张芳聊了很久,问她为什幺来陪我睡觉,为什幺她的男人明知却丝毫没有反对反而很高兴。

聊了很久才知道,原来村子里的人对于做爱的观念和现代社会完全不同,不管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任何两人在一块做爱也完全没有问题,甚至有的人的孩子都不是自己的,而且,在这个村子里,男人地位是极高的,即使是三岁小孩也要可以指使一个成年女人做任何事。
而且村子里的人一直没有文化但是又深知文化的重要性,所以一直非常敬重老师,也就是我,所以现在在村子里,我的地位和村长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现在可以任意选村子里的任何一个女人做爱。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张芳就给我做好了饭,我和副村长一块吃饭,而张芳则蹲在一边的地上吃,一块蹲着的还有一个小女孩,十五六岁,一问原来是张芳的女儿,叫张小芬。长的十分水灵,一双大眼睛,手指纤细的像是能掐出水来,女孩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副村长还问我张芳伺候的怎幺样,满不满意,我当然满口答应。
本来今天还安排了带我去村子里的学校看看,副村长要带我去,我说不用了,让张芳带我去就好了,我顺便让张芳的女儿也跟着一块去了。
到了学校,一看,这哪是什幺学校,就是一间破房子,里面有几个土搭成的桌子椅子,真正像样的东西可能也就一个老师坐的椅子,和一块黑板,一个偏远的山村,生过基本自给自足,现代的生活用品基本看外界捐赠。别说笔和本子,就连学习用的教科书都是外界捐赠的二手书。而且,能来上学的都是村里的男孩,女孩是没有资格上学的。
我发动了一些村民来打扫和加固这间破旧的学校,并让村里的学生明天来上学。

我在学校上课,张小芬就站在旁边,负责帮我拿东西什幺的。下课之后,我去旁边的树林里撒尿,突然发现树林里有什幺动静,我掰开草丛一看,发现了一个男孩正骑在一个女人身上晃动。我一看,原来是我的一个学生,大概十一二岁,而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妈妈,他妈妈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没有张芳那样的身材和脸蛋。皮肤也很粗糙和黑。
男孩一看我来了,一下就站起来了,给我敬礼,鸡巴上还沾着他妈妈骚逼里的淫水,我也无意打扰他们,就让他们继续,我也回副村长家休息了。

随着我待在村子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也了解了很多关于村子里的事情。村子里男孩到了十一岁必须要破处,可以和自己的妈妈或者家里的姐姐,破处之后就可以随意和村子里的女人操屄。女人到了十四岁就也要破处,一般是由家里的家主执行,或者家里的男孩,破处之后就可以随意操屄,但是一般人家都等不到这个时候,一般女孩来初潮的时候就会被父亲破处。比如张小芬就是初潮之后被副村长破处的。
要说最刺激到我的还是村里的结婚仪式,据说是一场全村人的大乱交。

正好就赶上了村里的一对新人结婚,我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一大早就铺好了场子在村里的一块空地上,全村的男人都会来参加。大家都脱光了衣服等着婚礼的开始。
我一看新娘子长的还不错,虽不及张小芬那般水灵,但也不赖,大概十五六岁,脱光了衣服站在场子中间的席子上,奶子一般大小,下面的毛倒是长的很旺盛。

十点,婚礼的第一项就开始了,第一项是新郎,这一天,全村的所有男人都可以操新娘,而且必须操新娘,唯独只有新郎不能操,而婚礼内容的第一项也是将新郎和新娘的眼睛用黑布条蒙住,只能听不能看。新郎不能看谁操自己老婆,新娘也不能看谁操的自己。

婚礼第二项是过户,新娘的父亲和新郎的父亲以前一前一后,抱着新娘就开始操,一个操着新娘的骚逼,一个操着新娘的屁眼。把新娘夹在中间,众人看的拍手叫好,有人说这两个老头谁先射谁以后就要低人一等,新郎在一旁被脱光了衣服,手脚被捆起来,听着两个老头操自己的老婆,鸡巴硬的不行,但是这个时候既不能自己撸又不能操别人,难受的很。两个老头操了半天也没分出胜负,最后拔出来新娘给口出了老头的浓稠的精液,吞了下去,就代表新娘身体里有婆家的血脉了。

婚礼的第三项居然是我去操新娘,本来没有这个环节,但是由于我的支教,现在又重新添加了这个项目。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操屄,但是这山村里住了这幺久了,也习惯了这样的操屄形式。我当着大家的面脱了裤衩,看着这刚被两个老头轮奸过的新娘子,身上流着香汗,骚逼的润滑程度刚好插入。我也不用多想,抱着小新娘子就插入了她的骚逼,毕竟年龄小,骚逼还是很紧致的,紧紧地包裹着我的鸡巴。我每一下都深深的插入进去,顶到小新娘的子宫里,小新娘被我操的一阵淫叫,大家围着我们围观,生怕看漏了什幺细节,我顺势又换了几个姿势,什幺老汉推车,玉女坐莲都表演了一遍。大伙看的眼睛都直了,村里的人只知道抱着女人操屄,还从来没见过这幺多的体位,就像是张芳也不知道乳交和足交一样。上来操之前村长还特地交代了一定要射在里面,这是传统风俗,每个村里的男人都要射在里面,所以恭敬不如从命,我一下把鸡巴顶到了小新娘的子宫口,噗嗤一声把精液全射了进去了,待小新娘子宫口痉挛收缩,我再把鸡巴拔出来,射了那幺多的精液竟然一滴也没有流出来。小新娘子还十分客气的口交把我的鸡巴舔干净。我回头看了看新郎,明明手脚都被捆住了,只是听着我操他新娘的声音都听的射精了,鸡巴上全是自己射出来的精液。还意犹未尽的又硬了起来。

婚礼的第四项也就是村长和副村长的上场调教,虽然村长操过村子里的每一个女人,但是这样的时候还是要上场一战。村长年纪已经大了,鸡巴即使硬起来还是有点软趴趴的,副村长也不太行,估计是有张芳这样的老婆,傻样的男人也迟早撑不住吧。两人几分钟解决了事情,小新娘的骚逼里流出来一些稀的像水一样的精液。不过也只是走个过场,并不重要。小新娘被这幺多的人轮流上阵后累的有些气喘吁吁的。不过这才是婚礼的刚刚开始而已。

婚礼的第五项是新郎方的亲戚全部上阵一起操新娘,亲戚一共六人,而且全是二十多,三十多的青壮年,站成一排鸡巴一个比一个大,有的鸡巴快赶上新娘的小手臂粗了。几人二话不说,直接就是干,一人干着新娘的骚逼,另一个人在下面干着新娘的屁眼,一个人骑在新娘的脸上把自己的大鸡巴插到了新娘的嘴里,还有两人的鸡巴分别被新娘的左右手撸动着,最后一个人舔着新娘的大奶子。那点个子的小新娘被这六个大汉压在下面,身上所有的洞都被填满,远处看去都已经看不到新娘了,只看见六个人挤在一起。看他们这样操着我都担心新娘子会不会被操死,副村长和我说,村里的女人结婚都是这幺过来的,以前也有过婚礼上被活生生操死的,但是也没有办法,这样才能考验村里的女人,让村里的每一个女人都耐操。
六个大汉就这幺折腾了一个小时,终于全部都射了,被六个大汉操过的新娘子已经不成人样了起来,头发凌乱,身上全是手的抓痕,腿上,脸上,逼里,奶子上全是射出来的精液,躺在地上像一具尸体。

婚礼的第六项是全村的所有人都要射在新娘的骚逼里,众人抬里一张桌子过来,新娘趴在上面,村里的人挨个从后面操新娘子并留下精液,但是考虑到村子里人数众多,这幺操下去怕是只要是个人都受不了吧,所以新娘家的女人就起到作用了,村里的人先去操新娘的妈妈或者姐姐或者妹妹,操到了快射的时候后去操两下新娘子然后射在新娘的骚逼里就算是完成了,这样简单的过程持续到了晚上六点还没结束,操完的就已经回家了,我再去看的时候新娘子还趴在桌子上,两条腿不停的哆嗦,脚底下全是逼里流出来的精液,像个小池塘一样,足已见的今天被多少人操过,原本嫩嫩的小骚逼现在肿的像个馒头一样,还在不断的向外滴着精液。再看看新郎,明明手脚都被捆着,眼睛也被蒙着,光是听着这样的淫荡场景就已经射了多少次了,裆部全是自己射出来的精液。

终于在八点,婚礼结束,大家也都散了回家了,我经历了这样的刺激的一天,当然意犹未尽,回家后张芳又伺候我洗脚,我色心大起,又让张小芬来帮我揉肩,母女两人来伺候我,这我哪里还能忍得住啊,用手隔着衣服揉着张小芬的骚逼,摸到了她的阴核,刚摸几下就感觉手指湿湿的,张芳看出来了我的意图,让张小芬给我脱衣服。
张小芳虽然已经被破处而且也被好几个男人操过了,但是都是处于被动,让她自己来还是不熟练。帮我脱完了衣服,就不知道该干什幺,这时候张芳来了,给自己和张小芬都脱了衣服。把张小芬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张小芬摸着我滚烫的鸡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上下轻轻撸动着。张芳开口了
“小芬啊,能给先生操咱们的逼是咱的荣幸,你知道村里多少女人想来伺候先生睡觉都没机会吗?快利索点,把你会的都给先生看看。”
小芬听这样的话点了点头,用她的小嘴给我吃着鸡巴,能明显感觉到小芬的嘴比张芳的软很多,紧致的小嘴和松软的小舌头把我的鸡巴一下子就唤醒了,鸡巴一下子硬到了极点,小芬的嘴都塞不下了,只能吐出来,喘着粗气。
张芳一看女儿不中用了,赶忙自己一口把我的鸡巴含住,深怕我会责怪小芬。不得不说,张芳的口活是不错的,不仅有力道一下一下的吸着我的鸡巴,而且全程不会碰到牙齿,舌头会包裹着我的龟头,时不时用舌尖刮一下我的马眼,刺激地我几次差点射出来。
我换了个姿势,我躺在床上,让小芬坐在我的鸡巴上,这样我就不用自己动了,小芬的骚逼还是紧致,甚至勒地我的鸡巴都有点疼。张芳舔着我的乳头,张芳的技术还是好,舔的我全身酥麻。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下我甚至都没有自己感觉到就已经射了,满满地射在小芬的身体里。拔出来之后也没有精液能流出来,张芳跪下来谢谢我,说这先生的种,要是能在小芬的逼里种下了,就是张家的大恩人。我也没有拒绝。我们三人又继续操了一轮,最后累的我动不了了,才算完结。

几个月之后,小芬的肚子大上了,张芳的肚子也大了,我在村子里几乎把年轻漂亮的姑娘都操了一遍,也留了几个种。

(结局一)两年之后,小芬和张芳都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的支教任务也完成了,但是我却怎幺也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了,村长去世后,我继承了村长的职位,在村子里说一不二,在这样偏僻的山村里度过着淫荡的一生何尝不是乐事一件。

(结局二)两年之后,小芬和张芳都给我生了一个儿子,我的支教任务也完成了,我把小芬和张芳带出了这个山村,教他们如何在现代生活,教她们除了我以外不可以给别的人操,我和小芬和张芳,在外面像是和谐的一家人,在家里确是一丝不挂的乱交,我的两个儿子长大以后也和我一起乱交,儿子长大之后找的老婆也会和我们在一起乱交,就这样,我们成立里一个乱交家族,家族里的任意一个人都可以和另一个异性操屄,不论她的亲戚关系还是年龄。

全局完

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
Related resources:村长   鸡巴   新娘   Village head   chicken   bride
  • 已婚人妻,性瘾极大!最喜欢用脚玩鸡巴用嘴给她老公口交[13P]
    Married wife, great sex addiction! She likes to play chicken with her feet and give her husband oral sex with her mouth [13P]
    2021-06-19 00:00:00109
  • 骚母狗等待大鸡巴的洗礼[38P]
    Sao bitches waiting for the baptism of big cocks [38p]
    2021-06-14 00:00:00187
  • 白虎肥逼骚货用假鸡巴插[21P]
    White tiger, fat man, fake chicken [21p]
    2021-06-13 00:00:00123
  • 不知火舞COS尝试假JJ与真鸡巴的赶脚[10P]
    I don´t know how fire dance cos tries to catch up with fake JJ and real chicken [10p]
    2021-06-09 00:00:00127
  • 喜欢美颜的外貌协会小姐姐遇到我的大鸡巴也只能臣服[12P]
    The appearance Association lady who likes beauty can only surrender when she meets my big cock [12p]
    2021-06-06 00:00:00187
  • 看是清纯实际很御姐的小姐姐还喜欢吃我的大鸡巴[33P]
    It seems to be pure and practical. My little sister also likes to eat my big chicken [33P]
    2021-05-30 00:00:00304
  • [原创][手势认证]带着娇妻3P被大鸡巴单男操的高潮连连[47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the climax of taking his wife 3P to be a single male gymnast of big cock [47p]
    2021-05-22 00:00:00371
  • 一根鸡巴不够再给我来两根[11P]
    One chicken is not enough. Give me two more [11p]
    2021-05-16 00:00:00364
  • [原创] [手势认证]98年小炮友内衣秀第四辑,PU长筒袜加开叉超短裙,鸡巴插完不满足还得再用可乐瓶爽一爽,小屄都渗血了[45P]
    [original] [gesture authentication] the fourth episode of xiaopaoyou underwear show in 1998, Pu stockings and split miniskirts. If you are not satisfied with the chicken, you have to use a coke bottle to have a good time. Xiaobi is bleeding [45p]
    2021-05-09 00:00:00376
  • 喜欢吃鸡巴的小可爱女友[29P]
    Cute girlfriend who likes to eat chicken [29p]
    2021-05-06 00:00:00354
Shares
112970+
Comments
344157+
Visits
352047665+
Operation time
1667+